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5 微光(6)

  “没有婚前协议。”舒熠挺随意地说,“我的一切都是她的。她是我的妻子,我的终身伴侣,我愿意与她分享。”

  巴特一时意外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舒熠即使目前处于特别困难的状态,但仍旧身家不菲,他缺乏的只是现金进行反收购而已,甚至因为长河的恶意收购,从市值上来说,他拥有的公司股票正在暴涨。

  巴特嘟哝了一句,说:“你是个慷慨的人,舒,你也真是一个好人。”

  舒熠说:“她是个慷慨的人,她给了我爱情,给了我她所有的一切,所以平等地,我应该给她我的一切。”

  巴特举杯:“祝贺你!看来你寻找到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半。”

  “谢谢!”舒熠与他碰杯。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巴特虽然老谋深算,但表现得非常有诚意,不断地进行试探和游说,但总的来说,他的举动并不令人讨厌。毕竟比起长河来说,他这是典型的先君子后小人,起码还给机会让舒熠选择。

  “你想一想,舒。”巴特说,“你没有钱了——我能算出来你能有多少钱进行反收购,大家都计算得出来,所有华尔街的那群家伙,他们的鼻子比狗还灵。你撑到今天不容易,可是也就到此为止了,在流通股领域,你不能不认输。LR有源源不断的钱,我知道他们的主营业务,虽然油价在跌,可是它拥有那么多油井,那些石油每天都在变成钱。我也知道

  LR的高,他是一个非常非常狡猾的对手。他知道你没有钱了,输掉了流通股,你很难在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你很有才华,舒,但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它的规则是,你失去了一张牌,重要的牌,OK你输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坚持了足够久,但LR已经赢了。你再挣扎,只不过把自己弄得流血不止,而我,MTC,绝对不能眼看着LR得到你,所以别拒绝我们。我们只是想要帮助你。”

  舒熠沉默了很长时间,因为他知道巴特说的都是实情,虽然还在苦苦支撑,但流通股的拉锯战不会持续太久,他已经提前输掉了这局。其实和长河进行流通股较量的时候,就已经是输了,但不能不为,虽千万人吾往矣,纵然是飞蛾扑火,他也只能用自己的翅膀挡住烈焰。

  “想想看吧,舒,我们有最大的诚意,最优厚的条件。”巴特说,“我们甚至可以给你个人那家小小的公司注入一点资金,甚至,我们可以买下它。”

  舒熠有点敏感地看着巴特,除了上市公司外,他个人确实有一家小公司,那原本是从起初回国创业时组建的一个研发团队发展起来的,主营业务跟陀螺仪也没有太大关系,而是生产一些特定的手机配件和人工智能专用的传感器,因为一直在亏钱,所以靠舒熠的个人财产支撑。这家小公司他绝对控股,与上市公司并无任何同业竞

  争或关联交易,且属于他的个人财产,因此外界关注到这家小公司的人并不多。

  巴特感觉到了他表情细微的变化,他心中暗自得意,说:“你看,舒,我能解决你实际的困难,甚至,可以在你个人的利益上给你最大的帮助。我们是朋友。”他意味深长地说,“朋友总会替朋友考虑的。”

  舒熠说:“这样是有悖我原则的。”

  “但是你现在有家庭。”巴特感觉到了松动,继续游说,“你很爱你的太太,你马上就会有自己的孩子,你愿意破产吗?你愿意孩子出生就一无所有吗?我们总能想到办法的。”他宽厚的手掌落在舒熠的肩上,“想想吧,舒,不要着急,仔细考虑之后再回答我。你是一个好人,你愿意为所有股东负责,但是所有股东,真的站在你这边吗?”

  回去的路上,舒熠很疲惫,繁星也是,应酬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虽然巴特太太十分热情,但那是另一个社交战场。舒熠在打一场战役,她又何尝不是。舒熠将她揽入怀里,繁星没有作声,静静地靠在他怀中。

  舒熠说:“觉得有点对不起你,总让你跟着我吃苦。”

  繁星说:“我愿意。”

  舒熠笑了笑,说:“前有狼后有虎,也没别的路可以选,你觉得我应该选狼,还是应该选虎?”

  繁星说:“真的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吗?”

  舒熠说:“或许吧,但目前看来,真得在狼和虎中间挑一个了。”

  繁星故意活跃气氛:“不如点兵点将,点到哪个选哪个。”

  舒熠笑了一声:“还不如掷骰子。”他在她耳朵上亲了一下,说,“就选老虎吧,我决定了。”

  繁星诧异地看着他:“这么快?为什么?”

  “反正总得选一个。”舒熠明显表情放松了许多,也许是真的无所谓了,他甚至开起了玩笑,“毕竟老虎刚夸过你漂亮,看在这个的分上,我也得选虎啊!”

  话是这么说,做任何决定其实都非常艰难。首先得统一股东的意见,股东们也知道舒熠尽力了,毫无办法,但这时候选择跟MTC合作,简直是弃子认输,仅股东们就统一不了意见。当MTC提出首先可以诚意收购舒熠那家私人公司时,股东会简直炸锅了,大部分中小股东立刻拍案而起,觉得舒熠这是背叛和出卖。

  一时间什么难听的话都有,舒熠迅速失去中小股东的支持,更有难听的电话打到繁星这里来,她也默默地过滤掉。

  其实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舒熠想要卖掉私人企业的初衷也是为了筹钱,筹钱才能反收购,然而不会有人这样理解,很多中小股东甚至倒戈偏向了长河。

  舒熠在一片骂声中还能苦中作乐,说:“这算不算众叛亲离?”

  他其实因此肩负的压力比任何时候都大,连老宋都忍不住打了个电话来,说:“舒熠你千万不能这么干,你这么干会失去民心你知道吗?”

  “那么你告诉我,我能从哪里找钱来反收购?”舒熠反问,“如果不卖掉私人企业,我能从哪里找钱?何况私人企业一直在亏钱,而现在,我甚至能把它卖个好价钱。”

  老宋说:“你也不能这么干,你这么干不是饮鸩止渴吗?小股东们要是全都支持长河收购了,你该怎么办?”

  舒熠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高鹏也打了电话了,直截了当地说:“舒熠,虽然我是站你这边的,但你真要把公司卖给MTC,还不如卖给我爸呢。你看,咱们俩什么关系啊!你卖给我爸,那不就等于卖给我?你放心,没等你落我爸手里,我一定就已经想法子把你给捞出来,不让他染指你!我爸为了我跟公司总机的事都快气疯了,现在他只要我跟那姑娘分手,什么条件他都肯答应,所以我一定有法子把你弄出来,MTC开什么样的条件我都跟!我做你的大股东,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舒熠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那你不得牺牲你跟总机姑娘的感情了?”

  高鹏特真诚地说:“我想做你的大股东想了这么多年,牺牲点感情怕什么!”

  舒熠十分感动地拒绝了。

  舒熠虽然觉得无愧于心,但骂声四起,长河简直快要乐疯了,知道舒熠这是被逼到山穷水尽,不得不出此下策。

  高远山说:“这是真没钱了,打算拿个人财产堵上。他的个人财产能堵多少窟窿,还挨所有股东的骂,认为他这是拿钱跑路。这舒熠,被逼得都出傻招了!”

  长河乘胜追击,在中小股东那里颇有所得,频频举牌,渐渐逼近收购成功临界线。MTC则不焦不躁,以逸待劳。

  巴特十分肯定,舒熠绝不会甘心被长河收购,而且自己已经释放了如此的诚意,舒熠肯定会回头的。那可不是一个钱两个钱,而是很多个亿。而且舒熠的个性业界都知道,他非常有责任感,哪怕仅仅是为了管理层留任,他也会跟自己展开最终谈判的。

  长河将舒熠逼得越紧,MTC就在谈判中越是有利,所以巴特十分悠闲地观战,等待舒熠自己进入囊中。

  因为收购而再次召开的股东会简直闹翻天,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股东的同仇敌忾。所有人对舒熠充满了敌意,舒熠不得不承认MTC这招真是一箭双雕,首先迫使他天然地考虑是否立刻变现个人财产反收购,然后瓦解和离间了他与中小股东原本良好的同盟关系。

  巴特老奸巨猾,给他添置了无数障碍,而他还得感激MTC的好心,起码它从表现甚至实质来说,都是在给他提供反收购帮助。

  焦头烂额里迎来最后一次庭审,早起繁星给舒熠打领带,准备去法庭。纽约已经是春深似海,春光明媚,

  舒熠觉得繁星手指微凉,她最近十分疲惫,他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这次庭审控辩双方都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

  控方列举的证人都非常有力,包括一名高级别技术顾问,他详细向大家解说了平衡车的失控原因,正是基于舒熠向Kevin Anderson在邮件中提出的技术建议。然后列举了实验室做的一次次模拟实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平衡车的失控。

  控方询问舒熠:“这邮件是你发送的吗?”

  “是。”

  陪审团寂静无声,每个人都在做笔记,也看不出来陪审员们在想什么,他们都经过培训,不会在法庭上表露任何情绪。

  控辩双方纠缠的点都在于是否过失杀人,因为这是重罪。而商业欺诈罪名更轻,也是建立在舒熠有明确得知产品缺陷,却仍旧出售给下游企业的基础上,律师很有信心打赢后一点,因为主观故意很难证明。

  控方的证据链倒是罗列得很完整,辩方律师试图突围了几次,都被控方精确地挡下来,庭审一时胶着,氛围也渐渐凝重。连繁星都知道情形不妙,再这么审下去,或许陪审团真的会判罪名成立。

  就在庭审间隙,辩方律师的助手走进来,悄悄在律师耳边说了一句话,律师精神大振,申请引入新的证人。控方立刻反对,因为辩方没有提前申请。律师力争,说明这位证人十分重要,控辩双方又在庭前几乎吵起来,法官最后还是决定引入新证人。

  这位新证人是Kevin Anderson的太太,她在丈夫的葬礼后就沉浸在悲伤中,带着孩子去澳洲陪伴丈夫的父母,刚刚才回到美国。

  舒熠不知道律师怎么找到她,并说服她出庭作证。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Anderson太太,上次见面,还是好多年前,Kevin盛情邀请他去家中做客。Anderson太太和气可亲,就像师母一般招待了他和另几位年轻的客人。

  舒熠心里充满内疚和悲伤,律师没有向他提起,可能也是担心他反对打扰Anderson先生的遗孀。他看了一眼繁星,繁星懂得他的意思,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律师也没有跟自己商量过。

  这件案子对律师而言也非常非常重要,因为获得很多美国商界的关注,报纸上更有长篇累牍的报道,所以律所几乎是拼尽全力,也想要赢下这场官司。

  正因为如此,控方也是拼尽全力,想要一个漂亮的结果。

  Anderson太太宣誓后坐到证人席上,她十分平静地看了舒熠一眼,然后开始做供述。

  律师提问后,Anderson太太告诉法官:“是的,我知道有这些邮件,我听我的丈夫提起过,他对此兴致勃勃,觉得这是全新的、革命性的创新。他觉得舒熠这个点子是天才,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试一试。”

  控方律师询问:“这是舒熠向你丈夫提议的吗?”

  “不。”Anderson太太出人意料地否认了这点,“舒熠只是提出这个点子,他们通过FaceTime讨论,我家有大尺寸的屏幕用于FaceTime和视频会议,所以我看到了。我听到了舒熠说,他的英文很好,他总是用英文跟我丈夫通话。舒熠说这个点子只是基于设想,他劝说我的丈夫先不要急于使用,起码在实验室做完受力实验……他们讲述了一些技术单词,我不太能听懂,但舒熠一直在强调,这需要实验,别太迫切地将它运用到产品中,那样是危险的。我深刻地记得这点,因为结束通话后,Kevin向我抱怨说,Shu太保守了,他开玩笑说Shu虽然有世界一流的头脑,但骨头里还是个保守的东方人。所以我记得这点,记得很清楚。”

  她说:“我不觉得Shu应该被惩罚,这件事情他没有过错,他只是想到一个很好的点子,然后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他最好的朋友——我的丈夫,因为他们两个之间,总有很多这种分享。他们提出构想,这种构想通常是距离可以使用很遥远的,五年内,十年内,我不知道。我的丈夫总是说,人类最伟大的地方,就在敢于构想,挑战最新的科技。他太迫切了,他总觉得被时间追着跑,每次有这种新的构想,他总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它变成现实……他总是对我说,如果十五

  年前告诉我,手机可以取代电脑,我一定不会相信的,如果十年前告诉我,人工智能可以实现无人驾驶,如果五年前告诉我,AI可以战胜人类最伟大的棋手,我也不会相信的。他要做的,就是不断地跟时间赛跑,挑战最新的不可能。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真的是跑得太快了……太急切了……他为他的理想付出了全部,我相信他并不会后悔。虽然这对我和家人来说,是一种无法消弭的悲伤。”她低头抚去了眼角的泪水,“愿上帝使他安息。”

  法庭上一阵寂静的沉默,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Anderson太太说:“不要责备舒熠,更不要惩罚他。”她湛蓝的眼睛看着舒熠,“他和我丈夫是一样的人,他们醉心于技术,享受每一次创新和挑战。而且,这真的不是他的错,他已经再三警告和劝阻过我丈夫了。”

  Anderson太太的证词实在是太重要了,法官宣布暂时休庭,给陪审团讨论时间。控方几乎没有再做任何努力,因为事实已经清楚得一目了然。

  控方走过来与律师商谈,是否接受一个最轻微的指控,比如因疏忽而导致严重后果。

  这次律师趾高气扬地说:“不,我当事人的清白最重要。”他甚至用不甚标准的中文又说了一遍这个词,“清白!”

  繁星看律师的眼神就知道,事情可能有了重大转机。

  得沉住气,她对自己说。舒熠的状态倒比刚才更沉静,他因为Anderson太太的证词而陷入了深深的情绪里,因为好朋友的离世对他而言,也是一件非常非常难过的事情。Anderson太太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能让他回想起当初与Kevin交往的一切。

  陪审团的讨论并没有太久,控方再次做了谈判让步,然而律师拒绝,他说:“商业欺诈也没有证据,不信我们可以等着瞧!”

  果然地,很快再次开庭,法官当庭宣判舒熠无罪释放。

  律师们轰地都高兴得跳起来,每个人都扑上来拥抱舒熠,舒熠也十分开心,连控方都特意走上前来跟他握手,对他说:“抱歉,舒先生,我知道你作为一个外国人,可能不太理解我们美国的法律,我们得确保每一条罪行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恭喜你,你是清白的。”

  舒熠十分有风度地说:“谢谢!”

  他走到Anderson太太面前,诚挚地向她道谢,并对Anderson先生遭遇意外深感抱歉。

  Anderson太太说:“我只是说出了我知道的事实,你不必觉得抱歉,Kevin一直很喜欢你,我很高兴,能代替他给你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他总是说,你有层出不穷的新点子,每一个都让他觉得很棒。他非常高兴有你这样一个朋友,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他还活着,他也会亲口这样对你说的。”

  她朝舒熠伸出手,舒熠与她握手,再次向她道谢,并向她介绍了繁星。

  “这是我的太太。”

  Anderson太太拥抱了繁星,她说:“真高兴你找到了自己爱的人,Kevin总是说,Shu太聪明了,聪明人总是很孤独的,真高兴你不再孤独。”

  从法庭回去公寓的路上,开车经过中央公园。舒熠感慨万千,思潮起伏,问繁星:“要不我们下去走走?”

  繁星欣然答应了。

  天气甚好,公园里的树木长出嫩绿的新叶,有一两棵花树夹杂其间,两个人沿着林间小径散步。

  舒熠说:“跟我结婚后,一直都没能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现在官司虽然了结了,但还得忙反收购的事情,恐怕我们还得在美国待一段时间。”

  繁星说:“金婚的时候你可以补给我一个盛大的仪式。”

  舒熠点头:“这主意不错。”

  繁星犹豫了一下,舒熠问:“你在想什么?”

  繁星说:“我有一样东西想要给你看。”

  舒熠询问似的挑高了眉毛。

  繁星将手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来,将一个折叠起来的信封递给舒熠。

  因为紧张,她手心里甚至有汗,这一异常让舒熠十分忐忑,他不由得问:“你要向我辞职吗?你不想再做我的秘书了吗?”

  繁星有点无语。

  舒熠说:“再招一个像你这样的秘书比登天还难,怎么办,我都无法想象自己给HR打电话会提什么样的要求。”

  他反复翻看那个信封,迟迟不愿意拆开。

  繁星对技术宅的思维有点难以理解,她问:“你为什么不觉得这是一封情书?”

  舒熠说:“看着不像……如果是情书,你脸上不应该是这种表情。”

  繁星又气又好笑,问:“我脸上是什么表情?”

  “不知道。”舒熠坦诚地说,“你脸上表情很复杂——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儿,他是国内甚至全球最好的人工智能专家,他的团队有一个专攻领域就是微表情,根据微表情,AI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数据分析,判断你目前的情绪和想法,据说壳俺晒β室丫锏搅耸氯校訟I来说,这是了不起的事情……未来发展的前途无可想象,如果人工智能能猜到我们心里在想什么,你说这是什么样的技术创新……”

  繁星说:“你就是不想拆开它是吧?”

  舒熠没有否认,最近繁星的情绪并不是太好,他知道。比如她胃口极差,吃饭的时候几乎勉强,每天早晨她都花很长时间在洗手间,也许她内心的焦虑远远越过他。但他却无法真正有效安慰她,官司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他自己都无法猜测结果,怎么能去安抚她?

  他甚至都想,难道这里面是一封离婚协议,现在官司赢了,她就是来帮助他的,现在就打算离开他了。

  她是他命运里最好的头彩,他太害怕失去最美好的这一切了。

  患得患失的舒先生还在那里纠结,繁星已经拿过信封:“不拆就算了。”

  舒熠连忙拿回去:“我拆,马上拆!”

  他小心地拆开信封,里面并不是纸张,而是一个很轻的,像U盘一样的东西。

  舒熠把这东西倒出来,拿在手上。

  技术宅愣了三秒钟,很简单的一个蓝色边框塑料条,中间卡着一道白色试纸样的东西,上头浮显着两条红线。

  技术宅心想,这是什么试纸?

  繁星细心观察着他脸上的微表情,现在轮到她十分焦躁了,想用用舒熠说的那个AI微表情分析了,他到底在想什么?他是什么心情?他高兴吗?还是……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舒熠磕磕巴巴开口了,他生平第一次说话都结巴了,仿佛舌头在紧张地打结:“这……那个……这是不是验孕……那什么……这是验孕棒吗?你……我……”

  繁星简单明确地说:“是的。”

  舒熠大叫了一声,这叫声特别大声,引得小路上跑步的人纷纷侧目,连不远处池塘里的天鹅都诧异地伸长了优美的脖子,警惕地护住窝在自己背上的毛茸茸小天鹅。

  没等繁星反应过来,他已经冲到草坪上,腾空就是一个漂亮的侧手翻。

  远处有人吹着口哨,还有人拍巴掌叫好。舒熠又冲回来,双眼明亮地看着繁星,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我要准备些什么?怎么办,我现在能做什么?”

  繁星觉得太好玩了,她严肃地说:“反收购。”

  “反收购!”舒熠信心百倍地说,“一定能成功。”他揽住了繁星的肩,“我决定了,给老虎打电话。”

  繁星问:“你真的想好了?”

  舒熠回想起巴特说的话,巴特说:“你很爱你的太太,你马上就会有自己的孩子,你愿意破产吗?你愿意孩子出生就一无所有吗?我们总能想到办法的。”

  他自信满满地说:“当然,现在不一样了,我有孩子了,我总得为孩子考虑一条退路。”

  官司的胜利让全体股东多少松了口气,公司上下也精神一振。然而对反收购来说,局面并没有好转。股东们仍旧一盘散沙,高远山更不愧是老手,官司的结束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步骤,他就像下棋一样,不焦不躁,不紧不慢,一点一点收紧收购的口袋,缩小自己的包围圈。

  对此舒熠说:“高鹏的亲爹真厉害。”

  繁星也觉得,高鹏顶多算小狐狸,高远山这是正宗的老狐狸,修炼几万年的道行,真不是盖的。

  等到长河接近收购成功临界线时,舒熠终于拨出了那个电话。

  巴特接到他的电话时十分自然,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早就料到了,不是吗?

  巴特仍旧在他的豪宅里接待舒熠,这次繁星并没有前往,早孕反应让她精神很不好,舒熠也不愿意再让她耗神,所以她在家休息。

  当巴特太太问起繁星时,舒熠简单地说她有点不舒服,巴特太太倒是十分关心,因为繁星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个礼貌的、讨人喜欢的姑娘,虽然不是美国上流阶层那种聪明的主妇,但仍旧是一个很有异国趣味的朋友。

  巴特仍旧和舒熠在雪茄室喝威士忌,舒熠挺爽快地喝了一口酒,就说:“OK,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

  “当然。”巴特说,“很高兴你信任我们之间的友谊。”

  “我同意把公司卖给你。”舒熠说,“前提条件是,你们收购我那家私人企业,全部现金,你付得出来这笔钱,我知道。”

  “没有问题,全部现金。”巴特问,“能问一下吗?是什么促使你来找我,如果你不愿意回答的话,也并没有关系,我仍旧很感激你选择了我们,而不是LR。”

  “我太太怀孕了。”舒熠简单明了地说,“我想尽快地结束这件事情。”

  巴特打消了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他高兴地举起酒杯,一语双关地说:“真是一个好消息,值得为此干杯!”

  威士忌酒杯碰在一起,舒熠很痛快地一饮而尽,巴特也是,喝完酒后,他注意到舒熠的表情很复杂,巴特非常明白他的心情,他按住舒熠的肩,宽慰他说:“我知道从感情上来说,你很难接受你要亲手卖掉你所创立的公司,但你的理智告诉你,你做得很对,这是最好选择。”

  “是啊。”舒熠长长地出了口气,不无感叹地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收购局面如此恶劣的情况下,舒熠出乎意料地提前弃子认输,他和MTC协议,决心进行并购交易。MTC财大气粗,无论如何,长河落入收购劣势。

  MTC兴高采烈地进行对舒熠私人企业的收购,因为这种非上市公司的全现金收购最简单,然后舒熠会履行协议,将自己的上市公司卖给MTC。

  中小股东们骂声一片,奈何目前情况下,舒熠根据持股比例有最大的投票权。他强行在股东会通过了这个交易。很多中小股东愤怒地与舒熠决裂。

  这一着飞子终于打乱高远山的全盘计划,高远山被气得够呛,眼看着就要收购成功,结果功败垂成,竟然给别人做嫁衣,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高远山视为奇耻大辱,决定在舒熠签字前想尽办法阻挠,所以高远山飞了一趟美国,亲自来见舒熠。

  作为老狐狸,他可以让一步,同样做出管理层留任的许诺,还可以用更多条件来安抚中小股东,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站在他这边,舒熠也面临两难境况。如果与MTC成功交易,那么他会从此失去所有中小股东的支持,管理层即使将来留任也会举步维艰。

  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老狐狸对此有几分信心,因为自己拥有的股权已经甚多,MTC如果硬拼也是惨胜。

  舒熠很慷慨地招待老狐狸在家吃饭,不过繁星最近早孕反应很厉害,所以叫了外卖,没舍得让繁星下厨。

  开玩笑,不是谁都能吃到繁星做的饭。高鹏作为朋友是可以的,老狐狸目前还没有这资格。

  老狐狸的表现也挺出人意料,就带了位助理,还买了鲜花水果上门,客气得像拜访一位朋友。双方见面时,更是虚伪而热情,好像久别重逢的老友。

  假客套了一番之后,舒熠问:“高鹏还好吗?”

  老狐狸说:“挺好的,除了在追求公司总机之外。不过,看他都瞎混什么朋友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毕竟你都娶了自己秘书呢。”

  舒熠一点也不生气,他说:“职业无高下,婚姻最重要是找到对的人。”

  老狐狸没试成下马威,一点也不沮丧,说:“不过我真不明白你,不肯卖给我们长河,却要卖给MTC,你这是瞧不起民族产业吗?”

  “不是,只是经营理念的不同。”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