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二: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第57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直至回到程府,少商始终沉默不语,靠着车壁呆呆出神。

    程姎担忧,问道:“席面上又有哪家女公子言语欺侮你了吗?”她今日结交了几位气味相投的手帕交,缩在角落中相谈甚欢,并不曾注意旁人。

    少商嗤笑:“借她们俩胆?!”

    萧夫人也察觉到了女儿情绪低落,问:“是楼家哪位亲长给你脸色看了?”楼大夫人显然已被丈夫说服,今日阖家女眷再无不逊之言行;但这么大一个家族,难免有个别刺头。

    少商傲然道:“谁敢?我让阿垚这辈子都不认这亲长!”

    询问不出结果,萧夫人只好放女儿回屋,晚膳时见她依旧无精打采,没吃几口就耷拉着脑袋回了自己居处。当天夜里,程府这片院落间忽响起了一阵清亮的笛声,婉转低沉,如泣如诉。曲调并不忧伤,而是一种不知归去之路的迷惘和怅然。

    萧夫人睡不着了,睁眼听了半天,忽的起身要掀开幔帐出去,却被丈夫从身后抓住。

    程始闭眼道:“我劝你别去。”

    萧夫人皱眉道:“今日从楼家出来我就觉得不妥了,不成,我非得去问问不可。”

    程始连眼皮都没张开:“你问了,嫋嫋就会说?”

    萧夫人一窒,又道:“那我去问她身边的侍婢。”

    “也不要去。就嫋嫋那副心窍,你前脚问了她后脚就知道了。你觉得她会高兴你查问她身边的人?”程始换了个睡姿,“你们母女近来好容易缓和了些,可别再闹起来。”

    “你就不担心她心里有事?”

    “除了懵懂童子,蠢人才心里没事呢。嫋嫋大小也要嫁人了,就不能有个伤东悲西的?”

    “是伤春悲秋,不是伤东悲西。”

    “好好,伤什么都好,别伤了身子就行。唉,阿父还是去早了,嫋嫋这才学笛多久,就吹的这么好了,听的人心里酸汪汪的。阿父若还在,我们就算把嫋嫋留在都城里也无妨。说不定还能教出个名扬天下的大家来!”

    萧夫人不语,片刻后才道:“难道就听她一直吹,你能睡着?”

    “有何睡不着。以前阿父心里一不痛快,就喜欢半夜奏些悲兮苦兮的曲子。有时吹箫,有时弹琴,有时还击打鼓钹呢。我们兄妹不都睡的好好的!好了,你也躺下罢。”

    萧夫人呆坐床头良久,才想:过世的君舅真是不大容易。

    好在少商以前到底是长年合居的人,寝室文明还没被狗全吃了,吹完一曲就熄灯睡觉了,第二日醒来又是神采奕奕,看不出半分心事。

    楼垚原本又想日日上门,楼太仆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揪着侄儿丢进书房读书,只准他五六日去一回程家——谁没做过郎婿呀,巴结妻家也得有个分寸,就跟上辈子没讨过新妇似的,直将楼氏的脸丢尽了,北宫门口等求举荐为官的都比自家侄儿的嘴脸矜持!

    然后少商神奇的发现自从楼垚没法天天上门后,自家兄长们全都脾气通顺,面色和善了。

    “你们看不上阿垚吗?”少商百思不得其解,便偷偷问孪生哥哥。

    程少宫道:“我们没有看不上楼公子,我们是看不上你。每每见了他就笑的跟咬着了鸡腿的隔壁二旺似的。”二旺是条黄狗。

    这番谈话的结果自是少商勃然大怒,将整盒博棋倒在程少宫头上,并且再也不要兄长们领着外出。

    萧夫人刚在儿子们面前夸了少商两句,程少宫就顶着额角的伤开始进谗言了:“阿母,嫋嫋这是怕管理家务会耽误她出门办自己事,这几日她老出门呢,也不叫我们陪着!”以前都是他们兄弟陪着幼妹出门的!

    谁知萧夫人半点气也没有,还悠悠道:“嫋嫋身边有侍婢和家丁跟着,会有什么事,总不能再领一个郎婿回家罢。”

    程颂嘴巴一动,和长兄程咏互看一眼,兄弟二人低下头去,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们有次看见袁慎送幼妹回来,直到巷口才分离。

    事后,他们兄弟也偷偷问过少商,谁知少商一脸光明磊落:“就遇到过两次,没有第三次了,都是讲叔父和叔母的事。”

    袁慎就是袁慎,行事风格一点没变,他又叫人盯着程府门口,待看见程少商那辆烧包的金红色小轺车出来,就让仆从一路跟着一路来回报自己——才子佳人相见,本应十分赏心悦目,如果两回见面的地方不要那么奇葩就好了。

    头一回堵到女孩是在城角一间铁铺中,对着烧红灼热的铁炉,才子佳人俱被烤的脸颊燥热,发丝卷曲,好似一对漆黑乌糟的烧炭公婆。

    次回见面则在城外不远处的一座磨坊中,迎着空气中噗噗飞扬的谷壳和细面,才子佳人都被扬了一头一脸的粉白灰黄,换身衣裳就直接可以接管磨坊了。

    “你就不能去个书铺金店什么的么?花铺和脂粉行也好呀。”在回程府的途中,袁慎骑马随行轺车,心中十分无语。

    “是我请你去的么?”少商对于打扰自己进行调研的家伙十分没好感,“有话就说!上回你说什么来着,哦,你说皇甫夫子已在山间安顿下来了,怎样?又要找我递信,我可不干!”

    “我说的话你一句没听进去!”

    少商翻白眼,道:“那是因为你在铁炉旁没待上半刻就逃出去了。”那次会面,连上在铁铺外的寒暄,两人总共没说到十句话,袁大公子就被烟气熏的险些咳出肺来。

    袁慎抑郁,他从没进过铁铺好吗,人都快烤熟了,气都喘不过来。

    “不是叫你送信,夫子只要知道桑夫人过的好就行了。若有他能帮上忙的地方,桑夫人和令叔父不好说,你悄悄告诉我,皇甫夫子能帮就帮一把…你这样看着我作甚…没别的意思,就是夫子想自己心里好受些。”

    少商笑道:“这还差不多,叔母当年为皇甫家所做之事的何止点滴,夫子能想明白就好,那我就替叔母应下了啊。”这么实惠的事当然要答应。

    “还有……”袁慎神情郁郁,“我也要相看亲事了。”

    少商哈哈大笑:“这是正经事。老人家们都说,越挑拣就越剩不下好的,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到时我和阿垚上门给你贺喜啊!”

    袁慎心中恼怒,白玉般的面颊微微泛红,他恨恨道:“谁家的快刀也不能像你,人家一提亲你立马就答应,早知,早知……”说着,他双腿一夹马腹,用力掉转马头,迅速策马离去,徒留下巷口的马蹄声。

    少商摸摸鼻子,装作什么也没听懂的样子,开开心心的回府去了。

    又过了数日,到了一年中春光最明媚的时分,国子监有个儒生忽向皇帝进献了几枚陈旧的书简,上有谶语,意思仿佛是‘东方有祟,将应者,至灵也’。

    皇帝十分重视,立刻召集几名心腹臣子一番探讨后,得出结论——祟字乃山顶头,应是都城东边那座涂高山,需要献祭山中生灵。

    原本应该御驾亲临大肆行猎一番的,但皇帝仁慈,表示当春乃万物繁衍之时,不宜过度屠戮,于是改献猎为祭祀,向山灵奉上各种粮食谷种。儒生们自然群起歌颂,赞扬皇帝如何英明仁慈,粮食谷种本就比猎物更为圣洁云云。

    如此一番,皇帝便带着后妃和少的可怜的宗室,再点上一堆官员一同前往涂高山献祭——程老爹也被选中了。此次虽说是献祭,在少商看来,更像一场大型的春游野宴,因为被选上同往的官员还能携带家眷。

    程家人少,除去不能去的程母和程小筑,此行统共夫妻二人,加上三兄弟和程姎少商,在城门口和万家车队汇合后,车行大半日,终于到了涂高山。

    他们到的不算晚,此时山脚下已是遍地人踪马蹄。远远望去,以正中间那座最醒目的玄色镶边的朱红金顶大帐为轴心,四面铺开的各色私帐,蔓延开去足有好几里地。

    如虞侯家的那片十几座的帐篷,俱是清一色的靛蓝色锦帐镶上苍白的象牙雕刻的族徽,高贵端庄;如吴大将军不大讲究细处,便是五彩斑斓各种颜色的帐篷堆在一处;再如韩将军喜爱卖弄个斯文,家中十几座帐篷全用青竹和青布,一眼望去碧幽幽的,倒显得十分凉爽。

    还有喜爱玩闹的,如皇后之弟宣侯,居然将帐篷装扮的犹如稻草扎的茅屋般,走近一看却是贴了成束的金帛银绢,惹的众人既艳羡又好笑,也惹来皇后一通怒斥责骂,宣侯只好连夜拆了重搭一座寻常的帐篷。

    万程两家照例将帐篷搭在一处,两家人嘻嘻哈哈在一起用膳闲聊,只可惜次日一早要搞迷信仪式,当夜不好饮酒吃肉,只能用些蔬菜饼饵,以及刚从山下溪流里捕捞上来的鱼虾熬好的鱼汤。不知道是不是少商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这次祭祀似乎形式大约内容。

    天不亮时,万松柏和程始穿戴整齐官袍就赶赴御帐处,其余家眷则留在原处,跟着响亮的锣鼓声行跪拜叩首并祝祷之礼,足足闹腾了一上午才算完。

    大概是贫血的缘故,少商撑着发晕的脑袋在帐中休息片刻,出来时已是物是人非——

    万萋萋和程颂去参加班老侯爷设奖的射箭赛马会了,程咏本欲找几个同窗论文,却被提前找上门来的尹家兄妹拖走了,程少宫原想待在帐内看书,谁知展卷前习惯性的卜了一卦,得出‘申时初刻前不宜留在原地’的精准卦象,他摸摸鼻子,只好出去晃荡一番。

    萧夫人和万夫人对坐聊着家常,程姎照例乖巧的陪在一旁,看见少商出来,还告诉她楼垚来找过她了,见她休息就没打扰,也被程二哥拉去了。

    少商想了想,决定不要浪费这样好的春光,便戴上帷帽,骑着心爱的奶牛斑小花马,漫无目的的独自悠哉去了。沿途遇到谈笑的小女娘,结伴的士子,甚至差点惊到了数对野鸳鸯。路过一丛花树,她还摘了几支编成一个的花环戴在小花马头上,摇头晃脑间,愈发显得蠢萌可爱,直把少商逗乐了。

    她自小不爱人多的地方,自是背向涂高山往四边丘陵处而走,谁知没骑多远,居然在前方溪边看见袁慎和一群文士打扮的青年在亭子里煮酒诵文,幸亏她戴着帷帽无人认出,于是赶紧拍着小花马的脖子转向而走。

    她边骑边想,为什么她老是容易被人遇上呢,那是因为她总喜欢往水边跑呀,如果不想再遇见熟人,也许她应该转换思维,反向而走,例如……少商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丘上有座小小的楼阁式木塔。

    少商心里一动,她正想看看这天子行帐和勋贵遍地的景象是何等气派,可惜她家老爹官位不够,根本没法凑近了看,还不如从高处俯视呢。

    心念已定,少商于是迅速策马奔去,骑行到离宝塔还有几十丈处,山丘上碎石密布,道路高耸嶙峋。她疼惜小花马年幼蹄嫩,便将它栓在一旁树林里,自己提裙步行上山。

    这山丘远处看来小小一个,真爬起来却颇费力气,少商爬的气喘吁吁才来到塔下,只见塔门上镌有‘雁回’二字,然后推门而进,同时喊着‘可有人在’。扯着嗓子喊了十好几声后,少商发现这塔里竟然没人,于是回头关上塔门,小心的往里走去。

    这是一座附近乡民凑钱建造的新塔,用以供奉最近新兴的宗教偶像,整座塔内部雕饰的虽不很精细考究,但木料结实崭新,桐油漆的也闪亮,打扫更十分干净,少商便一层一层的爬了上去,足足爬了七层才到塔顶。

    少商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一边喘气一边端详供奉在塔顶的这座几分眼熟的小小石像,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不过现下这石像还带了几分原始的狰狞,等再过上几百上千年的演变,就会变的慈眉善目阿米豆腐喽!

    少商本想推窗去看,抬头间发现屋顶竟撑开了一扇天窗。

    在做太妹预备役之前,她首先是个顽童,爬树翻墙的技术可入选全镇前三甲,当下扎起裙摆,顺着栏杆和边柱往上爬去,纤弱但经过锻炼的身体竟然灵巧的攀了上去。

    穿过天窗翻到屋顶,温暖的春日阳光便洒遍全身,少商惬意的深吸一口气,觉得通体舒畅。放眼望去,只见涂高山下一片小如蚁群玩偶的人群马匹和帐篷,在绚烂的阳光下就像万花筒里的五光十色。

    这种感觉实在诱人,少商索性平平躺到坡度微缓的屋顶上,以袖遮脸,享受这难得的片刻宁静和温煦日光浴。谁知,这一躺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时日头已偏西了。

    少商一拍脑袋,哎哟一声。她想起萧夫人曾吩咐过,皇帝今晚要宴请群臣,皇后便宴请群臣的家眷,务必要在酉时二刻前赶回去,到时人家纷纷入座却少了她,虽是群筵,但若被有心人看见后告上一状,麻烦也不小。

    此时没有手表,少商也不知究竟什么时辰了,赶紧提起天窗撑住了,然后滑溜的顺着原路爬了下去,离开第七层前还朝石像拜了拜,谁知刚走到第六层,她隐约听见厢房里有人声。

    ——这座塔是最常见的六边形结构,除了第七层是个供奉石像的小阁楼,下面六层都是同样大小,同样构造。六边形的平层,一小半用来做楼梯通道,其余面积对分两半,一半是厢房,一半是通向栏杆露台的平地。

    少商懵懵懂懂,尚弄不清状况,攀着楼梯扶手凑近一听,听见里面有两人在说话,言语听不甚清楚:

    “……太子这回见事倒快,两个时辰内就找人解释了那谶语,逃过一劫……”

    “…若是…倒好了……如此性情怎堪太子之位…废储势在必行…!”

    少商背心一片冷汗,她害怕起来,这种害怕不同以往,仿佛一块冰冷的铸铁塞进她的胸腔,坠坠的,寒气四溢。不知僵住了多久,她克制住疯狂叫嚣的逃跑欲|望轻手轻脚的缓缓往后退去,希望能回到第七层躲一躲。

    谁知刚靠近窗台,头顶伸下来一只有力白皙的手掌,少商几乎尖叫出声,用力双手捂嘴,硬是一点声响也没发出来——抬头看去,竟是一张熟悉俊美的面庞!

    凌不疑半个身子攀在梁上,看见少商在下面,似乎也吓了一跳,随即忽笑了起来,他本就生的极美,此时舒然一笑,漫山的春色都不如他的神色明媚。

    少商看花了眼,居然忘了害怕,也呆呆的回以一笑。

    这时,厢房里终于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其中一人沉声道:“谁在那里!”说着便要推门出来看是谁。

    少商再度吓住了,心提到了嗓子眼。凌不疑略一思索,迅速一跃而下,伸手抓住少商,然后带着她飞身往塔外跳出去!

    这次少商终于忍不住想厉声尖叫,不过因为惊吓过度,居然叫不出声音,只能在心里疯狂大喊——这里是六层呀六层,你以为是在拍武侠片,没有威亚你拍什么武侠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