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曾少年》->正文

第五章 灿生 第十九节

    我一点都不想上课,不想去面对任何一个认识我,或是认识杨澄的人。秦川给大龙打了电话,让他照顾生意,就陪我一起在家里窝着看《流星花园》,我花痴周渝民,他吐槽大S。

    他没有劝我想开些,道理我全懂,但是我一时半会儿根本想不开,我也不信这样的事真的有人能想开。被背叛的痛苦其实不在于一个人的转身,而是在那个人转身之后,与整个世界的巨大的剥离感。那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孤立无援,伤心与愤怒是必经之路,分离或宽恕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杨澄是那天晚上发现不对劲的,他给我发短信,我没有回,打了电话也没接。最初他应该也没怎么担心,一个多小时之后又打来了一个,我依然不接,电话就渐渐多了。他没联系我之前,我还是平静的,还能淡然地想怎么和他分开。可是看到那么熟悉的语气发来的短信,听到不断响起的铃声,我的伤心与委屈就全部涌动起来。我不想接,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但是也不想关机,幼稚地想以此证明我对他来说还算有那么点重要。

    所以,当晚上11点多秦川的房门被敲响的时候,我真以为杨澄找来了。

    我慌张地跳下床:“怎么办!你就跟他说我不在。”

    “到底要不要打丫一顿?”秦川捏着手往门口走。

    “别闹!我求你了!你就说闶裁炊疾恢馈!蔽依∷

    “真不懂你怎么想的。”秦川看了眼猫眼,刚要开门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

    “靠!我姐!”

    “啊?”我也愣住了,“秦茜回来了?”

    “我找她有事……她怎么赶这会儿回来了,我靠,从来都不提前打招呼,总搞得你措手不及。”

    门外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次稍稍急促了些,显然秦茜也不耐烦了。

    “你开呀。”

    “不行!”秦川赶紧拦住我,“我姐天天教育我跟教育流氓似的,都这点了,你还在我这儿住着,我姐得怎么说啊!”

    我被他说得红了脸,也尴尬起来。

    “秦川!开门!我知道你在!我听见你说话声了!你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秦茜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我和秦川都听得浑身一哆嗦。

    “秦川!你是不是乱搞女人呢!我告诉你,你要是给我乱来我打不死你!你等着!”秦茜一脚踹在门上。

    秦川哭丧着脸,我深呼了口气,示意他还是开门吧,可还没等他打开门锁,大门就被“哐”的一声撞开了,一个上次我们在上海见过的黑衣人拿着个凶器进来就卡住了秦川,而秦茜紧跟在他身后风风火火地闯入,她瞥都没瞥秦川,就以捉奸似的劲头推开他们,而当她看到瑟缩在最后面的居然是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乔乔?”

    “秦……秦茜姐。”我使劲挤出微笑跟她打招呼。

    “放开我!”秦川挣脱黑衣人冲过来,“姐……”

    秦茜直接一巴掌呼在了他头上。

    “你干吗呀!”秦川捂着头,愤愤地嚷。

    “你对乔乔图谋不轨了?”秦茜又一脚踹过来,“你居然敢对乔乔下手?”

    “我没……”

    “我打死你算了!”

    “不……没……不是!”我赶紧拦住秦茜,三言两语地跟她解释了下眼前的状况,关于杨澄的事都模糊略过,只说是熄灯回不了宿舍。

    听了我的话,秦茜才笑眯眯地坐了下来,拍拍秦川的后背:“你真是的,早说嘛。”

    “别碰我!”秦川嗷一声叫起来,“你横纹掌打人疼不知道啊!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

    “我这不是暴脾气吗。”对于揍秦川这事,秦茜丝毫不以为意。

    我默默望了望基本已经不能正常闭合的大门,内心念了几遍阿门。

    “我是你亲弟弟!有你这样的吗!总把我当流氓似的,我能比你身边那些人更像流氓吗!”秦川颤抖地指着一旁的黑衣人。

    黑衣人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秦茜弹了弹涂成金色的指甲,“我是提醒你有些事要有分寸。”

    “你还知道分寸!你能跟人私奔我还不能谈个恋爱了?要是我真跟谢乔好了,你是不是要亲手灭了我呀。”

    “你们要是真的好了,就得好到底。”秦茜抬起眼睛,望着我们一字一句地说。

    我心中一凛,偷偷瞄了眼秦川,他还在梗着脖子跟秦茜吵什么她天真加暴力,动不动就搭进去一辈子,可在他脸上,我分明看到了一点点的慌乱和羞涩。

    秦茜又坐了一会儿,他们姐弟俩聊在北京开一家蛋糕房的事,秦川想请秦茜投资,我才知道,原来秦川早就把眼光放在了校园之外。谈起这样的事,两人都收起了平日的暴躁与不正经,思路十分清晰,让我不得不佩服老秦家的经商基因。

    秦茜依然神秘,她不告诉秦川她住在哪儿,也没有回家去看看的打算,她说这几天会再过来,我估计她还是不会提前打招呼的。临走前她疑虑地盯着秦川,秦川恨不得对天发誓绝不对我染指她才稍稍放了心。

    我们送走秦茜又去附近超市买了胶带,为了回去拯救一下那摇摇欲坠的门锁。秦川一路数落他姐姐的野蛮,我在一旁听着只能呵呵地干笑。当我们走到楼下,正说着再买点麻辣烫上去吃时,我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奥迪。

    杨澄打开车门下了车,王莹也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他向我走来,我后退一步,躲在了秦川身后。

上一页 《曾少年》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