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三: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第87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凌不疑见未婚妻情绪不高,就将她送家后自回府邸了,走前见女孩蔫头耷脑的无精打采,便柔声吩咐她再歇一日,他会替她去宫里告假的。谁知一俟他离去,少商立刻脱兔般的奔去九骓堂。原来她只是对着受害者母子没情绪,对上自家爹妈那是八卦情绪空前高涨。

    “凌,啊不,霍夫人…那什么,疯了…?”程老爹这两天一直在家养护晒伤,听罢这番复述他的眼白显得更白了,“这事估计都没几个人知道罢?”

    萧夫人点点头:“嗯,至少我就没听说过。也是,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子晟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却有位疯母,说出去好听么……不过,我现在倒是明白了?”

    “阿母明白什么了?”少商问。萧主任常有些不凡的见解,她一直十分佩服。

    “霍家一门忠烈,陛下当初却没有为霍夫人绝婚之事撑腰到底。”

    非洲酋长父女俩齐齐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萧夫人继续道:“当初打听到霍凌两家的往事时我就觉得奇怪。汝阳老王妃再有脸面,究竟君臣有别,她再能胡搅蛮缠,陛下雷霆震怒之下,也不见得能抵挡——可陛下还是放任霍夫人和凌侯绝婚了。”

    “现下我明白了。陛下是性情中人,未必喜欢凌侯与淳于氏的行径,又觉得强扭的瓜不甜,就是凌侯迫于君威离弃淳于氏迎回霍夫人,那又有什么意思?还有一则,倘霍夫人还是凌侯夫人,那么抚恤给霍氏一族的好处免不了要让姓凌的沾些去。于是陛下就想,索性让霍夫人绝婚,然后再嫁一个忠厚重情功勋卓著的郎婿——比如崔侯。不但霍夫人将来有靠,子晟也能有个真心关怀的后父,谁知……”

    “谁知,霍夫人绝婚后没多久就疯癫了?”少商喃喃着。哎呀呀,皇帝这下可算错啦。

    萧夫人叹道:“正是。谁知道霍夫人对凌侯用情那样深,竟然疯癫了。唉,也不能怪陛下,绝婚又不是什么大事,再嫁就是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哪个能料到会疯呢。”

    程老爹嘴巴动了动,很想表示一番关于‘绝婚并非小事’的见解,最后还是忍住了,只能连声‘可怜可怜’的叹息忠臣之妹如今的凄凉光景。

    “嫋嫋,你记住了,如今这事是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陛下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你在外面别乱说,免得惹帝后与子晟不快。”萧夫人最后谆谆吩咐。

    少商郑重应下。这点行情她还是懂的,不会那么没眼色。

    首先汝阳老王爷显然是知情的,但他那坏事的老太婆未必知道,所以才那么大喇喇的没有进退分寸;帝后是知道的,那么按照皇帝的天秤座丝带儿,越妃也一定知道了;凌不疑他爹应该也知道,不然不会怕皇帝那么厉害,至于其余人就得望天问卜了。

    次日睡到自然醒,少商本想再懒惰的瘫一日,整理整理思路,开展一下批评与自我批评,谁知多歇一日之事被次兄程颂知道了,他便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通知了万萋萋,然后万萋萋又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来抓人。

    在万府足足玩闹了一上午,又是膊扑又是骑马,自然还少不得赌两把(少商险些连衣裳都输掉了),终于在午膳时将自家把子灌醉后,她才得以摇摇晃晃的回了家,坐在马车上迎着秋风散酒气时,不意竟在街上看见了楼垚。

    少商立刻清醒了,双眼瞪的圆铃铛一般,伸着脖子眺望街角那头——楼垚低着头骑在马上,踽踽而行。原先那个,高瘦阴郁的模样。一晃眼的功夫,他与随从们就从视线中消失了。少商愣愣的坐回车中,半晌无语。

    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婚姻不成情意在,就算情意不在了楼垚当初送的礼还都穿在程母身上呢,是以她很理所当然的担心起前未婚夫现下的日子了。

    回到居处后洗去一身的酒气,少商趴在窗栏上苦苦思索,应该如何打听楼垚的近况呢。

    大剌剌去楼家去问是不可能的,楼家人会吓死,凌不疑也会活吃了她;直截了当的去问亲娘也不现实,萧主任最怕他们藕断丝连,恨不能全网屏蔽楼家消息;她那三位兄长中有两个半都是属二五仔的,下课铃响时让他们去打听,课间十分钟都熬不过萧主任就会带着班主任杀到——那该怎么办呢。

    到了此时此刻,少商才发现自己手上可用之人简直比肚里的墨水还少。

    其实她一直都是个特别有事业心的姑娘,混社会就兢兢业业的混,读书就呕心沥血的读;投胎到这样衣食无忧的剥削阶级家庭,她本想好好干一番事业,不敢说富可敌国,但至少在程老爹的庇护范围内自立门户自食其力是不成问题的。

    谁知来了这里大半年,连程家祖坟在哪儿都还没闹清楚,就再一再二的撞桃花,到现在为止,除了一桩婚约两个未婚夫三段绯闻,她竟然一事无成!

    想到这里,少商眼珠一转,忽然计上心来——那个嘴货当初不是说欠她一回吗,现在她跟着凌不疑上可九天揽月下能火锅海底捞,其实也没什么地方用得上袁慎了。这回就让那货将诺言偿了,也算大吉大利,国泰民安。

    少商当下招来莲房,附耳过去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她如今攀上金龟婿,又日日进出宫闱,在家中早是身价倍增,威势大涨,奴仆无有不恭恭敬敬的,有时比管理家务的程姎说话还管用。莲房本就对自家女公子死心塌地,便十分爽利的一口应下,扭头就走。

    办完这桩事,少商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犹如一只圆滚滚的鼹鼠,打算睡一顿美美的午觉,谁知此时萧夫人却遣人来传她去九骓堂,言道:凌侯夫人来了。

    少商伸了一半的胳膊顿在半空中了。

    其实凌侯夫人淳于氏之前已经来过几次程府了,不过少商和程老爹都不在,都由萧夫人出面接待。萧主任的本事少商是知道的,最擅长义正词严的下套路,虽然不能把塑料花说成香水百合,但忽悠成高档pvc还不成问题,楼二公子的妻子如今已当她是人生导师了。

    打扮停当后,少商迅速移步九骓堂,只见萧夫人对面正端坐着一位衣饰雅致的中年美妇,她身后还跪坐着两名十五六岁的美貌侍女。

    在萧夫人的引领下,少商礼数完整的向淳于氏行了礼,再抬头时她正面对上淳于氏。少商观其相貌,觉得淳于氏并不十分美艳,但自有一股温柔婉转之意,尤其臻首低垂轻言细语之际,仿佛比少商还要娇滴滴,更别说英气勃勃的萧主任。

    少商忍不住暗笑,萧夫人生平最讨厌这种小白花长相的女人——没错,包括她自己的女儿。这些日子萧夫人偏要压着性子去应付淳于氏,估计肚里的槽口都快溢出来了。

    “……之前来过几回,听你母亲说阏蛉斩荚诠铮袢罩沼诘眉嫒肆恕!贝居谑嫌幸话训腿岬好嗓子,好端端说话都跟呢喃似的,“真是生的好模样,我看了都喜欢,难怪子晟这么着急要娶你。”

    “也不算着急了吧,凌大人都二十一岁了。”少商低垂眼睫,不疾不徐的抚着袖子,“听说夫人您的长子今年才十五岁,已经开始议亲了。”

    淳于氏顿时微笑凝固,她没料到这样寻常的一句话竟会招来针刺般的回复。

    少商侧首看向生母,萧夫人也不动声色的看了她,目光交汇须臾之际,两人已知彼此心意——这对母女虽然情分一般,但都对彼此的聪慧程度有很高的评价。

    在知道霍夫人疯癫之前,萧夫人尚能不咸不淡的敷衍着淳于氏,偶尔笑谈几句撑撑场面,但如今嘛……情形就不一样了。

    “呵,也是。”淳于氏很快恢复如常,敛衽低头而笑,“少商君是子晟未来的妻子,是君华阿姊的新妇,自然对妾身有些…看法…可是,少商君,妾身到底年长你许多,且听妾身一句,往事已矣,过去的事总是再也改不过来的,咱们总要往前看。所谓上阵父子兵,我家侯爷和子晟到底是亲父子,哪能老这样冷冰冰的杵着。少商君纵是不愿理睬我,也不能不认我家侯爷吧。子晟碍着君华阿姊,不好软下身段,可不得由我等妇人先走这一步吗……”

    “凌侯夫人。”少商不耐烦听这女人絮叨,便微笑着打断道,“小女子有一句不知当不当问。”

    “少商君请问。”

    “凌侯夫人是什么时候寡居到凌家的?是霍夫人嫁去之前,还是之后。”

    淳于氏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轻声道:“妾身命运不济,前夫亡故后无处可去,孤苦伶仃,只能托庇在姨母家中,幸得君华阿姊照拂。”就是承认在霍君华婚后才住过去的。

    少商毫不掩饰脸上的微妙神情。

    萧夫人忽道:“之前凌侯夫人来时说过,当年与霍夫人相处甚谐,亲如姊妹,鞍前马后,无有不应。”

    少商对亲妈的高超措辞技术表示敬佩,甜甜一笑——心机小白花哄骄纵大小姐的戏码嘛,何况还有凌侯在旁敲边鼓,一会儿夸夸妻子端庄大度好贤惠啦,一会儿赞赞妻子怜惜弱小心底善良啦,还不手到擒来。呵呵。

    萧夫人没说的是,前几次来访时,淳于氏提起当年和霍君华的‘友谊’,简直泪眼汪汪,我见犹怜,好险没把她恶心死,偏还要苦苦忍耐。

    她也是地方高门出身,并不介意丈夫纳妾,但前提是那些姬妾只能是‘玩意’。治家如治国,政令不能出其二,一山只能有一只母老虎。可淳于氏是寻常婢妾吗?

    萧夫人与青苁不但情同手足,患难与共,而且心意相通,都知道彼此对婚姻家族的看法,是以青苁从无分毫觊觎程始之意。就淳于氏这样的,趁霍君华死不见尸之际登堂入室,也好意思提‘姊妹’?真笑话!

    “妾身与君华阿姊当年的情分直比人家亲姊妹还亲厚,妾身知道君华阿姊和子晟还在人世时,在三清道观点了一百盏还愿灯,谁知,谁知……”

    淳于氏低低哀泣,“大丈夫三妻四妾是常事,子晟没出世前外兄也曾纳妾,虽说不久就过身了,但君华阿姊也是点了头的。是以妾身自愿洗手作羹汤,侍奉外兄与君华阿姊,实在不明白为何君华阿姊就是不肯容我,非要我性命不可!”

    这段话信息量有些大,如果是普通的正义人士,大概会对霍夫人生出些许反感来;不过这番话说给少商听是白搭了——因为她帮亲不帮理啊!

    “我也不知道她为何不肯容你啊。”少商望天喃喃,“大约霍夫人惯于做独女吧,抑或是,她更喜欢睡大床,不愿你去和她挤?”

    萧夫人想笑,但又觉得不妥,好容易忍住。

    淳于氏有些傻。

    她想说即使妾侍也不见得会和正妻一起侍奉丈夫,可这种话她如何说得出口。不过,她也是有历练的,一看今日情形不对(其实是少商全不按牌理来),决意速战速决,便转而向萧夫人道:“妾身家中还有些琐事,这就告辞了。”

    说着,她从左侧那名少女手中接过一只漆木匣子,“这是城外些许田亩的契书,算是我和侯爷给少商添妆了吧。还有这两名婢子,是妾身以十万钱从南方买来的,歌舞庖厨都行,将来服侍少商和子晟……”

    “夫人,您真是风趣。”少商笑眯眯道,“我至今连凌大人的内寝还没摸上呢,你这一上来就送我两位美貌侍婢,分去我未来郎婿的床榻,莫非还要我谢您?这莫非是,见一面分一半的道理?”她就喜欢一言不合开黄腔。

    “少商!”萧夫人皱眉道,“不会好好说话啊!”

    淳于氏果然满脸愤怒:“你,你一个小女娘怎能如此满口污秽言语……”

    “夫人觉得这话污秽。”少商做出一脸夸张的景仰,“夫人真是冰清玉洁,德行高量啊!”然后冷冷一笑,“这世上,有些人能做污秽之事,却不许旁人说出这些污秽。夫人觉得这种算什么,哼,真是虚伪!”

    “你们这是逐客?”淳于氏霍然站起,脸上冰冷愤怒。

    眼看女儿又要荒腔走板胡说八道,萧夫人赶紧抢在前头,端正道:“凌侯夫人知道什么是首鼠两端吗?”

    淳于氏一愣。

    萧夫人抬头直视眼前的贵妇:“有些事,是没法两面下注的。子晟是我家未来郎婿,我家自要和他站在一处。夫人,您与其在我家迂回,不如径直去寻子晟。他若肯来个‘往事已矣’,那么我等自会将您奉若贵宾,倒履相迎。否则,我们也不会逆子晟之意行事。”

    萧夫人目光凛冽,字字如刀,淳于氏一时竟无言以对。

    少商抚掌笑道:“阿母说的真好,真是微言大义,如雷贯耳,天打雷劈……”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萧夫人扭头怒瞪女儿。

    少商只好讪讪的将嘴闭上。

    淳于氏冷冷一笑:“就凭令嫒今日所言,我不信旁人听了会无动于衷。”

    “那您就……”少商正要笑着回嘴,却被萧夫人杀气腾腾的目光吓住了。

    “吾女说什么了,她什么也没说。”

    萧夫人抵赖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夫人若出去传扬什么,我家是断断不会认的。我家大人虽比不上凌侯从龙的早,可在这都城里也略有几分薄面。连陛下和皇后都常夸赞少商最近愈发妥帖,时时有赏赐,也不知外头人是否会信夫人的话?!”

    “好好好!”淳于氏连连冷笑,“我今日算是认识你们了!……我们走!”说着也不等奴仆来送客,自行甩袖而去,两名被吓呆的侍婢急急忙忙的跟上。

    ……

    待人走远后,萧夫人才看向女儿:“你不断激怒淳于氏,究竟是想干什么?就算不想敷衍她,也不必反目成仇。”

    少商却顾左右而言他:“唉,百闻不如一见,阿母您一发起脾气来,真是威风凛凛。只盼这位淳于夫人拿出当年和霍夫人抢男人的胆色来,不至于被阿母您一吓就缩回去。她若能在外散布我今日的恶形恶状,说不得啊,我就能一劳永逸啦。”

    萧夫人半信半疑,不予置否。

    少商的打算很好,不过很多年后想起来,似乎她那些看起来十分严肃正经的打算,最后总会往另一个哭笑不得的方向狂奔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原本是一个上万字的大章节,呜呜呜泪崩,可惜这两天单位的繁琐会议完全打乱了我的作息。

    我看看明天会不会有流星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