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一: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第27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少商倚着马车窗,一手撩帘子一手压面纱,不住往外张望着——这已是她最近养成的新习惯了。无论去哪儿,凡是没走过的路她总要一路看着,心里才不算空落落的。

    好在此时民风不拘束女子抛头露脸,可恼的却是道路不好:黄土路稳,可恨风沙扑面;石板路倒洁净,却得一路颠簸。唉,她好生怀念柏油和水泥呀。

    坐在对面的程姎望着她,微微出神。

    她听苜蓿说,兄长们第一次带嫋嫋出门,既没去喧闹繁华的坊市也不去看辉煌巍峨的宫城,而是叫人驾车紧贴着城墙内侧走了一圈,足足花了好几天功夫。每日都是微曦出门,至掌灯时分才归,到最后一日伯母差点又要发火,好险忍住了。

    “……堂姊,你知道吗。”少商忽从窗口扭回脑袋,笑盈盈道,“凡建都城,必要看一山二水三地势。就是说,要背靠大山,水系广茂,地势平坦而雄阔。”最好还要前有关后有隘,方便屯兵存粮,繁衍人口。

    程姎看她兴奋的像个孩童,便笑道:“不止都城,你将来到都城外面看看,就知道那些世家豪族所建的坞堡无不是这样的。”

    少商一脸艳羡:“咱们家就没有坞堡,阿父只是重建了老家的祖宅。”到目前为止,程家也就是个有人当官的地主老财格局了。其实想想自己简单粗暴的用数字对那些家族做评估是肤浅了,还有很多边际因素没有考虑进去。

    少商朝程姎做个俏皮的鬼脸,继续探出窗去。

    俯瞰这座宏伟庞大的都城,就是一个纵长方形,东西南北四面高耸入云的厚重城墙,不平均的分布着十几扇城门。至今,她还未出过城门。

    程家发迹晚,就如家宅一样,最中心最热闹的位置已叫别家占了,程家货栈几乎贴着城墙了,坐车要将近一个半时辰才到,还大多是破路,比她之前绕城墙都费劲。

    设立这座货栈自然是萧夫人的主意,程家人丁少,不少俘获馈赠堆积在家纯属白费,不如盘给商铺得利;而且根据物价涨跌,可提前囤些布匹柴炭之物。简单来说,就是披发,囤货,以及中转之用。

    主家两位女公子大驾光临,又是来清点货品的,货栈管事自然恭敬万分,打开正面四扇连门,又领了十余个奴仆等在一边,活像镇尾那间洗头店的剪彩仪式。

    程姎被颠的脸色发青,苜蓿恨不能将她整个人背下车来,不过程姎不愿堕了萧夫人的威风,强撑着自行下车,寒暄几句后就打起精神,由管事领到后面去点货了。少商不管这许多,她这幅小身板才刚养好,可不能再出错了,便由莲房服侍着在前堂坐下歇口气。

    掺了姜丝的温热酪浆几口下肚,少商方觉缓过劲来,四下打量。

    这货栈的前堂中央砌了一座庞大的方形土烧火炉,融融的向屋内散着热气,少商独坐上首。看看左边,七八个货栈仆众跪坐成一排,神色殷殷,再看看右边,宅邸随行过来的奴婢跪坐成一排,情状切切。她心中大乐,这排场学生会主席换她都不做呀!

    少商正想起身,谁知外面忽响起吆马勒缰声,随着一阵轮毂滚动之声,只见一辆四四方方华盖锦覆的辎车停在货栈门前,两匹膘肥体健的高头大马不住的嘶啼,鼻孔喷着白茫茫的气息,两个身着缎袄的童子跃下车来侍立在两旁,后面是一位长身玉立的华服公子缓缓下车。

    少商眼皮一跳,这货怎么来了。

    其中一名童子上前,大声道:“我家公子远远望见这里的徽记,敢问可是曲陵侯程将军府上所设货栈?因路途遥远,预备未足,想讨要些炭薪。”

    少商沉着脸,一言不发。一旁的副管事看了,以为是小女娘羞怯,便小跑到门前,高声回道:“可是锦阳坊袁侯府邸的车驾?天寒地冻,公子不如进堂歇息,仆这就去预备。”那马车上也有明显的家族徽记,久居都城的老仆自是认得。

    谁知袁慎既不上前也不说话,继续闲闲的立在马车前,目光却看向堂内,有意无意扫在某人身上。少商咬咬嘴唇,这是上门讨债来了。

    袁慎见少商装傻不表态,秀丽的长眉一轩,抬步就要进货栈;此时少商豁的起身,拱臂作了个揖,强笑道:“原…原来是袁公子,距上回家宴已数日不见了。家兄十分惦念公子,不知何时有机会再度诗歌唱和…”妈哒,她编不下去了!

    那副管事流露出赞赏之意,觉得自家女公子话声得体,姿势优美,态度不远不近,不像都城里的那些小女娘,一碰上善见公子就跟狗熊遇着蜜糖般。

    袁慎笑意盈盈,道:“女公子怕是弄错了,那日子肃贤弟说要下回再议的是赋,不是诗。”他故意在最后一个字上顿了顿,意有所指。

    少商压住一口老血:p!

    袁慎见她不说话,又上前一步道:“听子肃贤弟说,女公子不也十分喜爱蒯通之赋么?”

    那副管事连同周围一圈仆众都望向少商,n脸敬仰。

    大家心道:外面都传夫人的幺女被葛氏养坏了,如何粗鄙蛮横,没想却能与才名满都城的善见公子共论辞赋,果然龙生龙凤生凤,根子好,怎么也坏不了!

    少商被众人看的脸上发烧,恨不能把袁慎抓来打一顿七伤拳,肚里不住的大骂:什么快通,我只知道申通圆通中通以及狗屁不通……行,她知道这厮的意思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闭了闭眼,认怂了:“公子说的对,是赋,不是诗。”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是挤出齿缝的。

    袁慎知其服软,笑的春意盎然,更映的唇红齿白,人如美玉。这笑法太违规,把一直坐在车驾位置的中年汉子吓了一跳,跟随自家公子这么多年,真笑假笑他还是分得出来的。他连忙去看那立在堂内的女公子,果然如雕如琢的一位小小美人。

    这时副管事适才派下之人已扛着一大包细炭回来,那中年大汉跃身下车,拎过麻袋道了声谢,又奉上一囊金锭为资。副管事连连摆手道:“这么点拙物,倘若要了公子的钱,主人家还重则老奴,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那中年汉子便收回钱囊,谁知袁慎却还不走,侧颈遥望前方,然后再顿顿的看了眼少商,这才拱手告辞。

    人走了,余波荡漾。那副管事不住赞叹袁慎果然风仪轩朗卓尔不群云云,其余仆众也都窃窃私语,或赞叹或景仰。

    少商低头沉思。

    她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急需修正。思忖片刻后,她问那副管事:“咱们这货栈左右分别是何人家,平日不知可有来往?”

    那副管事答曰:左边是一间制橘皮酱的老铺,常年给都城各大食楼供货,右边也是一家货栈,不过囤积的是木材石料之类的建造营生,之后便是一条巷子直通城墙了。

    少商心下明了,然后就说要四处看看。

    没逛两下,她就屏开货栈里的奴仆,只带了自己的婢女往那后巷走去,说是要看看左右风光。走到巷口处,留下其余健婢,又往前走十来丈,果然看见一个突兀的拐角,少商再留下莲房和阿梅,并吩咐‘倘听我呼声,立刻来令大家来寻我’。

    扭过拐角,只见袁家那辆华丽雍然的辎车赫然停在那里。袁慎披着一件雪白的毛皮大氅,双手笼着一尊小巧的白玉暖炉,手指纤长如玉,仿佛与那玉炉不辨彼此。

    他面带微笑的站在车前,静静等候,那两个童子和驾夫都不知避到哪里去了。

    货栈坐落之处本就僻静,这条巷子更是冷清无人,少商冷冷的看了他一会儿,径直走过去,隔着至少三米的距离,才站住:“袁公子有何见教?”

    袁慎这次也不绕弯子了,直问道:“女公子是否已向桑夫人传话。”

    “没有。”少商干脆道,“我本就不想替你传话。”

    袁慎生平甚少发怒,却也不免暗暗生气:“既然如此,那日为何答应在下。女公子可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理。”

    少商睫毛都没动一下:“我食言了,又如何。”你还能打我一顿怎么的。

    袁慎皱眉,仿佛第一次认识眼前的女孩,细细打量了她一番——这样温弱纤妩的长相,却生了这样乖张邪僻的性情,估计整座都城也找不出几个了。

    其实他也不是非传那句话不可,不过久等数日却无音信,就猜到她根本不打算信守承诺,然后一阵气愤,反而卯上了。

    盯着程家门宅的随从今日一早来回禀后,自己就颠簸车马跟了一路,其实不过就是要当面质问一番。事到如今,他自己都分不清究竟只是想替尊长分忧,还是气不过这狡狯美貌的小小女娘。若叫同侪们知道此事,定要从朝堂上一路笑到陛台下的。

    袁慎仔细想了想,认为不能只有自己不痛快。

    于是,他沉下脸,几步逼近少商,冷声道:“世上之事,不过恳切相求,威逼,利诱,这三样。既然女公子不愿好好的说话,在下也有别的法子!”

    少商吓一跳,连退几步。她自觉和袁慎是同龄人,可一旦两人走近些,就立刻能感觉到这青年身高和气势的压迫。适才他一靠近,她立刻闻到他身上隐隐淡然的松枝熏香,发觉仰脖才能正面交谈。

    她自然听出了袁慎话中的威胁之意,这也是她所忧之事。自己只是个毫无社会资源的小姑娘,这袁慎却是个已混迹朝堂宫廷数年的了得人物,倘若真惹恼了人家,他心胸狭隘起来,一定要报复该怎么办?

    少商正忧,谁知袁慎脸色一转,又笑道:“说起来,都是在下的不是,平白叫女公子传话。不如这样,在下薄有微名伎俩,倘若女公子替我传了话,将来我愿替女公子办件事,以作回报。”

    少商有兴趣了:“什么事都成?”她听他话音趋缓,心思就又活络了。她不是赵敏郭襄,一定会好好使用这个承诺。

    袁慎见鱼已咬饵,笑道:“自然。除去忤逆谋反,背信弃义,不能娶你,这三件事外,其余皆可。”

    少商正要点头,听到最后一点时险些没噎死:“你——!”

    她小脸涨通红,恶狠狠瞪着袁慎,像头小狼似的。她又不是真不懂事的小姑娘,会听不出这句话纯属调戏逗弄。她忍怒,冷笑道:“公子大约平日里奉承话听多了,我何时何地说过要嫁你!我劝公子清醒些,莫把人家的客套当真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星宿下凡……”

    话还没说完,袁慎叫微笑着截断:“原来女公子不曾有此念想,那可真叫在下吃惊了,今日见面不就是女公子引在下来的么。”

    少商的面庞快烧起来了,连连跺脚,气的都结巴了:“你,你胡言乱语什么,明明是你……”

    “倘若女公子对在下并无念想,那为何要先答应再毁诺,不就是想吊着在下,好引在下前来相见么?倘若女公子真不想和在下有瓜葛,那为何不痛痛快快向桑夫人传了那句话,从此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少商呆住了。倘若她不是当事人,没准也会觉得这是钓凯子的手段。

    袁慎见女孩呆若木鸡,再不复适才那副高傲讥诮的模样,很是出了口气,可转眼间又觉得她一脸茫然,甚是荏弱可怜。

    他心中一软,温言道:“你究竟为何不肯传话给桑夫人,莫非有难处。你好好说与我听,看看我能否帮上忙。”他想到少商幼时殊不容易,也许内宅妇人间有不为他所知的隐情。

    不过这样善解人意的话倘叫别人听见,估计上至三公九卿,下至门下宾客,都会惊掉下巴,他袁善见居然也懂得怜香惜玉了。

    谁知这话一问,少商更加呆滞了。

    难道要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原因,只不过她从小就性格恶劣,不爱助人为乐,扶老奶奶过马路对她而言属于天方夜谭,就是黑板擦掉在面前她都能踩着过去。难得见义勇为一回,这不就挂了吗,穿来这破地方把成长的苦头重新吃一遍。

    “又或者,你担忧那传话之人与你叔父叔母不利。”袁慎看女孩怔怔的出神,声音更柔软了,“这你也可放心,前尘往事都已过去,长辈们都岁数不小了,如今不过是故人的牵挂之情。”

    ——所以那什么忧伤的兰台城南的宫殿不是讲建筑物而是讲感情哒?少商这下不但茫然,还尴尬了。只恨当初怎么不多问程姎几句。

    不过少商为数不多的优点里,有一点很值得夸奖,就是讲道理。她踟蹰了片刻,组织好思路,这才开口:“是我的过错。”

    她的确错了。

    她没有调整好自己的新身份,还当自己是那个1800线的小镇姑娘。上辈子自己父母皆无,伯父只是个芝麻绿豆官,所以她可以耍赖,可以反口,可以做很多不上道的事。

    可现在不行了,程老爹至少在全国范围内属于中上等官员。何况这里重信诺,轻生死,举孝廉,倡忠义,在这个没有科举制的年代,德行特别好的人甚至会被直接授予官职——不管这德行是真是假吧,至少社会风气如此,自己居然顶风作案,当面毁诺!

    少商平复好心情,恭敬的举臂一揖,道:“公子行事精细,想来也听说过我家的情形。”老规矩,都推给葛氏吧。

    “我自小就怕是非,多做多错,不做不错。我并不曾结识过公子,那日骤然相见心中好生忐忑。为着快些脱身,才胡乱答应公子的。事后想来,不是不曾懊悔过。”

    少商一脸诚恳,字字句句甚为真切。

    “适才袁公子一番教诲,叫小女子恍然大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样罢,我今日回去就给三叔母传话,袁公子不用谢我,也请原宥小女子的无礼。此事就此了结,如何?”

    当初她浪子回头要好好读书,之前混道时的同事不是没去学校找过她,当初校领导都被她要和往事一刀两断的决心感动了,拿出同样的劲头,袁慎未必会揪着不放。

    袁慎神色淡然,沉沉道:“倘若我以后还需你传话,该当如何。”

    少商满腔真诚好像被当头打了一棍,这货居然不感动?!

    她强忍着吐槽,答道:“若三叔母不介怀,以后公子还要传话我自不会推托。但若三叔母不喜,那…”她一脸正色,“那我自得以长辈为尊。如若这样,那以后我与公子,就江湖不见罢。”

    说完如此正气凛然的一番话,少商大大松了一口气,顿觉得自己的形象都高大了不少。然后也不等袁慎答复,十分端正的躬身行礼,扭头就走。

    一直走到那突兀的拐角处,她始终没听见身后的响动,她没忍住回头看了眼,却见那袁慎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因隔远了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余巷子里的寒风吹动他鸦羽般的长发,微微拂动。

    少商摇摇头,深觉这货段位有点高,看着清俊斯文,却是个切开黑,变脸如翻书,实在不好相与,还是早溜为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