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7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梅欣可到底是不是睡美人,中午就饿醒了,经检察情况不错,便出院跟于扬出去吃了一顿,然后于扬送她回家,自己还是乖乖回公司上班.难得的是曹玉笙看见她如看见宝贝一样开心,急急指派任务下来.于是上半天的活儿都得补回来,一做做到下班后,把桌上的东西清理完想走,看见曹玉笙的房间也亮着灯,便进去敲门,“曹总,还有事情需要吩咐的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买些吃的来?”

    曹玉笙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有一丝慌乱,于扬心想莫非他在做他的那本私帐?不过曹玉笙很快便微笑道:“还是你手脚快,一来就解决问题,我也差不多了,你晚上没事吧?一起吃饭?”

    于扬倒是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老总开口,再说也懒得回去烧饭,不便拒绝,便笑道:“好啊,曹总请客,恭敬不如从命.”

    曹玉笙起身穿了深灰长大衣出来,这人长得不俗,没寻常男子的啤酒肚,身材挺拔,修饰整齐,气度内敛,走出去要比周建成派头.于扬今天只是回家草草洗漱一下,套了件一手长驼色短大衣出来,出门套上顶绒线帽,看上去倒也调皮.不知道的人看来,这两人无论是前面还是背影,都是非常相配.

    去的还是昨晚的餐馆,可是昨天今天都差不多,面对的都不是容易打发的人.一眼看过去,居然又看见那个老志愿者与一帮朋友在吃饭,于扬觉得很巧,冲他挥挥手,估计这儿也是这人的据点.曹玉笙回头看看老志愿者,道:“朋友吗?要不要叫来一起吃?”

    于扬笑笑摇头,饭店里面温暖嘈杂,令人昏昏欲睡,于扬忍不住捂嘴打了个哈欠,见曹玉笙笑嘻嘻地看着她,不好意思地道:“昨晚送大嫂去医院,都没睡过.一下午都拿咖啡吊命.“

    曹玉笙道:“看得出,眼睛都张不开.我们简单吃一点,你去休息吧.”

    于扬微笑,但是不说话,觉得与这个曹玉笙没什么好说,不知道她请客是什么意图,套话,还是拉拢,还是别太轻狂的好.免得言多必失.

    曹玉笙可能还没见过手下会是这么克制的,连吃饭时候都不愿意说话,看得出,这双满是黑眼圈的眼睛里,除了疲惫,还有厌倦,深深的厌倦.难道传说是真的?但是曹玉笙有自己的目的,似是关心地道:“半年做下来,还满意吗?”

    于扬早就准备好他的提问,叫她吃饭还能说什么呢?风花雪月?于扬保持微笑,一脸诚恳地道:“只希望曹总能满意我的工作.”

    曹玉笙无比郁闷,好好一句争取主动权的开场白就被于扬给毁了,但是曹玉笙毕竟也是个年轻有为的人,也不生气,道:“你做得很不错,不过依你的工作能力,做我的秘书太屈才了点.你对公司业务也已经很熟悉了,看看有什么位置合适,直接与我说,我不会霸着一个人才不放的.”

    于扬有点奇怪,曹玉笙为什么这么客气?似乎对她太好了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惊讶,道:“我比较喜欢办公室工作,清净,而且不累.其他工作,可能不是我可以胜任的吧.”

    曹玉笙笑道:“不试,怎么不知道胜不胜任?你尽管大胆尝试,凭你的智商,只做秘书工作真是屈才了一点.”

    于扬奇怪了,曹玉笙这是干什么?自己又不是他嫡系,而且他会看不出自己不可能被发展作嫡系吗?干吗这么热心栽培?她正要准备放出试探的话,不想手机想起,不熟悉的外地号码,便冲曹玉笙说声“抱歉”,打开接听.

    “小于,难为你还记着大姐,给我送盆那么好看的花来.今天这盆花一放,进来的人人说好,大姐我有面子啊.呵呵,谢谢你.”

    于扬听了舒了口气,传真发出后,一直没接到方志军的回音,又想着他现在又不是自己的员工,如今麻烦他乘一两小时火车到另一个城市送盆花,那是要仗着她以前的面子,如果方志军没想看她以前的面子的话,自己去催似乎就是强人所难了.所以这几天于扬挂念着,但是却没有去电确认,心里很矛盾.此刻听见刘局打电话来,除了终于舒了口气,还高兴于刘局的反应,不管她是不是客套,能特意打个电话来,就说明有效果了.她忙笑道:“大姐和我说什么客气话,早说了,有事弟子服其劳,过年过节了,小妹妹送盆花过来,只要大姐看着高兴,我也高兴呢.”

    刘局在那边笑道:“你这孩子会说话,可苦了你大哥了,下雪天搬这么一大盆花来,我都过意不去.”

    于扬一听,一愣,什么,这方志军居然冒充她大哥?不过这小子看上去确实比年龄老成,不过在外面这么占她便宜也太过分了吧.但是念他大雪天送花过去,他要说是大哥就大哥吧,“大姐别和他客气,他人好着呢,一听说我常说起的大姐在他要出差去的城市,自告奋勇要做这差使呢.”

    刘局大概听了非常开心,笑得很是爽朗,谁不爱听好话呢?笑道:“瞧你们兄妹俩,做妹妹的一看就是不赖,做大哥的更是出众,你们于家出人才啊.昨天和你大哥吃了顿晚饭,聊得很好,你大哥一路夸你呢,哎呀,有这么个大哥也是福气啊.”

    听到“你们于家出人才”时候,于扬惊呆了,什么?大哥?难道是于士杰?他去了那边怎么却不吱声?一时心里疑惑,但又不能不答:“大哥那是自家妹子自中意,别理他,哪有那么好的.”

    于扬知道于士杰是多么的会说话,估计刘局昨天收到花还是其次,不知被他灌进了多少迷魂汤,听她电话就听得出,她异常高兴,一直很爽朗开心地说话,“还要怎么样?小扬啊,你们周总春节前要过来,你也一起来吧,让大姐尽尽地主之宜,咱姐俩好好说说话.好,听得出你在外面,你忙吧,大姐邀请你,回头你一定要来.”

    合上手机,于扬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在这儿替于士杰消灾,于士杰却躲出去替她铺路去了,但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是他送花过去了?而且他送了却又没告诉她于扬,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在?于扬隐隐觉得一定是于士杰看出什么来了,所以他才大包大揽地帮她做这事.方志军,看来他终于还是对她于扬失望了,韩志军说得没错,人们还会给她一段时间看她会不会爬起来,如果不会,以后大家就都绕着她走了.只是没想到方志军会是第一个.但是那天打电话过去时候他还很热情的,没有拒绝啊.于扬飞快把那天的话想了一遍,忽然明白,问题就出在自己居然这么晚还不知道于士杰离婚这件事上.谁都知道于总和她交好,而她对于总如此重大的切身相关的消息如此闭塞,说明什么?说明她于扬已经被抛离于士杰的社交圈了,那么也就说明于士杰已经看似于扬.方志军,他也太心急了吧.

    于扬想到这儿,心里又气又难过,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叫人喘不过气来.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方志军是第一个,然后是谁呢?于扬想到兵败如山到之说,不知道过了春节,她于扬将会被多少人看不起.天,时不我待了.

    忽然想起这是跟曹玉笙吃饭呢,忙收住野马般奔驰的思绪,硬生生拉回到桌边,果然看见曹玉笙双目炯炯地关注着她.忙赔个笑脸,道:“不好意思,曹总,想到一些家里的烦心事.”

    曹玉笙只是若无其事地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于扬只觉得心里很烦,忍不住道:“一直听说曹总好酒量,今天不喝点吗?”

    曹玉笙惊讶于于扬忽然似乎有了说话的兴致,一时奇怪,挥手叫小姐过来要了瓶红酒.刚才见她打电话时候脸色一变再变,声音里全听不出来,要换了别人,也未必看得出于扬的变化,但是曹玉笙也是个历经江湖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一时对之有了兴趣.

    室外冰天雪地,为此室内必须讨好地打上空调,但是人心不足,喝酒却又贪图那股凉意,非要人造冰块加入红酒,叫地球不产生温室效应都难.但是,那一点清凉流入喉咙,人却是神清气爽起来,于扬刚才一团乱麻的脑子终于停止继续制造无谓混乱,开始面对现实,面对为什么会要求喝酒这个问题.但既来之则安之,管住自己,闭嘴就是.

    曹玉笙心里想着今天刚听到的传言,说于扬背景复杂,被男人包养过,所以穿的衣服寻常人是穿不起的.这个曹玉笙以前倒是没在意过,只是觉得于扬的服装大方得体得很,站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中间一点不会逊色,可能这就是名牌的魅力了.忍不住看了看于扬现在的穿着,一件黑色圆领毛衣,别无其他装饰,简单,但是看上去服帖顺眼,那应该是面料使然吧.果然不是普通价格可以达到的效果.曹玉笙虽然不太清楚女孩子衣服,但是顺不顺眼还是知道的.

    于扬见曹玉笙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有自己开口,因为前面的谈话是被她的事破坏的,回想一下前面说了什么,才道:“我才进公司半年,曹总那么看重我,真是我的荣幸.不过我胆小,好不容易才战战兢兢坐热秘书这个位置,真怕尝试其他的工作,没这个野心.”

    曹玉笙看她一口一个胆小,但是脸上殊无战战兢兢的神色,就知道她是托词,也根本就没把他曹玉笙的话放在心上,这就是曹玉笙一直以来最强烈的感觉,于扬这人底子太深,摸不到她的想法,所以也抓不住这个人.而一个抓不住的人放在身边,做他的总经理秘书,是一件危险的事,让他有种无法掌控的危机感觉.作为一个管理者,秘书一定得是自己人,否则难保哪天后院失火.而这个于扬似乎永远成不了他的自己人,虽然于扬总是会在最恰当的时机完成工作,和照顾他时时忘记的饮食.但也或许是她生性疏淡呢?也不是没可能,或者真如传言所说,于扬是个经历过的人,物质生活的大起大落和精神生活的创伤后,很多聪明人都会因此与世界保持一段距离,安安静静过自己独立尊严的生活.如果是这样,用于扬做秘书反而叫人省心,这种人见多识广,反而容易合作,不会出什么意外,而且可以向周建成表明自己的态度,没任人唯亲,没打算藏私.但自己要调整对于扬的态度了,那将不是管,而是理.聪明人管紧了反而事多.

    谁知人家曹玉笙总经理的手机不响,于扬的手机又是想起,曹玉笙揶揄地笑道:“年轻人事儿多.”于扬不好意思,接起一看,是范凯的,便道:“干什么?”

    两人吼来吼去早已习惯,范凯理都不理她的态度,懒懒道:“你和陈星一起在吃饭?”于扬摸不着头脑,道:“陈星是谁?悟空,你又来吓为师了.”

    范凯听了大笑,他也一样是周星星迷,“那怎么陈星说是与你在吃饭,叫我过来一起喝酒呢?”

    于扬这才反应过来:“对了,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陈星是不是澍说的老志愿者?我都一直忘了问他的名字.对,在一个饭店,没一桌吃饭,我和总经理有点事在谈.你还有力气过来?”

    范凯有气没力道:“我在单位呢,哪里有时间,不过你抓住这个机会与陈星说几句话啊.”于扬知道他的意思,不过是想要点澍的消息,笑道:“什么好处?”

    范凯道:“老扬,你太功利了吧?咱俩的友谊你就那么不看重吗?”

    于扬立刻把他以前说过的话扔回去:“你跟我这奸人谈友谊?范凯你摸摸脑袋有没有发热,建议在玻璃窗上贴三分钟.”

    范凯大笑,也回了一句:“悟空,你吓到师父了.老扬,你看着办.我明天凌晨回来敲你门.”于扬只得道:“不要威胁,要讲理.好吧,我看看有没时间.”

    范凯长长地唱了一句“ONLYYOU”,大笑着挂断.估计他这么一顿说笑,工作效率可以好上百倍.

    于扬放下手机,却见陈星那一桌在与隔壁桌吵架,大概是酒都有点上头了,兴奋没地方使.见此曹玉笙笑道:“我们那时候是在电影院里打架,一个不合,就说声‘出去做体操’,打个你死我活.后来我一个同学给打死了,大家这才收敛着点.”

    于扬笑道:“曹总才比我们大几年呢.”

    曹玉笙笑笑:“这几年没白大,我才进小学,就一会儿周总理逝世,一会儿毛主席逝世,一会儿唐山大地震,一会儿粉碎‘四人帮’,哪一件不是天翻地覆?那时候没电视看,看电影是时髦,你说时髦场合年轻人能不做斗鸡吗?和那两桌一样.但别看你朋友那一桌人多,那三个人的不好惹.”

    于扬一看,果然那三个人一付强调与以前见过的阿毛类似,不由赞赏曹玉笙的眼光,果然是又阅历的人,“我这朋友也算是见多识广的,怎么会跟着他们起哄,荷尔蒙分泌过剩.”从看见那张素描时,这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名词就和陈星连在一起了,所以现在自然而然冲口而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曹玉笙不知就里,见于扬面对朋友吵架也是淡淡地不管,心想原来她还真是那种性格,那就放心了.“都是酒喝了点,要真吵大了,那三个人会动真格.”曹玉笙还没说完,只见那三人中有人“砰”地一声敲掉啤酒瓶底,“豁”地站起来朝陈星那一桌走去.另外两个忙抱住那人,在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人这才不甘不愿地回到座位.两桌人就那么黑着脸僵持着,但再没人吱声了.

    于扬看着那边,道:“饭店里动手,警察一会儿就到.但是出了门就不知道了.这帮人还这儿呆坐着干什么?还不快走了.”但却是没知会陈星,谁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后手,自己多什么嘴.

    曹玉笙见于扬分析得头头是道,却又是局外人一般,心里真是好奇到了极点,一向只见过女人好管闲事的,这么冷漠的倒是不多见.却又见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匆匆过来找那三个人,四人凑着头说了一会儿,新来的摇摇头站起来要走,却看到这边桌上来,曹玉笙明显看出,此人认识于扬.

    于扬也看见了阿毛,见他看过来,礼节性地冲他点点头,不想阿毛却是走了过来,于扬心里奇怪,这人找上门一般不是好事.但当然笑脸相迎.这回阿毛倒没有什么亮相动作,只是到于扬身边坐下,脸上很是尴尬地道:“于大嫂,你也在啊.”这一下曹玉笙更是对风言风语确信无疑,履历上不是写着于扬单身吗?怎么成了大嫂,而且还是与这么个明显看着不是善类的人认识.看来背景真是复杂.

    于扬笑道:“又来了,我们大嫂真的要打上门来了.你好像有什么事?”于扬也是知道曹玉笙一定会误会,但是再说了.

    阿毛犹豫了一下,这才很轻很轻地道:“一个朋友打架进去需要取保,大家凑来凑去,保证金还差了一点,韩总又出差,一时回不来,这晚上还真取不到钱.”

    于扬知道他想要她帮忙,但是一时说不出口,两人之间太过陌生,但他都已经找上来了,不可能不帮他想办法,不如大方一点,想想自己卡里的数目,便道:“我可以去取两万给你.”

    阿毛一听,一拍桌子,道:“够朋友.这下够了.我那边桌等你.”

    等阿毛一走,于扬微笑对曹玉笙解释道:“我大哥的朋友,第一次见面时候误会我是大哥的女友,闹了笑话,这就拧着劲不肯改口了.曹总,他们的事比较紧,想请曹总原谅我,我要和他们出去了.”

    曹玉笙虽然有被手下冷落的感觉,但是人家真有事,也没办法,不过这顿饭吃得,虽然与于扬说话没什么意思,但是作为旁观者来说却像事看戏一样,这于扬究竟是什么精彩人物?平时在办公室里不声不响,还真看不出来.

    于扬一边看着曹玉笙结帐,并意思意思送他出门,一边想着,怪不得胖胖的韩志军可以做阿毛的大哥,原来都是钱在垫着,恐怕阿毛在江湖上这么吃得开,也是与韩志军的支持分不开的,看来千好万好,不如钱好.既然帮了阿毛的忙,顺便就帮了陈星了吧.穿上衣服先过去陈星那桌,陈星见她正要站起,于扬微笑着按住他,扬高了声音道:“吵架也要看人,那么大人,还看不出谁不是好惹的吗?乱七八糟.”说完也不说再见,就去阿毛那里.知道这话陈星他们听了一定反感,但是不得不说,那是说给阿毛的兄弟听的,给足他们面子,这样也不用再相求于阿毛,他们自然看得出都是朋友,既然面子在了,那也就放手了.果然他们与阿毛一起结帐出门,护着于扬取钱,都对于扬的义气大翘拇指.

    陈星他们那一劫是过去了,但不知他们知不知道,或许一众人把火气都转移到她头上了都难说,只是对不起范凯了,没法完成范凯交代的任务.

    第十四章

    “曹玉笙找我吃饭不会是临时起意,他为什么最初一直要提拔我呢?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盗即奸,曹玉笙一定有意图.大概他是看着我不贴心,想明升暗降,把我调开吧.但是后来怎么又不提起了呢?是他认为点到为止,我自己应该拎清呢,还是看见阿毛心里害怕了?应该不会,奇怪,待考.我是不愿意离开这个位置的,反正也不会长了.”

    写到这儿,曹玉笙上班经过,见正在电脑前忙碌的于扬冲他盈盈一笑,算是招呼,心里恍惚,这是昨天晚上那个复杂的于扬吗?一夜未见,似乎贴了层画皮似的,全不相同.曹玉笙心里开始有点忌惮,又计划着要调于扬离开她身边,但是经过昨晚,他也不敢自作主张下什么黑手了,怎么也得把这事做顺了.否则人没调走,自己不定哪天晚上却挨闷棍.

    于扬看着他进门了,这才继续写自己的日记,“方志军真让我失望,原以为他没有在那天离开我,是因为我曾经提携过他,对他有恩,原来也不过是如韩志军所说的因为我还没走到头,他想看看我会不会翻身,以观后效.可是他也下手太快了一点,这一点时间都不愿意等吗?岂不是前功尽弃?他这样实在比那些结束公司时候就结束关系的员工还恶劣一点.也好,叫我早看清他的面目,就当不知吧.不过我是真的要开始行动了,否则,将无出路,我会被践踏死,这个社会太现实了.”

    考虑到范凯的水平可以突破电脑密码随意入侵其他人的电脑,于扬还是多了个心眼,把日记发到一个邮箱里,随即便把写的都删了.

    说范凯,范凯电话就到,声音里满是化不开的惺忪,“老扬,我刚回家,你晚上回来时候自己打开门把我叫醒,我晚上还有点事.帮我弄点晚上吃的.”

    “这么拚命干什么?”于扬不明白,“又不是送航天飞船上天,至于吗?”

    范凯懒懒地道:“当然至于.若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你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哈哈,老扬拜拜,记得晚饭要有肉.”

    于扬听着他把电话放下,心里连连痛骂,什么东西,把自己当上帝了不成?狂.但忽然想到,这家伙就要出国了,他不是一直担心自己的位置被人替代吗?或许他是与谁达成妥协了,这段时间把项目赶出来,这样上面也就没理由找项目需要人管什么的借口把他替代掉了.老天,这家伙别看年轻,看来手段已经很有了,既要出国又霸着位置,还一付理所当然样.不过说实话,他这舍我其谁的做派还是叫人望而生畏的,不敢弑其锋芒.于扬想到韩志军,这人不也是?看来自己还是心太软了一点.要是叫韩志军清楚地知道她竭力推荐的方志军现在一脚踢开了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在心里笑话她于扬.想到这儿,于扬心里一股浊气上涌,生了好一会儿闷气.

    这好一会儿是指一个白天,于扬回家到超市买了菜,爬上七楼,才生不出气,因为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生得出什么气来.

    做完饭,还有一个鸡翅在烤箱里烤着,过去叫范凯.不想范凯睁开眼睛先看手表,一看手表就怪叫一声:“老扬误我.怎么这么晚才叫我,多少事情等着我做呢.”说着就连蹦带跳地急急洗脸刷牙.

    于扬等他出来才道:“才睡足八小时呢,你现在起床刚好开饭.”说到这儿,忽然想到什么,大笑道:“哈哈,范凯,开饭,范凯,开饭.”

    范凯一听跳脚,“老扬,你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我,还叫巴叫巴的,快,给我弄个饭盒,我拿了去单位吃,快去快去.”边说边推于扬出门.

    于扬生气:“不就是可怜你让你多睡一会儿觉吗?你要早起不会自己想好把时间告诉我吗?饭在锅里,要吃自己去吃,想叫我做你老妈子,没门.”

    范凯套上衣服鞋子门一摔抢进于扬家门,一边连喊:“快点,快点,我来不及了,再半小时我要开个工作会,老扬,你快点啊.”

    于扬“哼”了一声,道:“不高兴.老子今天本来就郁闷,不高兴伺候大老爷,你自便吧.”

    范凯吃惯于扬的饭,熟门熟路自己找出盒子盛饭盛菜,一边道:“老扬,不是我说,自打我认识你以来,你那一天高兴过?每天小媳妇一样地忍着委屈,自己作践自己,我都不想叫你老扬,以后叫你老掖得了,扬什么扬.人善被人欺,你不自强,就别怪人家给你气受,你再憋屈自己下去,总有一天会得精神病.”说话间,把鸡翅全倒了进去,最后良心发现,给于扬剩出两个翅中.“我来不及现走,回来再教育你,才那么年轻的,每天掖着干什么?该干就干.老掖.”

    说完匆匆而走,留下于扬在家里发呆.这小子今天没耍酷,说的倒是实话,但是实话怎么这么刺耳,这么难听呢?是啊,自己好像自公司关闭后,就没怎么发自心底地开心笑过,还真的是要叫老掖了.

    没滋没味地吃饭,这个霸道的范凯就那么席卷走一大半的饭菜.只留给她两只烤翅中,两三筷子炒青菜,还说臭鱼烂虾,一盘白灼虾几乎全被他倒走,意思意思留下三只,还是小小的个头.做人看来是要霸道一点,自己不主动争取,连到口的菜都会给人抢去.才准备洗碗,门铃大响,而且是接连不断地响,于扬最讨厌人家按着门铃不放,响一下就听见了,老是按着,当别人是聋子吗?

    猫儿眼里看出去,是一脸焦躁的梅欣可,她又来干什么?于扬开门让她进来,见她穿着的那件大衣皱皱的,像是捏成一团狠狠捶过似的.狐疑地问:“你没事吧?身体没事吧?”

    梅欣可走到饭桌边一屁股坐下,两手交握支着头道:“我心烦,昨天又没睡着过,想见你静静心.”

    于扬莫名其妙,她这是怎么了?前天又没对她怎么好气的,怎么她要静心反而找上她于扬来了?自己还想静下心来考虑怎么走下一步呢.但是考虑到安抚她等于给于士杰帮忙,边只有坐下来,好声好气地道:“你昨天当然睡不着了,医院里睡得多好,医生给你扎针你都不知道,走廊里那么吵你也没听见,一直睡到中午啊,你昨晚要不是零点睡,肯定睡不着.是不是回家没事就早早睡了?”于扬觉得自己跟哄小孩似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