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食荤者》->正文

食荤者 第22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门见里面有一张中空的大圆桌,诸人团团围着桌子坐着,神情都是严肃偏多。看见尚昆的时候,小梁忽然想起,凌晨在医院见到他时,他是和林唯平在一起的,而且两人姿势看上去比较亲密。父亲在世时候曾说过尚叔叔是个比较可靠的人,是不是就说林姐姐找对了人呢?真是好事。

    她才要找个位置坐下,忽然身后“呼”一下窜出一个人,比她快一步接近圆桌,那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也不见她坐下,只是拿双手支着桌面喘气。老王一见就与尚昆道:“白月儿来做什么?谁叫她了?”

    尚昆摇摇头,道:“不知道,不是关太太叫她来,就是老周叫的,不会无缘无故。看着吧。”

    白月儿全场看了一圈才道:“哼,老周你起什么劲?昨晚半夜三更你被人叫起来时候连眉毛都会笑,你当我不知道?一定是哪个相好的叫你帮忙。原来这儿真有美女,关太太别多心,我不是说恪!彼低暄劬λ⒁幌驴聪蛐×骸!澳闶撬俊

    小梁再笨也明白了这是老周的太太白月儿,出了名的醋瓶子,前一阵林唯平还为她受过白月儿的无妄之灾。见她旁若无人地逼问,当下毫不客气地道:“你是谁?这儿除了与遗嘱相关人等,和我父亲委托的三位老友,有谁邀请过你了吗?”

    白月儿冷笑道:“我明白了,原来你身上有老周最爱的财和色,怪不得他会如此热衷。我告诉你你父亲这三个朋友是怎么交来的,几年前他们几个凑一个团里到东南亚旅游,团里别的人都没事,就他们四兄弟晚上非要去看脱衣舞找人家舞娘,所以才臭味相投走到一起的,你以为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们……”

    老王看老周一眼,见老周捏着拳头不响,便轻声对尚昆道:“是关太太叫来存心要我们好看的吗?想叫我们不要说话动作?”

    尚昆想了想,摇摇头,道:“不象。但最好是关太太叫来的,事情还容易一点。”此时他已隐隐嗅到山雨欲来。老王闻言脸色一滞,铁青了所有表情。

    见白月儿喋喋不休,关太太拍案而起:“我老公尸骨未寒,他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本来我敬你是我老公老友的太太,不想说话,现在你这么糟蹋我老公,我也不再认你是朋友。请你在十秒之内出去,否则我叫人扔你出去。”

    当下原本在门口站着的关太太兄弟立刻闪过来一前一后夹住白月儿,白月儿这才慌了,看看老周没有出言相劝的意思,她毕竟是女人,吃不起那个亏,只得灰溜溜离开。但是被她一闹,老王和尚昆心里无疑有了心结,也有了丝警戒。

    但是小梁却听得瞠目结舌,没想到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父亲和老友会是这种角色。后母明知丈夫与其他女子一起死在车祸中,在这儿还竭力维护丈夫,可见是见惯了的,早习以为常。怪不得老周老婆会这么出格,她是个事业有成的女性,自然受不得气了的。但是尚昆是这样的人林姐姐不知知不知道,有话叫婚前擦亮眼睛,对,一定要告诉林姐姐,帮她擦亮眼睛看清楚,免得吃亏。所以后面有点时间的时候,她偷偷给林唯平发了个短信,把白月儿来闹的事和话都详细发了过去。

    林唯平接到短消息,想了又想,白月儿会是谁叫来的?是老关老婆吗?不象,照小梁说的那架势,如果白月儿是老关老婆叫来的话,她怎么会忍得下在众人面前受折堕的气,而不当众揭发老关老婆?不过不能排除是老关老婆用其他途径侧面让她知道那儿有这么个聚会的事,白月儿智商不低,转弯抹角当可想到。如果是这样的话,关太太是个太厉害太精明的人,小梁的境况真的堪虞。想到这儿,林唯平回了个消息给小梁:闲事少管,切勿冲动,按既定方针办,解决不了的问题先回避,以后再面对。

    但是放下手机,林唯平还是又兜回到那条消息上。白月儿来得如此准确,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通知过她的,老周也不能排除。但是他这么做把自己也绕进去给白月儿揭穿了,有好处吗?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林唯平的思路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面对他们四兄弟在东南亚寻欢这件事上,刚才一直想回避,但是发现脑子很乱,回避不了。当然知道中年男子的历史不会一清二白,但是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即使再清楚男人刚富起来的时候恨不得拿手中的钱去尝试一切,如到新马泰去看钢管舞,到澳门去豪赌,但是仍接受不了这事发生在尚昆身上,而且还被她给知道了。她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烦躁,干脆拿起手机,把小梁的消息转发给尚昆。发出消息后,她就想起尚昆说的那句玩笑话,“小林,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对我很厉害的?”这是不是叫关心则乱?按理即使想与尚昆深究,也不该挑这个时候,难保他会在现场一时火起对小梁不利,而且他现在又不方便来电话分辩什么的,明摆着叫他吃哑巴亏。发出去,林唯平不是没后悔的,但是不发,自己更郁闷至死。发了后,却又来了份提心吊胆的感觉,怕尚昆承认还是怕他来电话抱怨?都不知道,心里是一团糟,码头的业务无法再关心下去,尚昆的回音也没来,只好开车回家。

    尚昆接到林唯平的短信,皱着眉头看下来,不问也知一定是小梁好心办坏事发的,他若无其事地干脆关掉手机,朝老周看了一眼,在他心里已经坐实,一定是老周叫白月儿来,在事前先给他和老王一个警告,免得他们两人坏他好事,叫他们明白,需知即使是他手中掌握的一二小事也是有杀伤力的。但是他又怕做明了激怒老王,只敢这样转弯抹角地刺激他老婆过来闹,在众人面前叫他们两人下不了台,而他自己也搭上,于是大家都怀疑不到他身上,他正好脱了干系,一切责任都可以推给白月儿。但是他就不怕这么败坏自己的声誉,在小梁面前形象尽失吗?他不正需要小梁的垂青吗?这是尚昆唯一搞不懂的地方。尚昆不知的是,老周与小梁这方面的关系已经走到僵局,他现在不得不动用任何手段隔绝小梁与尚昆和老王的联系,迫使小梁无枝可依,最后兜兜转转,重新只有回到自己的怀抱。

    尚昆见律师正在读公证处出的一份公证书,便拉过老王,轻轻说出自己的疑问,老王听完,眼睛朝天花板盯了一会儿,才轻道:“你肯把这个判断说出来,你一定认为是八九不离十的,这方面我最相信你。他妈的。”尚昆忙在桌下踢他一脚,老王立刻明白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端了端身子,却也没去看老周一眼。两人各自发了条短信出去,然后相视一笑,认真听律师切入正题.

    林唯平回家路上,听到手机叫,几乎是全身震了一下,忙拐到路边停妥才打开,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林唯平几乎都听得见自己心里失望的叹息。接起一听,却是约翰陈打来。对于约翰吃饭的约请,林唯平几乎是赌气的立即答应。放下电话,又隐隐震惊:何以如此在乎这个尚昆了?

    老关的遗嘱写的非常详细,非常细致,谁得多少,分别是什么什么,价值几何等,都几乎是一清二楚,基本上让家人们找不到可资吵架争打的理由。他分得也很公平,几乎连帮着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都考虑到了,不过他们分得的不是股份,而是现金,老关在里面解释说,怕股份太散,容易打架。对这笔意外之财,众人都感激不尽,再加人死为大,自然心中对老关的爱戴更增一分,也想着要帮老关好好扶持新主了。

    等律师宣读结束,大家都闷声不响,原来不是没做过大打出手的准备的,宣读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气氛之剑拔弩张,再笨的人都嗅得出来,但是老关考虑得太周到了,简直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再有谁跳出来表示不平的话,恐怕会被其他人眼刀杀死.

    沉闷首先被老周的手机铃声打破,众人只见他才听了几秒,立刻神色大变看向老王和尚昆所坐这个角落,老周毕竟是做贼心虚,临了还是不敢坐在两位深知其性情的老友身边的。尚昆见此立刻轻问老王:“你做了什么手脚?”

    老王没转头,却是笑嘻嘻地看着老周轻声道:“我就叫人跟着白月儿到她家,毁了些她家里的玻璃,打女人的事我是不干的。你呢?你应该也有发短消息出去的。”

    尚昆微微一笑:“我的比较耗时间,可能明天才可以有效果。你说老周的集装箱一天平均就有几只,如果有那么几只碰到海关商检什么的麻烦拖上个把月延误了他的合同交货时间,他会有什么感受?不过我拖他两三天看他表现了,敲人饭碗的事情我也干不出。”

    老王轻笑道:“你比我奸,比我狠。”

    尚昆也是一笑,但是也没再去看老周,起身朝关太太走过去,一边招手叫小梁过来说话。关太太见他走近就道:“尚总,刚才白月儿真的不是我叫来的。”

    尚昆笑笑道:“不会是你。一个教授级的女子本应有点气质的,但是生生毁在某些人手里。不说了,刚刚围桌子说话,那是正经场合用,现在遗嘱宣读完了,一家人应该坐近一点把话讲透。小梁,你也搬把椅子过来坐着,跟老关打天下的兄弟们也与家人没什么两样,也坐。我想多几句嘴。”

    关太太一听,眼泪先流下来,进会议室到现在,她一直强忍着,现在听尚昆几句话,觉得他似乎把自己的委屈和困惑一把都揽了过去,自己身上一下轻了许多。她这一哭,小梁也忍不住一起哭,不过总算碍于众人面前,抑制再抑制,就是拭泪不止而已。

    尚昆坐下就道:“第一,老关怎么死的,谁也不要再问我,看人要看大节。第二,家也分了,产权也各归各了,但是小梁要记着你在世上有这么个同父异母妹妹在,她的母亲也是你的前辈,老关不在,你们更应该好好携手,不要内斗。”边说,边目光炯炯看着小梁与关太太。

    终究关太太是过来人,先伸手握住小梁的手道:“是了,以前有你父亲照顾着你,我对你的事也不很上心,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你妹妹很喜欢你这个姐姐,到底是有血缘关系在的,你常来看看她,她还小,需要人关怀。或许我们两个手拉着手,度过这段伤心日子会更容易一点。”

    小梁一直没好好与关太太说过话,听她说得那么真诚,心里也感动,忙道:“阿姨,我知道了,以前我年轻气盛不知道宽容,以后你要多约束约束我。”她性子直,也说不出太多婉转的话,干脆就事论事把自己的所想全托盘而出:“阿姨,尚叔叔,王叔叔都在,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在这儿说了。我来之前就想着了,如果父亲把公司交给我,我是绝对没这能力管的,我想尽早把手头股份转让掉,在这儿征求你们的意见。”

    尚昆有点吃惊,随即就想到,可能是林唯平引导的结果。便道:“本来这是我想说的第三点。关太太原来老关在时已经管着手头的这两家公司了,可是小梁一点经验都没,本想今天当场就请大家提出合适可靠人选辅助小梁的,不过小梁自己说的主意倒也是办法之一,先看看关太太的意思如何。”

    关太太倒是没什么意外,还是拉着小梁的手,缓缓道:“你的想法我之前也考虑过,我本来也有怕支持不住转让掉股份过清静日子的打算,但是我的兄弟们拍醒了我,说转让掉的话,我会太清闲,闲在家里胡思乱想,日子更不好过。我就想,再坚持一年看看啦,希望孩子她爸在天之灵能保佑我。而你现在是独立支撑那么大的局面,虽然你父亲的朋友们都是热心人,但是总不能让他们这么忙碌的人时时抽时间来帮你,这不现实。你转让股份的考虑,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小梁连连点头,哽咽道:“阿姨,我才知道我以前太误解你。有你支持我就更放心了,按父亲的遗嘱,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将优先转让给你。如果是转给你的话,我就最放心了。”

    关太太疲倦地摆摆手道:“不了,我自己的都还没坐稳,哪敢抽资金出来收购?何况我也没那么大笔资金可供支配。再说愀盖追值煤芮桑赡芤彩撬π幕强悸枪,我这一块与你那一块虽然都是建材,但是原料完全不同,我只熟悉我的一块,暂时不想跨行发展了,不过我会替你物色好的买家的。”

    尚昆趁机对老王道:“小梁既然主意这么定了,你这个做叔叔的也别闲着,你认识的建材行业的人一定比较多,这个任务你也担大半去。有你做中间人,交易也容易掌握一点。”

    老王自然领会尚昆的意思,忙道:“给我三天,三天内没找到意向,我自己买下小梁的公司。反正我造房子以前也都是问老关手里拿建材的,起码销路不愁,我应该管得好的。”

    尚昆横了他一眼,觉得他太心急了点,说的话太着痕迹,偷眼看老周,见他站在圈外果然脸色大变,便拿话打个圆场,他还是有点担心老周恶向胆边生做出太过分举动来的,“我和老周都与这些个行业没关系,不过总算也认识几个朋友,回头我们也四处问问看。老关已经大致给了个价钱,小梁你这几天请人估计个确切价格出来,要抓紧时间。老周想得周到,事先把帐目都封存起来。现在小梁你就不要休息了,关太太派个人跟她去她名下的公司财务那里办个移交,免得夜长梦多。虽然也是要转让掉的,但这几天的运转还是要小梁一枝笔签字,关太太最好也派个稳当的人在旁边指点她,各位大佬都在,人选就这儿决定了吧。”

    待得尘埃落定,尚昆和老王跟着老周出来,老王忍不住取笑道:“阿昆你今天的婆婆妈妈我算是领教了,怪不得太太们都找你,原来是有原因的。”

    尚昆看看老王,见老周离远了,才摇头轻道:“你啊,我这么帮你你就一点不领情,算了,没良心的,我现在赶紧得找小林解释去,小梁把白月儿的话全发给她了。我为了你连手机都没开,现在倒好,还挨你取笑。”

    老王一愣,停步在车边想了半天,才“噢”了一声,一捶脑门道:“你这歪歪肠子就是比我多,我明白了,你调解老关老婆和小梁的关系,主要是为了把老周隔离出去,免得小梁这个小姑娘找不到商量的人又落老周圈套,我的计划就无望了。你还真是叫曲线救国啊,怪不得我家老头子说阋诱话,他一定大力提拔你,你大有前途。你不当官还真是可惜了。”

    尚昆坐进自己车里,笑道:“我当官不行,心不够狠,脸皮不够厚,比如说我现在就想着已经够折腾老周了,本来要做他集装箱的手脚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他又没落什么好处去。你回去吧,好好念着我的情,给我找套好一点的新房子,我要用。”

    老王笑道:“婚房?好说,我就要封顶的一个豪华公寓最顶楼上下两层给你,我本来是自己要住的,里面的结构都是特别设计,干脆我就装修好交你得了。”

    尚昆笑道:“还婚房呢,小林现在不晓得对我多咬牙切齿,手机都没开着,我老婆飞了的话找你算帐。对了,装修不要你,我自己来,我看小林的想法与别人有点不一样。”说完,挥挥手,飞也似地开走,往常都是老王冲前面的。

    老王看着不禁好笑:这两人,成也手机,败也手机,看来尚昆真是中了林唯平的盅。

    第章

    二十九

    林唯平进了与约翰约定的包厢才知,原来到席的不止她,约翰和瓦尔多,还有以前的部下,满满十二个人坐了一桌。瓦尔多坐主位,约翰坐他右首,左首是个中年人,不认识。以前的部下坐得阵营分明,三个是仍然留在公司的,五个是已经跳槽到林唯平手下的,只留出一个位置给林唯平,就是约翰的右首。林唯平一看那阵容,就知道,这一定是鸿门宴。

    约翰见她进门就道:“林,给你介绍一个人,公司现在的副总方也。他是瓦尔多先生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推荐的,原来在广州做的就是我们这一行,非常对口,一来就事事上手。”

    林唯平见方也听了约翰的话没什么表示,立刻明白他可能英语不大好,起码是听力不好。便一笑道:“多好,有个本国人材帮助,约翰你如虎添翼。”说话间只是看看方也,不去理他。

    方也旁边的立刻轻声告诉他林唯平的身份,他忙站起来递过名片,道:“林总,久闻大名。我才来这儿工作,希望你以后多多提携。”他这人站起来才看出,长得不错,身材也挺拔,穿着比较得体,是个见过世面的白领的样子。

    林唯平与他交换了名片,这才坐下,微笑道:“方总这么客气,如果我现在还在公司,你就是我的上司,还需你提携才是。你以前在广州什么公司工作?”边说心里边想,才不到一年,这变化太大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包括积累的财富,都不同程度得到飞升,说起来,还真得感谢尚昆给的机会。可是,尚昆,林唯平想着想着,心还是软了,取出手机按了开机。

    方也一直打量着林唯平的言行,从她在门口出现起,他就觉得她非常迷人。心里不明白,怎么一个搞重工业的公司会出这种档次的女子。来前他已经打听过林唯平这个人,得知她目前已经是一个同等规模公司的老总,放心不少,知道她不会回归来端掉他的饭碗。见了面却是一见倾心,也有点自愧不如,特别是看见林唯平与约翰不用翻译就可以直接交流。听她问起,便答:“我以前在番禺的,主要掌管销售方面。”

    林唯平笑道:“那是林总的公司了,春节后我刚刚和他在北方见过面。他那儿销售政策搞得很活,大家都说他们的销售队伍没有拿不下的堡垒。方总,对于你的加盟我原单位,我已经开始有忧患意识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