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4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于扬一看,封面上的字个个认识,但是凑合到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知道被范凯耍弄了,翻翻眼睛道:“你还不如一口拒绝我.”

    范凯笑得别提多开心,不过也知道睦邻友好关系的重要,鼠标连划,一边道:“我给你几个链接,你自己看去,发到你邮箱了.哎,老扬,明天帮我一起接一个人可好?反正周末你也没地方去.”

    于扬听到一半时候刚要说好,但是后面这是什么话?“没地方去也不帮你,宁可睡懒觉.”

    范凯又是诡计得逞地“呵呵”连笑,不过倒是好好说话了:“老扬,是我一个网友,大学毕业就去山区志愿教书去了.这次她带来两个孩子,都是兔唇,用志愿者的钱来这儿治疗.我怕她东西多,又要看住孩子,我一个人不够用,所以你帮帮我,反正东西我会扛,你只要帮着领孩子就是.”

    于扬听着吃惊,没想到范凯还是个热心人,不过从他在公共汽车上见义勇为就看出这人心地不错了.忙道:“一句话,接来就住我那儿好了,我有客房,设施也多一点.让我也为山区孩子做点事.”

    范凯似乎有点兴致勃勃,“那就好,我等的就是你这话.”于扬奇道:“那你怎么不早敲我门来说?我也可以有个准备,多买点吃的放着.”

    范凯笑嘻嘻地道:“明天叫上你不是也一样吗?反正你没事,反正你一定会去.”

    于扬一口气闷在肚子,狠不得一拳挥出,可惜自古大人不与小孩斗,只有装作厚道地“呵呵”笑笑,但是奇怪,范凯这回似乎关心过度,与其往常的行事方式大有不同.于扬顿时心中对那个网友除佩服外,又加了一层好奇.

    看见澍,于扬心里连呼没想到.就那么站台一见,可以蹦出那么多没想到.坐了一天一夜火车硬座的澍看上去劳累,却不掩其清雅的气质,灵动而感性的眼睛似乎可以照亮周围同时下车的昏沉沉的旅人.两个兔唇,本该忧郁的山里孩子,不知是不是受了澍的感召,都是欢快机灵如小天使.而最神妙的是澍与范凯对眼的时候,几乎是澍从车窗一探出脑袋,就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眼捕捉到范凯,而范凯则是眼睛一亮,于扬都似乎看得出他身后翅膀伸出,扑腾着飞到澍的面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澍话很少,但是她确实不用说话,她的眼波一转,多少话语都蕴在其中.在她的眼波下,范凯力拔山兮气盖世,肩上背一个包,手里挎两个包,健步如飞地走得比没东西的人都快.于扬心里暗笑:酷酷的范凯也有今天.小孩子不习惯于扬,所以还是一人拉澍一只手.于扬便只有鞍前马后地找车管东西.因为她看得出这两个人的相遇在心中激荡出的火花,自己就在旁边看戏吧.反正她的年龄摆在这儿,不会成为他们的障碍.

    第八章

    来到于扬的房子,看范凯大包小包爬上七楼中途没有停顿,澍抿嘴一笑,但是没说什么.只是对于扬道:“走进你房间,人都会觉得一阵清凉.”

    于扬听了很开心,麻利地道:“澍,你到我房间洗漱一下休息,两个孩子我来,范凯去买菜,记住买些素的来,还有海鲜.”

    范凯道:“臭鱼烂虾有什么好.”嘀咕着出去,于扬怀疑他愤怒于差他出去,而不给他与佳人共座的机会.

    这边澍依言去洗澡,她也没客气,留于扬自己对付两个孩子.她洗澡出来穿着自己带来的衣服,洗得有些发黄,这也没办法,看她的气质应该是从小洗衣机伺候大的,能洗干净衣服已经是不错了.她没像两个小孩一样去睡,看着于扬在厨房里忙碌,不声不响取出一块画板,对着于扬画起来.

    于扬此刻更是佩服,看这个女孩子不像是冲动的性格,家境一定也不错,肯舍下优裕的环境到山村去做志愿者,这需要有很大的爱心.否则,满屋爬的虫子都可以把她吓回来.于扬以自己一贯的思维问道:“如果动手术的话一定是要安排好时间的,你们与医院有约了没有?需不需要我们下午先过去看一下?”

    澍笑了,眼睛弯弯的特别甜美,“于姐你说话像我爸,前前后后想得特别周到,一说出来就是指示,叫人去做就好了.没事,这儿有个老志愿者,是他联系的医院,听说他与医院关系挺好的.不过他要到今天晚上才出差回来,所以我只好麻烦你们了,否则一个人真拿不过来.”

    于扬吃惊道:“你上火车时候东西都是自己扛上去的吗?”

    澍笑了,是默认.于扬需要非常艰难地想象,才可以把这三个包与这么优雅的女孩联系在一起,同时于扬几乎可以继续发散思维开去:山路,拖拉机,转车,等等,都是这么一个柔弱的女人一手做出来的.于扬不由为自己前阵心情低落时候窝在家里无所事事而羞愧.“干脆叫那个老志愿者晚上一起过来吃饭吧.”

    澍点头,“好,我也很想见见他,听说我们的那个地方是他骑自行车环游时候发现的,他虽然没有留下来做教师,但是他为这个小学和地方做的事情也够多的了,这回手术费他认一半,还有一半从我们的经费里面出.大家都叫我见了他后好好画张像传到BBS上,都还没见过他呢.”

    于扬也好奇:“被你一说我也想见见这位大侠了,对了……”却听手机作响,于扬只得关掉煤气去接,“你好,周总.”

    那边正是老板周建成,“小于,立刻过来红桥饭店,有几个重要客户在,你来赔一下.”

    这个老板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用公司里的员工出山陪酒,于扬已经被点到几次名过,好在客户都还算斯文,否则这种酒桌上女孩子吃亏大了.“周总,家里来了三位客人,正煮饭呢,一时走不开.”

    周建成沉默了一下,老板都是不喜欢被手下否决的,“那好,你安排一下,晚上过来.中午就叫小蔡顶一下吧.”于扬只有答应,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小蔡是办公室秘书,主管文印档案等琐事,于扬没进公司时候,听说小蔡就是公认的老板秘书,其实她满喜欢社交应酬的,可惜周建成不知道怎么想想的,平时不喜欢带她,所以看得出小蔡对于扬很反感的,好像是于扬夺宠似的.不过总经理曹玉笙对谁都一视同仁,常叫上一大帮人出去吃饭喝酒,小蔡都踊跃参加,于扬不喜欢,经常推托不去,知道可能有人会有微辞,但是何必给人曹总派人的感觉呢?所以公司老臣子偶尔的聚会于扬也不去,几月下来,大家也都觉得她这人冷淡,不易说话,不合群,也就不再叫上她,于扬乐得清净.

    公司里面隐隐有了总经理派和老臣子派,谁胜谁负还要看老板周建成脑子里想什么,于扬也曾做过头儿,知道怎么在手下之间搞平衡,她除非是脑子烧坏了,否则又没想在公司里升官发财的,扎一脚进去干什么,没的一付小人嘴脸.中立,闲事少管.

    只是没法瞻仰那个老志愿者了,一大遗憾.所以见范凯拎着菜回来,于扬找出备用钥匙给他.虽然看着澍不是坏人,但是毕竟了解不够,再说刚刚遭了小保姆玲儿的大罪,还是小心无大错的好.范凯有家有庙,跑不到哪里去,虽然交到他手里与交到澍手里结果一样,都是澍在用,但是范凯得负起连带责任了.

    范凯今天真的是一反常态,非要进厨房露一手,说他烧的红烧肉于扬一定没法比.一个人搞得乌烟瘴气地出来,连孩子们都醒了呆坐在饭桌边等他,范凯硬是把汤移走,把自己的红烧肉放在中间,一个劲儿地劝大家吃肉,但是澍刚自火车上下来,哪里有那胃口,即使身体无恙,女孩子看见红烧肉也基本上犯怵的多,但是于扬看澍还是勉为其难吃了两块,把范凯高兴得什么似的.吃完饭于扬便打发澍去午睡,自己笑嘻嘻找到范凯说了一句:“今天孔雀开屏啊.”

    范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但是又不敢大声,怕吵到澍,只有呲牙咧齿地低声咆哮道:“走着瞧.”

    于扬大乐,这个牛逼烘烘的家伙终于有人可以管住他了,别看澍文静娴雅,原来柔能克刚.于扬真不愿意离开这个快乐的小天地,可是周老板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催,她只有换上一件羊绒开衫,不情不愿地离开.

    是小蔡来开的门,于扬进门才知道周老板为什么电话打得像催命一样,原来是个女客.不过周建成与另一个男客都看来是喝多了,脸红脖子粗的,一件于扬,周建成便胖着喉咙斜着眼取笑道:“小于牌子老大,请都请不动.”

    于扬见他喝多,不敢多说,只是笑着唯唯诺诺,人都是酒后少跟筋,没事还是顺着他点儿.那个已经躺在沙发上的男客道:“周总,你一个小蔡已经够把我们放倒,还要再来个独门暗器叫兄弟喝死吗?”

    于扬一看小蔡,果然脸色白里透红,不过看上去没什么醉意,心里真是佩服.周建成道:“小于,你陪刘局外面走走,老是叫大姐陪着我们两个酒糊涂怎么可以.大姐学问很好,你多讨教讨教.”

    那个被唤作刘局的女客笑笑,才要说话,旁边的男客就插嘴道:“今天大姐说的一句话我记住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喝醉又怎么了,大姐自己说的.”

    刘局笑着喝道:“闭嘴,睡你的觉去.周总啊,怎么好意思叫小姑娘周末陪着我的.”于扬微笑道:“有其弟子服其劳,应该的.”

    刘局喃喃地把“有其弟子服其劳”念了一遍,立刻爽快地起身道:“好,跟小于走.”那男客一听叫了一声:“大姐,你走了丢下我怎么办?”

    刘局叱道:“我忘了告诉你,醉卧沙场君莫笑后面一句是多情自古空余恨.”说完自己先是哈哈大笑.

    于扬喜欢这个刘局的爽快,便问周建成要了车钥匙,开门让刘局先行.于扬见小蔡没有走的意思,也就不去叫她,成年人,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见到刘局经过起身相送的小蔡身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想来也是差不多想法,一个花朵般的小姑娘呆在两个醉汉的房间里可不大好,但终究也是没说什么.

    刘局上了车就问:“你真是总经理秘书?”

    于扬道:“是啊,不过现在总经理是曹总了,周总是老板,现在不大管实事.”于扬也很想知道这个刘局是什么局,一看就是标准的北方中年妇女样子,穿着也是藏青的套装,身板厚实,确实是干部模样,但是周建成似乎没必要与北方做官的套近乎.销售市场不在北方.

    刘局非常直接地道:“你不像.”

    于扬都感觉得到刘局的眼睛洞若观火地看着她,她微微一笑,道:“是都是了,像不像都一样.”不管是什么局的,这个刘局毕竟是老辣,一眼就看出问题,当然于扬也不是刚出道的雏儿,怎么可能傻乎乎地实话实说?“刘局,我们去一个大户人家的园林呢,还是去看寺庙?”

    刘局道:“叫我大姐吧,以前是局长,现在改制了,我们局都改成企业,大家客气才叫我局长,我和你小于投缘,叫我大姐听着舒服.去园林吧,寺庙还不都是一样.”

    于扬知道这种改制,以前也接触过几个原来是机关领导,改制后成了企业领导,再深化改革一下,实行股份制企业,他们就成了董事长,其实已经与私营老板差不多了.这个刘局是个局长,改制时候当然分得的是肥肉,虽然她多年官场,举手投足还是一股官员做派,但是极其可能是个家财千万计的大款了,否则周建成最近已经少了喝酒,不会为个普通人破例的.当然于扬不会去问她,自己只是个小秘书,别因为人家抬举你叫你喊声大姐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这种从官场转行的老板,不少都是有良好的修养和底蕴的,这个刘局就是,一般的雕梁画栋,她可以看出与苏州园林的不同来.于是于扬也是酒逢知己,解说得非常详尽,她本来就是陪惯客户参观的,再加上自己喜欢,所以说出来的东西言之有物,园林里的一草一木,柱石回廊,都可以讲出其中的用途和来历,看来刘局也是听着喜欢,两人不知不觉参观到天暗,管理员出声驱逐才罢.临走刘局还买了一叠仿古线装书籍,当然是于扬有其弟子服其劳地拎着,不过比之范凯巴不得拎大包小包时候的心情,虽然与刘局言谈甚欢,终究不是心甘情愿.

    才出门上了车,手机便响起,于扬笑道:“难道他们睡醒了?”从包里掏出一看,却是于士杰的手机号码,“于总好.”

    “小扬,你今天有没有空?一起过来吃饭.有人想见你.”于士杰手机的背景声音很是嘈杂,看来是在公共场合.他能吃饭时候叫她于扬,说明又是在与韩志军一起吃饭了.

    于扬冲刘局歉意地笑笑,对着手机道:“是韩总吧,帮我谢谢他.不过今天不行了,我公司有客人来,一个很有学问的大姐,我要陪着大姐说话长见识.”顺便拍个刘局的马屁.

    于士杰一听这个口吻,就是不问也知道那个于扬嘴里的大姐就在她身边,不由好笑,小姑娘拍起马屁来也有一手,“不光是韩总,有一个人据说阋埠芫妹患,人家就要去北方常驻,你错过今天就没机会了,你自己跟他讲吧.”

    “于姐,是我,小方.很久没见,你好吗?”原来是方志军,他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慢,听他以前说这是为了表示稳重.于扬还没接话,就听那边韩志军的大嗓门叫道:“什么好不好,问她,来不来?一句话,不来拉到.”

    于扬这儿听得明白,笑道:“小方,别理他,你看来干得不错,韩总才会放心派你出去.这就好.”

    方志军道:“还是借于姐的光,否则哪里进得了韩总的公司,进了也要搁好久才用上的.”

    那边韩志军又道:“客气啥?你们于扬讲义气,好位置留给你,你不好好做对不起她于扬,”

    于扬见韩志军明是为她说好话,其实是为自己谋利益,不由哭笑不得,这种话也就他这种霸王一样的人说得出来.笑道:“小方你别理他,他正要人,找生不如找熟,当然我听见了就推荐你,也是要你自己做得好,否则天皇老子推荐也没用.真替你高兴.”

    不料手机不知什么时候给韩志军抢了过去,这回倒是没大声,很轻地道:“于扬,你真的在替人打工了?不自己做了?我跟你讲,你现在才倒下,周围的人还看着你,看你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才都还是对你客客气气,等你爬起来时候还是可以做朋友.你等着,你如果这么呆下去,不要一年,我跟你赌,有一半的人会冲你变脸,我,方志军,等等.不过于总不会,这人是好人.”

    于扬听了恰如挨了一闷棍,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内心知道,这话是绝对的大实话.好久才说了句:“唔,知道了,谢谢.”

    那边手机转了一圈又回到于士杰手里,“小扬,方便的话过来,来前给我个电话.难得聚聚.”

    于扬答应了,放下电话,心里好一阵失落,韩志军说得实在,他是过来人,深有体会,世道就是如此,自己如果不再复出的话,这些旧关系就将渐渐消失,以后真要做什么的话,那就事倍功半了.但是此刻有刘局在旁,而且车诳占淠敲葱,难保她不听见一句两句的,于扬就干脆不做声,七拐八弯把车子开出停车场,回去宾馆.

    休息了一下午,周建成与那男客都已经清醒过来,曹玉笙陪着说话,小蔡也在场.刘局和于扬进去,周建成便问去了些什么地方,这种握大局的人即使酒醉了,心里还是有一根筋绷着的,醒来还记得睡前说的话.他们寒暄,那个男客特特意意坐到于扬旁边,仔仔细细打量半天,才道:“这个妹妹我以前没见过,是谁家嫂子?”

    曹玉笙笑道:“吴总说笑,这是小于,公司里的秘书.”

    那个吴总大大地不以为然:“不要懵我,你们公司工资好商量的,这位小姐身上的羊绒开衫一看就不是国产货,国内没这种样子的.价格可抵蔡小姐一个月工资.”

    于扬知道他说得不错,见大家都饶有兴致地看向她,尤其是小蔡眼睛里满是八卦的光芒闪烁,便随意地笑道:“是国外的没错,但是价格这么高我也是才知道.”一句话便否认是自己添置,但也没必要说明得太清楚.不过于扬看见刘局的眼光很深.

    吃饭的时候,那个吴总非常活跃,时时起身唱歌跳舞,拉着小蔡对唱情歌,小蔡大方,唱得开开心心,宾主尽欢,于是吴总也想叫于扬一起舞一曲,被于扬拒绝,笑话,看他跳舞时候把小蔡搂得差点跳贴面舞,自己凑什么上去犯什么贱.但是这个吴总倚酒装醉,一把拉住于扬的手腕大力拉她起来.于扬哪有他劲大,被他拉离椅子,拖到舞池.于扬深感屈辱,就是不从,但知道这两个老总不会帮她出头,只有把眼光投向刘局,无论如何,她一个女人,总应该体谅女人的苦楚吧?果然刘局低喝一声:“小吴干什么?放开.”

    那个吴总显然是很听刘局话的,见状笑嘻嘻的放开于扬,却还是抛下一句话:“于小姐真不给面子.”

    于扬只觉得手腕热辣辣地痛,灯光下一看,果然是一圈深红.几曾受过这等屈辱,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狠下心来,回自己位置,想取了包不顾而走,但是旁边却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按住,抬眼,见曹玉笙满眼的警告.是,她走的话就是不给客人面子,他怎么能放他走?于扬可以不顾而走,但是除非不要包,而这个包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要.只得忍声吞气,重新坐下.只是再不说一句话,一直垂着眼想自己的心事:于扬,你何去何从.

    第九章

    “昨晚,我满身的怨气显而易见,回去的话,家里有那么多人在,别说我不愿意让他们看见我的狼狈,就是我能够掩饰自己,彼时也没心思与他们敷衍.我平生第一次独自走进酒吧.冰凉的啤酒喝下去时候,喉咙是痛的,淡淡的苦味在口中回绕,比之我的心情,孰苦?独自向隅,眼泪多过啤酒.手腕还在热辣辣地疼,它提醒我那个耻辱的时刻.我是隐忍于此刻的生活,安于受此践踏,还是有所行动?韩志军说的是肺腑之言,他虽非善类,但是同类,他在看着我,我可不可以被他看死?”

    昨晚上回家时候,所有人都已入睡,今天一早于扬便逃也似的离开自己的家,不想让澍看见她的异常.她不得不在KFC吃了半小时早餐,这才不至于太早到达公司.曹玉笙上班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下意识看了看她,尤其是她手腕上非常时髦的宽带皮手镯.显然是为了遮掩手腕的乌青的.于扬也是淡淡的,招呼也没有,只看着自己的电脑,一字一字敲出今天的日记.等她敲完存盘,里面曹玉笙电话打出来,叫她进去一下.

    于扬进到总经理办公室,曹玉笙亲自起身给她搬来椅子请她坐在办公桌前,还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但是于扬心里只有昨天那只压在皮包上的手,这只手,于扬绝不会原谅.曹玉笙带着歉意道:“昨天委屈你了,我也是不得已,刘局和吴总是我们的大客户,每月要问他们拿多少材料,你应知道我们的材料商是多威风的.我们得罪不起.”

    于扬心想,那你们就可以当我三陪女了吗?无非是不把我当人看,所以才会牺牲我,换作你们老婆孩子你们会不会跳出来?她很想“哼”上一声的,但是何必,生气已经被曹玉笙知道,他今天这么做表面上也算仁至义尽,面子十足了,再要生气,便是她于扬没风度了.他无非是息事宁人.于扬勉强扯了扯嘴唇作微笑状,道:“啊,没事,没事.”但是三岁毛孩子都听得出她声音里的异样,仿佛是重感冒时病人沙哑干涩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曹玉笙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今天中午他们走,我就不叫你去了.你等下填张加班单子给我来批一下.”

    于扬明白了,这是作补偿呢,便应了一声,起身道:“曹总忙,我出去了.”

    走到外面,对着天花板长长喘了口气,心里一声冷笑,要拉拢,那也要看看是谁.此刻如果赌气不填那张加班单上去,不止是自己吃亏,最主要是曹玉笙心里会留下印象,她于扬对之有恨了,她若是周建成的人也罢了,偏她不是,以后日子就只有更难过,不如顺着他的意填了,算是把梁子揭过.不过,于扬灵机一动,找出以前每次加班的记录,本来她以前被叫去应酬都是没有记录在加班的,这次不如趁机一起填了,干脆叫曹玉笙一起签了,这样的话,在曹玉笙心中她于扬就是个俗物了,什么都可以拿钱来弥补.这最好,这次过节难保曹玉笙不防她,她既然在这公司里没上进心,不必要枉担了这虚名,让曹玉笙以为她是个厉害人而处处留意她,即使以后要走,在的时候还是要舒舒服服的,不能叫人赶了.

    果然曹玉笙中午送走刘局他们后批了,而且很不屑地在经过她旁边的时候把一叠单子轻摔在于扬桌上,却是眼睛都没往这边转一下.于扬看着他的背影过去,心里冷笑.果然不出所料,看来不是个难算计的人.也或许他的心思不会放在一个小小秘书身上.

    于扬算准了时机,大概是刘局下飞机的当儿,拨去一个电话,亲亲热热地叫声大姐,闲拉几句家常.对吴总这种人,于扬承认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但是只要是可以说理的,有说理的地方,于扬不承认自己有什么不如人家的地方.刘局是个大方人,闭口不提那天晚上的事,和于扬说得很开心,女人知道女人的事.

    于扬相信自己有敏锐的直觉,这个刘局可能是她的希望.所以,于扬决定必须从现在起好好熟悉公司的业务了,这样才能接近刘局的圈子.她掏出刘局的名片,从字面上了解刘局公司所从事的业务,然后上网寻找同类公司,仔仔细细通读其中所有的公司简介和产品目录,再去相关门户网站寻找交易报价等情况,一早上下来,于扬感觉到自己推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然后需要了解周建成的公司了.于扬看见其他员工说起来一口一个“我们公司”的,但是于扬不知是因为进公司才三个月,还是因为真有拥有过自己自有产权的公司,所以对“我们公司”这种称呼没有认同感,所以想起来的时候都是“周建成的公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