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二: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第63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少商黑着脸,径直走出楼府,老管事程顺领着家仆早在侧门套好了安车。少商瞪眼:“为何不在正门上车,你家女公子这还没跟楼家退亲呢?!是不是楼家人为难你们?”

    周围的楼家仆众低头躬身,一声都不敢出。程顺笑笑,好像看着一个用跺脚扔泥巴来发脾气的三岁娃娃:“女公子,我等就是从正门进来的。”

    少商脸上一窘,又大声道:“那我们何为不从正门进来?!”

    ——“因为从程家出来这样最近,若走正门还得绕过东坊,多费一炷□□夫。”一个熟悉到令人讨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众人回头去看,只见一位高挑俊秀的公子款款走来,后面跟着两名侍卫和一名僮儿。

    少商一见这人就不想说话了,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袁慎身高腿长,两步追上至门外,笑道:“许久不见商君了,在下送你回府罢。”

    少商突兀的一个回身,瞪着对方:“我自可乘车回家,为何要你送!”

    “你们母女一车而来,你如今坐车走了,过会儿汝母怎么回去?”袁慎道。

    少商一时语结。

    桑菓上前一步欲为主家辩驳,程顺拉她不及,只听忠心老实的小侍婢道:“女公子不必担忧,适才我听道楼家二少夫人吩咐人另去备一辆车给咱们女君呢。”

    少商心头一宽,转头横了袁慎一眼,高傲道:“既如此,就不牢袁公子您费心了。”

    这时,程家的驾夫已吆喝着一双黄鬃膘马将安车缓缓停了过来,一旁的家仆从座下将踏凳取出,少商刚要抬脚踩上去,谁料袁慎再度抢先一步跨上马车。

    “袁公子这是作甚?!”少商扶着莲房的胳膊大声道。

    “在下今日是骑马过来的,此时忽感不适,就请女公子送在下一程吧。”袁慎屈身缩在车门口,说话时抬头笑着,旭阳如沐,眉眼秀丽雅致,身上浅蓝色锦缎的曲裾深衣在日头下泛着银丝线绣纹的光泽。

    站在后面的桑菓忍不住拿眼睛去看一旁的袁家侍从数人,眼神明明白白写着:你家公子好像一个登徒子欸。

    两名侍卫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那僮儿年幼,忍不住细若蚊啼的说了半句:“…我家公子,平时不这样…”真的,他拿人头发誓,自家公子平时儒雅客套,脸上如戴了面具般的风度翩翩。也不知怎的,一见到程家小娘子就成了这幅模样,到底是哪里开始出的错呢。

    “这不大合适吧!”少商小小的面庞一派词严色厉。

    袁慎奇道:“这有何不合适?”说完他就自来熟的钻进车厢了。

    桑菓不忿,立时就要上前理论,这次程顺总算及时拉住了她,并用眼神示意她不许动。

    老管事又回头看看已闭上的楼家侧门,他心中自有主意:眼看煮熟的楼家郎婿要飞了,还不许他们程家赶紧预备起来么。更何况安车的前后左右一大群人跟着,能出什么事。

    少商看着晃悠悠合上的车厢门帘,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忽然觉得这时代的风气可以再稍微保守一点,别跟现代社会似的,相识的男女说两句就能搭车顺道送回家了!

    登上车后,莲房本要跟上去服侍,袁慎这回不矫情了,直接道:“我与你家女公子有话要说,你先退下。”言语虽十分和蔼,但手上已不容分说的将车门阖上了,阻隔了外面小婢女的哎哎之声。

    “袁公子请注意礼数。”少商板着脸,随即去推车壁上的窗格。

    袁慎回过头来,笑道:“你这人真奇怪,适才你将楼家大夫人训的跟龟孙似的,现在倒来跟我讲礼数。”

    少商抑郁,她就知道这货刚才什么都听见了。她无奈的叹口气,停止推窗,压低声音:“有些事,暗着可以来,明着不能做。嘴上痛快完了,以后还要见面呐。”

    袁慎挑了挑眉:“适才楼垚都要并娶了你和何昭君了,你还对这门亲事不死心?”

    少商赶紧转身,辩道:“若阿垚知道并娶之事对我是多大的羞辱,他还敢张嘴说好,我非两巴掌拍死他不可!可他不知道呀。他以为并娶就如同虽只看中了一柄剑,可碍于人家百般纠缠,他就再多买一把好了。”

    “你就这么贫ǎ俊

    “自然!”少商正色道,“阿垚就是这样的人,在滑县时他看见遭了匪患的孤儿寡母可怜,他就拿出身上所有的钱,却不知孤弱之家得此横财更会招来祸事。我心里清楚,倘若阿垚知道并嫁之后我会有何难堪,他是断断不会答应的!”

    “可楼垚如此无知无能,这样的郎婿你要来何用?”袁慎不悦了。

    “无知我可以告诉他呀,至于无能……”少商正色道,“谁生下来就有大能耐的。譬如适才那事,我说这样直白愣登的给人家钱是不成的,阿垚就去询问县衙里的老吏,我们再一起合计,终于妥善的将人安置好了。临离滑县前我们还去看过呢,那寡妇与后夫男耕女织,和睦相处,两家的孩儿在一道玩耍,与嫡亲手足无异。”说到这里,女孩一脸骄傲。

    袁慎心中一动,静静的看了她一阵,终于恍然道:“……楼垚这样的郎婿,才能叫你安心,是不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少商心生警惕。

    “没什么意思,随口说的,你别跟扎了刺似的,好好坐着。”袁慎低着头,纤长玉白的手指拨弄着腰间用浅绯色绸绳系住的金玉环佩,声音轻渺,“…说实话,若叫我择妇,我也想找能叫我安心的。可这世上,有几个人能真叫人安心的…”

    少商阴阳怪气道:“袁公子还找什么安心的,您应该找合心的呀,要做袁氏宗妇嘛,什么照拂族人,礼数周全,哪样都不能少了。”

    袁慎叹道:“楼太仆的夫人也是都城闻名的贤良练达,如今看来,心胸狭隘,伪作矫饰,还不如你这样恶言相向的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也心胸狭窄的很,若我处于楼大夫人的位置,未必不想把好的都扒拉到自己亲儿的碗里。”少商故意唱起反调。

    袁慎叹气,无奈道:“…你究竟对我有甚不满,怎么和我回回见面都夹枪带棒的。”

    终于说到这个了,少商一眼瞪过去,道:“你自己摸摸心口,从头回我家筵席见面起,你于我有甚好处么?除了要挟,还是要挟,至多给了我一罐药不对症的药膏!”

    她本以为袁慎会生气,谁知他凝神想了想,居然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好,我今日就给你送些好处罢。”

    “好处……?”少商满脸狐疑。

    “我今日来跟你讲讲这回何家之事的来龙去脉。”袁慎双臂舒展,轻轻拂开锦缎袖袍,“令尊令堂虽然精明能干,但常年在外,于都城里许多人情世故未必清楚,未免你行错事说错话,有些事我得跟你说说。”

    少商神色一肃,老实端正的坐好。

    “当年肖家虽被陛下困住,但他们主动来降,着实消免了天大的一场兵祸,朝堂也能腾出人手去收拾别人。因此,陛下是实实在在想让肖家善终,对他们许多僭越的举动视如不见,尽量不撕破脸,而是,而是……”

    “而是设下许多箍子,慢慢消磨肖家的势力。这个阿母跟我们说过。”少商接口道。

    袁慎笑了笑,一字一句道:“与何家的这桩婚事,就是第一道箍子!”

    少商一惊,手指紧紧嵌进衣袍中。

    袁慎继续道:“何将军为人,不敢说尽善尽美,但忠勇敦厚,不贪图名利却是真的。其女何昭君与楼垚自幼定亲,随着何将军愈发受陛下看重,你以为没人动过何昭君婚事的主意。若说何将军贪慕权势,那之前有王爷皇子示意,何将军为何尽皆婉拒?从去年肖氏父子进都城面圣,到何楼两家退亲何昭君另嫁,不过短短四个月。肖家难道真有什么滔天权柄,短短四个月就能叫何将军改弦易辙?”

    少商十指交握,小小的指节微微发白:“……这,其实是陛下的意思?我听说何昭君极受何将军疼爱,他就这样将女儿推入火坑?”

    “陛下未必说过什么,但何将军追随陛下日久,如何不知圣心。”袁慎苦笑道,“何况,只要肖家不起异心,肖氏一族根深叶茂,肖世子英俊倜傥,这未必不是一桩美满的婚姻。君臣同心,赐肖氏以荣华富贵,笼络以重臣爱女,只盼着能慢慢感化他们父子。”

    少商喃喃道:“就是说,何将军既嫁了女儿,又要监视亲家…”马的,这也太tm忠心耿耿了,“而肖家父子顺水推舟,是想着能将何将军拉拢过去?”

    袁慎默认,眼中尽是赞赏之意。

    “……即便如此,”少商愤然低喊出来,“难道何昭君只有嫁给楼垚一条路?!都城里这么多皇子亲贵,这么多豪强世族的公子,阿垚又不怎么出挑,怎么就非盯上他了!对了,是何将军不知道阿垚已经和我定亲,如果他知道……”

    “就算何将军知道,怕还是会留一样的遗言。”袁慎冷冰冰的打破幻象。

    少商气呼呼的瞪向袁慎。

    “经此一役,何家的老底去了一半。”袁慎神情自若的说下去,“这还只是小事,可叹何家成年男丁皆去,等那位何小公子成人及冠,少说也要十余年。眼下满城皆赞何氏忠勇,可十几年后,人走茶凉…这,这…”

    少商心里一片雪亮。十几年后,连皇帝在不在都还两说兀绞毙禄实勰懿荒芗绦翊问希赜锰岚魏涡」樱臀幢亓恕

    “择婿楼垚。一来,楼太仆兄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楼垚又忠厚老实,心地仁善,何昭君将来的日子不会难过。二来,楼氏子弟,除了楼垚,尽是儒生文官,这么着,何家的遗部就能尽可能多数的传给何小公子了。”

    少商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何将军剩下的部曲吗。”

    袁慎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之意,道:“不止部曲,还有庄园,屋堡,族人遗孤……楼氏兄弟虽私下有些小计较,但大体还是光明磊落的,并不贪婪。将来楼垚暂掌一切,等何小公子大了,姐姐姐夫再行归还,合情合理。此事说来简单,可在何小公子长大成人这十几年间,变数太大了。楼垚,是最‘周全’的选择。”

    “可是,可,可…”少商觉得气都喘不过来,眼眶发红,“可是阿垚不喜欢何昭君呀!”

    袁慎看她这样,心中生出怜意,柔声道:“你们定亲才几个月,楼垚也好,你也好,慢慢都会过去的。”

    少商低头绷脸,不发一言,忽道:“说到底,何将军也是记着那份恩情,不然,我就不信全城没有第二个心地磊落且感佩何氏忠义的人家愿意接纳何昭君!”

    “你说对了,何家如今赞誉满天下,何昭君嫁妆丰厚。但会贪图这些的人家,何氏信不过;不贪图这些的人家,又不愿自出头。楼家当年受了何将军大恩,至今不曾报偿,他们接手也是顺理成章。”

    少商觉得宛如置身于流沙之中,无论如何挣扎都翻不出去,她心头既慌乱又忿忿,心有不平却发泄不出,忽瞥见袁慎一副悠然洒脱的模样,脱口而出:“……不如你去娶了何昭君罢。你也不贪婪,你家也不会吞没何家的东西,你的才干学识相貌又胜过阿垚百倍,你要是开口,何昭君必然会……”

    话还没说完,袁慎已变了脸色,冷声道:“迎入何昭君这样的新妇,怠慢不得,轻忽不得,今后还要倒贴许多人力物力帮扶何家再起。商君可真看得起在下!哼哼,今日天色不早了,我与商君就此别过,不送了!”

    少商自知说错了话,灰头土脸被赶下马车。

    程顺见安车停了,连忙上前问道:“女公子,您怎么下来了?”他们只听见车厢里时高时低的争执声,却听不清内容。

    少商见到自家老管事才反应过来,忙转身朝车诖喊:“这是我家的安车!”

    车厢的门帘被气势汹汹的一把掀起,少商被吓的噤声缩身。袁慎一个撑手翻身下车,一言不发的接过侍卫手中的缰绳,利落的直身跃马,疾驰而走。

    少商呆站着那里。她第一次发现,这货居然身手这么矫健。

    见此情形,副管事慢慢凑到程顺耳边,低声道:“这位…怕是不成吧…”

    程顺白了他一眼,低声喝止议论主家之事,心里却着实得意:这位袁大公子,且有戏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