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食荤者》->正文

食荤者 第20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林唯平把人往里让,关上门才道:“完了,半夜招人进门,我的良好形象给毁了,你偏又给我在楼梯里大声说话,不存心毁我老脸吗?请换鞋。”见尚昆换了鞋到亮灯的房间去看,忙道:“没人的,我怕晚上人不在小偷进门,所以离开房间的时候一直亮着盏灯的。而且常常出门应酬,晚上回来看着盏灯亮着心里也感觉踏实点。”

    尚昆不便在女孩子家闺房到处走动,就在厅里晃来晃去看看,见里面装修得很素净,客厅有一整堵墙全做了壁柜,看来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扔里面去了,房间看着很空旷。没有常见的整组的沙发,和矮矮的茶几,只有靠窗那里做了个软榻,象是可以坐的样子,上面放着几个醒目的软靠垫。尚昆试着坐上去,发觉柔软异常,用黑金大理石做的窗台正好可以扶手,拨开白色纱窗看出去,外面是黑暗的天。如果换成是个春日的午后,坐在这儿看本书,打个盹,一定异常惬意。见窗台上果然放着本书,很厚,拿过来一看,是基辛格写的《白宫岁月》,不禁莞而,也就林唯平这样的女人会看这种书。扭亮壁灯翻看,见书看上去已经不新,但里面划线批语什么的一字也无,倒象是这间客厅,实用而不花俏,精致而不外露,主人又何尝不是?

    翻了几页已知是好书,抬头见林唯平在她开放式的厨房里忙碌,便过去探看,“煮什么?这么晚不用再忙了。”

    “不可以,今晚吃的到现在全部见底,要不吃一点,睡觉都做恶梦。小馄饨,可以吗?啊,对了,你无肉不欢,此乃鲜肉小馄饨,我自己做,肉馅特别充足。”

    “今晚本来不知怎么过。”尚昆感慨,从后面轻轻抱了林唯平一下,可立刻被她一扭腰避开,尚昆明白她的意思,人是给你入登堂了,但是未必就给你入室,半夜三更,孤男寡女,不比在车上路上,分寸把握不好立即出事。象林唯平这样主见这么多的人,对她用强反而会弄巧成拙,不如点点滴滴,来日方长。

    第章

    二十七

    二十七

    林唯平起得早,到尚昆睡的客房一看,门没关着,尚昆把被子堆得满头,睡相一点看不出什么白天的样子,倒是象个没有任何机心的孩子多一点,不由抱着手在门口微笑着看一会儿。

    打开手机想到厨房准备早餐,却听手机响,怕吵着尚昆,她立刻跑过去接起,却听里面小梁哭喊着道:“姐姐,姐姐,我只有找你了,你快救救我。”

    林唯平一听吓死,想到昨晚老周的样子,脱口而出:“老周没什么吧?”说完也觉得自己想得对路,如果老周没怎么,小梁一切可以问他,没必要问关系隔得远一点的自己。

    “姐姐,我们以后都别提他好不?以前我爸爸在的时候说过,老周如果为了我与他老婆离婚,他的财产分一半给他老婆,再跟上我拿我爸一半财产的话,他就大赚了,他当然会抛弃老婆来找我,我当时还不信,跟爸爸吵了一架,现在才知道爸爸才是为我好的。他昨天竟然想趁机捞我便宜,都什么时候的,我爸爸还尸骨未寒呐,他这老朋友竟会做得出来。我别的脑筋没有,可是他也不想想我是怎么生出来的,我妈和我为此吃了多少亏了,我会做那傻事吗?这个下流鬼,以后都不要再提起他。”

    林唯平一听,放下一颗吊了一晚的心,对小梁好感倍增:“你打我很多电话了吧?不好意思,我昨天安顿好医院里的,回家睡觉很晚了,才起床。你做得很对,但是……你想过今天没有?”

    小梁哭道:“我想了啊,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再叫老周帮忙了,那人白眼狼一个。姐姐,我平时最佩服你,我没别人可以找,只有找你帮忙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安排我,我现在住的是爸爸给我的房子,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赶我走,我不要再回妈妈那里去,我不要见我后爸啊。”

    林唯平答不上来,昨晚老关老婆娘家的阵容她早见了,凭她和小梁两个小女子,怎么敢下手抢遗产去?给人半夜打闷棍都不是没可能。连老周出面,尚昆都说还需老王帮忙的,何况自己。想了想才道:“小梁,老周是不是去你爸爸厂里操作去了?你不要先把话说绝了,我与你爸爸其他两个朋友联系一下,看看他们的意见。你爸爸家大业大,靠我们两个人是不够的,一定要听听他们的意见。老周那里你别把话说绝了,先让他去忙着,什么事以后再说。你别出门,开着手机,我回头就找你。”

    小梁哭着答应了,想是她现在什么主意都没有,唯有抓住林唯平这条救命稻草了。林唯平看看还在熟睡的尚昆,想想还是不舍得叫醒他,但是老周那里的手机也不想打,果然如尚昆所料,老周有那想法了,真是恶心,大男人什么钱不好赚,靠那样挣钱,比于凤眠不如了。才在想着,又有电话进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小林吗?我老王。”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不是没想过联系他,但是跳过尚昆自己直接联系老王总觉得隔了层,很多话说着也不方便。现在他自己找上来,但是还是觉得有的话由自己来说未必好。“我是,老王你回来了?”

    “怎么回事,老周说忝强醇瞎刈渤怠N掖蛄艘辉缟系缁岸济徽业桨⒗ィ依锏缁耙欢ㄓ职蔚袅耍只膊豢愕电话也是一直忙音。我现在在阿昆家门口,敲门没人应,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林唯平被他说得脸红,尚昆在她这儿,他们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在外人看来就不同了。想说什么觉得很为难,只得避重就轻道:“昨天我们从杭州回来,高速堵车,路一通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是老关的车出事,所以停下来帮助警察看了下,认出确实是老关…….”不想手机这时被尚昆接了过去,他不知什么时候醒的,拿了手机大概怕冷,又跳回床上去,钻被窝里说话。“老王你在哪里?我家门口?过来小林这儿,小林你与他说个地址,叫他立刻过来。”

    林唯平只得说了地址,关掉手机就埋怨躺在床上看着她贼笑的尚昆:“完了,又被你毁一道。快起来,你那里到这儿都没多少路。”

    尚昆看看手表,笑道:“你这儿睡着真是舒服,床特别软,被子特别暖,上回和你一起看电影那次我也睡得很舒服,发觉只要你在身边,我就睡得特别安心。以后我就赖在这儿做巢了。”

    林唯平拿眼睛白白他,见他要起床,忙转身离开。认命地去大壁橱抽出软椅和茶几摆好,准备老王来时说话。她这儿本来是没打算招待人的,所以客厅什么都无,看电视跳床上看,没想到尚昆擅自给她做主意,但他话已出口,只有随他了。她当然知道尚昆是有意宣扬的。但是她怪他不起来。

    直到老王敲门,尚昆还泡在卫生间里,林唯平又不好去问,只好自己给老王开门,知道老王见了她一定是满脸暧昧的,本想叫尚昆应付,但现在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老王见了她自然是笑嘻嘻的,迫不及待地进来就问:“阿昆呢?阿昆呢?”

    林唯平指指里面的那个卫生间道:“引狼入室了。”

    老王大笑,半天才道:“看来我还是聪明的,找不到他就来找你。”

    林唯平怕他继续这个话题,只得岔开:“与你约法三章,千万不要提起昨晚老关看上去如何如何,”又指指卫生间,“打击很大,我在远远看着现在想起来都要吐,他还就近去认尸了。”

    老王挤眉弄眼道:“所以你可怜他就把他捡回来啦?阿昆命好,因祸得福了。”

    尚昆从里面走出来道:“你不要乱猜,什么福不福的。说,来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想我不帮老周帮你?”

    老王忙笑道:“你怎么猜到的?你说老关的公司和我的联系敲创,我下手不是比老周顺多了?况且老关的公司全是外戚,老周去又压不下的,到时也是要找我的,不如我自己下手。”

    林唯平旁边听得眼睛直晃,这是什么兄弟,一到利益面前就全变调。但他们说话,自己不好插嘴,就倒水给两人,尚昆一见道:“时间也不早了,我的早饭就和中饭一起吧,小林,你这儿有东西吗?”

    “牛肉面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我们都不讲究的,我听到消息直接从杭州过来,也没吃早饭。正饿得慌。”

    林唯平心里暗想:完了,两头饿狼,看来冰箱里的面条是不够用的,还是做饭算了。应了声“好”,就转身做饭去。老王见她离开,又见尚昆眉开眼笑的,忍不住取笑:“你小心对她太好,以后骑到你头上。”

    “爱骑就骑,就怕她还不屑一顾。”尚昆掏出香烟,但是看看林唯平,又放了回去,相信她是一定不喜欢他在房间里抽烟的。现在人未到手,还是别出格的好。“我想着你就是为这事,昨天老周对小梁那么殷勤也是为这个。不过这事我帮不上忙,老关老婆是一定不会放弃手头股份的,老关不知有没留下遗嘱,即使没有,小梁也可以通过我们撑腰拿到她的股份的。你除非问小梁收购。”

    老王把尚昆的香烟拿过来,但是想了想也放了回去,现在他正指望尚昆,而尚昆又正顺着林唯平,他可不能得罪了林唯平。“你先给我看看有没可能。你是搞企业的,我一直搞房产,对你们的企业没头绪,你说我进去的话可不可能拿到控股?我可不想进去了给老关老婆拿捏。”

    尚昆道:“据我所知,老关手里持的股份占他所有公司的百分之八十,其他给了他手下的几个重要位置的人,其中不包括老关老婆的亲戚,因为老关以前和我说过,怕他小舅们拿了股份后坐大,到时剔不出去。那百分之八十如果三等分,他老婆,孩子,小梁各一份的话,你即使拿了小梁的和别人全部的百分之二十都没法达到控股,这笔生意你得亏。除非老关有遗嘱,而且对小梁心存内疚分的时候多给她一点。不过这个很悬。”

    老王拿手指弹着椅子把手,想了半天才道:“你说的有理,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关键是小梁肯不肯把股份给你。如果肯给你的话,老关又不止一个厂的,再少的股份,你也足够可以控制一个厂子了,老关老婆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恶霸,一定是宁可割个厂子给你也不要与你一起开董事会的。但是小姑娘本来就喜欢老周,老周原来碍着老关在没法子,现在一套近乎还不全听老周的?这年纪的小姑娘没道理可讲,高兴了什么都会送出去,这才是你最要担心的。”

    老王皱眉轻声道:“阿昆,你是明白人,不要再与我东拉西扯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有一个她。“边说边指指厨房里的林唯平。

    尚昆一把把他的手按下来,也是轻声道:“你提也别提,昨天晚上见老周那样,她差点连我都怪进去。”

    老王不服气地胖着声道:“我那不一样,我是真小人,老周是披着羊皮的狼,与其把小梁拿到的遗产给老周使那种手段得去,不如正大光明卖给我,起码小梁手里可以拿到真金白银。”

    林唯平正好煮好咖啡,就给他们端过来。老王一闻香味就道:“你用的豆子不错,我酒店里的都没你好。”

    林唯平笑笑道:“你酒店里的还会拿速溶的骗羊牯,我都喝着过一回。”

    尚昆笑道:“我只知道闻着香,喝着不喜欢,小林,还是给我水吧。”

    林唯平心想你倒好,都使唤起人来了。但老王在面前,少不得给他面子,只得给他添了水。老王见此笑道:“小林,没想到你在家里是个贤惠的。小梁现在还在你单位吗?”

    “是啊,什么事?不过她不用多久就不会呆了吧。”林唯平立刻明白,刚才她在厨房忙的时候,两人谈话一定谈到了小梁。但是他们不说,她就当不知.

    尚昆看着她不说,老王还是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说了:“这事你说什么都要帮我,老关在时曾经说过,如果说这世上他女儿小梁还肯听谁的话,那这一定是她的妈妈和你小林了,所以他以前会特意请你吃饭帮他解决小梁与老周的事。我只求你帮我说服小梁,如果她要出售遗产的话,找我老王,我有偿付能力,也不会拖着不付赖帐。”

    林维平笑吟吟道:“老王,你的忙我是说什么都要帮的,等下吃完饭你等我消息。”刚才在里面断断续续听了外面他们两人的说话,林唯平心里觉得小梁一清二楚地把手头可能分到的股份转让给老王反而更安全合理一点,但不知她会怎么想,还得等会与她见了面详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