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卷三: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第94章
作者: 关心则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呆坐半晌,少商才拙拙的从地上爬气来,宫婢和小黄门们见她衣衫略略不整头发略略散乱的从宫室里出来,联想适才凌不疑也从这屋出来,俱是闪烁的眼神和微妙的笑容。

    少商很想说,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真的。

    回屋后,她将适才的武打戏份挑要紧的与翟媪说了,其中隐去五公主部分,翟媪听了笑的直打跌,笑够了才抹泪道:“可惜我没亲眼见到……唉,十一郎自小老成稳重,出了名的有定性,读书写字能坐一整日,射箭钉靶不到胳膊抬不起来都不挪地方。可是呀,从他到娘娘身边起,我就没见过他如寻常孩童般嬉笑打闹。”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怅然的神情。

    少商面无表情的想,看来凌不疑是将失落的童年都补到老娘头上了。过的一刻,她又好奇道:“那凌大人若是遇上了可恨可气之人,会如何收拾人家呢。”不是说二皇子曾欺负过他吗,手欠的应该不止二皇子一个吧,难道凌不疑会退一步海阔天空?

    翟媪一边给她重新梳头,一边抿嘴笑道:“十一郎又不是泥性之人,哪会打不还手,被他收拾过的人多半不会有下次了。哪像少商君这般,三天两头闹上一次还能全身而退;换做别人早打半死了!”

    “若将我打个半死,那陛下该重新为凌大人择妇了。”少商嘟囔着,随即又道,“阿媪您看着凌大人长大的,这么多年他就没有一二…嗯,红颜知己…?”整座宫廷都是女人,凌不疑也不是铁打的,青春期是怎么过来的。

    忆及往事,翟媪手上停了停,笑叹道:“说来好笑。十一郎刚来娘娘身边时,又瘦弱又白净,直像个文静的小女娘。后来陛下教他习武强身,又一滚身成了只顽皮的泥猴,每日弄的满身尘土,洗都洗不干净……”

    少商笑道:“阿媪你露馅了,适才你还说他自小老成稳重呢,结果他就滚泥巴了……”

    “不要插嘴。”翟媪拍了她一下,翻白眼道,“十一郎又不是去泥堆里玩闹的,他是在习武。那时他心里没有别的念头,只顾着读书习武,谁知……”

    她抬头望向窗外,“谁知到了他十四岁上,也不知怎么的,仿佛一夜间受了日月之光华和神仙之点化……嗯,我记得,那会儿三公主才嫁了一年,是…是在裕昌郡主和郎婿成婚次日来宫中拜见的筵席上。十一郎换了娘娘给她新做的衣裳——还是我选的料子呢,绯红衣袍黄金带,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在宫廊下,个子又高容貌又美,就像从天边云彩下飘来,满室的烛火珠玉被他盖过去了,大家伙的眼珠都挪不开啦……”她至今还记得三公主和裕昌郡主脸上的神情,既惊又悔都不足表述其精彩。

    这时代风气开放,便是老媪也热衷欣赏美男,翟媪的语气既怀念又惆怅:“……也是在那一年,十一郎先是跟崔侯出了一趟远门,回来后就在陛下跟前领了差事,还在外面开府另居了。”言下之意,宫廷的女人前半段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不知泥猴底下是大圣,后半段是鞭长莫及遥不可及追悔莫及,凌不疑已逃出盘丝洞了。

    少商点点头,她早就好奇皇帝既然这么疼爱凌不疑那为何不招做驸马,本朝又没有驸马不得从政掌权的规矩,如今听了翟媪这话,她大概齐都明白了。

    皇老伯的前三位公主全比凌不疑年长,哪怕最年少的侄女裕昌郡主也比他大一岁。女孩本就比男孩成熟的早,十八娇妻三岁郎,君玩泥巴我发育,她们议亲时凌不疑还是个小毛孩,自不会生出什么心思,而等她们起心思的时候,已经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有丈夫了。

    至于四五两位公主,哪怕如少商政治敏感度约等于零,也隐约察觉出她俩的婚事已经涉及政治问题了,根本不在小儿女欢不欢喜的范畴里了。

    收拾完火山遗迹,翟媪使宫婢抬来铺满吃喝的食案,拖着少商补上误点的午膳,少商吃着吃着,忽叹道:“也不知凌大人有没有用午膳,他怒气冲冲的跑出长秋宫,憋了一肚子气,别是什么都没吃吧……”

    翟媪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肩:“这就对了,总算知道惦记人啦!”

    饭后午憩,将将睡不到半个时辰少商就被翟媪摇醒,满心不情愿的被拉去上工,理由是宣侯夫妇以及车骑将军父女前来觐见。一路行至内殿门前,听里面传来阵阵说话声,少商连忙收起嘟嘴皱眉,摆出一副温顺恭谨的鹌鹑样儿,配上小白花式的长相,活脱脱小白菜地里黄。翟媪用食指点点她,几不可闻的笑骂一句。

    二人进得殿中,少商飞快的目光一巡,只见皇后右下首冷冷清清,只坐了一对安静的中年夫妇,左下首热热闹闹,分别是五公主,骆济通,王姈,以及一名少商不认识的中年男子。五公主正与中年男子说的兴高采烈:“……我长兄最听您的话了,那批骏马就托付给你啦!你记住了,要一样的毛色和个头,马蹄也要一色的!”

    这名中年男子生的高大英俊,相貌不俗,身着一袭华贵的金红色直裾,可惜面皮发油,肚皮隆起,掩不住一股酒色之气。他笑道:“好说好说……”

    “这事似是不妥。”皇后出言打断,“那批骏马是配给东宫骁卫的,五儿你张嘴就要七八匹,岂不是……”

    “哎呀,娘娘不用担心!”那中年男子大手一挥,“给公主的骏马就算在我府里,不与东宫相干。公主难得开一回口,我们做长辈的怎么好回绝。”

    五公主眉开眼笑,嗔道:“就是,母后太谨慎了!”又转头对那中年男子道,“说起来,偌大的东宫,连部将带门客,您要操一半的心,我们和兄长都信重您呢。”

    “哪里哪里,我不过仰赖陛下的威严英武,薄有家业,实则年老德薄,不值一提……”

    “您过谦啦!如今父皇还在外面用兵,马匹铁器都是朝廷管控的,就是有钱也未必能弄到那么好的马。跟母后说吧,她就跟我说一堆大道理,想跟父皇说吧,几匹马的事也拉不上台面,想找太子兄长吧,我不耐烦见太子妃。可每每出行,人家随行的护卫都有骏马,连四姊都从越家那儿弄到了四匹乌云盖雪,我可不能落了下乘……”

    “这倒是,公主虽然年少,但也已经立府了,人要脸树要皮,怎么能让公主失了威风!”

    五公主和那中年男子越说越高兴,皇后却皱起了眉头。少商见状,心念一动,这时翟媪正拉她跪下见礼,她向皇后和公主行礼后,抢在翟媪前面朝那名中年男子躬身大声道:“见过宣侯大人,宣侯大人有礼了。”

    听她这一喊,殿中诸人俱是一愣,旁人尚不明所以,但皇后内中聪慧,立刻明白其用意,目中闪过一抹笑意。骆济通慢了一拍,也似有所觉,掩袖轻笑:“少商你弄错啦,这位是车骑将军王淳大人,是王姈妹妹的父亲。”又指向对面,“这才是宣侯及夫人。”

    翟媪抹抹额头上的汗,装笑道:“就是就是,你这冒失孩儿,真是的!”

    少商故作惊慌道:“哎哟,原来是这样,臣女大错,万请恕罪,恕罪……”说着就向殿内众人连连告罪,又装模作样道,“我见五公主和王将军这般亲近,还当您是公主的嫡亲舅父,而不是外姑父呢!”

    王淳面上一僵,宣侯夫妇愈发将头低下,只有五公主毫不所觉,斥骂道:“你个没有见识的小…小女子…既然不认得人,喊的这么快做什么!”

    皇后淡淡道:“怪不得少商,不知道的人见了,怕都会这么以为。……少商,还不过来,愣在那里作甚。”

    王淳讪讪笑着不说话了,五公主气恼不语,少商拉翟媪低头小步走到皇后身后坐好。皇后指着她,向宣侯夫妇道:“这就是子晟将来的新妇,你们叫她少商就是了。”

    宣侯夫妇抬头来,少商这才看清他们的长相。宣侯面貌不俗,眉眼与皇后有几分相像,然而气质木讷憨厚,肉眼可见的不善言辞。宣侯夫人年少时可能十分俏丽,但几十年下来……已和宣侯一脸夫妻相了。

    宣侯先是拘谨的笑笑,再看向少商,才道:“早,早听闻程娘子。十一郎终于肯成亲,我们都替陛下和皇后高兴。头回见面,也没什么好送的,略备薄礼,算是对你和十一郎的一份心意吧……”

    宣侯夫人赶紧将堆在身旁的两口尺余宽的漆木小箱向前推了推,一旁的宫婢上前抬上阶陛,皇后对少商微笑道:“打开看看吧,你定然喜欢。”

    宫婢们依言打开两口箱子,瞬时间珠光宝气闪花了少商的钛合金狗眼——只见一箱是整齐码放的麟趾金,每列三十枚,每层四列,目测少说有也有三四层;另一箱铺满了深红色的锦缎,上面小心摆放了几十颗拇指大的海珠和五六块手掌大的白玉璧,海珠滚圆明净,玉璧纯润无瑕,也不加什么金银配饰,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摆在那里,莹莹生辉,令人不敢。

    一时间,殿内众人皆惊,旁人尚能遮掩,五公主却是满脸惊愕,目露凶光。

    少商眼花气促,连笑声都结巴了:“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宣侯夫人笑的羞涩:“这些年来,子晟不知帮过我们多少忙,平日也没什么可谢他的,如今给了你也是一样的。”

    听见凌不疑的名字,少商略清醒了些,带着希冀的目光去看皇后,小声道:“娘娘,这也太贵重了,我能收吗……?回头陛下不会说我受贿吧。”皇老伯没事还训她半天呢,若碰上由头还不训成连续剧。

    皇后含笑道:“收下吧,陛下来了我给你挡着。”又转头向弟弟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不然,我先算你俩行贿。”

    宣侯夫妇满脸笑容,躬身称喏。少商心肝颤颤的看着宫婢将两口金光闪闪的箱子阖上后抬了下去,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

    五公主又妒又恨,冷笑一声:“舅父舅母是该将礼备的重一些,去年有人弹劾舅父占了皇陵旁的土地,若非凌不疑帮忙奔走周旋,舅父怕是要廷尉府走一遭了。”

    坐在她身后的骆济通,叹道:“后来不是查清了吗,那都是诬告。就是去了廷尉府,陛下明知灼见,也会将宣侯放出来的。”

    “就算是诬告,也得有人澄清啊。”五公主昂首道,“母后娘家人丁单薄,舅父又没什么才干,要紧时还要靠凌不疑!”

    骆济通紧张道:“凌大人是娘娘养大的,都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啊。”

    “说到底,还不是靠母后。”五公主得意道。

    宣侯低下头,唯唯应了几声喏。宣侯夫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只会反复说:“公主说的是,多亏了子晟,多亏了娘娘……”

    骆济通无声叹息,少商朝她笑了笑,她只能回以摇头苦笑。

    五公主傲慢一笑,道:“还有前年外兄在外郡闯了祸,被人扣住了索要钱财,也是凌不疑连夜过去把事情摆平了……”

    骆济通无力道:“那是歹人听说宣侯家豪富,特意设局陷害宣侯公子的。”

    “那也是外兄无能又鲁钝,虞侯家也豪富啊,怎么歹人不去陷害他家公子,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就是看舅父秉性柔弱好欺,吃了亏也会忍下藏到肚里!”

    皇后心里有气,紧抿嘴唇不说话,只重重的将便面拍放在案几上,殿内众人俱是静默。不过宣侯夫妇和王氏父女是不敢张嘴,少商和翟媪是不愿张嘴,并在心中程度不同的希望皇后臭骂五公主一顿。

    骆济通觎着皇后脸色,只好继续救火,笑道:“宣侯一家是出了名的诚恳和善,陛下几次夸奖,屡有赏赐,您都忘了吗?”

    五公主嘟嘴道:“诚恳和善又不是好欺负,就是因为舅父这幅样子,难怪父皇只不断地赏赐金银田土,却不委以官职责权,可四姊的舅父们却大权在握……”

    “殿下,适才您不是要问姈娘子的婚事吗。”骆济通努力去扯五公主的衣袖,却被五公主一把挥开,“你别岔开话题,我还没说完呢。”

    五公主扯回自己的袖子,继续道:“舅父,前阵子我还听说外兄又叫人坑了,一只斗鸡被人要去了两万钱,那鸡是金子做的啊!母后,您别瞪我,我也是为了舅父舅母好,难道看着他们受欺负也当没看见呀。”

    “殿下,咱们说些旁的吧……”骆济通快要以头抢地了,她实在不知如何制止五公主。若说她胡说八道吧,她说的又句句属实;若说她倨傲无礼吧,她又打着关怀舅家的幌子。

    “公主殿下。”少商忽然开了口,“您不用这样为宣侯担忧,其实陛下早有布置了。”

    五公主冷笑道:“什么布置?你若说不出个缘由,看我治不治你的罪!”

    少商捂着胸口,一脸害怕道:“殿下适才还说凌大人养在娘娘跟前,是一家人呢,如今一言不合,这就要治我的罪啦。”

    五公主一时语噎,张口结舌。

    皇后侧头莞尔,再度拿起案几上的便面,悠闲的摇晃着透气,“陛下究竟有何布置,你倒是说说……说错了也无妨。”

    五公主见母亲包庇程少商,气愤愤的闭上嘴。

    少商朝皇后投去一个明媚可爱的微笑,回头朝向五公主,道:“我在宫里这些日子,常听说四公主沉稳能干,理财有道。上回我花光了凌大人给我的钱,陛下还拿四公主为例训斥我呢。陛下说呀,他这许多儿女中,就数四公主最会当家,断不会受人蒙骗,破财丢人。所以呀,您瞧,陛下将四公主许配给了宣侯公子,这正是适才善用,您还担心什么呀?若将我这样的嫁去宣家,那可真是米缸漏底,穷的可以!”

    宣侯夫妇正被五公主数落的面上无光,王淳适才眼见皇后脸色越来越难看也觉不妙,翟媪和骆济通是苦于无计可施,此时听闻少商这一顿,俱是噗嗤笑了出来。

    王淳更是大声附和:“程娘子说的好!”心想难怪自家女儿斗不过人家,他是凌不疑,也会喜欢这样活色生香有胆有智的小美人。

    少商薄嗔带笑,一副小儿女模样:“王将军真不厚道,我说自己不会持家,你还说我说得好,回头我告诉凌大人去!”

    王淳朗声大笑:“好好好,是我说错了话,回头我也备份大礼向你赔罪。”又向皇后道,“这孩儿讨人喜欢,难怪娘娘和子晟都喜欢她!”

    皇后终于露出笑容,笑瞪了少商一眼:“就你会说话。”

    五公主见无人帮自己,气的脸色发青,冷声道:“四姊好福气,舅父舅母和善,外兄又是老实人,宣家富甲天下,我就没她这样好的……”

    少商笑眯眯的打断道:“五公主将来嫁去越家也很好啊,以后想要骏马就不用麻烦王将军了,别说乌云盖雪,就是白云盖砚台都有!”

    此言一出,就是端庄的皇后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王淳咧开两排后槽牙哈哈大笑,翟媪笑倒在皇后身后,始终愁眉深锁的王姈此时都笑了出来:“……白云盖砚台,哪有这种马啊。”

    五公主大怒:“你能嫁的好郎婿,自然高兴了,几位阿姊都嫁的不坏,只有我……”

    “公主!”骆济通用力拉五公主的胳膊,眼露警告,“殿下的婚事是陛下定的,您要和陛下理论吗。”

    五公主骤然清醒,气呼呼的扭过身子不再言语。皇后看女儿这样,眼神复杂,既不忍又不悦,最终没有说话。

    王淳在岳丈乾安王事败后还能混到今时今日,也是乖觉之人,眼见殿内气氛不好,赶紧出来打圆场:“哈哈,言归正传,娘娘,臣今日带着阿姈进宫,一是随宣侯和夫人提前为您贺寿,二是替犬女向娘娘道谢。说起来,若非娘娘在陛下跟前美言,江夏那里人生地不熟,仓促间臣还真找不到好郎婿呢。多亏了娘娘,容臣多些时日择婿,今日特来禀告娘娘,亲事有眉目啦!”

    皇后微笑道:“哦,是哪家郎婿啊。”

    “回禀娘娘,是荆州望族蔡氏。”

    皇后一顿,佯恼道:“我问是郎婿人选,你们男人就知道看门第。”——少商微微侧头看了皇后一眼,随即回头。

    王淳拱手告饶,笑道:“娘娘责备的是。不过娘娘放心,臣就阿姈一个女儿,也舍不得委屈她。已遣人细细打听了,未来郎婿是蔡氏族长的幺儿,虽受父母疼爱,但小小年纪就上了白鹿山读书,几月前刚下山……书读的怎么样不算,到底是有上进之心的。”

    皇后看了眼一旁低头的王姈,点头道:“白鹿山门下的,不会差到哪里去。”

    王姈忽抬起头,泪眼汪汪道:“娘娘,我真不想离开都城啊。您能不能跟陛下再说说,就让我留下吧。我再不会在外胡言乱语了,少商,我也求求你,以前是我对不住你,是我狭隘刻薄,你去求求陛下……”

    “孽障,胡说什么呢!”王淳扭头低斥女儿,又回头笑道,“娘娘,你别理她,她就是在都城里待惯了,看哪里都是乡野蛮荒之地,实则江夏也算富饶了……”

    皇后叹息着摇摇头,其实王姈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不过皇帝亲自发话要王淳将女儿快快外嫁,就是立意给养子做脸,杀鸡给猴看——别说程少商是官宦人家的女儿,父母以军功立门;哪怕是个平民女子,只要凌不疑想娶,皇帝就不容旁人啰嗦。

    果然,这几个月来,都城中再无人敢置疑程少商。

    王淳咬咬嘴唇,直愣愣的看向少商:“其实,我阿父这回得来的骏马是次一等的,最好的是月前凌大人得的那批。当时五公主向他讨要,他没答应,可转头就亲自挑出六匹给你!”

    此言一出,五公主倏然直起身子,满目淬毒的看向少商。

    王淳心道不妙,飞快的朝女儿甩了一个巴掌,怒吼道:“孽障,你说什么呢!”随即又向皇后告饶,“都是臣的不是,是臣口风不严,在家顺嘴说出去的!都是臣的过错!”说着连连磕头。

    王姈呜呼一声,哭着捂脸奔了出去。

    少商惊的不能言语,良久才道:“王姈阿姊胡说,明明才两匹!”就算是真的,数量也不能错。

    翟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她。

    王淳苦笑道:“的确是六匹,这我还能不知道吗。两匹送去程府,两匹送去徐郡给了万老兄,还有两匹送去你叔父任上,连专司饲养的马奴都一道送去了。唉,那才是日行千里迅疾如风的好马呀,哪怕是千军万马包围,都能逃得性命,行伍之人的心头肉啊……”

    五公主再听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一下起身,愤愤向少商踏去几步,骆济通见势不妙,一把抓住她,连声赔笑:“公主,公主您不是一直惦念要一头猎鹰,这回西北那儿送来的聘礼里头,就有一头极雄伟高阔的,已经训好了,逮狼扑虎都不在话下。我让春笤带进宫了,就在林园里,咱们去看看,去看看…娘娘,妾与五公主先告退了啊…”一边说着,一边使出浑身力气将五公主拖出殿外。

    宣侯夫妇已经被吓傻了,还是王淳看他们不知所措的可怜,告退时顺手拉上他俩。皇后看着弟弟弟妇这幅老实巴交的样子,心里也是不胜烦扰,挥手准了他们告退。

    呆子发呆不稀奇,皇后转头间,却看见素来伶俐的少商也在发呆。

    她伸指推了推女孩,少商才幽幽道:“……我之前跟他说过,万伯父腿脚不好,却总爱四下乱走,三叔父任上的那个县也不算太平,偶有暴民作乱。若出了事故,也不知他们能不能利索的跑回城门里。”

    “他什么都没告诉我。”

    他固然没告诉她他的决断,可也没告诉她他对她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

    1、我太着急推动情节了,有些乱了初心,我想写的是人。

    2、我承认我偷懒了,我罪孽深重,我找锅盖认骂,对不起啊-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