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爱如繁星》->正文

Chapter 05 微光(7)

  老狐狸对滴水不漏的回答非常不满意,左右打量舒熠:“我是不是在什么别的地方见过你?”

  “我跟高鹏去过您家吃饭,当时您在家,只不过晚上有应酬喝多了,所以只跟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就睡着了。”

  “哦。”老狐狸敲敲额角,“总觉得你有点像我一个熟人……”

  舒熠索性坦白了:“我妈叫舒知新,温故而知新的知新。”

  老狐狸嘴里一口红酒“噗”地全喷出来了,助理吓得面无人色,繁星也惊诧莫名。

  老狐狸的表情仿佛自己刚喷出来的不是红酒而是鲜血,他眼神错综复杂地看着舒熠:“你是知新的儿子。”

  “对。”

  老狐狸无言十秒,竟然声称头疼匆匆告辞,助理忙不迭帮他拿着外套,两人简直是落荒而逃。

  繁星看着舒熠,舒熠特别坦然地吃着荠菜馄饨,这荠菜可难得了,在美国能吃到,多亏一位朋友帮忙推荐的中餐厅外卖。

  繁星终于开口问:“他不会是你……亲爹吧?”

  “那哪能呢,”舒熠说,“我长得比他帅,你不觉得吗?”

  繁星问:“那他干吗是刚才那种反应?”

  “他暗恋我妈多年,一直没追上。我妈当初可是T大一枝花,著名的女神。暗恋我妈的人要从五道口排到广安门桥。”

  繁星问:“就这样能把他吓跑了?你亲爹到底是谁?”

  舒熠说:“我小心眼儿,不想说。”

  繁星佯装生气:“嗯,等回头孩子懂事了问我,我就说,妈妈也不知道你爷爷是谁,你爸小心眼儿,不告诉我。”

  舒熠只好投降:“不是不是,不是不想告诉你,其实是有点丢人……”

  繁星问:“还能比是高远山更丢人?”

  舒熠说:“差不离吧……俩老狐狸都是一丘之貉。”

  被称为一丘之貉的老狐狸离开舒熠的公寓后,上车就惊怒交加地给另外一只老狐狸打电话:“舒熠是你儿子!你的儿子竟然是舒熠!”

  另一只老狐狸特别无奈:“那又怎么样,他又不肯认我,有等于没有。”

  高远山特别感慨:“知新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还这么有出息……”

  另一只老狐狸说:“可不是,所以他不认我,随便他好了,反正总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

  高远山稍微占了点上风,起码自己的儿子还是肯认自己的,虽然最近正在跟自己大闹别扭,故意公然追求公司总机试图把自己气出心脏病。不过,他转念一想,就勃然大怒,朝着电话那端的老狐狸开火:“你都不告诉我一声,我还在收购舒熠的公司,逼得他把公司麻溜儿地卖给美国人了,你说这要是让知新知道了,不得生气再不理我了。”

  “远山,”电话那端的人惆怅地打断他的话,“知新已经过世了。她不会知道了。”

  两个老狐狸一瞬间就沉默下来,共同怀念遥远岁月里,那一抹青春的亮色,和最单纯美好的回忆。

  高远山说:“有件事,我一直没有问过你,你当初是怎么跟知新吵翻了,让她带孩子出走,去了上海。”

  老狐狸沉默了几秒钟,还是坦诚地回答了:“因为波粒二象性,我和她因为电子衍射试验结果吵起来了,你知道知新那个人,学术上最认真,谁也不能说服她放弃自己的观点。而我那时候又年轻气盛……一生气就住在实验室,没回家。过了几天我回去,她就已经走了。后来才知道,熠熠发烧39度,她一个人带孩子住院,找我我也不理她。”

  高远山气得眼前发黑:“你这个浑球儿!”

  “可不。”老狐狸说,“我是个浑球儿。”

  高远山说:“要不是你还在为国家做贡献,我这回国就开车去山里把你拽出来打一架!”

  老狐狸说:“没空,我们最近忙卫星发射。不然朝阳公园约一架,不就是打么,看谁打谁!”

  俩老狐狸还在放嘴炮,忙卫星发射那个突然回过味来,问高远山:“你刚才说舒熠要把他的公司卖给美国人?”

  “可不。”高远山难得有点惭愧,这不是被他逼急了,不然舒熠也不会出此下策。

  “这不可能啊。”到底是亲爹,对自己的DNA有几分自信,“这不像是舒熠会干出来的事。山穷水尽他都不会认输,这都远还没有到山穷水尽……我怎么觉得,这中间有古怪呢……”

  巴特心情很好,简直是非常好,尤其舒熠签完字之后,他觉得整个世界没有再美好的事了。

  大局已定,即使将来真有任何蛛丝马迹被舒熠看出来,也无所谓了。

  收购布局是MTC与韩国公司联手,精心设下的圈套。韩国公司早就想要剥离越来越利润微薄的手机业务,恰巧新款手机又出了故障,必须全球召回。所以在MTC的游说之下,韩国公司愿意将手机业务打包卖给MTC,并且双方默认把手机故障责任推给舒熠。

  MTC另一计划就是收购舒熠的公司,因为舒熠的公司拥有太多国际专利了,如果做手机业务,无论如何绕不开舒熠的专利。与其每年每一款产品都给舒熠公司交钱,不如把整个公司买下来。MTC对舒熠公司垂涎三尺,尤其在自主研发最新的传感器受挫之后。巴特了解舒熠,他的私人公司有最好的传感器研发团队,因为研发太烧钱了,所以那家私人公司一直在亏损,但也有许多可以用得上的专利。所以他决定一石二鸟,把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拿下。

  行动当然需要非常非常小心,一点一点地接近目标,巴特非常有耐心,从韩国公司宣布手机故障是因为陀螺仪,MTC终于开始了正式的收网。

  谁知道长河误打误撞,也相中了舒熠的公司。MTC也没想到长河会突然插一杠子进来,几乎让这个精心的布局功败垂成。

  幸好MTC没有提前暴露收购迹象,所以巴特决心游说舒熠,果然,舒熠被他的条件打动了。

  前有狼后有虎,巴特巧妙地借力打力,反倒在长河的收购压力下,逼迫舒熠最终还是选择了MTC。

  很好,一边收购了韩国公司的手机业务,一边收购了舒熠的公司,完成了整个产业链布局,更重要的是,舒熠还贡献了他的私人公司,那家小公司对自己来说,也非常有用处,而完成这次收购后,MTC将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移动电子设备生产厂商。

  完美!

  这是一次完美的收购战!

  没有硝烟,没有腥风血雨,没有恶劣的厮杀。舒熠甚至因为MTC慷慨的允诺,对MTC愿意支持管理层留任而表达了谢意。舒熠唯一提出的要求是两个交易必须一起完成,虽然因为一家是上市公司,一家是私人公司,无法做成一份合同,但如果MTC中止收购舒熠那家私人公司,那么上市公司的收购协议也立刻无条件中止。

  关于协议中特别约定这一条,舒熠并没有解释原因,但原因不用说也非常清楚,他担心MTC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再履行承诺。

  舒熠仍旧不知道其实对MTC来说,这两家公司他们都想要,非常想要。

  巴特得意地给自己斟上一杯威士忌。

  胜利的滋味,非常之美妙。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首先买下了舒熠那家绝对控股的私人小公司,等待合法交割办完,同时办理更复杂的上市公司并购。

  就在喜滋滋准备完成并购最后的手续时,突然MTC晴天霹雳地接到传票,通知必须中止这场收购。原因是违反《反垄断法》。

  MTC公司错愕,法务仔细审核,这才发现舒熠那家个人公司有个特别不起眼的小业务,但这小业务跟MTC主营的手机配件业务是重叠的,一旦收购成功,确实MTC会在此业务占据过高的市场份额,违反了《反垄断法》。而他们把几乎所有审核精力全部放在两家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上,他们甚至仔细审核了那

  家私人公司的主营业务,但完全没发现这么小小的一点问题。

  但现在这个问题竟然致命了。

  巴特心里一沉,知道这八成不是一个疏漏或意外。

  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与舒熠见面谈判。

  虽然仍旧给舒熠倒上一杯威士忌,但他的内心其实十分愤怒,然而,这是谈判,不是吗?

  他脸上堆满笑容:“亲爱的舒,我知道这个小问题也是你并不想看到的,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吗?毕竟,我们有足够的善意,而且,你也充分了解这一点。所以,让我们解决这个小问题吧,那是一个特别微小的业务,可能是因为疏忽,我们都没有留意这一点。”

  舒熠说:“那可不是疏忽,你和我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我甚至精心地计算过,它需要达到的市场占有率比例。”

  巴特看着他,终于渐渐地明白过来:“哦!天啊!你知道一切!”

  舒熠非常坦然:“是啊,我知道一切。”

  巴特一瞬间几乎想咬下自己一块肉,他牙关紧咬,过了好几秒钟,才说:“你这个计划太疯狂了。”

  是的,以自己的私人公司为饵,甚至签署上市公司的并购协议,相当于全部身家的梭哈,赌的就是巴特会一口吞下饵,这近乎疯狂。

  舒熠说:“我说过,我太太怀孕了,我想尽快地结束这一切。”

  巴特不得不承认,这疯狂的计划巧妙而有效,自己被困住了。

  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贪心,先一口吞下了舒熠放出来的饵。

  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种办法的,该死,你简直是我见过最疯狂的人。你这么做,简直是……”他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愤怒。

  舒熠说:“当你不再把我当朋友时,我对自己说,OK,我也不用把你当成朋友了。我曾经在你和LR中间犹豫了一下,考虑到底把这个诱饵给谁,但你的表现,让我最终选择了你。LR起码是一个光明磊落、值得尊敬的对手,不是吗?”

  巴特沮丧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舒熠。

  他只能打起精神来,维系最后的尊严:“可是我们还能上诉到巡回法庭,我们可以抗辩这不构成垄断。”

  舒熠十分有风度地举杯:“祝你好运。”

  在舒熠彬彬有礼地告辞后,巴特摔碎了自己最心爱的一瓶威士忌。

  而高远山得知这一切之后,心情十分复杂,因为他扪心自问,如果到收购战最后阶段,跟舒熠谈判的时候,舒熠抛出来这个饵,自己一定会一口吞下去。那么此时此刻,糟心的可不正是自己?

  高鹏这时候可得意了,如果有尾巴,这会儿他的尾巴一定摇得比暴雨天的汽车雨刷还快。他嘚瑟地说:“看,要不是我拦着,进圈套的可不就是您了!”

  难得他对亲爹说话用了“您”字,高远山也觉得格外刺耳。他冷着脸说:“那可不一定,舒熠这招不见得对我有用。”

  高鹏也不跟他再争执,沾沾自喜地说:“我跟小丽约会去了。”

  小丽是总机姑娘的名字,高远山一听到这两个字,就觉得心脏又在怦怦怦地跳,跳得都快从胸腔子出来了,太阳穴也突突直跳,简直青筋直暴。

  “滚滚滚!”他恨不得拿鸡毛掸子揍儿子,“快滚!”

  高鹏看他被气得够呛,得意扬扬地走了。他说是跟总机姑娘约会,其实总机小丽有个特别稳定的男朋友,对集团太子爷的追求,她就觉得是场闹剧,根本就不怎么搭理他。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鹏孤独地想,开着几千万的跑车竟然都找不到一个合意的姑娘吃饭。

  也许可以逗一逗那个狗仔顾欣然,他忽然兴冲冲地想到。自从得知那个凶巴巴特别讨厌的女人是做娱乐媒体,即所谓的狗仔队之后,他甚至都有了去追求一个女明星搞个大新闻的冲动。

  到时候让顾欣然跪着求自己接受采访!

  叫她竟然敢踹自己命根子!叫她趾高气扬!叫她凶巴巴!

  他决定请宋决铭吃饭,最近顾欣然成天跟着宋决铭拍拍拍,难得宋决铭竟然安之若素,没准自己能想出个招,好好戏弄一下顾欣然。

  他兴致勃勃给宋决铭打电话,结果宋决铭正在机场,要去美国开发布会。

  高鹏顿时想要不要也飞到美国去凑个热闹,毕竟舒熠他们都在那里,多有意思啊。

  但转念一想,老头子嘴上不说,其实这两天心里正难受,再说了,自己还在假装追求公司总机小丽,要是跑到美国去,岂不露馅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鹏掏出手机,通讯录中存着“狗仔”两个字,正是顾欣然的电话号码。他手一滑,竟然拨出去了。

  拨出去就拨出去吧,他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果然,顾欣然一接电话就凶巴巴:“哪位?”

  都已经不打不相识了,连他的通讯录都存了她的号,而她竟敢还没存他的电话号码。他皮笑肉不笑地想,得好好戏弄一下她。

  他说:“嘘,不要问我是谁,我是暗恋愕人。”

  “神经病!”顾欣然“啪”就把电话挂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鹏将手机扔在副驾座上,仰天长啸。

  老宋飞到美国,就在美国开了一场发布会。这是老宋坚持的,在美国向全世界媒体宣布,会更有力。

  公关部忙得焦头烂额,因为要召集更多的媒体,还希望发布会的效果在国内有最好的传播。好在老宋的女朋友帮上了大忙。

  老宋的女朋友叫祁雨玿,非常漂亮,也是个很开朗的人。

  繁星和舒熠请老宋和祁雨玿吃饭,繁星很好奇老宋和祁雨玿是怎么认识的。

  祁雨玿笑嘻嘻地说:“不能说,这是缘分。”

  老宋难得也期期艾艾:“不能说,这是缘分!”

  祁雨玿是著名的小花旦,红得不得了,顾欣然忙得连滚带爬给繁星普及:“很红,很红,你知道吗?就

  是我在苏州盯的那个小花,她竟然跟你们公司的一个高管在谈恋爱,你不知道整个娱乐圈都轰动了!你们现在是娱乐头条,小花的粉都在跟别人安利讲解什么是陀螺仪,这技术又是如何高大上!这简直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营销啊!”

  繁星和舒熠都觉得挺高兴,倒不为别的,就因为老宋终于遇上了合适的人。看他与祁雨玿的样子,真的是十分相爱。

  老宋现在动辄上娱乐头条,连带他服务的公司都被扒了个底儿掉。这次发布会,专门有人不顾时差给国内娱乐新闻媒体做直播。

  老宋大约被狗仔队历练出来了,发布会开得气定神闲,对着无数摄像机特别从容。而且讲述的内容,又是他最擅长的。他以最踏实最详细的万次实验数据,指出手机故障的真正原因并不是陀螺仪,而是手机中另一个零配件——MTC生产的传感器导致。证据确凿,并欢迎全行业共同来验证这实验结果。

  发布会当然轰动业界,国内娱乐新闻都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报道,当然重点有点歪,但宣传和传播效果还是显著。起码好多吃瓜群众都围观了这件事,对手机真正的故障原因有了认知。

  市场应声而起,舒熠公司的股票暴涨,MTC灰头土脸,被怀疑与韩国公司联手欺骗消费者,因为MTC正打算收购韩国公司的手机业务。韩国公司迫于压力再次公开道歉,声称要重启调查,严查真正的故障原因,饶是如此,韩国公司也备受指责。MTC承受了更多舆论压力,就算是MTC申诉抗辩在《反垄断法》案子中获得胜诉,只怕他们也无法再按原计划进行并购。

  几番权衡之后,MTC终于万分痛苦地决定中止收购计划。

  MTC一直想要的是大鱼吃小鱼,趁着小鱼势弱的时候一口吞下,但现在小鱼游得太快,并且越来越大,强行硬吞会卡住喉咙。

  性命攸关,还是寻找别的合适的小鱼吧。

  资本是嗜血的,资本也是恐惧的,它们会计算每一分利益,并且获得最好的性价比。

  舒熠让公司在收购战中毫发未损,全身而退,一战成名。

  虽然外人并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但业界都几乎要喝一声彩,这一招着实漂亮。

  中小股东这才明白他最终的目的,但还好,所有股东的利益得以保全。舒熠并不在乎他曾经担当的那些骂名。

  “大股东就是用来背锅的。”他甚至开了个玩笑,“感谢大家给机会让我背锅。”

  他风度翩翩,一点也不记仇,所以赢得了更多好感。

  风雨过后,尘埃落定。

  离开美国之前,舒熠带繁星再一次去Kevin Anderson墓地,向他告别。

  这次两人再站在Kevin Anderson的墓碑前,更是感慨万千。

  舒熠心中感激Anderson太太的证词,心里有很多话要说,但又觉得不必说了。他轻轻地用手指抚摸着好友的墓碑,默默地在心里说,谢谢你,老伙计。

  远处,晴朗的天空蔚蓝,衬托着洁白的云朵,巨大的乔木已经长出巴掌大的新嫩叶子,极高处的树梢上还是茸茸带着白毫的新芽,东海岸的春天,一切都欣欣向荣。一架轻巧的遥控无人机,正以娴熟的弧线飞越花树的上方,像风筝那样,却又比风筝灵活得多,更像一只自在盘旋的大鸟。

  那架无人机本来飞得很平稳,飞到墓碑上方时忽然失去控制,就在半空失去动力,急速垂直掉落,“啪”一声砸下来,舒熠眼明手快护住繁星:“小心!”自己却被无人机砸中眉骨,幸好那架无人机很轻,饶是如此,也砸出一道伤口,开始渗血。

  繁星赶紧掏出纸巾给他按住伤口,幸好出血不多,按压之后迅速止住了。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奔过来,大约是知道自己闯祸了,他湛蓝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舒熠,问:“我砸到你了吗?先生,你在流血,哦,不,需要帮你叫911吗?”

  舒熠捡起无人机,蹲下来和小朋友说话:“嘿,这只是一道小伤口,像被小草叶子划伤的那样,并不严重。这是你的无人机吗?”

  “是的。”

  “你怎么操纵它?”舒熠问,“我没有看到你有拿遥控器。”

  小男孩伸出手给他看:“这个指环。”

  小小的指环套在他的手指上,那是最新的概念版人体可穿戴智能装置,通过感应人体的手势动作来控制无人机。舒熠眼眶微润,他认出这产品,这构想本来是他提出的,老友精心地把它从构想变成了现实。

  “真酷。”舒熠由衷地赞叹。

  “是的,真酷!”小男孩骄傲地说,“PAPA做的。”

  “你知道它的原理吗?它是通过陀螺仪来感应和定位人体的动作,然后将这动作换算成计算机指令,传达给无人机,让无人机根据指令,做出各种飞行、盘旋、拍摄、降落的动作。”舒熠耐心地向小男孩讲解,“因为技术不完善,所以你以后要在开阔无人的地方操纵它,并且身边有人帮助你,以免它失控导致更糟糕的后果。”

  小男孩很清澈的眼睛注视着舒熠:“我以后不会再偷偷玩它,我向你保证。你是我PAPA的朋友吗?你和这位夫人,是来看望我PAPA的吗?”

  “是的。”舒熠说,“你PAPA是个伟大的工程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的。”小男孩的眼神突然有几分黯然,“可是他现在不在了。”他的声音也低下去,“而且,这枚指环也不完善,有时候无人机会突然失去控制,比如刚才,我就不小心砸到了你。”他仰起小脸,“有人说我PAPA这样做是危险的,他因为失败的产品而失去生命,让家人都很痛苦,谁也不知道一次失败就会这么可怕,他有时候做得太多了,太快了。”

  舒熠说:“可他留下的光芒还在。”他指了指那枚指环,“这就是光芒。”

  舒熠说:“我们走在一条充满荆棘和坎坷的路上,这条路几千年来一直有人走着,正因为有无数挫折和失败,才有一点一点微小的光芒。你不知道那火光会点燃什么,我们摒弃了日心说,我们拥有了电灯,我们有了电话,我们探索太空,我们有了海底电缆。每天我们都在享受这光芒,但总有人,永远有人,为了这光芒牺牲。有些人,注定是为了这光芒而生,也会注定为了这光芒而死。”

  他说:“你PAPA是个伟大的人,他是为这光芒而生,也是为了这光芒而死。”

  小男孩湛蓝的眼睛在熠熠发光:“我也要做一个像PAPA那样的人。”

  “那可真是太棒了。”

  远处保姆在大声唤着小男孩的名字:“Dave!Dave!Where are you?”小男孩回头扬声回答:“我在PAPA的墓碑前!我在和PAPA的朋友说话。”

  舒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陀螺,说:“嘿,Dave,很高兴能认识你,这是送给你的。”

  舒熠将它放在小男孩手心,轻轻一拧,陀螺迅速旋转起来。

  小男孩看着飞速旋转的陀螺,眼神发亮,如有光芒。

  舒熠知道,这光芒永远不熄,前赴后继,照亮人类历程的所有万古长夜。

  【全文终】

上一页 《爱如繁星》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