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曾少年》->正文

第五章 灿生 第六节

    从秦川回来那天起,杨澄几乎每天都和我一起吃饭了。

    他通常开车带我出去吃,北边的好餐馆都吃遍了,他从不吝啬,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会在白家大宅门点一桌子菜一整只烤鸭,以至于眼看着冬天过去了,我却粉圆粉圆地胖起来。

    不过我依然没见过杨澄的那些朋友们,我也不再纠结了。如果你想要一颗糖却始终得不到,与其想象那有多么甜,倒不如安慰自己那糖也未见得有多么好吃。

    秦川一直泡在我们学校里,跟我一起去上课,他从来不听,来了就睡觉。偶尔遇上老师点名,要是谁缺了课,他就帮忙答到,因而很受同学们欢迎。最欢欣鼓舞的就是娜娜,我每次出去跟杨澄吃饭,她就拉着秦川跟徐林她们一起去食堂,对秦川嘘寒问暖格外照顾。秦川也无所谓,白天四处晃悠,晚上等我们熄了灯关了校门,再回到大荣旅社去,就这么混着日子过。

    杨澄到底还是没长性,他喜欢热闹,几天可以,让他日日月月地来上课,陪我一起吃饭,他根本耐不住的。没过几天,他就又晚上出去找朋友了。

    我难得在饭点出现在宿舍里,被千喜她们一通笑话。徐林扔给我一盒酸奶,我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是好伦哥!你们什么时候去吃了?”

    “就昨天,”徐林呼噜呼噜地喝着酸奶,“等不及你回来,我就和千喜、你小船哥一起去改善伙食了!哎,他们俩可真没用!又没让他们动手,让他们帮着挡着点都吓得哆哆嗦嗦的!尤其你小船哥,面皮都红透了,我往包里装酸奶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个,喊他捡,他就跟摸了热铁似的。”

    “你就带着我小船哥不学好吧!他这辈子哪干过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啊!”我忙着维护小船哥。

    “你们也真行,39块钱一位的自助餐,还一边吃一边拿,不够丢人的!”王莹不屑地说。

    “我们这算什么,你问问千喜,我们斜后面坐着那对情侣,直接在桌子下面放了个小旅行袋,鸡翅一上他们就冲过去拿,吃一盘往旅行袋里倒一盘,眼睛都不带眨的!是不是千喜?”徐林比画着。

    “真的!我都看呆了,他们也看见我们已经发现他们了,一点都不在乎,继续装。”千喜瞪大眼睛。

    我看她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正在缝缝补补,好奇地凑过去,“这是弄什么呢?”

    “十字绣,”千喜笑笑举到我面前,“我第一次绣,不太好看。”

    千喜手中的图案已经有了一艘小船的精致雏形,和多年里我攒过的那些小船样子的物件那样地相似,但它却没能再驶入我的心里荡起微澜。

    “哟,送给小船哥的吧!”我揶揄地挤着千喜坐下来。

    “嗯,”千喜大方地点点头,“不是快到白色情人节了么?我跟他讲好,我们不花钱买东西,要亲手做一份礼物送给对方。”

    “千喜,你是真好啊!”徐林走过来,挨着千喜另一边坐下,“知道何筱舟不宽裕,就想这样的办法给他解围,这么好的姑娘哪儿找去呀!”

    千喜微微笑着不答话,又一针一针地仔细绣起来。我恍然大悟她的善良,替小船哥感受到了他的幸福,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没有任何酸涩,反倒是欣慰。对小船哥的喜欢,千喜不输给我。

    “还好何筱舟对你不错,要不然这么好的姑娘就真的亏了。”王莹接过话。

    “嘿,你什么意思,我小船哥也很好的,怎么就说得好像配不上千喜似的。”我不乐意了。

    “你小船哥是不错,但是以千喜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呀。”王莹瞥了我一眼。

    “这世界上还能有比我小船哥还好的人么!人又好,长得又帅,学习又好,温柔体贴诚实……”

    我还在一条条地列举小船哥的优点,王莹就打断了我:“可他们家没钱啊。”

    “你庸俗不庸俗啊!”我愤愤地说。

    “你幼稚不幼稚啊!”王莹不理我,躺到床上看书去了。

    其实之前杨澄也在跟我聊天时说过,他觉得小船哥配不上千喜,当时我就跟他争执来着,他也是用有钱没钱这一套来作为标准,他说有钱就能过上好的生活,像千喜那样漂亮的姑娘,就应该过优质的生活。而那种生活,小船哥给予不了也承担不起。

    我以前对金钱从来没有概念,可是上了大学,似乎大家开始爱讨论谁家有钱没钱,虽说倒不至于因此而将人彻底划分开来,但有钱就是能让人眼前一亮。说起杨澄,就少不了提他显赫的背景;说起秦川,就少不了提他优渥的家境;而说起小船哥,就少不了提到他家里的困顿。小船哥一直践行着我们从小到大学习的那些道理,他身上有书本里描绘的所有高洁品质,明明比杨澄比秦川都要优秀好多倍,却因为这种比较而黯淡下来。

    我不服气又生闷气,千喜把我拉住说:“好了,全宇宙超级无敌好的小船哥的铁杆粉丝,来帮我分分细线。”

    我和千喜一起分两团缠在一起的丝线,她夹在床头的台灯不好使,灯光时不时就晃一下,要开关一次才会好。这盏灯是她开学时带来的,可能旅途中被磕碰到了,那时就坏了,可她却一直用到现在。在这忽闪的灯光下,千喜的模样恬淡美好。我想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她一定都最懂小船哥的好,懂到愿意为了他去尽心绣一只小船。

上一页 《曾少年》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