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曾少年》->正文

第七章 曾少年 第五节

    第一次去上海是逃离,而第二次则是奔赴。一路我仿佛都在冲,直到冲到静安希尔顿酒店1103房间的门口,我都还没喘匀气。秦川打开门,屋内的阳光倾泻而出,晃了我的眼,以至我似乎产生错觉,秦川脸上的惊喜表情,仿佛想立刻拥抱我一样。

    秦茜也在房间里,她还是那么美,即使身处风暴之中,也没能遮掩她的娇艳。她的美貌会让人忍不住去揣测她的人生,而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猜不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她坐在落地窗前,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也冲她笑。电视里正在播曹象儿的背景资料,就着电视声,她点了支烟,缓缓给我们讲这几年一辉和她还有上海的那些事。

    她说他们当年来到这里,以为这里就是江湖。而实际上,没有江湖,江湖只在电视里、电影里、小说里,他们不过是走了一条窄路,遇见对脾气的便拉着一起走壮胆,对面有人要过来,两拨人就摆一摆,能说通互相侧着身子过了,说不通就只能凭各自的本事,最终只能剩下一拨人继续走。而不管往哪边走,都以为总有个头儿,其实没有,最初你就走错了,既然上错了车,注定下错了站。这两年他们都乏了,秦茜说她喜欢鲜艳,喜欢白天,喜欢金灿灿的,喜欢一切看起来光明的东西,因为那便是她生活的对岸。可他们这行是靠人与人打交道做起来的,原先一辉说,钱有用光的时候,交道没有,你来我往,大家就能一起往前走。可反过来说,谁也不能随便停下来,钱可以挣可以还,而交道用了,怎么还?一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金刚池脱手,就是曹象儿接的盘,这也正是他们与这起案子最紧密的联系。

    电视里正在说曹象儿犯的一件命案,秦茜哼笑着说,瞧,人是有多复杂,他帮过我们,也害过别人。毕竟曹象儿做得太大了,想踩刹车都踩不住,当初有多风光,多前呼后拥,现在就有多狼狈,多墙倒众人推。

    “秦茜姐,不会有事吧?”我并没有太懂她说的这些,只是为我幼年的伙伴深深担忧。

    秦茜揽住我:“没事乔乔,起码现在我还坐在这里跟你聊天不是吗?小船怎么说的来着?一切都会好的。”

    “姐,一辉确定9点来接你?”秦川看看手机。

    “嗯,他到了给我电话。”

    “他要是没来怎么办?”

    “那我就哪里都不去了。”秦茜的眼神第一次飘忽起来。

    “你们要去哪儿?”我疑惑地问。

    “跑个路。”

    “还会回来吗?”

    秦茜笑笑,没有说话。

    三星手机灯一闪一闪的,电子数字变成了21:00,整个房间都很安静,我仿佛听到了每一秒钟流过的声音。我懵懂地感觉到这一分钟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她与一辉的一次普通相聚,也可能是很久很久的别离。时间和我们开了个漫长的玩笑,它似乎故意停下脚步,来凝固秦茜脸上的哀伤。

    大概整点快结束时,秦茜的手机终于响了。

    秦茜长长地呼了口气,她按掉电话,果断地站起身,“我走了!”

    “姐……”秦川慌忙开口,但又不知说些什么。

    “好啦!别啰啰嗦嗦的!”秦茜一巴掌打在秦川头上。

    “你们安顿好给我信儿!”

    “嗯,12点前肯定回给你,那时就没问题了。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看你读书不行,做生意还有一套,一定多赚点钱攒着给我养老啊!还有,好好跟乔乔在一块,那什么狗屁部长女儿,赶紧给我甩了!”

    “姐!”秦川羞恼着嚷,我也跟着脸红起来。

    “真走啦!”秦茜走到门口,大方地朝我们挥挥手,“出门这么多年,倒是学会了一件事——害怕。”房门咔嗒一声关上,我觉得好像还有一句要紧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直愣愣地望着门口站了半天,还是秦川把我拉到了窗边,我们看着秦茜走出大门,上了一辆深色的车,绝尘而去。

    秦川摸索着开了灯,我忍不住眯起眼睛时才意识到整晚我们都待在黑暗里。秦川捡起他姐的半包烟,一口口地抽着,我不知怎么安慰他,只好默默地站在他身边。

    “谢谢乔乔。”秦川突然说。

    “谢你个乔呀。”

    “上次我们来上海,还是为她结婚的事呢!”

    “是啊,你喝得一塌糊涂的!那条伴娘裙是我最漂亮的裙子,为了扶你,都皱成抹布了!”

    “好像咱俩那天睡在一起了?”

    “滚!”我咬文嚼字,“只是不小心躺在了一张床上!”

    那天清晨,那个穿着西装扑闪着睫毛怔怔看着我说乔乔我们在一起的少年,全都清晰地在我脑子里。我讶异自己居然记得那么清楚,恨不得连他吹拂的呼吸都能立刻感觉到,又气恼秦川的健忘,让所有一切变得不重要起来。

    秦川把头抵在我的后背上,我的每一根骨头都因为感受到他的存在而僵硬,我刚要抖开他,他就忙不迭地说:“让我靠一会儿,就一会儿!”

    我慢慢松弛下来,感觉他的额头在轻轻地颤抖。

    “要是能回到那会儿就好了,”秦川低声说,“我其实也挺害怕的。”

    “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

    “喂!我可是大老远打飞的过来陪你的!”

    “我刚才想,幸亏你不是秦茜。”

    “你说什么?”

    “我有一段时间想,你要是秦茜也挺好的。”

    “切,你就是说我没她好看呗!不用你提醒,从小到大我已经对这件事没有异议了。”

    “没法跟你聊天……”

    “你好好说嘛!”

    “你是秦茜的话,我就可以一辈子都在你身边,一辈子跟你紧密相连,一辈子相亲相爱,一辈子心甘情愿的……把你当成亲人。”

    我没有答话,安静地看着月光映出我们的影子,我仔细想他说的每一个字,总觉得里面包含了特别重要的东西,让我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快,他透过我的脊背大概都能听到了。我想问问他,到底还记不记得那年在上海他对我说过的话,如果,只是如果,我们再重复一遍,那么五年后的这次我一定会给他个回答。而就在这时,好像宿命的轮回一样,他的电话响了。他从我后背跳开,我亲眼看着我们的影子从一个迅速变成两个。

    “我姐!”秦川兴奋地接起来。

    我看了看表,是12点前,我想秦茜肯定没事了,可是有点不对,秦川在我的对面,脸色一点点地灰白,连平时最亮的眼睛都失去了光泽。

上一页 《曾少年》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