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5 微光(3)

  他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就是给舒熠打电话:“你是怎么做到的?”

  舒熠说:“什么?”

  “有钱带着老婆玩浪漫,不还我钱吗?”黄世仁凶神恶煞,“五千万!美金!”

  舒熠说:“你怎么知道是我?”

  高鹏“哼”了一声,说:“知己知彼,你不是我对手吗,我能不知道你吗?”

  舒熠说:“这是很久之前设计的小程序了,其实挺简单的。”

  高鹏开始耍无赖:“我不管,反正将来我求婚的时候,你也要帮我搞成这样的场面,不然你就还钱,现在,立刻!”

  舒熠说:“五千万美金我真办不到,现在广告牌和卫星租金都涨了好几倍,不如你再追加点预算?”

  高鹏还没有失去理智,说:“那等我找到那个姑娘再说!”

  舒熠提醒:“过几年租金又涨价了,早订早划算啊!”

  高鹏气得眼圈都红了,太过分了!就欺负他现在仍旧是单身狗一条,连个目标都没有,万一……万一隔了十几二十年他才找到那个人怎么办,岂不被舒熠笑掉大牙!

  高鹏决定回国就相亲,老头子曾经夸好的名门闺秀都去看一看,老妈安排的那些姑娘他都去瞧一瞧,没准能有对上眼的呢!

  他就不信那个邪了!

  趁着舒熠暂时没有五千万美金还给他,他要搞定这个事,到时候就拿这个抵账保释金了,不够的预算叫舒熠自己贴补。

  反正我是黄世仁,高鹏恶狠狠地想。

  舒熠当然不知道黄世仁下了这样的决心。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舒熠就换上了规规矩矩的黑色西服,打算带繁星去另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繁星也换了条素色裙子,早起她特意去花店,买了一束洁白芬芳的花朵。

  他们要去Kevin Anderson的墓地。

  墓园非常大,因为是高端墓园,维护得很好。道路两侧并列着绿伞一般的高大树木,放眼望去一片如茵的草地,疏疏朗朗排列着许多墓碑。昨天晚上又刚下过雨,所以空气湿润,偶尔还可以看见一两只松鼠从树上跳到草地里,踩碎草叶尖上无数晶莹的露珠,这里就像公园一般,只是比普通公园更寂静。

  舒熠带着繁星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块崭新的黑色大理石墓碑。平放在绿色草地上的大理石简单镌写着Kevin Anderson的名字,他创立公司的徽章,他的生卒日期,还有一张微笑的半身照片。

  墓碑上和四周都挨挨挤挤摆放着许多花束,想必是葬礼当天亲友献上的,已经凋零枯萎。

  舒熠沉默地站立了很久。

  繁星蹲下来,将手中那束洁白芬芳的花朵,端端正正放在墓碑前。

  舒熠当时第一时间赶到美国,除了调查导致事故的技术原因,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赶来参加Kevin Anderson的葬礼。他与Kevin的关系亦师亦友,所以,对于Kevin的离世,他非常非常难过。

  然而警察将他从酒店带走,他未能出席Kevin的葬礼。

  舒熠蹲下来,掏出手帕仔细拭去大理石墓碑上的灰尘。

  他看着墓碑上好友的照片,一时说不出话来。

  繁星轻轻地牵住他的手。

  舒熠说:“当年是他对我说,Shu,你要尝试,你要不断地尝试,不经过一万次,甚至十万次、一百万次的尝试,你永远不知道光芒会在哪里。”

  繁星无法劝慰他,默默握着他的手指。

  舒熠说:“他常常去大学演讲,在硅谷,在东部,对所有创业者演讲。鼓励一无所有的我们坚持下去。他说科技是漫长黑夜里最微小的光芒,你要学会捕捉它。一旦捉到它,你会发现自己拥有整个星空。他说悴灰蛭床坏剿腿衔夤饷⒉淮嬖冢拖裨右谎涝洞嬖凇V皇牵阈枰ü惶ㄔ臃糯镜去看到它,所以,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寻找看到它的途径,不断地寻找适合自己的那台放大镜。挑战更新更好的科技,是人类进步的唯一动力,也是唯一的原因。

  “当年他是我的第一个客户,我租了一间特别破的车库做实验室,忐忑不安地把第一批样品寄给了他,他亲自打电话给我,约我去他的办公室面谈,然后开了一张五万美金的支票给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下决心,我才有信心,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事情,我可以做一家公司,为科技的进步做出自己微小的贡献。”

  他的语气里有淡淡的惆怅和遗憾,那是一段繁星全然陌生的时光。在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认识他。他初出茅庐,还有青涩和迷茫,是那个人照看了他,是他给了他走出第一步的力量。所以,他才会这么难过。她知道他只是需要倾诉,说给长眠于此的好友和师长听,说给自己听,说给她听,说给这墓园四周,如茵的绿草,巨大的树木听。

  风吹过,远处树上的枝叶传来沙沙的响声。

  他再度沉默下去,这些话本来他是打算在葬礼上说的,在美国的葬礼,每一位亲友都可以在葬礼上发言,说一段和逝者有关的话,有人会笑着说,有人会哭着说,有人会笑着笑着哭了,有人会哭着哭着笑了。那是一段缘分的终结,也是另外一种缘分的开始,因为逝者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从此后活在所有亲友的心里。

  只是,舒熠是真的很难过,这种难过,其实无法用语言去表达万一。在监狱里的时候,他想过很多,但错过葬礼,是他最大的遗憾之一。

  他和她手牵着手,长久地伫立在那方大理石墓碑前。

  他将她带到这里来,一起来见自己最尊重的朋友和师长。这位朋友和师长或许已经没办法见证自己和繁星的婚礼,但是舒熠希望他能够知道,自己找到了可以相伴终生的那个人。

  在从墓园回酒店的路上,舒熠接到了高鹏的电话,高鹏的声音在电话里竟然有几分低沉,他说:“刚才老头子的秘书打电话给我,说老头子的体检报告有点问题。”

  舒熠猛然吃了一惊,问:“要不要紧?”

  “还不知道,秘书说得挺含糊的。”高鹏故作洒脱地说,“我估计没事,你看老头子成天乱蹦乱跳,打网球还能赢我,这把年纪了还喜欢跟美女吃饭,贼心色心俱全,没准能祸害一千年。”

  舒熠说:“你还是赶紧回去吧。”留下半句话他没说,秘书既然特意打电话来,说明并不是小事。虽然高鹏成天冷嘲热讽,口口声声称自己亲爹为“老头子”,但其实也是让老头子给溺爱了这么多年,不说别的,没有亲爹惯着,哪能养出他这种既骄且狂的性子。

  高鹏说:“嗯,过会儿就走。”

  舒熠说:“多保重。”

  高鹏说:“你也是。”

  男人之间的对话,有时候都不用多说什么,舒熠虽然欠着他五千万美金,但一个“谢”字都没说。他心里清楚高家那也是一个巨大的乱摊子,高鹏的父亲高远山当然不是寻常人,方才能压得住场面。连舒熠都隐约听说过高鹏几个叔叔都在董事会有一席之地,可见不是吃素的。真要是高远山健康出了问题,高鹏虽然作为他的天然继承人,但这权力让渡不见得能风平浪静。舒熠决定尽快调齐款项,把高鹏借他的保释金给还上,五千万美金折合好几亿人民币,风口浪尖,他不能给高鹏留个把柄让人抓。

  繁星并不清楚高鹏的家世,听舒熠寥寥描述了几句,知道那才是真正的豪门恩怨,错综复杂,一言难尽。他们回酒店都没来得及给高鹏送行,高鹏匆匆退了房,去机场直接搭湾流回国了。

  繁星约Ellen吃饭,感谢她在舆论战中做出的贡献。Ellen爽快地答应了,约在纽约一家颇有名气的时尚餐厅,Ellen挺开心的:“这家位子特别不好订,你们有心了。”

  繁星说:“一码归一码,我们先在美国吃,聚宝源之约还是算数的。”

  Ellen哈哈笑。

  她带了一束粉色郁金香来送给繁星。繁星既惊且喜,连声道谢。

  Ellen很大方地说:“路过花店,看到这束花,觉得很配你,所以就买了。”得知繁星和舒熠已经注册结婚,Ellen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有一抹笑意从眼睛里透出来,先连声恭喜,然后又说,“其实,我早看出来了。”

  繁星不由得问:“为什么?”

  Ellen说:“爱和贫穷、咳嗽,是最无法掩饰的三件事情。你提到他名字时,眼睛里有光。”

  繁星挺喜欢Ellen这种直截了当的风格,一方面有北京大妞的爽朗,一方面又是纽约客的时髦与傲娇。讲到一些好玩的人和事来眉飞色舞,妙趣横生。这一顿饭吃得特别愉快。舒熠挺有风度,全程十分照顾两位女士,还把繁星吃不掉的一半牛排都收拾了。

  正聊得开心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走过来跟Ellen打招呼,是个高大英俊的外国男子,与Ellen拥抱贴面,显得熟悉而亲密。Ellen将他介绍给舒熠和繁星,原来他叫戴夫,服务于某著名的私募基金。

  戴夫与舒熠握手,跟繁星握手时,他俏皮地对女士行了吻手礼,十分恭维繁星的美貌,赞赏她的黑眼睛和黑头发真是美丽。繁星知道对老外而言,这种热情的恭维只是一种社交礼仪,所以只是含笑说谢谢。没一会儿戴夫的朋友就来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跟Ellen的这顿晚饭吃得很愉快,回酒店后舒熠先去洗澡,繁星却接到Ellen的电话。繁星有点意外,因为已经挺晚的了,Ellen特意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事情。

  果然,Ellen告诉她说,戴夫不仅和她是朋友,甚至是她的一个“admirer”,所以晚餐后,他约了她去酒吧喝一杯,Ellen婉拒了,戴夫于是就殷勤地开车送她回家。

  在路上,两个人闲聊了一下,虽然晚餐的时候介绍过,但中文名字的翻译对美国人戴夫来说没那么好懂,当他得知舒熠就是gyroscope的ShuYi时他大吃一惊。

  Ellen说,戴夫的这种吃惊非常令她诧异,虽然他什么也没说,并且迅速转移了话题,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特意打个电话给繁星。

  她强调说:“戴夫有很多大客户,非常大,他服务的基金业务主要侧重于亚洲……”她斟酌了一下,说,“其中应该还有和你们是同行业的公司。”

  都是聪明人,话只用点到即止。繁星只转了个弯,就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她连声道谢。

  Ellen说:“不用谢,希望你们好运。”

  挂断电话后,繁星思考了几秒钟,使劲晃了一下头,寻找可能有的关联,一个最不可能的情况突然跳进她的脑海,她打开电脑开始着手收集整理数据。等舒熠洗完澡出来后,发现她盘膝坐在沙发上,对着几张图表发呆,舒熠看了看,正是公司最近的股票牌价和成交量,他不由得开了个玩笑:“怎么啦舒太太,别担心,公司股票已经止跌回升了。”

  繁星不作声,她将投影仪通过无线Wi-Fi接入电脑,直接投射在粉白的墙纸上,一张张图表,全是最近的股票数据。

  舒熠最开始有点困惑,等她一帧一帧播放,每个重点数据上,都被她用触控笔标注有红圈,等放过大半的时候,他终于明白过来,他蓦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繁星。

  繁星解释说:“我的毕业论文,写的是关于森迪银行的收购案。”

  那是一家著名的欧洲老字号银行,没有倒在2008年的金融风波里,却在收购案中黯然收场。那场恶意收购战非常具有教学参考价值,老师曾经敲着投影屏幕上的课件说:“嗜血的资本,同学们,这就是嗜血的资本,像鲨鱼围歼庞大的蓝鲸!闻到一点血腥味就追逐而来,资本就是这样,逐利而生,逐利而至,只要让它们闻到一点点金钱的味道,它们就不死不休!”

  因为老师的这番话,所以繁星对那堂课印象深刻,毕业论文也自然而然地选择了这个方向,只不过做梦也没想过,毕业几年后,竟然遇上类似的实战。她越看数据越心惊肉跳,越分析也越笃定这中间是有问题的。

  舒熠匆匆搂了搂繁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的灵感,会突然关注到公司股票的异动。他开始打电话,和公司董秘沟通,分析最近的数据,大约一个钟头后,确认公司股票确实存在异常,有不明资金在大量暗中收购。方式和手法都非常巧妙隐蔽,但最近公司都忙着各种事情,所以才没有注意。

  舒熠通过视频召开了好几个紧急会议,虽然是美国东部时间的深夜,但正好是北京时间的上午,跟国内联系倒是很方便。繁星毫无睡意,舒熠更是沉着冷静。这种紧急会议比业务会议沉闷,气氛严峻得像大战来临之际,他们也确实面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且,形势非常不容乐观。

  等会议结束时,已经是纽约的清晨。繁星做了严密的数据分析和情况小结,像大学做功课那样,她把电子版给舒熠看,舒熠却伸手环抱住她,两个人静静地、轻轻地拥抱了一会儿,贪恋对方身上那股温暖。

  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他说话的声音嗡嗡的,像有回响。

  他说的是:“你放心。”

  她其实没有什么不放心的,选择他,就选择在任何状况下与他并肩战斗啊。

  如果要翻越高山,那就翻越吧;如果要蹚过河流,那就蹚吧;如果要杀死恶龙,那就拔剑吧。

  她早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情况比预想的更糟,一旦留意到股票的异动,其实有千丝万缕的蛛丝马迹可以寻查。大量收购的那两家基金背景都不单纯,基本可以判断这不是一次狙击,而是恶意收购。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