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1 新生(3)

    志远爸爸跟初次见面的未来亲家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只是微笑劝酒,繁星爸爸一天都没吃东西,半夜就开始张罗小孙子不舒服的事,空着肚子被他劝得喝了七八杯酒,顿时就脸红到脖子里。

    繁星妈被未来的亲家母这么一通奉承,不由得得意忘形,夸耀说:“你不知道繁星多孝顺,昨天酒店给她升级到海景套房,她立刻就让给我住,昨天晚上还带我们去吃了海鲜大餐,哎哟亲家母,那个酒店是真的好!桌椅就摆在沙滩上,比韩剧还浪漫呢!一边吃海鲜一边吹海风,不知道多惬意,还有菲律宾乐队在旁边演奏,哎哟,不瞒您说,活了一大把年纪,我就享这个女儿的福。”

    繁星连使眼色也拦不住亲妈的夸耀,志远妈妈犹未觉得什么,繁星亲爹倒不高兴起来,因为早起龚阿姨骂他,昨天晚上是他非要去海鲜市场吃海鲜,小宝贝孙子也吃了一整个海胆蒸蛋,一定是海鲜市场大排档不干净吃坏了!他是被龚阿姨降服惯了的,当下不敢顶嘴,心里也犯嘀咕,他还是好多年前跟团来过海南,这次也是出发前听人说海鲜市场便宜又好,才带龚姨和小孙子去的,从亚龙湾打车花了一百多块呢,结果吃完还挨骂。

    这时候听见前妻炫耀,一口一个我的星星乖女儿,一想自己两头受夹板气,从早上忙到现在,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妻子还好一顿挖苦,冷嘲热讽赶他走,说别耽搁了前房女儿的终身大事!

    酒劲一冲,他就“砰!”将桌子一拍。

    “你带你亲妈住套房吃海鲜,就不管你亲爹的?祝繁星,你别忘了当年离婚的时候你妈连生活费都不肯给你,你高中学费谁给的?你上大学谁偷偷塞了你一千块钱私房钱,我还是你亲爹吗?没良心的白眼狼!”

    志远父母早就愣在当地,繁星妈不甘示弱:“怎么了?女儿对我好怎么了?我告诉你,女儿就是跟妈亲,谁真心疼她她知道!你个丧良心的东西,这会儿倒跟女儿算起账来,不就是姓龚的狐狸精挑唆的?果然古人说得好,有了后娘就有后爹!”

    繁星赶紧劝,哪里劝得住,繁星妈还不肯罢休,痛骂前夫:“这是什么场合,你就冲女儿嚷嚷?你还是个人吗?老话说虎毒不食子,你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繁星爹冲上去就要动手,志远父亲连声叫着“老哥老哥算了”,和志远一起赶紧拦,没想到繁星爹喝多了蛮劲大,一甩手一巴掌,“啪”清脆响亮正好打在志远父亲脸上。

    繁星眼前一黑,耳中嗡嗡乱响,这一耳光比打在她脸上更难过,她心乱如麻,像被捅了一万刀,她定了定神,赶紧叫服务员拿冰块来。志远终于将繁星爸架到了一旁,繁星接过冰块,匆忙用餐巾包好,递给志远妈妈:“阿姨,您赶紧让叔叔敷上。”

    志远妈妈看繁星一张小脸都急得惨白,拿着冰块两眼焦急凄凉地望着自己,心里一软,到嘴边的一句话就咽了下去,不作声接过冰块,给丈夫敷上。

    繁星妈这边却不干了,立刻拿起手机,打通龚阿姨的电话,噼里啪啦就把龚阿姨骂了一顿,骂她狐狸精,挑拨离间,竟然叫老祝来砸亲生女儿的场子,自己哪怕拼了这条命,也不能叫她称心如意……

    繁星急得在旁边直拉妈妈的衣袖,连声叫:“妈你别说了!”

    繁星妈骂了个痛快,繁星爹按捺不住,又要冲上来跟她拼命。志远赶紧抱住他的腰,醉汉劲大,志远眼镜被撞到了地上,被繁星爹踩了个稀碎,人也被摔得一个趔趄,繁星爹终于冲到了前妻面前,没想到繁星不声不响就挡在了中间,两只眼睛里全是泪水。

    “爸爸,你要打就打我吧。”

    繁星爸举起的拳头终于放下去,他跺了一下脚,不顾这包厢里一片狼藉,转身就走了。

    繁星妈恨恨地说:“丧良心!不管亲生女儿死活的浑球儿!”

    繁星只觉得筋疲力尽,志远近视度数很高,一直拖延着没去做手术,眼镜一摔,隐形又放在房间没有带下来,现在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摸索着只能先坐下来。志远妈既心疼被打的丈夫,又心疼儿子,不知不觉眼泪就涌出来了。

    繁星妈一看她哭,觉得大大地失了面子,前夫这么一闹,女儿和自己都在未来的亲家面前丢尽了脸,以后女儿在公公婆婆面前还要怎么做人,就连自己,只怕永远也在亲家母面前抬不起头来。

    她这么好胜的一个人,一辈子在亲家母面前抬不起头,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难过,立刻眼泪唰地就也流下来了。

    两个妈妈都在哭,志远父子沉默着,繁星便再机灵也想不出办法来收拾这样的残局,只觉得万念俱灰。

    正在这时候,繁星手机响了。

    繁星看是CEO打来的,不能不接。

    舒熠的声音很低沉,仿佛感冒了,仍旧和平时一样客气,上来却先道歉,说:“抱歉,休假了还打电话给你,但我这边临时出了点状况,你能不能马上买机票,赶过来处理一下?”

    繁星十分诧异,下意识支吾:“舒总……”

    舒熠说:“你是不是回老家了?要是没有航班了,我让商务机去接你。”

    繁星大惊失色,上次CEO让她租商务机,还是因为CEO的母亲病危他要赶去上海。她顿时知道若不是十万火急,他不至于打电话给自己。

    繁星告诉他自己正在亚龙湾。

    舒熠的声音在电话里透着深深的疲乏,说:“那正好,我叫直升机去接你。”

    繁星强自镇定下来,先叫了车送自己妈妈回酒店,又亲自陪志远一起,送他父母回房间去。

    志远回房间戴上隐形,才发现手肘紫了一块,是被繁星爸刚才那一摔给撞的。但看看繁星站在眼前,楚楚可怜,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叹了口气。

    繁星说:“你替我向叔叔阿姨赔罪,我爸他喝醉了就这样,我实在是……”

    繁星眼眶发热,她实在不愿意再哭,只怕自己忍不住。

    志远扶一扶她的肩,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背。

    繁星告诉他,自己马上要去清水湾,老板估计有要紧事叫自己过去处理。

    志远终于忍不住爆发。

    “你来休假还管什么老板,刚出了这么多事你能扔下就走吗?”

    繁星不忍心,但她做惯了秘书,这职位就是事无巨细风雨无阻,再说要不是十万火急,舒熠应该不会打电话给她。

    繁星稍稍解释两句,志远不理她,自顾自上阳台抽烟去了。

    繁星最怕冷战,忍不住觉得冰箱又回来了,自己又变成了小小的鱼,被塞在冰箱底格,挣扎不了,连空气都凝结成冰。

    繁星想了一想,还是走到露台上跟志远解释。

    “老板估计是真有急事,他都说要派直升机来接我了……”

    谁知道这句话彻底惹毛了志远,他一下子扔掉烟蒂,盯着繁星。

    “甭在这里炫耀了,谁不知道你们公司上市,你们个个都拿了期权!我辛辛苦苦干好多年,不如你马上就能兑千万的股票!”

    繁星不知道他竟然知道这件事,仓促而下意识地分辩:“可那是期权,还不作数呀……”

    志远怒极反笑:“祝繁星,你忘了我跟你一样,是学金融的?”

    繁星只觉得胸口发紧,她没有跟志远提过期权的事,原因很复杂,自己也不愿意去深想,到这当口被他一语道破,不由得有几分心虚。

    繁星嗫嚅:“我总觉得应该拿到手才算,所以没有跟你提过……”

    志远:“你就这样看不起我,觉得我会贪图你的钱?”

    繁星慌乱了:“志远,你怎么这样说,你明知道不是。”

    志远扭过头去,脖子里有根青筋在缓缓跳动。其实有句话他不能说,毕业后他工作一直比繁星强,他前途远大一片光明,他也习以为常,总觉得男人应该比女人更强,就如同自己父母那样夫唱妇随,那不挺好吗?固然繁星愿意去做秘书有点胸无大志,但女人嘛,将来有了孩子,回家当全职太太好了,他有信心养活妻儿。

    可是没想到,一个在投行工作的同学告诉他,你小子真行嘿,当初你女朋友去当秘书,我们都死活想不通,你也不拦着,现在繁星他们公司在美国上市,听说所有资深员工都有了期权,像繁星这样服务了五年的员工,期权一定在千万以上。没想到你真是眼光长远,会布局!

    志远当时脑子里就嗡一声,知道自己在短短数年内,只怕赶不上繁星了。

    凭什么?

    当年她去做秘书时,自己是怎么嘲笑她的?

    简直就像打他的脸。

    尤其想到繁星只字不提期权的事,他的心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啃。

    或许是嫉妒,他不肯承认的嫉妒。

    他在学校时成绩比繁星好,毕业后职位比繁星高,每天辛苦地工作,跟世界一流的精英斗智斗勇,他清楚自己如果运气够好,再过几年或许就能升到更高的职位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可祝繁星就在会议室端茶倒水,替CEO订机票,轻轻松松就要拿到千万。

    凭什么?

    世界何其不公!

    这一切根本就不应该属于她!

    他忍不住说出伤害繁星的话。

    “我们还是分手吧,免得耽误你搭直升机去为慷慨大方的老板效力。”

    直升机就停在酒店的停机坪上,繁星心事重重地上了直升机。

    飞机腾空而起,繁星心里才翻江倒海地难过起来。

    繁星下飞机的时候,已经重新补过妆,一路走一路飞快地绾好被螺旋桨吹乱的头发,从停机坪走到别墅草坪的时候,她已经平静得像每一个去上班的早晨一样,看不出丝毫破绽。

    偌大的别墅被布置得像梦境一般,地上到处都是从比利时运来的那些花,花艺师精心设计的造型,还有香氛蜡烛,草坪边放着几排椅子,她知道那是给乐队坐的,酒店曾经给她确认过PPT。只是乐队现在不知去向,泳池旁安静得很,舒熠就坐在泳池旁的长桌边,眼神涣散,领结被他解了搁在桌子上,桌上还有一枚硕大的钻戒,天鹅绒衬着粉钻璀璨的光芒。

    舒熠失魂落魄,繁星从来没见过这般模样的他,她走近了他都没发觉,还是她轻轻叫一声“舒总”,他才抬起头来,两眼无神,仿佛在梦游,根本就没看见她似的。

    繁星又叫了一声“舒总”,他才似乎回过神来,答非所问地说:“她没答应。”

    繁星看这样子,大约是CEO精心准备的求婚却被拒了。

    这么大的场面,这么多的昂贵鲜花,这么大的粉钻……

    结果……

    看到CEO这样子,繁星都不觉得自己惨了。

    CEO站起来,说:“你处理一下现场,乐队的人刚走,别有什么不好的流言传出去。”

    繁星点头,开始打电话,给酒店付清洁费,让他们来收拾这一地的鲜花,繁星决定给乐队领队封个大红包,免得他们胡乱八卦传话给媒体。

    一个电话还没打完,只听“扑通”一声,繁星回头一看,CEO正在泳池中笔直下沉。

    繁星来不及多想,扔掉电话就跳进泳池。繁星还是大学为了体育课学分学的游泳,其实并不擅长,在池中好容易扑腾着抓住了CEO,自己倒呛了好几口水,拼尽全力拉着他浮上水面,一边咳嗽一边劝他。

    “您别这样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她不答应您就再找啊,您这么年轻有为、一表人才,还怕找不到女朋友吗?”

    CEO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繁星这才注意到CEO踩水比自己娴熟很多。

    舒熠说:“我就是打算游个泳,冷静一下。”

    繁星讪讪地放开紧抓他的手。

    舒熠往后一仰,以标准的仰泳姿势游开了。

    繁星却脚脖子一痛,抽筋了。

    繁星“咕嘟咕嘟”地往下沉,最后还是舒熠发现不对,游过来把她捞起来。

    繁星灌了半肚子的水,瑟瑟发抖,裹着浴巾坐在泳池边,呜呜咽咽

    地哭,她还没在外人面前这样哭过,可是一整晚她紧张、焦虑、委屈,说不出地难过,到这时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实在是绷不住了。

    繁星哭了个昏天暗地,舒熠看她哭得稀里哗啦,也不问什么,就坐在旁边默默发呆,想自己的心事。

    繁星哭累了,最后终于觉得不好意思,擦干眼泪,张嘴欲解释,看舒熠仍旧是落落寡欢的样子,知道他不关心为什么自己会失态,于是也不解释了。

    舒熠看她不哭了,打电话叫酒店管家送来威士忌和全新的女装裙子。要不说管家真是见惯了大场面,看到披着浴巾浑身湿透脸上带泪的繁星,连个诧异的眼神都没有,只是说舒先生您要的东西我放在这里了,然后转身就走。

    舒熠倒了一杯酒给繁星,繁星一仰脖子就喝了,舒熠自己那杯却是慢慢品,他问:“你怎么就认为我打算自杀呢?”

    繁星酒壮怂人胆,说:“因为您太优秀了啊,优秀的人都受不了打击,真的,我从P大毕业,听说前几届物院有个师兄是天才,学物理的却能挑出计算机老师的课件错误,可他最后疯了。”

    舒熠说:“我也是P大的,你说的那个师兄,是我。”

    繁星张大了嘴,嘴里简直能塞下整个鸡蛋。

    舒熠说:“也没疯,就是抑郁症,出国治了两年,最后治好了,可是就不想回去念书,于是考了普林斯顿,念了一年

    觉得状态不好,不想念了,就出来创业。”

    他说:“我的抑郁症早好了,创业失败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自杀,你放心吧,失恋更不会了。”

    繁星没想到舒熠会跟自己讲这些,包括刚刚求婚失败的恋人。

    “最困难的时候她在我身边,我一直想,上市成功就向她求婚,因为终于有能力给她最好的生活,可她说,这不是她想要的。”

    他还是很伤心,眼神都看得出来,失落中透着黯然。

    繁星沉默地喝酒,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有些伤口只能自己愈合,旁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舒熠问她:“你呢?三亚假期怎么样?是和男朋友一块儿来的吗?”

    繁星叹了口气,说“别提了”。然后原原本本,向他讲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舒熠很同情她,但也无从劝解,两个人只是默默地碰杯,然后喝酒。

    最后舒熠喝高兴了,打电话叫了西班牙火腿来佐酒,酒店管家仍旧面不改色,除了片得薄如蝉翼的西班牙火腿,还送上了咸橄榄。

    舒熠说:“这个管家很有你平时的风采!”

    繁星说:“谢谢啊老板,我当你夸我了。”

    舒熠说:“是真的!那次老宋跟我打赌,我说不可能有难倒你的事,他不相信,所以开会开到一半,他嚷嚷饿了要吃馄饨,还要手工裹的那种,结果半小时后,你就送来一碗热腾腾的手工馄饨。然后我就打赌赢了一百块!”

    老宋是主管技

    术的副总裁,繁星心想那次把我急得,费了好大工夫才找到手工馄饨,你们这群技术宅男真无聊,真是幼儿园小朋友,幼稚!

    繁星伸手。

    “一百块,归我!”

    舒熠错愕了几秒,掏出湿淋淋的皮夹子,翻了半晌没翻到现金,面露尴尬。

    舒熠讪讪地说:“先欠着你吧,真要命,除了A轮融资之前,这辈子还没这么窘迫过。”

    繁星哈哈大笑,舒熠也哈哈大笑起来。

    笑痛快了,舒熠躺倒在草坪上,他说:“你看,星星。”

    繁星抬头,清水湾空气清透,天空繁星灿烂,跟平时看到的都不一样,北京的星光也是微弱的,在城市光害下几乎看不见。

    舒熠躺在草坪上一直没有再说话,繁星还以为他醉得睡着了。

    过了好久,舒熠才说:“今天晚上的事你千万别跟人说,太丢人了。”

    繁星说:“您放心,我也有把柄在您那儿。”

    舒熠这才想明白她为什么告诉自己她的私事,这个祝繁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

    两人相顾无言,唯有再次举杯。

    舒熠喝醉了。

    繁星觉得挺好的,要是真跟平时一样若无其事冷静理智,那不憋出毛病来,既然是失恋不如痛快发泄一下就好了。

    繁星其实也喝得差不多了,撑着劲叫酒店管家还有几个男服务生过来,几个人一起把舒熠抬回房间去,她和管家一起看着人收拾这遍地的鲜花,好容易忙完了,她看看已经凌晨三点

    钟,问清楚别墅还有客卧,决定胡乱将就一晚。

    酒店管家叫住她,递给她一样东西。

    “祝小姐,这个太贵重了,麻烦您代舒先生收好。”

    繁星接过大粉钻戒指,泳池边大灯还开着,照得钻石流光溢彩,粉透了半边指甲。

    繁星心想这怕不值好几百万,刚才忙忙乱乱都没留意到,幸好管家有心,特意交给她保管。

    繁星把粉钻放在包包里,习惯性掏手机打算给舒熠留言,告诉他粉钻在自己这里,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寻了一圈才发现是被自己适才一急扔泳池里了。

    捞起来也没法用,全灌的是水。

    算了,一切明天再说。

    酒店管家还是那样面不改色,给她安排好夜床就退走了。

    大约是喝了酒,繁星竟然睡得很好。

    第二天醒来,简直觉得恍若梦境,只是宿醉头痛得很,而且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是昨天哭得太厉害。

    繁星草草洗漱走出去。

    舒熠坐在泳池边吃早餐,神色自若地跟她打招呼。

    “早!”

    一点尴尬都没有,真不愧是CEO。

    舒熠问她:“要直升机送你回去吗?”

    繁星摇头。

    繁星自己叫了出租车回亚龙湾,想想还是先去向志远父母当面赔罪。毕竟昨天都没有亲自道歉,自己匆匆忙忙又有事走掉,总是对长辈的不尊重。

    谁知道到客房按门铃没有人,志远那间房里服务员正在做清洁,繁星犹以为他们都去了海滩,结果一问,服务员

    说这两间客房的客人都已经退房了。

    繁星方寸大乱,在大堂借了电话打给志远。

    志远在机场,看到大堂的电话号码,还以为落了东西在酒店,所以就接了。

    繁星十分焦虑,直叫了一声“志远”就说不出话来。

    志远问:“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繁星说:“你们怎么退房了,我特意来向叔叔阿姨道歉。”

    志远说:“不必了,我们都已经分手了,这事已经和我父母没关系了。”

    志远把电话挂掉,繁星失魂落魄。

    志远其实心里也不好过,挂完电话收起手机,旁边志远妈妈问:“是不是繁星?”

    志远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志远妈妈说:“昨天你不是说了嘛,她跟老板不清不楚的,这样的女孩子,我们家哪里敢招惹?”

    其实昨天晚上志远跟繁星吵架,吵完他也后悔。繁星的家庭是什么样子,早在交往之初她就曾坦诚相告,他一直觉得,这不是繁星的错,昨晚也是迁怒居多,才一赌气说出分手的话来。等繁星走后,妈妈又过来看他,听说他和繁星吵架闹分手,并不清楚真正的缘由,只当是为了晚餐亲家大闹的事,劝他别斤斤计较,两个人都只差要结婚了,可不就得接受对方的好与不好。繁星家里是乱,可她本人是真的好啊。

    志远妈妈几十年人生经验,觉得繁星将来一定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亲家公亲家母是难缠,但他们不早就离婚了,各

    有各的家,这种情况下,繁星将来也不会怎么惦记娘家,她一心一意把小家过好,这不是利大于弊吗?

    志远犹豫再三,想想这几年来的感情,又听妈妈各种劝,还是给繁星打了电话。

    结果繁星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志远妈妈首先着急起来:“她不是被老板叫走了吗?这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孤身去见老板,怎么把手机关了?她老板到底什么人啊?繁星也真是,怎么这么不通事理,瓜田李下,大晚上的,怎么能老板一叫就走!这能有什么工作非得晚上去办?”

    志远心里正有一根刺,脱口说:“她老板最大方不过,给她成千万的股票,她能不尽心尽力吗?”

    志远妈妈一听这话,更急了:“繁星不是秘书吗?她老板为什么给她股票?你说给了多少?成千万的股票?”

    志远不吭声,他没法跟妈妈详细说这事,也觉得没脸说。叫他怎么说兀谎专业,一起毕业,他当年高考分数比繁星高,在校期间各种专业课成绩也是他比繁星好,他一直认为自己比繁星优秀,但现在繁星比他挣得多。难道要向自己妈妈承认,自己还没女朋友优秀?

    志远妈妈看儿子不吭声,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繁星长得好,又是秘书,秘书这职业,在传统看法里,总归带了几分暧昧,电影电视里那些妖妖道道的女人,成天跟老板不清不白的,可不就是女秘书吗?

    早几年的时候,志远妈妈对繁星这职业是有点犯嘀咕的,但繁星气质端庄,办事又利落,志远妈妈才没多想,今天儿子半含半露几句话,她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志远妈妈拍板了:“我们清清白白的人家,不能让这样的女人进门,你说分手说得好,明天我们就回家。”

    志远明知道妈妈是误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去解释。不然他该怎么跟家里交待呢,恋爱是他自己谈的,繁星是自己主动追求的,父母又特别喜欢繁星,总觉得她会是个好媳妇,妈妈一听说吵架先劝他与繁星和好。

    可自己心里那根刺,真没法跟父母说。跟繁星分手吧,不甘心,跟她结婚吧,更不甘心。志远纠结着,志远妈妈就更以为自己猜对了。

    儿子竟然受了这样大的委屈,儿子竟然有这样重的心事,儿子竟然瞒着父母,还总说繁星工作忙她也不容易。

    一想到这些,志远妈妈就心疼得要掉眼泪,所以态度越发坚定,一大早就收拾行李退房走人。

    等繁星失魂落魄地赶到机场,志远一家早就走了。

    繁星从高架桥上走下去,一路车子纷纷按喇叭。

    繁星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走着走着腿一软,人就倒在了地上。

    舒熠意兴阑珊地吃完早餐,让酒店安排了车送自己去机场,在车上正好小憩片刻,眼看车已经上了机场出发的高架,突然前方司机纷纷按喇叭。

    舒熠一抬头,正好看见繁星晃晃悠悠倒下去。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