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三: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第81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初代皇室的特别之处,除了没有太后太妃,皇族的亲子感情都还算可以,不像后来的皇帝连自己有几个孩子都弄不清楚。至少如今的皇帝清楚的记得自己每一个儿女的名字年龄配偶,以及精确到月的生辰。

    由于皇帝特殊的天秤座风格,哪位儿女来自哪个肚皮比较容易记忆,如果排除五皇子,那么肚皮来源的选项就只有两个。

    和许多白手起家的开创者一样,皇帝虽已身居至尊之位,但还保有十分淳朴的普通人民情怀;为了使亲族之间的情意不至于随着地位升高而淡薄,皇帝每隔一两月必要行家宴,有时是大宴——将族中亲属尽皆宣来,甚至搭上几位亲厚的同乡功臣勋贵,但多数是小宴——只帝后妃及皇子公主数人。

    今夜便是小宴,而且人还不齐,三公主被勒令闭门思过,连累三驸马也没得出席,越妃照旧神隐——虽入宫进修才十天,但少商已隐隐察觉,这位越妃娘娘基本处于无监管状态,皇帝没空管,皇后不想管。除了必要的公众场合她会和皇后妻贤妾卑做得好戏,其余场合是尽可能避免和皇后碰面。无需请安,不用拜见,导致少商至今还未见过这位娘娘。

    为了避免疏离骨肉情分,也没什么嫡的庶的废话规矩,席位一律按照年龄排布。右侧首座是太子夫妇,左侧首座则是二皇子夫妇,次下便是大公主和二公主相对而坐……然后令少商惊悚的来了,接下来坐在三皇子对面的居然是凌不疑和自己?!

    眼见高贵的四五两位皇子和四五两位公主居然坐在自己下首,少商只觉得身处云端,两脚悬空,浑身的不自在。她从小就不是好学生,什么文艺汇演主持优秀学生嘉奖思政大会发言那是从来轮不到她的,因为成绩实在进步神速班主任或校长不得不当众表扬,他们那表情都跟生吞了十斤臭豆腐似的。

    四公主眼中虽有不平但尚能掩饰,还强笑着朝少商举了举杯;五公主双目忿忿,若非帝后在场估计当面要喷火了,可惜隔着五皇子,这点热度传到少商这里不过是半盆泡脚水。

    倒是五皇子眼神在少商身上来回漂移,笑的轻浮:“数日不见程娘子,倒是容貌愈盛了。”

    凌不疑眉头一皱,谁知不等他发作,少商即以袖掩口轻笑,驾轻就熟的回道:“承蒙五殿下夸奖,多日不见,殿下似是又长高数寸呢。”耍流氓嘛,当她没见过啊。

    五皇子脸色当即从轻浮的纨绔丝带儿僵硬成轻浮的萝卜色,皮埃斯,是胡萝卜。

    其实五皇子长的不错,可惜身量实在含蓄了些,今年一十八岁了,非但不能和凌不疑三皇子这个级别比,四公主若每顿再多吃几碗饭没准就能追上了。上回宫筵,少商就听见二皇子对着五皇子又拍又笑,四皇子在旁凑趣的调侃他那垫了好几层的靴底。

    鉴于其他皇子都生的人高马大,皇帝的基因显然没有任何问题,原因显然出在娇小瘦弱的徐美人身上——可惜这是个崇尚勇武炽烈的年代,推崇的是男子高大伟岸女子健美丰腴,目前没有娇小花美男的发挥余地。

    少商叹口气,其实也没有她这样纤弱娇嫩小美女的发挥余地,也不知凌不疑哪只眼睛抽搐了看上自己。

    五皇子原本还想放两句狠话吓唬吓唬少商,凌不疑狠厉的眼神已经射了过来,他只好故作高傲的扭头闭嘴,挑剔宫婢服侍的这里那里不好。

    少商扁扁嘴,向上首望去,只见徐美人谦卑的为皇后布菜端酒,躬身屈膝连头都不敢抬,挤的骆济通毫无用武之地,于是她朝少商无奈的笑笑后,自行提早下班了。

    少商对着骆济通离去的背影羡慕的叹了口气,凑到凌不疑耳边:“你看你看,徐美人一直在看陛下呢,可惜陛下全没看见,她只好拼命挨着皇后。”

    凌不疑没有搭话。只对着女孩粉嘟嘟的耳垂和侧颊看了半晌,烛光下,半透明的肌肤覆着稚气的细细绒毛,又娇又嫩……他慢慢捏拢掌心。

    少商浑然不觉,继续兴致勃勃的东看西看——作为宫廷小透明,徐美人也只有这种场合还能稍露个面,不然估计皇帝都记不起她来了。

    话说十八年前,宣后与越妃尚未磨合出融洽的相处方式,某日两人前后脚跟皇帝各吵了一架,然后双双紧闭宫门不让皇帝进去,皇帝怒而醉酒,接着就出了徐美人这个‘意外’,继而引发五皇子这个‘意外’。不过根据翟媪透露,徐美人也不算多无辜,不然一个外庭服侍的宫女是如何进到殿中内寝去发生‘意外’的?其中企图借机攀龙附凤的人多了。

    不过帝后妃三人,不是秉性厚道就是懒得理她,事后处置了一大批人,再给了个封号就算结案了。

    此事的后续影响就是,皇帝的内寝中再无宫婢只有宦者,宣后和越妃也若有似无的达成了默契。即,谁惹事谁买单,谁吵架谁留宿,另一个绝不插手。

    当然操作起来是有难度的。据骆济通私下里说,她小时候曾有一次皇帝和越妃吵的差点连南宫值守都听见了。皇帝大怒往长秋宫而来,结果皇后坚决不肯开门,还派人去给越妃拽了一段酸不溜丢的文,气的越妃赤足追过去,硬是将皇帝从长秋宫门外拖回。

    听了这段往事,虽然刚被老皇帝训的好像龟孙子,但少商还是对他生出一股敬意。

    “其实陛下是个好人呐。”少商望着相对而笑的帝后,由衷的叹息。

    凌不疑看看侧旁的二公主夫妇,耳鬓厮磨的亲昵,浅笑低语;再看看侧对面的二皇子夫妇,也不知说到什么有趣的,二皇子妃还娇嗔着扶了二皇子的金冠一把。

    他转头看看身侧的女孩,低声道:“少商,你看看我的发冠是不是歪了。”

    少商扭头回来一看,笑的没心没肺:“没歪呀,好好的。”不过她终于还是记起不久前才答应皇帝的,伸长胳膊帮他正了正素银镶紫玉的束发冠。

    夏夜的宫殿里烛火通明,便是周围有冰盆凉扇,凌不疑依旧觉得气息濡惹,鼻端氤氲着女孩身上幽幽香氛,凑近时衣衫单薄下胸前微盈。

    这时,皇后向下首轻举酒卮,众儿女们前一批后一批的直身回祝,这下少商就能清楚的分出这些皇子公主的肚皮原产地了。一二两位皇子是宣后所出,三四两位是越妃,一五两位公主是宣后生养,二三四位公主则是越妃,余下年岁尚小暂不注述。

    皇帝犹如一个刚拉到投资的乡镇干部,笑的红光满面,自豪而殷切,指着少商向皇室家族笑言‘十一郎之新妇,而后便是自家人了’。少商只好端着笑脸团团敬拜,活像一只举着短短前蹄作揖的白胖吉娃娃。

    二皇子妃面如满月,笑道:“我与少商妹妹一见如故,明日就算了,你在家好好歇息,等下回你再休沐,去我们府里游艺一番,我来设宴!”

    太子妃低眉微笑:“二弟妇说笑了,少商妹妹矜持羞怯的很,我数次延请她去东宫,她没没去呢。”

    少商心里轻笑,坚定的不加入战团,只吃瓜。

    二皇子妃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浑似不在意道:“要我呀,也不去东宫。已经天天在宫里了,转个头,东宫不还是在宫里吗。”她又朝少商道,“少商,我知道你事多,我也不难为你,什么时候得空了你再来我府罢。子晟,你若不放心,也一道来!”

    二皇子原本一直皱着眉,好像谁欠了他钱没还似的,听到这句展眉道:“没错没错,子晟,到时你也来!”

    此时,三皇子忽轻轻笑了起来,二皇子不悦了:“三弟,你笑什么!”三皇子缓缓切着炙肉,道:“无甚,我只是想起了子晟刚进宫那时,不知是谁仗着身高力壮时时欺侮之。这些年方才屡屡示好,是否为时已晚矣。”

    二皇子涨红了脸:“那那,那不是年幼无知嘛……”

    四皇子嗤笑道:“二皇兄,你那时还算小呀,你都有姬妾有孕了!”

    太子头痛:“哎呀呀,你们都别吵了…怎么动不动就吵起来呀…”

    “老四关你什么事!”二皇子起身怒斥,“我和子晟再吵再闹,那也是在母后宫里一道长大的,胜于你们这些,哼哼,你们这些……”

    此时皇帝眉头一皱,似是不悦。

    大驸马甚是警觉,察言观色后低声喝止:“二殿下切莫胡言!”同时右肘轻触大公主,大公主看丈夫眼色立刻会意,强笑道:“都是骨肉至亲,都是宫里一起长大的,子晟与我们手足无甚分别。……二弟,还不坐下!”

    皇帝慢慢松开眉头,转而道:“子逊,辟雍修的如何了?”

    大驸马笑道:“臣与诸位大儒参周礼中所记载诸项规例,已修整到圆壁了。”

    “哦,这么快。”

    大驸马拱手:“陛下若是放心不下,不如去看看。”

    皇帝神色愉悦的一挥手:“事情嘱托给子逊,朕总是放心的。”

    听到皇帝嘉奖,大驸马本就生的英俊,此时一派骄矜自负,光耀雍容。

    大公主得意道:“父皇,我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嘛,子逊最爱听您夸奖,他又是个老实人,会将您一字一句都当真的!您今日这一夸呀他没准连出去的宫门都找不着了!修缮辟雍这样的大事还得您亲自看着。您若甩手不管,回头子逊有不合礼之处叫人参了,可都怪您。”

    皇帝似乎甚为宠爱这位巧嘴的长女,抚须连笑:“你呀你,什么话都教你说尽了!”笑了片刻,眼光一转,指着二驸马笑道:“你呢,还是整日吟诗作曲,妇唱夫随?”

    二驸马甚是和气儒雅,与佩琪爸爸的太子是同一系列,只听他笑道:“诸人诸样,诸般才能。子逊兄大才,儿臣如何敢比。儿臣愿循黄老之道,淡泊无为,与公主终老青山绿水之畔,清歌妙舞,吟诵一生。”

    二公主对丈夫深情一笑,转而笑着埋怨道:“父皇真是的,您有这么多能干的儿子臣子,就不能叫我们偷偷懒么。回头我俩作了新曲编了新舞,就不给您看了!”

    “好好好!”皇帝嘴里骂着,眼中满是喜爱之意,“你们爱吟诗就吟诗,爱跳舞就跳舞,好在你俩的老父亲还算薄有家财,就是你们无所事事也饿不死你们!”

    “可不是?”二公主神色柔婉调皮,“谁叫儿臣和您郎婿会投胎呢,既投了好人家,又投了这样大好的太平盛世!”

    皇帝龙颜大悦,略带几分醉意,重重一掌拍在食案上:“说的好!盛世朕不敢夸口,可这天下终是在朕的手中慢慢太平下来了!”

    二公主含泪,满怀真挚道:“父皇忒谦逊了。儿臣年幼时天下是个什么情形,如今又是个什么情形,天下人难道是瞎子么!这都是父皇焚膏继晷宵衣旰食换来的!儿臣与驸马无有长才,只愿为这太平天下谱一曲盛世之歌!”

    皇帝被女儿说的龙目湿润,低头隐去,一手在前连连摆动。气氛都煽到这里了,满殿的皇家儿女无不纷纷起身举杯恭祝皇帝雄才大略安定天下。

    少商放下酒卮凑到凌不疑耳边,轻声道:“二公主真是人才呀,这么会说话!”这番马屁神功简直可以载入教科书,一定要好好学习之!

    她话音刚落,还不待凌不疑答复,大公主一边落座,一边细声细气道:“二妹可真会说话,难怪父皇对你多有疼爱,你我姊妹只差数月,我可是远远不如你了。”

    二公主笑而不答。大驸马怕节外生枝,赶紧给大公主斟了一卮酒,低声叫妻子莫多事。

    少商又凑过去轻声道:“大驸马倒是个讲实惠的。”既然二驸马志不在朝堂,就跟大驸马不会产生利益冲突,何必管人家怎么拍马屁。

    凌不疑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低头攥着女孩的裙角:“你就做你自己就好,不用学别人的样子。”顿一顿,“你莫一直看别人,着相了。”

    少商呆了呆,赶紧收回目光:“哦,你说的是。”

    眼看席间一派和睦,五公主闪了闪眼睛,咬唇半晌,忽道:“太子妃,你之前延请少商妹妹,那她究竟是为何不肯去东宫啊。”

    少商大怒,你个小碧池,有完没完!话题都已经岔到八百里外去了,二三四皇子都闭嘴惊艳低头喝酒了,你丫还不依不饶的!你属王八的啊咬住就不松口了!回头我给你找一个亲亲好姊妹炖一道霸王别姬!

    她正想犀利的回击,凌不疑已缓缓道:“适才太子妃不是说了么,少商她矜持羞怯,不爱到处走。五公主没听见么,莫非是有耳疾了,不如请宫里的医工看看。”

    一旁的四公主闻言,噗嗤就笑了出来。

    五公主正欲愤然回敬,殿外的小黄门忽疾步奔进来,在帝后跟前小声禀报,仿佛是某某请求觐见,皇帝略愣一刻,才道:“……宣。”

    过不多时,宦者高声传报——“汝阳王妃至,裕昌郡主至。”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妙龄少妇搀扶着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缓缓走入殿内。皇帝略略起身拱了拱手,皇后低头欠了欠身,余下众人均依照礼数各自行礼。

    汝阳王妃轻蔑的看了徐美人一眼,徐美人十分机灵,立刻让出自己侧对着皇后的席位,缩到一旁不敢说话,五皇子见了暗暗握拳,眼神阴沉。

    老王妃缓缓坐下,又拉孙女同席而坐,方道:“皇帝,老身不请自来,您不会责怪吧。”

    “叔母言重了。”皇帝缓缓收起适才的嬉笑怒骂,神色淡然,“不知叔母此来何事。”

    汝阳王妃摆着一副找茬的脸色,道:“老身知道今日陛下设家宴,想来看看儿孙辈,哦,莫非老身来不得?”

    皇帝只笑笑,并不答话。

    “自然了……”老王妃继续道,“老身还想见见十一郎的新妇。”说着,一双皱纹围布的老眼往下扫去。

    下首席间诸人心里都心道:拉倒吧,您不就是专为看程少商来的嘛!

    少商正要起身行礼,却发现一只纤长的大手搭在她小小的腰肢上,牢牢将她按在座位上,夏衫单薄,微凉的掌心犹如贴在肌肤上一般,指尖仿佛还轻轻揉搓了一下腰身。

    少商脸上一红,扭捏着低头去掰他的手掌。

    这番动作旁人没看见,邻桌的二公主夫妇却看的清楚,二驸马微微一笑,温柔的去拉妻子的手,二公主笑嗔着反握回去,同时侧瞥了凌不疑一眼,心中莫名有一丝忧虑。

    二驸马与妻子心意相通,在她耳边问道:“怎么了?”

    二公主轻叹:“十一郎太喜欢她了。”

    “这有何不好?”二驸马奇道。

    二公主张嘴欲言,最后还是笑着摇摇头——可是他的心太沉了,这样很不好。

    冬日的坚冰为何非要喜欢夏虫呢,凌不疑为何要喜欢程少商呢,找一个像骆济通那样心思细密温柔体贴的女孩不好吗。

    “程氏……”汝阳王妃盯着凌不疑身旁的女孩,心知已找到目标,“看你形容年幼,不知德行才学如何?”

    少商微微侧身,正要回答,凌不疑却淡淡道:“不论德行才学如何,我与少商都已定亲了,是陛下亲自下旨,双亲同意的。王妃此时说这话,又有何意思。”

    汝阳王妃继续道:“双亲同意?哼哼,程氏,你可去拜见过凌侯夫人。”

    “哪一位凌侯夫人?”

    凌不疑再度抢话,给自己舀起一杓温酒,缓缓倾入面前的酒卮,“哦,我忘了,家母已与家父绝婚了。那么,老王妃说的是家父的后妻了……少商尚未见过淳于氏。”

    汝阳王妃双眉一皱:“你们定亲都这些天了,程氏你为何还不去拜见未来君姑……”

    啪!

    凌不疑重重的将酒杓摔在酒甑中,溅起的酒水将地板点出几点漆黑。宫室内气息莫名冷了下来,不复适才热烈家宴的氛围。诸皇子公主看皇帝神色肃然,俱是不敢发言。

    “未来君姑?老王妃当吾母死了么?!”凌不疑淡淡的看过去,“这么急吼吼的给吾妇寻了个新君姑?”

    裕昌郡主心里着急,赶紧去扯祖母的袖袍。

    汝阳老王妃自知失言,缓了一下语气,再次道:“是老身说错话了。可就算不是第一位的长辈,长辈终究是长辈。程氏,你为何还不去拜见?!”

    少商这次连嘴都没张,直接去看未婚夫。

    凌不疑果然缓缓道:“其一,少商这十日都在皇后身边学习礼仪,不曾得空。其二……”他讥讽一笑,“吾妇尚未拜见过吾母,如何去拜见淳于氏。”

    老王妃急了:“那程氏何时去拜见你母亲?”

    “家母今日身体有恙,不宜见人。”

    “那汝母何时能痊愈!”

    “这我怎知?”凌不疑抬起长睫,轻飘道,“阿母的病是十几年前就种下了,病根深远,时好时坏,吾亦不知何时能好,何时又会病发。”

    “凌不疑你——?!”汝阳王妃勃然大怒。

    少商若有所悟,定定看向青年,轻声道:“我第一次在涂高山面圣,你也是像今日这样句句抢答,不让陛下有为难我的机会,不让我有说错话的机会……后来,你就随我在御前说话了。因为,你知道陛下已经接纳我了。你一直在小心的照看我,对么?”

    凌不疑含笑,深褐色的眸子明亮剔透,仿佛星辰点点,他低声呢喃:“是又如何?你预备怎么谢我。”

    宫室内烛光萦绕,也不知是烛火照的,还是热气晕染的,女孩的脸颊绯红如云彩,大眼睛扑闪扑闪,咬唇欲言——凌不疑就这么耐心的等着。

    老王妃正在絮叨:“……皇帝也太轻率了,不说程氏门第并不匹配,老身看着小女娘也不像能担十一郎新妇的样子。照我看,还是当再行思量,另聘一门……”

    就在此时,值守殿门的小黄门高声道:“越妃娘娘至——”

    少商立刻转头伸脖子去看,满心激动的捂着胸口,轻声道:“真的是越妃娘娘么,我总算能见着了…哎哟,你干嘛…”轻叹即刻转为轻呼,为怕引人注意,她都不敢大声叫喊。

    凌不疑面罩寒霜,提着女孩的手腕,在她粉嫩嘟嘟的小手上重重咬了一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