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1 新生(2)

    祝繁星的爸爸听说要去三亚,满口答应,只是他离婚后就再娶了,给繁星找的这后妈有个儿子,比繁星还大几岁,早早结婚生子,老祝在家跟繁星后妈一起帮忙带孙子。如果要去三亚,他得带着繁星后妈和小孙子,这倒也罢了,没过两分钟,又打电话来,说自己不去了,因为儿媳妇听说老人要去三亚,顿时不高兴甩脸子了。

    祝繁星叹了口气,自己的爸自己知道,话是没明说,要么就不来,要来他们一家子全得来。

    可是他们一家子五口全来,自己又算什么?

    更别提繁星的亲妈了,听说要去三亚,兴趣缺缺,说飞机要坐好几个小时,腿都伸不直,憋屈得很,不想去。

    繁星只好说自己的积分兑头等舱,挺宽敞的。

    繁星的亲妈这才有了兴致,说蔷频暌惨逍羌杜叮饺遣蛔∥逍羌端惆兹チ耍欢ㄒ>按套房。

    繁星犹未答话,亲妈说,我跟你叔叔今年还没有度过假呢,正好趁着过年放假,跟你叔叔还有你妹妹出来走走。套房才住得下三个人,不然你订两个房间,不划算的。

    说起来,倒是挺为她考虑似的。

    繁星哭笑不得,这位亲妈在内退后仍旧是风头正劲的时髦人物,比如她的那些老闺密们都说出去旅游啦,只有她说度假,高下立现。

    这个妹妹也不是繁星亲妈生的,而是那位叔叔跟前妻的女儿,只是繁星妈因为后妈不好当,名声要紧,所以处处对这前房女儿比亲生女儿更和善更客气,娇养得十分不像话。繁星每年回老家,哪怕不给自己亲妈买礼物,也一定要给这位妹妹买礼物,不然亲妈一定会给脸色看的。

    繁星只觉得头痛,她的计划和预算里当然没有这么多人,当初志远说要去她老家她心里就打鼓,自己父母多年积怨,偶尔见面还会吵起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完全无法控制,心里忐忑。

    所以那次过年双方父母没能见面,她事后隐隐约约竟然还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仿佛逃过一劫。

    只是在劫难逃。

    这次要真把这两家八个人弄到三亚,怕不把志远父母给吓着?

    幸好这么多年做秘书历练下来,适应了不动声色解决棘手问题。

    首先婉转地向父亲说明,自己实在无法安排他们一家五口前来三亚,春节房源紧张,自己这也是托关系才能订到房,不如还是按原计划带着阿姨和小孙子来,当然了,自己特意给“嫂子”准备了护肤品做礼物,正好托父亲和阿姨带回去。另外给龚阿姨——她始终这么称呼后妈,也准备了礼物,希望她辛苦一点,跟老爸一起带小孙子来。

    爸爸勉强答应了,她又转头给自己母亲打电话。海景大套房真的订不上了,您天天手机里看新闻,三亚现在什么情况您也知道,而且机票只有一张头等舱,妈你不如跟叔叔一起来,我陪你逛逛,给妹妹买个包包,她刚上班,正是用得着好包的时候。而且每年过年,她不是都要跟她妈妈回姥姥家么,她要是来了三亚,她妈妈不高兴了,万一打电话来说什么,叔叔也跟着不高兴。

    到底是亲妈,听懂了她话里的暗示,于是欣然答应了。

    说到底,还是用钱解决一切问题。好在公司刚发的年终奖不菲,又事关终身大事,祝繁星早就知道这一关难过,所以大包大揽多多花钱,准备渡过难关。

    确定了机票,祝繁星又开始订酒店,春节是三亚的旺季,她还真怕订不上。好在公司每年几次活动,涉及CEO的行程都是由她与市场部协调,市场部的同事替她找了熟人,酒店顺利地订上了。

    祝繁星当然没有把酒店也订到清水湾,跟CEO住一个地方,那可不是疯了。哪怕在一个海湾里都不行,太近。再说了,他住的那酒店,贵!

    她选了最稳妥的亚龙湾,而且将父母两家人安置在两个酒店里,两个酒店还相距甚远,最大程度避免碰面。

    在电话里祝繁星就讲清楚了,来三亚可以带着叔叔阿姨来,可是去见志远的父母,当然只得自己父母两个人,不然怎么好介绍。

    父母总算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跟她多纠葛,大约是因为她许愿要带他们去海南的免税店买买买,所以花钱有太平。

    办妥了自己父母这边,祝繁星又给志远父母订机票酒店,特意选了亚龙湾里第三家酒店,正好不偏不倚住在她父母两家酒店的中间。

    最后才是她和志远的机票酒店。

    机票好说,住在哪里让她犯了愁,总不能再订亚龙湾的第四家酒店,不然市场部只怕都要纳闷她是不是在做代订酒店业务了,不然亲朋好友为什么就不能住在一块儿呢?

    可是跟父母两家哪家住一块儿都不合适,跟志远父母住一家酒店,她还是比较传统,总觉得不妥,纠结了一会儿,到底拿不定主意,只得打电话问志远。

    志远正开会,走到走廊接电话,听说是这事,挺不耐烦的。

    “你不是当秘书的吗,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要来问我,你们老板平时是怎么忍受你的?”

    没等她再说什么,他就把电话挂了。

    繁星没有跟他生气,他最近又升职了,薪水是加了不少,可是压力也大,尤其年底,他们的业绩压力大得不得了,她确实不应该拿这种小事去烦他。繁星想了想,还是决定硬着头皮拜托市场部同事多订两间房,一间跟自己妈妈同一个酒店,她去住,一间跟志远父母同个酒店,他去住。

    机票不好订,每天都只有全价头等舱,好几千块钱,她有些肉痛。春节期间三亚酒店贵得要上天,她和志远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谁出的主意谁花钱,她出主意去三亚,所以她负责全部费用。光酒店的钱就花掉不少,到全价头等舱这儿,真有点下不去手。

    最后繁星到底还是抢到了两张经济舱,虽然是早上六点多飞,但是她和志远早早去三亚,还可以给双方父母接机,更方便。

    CEO飞去三亚的第二天清早,繁星终于和志远一起,也飞去三亚。

    说是一起,其实是去机场碰头,繁星住得离机场近,五点闹钟响了,匆忙洗漱就出发,路上还化了妆。这本事是繁星上班后练出来的,总加班睡不够,每一分钟睡眠时间都弥足珍贵,早晨实在困得不能提前起床化妆,终于被迫学会了在出租车上化妆。谁能想得到呢,大学那会儿她连粉底有哪几种都不知道,如今她手稳又快,趁师傅停个红灯就能把眼线迅速地描好。

    志远离机场比较远,好在早上不堵车,他也到得很准时。

    春运的机场,人山人海,大清早就安检大排队,两个人站在蜿蜒如长蛇的队伍里,没睡够的脸,都有几分惨淡。

    不料这天首都机场大雾,航班一直延误到下午,两人白起一个大早。本来机场就满负荷运转,这一大面积延误,简直比战场还要混乱惨烈,每个登机口都塞满了人,候机厅座椅早就不够用了,很多人干脆席地而坐。

    志远坐在箱子上靠墙养神,繁星比较惨,因为要去三亚她特意穿了裙子和高跟鞋,站了一会儿就腿软得不得了,又不能像志远一样坐在箱子上,更不能坐在地上。

    她只好将背靠在墙上,借一点力,可惜行李早就已经托运,不然翻出双沙滩鞋来换上,还能稍微舒服点。

    有人跟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吵起来了,志远连眼皮都没抬,繁星发现他真的睡着了。或许是最近太累了,他住得离机场远,今天怕不是凌晨四点就起床了。

    繁星深悔没有买全价头等舱,不过是咬咬牙的事,她却一时小气。不然这会儿在头等舱休息室,起码有沙发可以让志远躺得舒服点,还有计钟点收费的休息舱可以睡觉。

    好容易挨到航班终于起飞,落地之后取完行李一看,父母的航班们已经纷纷要落地,繁星只好当机立断,拿起手机订了好几辆接机的车辆。志远父母的飞机最先落地,繁星接到他们,通知第一辆接机的车上来,让志远先带他们去酒店checkin,她在机场继续等父母的航班。

    幸好做了这样的安排,因为父母的航班先后落地,在机场一见面就大吵了一架。

    原因挺可笑的,繁星特意把他们的航班没有订同一班,但没想到省城的机场也大面积延误,相隔四个小时的航班竟然差不多先后到。

    繁星的爸爸心疼老伴带孙子,让老伴和孙子搭了头等舱,繁星的妈妈当仁不让是头等舱,落地发现对方也是头等舱摆渡车上下来的时候,繁星妈自然特别不服气,冷嘲热讽繁星后妈占自己女儿便宜。

    繁星后妈龚阿姨年轻的时候有个花名叫“朝天椒”,可见有多厉害,不然也不能这么多年把繁星爸管得服服帖帖,听了繁星妈这种指桑骂槐的话哪里还忍得住,立刻反唇相讥。

    两人在机场到达处就你一句我一句隔空对骂起来,最后到底是繁星妈念过大学更吃亏,她自诩知识分子,没法跟这种庸俗的小市民欧巴桑一般见识,所以一见了女儿,繁星妈就恨铁不成钢:“你有钱给别人买头等舱,就不舍得给你叔叔买头等舱,你叔叔个子有一米八几,年纪又大了,人又胖,硬塞在经济舱里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繁星只好赔笑,说峭返炔詹皇亲约夯ㄇ虻,而是积分兑的,自己也是给爸爸用积分兑了头等舱,没给外人买。

    繁星妈越发恨铁不成钢了。

    “给你爸买!你知道你亲爹那德性,什么香的臭的不拿去给狐狸精献宝?你给他买,你还不如把积分扔在水里,你怕经济舱塞不下他那么大个人是么?你挣几个钱容易么,被他坑了去便宜别人!”

    繁星还没说什么,龚阿姨已经跳起来骂。

    “谁是狐狸精,你骂谁呢?我跟老祝是合法夫妻!老祝心疼我让我搭头等舱怎么了?你心疼你老公,你也掏钱给他买头等舱啊!你抠门不舍得你还在这儿瞎嚷嚷啥?”

    繁星妈气得浑身哆嗦,眼看就要扑上去手撕龚阿姨,繁星赶紧拦在前头。一边朝自己亲爹使眼色,一边说:“爸你们都累了,你看孩子也睡着了,你赶紧带阿姨上车去酒店吧,这里空调太冷别让孩子着凉感冒。司机电话我已经发你手机上了。”

    繁星妈被女儿死死拖住,直到上车后还怨恨不休,责怪繁星:“胳膊肘朝外拐,不帮着自己亲妈竟然帮着后妈!”

    繁星只好满脸堆笑说假话:“妈,我怎么能不向着你!”

    “那你还让他们先走!”

    繁星:“我这不是要陪着您和叔叔去酒店嘛,能不让他们先走吗?”

    繁星妈一想,确实,女儿到底还是向着自己的。前夫跟狐狸精可不就得抱着孩子大太阳底下自己去找司机么?

    繁星妈彻底心平气和了,等到了酒店,繁星本来在这家酒店订了两间普通大床,但她跟着CEO常年出差住酒店住成了SPG白金,酒店慷慨地给她本人升级到了豪华海景套房,繁星立刻把这豪华海景套房让出来给亲妈和后爸,自己拿着行李去住了另外一间普通大床。

    这下繁星妈喜出望外,没什么不满意了。

    繁星一进了房间,赶紧打电话给志远,得知他父母那边一切妥当,又赶紧打电话给自己亲爹。

    “爸,你到酒店了吗?怎么样?房间还可以吧?嗯嗯,我知道……嗯嗯……龚阿姨怎么样?那就好,房间水果可以吃,那是我订好的,不会另外收钱,您放心吧。明天我已经订好车,司机带龚阿姨和小宝宝去海洋馆和天涯海角……您就放心吧!”

    打完这个电话,繁星才顾得上坐下来脱掉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赤脚踩在房间的木地板上,终于松了口气。

    结果第二天一早,繁星就被亲爹的电话吵醒。原来小孙子昨天半夜就闹不舒服,上吐下泻。亲爹慌了神,好容易等到一大早,看着孩子还没好转,就给繁星打电话。

    繁星只好迅速洗漱,赶过去亲爹住的酒店,看龚姨急得团团转,立刻叫了车赶去医院。医生诊断是水土不服,开了药剂,结果刚在急诊室里喂下去,小宝宝又吐了满地。龚姨急得要跟医生吵起来,繁星一边劝,一边打电话给自己在海南的同学,问清楚最好的儿科在哪里,又带着亲爹后妈和小宝宝赶过去。

    三亚就这么一家医院算是颇有名气,冬季旅行高峰人山人海,排队的时候还有车祸急诊,还没轮到小宝宝挂的专家号就已经中午了。

    本来约了志远的父母中午吃饭。繁星见亲爹实在不愿意走,龚姨一个人带着哭闹的孩子也确实不行,自己又蓬头垢面待会儿只怕还要排队拿药,只好打电话给志远父母,再三道歉,撒谎说自己父亲身体有点不舒服,将聚餐改到晚上。

    志远父母倒是客气,问了说是水土不服肠胃炎,还客套了两句,说要来医院看望,繁星连忙拦住了。

    好容易等小宝宝挂上输液,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繁星先叫车回酒店换衣服化妆,收拾好了又打电话给后妈龚姨,客客气气地问小宝宝好些没有,还需不需要自己过来帮忙。幸好龚姨会做人,说:“好多了,现在不哭不闹了,刚才还吃了半瓶牛奶,多亏你一早上赶过来忙前忙后,跟着找医院又出钱拿药。你放心吧,一会儿我就叫老祝过去,我一个人应付得了。”

    繁星再三道谢。

    繁星亲爹到底还是迟到十分钟,繁星妈不由得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责备他在女儿的终身大事当头还迟到。繁星唯恐亲妈跟亲爹又吵起来,只好紧紧攥着母亲的手。

    好在住在无敌海景套房的繁星妈心情甚好,没有跟前夫多计较,只是当着志远父母的面,将自己女儿夸成了一朵花。

    志远父母对繁星也是满意的,志远家在一个二线城市,志远父亲是当地知名重点高中的校长,母亲则是事业单位的小领导,两个人都挺喜欢繁星。

    繁星皮肤白,相貌温柔,逢人先笑,眉眼弯弯透着和善。说话轻言细语,办事周到。又是名校毕业,跟自己儿子是同学,能考上名校的姑娘自然不傻,她和自己儿子的基因都这么好,将来的孙子那还得了,一定是常青藤的苗子。

    所以志远妈妈拉着繁星的手,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爱都爱不够。口口声声感谢繁星妈妈,谢谢她培养了这么优秀一个女儿。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