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3 惊浪(1)

    Chapter03惊浪

    宋决铭睡到下午三点,还是爬起来洗了个澡,觉得自己彻底清醒了,又开车来了公司。他认为高鹏一肚子坏水,每次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虽然有舒熠在,但他怎么也不放心,还是跑来公司看看。

    一进公司就觉得氛围不对,小勤先给他倒了杯咖啡,然后一脸沉痛地对他说:“宋总,你要撑住。”

    宋决铭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小勤说:“您先喝口水,缓缓我跟您说。”

    她这么一说,宋决铭哪还喝得下咖啡,十分干脆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赶紧的,快告诉我!别磨叽了!”

    小勤啪一下立正站好,昂首挺胸:“报告宋总,舒总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情特别好刚才我们把预算报告递上去,原计划他会砍掉30%没想到他竟然唰唰地就在报告上签字了!您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超额完成了哈哈哈老板,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宋决铭不由得吓得打了个哆嗦。

    每年的部门预算是一场硬仗,董事会控制得很严格,所以到最后舒熠会协调平衡。

    宋决铭自从跟着舒熠创业就没吃过钱的苦,技术部门是特别烧钱的部门,尤其做研发,他没钱了就告诉舒熠,舒熠自然会想办法找钱给他烧,最苦最难的时候舒熠都没委屈过他手下任何一名技术人员,导致宋决铭大手大脚散漫惯了。后来公司走入正轨,管理就规范严格起来,尤

    其上市前那两年严控成本,每年的预算都要跟舒熠打饥荒,宋决铭虽然心眼儿实,也学到点小技巧,比如报上去的预算比真正需要的多出30%,这样舒熠即使砍一点,也不至于真不够用。这就叫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宋决铭一直觉得自己把这个度把握得很好,既不至于让其他部门有意见,又不至于让舒熠下不了台,自己那摊子事也不会真的捉襟见肘。

    谁知道今天舒熠竟然都没砍价,就在预算报表上签字了。

    宋决铭觉得出事了,出大事了!

    宋决铭很困惑地看着小勤,小勤也很困惑地看着老板。小勤心想老板这是高兴傻了吗?每年都为了预算跟舒总斗智斗勇,好容易今年舒总特别痛快,明明占了个大便宜,为什么宋总表情这么沉重?

    宋决铭问:“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么?”

    小勤眨了眨眼睛,说:“没什么特别的事啊……”

    宋决铭不相信,一径追问:“你想想,好好想想,到底公司出没出什么特别的事,好的坏的都算!”

    小勤努力想了半天,问:“繁星姐请病假了算不算?她都几年没请过病假了?”

    宋决铭一愣,问:“繁星怎么啦?她怎么请病假了?”

    小勤说:“我听同事说,繁星姐手腕给扭了。我打电话问过了,繁星姐说已经在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骨头没事,就是韧带拉伤,要休息两天,所以她请了两天病假。”

    “那现在繁星在哪儿?医院?”

    小勤眨了眨眼睛:“不啊,好像已经回家休息去了,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已经从医院出来了,休息一晚上观察观察,没准明天就能来上班。”

    宋决铭想想,又沉住气重新坐下来,对小勤说:“这应该跟舒总没啥关系,你再回忆回忆,今天舒总干吗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他见过什么人,还是说过什么话?”

    小勤努力地想啊想,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今天有个特别帅的帅哥来找过舒总,好像姓高,对,长河电子的高总。本来是约了您,后来您说让舒总跟他谈,就是舒总见的他,好像聊了半天,舒总挺开心的。”

    宋决铭不由得猛然拍了一下大腿:“这就对了!高鹏那小子,一定是他搞了幺蛾子!”

    宋决铭站起来就往外走,小勤急忙问:“宋总您去哪儿?”

    宋决铭说:“我去找舒熠……”

    话没说完,他人已经没影。小勤想,自己果然猜对了,宋总这是受刺激了!宋总这是受了大刺激了!那个高鹏一定是当年就横亘在宋总和舒总之间的第三者,看他长得那么帅,穿衣服那么风骚,一定是个绿茶鸭!不然宋总怎么就不愿见那个高鹏呢,而且不然为什么舒总见了高鹏之后,就痛快地批了宋总的预算呢?一定是因为舒总内疚!

    虽然不忍心承认,小勤也觉得舒总真是渣男,看宋总多么一心一意

    对待他啊,这么多年帮他忙里忙外,一起创业,舒总竟然还在外头劈腿绿茶鸭!舒总太对不起宋总了,小勤痛心地拿起预算表,心想,怪不得宋总一副失魂落魄简直像失恋的表情,因为这真的是失恋啊,哪怕再多批30%的预算,宋总也委屈!

    宋决铭扑了一个空,繁星的座位上空空如也,这是很罕异的情况,他想起小勤说繁星崴了手腕,心想下班后一定要去看看她。可是她住在哪儿,自己真不知道,而且繁星是女同事,这女同事住哪儿,自己还真不好意思在公司里乱打听。

    宋决铭挠了挠头发,推开舒熠办公室的门,舒熠也不在,这也挺罕见的。宋决铭看了看手表,倒是已经到下班时间了。舒熠也很少准时下班,因为他和自己一样,是个光棍,既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又没有老婆孩子热菜热饭等着,回家能干吗啊?所以加班的时候多。

    宋决铭站在偌大的CEO办公室,空荡荡寂寥无人,总觉得哪哪都不对。

    一定是因为高鹏这小子来过,凡是他出现,总会有幺蛾子出现,宋决铭笃定地想。

    宋决铭从舒熠办公室出来,蔫蔫地一边走,一边给繁星打电话。

    繁星听声音倒是和平时一样:“宋总,您好。”

    宋决铭赶紧清了清嗓子,说:“呃……那个……繁星啊,我听说闶峙ち耍晃夜纯纯茨悖闼偷愠缘?”

    繁星连忙说:“

    不用不用,有朋友照顾我,谢谢!”

    宋决铭说:“我还是过来看看你吧。”

    繁星说:“真没事,就是手扭了一下,冰敷一下喷点药就好了。您放心,明天没准我就能上班了。”

    宋决铭听她态度坚决,只好说:“那好吧,你要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不要客气。”

    繁星连声道谢,挂断电话之后,不由得用没受伤的那只左手捂着脸,心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她本来吃了糖年糕喝着桂圆茶,天气晴朗阳光清澈,太阳晒得人暖暖的,连桌上那棵多肉都肉鼓鼓的好可爱,然后,舒熠突然把西服外套一甩,就俯身亲了她。

    她坐在花架上,被这一吻吓得身子往后一仰,顿时失去平衡,连人带花架“轰”一声整个儿翻过去栽在地上,当时把舒熠给吓得,连忙将她抱起来,问她头疼不疼,手疼不疼,腿疼不疼,然后还想抱她赶紧下楼。

    她倒没觉得有哪儿疼,就觉得他八成也吓蒙了,赶紧提醒他:“我没事,你快走,有同事!”

    繁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做贼心虚,为了说服舒熠自己真没事,她差点当着他面做了一套第八套广播体操,总之连哄带骗把舒熠先哄下楼去。她看他西服还蒙着摄像头,不由得好笑,走过去把衣服给取下来,结果扯衣服的时候不得劲,就把手给扭了。

    繁星也不知道是刚才那一摔把手腕给扭了,还是这一扯扭的,还是

    她本来就有腱鞘炎的问题,总之下午她发现右手手腕越来越疼,无法准确敲打键盘,而且手腕开始红肿,这才请假去医院。

    等她从医院出来,也到公司下班时间了,她走到小区门口,发现舒熠正在那里等她呢,他的车没有她小区的停车卡,开不进去,繁星只好做了访客登记,舒熠拎着两大包从超市买的新鲜食材,就跟她上楼了。

    繁星也想不通,事态怎么就迅速发展到,CEO系着她那条小熊围裙,公然在她的厨房里,做红烧蹄髈和可乐鸡翅给她吃了。

    说来惭愧,家里连双男人的拖鞋都没有,舒熠挺自然地套了个鞋套就进门了。

    她本来搭讪着想要帮忙,但被舒熠拿了个冰袋按在了沙发里,她也就老老实实敷着冰袋,看舒熠忙进忙出。

    繁星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要好好清理一下思路,但可乐鸡翅很快就烧好了,舒熠拿盘盛了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先吃着,以形补形。”

    他出来时打开了厨房门,屋子里顿时弥漫着一股红烧蹄髈的醇厚香气,饶是繁星不饿,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舒熠说:“香吧?我跟我妈学的这道红烧蹄髈,可香了,就是要炖很久才能肉烂皮酥。”

    繁星不知说啥好,只好努力单手啃鸡翅。

    舒熠穿着围裙跟她一起吃了块翅根,又问她:“主食吃什么?八宝粥?米饭?猪油菜饭?”

    她单手拿鸡翅,吃得嘴角都是

    油酱汁,他飞快地俯身亲一亲,再拿纸巾细心地给她擦掉,繁星顿时又呆住了,举着鸡骨头一动不动,活脱脱像招财猫。

    舒熠觉得挺好的,平时多机灵啊,一亲就断线,跟机器短路似的,很好,特别好!

    舒熠满意地决定了:“晚上就吃猪油菜饭和八宝粥!”

    舒熠又进厨房忙乎去了,繁星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慢慢放下鸡骨头,认真思索几个哲学问题,譬如我是谁?这是哪里?为什么CEO正在厨房做菜?

    就在这时候,宋决铭又打电话来说要来看她。

    她吓得连忙劝阻。

    开玩笑,这仅仅一个舒熠在她家里,她都没法有正常思维,再加一个宋总,她的CPU处理不过来,会过载导致系统崩溃的。

    不能不说,舒熠的独家秘制红烧蹄髈还是很好吃的,尤其出锅之后,他用餐刀切成小方块,肉烂皮酥,入口即化。繁星左手拿不了筷子,舒熠拿了把西餐的叉子给她,她就拿着叉子,吃了一块蹄髈肉。本来打算只吃碗八宝粥,但舒熠将蹄髈盛起来后,又往红烧蹄髈的汤汁里下了一点点面条,这个面吸饱了醇香的汤汁,比肉更好吃。

    繁星一边用叉子卷着面条,一边说:“真没想到,你做中餐也这么好吃。”

    舒熠说:“那你就多吃点。”

    舒熠自己吃的猪油菜饭也很香,这种家常吃食最是诱人,所以他举着碗问:“你要不要也来一碗?”

    正在这时候,门铃响了,舒熠本能站起来想要开门,繁星想起这是自己家,连忙站起来,舒熠就坐下继续吃饭。繁星还以为是快递,心里纳闷,站起来走到猫眼前一看,只见巨大一束鲜花堵在猫眼前。繁星正在诧异,手机突然也响起来,繁星一看是小勤打来的电话,于是就接了。

    小勤快活的声音在电话里嗡嗡响:“繁星姐,快开门,我们来看你了!”

    繁星只觉得头顶上炸响一个焦雷,不由得问:“你们?你们还有谁?”

    小勤说:“还有宋总啊,还有行政的汪姐,还有几个同事啊。惊不惊喜?”

    繁星只蒙了一秒,急中生智:“我正在洗手间不好意思啊,马上就出来给你们开门,稍等啊!马上!”她挂断电话,冲回桌边,将舒熠拖起来,“快!同事们来了!快藏起来!”

    舒熠也蒙了一秒,立刻问:“那我藏哪儿?”繁星先指了指洗手间,想想不对,将他推进平时自己做瑜伽的那间空房,正要将房门反锁,舒熠突然看到桌子上的菜,“等等!”

    舒熠冲过去拿起自己的碗和筷子,随手放在房间茶几上,然后迅速摘下围裙,套在繁星身上,飞快地替她系好。

    繁星手忙脚乱地反锁上房门,用单手整理整理头发,终于打开了大门。

    小勤捧着花,笑眯眯地叫了声:“繁星姐!”

    就在此时,繁星突然用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后衣帽架上挂着舒熠的大衣……

    她急中生智整个人都贴到了门后,挡住那件大衣,扶着门说:“欢迎欢迎,请进!大家快请进!”

    趁着大家一拥而入,纷纷低头套鞋套,繁星飞快地扯下大衣,单手胡乱卷成一团塞进玄关柜子里,动作干净利索一气呵成,就是右手使不上力,将柜门撞得“啪”一响,繁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幸好无人发现。

    她说:“家里太乱了,大家随意。”

    宋决铭问:“繁星,你的手怎么样,好一点没有?”

    繁星还没来得及回答,同事们已经在七嘴八舌地问:“繁星,花放哪儿?”“我们给你带了一点吃的,你就搁冰箱里,要吃的时候微波炉转转就行了。”“繁星姐你这屋子真漂亮,真不错!”

    小勤和行政汪姐找了花瓶将花插起来,小勤叽叽喳喳:“哎呀,繁星姐,你这小熊围裙真可爱。很少看你穿成这样,太萌了!”

    繁星定了定神,笑着说:“我在淘宝买的,回头我发链接给你。”

    汪姐看到桌上的菜,说:“繁星你真贤惠,一个人吃饭也做这么丰富。”

    繁星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单手做不出这几道复杂的饭菜,于是只好说:“其实……是前两天做的,一直冻在冰箱里,今天重新加热了一下。”

    “这个红烧蹄髈好香啊!”小勤不由得夸赞,“繁星姐我要尝一块!”

    繁星只好进厨房拿了筷子:“来,来,大家都尝尝。”

    于是舒熠辛辛苦苦烧了几个钟头的蹄髈,就被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地瓜分了。

    小勤说:“繁星姐,你厨艺好好,不知道将来谁有福气娶你,跟你在一起太幸福了!”

    宋决铭说:“我们本来就是来看你,你手又不方便,怎么还吃你做的菜。”

    繁星连忙说:“没事没事,大家难得来一次,我做的有多的,大家尽管吃。”

    小勤说:“繁星姐,我们给你带了披萨,还有卤牛肉、肉松面包什么的,你要吃的时候,微波炉转一下就行。”

    繁星连声道谢,汪姐打量她这两居,说:“这房子你一个人住?这地方真不错。”

    繁星说:“本来是跟闺密合租,她过完年还没来,所以她那间房就锁着。”

    这说辞是繁星刚才想好的,趁机说出来,简直天衣无缝。

    连靠在房门背后听动静的舒熠都忍不住暗暗点赞,觉得她真是善于查漏补缺。

    众人随意参观了一下房子,都夸繁星会收拾,屋子里十分整洁。

    繁星亦十分感激:“谢谢大家,下班了还专程过来看我,还有这花,真漂亮。”

    小勤说:“繁星姐你难得请病假,哎,自从我进入公司,好像都没看你病过……呸呸,大吉利是,我是说,你一直勤勤恳恳的,所以这次宋总一提议,大家伙儿都响应,都想来看看你,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了。”

    繁星十分感激:“谢谢宋总,谢谢大家。”

    宋决铭却不满意:“舒熠

    这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早早就下班了。其实他最应该来看你。”

    繁星本来就心虚,听到这句话,顿时连耳朵根都红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说:“没有没有,舒总平时对我挺好的。”

    宋决铭说:“平时你忠心耿耿,连倒杯咖啡都怕烫着他,放到合适的温度才拿进去给他,你手扭了,他却不来看你,这说不过去。太没有同事情谊了,我打电话给他!”

    繁星连忙拦阻:“别,别,宋总,我手真没事,明天就能上班了。”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