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食荤者》->正文

食荤者 第15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宫超道:“哪里饿得着?到处都有吃的卖的,我在机场有吃过一个汉堡了。现在吃不下。”

    于凤眠一笑:“怪不得见你胖了,原来是让垃圾食品害的。再半年,回去人家要不认识你了。”喝一口粥,继续道:“还在担心那些流言飞语吗?你放心,没有的事,连林唯平现在也已经与我成了朋友,来之前我还与她一起吃饭,我问她要带什么,她很识做,说带到美国就免了,带回去是要的。\"边说,边不着痕迹地留意着宫超的面色

    宫超听了一怔,看着于凤眠半天才道:“也好,她没再误会我了,不过她应该也不在意我了吧。她现在怎么样?”

    于凤眠心里满意地想:可以了,就是要他明白这个结果。嘴里当然不会说,“她现在意气风发,管理的新企业已经投产,生产销售都不错,看样子老板一定会满意她的。”

    宫超“噢”了一声,便不再问。好也罢,坏也罢,知道林唯平现在怎么样了就行,与别人讨论她的状况就免了。

    于凤眠也不会没眼色地多说,只要消减宫超对留学事件的不良误会和打消宫超心里对林唯平的向往之心就行。

    后面几天她也没急着调整时差,反正宫超白天要上课,下课后才有时间来找她,而她正好趁白天睡觉,晚上精神焕发地与宫超相处。直到正月初八,她预定回家的前一天,宫超接她到宿舍吃饭,并捡给她看要麻烦她带上给家里人的东西。晚饭后于凤眠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道:“宫超,帮我查查家里现在的气候,这儿穿那么少,我得在手拎包里备件衣服,免得到时候冻着。”

    宫超得令,上网从收藏夹里取出家乡的网站,一看就找到上面的气象。于凤眠记下的当儿,宫超又鼠标一滑,往下找去,一边笑道:“本来每天看看家里的新闻的,这几天都没看,不知道有些什么。咦?劣质钢筋事件最新报道?谁那么不小心,用了劣质钢筋给人查出来了?看看。”

    于凤眠本来坐沙发上看电视,听见此说,忙走过来看,偏生上国内网的速度很慢,打了半天才出来,一看之下,于凤眠傻了,报道上面也没有与平时一样遮遮掩掩地说是本市某房地产公司,而是直接点出了她的公司的名字。宫超不语,把全部看完,才道:“于姐,你在这儿,人家报社联系不到你,所以叫你的对手钻了空子,不过既然知道了就好,现在国内已经是白天了,你赶紧联系相关部门,尽量大事化小。”

    于凤眠不语,宫超想得出来的,她早在看见时候脑子一转全明白了,但是事已至此,找有关部门还有什么用?有关部门现在即使有包庇她之心,但是奈何悠悠众人之口,他们敢瞒天过海,不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吗?知道她用了劣质钢筋的全市购房人还会买她的楼盘吗?不用说,正在建设的那个项目是砸在自己一时贪小的手里了。就是不知眼见这个状况的银行会采取什么措施。如果它给辣手停贷的话,她的全盘资金运作就卡壳了,为了支付潘迎春卖厂子的钱,她现在手头剩余现金寥寥,回去连上下活动送好处的经费都会成问题。越想越心里发冷,整个脸色都变了。

    宫超也知道自己的心机比于凤眠差多了,还是不吭声为好,便操起鼠标查到前几天的新闻,这才发现,这个消息是年前农历二十八那天登报的,也就是于凤眠出发到美国来的第二天。看来人家是掐准了时间专等着于凤眠的空门出现下手的,这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搞于凤眠。他想到这儿,就把电脑移向于凤眠,轻声道:“于姐,这是我查出来的最早的有关你公司的新闻,是你离开国内的第二天发出来的,这里面一定有人在后台操纵。”

    于凤眠凑过身去默默看着,心里盘算,这会是谁呢?吩咐宫超把所有文章都找出来看了,还是不语。只是心里乱哄哄地千头万绪地想。想是谁做的手脚,下一步该怎么办,究竟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当然不免暗怨自己几句,好好儿的,又为什么到这个年纪了反而春心大发,离开阵地那么久,才会让人把手脚做去。但是这话说给谁听都没人同情她,反而可能换来笑话,即使连宫超也不能说。她毅然起身道:“小宫,你送我回饭店,明天你准时来接我去机场,我现在回去打几个电话了解情况。”

    宫超依言把她送回饭店,这一路于凤眠一句话都不说,宫超自然也不敢说,一是点不到题,二是没的打搅她的思考。

    于凤眠回到房间先是打电话,但是公司电话没人接,打副总手机才知,知道她的工地出了问题,许多原先带款进场的工程队建筑公司都纷纷如惊弓之鸟,报道一出来就开始使尽手段到公司要钱,因为找不到于凤眠,那些人急了,再说又都是粗人,打砸抢的行为就在所难免,不是没报过警,但是防不胜防,害得公司员工都不敢上班。而操纵报纸的人是谁,他们也不清楚。于凤眠知道再问也问不出来,就挂了电话。想了半天,才翻出号码给林唯平打去。在她心里,隐隐已经觉得,这劣质钢筋的事不是林唯平有心,在码头上查出来的,就是老王在她的工地里安插了眼线,估计是后一种情况可能性大一点。如果是老王下的手,难保他是与对她耿耿于怀的尚昆联合的。有可能林唯平知道一点情况。

    打通电话,都来不及寒喧,于凤眠就直接道:“我的事情你知道了吗?你现在在哪里,可不可以告诉我一点情况?帮帮我。”

    林唯平没想到是她,忙道:“你才知道吗?年前已经登报了,全市影响很大,连电视都上了。不过现在市里情况怎么样我不很知道,我初五就出差到原料单位催材料了。但是看网上的报纸,这件事看来还在炒。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来你不回来,这事完不了。”

    于凤眠一听,问道:“你看看是不是后面有人在操纵?我觉得一件这样的事能搞得那么久,影响那么大,如果没有有心人在运作是不可能的。是老王还是尚昆?”

    林唯平心想,你倒是一针见血,两人全给你一网打尽了,但是怎么能透露?我自身都难保。“我不清楚,即使是,你说他们会把这么重大的事说给不相干的人听吗?但如果是他们,你就惨了。”

    于凤眠听了人都会晕,这话差不多在她耳里已经是很说明问题了,就是老王和尚昆,虽然林唯平没说。但是分析分析,稍微沾边的人都应该想到是他们两个,林唯平只是证实了她心中的疑问。“好,谢谢你,我立刻回来处理,你忙。”

    林唯平放下电话也是发愣,年前看到那个报道出来,当时还没觉得怎样,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老王和尚昆连手干的好事。因为以前尚昆为了上SMS项目,也曾经策反过她原公司的人,她与二太太闹翻,尚昆就第一时间给知道了。这是商家的手段之一吧。但是后来电视台也上了,网络上也炒得沸沸扬扬,后续的慷慨激昂的评论和进一步的挖掘层出不穷,显然,是非常的有计划有步骤,一步步紧逼,一步步地把尚在美国花差花差的于凤眠陷入万劫不复,手段太严谨太毒辣了,简直没有留下任何余地。

    这等手段,如果哪一天用到自己身上,会是什么结果?这一个年,林唯平追看着一篇篇报道,都没怎么安下心过好过。按时间推算,报纸在农历二十八日出来,那就说明在他们一起吃饭调解老周与他老婆的时候,他们应该已经把稿子交到报社,并活动完毕其中的重要关节,使之第二天见报了。而那天他们两个居然一点口风都没露,脸上也看不出异样,也怪不得尚昆吃完饭喊累,感情他一下午就跑那事儿去了。于凤眠出国不知是怎么被他们知道的,他们就那么不声不响地打了一个时间差。也难怪,在前面一天与尚昆一起看电影他会在电影院里睡着,心计都额外用到这上面了,人能不累着吗?

    想起自己瞒着尚昆与华北XX公司的交易,和前面几批材料大多用到凯旋公司的现实,这件事如果给尚昆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林唯平不会天真的以为两人拉拉手,在大事情面前,尚昆就会原谅她,并当没看见或下不为例。尚昆不知道现在知道没有,即使知道,他也一定不会露出山水来,他是不会打没准备的仗的,一定要布置妥当了才会发难。但不管他怎么样,林唯平决定先下手为强,春节没过完就直飞上家公司,拿去五万元敲门砖,要求立刻发她用华北XX公司的钱串材做来的货。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再加人家单位都没那么早上班的,所以两天之内,林唯平就把上家公司的库存兜了个底儿清,第三天就全部装船运出。余下时间,她与初八准时上班的上家公司老板商谈敲定省内总经销的协议,又力所能及地帮凯旋催得一半的材料装船回来。于凤眠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正是初九她在上家公司打个旋,再帮凯旋催一票,打算回家的时候。

    如林唯平所料,春节才过出,材料价格就一步到位,窜上一个让人想不到的高度。等人们拿着现钱再到上家来时,发现不但价格比年前上涨许多,就是连钱都未必交得进,交进去了也要排队等候,不知猴年马月货才能到手。所以林唯平的那批货还在装船的时候,被闻讯找上门来的单位要去了七七八八,而且都没一个要求货到付款的,都是当场与她签定合同,当场办理汇票,这样的形势下去,船到码头,货也就卖光了,只要货没压在手上,尚昆即使有什么动作,对她也勾不成多少伤害,最多被他罢免掉凯旋公司老总的职务,但那又如何?到现在算算,她的税前进帐已经接近千万了,等货全出掉,打还华北公司的资金,即使什么都不干,光拿钱存在银行,就够她衣食无忧一辈子了。除非尚昆有能力黑了她存钱的银行,但那似乎太玄了。

    坐在候机室里,摸摸手中的包,想想包里的几张大额汇票复印件,林唯平这才有点放心。这一仗是打赢了,过去了,但是那么难得的总经销权如果荒废了可惜,得怎么在与尚昆不冲突的情况下把它使起来。正想着,电话进来,看号码是国外进来的,所以毫不犹豫一声“HLLO”。

    没想到那是宫超来的电话:“唯平,新年快乐。还好吧?”

    林唯平愣了一下:“好,于凤眠在你那儿吧?她没事吧?刚刚她给我来过一个电话。”

    宫超那边静了一会儿才又有声音:“我看她这回事情闹得很大,刚才我打她公司的电话想了解情况都没人接,问行内人,他们都说她这次有难了,一定是得罪人了。她对我不错的,我别的帮不上她,只想求你一件事,希望你看我面子上能答应。于姐照时间算,是你那儿今天晚上从美国出发,明天白天就可以到上海。我想请你去接她一下,我估计她公司里的人是不会去接了,她也未必相信别人让别人知道她回家的确切时间,就怕债主等在机场。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所以请你去接她一下,她现在也可怜。”

    林唯平听宫超的意思,并没有如于凤眠所愿,两人因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而产生感情,不知怎么的,听着心里好象挺舒服的。想到自己当时出状况的时候宫超一句“大不了回家吃我的”,而今如此周到为于凤眠考虑,可见他还是那么仁心。于是笑道:“你放心,我现在正要回去呢,明天我自己开车去接,不会叫任何人知道的。”

    宫超心里有千言万语,但是他已经知道林唯平心里不会有他了,否则在这样的要求面前,不可能还有那么好的态度。他不是不知道于凤眠的用心,而想必林唯平也是知道的,她既然没感觉,那说明她现在已经对他这个人没感觉了。道了谢,宫超也没多说,就收了线。知道林唯平的个性,决定了的事是没有回头的,多说无用,反而以后连见面都难。

    第章

    二十二

    林唯平下了飞机出来,见尚昆和几个人说说笑笑站在外面,看上去精神状态非常好,头发似乎是新修过的,穿着套深灰西装,里面是深灰洒小银点领带,衬着白色的衬衫,感觉齐整得很,站在那里似乎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他身边几个也不赖,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也是精明强干相。尚昆是微笑着看着林唯平走近了,才道:“还好你的飞机赶在那一班前面。来,介绍一下,我的三个公司的三位总经理。”林唯平听着尚昆的介绍,一个个与他们握了手,交换名片,随后尚昆才道:“凯旋公司以后也属于我的名下,你们以后多交往。”

    这时一个年轻人匆匆进来,与尚昆打过招呼,立刻笑对林唯平道:“你是林小姐吧?久仰了。我前一阵是潘女士的部下,现在将是于凤眠女士的手下,我是那个厂子忠心不二的总经理黄宝。前一阵多亏你接收我那批员工,可能不久我就得问你要回去,给你添很大麻烦了。”

    这时林小小在旁边看了半天还是决定大着胆子过来,林唯平见他,忙与众人说声“抱歉”,拉他离开几步,把包里的汇票和提货单等都交给林小小,让他交给在码头的会计。这才回过来对黄宝道:“这话你别与我说,我最怕听这话。当初尚总把人交给我的时候可没说要撤回去,我现在把那些人个个用在刀口上,谁问我要,我跟谁急。”话是这么说,但是在看到报纸上有关于凤眠出事的消息时,林唯平已经叫人事经理通知相中的工人春节后报名上班了,刚才这么说,无非是强调自己的困难,但是最后还是帮他解决,这个人情要黄宝得重重记着了。黄宝这名字真滑稽,偷工减料的牛黄狗宝。

    尚昆在一边只是笑,想他当初问她要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只是点了那么一句,林唯平就一急晕进医院吊盐水,这下他再不敢造次,就让笑面虎一流的黄宝缠着林唯平好了。果然黄宝笑嘻嘻地道:“林小姐,我不急,你起码还有一段时间准备。而且我这一阵也空,不如你就把给你公司找后备人员的事情交给我去做,保证经我老眼的人个个你用得上,用得顺手。给你备足人了,你才把我的人交给我,否则你就理都不用理我,行不?”

    林唯平拿手指在行李箱上轻磕几下,才道:“行,就这么办。不过你得先帮我把行李箱放你车上去。”黄宝忙笑道:“林小姐果然是办大事的,人就是爽快。这行李箱嘛,你就是不说,那也是该我扛上车的,你说这儿谁的年纪资历不比我大?就算你林小姐比我小,但是你是千金啊,千金之躯,坐不垂堂,怎么可以叫你拿行李呢?”说完非常讨好的看着林唯平,并一手把她手里的箱子接了过去。

    林唯平笑着想,果然是个人材,要不是这么好的一张甜嘴和这么老的一张脸皮,尚昆把他扔在工厂里一起交给潘迎春那几天,他还不气的七窍生烟,掼了乌纱帽气哼哼走人?不知那其他三个总经理又是怎么样的角色,一定也是差不了。怪不得尚昆能一直那么空,原来是用人得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得收敛着点了。降得了那么些人的尚昆本人不知是多厉害的手段呢,只是目前没有冲突,没对她使出来而已。

    话说着,里面有一行三个金发碧眼儿出来,个个身材与西装齐挺,其中一个老一点的尤其有高贵绅士的味道。看来他就是尚昆在电话里说的有意向合作新企业的美国某大公司总裁林德了。趁大家与林德握手致意的当儿,林唯平看那些老总们英语说得都很尴尬,尤其是尚昆干脆就叫翻译全包了。而黄宝说中文简直是舌灿莲花般动听,可是一说英语,不能不说他的表达方式有什么错,总之让旁人听着象脸红脖子粗的吵架话,听了叫人发噱。

    唯有林唯平不慌不忙,虽然英语荒废了近一年,但捡起来也不是太难。寒喧几句,一行就离开机场,在门口,林唯平自告奋勇把开尚昆车子的驾驶员叫下来,自己给那三个老外开车。尚昆一见,开心地道:“好样的,你就沿路给他们介绍介绍本市的特色吧,记住先别谈我们的公司,否则你得露马脚。一起到老王的饭店。”林唯平脸上是微笑,心里却暗道:真是,我就那么傻吗?看着尚昆钻进前面一辆小车,那个司机一直替他护着门首,然后替他关门,恭敬得不得了,林唯平看着觉得碍眼得很。尚昆就没觉得这样很难受吗?

    一路谈下来,林唯平基本已经确定,林德是个务实精明的老头,是个典型的生产型企业的老板的样子。林德说话很有分寸,在车上也没多问有关尚昆的企业和林唯平手下企业的任何事情,而是就事论事,只谈本市的交通,能源,气候,经济,教育,人力资源分布,主要实业分布等问题。林唯平想起以前自己看过的一份国外投资商做的真正的可行性调查报告,那里也是罗列了很多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对外部环境的考察细致到令人吃惊,有几点看似与企业浑不相干,但是略一回味,却会误出人家那是料敌于机先呢。老牌资本主义官司打多了,自然总结出那么一套套路,绝对是经验与智慧的结晶。

    非常简单地在西式快餐厅里用的餐,随即进入会议室谈话。吃西餐老外自然熟门熟路,不用翻译,林唯平乐得自己切了片烤肉吃饱,此时在会议室温暖的空调下坐着直想睡觉。好在按照安排,今天下午的会谈自己只是陪客,听着就是。尚昆那里自有翻译。不过她还是在自己面前支起了手提电脑,装出一付认真样子。

    但是开头几句你好我好完毕,进入实质性谈话后,林唯平开始坐立不安了,这翻译不用说水平是一流的,林唯平也觉得自己比她而言简直是土八路见正规军,但是一说到工业方面的名词,她就莫名其妙了,几句下来,尚昆和林德已经开始大眼瞪小眼,一致认定错不在对方,肯定是翻译出问题了。尚昆毫不犹豫就把眼光投向林唯平。林唯平无奈,只得暗叹口气起身,拍拍翻译的肩膀叫她让座,心知这连做记录的工夫都得自己包了,苦命啊。

    尚昆微笑着侧脸对她道:“那么后面几天就全要你陪同了,也好,正好让你认识认识我名下的所有企业。老外看来是个很懂行的人,你跟着他也可以学到很多。”奇怪的是,今天的尚昆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不似他平时的风格,看来为了迎接老外,他还是对自己有一番修饰的。

    林唯平一脸是微笑,但是说的话却是截然不同:“不行,明天我答应了人去接于凤眠的,绝对不会有空。后面其他几天我倒是可以安排。”

    尚昆眼光一闪,似不经心地道:“答应宫超了?”

    林唯平心里奇怪,他怎么了解得那么清楚,似乎对她的底细知道得相当多,所以才能一猜就猜到宫超。心里真有点发毛,不知道尚昆还知道些啥。天津的事他不会也知道了吧?看来不宜多瞒,得尽早摊牌。“是,我答应他在先。”

    尚昆点头道:“这事再说,先把眼前的解决掉。”便若无其事地开始说话,但是这时他的话要比原来给翻译说的要简单得多,很多话他相信林唯平不用他提点就发挥得出来。就让她去发挥好了,他正可以趁机花心思正确主导把握桌上的主流。

    两三回合下来,林唯平已经明白尚昆的心思,心里大骂尚昆老奸巨滑,陷她于水深火热。一时又要听中文,又要听英语,还得十指飞快把大致意思记录下来,脑子顿时运转如飞,整张脸都逼得通红。不过很快,就有一杯冰水放到她面前,里面还加了片嫩黄诱人的柠檬。林唯平忙一口喝下,只觉顿时神清气爽,再世为人。忙抽空朝送水的黄宝送个笑脸,非常吝啬地挤出一句话:“给你十个。”

    黄宝大乐。他刚才在一边听着也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自己设身处地地一模拟,发觉简直跟不下来,立刻明白了林唯平的难处,再一见她小脸憋得通红,微一转念就知端的,忙开门叫冰水过来。本意只是帮帮林唯平,不想却得了林唯平的大红包,“给你十个”,有十个就有二十,三十,四十,只怕口子不开,开了就好说话,看来林唯平不会在工人回归的问题上为难他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