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1 新生(5)

    繁星难受的时候最喜欢做饭,做饭能让她忘记好多事情,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她在菜市场买了一堆食材。

    大年夜的CEO还煎牛排给她吃,投桃报李,她决定好好做几个上海菜,给CEO改善生活。

    三亚的菜市场品类还比较齐全,就是冬笋难买,繁星跑了几个超市才买到,叫车赶回清水湾。

    舒熠一看食材,果然挺高兴的,说:“要是有腌肉就好了,可以做腌笃鲜。”

    繁星说:“没有腌肉,但买了火腿。”

    火腿其实更香一点,繁星切冬笋的时候,有人按门铃,繁星正忙乎着,舒熠于是走过去开门。

    繁星以为是酒店管家:“哎,忘了买姜,酒店厨房一定有……”

    一边说,她就一边朝外走,打算跟酒店管家说借姜的事。

    舒熠打开大门,主管技术的副总裁宋决铭拿着瓶红酒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口。

    “Surprise?”老宋笑嘻嘻地搂住舒熠的肩膀,“哎,我陪我父母在三亚过年,我知道我打扰你恩爱,放心,我就是来蹭顿饭就走!”

    老宋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舒熠拦都拦不住。

    半秒钟后,拿着红酒的老宋跟拿着菜刀的繁星狭路相逢,面面相觑。

    老宋没把红酒瓶子当场落地上算是镇定过人,繁星拿着菜刀一瞬间血冲大脑,张口结舌。

    反倒是舒熠破罐破摔,跟没事人似的。

    “祝繁星,我秘书,你认识的。宋总,公司管技术的副总裁,你认识的。”

    老宋心想我能不认识吗?她办公室就在你办公室外头,成天给你收拾桌子端茶倒水,每次开会盒饭都是她安排,我们还拿她打赌赌过一百块钱,想到这里,老宋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祝繁星也想,能不认识吗?公司统共才几个副总裁?这一个脾气最耿直,冲进办公室就跟CEO吵架,吵完还死皮赖脸让自己给倒杯特浓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解解渴好再跟CEO继续吵。哦对了,他还拿自己跟CEO赌过一百块钱。

    老宋看了看满砧板的菜,搭讪着把红酒放在桌上,说:“那什么……我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忙,我先走了!”

    祝繁星心想别啊,你这一走,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赶紧说:“别别,您都来了,我也是做两个小菜,给舒总换个口味。您留下一块儿吃饭吧!”

    舒熠也说:“是啊,来都来了,一块儿吃。”

    老宋惴惴不安,看看舒熠,又看看繁星。

    “一块儿吃?”

    他也好纠结的,这叫什么事啊!自己为什么脑抽了大年初一跑来找CEO,明明知道CEO在跟女朋友度假,这不就无意间撞破了天大的秘密,回头自己不会被灭口吧!

    舒熠坚定地将他拉回客厅:“一块儿吃!”

    老宋其实是有事跟舒熠聊,拿了手机调出图纸就跟舒熠讨论实验室的新产品,两个技术宅男一聊到技术,简直两眼放光,就在客厅里激烈地讨论起来,老宋照样口沫横飞,跟CEO就某个指标参数争得你死我活,最后愤怒地一拍沙发扶手,说阋饷醋盼也桓闪耍乙厥笛槭易黾际踉薄

    CEO冷冷地说:“你不干了行啊,你看公司哪个实验室敢收留你,哪个敢我把哪个的预算砍一半。”

    老宋委屈得像大金毛一样只差伏在沙发里呜呜哭了。

    繁星恰到好处地说菜好了,老宋恨恨地坐到餐桌边,一边咕哝着抱怨,一边开那瓶红酒。

    “没想到你真不同意我的观点,这么贵的酒,我白拿来给你喝了。”

    CEO眼皮子都不撩,说隳没厝ズ昧恕

    老宋转脸向繁星求援:“你看他像话吗?见过这样欺负人的老板吗?”

    繁星笑嘻嘻接过酒瓶,把酒倒进醒酒器里面,说:“技术呢我不懂,菜凉了不好吃,赶紧趁热。”

    老宋还是气哼哼的,但繁星手艺是真好,老宋吃得眉开眼笑。

    酒过三巡,CEO才说:“抱歉啊老宋,其实繁星也知道的,我刚刚失恋,心情不好,所以刚才说话只怕过分了点,你别往心里去。”

    老宋再次瞠目结舌,心想这又是唱哪出,不过老板都赔礼道歉了,技术宅男再不通人情世故,也赶紧打圆场。

    “没有没有,咱们不是从上下铺就开始吵架,一直吵到今天么,哪能跟你一般见识,不然早被你气死了。”

    繁星挺好奇:“你们是同学啊?”

    “不是啊,我T大的,他P大的,我还比他大两岁呢,我们哪能是同学。就是大学那会儿在外头租房,穷学生嘛,租那种群租房,那间房特别小,就搁得下一个上下铺,关门不侧身都关不上,我们恰巧

    租到同一间房,我睡上铺,他睡下铺。两个人睡不着,半夜爬起来打游戏,放假就一起跑去中关村攒主板内存条什么的,嘿嘿,其实想想那时候的日子,也蛮有意思的。”

    不知道为什么,舒熠低头只是喝汤,好像有点意兴阑珊。

    繁星心想CEO还是挺细心的,挽留老宋吃饭,特意还说出失恋的事情,以撇清跟自己的关系,不然回头公司要传得满城风雨,自己可没法见人了。

    他很少在下属面前提自己私事的,这算打破常规,何况失恋这种事,其实没必要跟任何外人交待。

    繁星挺感激的。

    酒足饭饱,老宋摇晃着脑袋说:“哎呀繁星,你手艺真好,做菜这么好吃,谁那么有福气把你娶回家!你要是没有男朋友,我一定追你!”

    繁星不过微笑。

    舒熠说:“追啊,她刚失恋!”

    繁星再次血气上涌,虽然餐刀就在手边,可她总不能手刃刚发了十九个月薪年终奖的CEO。

    舒熠好像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自顾自就在那里吃餐后水果。

    繁星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把水果洗净切块,连子儿都用牙签挑了码得整整齐齐给他吃。

    老宋喜出望外,兼之被酒盖了脸,乐呵呵就开口问:“繁星你看我怎么样,我虽然已经三十五了,比你大好几岁,但我从来没谈过女朋友,我纯洁啊。”

    CEO“哐啷”一下子把西瓜皮扔在盘子里。

    老宋兀自在那里喋喋不休:“收入嘛你知道的,公司反正上市了,我有股票有分红的呀,年薪也不少呢。”

    CEO拿起火龙果,一整块放进嘴里。

    繁星微笑着收拾碗盘,百忙中用眼角瞥了CEO一眼,心想刚才把火龙果切得大真好,噎得你!

    “我是独生子女,不过我父母都有退休工资,放心,他们不跟我一块儿住,而且就喜欢到处旅行,还说要趁着这两年还没孙子给他们带,要环游世界呢。但因为我是独生子女啊,可能将来父母年纪再大点,我得给他们买同一个小区,方便照顾,经常过去看看。不过繁星你脾气这么好,一定跟他们相处没问题的。”

    繁星眼前金星乱迸,心想我脾气好什么啊,现在就想拿起块西瓜塞住你的嘴。

    老宋却越说越自信:“你看,我T大毕业的,不懂什么花哨,就是踏实过日子的那种,你们女孩子不是说我这种是什么……什么,经济适用男!”

    繁星心想好嘛,一个上市公司高管,每年的分红都超过千万,竟然在这儿声称自己是经济适用男,还留不留活路给别人走了?

    舒熠慢条斯理吃着芒果,说:“追女孩子不是你这样追的,你这样一百年也追不上,怪不得你打光棍到如今。”

    老宋不服气:“那该怎么追?你示范给我看看啊!”

    舒熠没料到他说出这句话来,不由得一愣。

    这倒也是企业文化的一种,技术

    型公司嘛,不打嘴炮,谁要觉得谁不行,谁做得不对,那你就做对的示范啊。

    说得粗俗点,youcanyouup,nocannoBB.

    舒熠是鼓励这种文化的,因为他本身是技术至上的信奉者,公司所有研发小组都不会攻击竞争对手,觉得对手不行,那就做出更好的产品来让对手瞧瞧,他们到底是哪里不如自己呗。

    所以被老宋这么一将军,舒熠就愣住了。

    老宋见他愣住,不由得得意:“你看,你也不懂吧!你要真懂,你咋会失恋兀 

    繁星看CEO的脸色都变了,心想这老宋真是喝大了,何必要在老板心口捅刀,把老板逼到这种地步呢。

    繁星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其实女孩子想法是挺难琢磨的,而且一人一个样,要不怎么说,女人来自水星,男人来自火星。谈恋爱这种事要看缘分的,跟你们做研发不一样,不是怎么追,什么样的技巧,就能追到对方。再说了,我暂时不想谈恋爱。”

    跟志远的事都还没最后讲清楚,老宋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老宋倒是很失落:“那你想谈恋爱的时候考虑一下我啊!”

    繁星啼笑皆非,只好收拾了碗盘拿去水槽。

    老宋坚忍不拔工科男的韧劲又上来了,跑到水槽边给她帮忙:“哎繁星,你明天有时间么,我们一块儿去天涯海角。我还没去过呢,听说虽然是老景点吧,但还不错。”

    繁星微笑说:“天涯海角就不去了,我明天要陪舒总。”

    她本来是随口扯个缘故,老宋却一回头就嚷嚷:“哎,舒熠,你明天一个人能行吗?我跟繁星出去玩儿。”

    舒熠还在那里吃芒果,繁星买的水果,又大又甜,再加上芒果整片对剖切下来,用刀划成丁翻起来又不显,一整个儿都被他吃了。

    吃着吃着,他说话就含糊起来:“你问繁星。”

    他自己还没觉得,老宋已经叫起来:“哎呀舒熠,你这是怎么啦?”

    繁星听他声音不同寻常,忙摘了橡胶手套走过来看,只见舒熠半边脸都肿了,嘴角一圈全是红的。

    繁星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想起来可能是过敏,连忙让舒熠用冷水洗手洗脸清洁皮肤。

    舒熠洗完脸后连眼睛都肿起来了,繁星一看不行,立刻联络酒店派车,送舒熠去医院。

    大年初一的晚上,繁星就在兵荒马乱中度过,幸好送医及时,清洁完过敏的皮肤给药后,急诊医生就批评舒熠。

    “就算是好吃,也不能吃那么多芒果啊!”

    繁星怯怯地替舒熠分辩:“只是吃了半个。”

    “自己是过敏体质不知道啊?严重的会出人命的,大过年的,就不能管住嘴吗?”

    舒熠大约成年之后还没有被人这样当小朋友似的训过,但他嘴都肿了,说话也不利索,干脆一言不发。

    繁星说:“以前好像也吃过芒果,也没过敏啊。”

    医生说:“今天晚上喝酒了吧?吃海鲜了吧?总贪嘴吃了七八样东西吧?一整个芒果他拿着啃的吧?果汁蹭到脸上没擦对吧?”医生痛心疾首,“别心疼你老公,他要再这么馋,下次更严重!”

    老宋赶紧解释:“这不是她老公,这是她老板。”

    医生诧异地看了老宋一眼:“那你是病人家属?”

    老宋说:“不,他也是我老板。”

    出医院来,已经是半夜,舒熠的脸终于开始消肿,看着好很多,说话也清楚了:“老宋你回去吧,大半夜了。”

    老宋贼心不死地看着繁星。

    繁星赶紧说:“您看舒总这样呢,明天我得留下来照顾他。”

    老宋到底是兄弟情深,顿时愧然:“对,对,你好好照顾舒熠。”

    回去的路上,舒熠上车就睡着了。口服抗过敏的药里面有镇静成分,他的脸已经消肿大半,就是嘴角还有一点红,像是小孩子吃完糖没有擦干净。

    从市区医院到清水湾,路颇有点远。繁星其实也很困,她白天陪父母去拜菩萨,晚上又从做饭折腾到现在,但老板已经睡着了,自己睡着了多不合适,她告诫自己,别睡别睡,不能睡,挺住回去再睡。可是眼皮沉重得很,不知不觉,她就迷糊着了。

    车身微微震动,舒熠醒来,发现繁星睡着了,车子摇晃,她睡得并不安稳,长长的睫毛下眼珠在微微转动。真皮座椅很滑,她的头总是往一边垂,垂着垂着整个身子就歪了,看姿势并不舒服。

    舒熠想起来,有一次开会,也是熬到了凌晨三四点钟,大家一杯接一杯地灌着浓咖啡,最困乏的时候,他站起来活动手脚活跃思路,一扭头,发现繁星缩在会议室角落里睡着了。

    大约会议室里空调太冷,她缩成很小很小的一团,背抵在椅子里,头深深地埋下,像婴儿蜷缩在子宫中的姿势。舒熠看了两年的心理医生,知道这种睡姿最没有安全感了。

    当时他心想,平时看繁星成天笑嘻嘻的,什么事都难不倒她的样子,公司福利待遇又好,她名校毕业专业热门,资质不差,人又开朗活泼,跟公司谁都处得来,研发团队那票技术宅男个个都暗恋她,她到底哪里缺乏安全感了。

    前两天听她原原本本说父母男友的事才知道,原来是原生家庭的问题。

    怎么说兀翘煅穆俾淙恕

    他一个大男人都曾经扛不住抑郁两年,何况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女人心思更细腻,百转千回,一定比他想得要多得多。看她平时的做派就知道,她是宁可多想也不愿做错的人。这世上每个人都如此孤独,谁知道每个人欢笑背后的眼泪呢。

    现在看她睡得啄木鸟似的一点一点,他就觉得怪可怜的。

    眼看她猛然往下一滑,就要磕在座椅中间那扶手上,怕不磕个鼻青脸肿。舒熠眼明手快,一下子扶住她的额头,轻轻一侧身,繁星靠在他肩膀上,终于睡安稳了。

    舒熠觉得没什么,她成天忙前忙后围着他转,再棘手琐碎的公事私事都是她处理,自己帮这点小忙,该当的。

    繁星睡到车进酒店大门,轮胎辗过减速板才醒,一醒发现自己竟然靠在舒熠肩窝里,不知为什么车颠得都跟CEO睡到一块儿去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赶紧起身。

    幸好舒熠没醒,不然太尴尬了。

    繁星摸摸嘴角,没流口水吧?沾到CEO衬衣上那真是太丢脸了。

    繁星痛下决心以后一定坐在副驾位置上,再也不犯这种错误了。今天这不是舒熠过敏,为了中途方便照顾,才坐在后座,偶尔跟老板并排坐,就这么丢人现眼。

    车到别墅前,繁星才叫醒舒熠。

    舒熠假作迷糊,揉了一下眼睛,说:“快上去休息吧,都要天亮了。”

    繁星失了困头,躺床上倒睡不着了。

    她是个气味敏感的人,总觉得似乎手指上有点陌生的气味,像是薄荷香气,又有点像草坪刚修剪完青草的气味。她都洗过澡了,但这气味隐隐约约,一直存在。到最后终于想起来,好像是过敏药膏的味道。

    太丢人了,难道自己睡着了还摸了CEO的脸?

    繁星忐忑不安地睡着了,仿佛刚睡了没多大会儿,就被自己妈妈打来的电话吵醒。

    原来志远妈妈回家之后,左思右想委实咽不下这口气,何况大过年的,亲戚朋友们全知道他们一家三口去三亚度假并

    见未来的亲家商量志远的婚事了,所以提前回来,她都窝在家里三天没出门,接到拜年的电话也只字不提,只装作还在三亚。

    不然亲戚们问起来,脸往哪里搁。

    到了大年初二的时候,志远妈妈终于忍不住了,瞒着志远,偷偷给繁星亲妈打了个电话。志远妈妈好歹也是事业单位的小领导,兼之丈夫做了这么多年的校长,教育工作者的妻子,说起话来,有条不紊,滴水不漏,委婉又犀利,其实就是一个主题:繁星妈你到底是怎么教育女儿的,怎么把女儿教成这样,脚踩两条船狠狠伤了我儿子的心,可怜志远一片痴心竟然落到如此地步,简直是明月照沟渠。

    繁星亲妈最开始还有几分不好意思,毕竟那次晚餐是繁星亲爹大闹饭局,还打了亲家的脸,总归是自己这边不对。但她以为这事已经过去,女儿也明明像没事人一样,结果后面越听越不对劲,等听明白来龙去脉,繁星亲妈简直如五雷轰顶。

    女儿竟然把自己蒙在鼓里,亏自己还以为她天天在陪志远父母。

    繁星妈搁下电话就直接给繁星打了电话。

    她劈面第一句就是:“祝繁星你能耐啊!你这是跟谁学的?好的不学你学你亲爹拈花惹草,脚踏两条船,你还是个人吗?”

    繁星睡意蒙眬地接电话,一时都蒙了。繁星妈在电话里骂个痛快,根本不给繁星插嘴解释的机会,到最后撂下一句

    狠话:“你立刻滚过来跟我当面说清楚,人家志远样样都好,你怎么就跟那些狐狸精一样臭不要脸跟老板不清不楚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不来跟我说清楚,我马上跳海自杀,死在三亚,也胜过没脸回去见人!”

    繁星放下电话后去洗手间洗脸,看着镜子里自己煞白的脸,她心想为什么亲妈都不相信自己呢?

    从小就是这样,考了一百分,欢天喜地拿回家,亲妈瞥一眼,冷冷地说:“抄的吧?”

    她委屈地哇哇哭,心想从今后只有每次都考一百分,才能证明自己并不是抄来的成绩。

    她一直很努力,考上P大,在小城里如果换成别人家估计早乐疯了,父母倒也难得,联合起来请老师吃饭,谢师宴嘛,老师夸她高中三年多么多么努力才能考上P大,繁星妈说:“哪儿啊,自己的丫头自己知道,她就是运气好。”

    一直到后来,连繁星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运气好,才能考上P大。

    那些每天只睡六个钟头,做过比所有同学更多一倍的练习题,在洗手间都背单词的日子,仿佛是另一个人的经历。

    繁星稳稳地对着镜子打着粉底,心里对自己说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独立工作五年,我再也不是那个彷徨无助的小孩,我能面对这一切。

    但她下楼后见到舒熠,跟他请假说有点私事要去处理的时候,仍旧是无精打采。

    想到要去应付亲妈滔滔不绝的怒斥,没准亲爹还会在旁边火上浇油,她只觉得心力交瘁。

    舒熠觉得只过了一晚上,自己这小秘书跟换了个人似的。说得俗点,就像霜打的茄子。简直像前两天他刚从机场高架把她捡回来的时候一样。

    舒熠不动声色,说:“你本来就在休假,特意抽出私人时间过来照顾我,我还没有说谢谢,无所谓还要跟我请假。你要用车吗?我让司机送你。”

    繁星摇头,她匆匆忙忙绾好的头发,有几茎碎发落下来,就垂在颈旁,一摇头,那碎发就轻轻地摇晃,毛茸茸的,像一只小狗,不,还是像猫,机灵,可有时候又呆呆的。

    舒熠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吗?”

    繁星有点怔忡地看着他,舒熠心想这时候就挺呆的,像猫看见窗外的蝴蝶,让人忍不住想帮它打开纱窗。

    舒熠说:“我看你满脸愁云,想必是遇上什么难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话,尽管说,除去工作关系,我们总算是朋友吧。”

    繁星心想你还说兀锟鍪卓刹痪褪悄恪

    她很坦诚地说:“没事,就是我妈知道我跟男朋友吵架的事,要把我叫过去教训一顿。我妈那脾气,念叨个没完,也不会听我解释。”

    舒熠注意到她的用词,她说的是“跟男朋友吵架”而不是“跟男朋友分手”。

    他说:“那吃了早饭再去吧,空着肚子挨骂,太惨了。”

    繁星苦笑:“清水湾过去还有点远,我妈现在怒不可遏,我再去得晚,她更要生气了。”

    “那就让她气呗,你都成年了,在感情上做出自己的选择非常正常,为什么还要顺从她?”

    繁星说:“不是顺从她,就是……”她讲到一半忽然气馁,自己为什么要跟CEO讲这些呢?

    “我说了,我们也算朋友对吧,作为朋友,其实我建议你冷一冷她,有时候年纪大的长辈就像小朋友,你越是在她气头上想要去哄她,她越是大哭大闹给你看。等她发现你不关注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些手段对你而言是无效的,下次她就不会再这样了。”

    舒熠打开冰箱,倒了一杯牛奶,随手放了两片吐司进炉。

    “吃了早餐再去,让她也冷静想想,她有没有权利干涉你的感情。我给你煎两个鸡蛋,你要单面双面?流心还是全熟?”

    CEO都亲自给自己做早餐了,繁星只好坐下来,这早餐不吃,就是不给老板面子了。

    繁星毋庸置疑地两害相权取其轻,毕竟老板不高兴就事关饭碗,而亲妈,她早就知道亲妈不会给她饭吃,不管亲妈高不高兴。

    吃过早餐,繁星问:“您中午吃什么,要不我安排酒店送餐?”

    她做习惯了秘书,哪怕明知道CEO本人亦能做得一手好菜,她也得安排好他的每顿饭。

    舒熠轻描淡写地说:“不用,我陪你去见你父母。中午我们就在亚龙湾吃点得了。”

    繁星再次五雷轰顶,看着舒熠说不出话来。

    舒熠说:“公司传统,下属扛不了的雷上司出面,我不觉得你能很好地应付你妈妈。”

    繁星张口结舌:“可是……”

    “别可是了,走吧。”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