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一: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第12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不需要旁人告知,程少商就知道葛氏大概被解决了。不但每天不时闻于耳边的葛氏尖叫不见了,到搬家那天她也没看见这位二叔母。

    搬家是件大事,本应全家齐上,不过萧夫人也没指望程母或程少商能帮上什么,便自顾自的逐步安顿新宅,搬妥家什器具,整理林苑花草,将各屋的火墙火炉烧上几日,再将程母用惯的那些镶金带银的物件提前搬过去,也就差之不多了。

    到了迁宅那日,天未亮程少商就被叫醒了,迷迷糊糊的被阿苎捉起来穿暖吃饱,然后披上一层厚厚的皮毛大氅(热心的程老爹新送来),就被拥上了一架四面围帘的步撵。

    程少商四周一看,只见黄金爱好者程母,跛腿二叔程承,腼腆堂姐程姎人手一部步撵,,便是昏昏欲睡的小胖堂弟程讴被抱在傅富持幸沧松先ィ怀ご诵杏愎嵬趴诙ァ

    其余人还好,不是清瘦就是年幼身小,只程母肥壮高大,足抵过两个半傅福南舴蛉嗽缬凶急福匾庹伊思父龌⒈承苎健卒而非寻常仆妇来抬步撵,依旧有些摇晃,好似风中百合,雨打芭蕉……呃,恭贺XX花农喜迎丰收。

    程少商忍着深冬的寒意,哪怕喘着白茫茫的鼻息也特意从后面的步撵上探出脑袋往前张望,看得心中大乐。随行在步撵一旁的阿苎看了,道:“女公子,赶紧坐回去,不用忧心你大母,她稳着呢。”程少商:……

    此时天空仿佛蒙着一层蓝灰色的薄纱,步撵两边的健仆每人手中或擎着火把或举着灯笼,寒冷的晨气衬着火光点点,此情此景,好像是梦里的情形,程少商不觉惘然。

    其实原先的程家和原先的万家只隔着一扇小门,直接从小门过去更近;不过迁宅大事自然不可以这样,众人郑重其事的从原程宅那不大的门口走出,再更加郑重其事的绕行至原万家大宅的正门。

    程始夫妇已在洞开的大门处笑而恭迎,以雁翅状堂皇的站立极长的两排侍卫家将另提灯婢女,从门往里望去,一群打扮得戴着狰狞面具身着五彩织羽的傩人已跪侍在里头。程始一见了众人过来,连忙三两步迎上前去,亲自扶着程母下撵,后面程承及几个孩子都由仆妇扶着下撵。程母心中高兴,却道:“这样冷的天,可冻坏我儿了,早些开锣又何妨?”程始笑道:“尊长不来,哪个敢开锣。不敬不孝,天不容。”还举手指天以表诚意。

    后面冻得哆哆嗦嗦的程少商翻了个白眼,心道:你现在说的好听,好像几天前你们母子干的那场架没人看见一样。

    这时,只见程始一挥手,驱傩大戏便随着古老的吟唱和铜锣铁锵之声开始了;程始扶着程母领头往里走去,傩人们始终在前不远处唱跳,再有随行在旁的祝巫一路高声呼喊驱傩迎新的福语。虽然天还未亮,可周围的火把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出身乡野又不曾见过什么世面的程母何曾见过这样的排场,待到了池边柳前,程始还特意使人将已结了厚冰的湖面砸开,再将一桶不知是睡着了还冻昏了的“活鱼”送到程母手中,让其放生,然后四周众人很应景的一齐拍手叫好。一番装模作样,程母心中畅快之极,再不记得什么董家葛家,只知道自己儿子还是孝顺自己的——只要自己不去惹萧氏即可。

    这也是程少商第一次看见这时代达官贵胄的宅邸,怎么说兀炔簧媳鄙瞎愕大公园的规模,但比比她老家镇上的公园是没问题的。至于建筑风格,既不像她以前看见的江南园林的柔软温和,也不像北方富贾巨大院落的封闭高耸。

    这里的屋宅建得高大壮阔,屋脊笔直,屋檐清朗,所有的建筑都以十字轴线对齐,彼此间隔疏朗,哪怕就那么平白空在那里,无论主宅副苑,还有亭台楼榭,都有一种惊人的对称感。方就正方,圆就正圆,直就笔直,阔就平阔,绝无一丝矫饰感。

    整座宅子不见得多么恢弘威严,但充满了一种质朴刚健的古典之美。

    待到了新宅主屋,又是一通宰杀牲畜,祭奠这个神那个仙外加程家祖先,一会儿跪一会儿起,一会儿还要跟着程始念奇怪的赋词。程少商对此时的迷信体系毫无所知,只发现既没有观音菩萨,也没有地藏如来,心中甚是奇怪;又兼病后体弱,就趁机倚在阿苎身边轻轻喘气,只比又在傅富持兴サ小胖堂弟略强,引的萧夫人不满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般忙碌了足有两个时辰,直到日正当中才算完成全套仪式。程母依旧精神奕奕,轻松的从蒲团上一跃而起,一旁的胡媪都自叹不如。

    程母回头一看,略皱起眉头,这样阔大的厅堂愈发显得程家人丁稀少,于是秉性发作,又想喷儿媳几句,可葛氏被关起来了,三儿媳桑氏更在远方,大儿媳萧氏嘛——倘若儿子牛性发作,说什么“元漪生有四子阿母你才三子,你数落她还不如先数落数落自己,儿觉得程家列祖列宗一定对元漪很满意的”,那大家脸上可不大好看了。

    程母努力按捺下舌头,转头问胡媪:“怎么不请几位宾客,就咱们自家人多冷清呀。”

    胡媪笑着低声道:“大人还没受皇帝的犒赏呢,现下请宾客有什么意思。等升了官秩,再大宴宾客,岂不光彩?到时礼钱也能多收几个……这是我偷着打听来的,将来您千万别提礼钱什么的,回头我可要受大人罚的。”

    程母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她身后的程少商挨在阿苎身旁,奄奄一息的想着(现在时真累了),倘若自己不病死的话,一定有资格排入程家智商TOP3。

    接下来几日,程母都抑制不住兴奋的满宅乱走,满心喜悦的欣赏这座她心仪已久的宅院。想到万老夫人曾在这座亭子里坐过,哪怕北风呼啸她也恨不能坐上一整天;想到万老夫人曾在这池边观过鱼赏过柳,她就恨不能把鱼儿穿上柳枝都烤了吃了;想到万老夫人曾住在主屋里如何气派威严,她就抱着床榻不想起身了。程始夫妇都很满意这种状态,程家空前和谐。

    程二叔分到一方清净优雅之处,边上还有一栋两层半的小阁楼,恰可以作为藏书楼之用——虽然现在只有楼没有书。没了葛氏在旁聒噪谩骂,不过几日程二叔连脸庞都红润起来,集中用膳时居然也能闲聊几句,接一接程大将军的冷笑话。

    程少商也分到一座精美的庭院,前有花树后有竹林,一侧通着一条洁白圆石铺就的小径,甚是风情隽致,旁边相邻着一座空着的大屋,目前用不着,也许不久的将来可以用来堆放她的嫁妆——如果她嫁的出去的话。唯独不好就是离程始夫妇的住所太近,倘若她想做点什么,萧夫人不用筋斗云也片刻可至。

    日常无事,程少商常规养病,因身体虚弱,也轮不上学习文化知识,是以只能继续当文盲,闲暇时看看竹简猜字。不几日,程老爹在午后的茶点席上兴冲冲的告诉众人,皇帝不但升赏他官秩千石,还加封他为曲陵侯。

    程少商抚掌而笑:“阿父一定是在曲陵那里打了大胜仗,立了大功劳。”

    程始看女儿最近面色红润,心中欢喜,笑道:“那倒不是,曲陵那次不过小阵仗;真论起来,还是这回在宜阳,为父立下了些寸尺之功……哎呀,宜阳大战,那才叫痛快!”他抚须长叹,侧脸回想,“真快哉,快哉!”

    坐在上首胡床上的程母放下双耳杯,疑惑道:“那为何封我儿为曲陵侯?作甚不封宜阳侯?”侍坐在一旁的程姎低头不做声,轻轻在她杯中倒满酪浆,举止柔顺,一旁的萧夫人看得暗暗点头。

    程始促狭道:“嫋嫋,你猜猜看。”

    程少商歪头一想,道:“上回阿父与我说,宜阳乃重镇,城池深厚,战况激烈,此战算是鼎定一方太平,嗯……”她目光一亮,“宜阳侯这名头皇帝陛下要留给旁人罢。”萧夫人手中牙箸一停,皱眉望她。

    程始却拍案大赞:“我们嫋嫋真聪明,如今的宜阳侯就是那位韩大将军!”又转头对程母道,“虽说咱只是关内侯,不过也是意外之喜了,每年另有一份封赏。万家兄长就升赏了列侯,食邑有一个县呢。”程母喜不自胜,连连赞叹:“……那我儿现在是什么官?”

    程始夫妇互看一眼,彼此心中有数。萧夫人笑道:“哪那么快,总得一层一层的封,万将军这才刚职入右将军呢。唉,不过,这回他伤了腿,不知以后能不能再上阵……”

    程少商见了程始夫妇的眼色,慢慢将漆木匙放到自己跟前的案几之上,程母不悦萧夫人搭话,白了她一眼,道:“这有什么,万家已经这么多钱财这么高爵位了,不上阵又如何,我倒盼着我儿也再不用上阵搏命呢。”说着举起双耳杯一饮而尽,身旁的程姎又给她倒了半杯,恭顺道:“大母,过会儿就用晚膳了,饮多了酪浆,怕是晚膳用不好了。”

    程母想了想,放下双耳杯不饮了,笑道:“姎姎甚是孝顺。”一边说一边故意去看程少商。谁知程少商却笑眯眯道:“是呀,堂姊不但孝顺还很能干呢,我听说这几日二叔父和讴弟的日常都由堂姊照料,没人说不妥的。”

    程母还想说,谁知程始已变了脸色,冷声打断道:“看来葛氏当年将尚在襁褓中的姎姎送回娘家是送对了,葛太公家教更甚之前了。”

    程姎眼含泪水,只低低跪坐不敢回嘴,程少商顿生一种“哎呀,我好像一个挑拨离间的恶毒女配”的有趣感觉,萧夫人瞧不下去,温言道:“姎姎是好孩子,程家女孩儿都该像她才好。”说着横了丈夫一眼,不许他再说下去了,程母也讪讪的闭了嘴。

    程少商低头啜了一口温热的米浆,心中自嘲自己骨子里果然还是那个预备役小太妹,一点也不善良。

    用完茶点,程始夫妇躬身告退,程姎继续孝顺,程少商则老实不客气的跟着爹妈走出慈心居——当年万将军给老母居处起的名字。

    新宅巨大,从慈心居走回程始夫妇的居处就要穿过五六个回廊另一片白石铺就的空地,走到一半,跟在后面的程少商忽道:“阿父,您又要出征了么?”

    前头的程始吓一大跳,回头道:“你说甚呢!”连忙去看萧夫人,满眼都是‘我可没告诉她’。萧夫人挥手屏退左右侍婢,冷静的看着女儿,道:“你如何知道?”她也不瞒着了。

    “猜的。”少商心中一顿,皱起秀气的眉头,“爵位与财帛赏赐都下来了,想来阿父这回是立了真功劳的,可偏偏没有官位,我观阿父神色也不似遭了什么排挤忌惮,那便是上面对阿父另有所用了……阿父,可有风险?如今家里也不缺什么,能推便推了罢。”这是真心话,在这个家里,除了阿苎,她最喜欢的就是程老爹了。

    “我儿实是聪慧之极!”程始听了小女儿稚声稚气的关心话,心中暖成一片,呵呵笑了起来;同时小心看了妻子一眼,赶紧道,“你放心,这回不全是征战,正旦后次月才动身呢。好啦,你身上还没好全呢,赶紧回自己屋去歇息,别又冻病了。”

    ……

    回到夫妇正居,程始一边卸去锦缎厚袍,一边埋怨道:“你要待嫋嫋好些,她受了十好几年的委屈,别老是夸姎姎,她小孩儿家听了不快。”

    “她迄今为止统共来这世上十三载又数月,三岁才与我们分离,哪来的十好几年!”萧夫人提高声音,随即又道:“难道姎姎不该夸!”

    她接过程始的袍子,道:“生母是那样一个不成器的蠢货,又丢了这样大的人,可她不怨不怼,不卑不亢,每日做好自己身边的事,如今二弟和讴儿的饮食起居都是她管呢。孝顺父亲,照拂幼弟。你不知道吧,讴儿这些日子都不胡闹了,每日认的字怕比你闺女还多呢,二弟更不用说了,提起这女儿只有夸的。可再看看嫋嫋……”

    “嫋嫋怎么了!”程始不悦道,“姎姎自小有人教,嫋嫋有人教么。葛家老大的新妇那是我们乡里远近闻名的贤良人,葛太公眼光还是有的,当年亲自相看长媳,费小半份家产的聘钱才讨了来。姎姎待在她身旁能差了?我们嫋嫋多可怜哪,跟着那么件货色!”

    萧夫人不说话了,良久,方道:“再可怜,也得教起来了,不然……”

    “不然什么不然。”程始笑道,“她这么聪明那是随了你,猜什么中什么,一点就透。所以说,娶妻就要娶聪明的,对孩儿们好!”

    “光聪明有什么用,品性正直才是首要……”

    “这不是有我嘛,我品性正直呀!嫋嫋聪明像你,品性正直像我呀!”程始拍着胸脯,哈哈大笑。

    萧夫人被堵了话,白了丈夫一眼,低头不知想些什么,半晌,莫名叹了口气。

    门外,青苁夫人端着热水站在当处,听了这几句话,也叹了口气。

    ——当年萧老夫人不可谓不聪明,举凡拿人话柄,猜人深意,推托责任,那是无不灵光的。不过她只有小聪明,全无大智慧,还把那么点小聪明都用到了自己身上,只关心与自己有关的人和事,只知道要生活安逸,任由自己秉性孱弱爱娇,一朝大难临头,毫无担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