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食荤者》->正文

食荤者 第5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八

    一早开车上班去,看见车后座放的公司营业执照心里就犯堵。真是搞不懂,尚昆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这里面林唯平想得出的是两种可能,一个可能是那个大股东,就是美商卡尔顿公司,可能就是尚昆在美国的公司,上面罗列的董事长和几个董事说不定子虚乌有,即使有,那也是他尚昆的傀儡;另一个可能就是尚昆决定退出SWS项目,已经把他所持有的那部分转让给了美国卡尔顿公司。但看昨天他还积极参与的样子,估计已经放弃的可能性比较小,再说他如果真转让股份了,而且都已经凭此拿出了营业执照,人家卡尔顿怎么也得派出一队人来实地考察,哪有砸下几千万的钱却连看都不来看一眼的。所以估计,是前者可能性比较大。

    进到公司,林唯平先检查下派完工作,立即关上门继续翻着章程考虑。如果就依卡尔顿公司是尚昆所有这一线考虑,有一点非常容易理解,那就是他一定想以此享受外资企业的税收优惠。以他尚昆手下企业的出口额,在价格上做些手脚,转移资金出境开个公司,然后再转回国内投资享受政策是非常简单容易的事。但是这一定不是最完全的理由,否则尚昆完全应该合法地明示主权地把名字放在董事长那一栏上。但翻遍章程、协议和营业执照正副本,上面都不见尚昆这两个字,即使那几个拗口难读的董事名字都不象是中文翻译过去的。他那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对她林唯平的百分之十的持股会有什么影响?

    涉及到巨额资金的问题,林唯平一点不敢偷懒,拿出张纸在上面一条条清楚标出可能性和依常规推理相应可能导致的后果,然后再把这些套到尚昆近期的表现上,对照着把些相对尚昆而言不合理的去掉,如此涂涂划划,直到中饭时分才从满纸密圈红线黑线中理出一条最有可能的线索,那就是:尚昆秘密转移资金出国,然后隐姓埋名投资回国,一切都做得那么秘密的原因可能有三,一是享受外商投资公司的税收优惠政策,这一点,林唯平觉得可以理解,并且也支持;二是可以在操控林唯平的问题上翻手云雨,如果不行,就可以到哪里找个老外来以大股东的名义罢免了她,而不必顾忌以前尚昆曾有过的许诺。这不是没有可能,当企业正在兴建试产的时候,尚昆确实离不开她,所以可以听凭她林唯平予取予夺,但等企业走上轨道开始赢利的时候,那就难说了,什么过河拆桥,兔死狗烹的事早屡见不鲜,自己不也刚遇到过吗?三是尚昆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困扰,必须以各种名目转移资产,狡兔三窟,免得一有出事,倾巢灭亡。这第三种可能目前看来与她林唯平的关系不大,如果尚昆真有这企图,他一定不会经常出手干预这个SWS项目了,而且还有可能有意识地回避与林唯平及这个公司的接触,对林唯平而言,短期内只好不坏。想到尚昆昨天步行出公司,避开众人耳目地上她林唯平的车,这第三种可能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考虑到尚昆的世故和才能,林唯平更倾向于相信,这三条尚昆都考虑到过,而且还可能有其他她尚考虑不到的一二三四条。如果尽就这三条而言,林唯平相信,目前尚昆忌惮她更甚过于她忌惮尚昆。只要她不签署那三百万的借条,尚昆手头就没有可资约束她的工具,而只要一签那三百万,等于她是入了尚昆的套,必得与他同甘共苦,独立支撑这个公司的发展,直至尚昆下手除掉她。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得时时刻刻都提吊着。既然如此,林唯平打定主意,这个借条能拖即拖,能不签就不签,趁此兵荒马乱之际,先独家一手掌握公司最要紧的资源,以此作为傍身的资本,为往后有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先期做好准备。

    于是,从得出结论的下午起,林唯平开始忙了,很多事情开始事必躬亲,亲自披挂解决下属遇到的难题,下面的人都长舒一口气,终于不用天天提心吊胆地应付不熟悉的问题了。只有林唯平自己知道,她这是在与尚昆较劲,相信尚昆一定稳坐钓鱼台,等着她上门拿着营业执照问个为什么,如果她真耐不住性子杀上门去,那时主动权在他尚昆手里,还不得听他操纵?不。她没反应,尚昆只有比她更急。谁急谁就失去主动权。

    但是,不知道尚昆是怎么想的,第二天下午就电话过来约晚上一起吃饭。既来之则安之,去就去,怕他怎的,心里有了准备,现场随机应变就是。

    这一回是林唯平积极要求自己订地方,先到一步去点菜,然后在那里坐着左顾右盼对着门口看着尚昆过来。按说,这样的人即使没有那么大笔财富傍身,也会是个出色的人,文革刚过大学生非常稀缺时期的大学毕业生,干部家庭出身,身高有一米七五多吧,人长得也五官端正,再加一股由内而外的气势,相信对他有心的女子不在少数。林唯平想到自己那天在工地上的尴尬,不由暗自心惊,与这种人相处,心思不好把握,太累,而且这种年龄的人都有家庭有妻儿,趟那混水最是不得好结果。

    尚昆坐下就开门见山,非常直接地道:“我前天给你营业执照,昨天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今天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口气单刀直入,理直气壮,很给林唯平贼喊捉贼的感觉。他想听想法?什么想法?他难道不知?何必要多此一举来问?

    林唯平干脆给他一个迷惑的眼神,笑道:“对了,我想起来,里面的名字似乎没有尚总的两个字。不过当天我与朋友吃饭吃得很晚,第二天把资料交给他们去税务做税务登记,还真没仔细看过,怎么,尚总亲自出马替我们分忧解难,我还有什么疑问不成?”不想正面回答的最佳办法是把皮球踢回给对方。以前客户千方百计地打听她手头产品的底价,她也总是一个太极推手,把他们挡回去,甚至叫他们先报出他们的心理价位。

    尚昆正想说话,忽然一只女子的手放到他肩上。一个中年妇女手按着尚昆,似是在宣示主权,眼睛却挑衅地看着林唯平,打量了半天才道:“嗯,一个小白领,妄想凭此跨越龙门吗?”看来此女应该是尚昆的老婆。一般中年妇女如果不在修养上与时俱进,又加手头有几个钱,往往都是全身披披挂挂的珠宝首饰,此女也不例外,整个人用闪闪发光的圣诞树来形容也不为过。林唯平不响,她知道这种女人巴不得她与之争吵几句,然后可以名正言顺地扇她心目中狐狸精的耳光,这种人见多了,个个一样的表现。只要尚昆是明白人,他自会处理,不过林唯平但愿尚昆拎不清,她尽可以此告退,回避一下摆到眼前的矛盾。

    尚昆脸上也没出现愤怒或是厌烦等表情,而是淡淡地道:“你也在这儿?正好,一起吃饭,坐吧。”看此女坐下当儿,他对林唯平道:“小林,这是我太太,姓潘。”林唯平只是欠欠身,礼节性地给她一个微笑,说声“你好”就罢。尚昆既然行事如此慎密,自己亲手去改了营业执照,已经有了回避的痕迹,一定也不欲他太太插手公司事务,所以没必要攀那交情。再说,林唯平也最厌恶与这种张狂的富太太打交道。而尚昆接下来的话让林唯平心里暗自疑惑,“这位是林小姐,目前掌管SWS项目筹建,我刚把股份转让给卡尔顿公司,就由林小姐负责接手,她现在是新公司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尚昆老婆看来不是很信,意味深长地看林唯平一眼,便转身对尚昆道:“小廖说悴皇呛芸春谜飧鱿钅柯穑吭趺床簧幌焱顺隼戳耍俊绷治ㄆ叫南耄橇耍凑饧苁屏Γ欣ビ胨掀之间并无沟通,否则他老婆不会问出这话来,不过也不排斥两人合伙演戏给她看的可能,让她这个外人看看,连他老婆都不知道,不是他尚昆存心要瞒着她林唯平。不过无论如何,看来廖辉正是多嘴了,老板的事与老板娘说什么?他们要沟通他们自己回家关上门有的是话说,要廖辉正这个外人多什么闲事?万一是尚昆不欲让老婆知道的呢?

    尚昆既没看林唯平,也没看他老婆,而是一边看着小姐上冷菜摆盘,一边说道:“公司目前资金有缺口,前面有几单加工做得很不好,赔得厉害。我看还是大本营保住要紧,新项目是个无底洞,公司顺利时候拿得出资金,不顺利的时候还是出手的好,好在现在这块工业园区的地皮紧俏,项目也好,立刻有卡尔顿公司来接手,否则我还真给它套住。对了,财务说闵显履萌ケㄏ餐饮费有一万多,加上你每月零花五千,你一月哪里用得了那么多?怎么回事?”林唯平听尚昆口气象是教训孩子似的,本想借口离开一下,但随即明白这是尚昆赶他老婆走的招数,忍不住想看看他老婆怎么反应,便继续一声不响地看着。但是她还是想,尚昆对他老婆说的话不尽不实,现在筹建办的资金充足得很,什么卡尔顿公司,其实都是他尚昆自己出的钱。估计他说的做得不好的那几单加工就是把资金转移出国的几单出口加工。如果事情真如他现在所说的话,那么他转移资金最大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他有了离婚的打算。

    他太太果然闻言坐立不安,赔着笑道:“还不是他们一直嚷嚷着要我请客吗?我们儿子考进一中不容易,他们都说凭实力进一中,姐妹儿女里面还是第一个,我也高兴嘛。好了不打扰你们,今天小刘在这儿请客,我过去了。”尚昆不响,看着她离开,转进一个包厢,这才举箸吃菜。

    林唯平也不响,给人撞到尴尬事,当事人一般都需要一个心理调适时间,就让尚昆闷个一会儿好了,有这个衬底,相信尚昆的气势一定不会比来时强,起码他的精心布局已经给他老婆破去一角。但是她的如意算盘很快就给落空,只听尚昆埋怨道:“小林,你点的菜是不是都是这种什么小鱼蛤蜊之类的烦人货色?不行,这顿算我请,我要叫肉吃。”说完就招小姐过来点了个霉菜扣肉,随即又道:“菜里要是没肉,吃起来简直没精神。小林,你看到刚才的活剧,应该已经很清楚我搞出个卡尔顿公司的目的了吧?”说完,两眼就很尖锐地看着林唯平。

    林唯平被他的话搞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他上句还在说肉,下句就单刀直入把问题摊到桌面上,根本就视他老婆的一顿搔扰为无物,反而化不利为有利,真不愧是江湖上摔打多年的老手,即使是狐狸精,那修行也楞是要比她林唯平多上五百年。林唯平明白,这时候她不好再回避,在尚昆的咄咄逼人之下,她只有披挂应战,表明自己态度,但当然她是不会老老实实闼凳裁次掖鹗裁吹,这一点尚昆一定也没指望。“呃,尚总,这是你的家事,恕我不便多嘴。”既然尚昆没说明自己是为了要离婚而转移资产,她当然也不便指明,但“家事”两字已经说明她知道了事情真相。

    尚昆见林唯平脸色不变,也暗暗赞好,女人大多喜欢在他面前表现女人相,遇事一惊一咋,林唯平让他感觉耳目一新。但他有意打消弥漫在两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笑道:“本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与你说明,你应知道这是件很尴尬的事。”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了几段,以免林唯平神经绷得太紧。

    林唯平也只得赔笑,道:“我是圈外人,与尚总的过去没有交集,有些事还真不容易理解,不过也好,起码立场容易把握,多嘴的事情不会出现。”廖辉正的被去职除了能力不行,一定还有涉入尚昆圈子过深又不知把握自己那张快嘴的原因在,所以林唯平觉得自己应该适当的有些表态。“不过在这么敏感时期,我想我还是把百分之十股份的借条出给卡尔顿公司的董事长吧,希望能与卡尔顿董事长当面商谈签定。”既然一味回避已经不可能,那就只有掌握主动了,林唯平相信这个所谓的卡尔顿董事长真身未必会出面,但她必须得开这个价出来,否则步步都掌握在尚昆手里,等她配合着去讨价还价时,一定有点吃亏。

    尚昆岂会不理解林唯平的鬼心思,但他并不以为忤,反而赞赏她的机智,林唯平既然把丑话说前头,那就说明她不会是往后在后面使暗手的人,反而那种面前答应得花好朵好的人,经验告诉尚昆,他们往往都是不可靠的。于是温和地笑道:“你也不用给我出难题,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理解你的顾虑,事前我已经考虑过这点,所以一直只答应给你干股。因为与一个背景不明朗的对家合作,略有头脑的人都得裹足不前,但是我又不得不这么做,只好委屈你。但是我以前答应你的条件不变,百分之十的干股是章程里面注明属于你的,而另外的百分之五,我不会亏待你,今天就可以与你签好协议,把所有这些都约束一下,大家心里也有个数。”

    事情绕了一个大圈,似乎又回到了原地,在经历那么多以后,林唯平还是只有心甘情愿地接受尚昆提出的百分之十五的干股。林唯平心里有点无奈,虽然觉得已经要比签三百万的借条好得多,但是想到事事都不出尚昆掌握,自己的努力在他眼里如如来佛看孙悟空在自己手掌里翻筋斗一样小儿科,在佩服尚昆道行高出一筹之外,只有暗叹自己到底还是吃亏在年轻少阅历上面。当时答应的时候还是想当然了点,没有考虑到有那么些子丑寅卯。当下问小姐要了纸,当场起草协议。百分之十五的干股不算低,如果没有前面的折腾,这原也是个好价钱。已经到这地步,只有亡羊补牢,速战速决解决这个协议。但是百分之十的股份可以解决,那百分之五的出处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尚总,你准备如何承诺前俜之五?由你来担保还是怎么?”

    尚昆慨然道:“你可以明确写上,这百分之五由我尚昆按公司利润私人支付,只有这么写,不与卡尔顿公司挂上钩,你的利益才可以保证。”

    林唯平略一思索,确实,这一点上也只有这样做才可以保证自己的利益。说实话,这个协议也是君子协定,如果真要打上官司,考虑到签协议原因的非合法性,法院未必会承认它的有效性。但是往后的日子里,尚昆的大笔资产掌握在她手里,只要是在他离婚前后几年时间内,谅他未必敢对她林唯平怎么样,否则林唯平大可鱼死网破,叫他老婆得了好处。尚昆现在只有加意拉拢她,而他做得也大方,自己开口加那百分之五,叫林唯平无从反感起。

    尚昆直到在两张一式两份的协议上签上字,才满意地抬头对林唯平道:“说实话,以前我没想过要用女孩子做新公司的主管,但是你的行事有男子的泼辣之风,而在业界你也有良好口碑,所以我正式考虑用你。但是让我打定主意今晚向你交底,还是因为你下水救人这一事。本来我昨天就应该找你,但是我考虑得很痛苦,因为我所要说的这些相当于授你以柄,在未来几年时间里,你尽可以趁我鞭长莫及时候做些动作。但是你毫不犹豫救人的举动让我减轻顾虑,我相信你是个有良心的人,我不亏待你,相信你也应不会过分亏待我。至于我转移资产的事,我知道这很不光明正大,但是我还有其他苦衷。不过我不会亏待孩子他妈,会给她个合理数额。”

    林唯平前面听着觉得句句是大实话,心里想着,大家把话说开了,省得尔虞我诈各怀鬼胎,反而让她心里舒服。但是后面的话她觉得有点非礼勿听了,忙温和地打断道:“尚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相信尚总平日之为人,不是那种为难女人的人。”

    尚昆听了,微笑起来,仰头一下喝尽杯中红酒,道:“好,你能理解我就放心很多。最怕你大女子主意,为此事心里对我有疙瘩,甚至对我略施薄惩,哈哈,我的全副家当现在都交在你的手上,这个薄惩我可受不起。”

    好听话人人爱听,虽然林唯平相信依尚昆的城府,绝不会把宝押在SWS项目这一个地方,但是一出手就是三千万巨款交到她手上,毕竟也是对她人格的看重。想到这儿,林唯平心中最后与尚昆的那些对立情绪也化解为无形,只想着如何投桃报李,还尚昆的知遇之恩。

    九

    紧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九月中旬,今年老天帮忙,夏天一直没有多少雨,土建工程进行得很顺利,公司已进入全面设备安装阶段.林唯平一如往常地按每周一次的约定,于周末晚与尚昆一起吃饭,不过今次桌上多了个老周.但林唯平知道老周是知情人之一,所以说话也没避讳,照直了说.

    "今年雨水少,设备到货后都不需要怎么遮盖,也少了不少上牛油维护的人工,所以人力用得非常精简.本周基础设备基本已经吊装进场,我设想的是先把那台龙门吊加快安装好,这样,以后设备进进出出就不用再问安装公司借用吊车,一进场就要几千,我很吃不消.当然几架行车也得赶上.这些的安装我都包给本市的设备安装公司,他们有这方面的充足经验,我想也没差多少费用,由他们安装,起码速度上胜我们一倍以上.我们自己开始安装后道机架,那一部分不用基础,趁这段空隙,我们可以让机头的基础有更多养护时间.这是我们刚安排的计划,针对这个计划,我与财务部老金讨论了下月资金预期表,这一份给尚总.基建大头与设备大头这两部分资金运作已经在前一段时间渡过高峰,后面几个月尚总可以喘一口气了,不过我提醒尚总,流动资金得尽快准备,年底应该就要到位了."

    看着尚昆接过资金预期表翻阅,林唯平心里其实很清楚他那是摆个样子,早在昨天他就应该已经看到这份表了.进新公司头几天,林唯平已经看出财务部的经理和出纳都是尚昆的亲信,如果把她林唯平和廖辉正比作流水的兵,他们俩应该是铁打的营盘的一部分,看他们一付不卑不亢的样子和依常理推断就可以得知.林唯平知道自己必须要用他们,所以在用的手法上下了点心思.只要没存着挪用公款的想法,出纳怎么样可以不理,但与财务经理的关系就有讲究了.既然他已经注明属尚昆所有,林唯平也就不去拉拢腐蚀他为自己心腹,也不怕他出什么大乱子,因为即使出乱子那也是属于尚昆的责任.她想的只是怎么利用老金保证尚昆手里攥着资金的顺利到位.于是她想出了个高招,依常理,财务部是不需要参加筹建工作会议的,但林唯平叫老金次次列席,叫他感受筹建工作的步步前进,甚至感染到其中的热火朝天.而后于每月税后空闲期会齐王工老金一起精确预测下月的资金需求量,她是别有用心,而王工则是只顾着筹建进度,两下里一合榫,所以财务经理很容易就相信了需用资金的迫切性.而且他也看到了林唯平平日里是怎么与包工头们斗智斗勇,节约或拖延资金交付的,一来二去,对她的信任感大增,所以到得现在,只要资金预期表一出来,他就立刻千方百计送到尚昆手上,因为他相信林唯平是真的迫切需要用这笔资金.所以林唯平在两个月后就很快感受到,尚昆那里的资金到位她再不用费心去催了,看上去似乎是尚昆自己自觉依着表格所要求地付上投资资金,但林唯平心里最清楚,那一定是老金私下里在联络尚昆催要.

    但场面上的人谁都知道逢场作戏,依尚昆的精明,他未必就不知道老金的被反利用,但只要老金监督资金运转的职责还做得到位,他就大可当作不知,随他被林唯平感染,当着林唯平他还是表面工夫做得十足,没什么冲突,谁会去捅破那张窗户纸?林唯平也想到这一点,所以很配合地不厌其烦地还来个开篇介绍.既然已经合作,就应该知道规矩,该退时候退,该争取时候争取,没必要为小事情拉下脸面,闹得见面不愉快.

    趁着尚昆看资金表的当儿,老周与林唯平商量着两家接壤处小街的运作事宜.人的心理有时侯想想真是古怪,好象两双眼睛对着讨论出来的事情作得了数,而什么电话电邮传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所以如今交通运输事业蒸蒸日上,各家饭店门庭若市,还真该感谢人的这一心理.

    尚昆看了一遍后就问:"你说的流动资金有个具体数目吗?"想是他昨晚对着老金,该问的都问了,所以今天关心的目标就不会再与表上所写的一致.

    林唯平胸有成竹地道:"根据章程和可行性报告上的预测,试生产阶段的流动资金将是三百万."林唯平多的不说,想先看看尚昆对这个数量的反映,这三百万是在原先廖辉正半通不通的情况下预测出来的,不知道时至今日,尚昆还有没把它作准.如果他心里还是坚持着原来这个数字,但愿刚才的一句话能起到一点否定作用.因为新公司开业伊始,谁都知道资金不会宽裕,而新公司信誉尚无,借贷无门,如果尚昆能提供充足的流动资金,那未来的日子真是非常值得期待,否则她现在就要预作打算,免得到时等米下锅.林唯平想以这三百万为基准与尚昆讨价还价,为自己争取好日子过.

    尚昆果然笑道:"这个数字我想小林你不会拿它当回事.还是你来说说愕打算."

    林唯平也开心尚昆是个知道事理的人,笑道:"还真怕尚总把那数字当真,这下我就只有大叫投降了.按目前的设计生产能力,我估计每月的生产量量化为资金大约是两千万左右.但考虑到试生产阶段不可能三班连着做,有一班开足已经足够,所以我把这个数压低点,大约是七百万这样.第二月开始我们就得考虑库存与应收款的问题了.按常规,我们这种性质的企业库存大约是月流动资金的三分之一,而应收大致也是这个数,所以第二月还得补充四百万左右资金才够.后面我如果再敢伸手问尚总要钱,我想要来的可能就是尚总给我的辞退信了."

    尚昆笑骂一句道:"你也是狮子大开口,一升就是三倍不止,但你说的那都是表面状态,起码我就知道材料可以赊帐,你也可以搞来料加工先度过试生产阶段,再不济,有那么大个固定资产摆着,你可以去银行抵押贷款去.只要你出产品,银行的贷款到得也快.没说的,我看三百万还是应该足够了."

    林唯平忙转头对着老周笑道:"尚总这是以为在农贸市场买衣服呢,死命地砍价."老周不好插嘴,只是笑了笑."但是这儿起码有一个条件不成立,也是最占钱的一条,做我们这一行,上家都威风得很,你没有真金白银的拿进去,想发货?没门.即使钱拿进去了,如果门路没摸熟,提货也要比别人迟几拍,多的可能是拖上一两个月才给你货.这也算是行规.所以赊账这一条先免谈.至于抵押贷款,两位老总都是过来人,知道设备是抵押不出去的,厂房银行也不认你,只有土地才做得了数,但是给银行七折八扣算下来,拖个个多月,到手的数字也不会多到哪里去.这就跟生了个胖小子,但出娘胎后却给他节衣缩食,搞得他后天不足一样,尚总可不希望看着新企业拆东墙补西墙,零敲碎打,勉勉强强上路吧?别的不论,我最怕现在调动得虎虎有生的冲劲给后面的试生产给掐了."

    尚昆笑而不答,他清楚手下要钱的伎俩,虽然不熟悉林唯平说的行规,但他知人善任,知道要钱的套路和压价的办法,林唯平已经摆出一付你不如数付款后果自负的架势,那试生产阶段如果出什么问题,林唯平都可以把事情责任往资金不足上面引导,到时他会非常被动.他当然不会伸着脖子钻那套儿里去,但也得好好考虑怎么回答,于是借吃菜劝酒,给自己争取些时间.

    林唯平见此忙借口出去,她领教过老周的酒量,如果给他喝上劲儿来,在座全得喝趴下了才出得去.这边老周见她出去,笑对尚昆道:"小林怕了跟我喝酒,一听与我喝酒,什么借口都找得出来."

    尚昆举杯与老周一碰而尽,各自倒满杯中酒才道:"这女孩子厉害得紧,说话藏着暗手明手,让人防不胜防.她出去一会儿也好,也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流动资金的问题."

    老周拿过一个玻璃茶杯,往里面注满红酒,朝尚昆面前一放,道:"老兄啊,你只要喝了这一杯下去,我给你答案."尚昆一手拿开杯子,笑道:"你可别来劲,我要这一杯下去,你再有金玉良言,我也当吹耳边风.我们就把酒杯里的干了吧,你也别卖关子,欺负兄弟我没酒量."说完自顾自举杯与老周放桌上的杯子碰一下,一口把杯中酒喝了下去.

    老周没办法,只好也喝了,无奈地道:"阿昆啊,你也就欺负我的时候精明得很,其实依你的城府修为,小林虽然能干,但哪里是你的对手,只是你舍不得伤她而已.刚才吃饭前你说到离婚一脸烦恼,但是一见小林进了包房你眼睛嘴角都弯了,什么时候你见手下爱将都是这付表情了?你这次离婚这么坚决就是为了她吧?小心了,别让你老婆小潘抓着辫子."

    尚昆听了很是一愣,看了老周半天才道:"我怎么没觉得?真有这么明显?我还真没认真动过小林的心思.你是我兄弟,我不会瞒你这个的.而且离婚是我早就预备下做的,只是原来做前期没张扬,那时候我连小林是扁是圆都还不知道呢.你也是知道小潘现在是什么样的,你也劝过我离婚算数,我离婚还真是就事论事,与外人无关."

    老周不由得自己喝了一满杯,皱眉道:"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应该有什么表露,这段时间控制着点,否则被人捏了把柄你哭的机会都没有.我本来还想说阌植皇悄貌怀瞿羌赴偻蚯,多答应小林几百万流动资金让她不要太拮据有什么难的,何况她是真干事情的人.现在看来还是缓一步的好,免得两下里都有了意思,碰出火星来,盖都盖不住.阿昆,看来你还是比我老狐狸点,除了眼神,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估计小林也不会觉得."

    尚昆喝下自己手了的酒,把玩着空空的酒杯苦笑道:"问题是我自己也没觉得,并不是我控制得宜,要不是今天你点破,我也没意识到我其实一直在纵容小林.但是我羡慕她的青春羡慕她的活力和冲劲又能如何?她早有了个要好的男朋友.所以我对她还真不敢有贼心,纯欣赏而已.说实话,看见她我有时也心虚,依她的能力,她不会在乎我的钱,而我除了钱还有什么?她不象时下有些小美女那么容易哄拐,我对她更没贼胆啊."

    老周扔下酒杯,别着眉头想了想,才道:"不说了,又不是小年青,平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风花雪月,难得今天我们都有时间聚聚,别那么沉重,我这就出去把小林叫进来,你想着怎么给她答复吧."说完真的拉开椅子出去,也不顾尚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的眼神有多古怪,他相信,尚昆心中即使再多几分风花雪月,可那根准绳却是一点都不会歪个分毫,都到这年纪,最知道轻重缓急.

    老周走到外面,见林唯平在大厅护栏处正与一女子交谈,心想怪不得一走就是那么长时间,便笑嘻嘻地走过去招呼:"小林啊,你怕喝酒也不用躲出来那么久,表示一下我不就知道了吗?走走走,我保证今天不强迫你喝一口,回去吧.唉,这不是小梁吗?在外面干站着说话算什么意思,来,一起进来吃饭."

    林唯平在饭店偶遇小梁,本来也打算说几句话就回去,不想老周出来,而老周又认识小梁,再看看小梁略微闪过的一丝紧张,她当下当作没看见,把这些都在心里备个案,脸上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小梁在那边也有朋友,我已经耽误她好久,还是回你的桌去吧,与老周喝酒可不好玩.老周,你说好不与我喝酒的喔,可不许耍赖啊."说完,拉着老周就走,但不忘回头与小梁瞬瞬眼睛,很明确地想传达个意思给小梁,她什么都没注意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要给小梁造成一个假像,即她林唯平可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否则她不会还与小梁站同一战线上,帮她挡老周的喝酒,更不会临别秋波一个.做什么事最忌讳被别人捏了主动,如今似乎看到一线时机,在自己掌握前,切不可露了行藏,被人先机弥补了去,自己徒叹后来一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