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9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曹玉笙听了她的话是什么感觉,只知道曹玉笙当下就挥手叫她“你准备准备”,就不愿意和她谈了.想到这儿,于扬觉得好玩,忍不住嘴角一勾笑容挂到脸上.不想一记大大的急刹车把于扬惊出魂去,忙收回思绪睁开眼,看陈星一脸的紧张.正好旁边一车超过,并行时,一人摇下车窗喊了一句:“老大,旁边坐个美女也不用这么冲吧?还好你去西藏时候旁边全是男人.否则这车还能活着回来吗?”

    于扬见陈星一张脸羞得黑里透红,忙帮他岔开话题,问道:“你真是用这车去西藏的?”

    陈星忙道:“是啊,这还是广东一个朋友建议的,大家一起凑钱买的这车,我开到西安,其他几个从全国各地飞到西安等我.这车动力不小,而且后面爱装几个大油箱都行,不用愁路上没地方加油.我们还算是小心的,后面还绑了辆摩托,万一车出了毛病可以骑摩托找人来修.这要是越野车就不行了,没法载那么多东西.你看,现在这车不还开得好好的吗?”

    于扬点头道:“真对,怎么想出来的,确实是好办法,而且这车开那路不心疼.咦,你怎么能有那时间又是骑车环游,又是自驾车去西藏的?很占时间的.”

    陈星解释道:“其实谴纹锍底,是我的工作游,我学林业的,那时候我正写一篇论文,大致阐述南北植物的交替,所以从大兴安岭一直骑到海南岛,人晒得象非洲来的,不过骑车有好处,不会放过路边的花花草草.那些志愿活动只是顺手做的事.不过我佩服澍他们那些人,他们还真有毅力在那么穷苦的地方扎上几年,换了我可要天天上山抓野兔打牙祭了.”

    于扬听着非常感兴趣,悠然向往那种骑着自行车往野地里考察的生活.哪天赚足了钱,也一定要那样做.她笑道:“这真是一个可爱的专业,以前我报考大学的时候,父母说阋忠?你以后想去深山里种树吗?当时立马就打了退堂鼓,现在看看那时的选择是错误的.听说澍再过半年就要到期了,她还准备继续扎下去吗?她好像不是本市的人,回来后准备到哪里?”

    陈星道:“澍可能不准备在那里继续呆两年,毕竟她也要补充知识的.她老家是本市,但是她父亲到省里当官了,她很小就跟了出去,所以口音已经变掉.我想她应该回父母身边的吧.”

    于扬想,那样的话,范凯不是没机会了吗?除非他放弃他这么呕心沥血争来的位置.正好于士杰电话进来,“小扬,韩志军说今天要请你客,说谢谢你帮了阿毛的忙.”

    于扬笑道:“不巧,我今天和朋友一起去山区玩,现在正在路上呢,明天才回来.今天去饭店不是明摆着伸着脖子挨刀吗?给韩总省下一顿吧.于总,你回来了?”

    于士杰自嘲地道:“是啊,警报解除,我可不是该回来了.你也不说通知我一声,我也想着进山区清静清静.你好好玩,回头我们再找个时间,你领路.”

    于扬笑笑,硬是把一句话闷在嘴里:你现在可自由了.

    没想到他们老夫老妻还真是心有灵犀,这边于士杰的才放下,那边梅欣可的接上:“小扬,你在哪里?我打你家里电话都找不到你,晚上来陪陪我好吗?今天这么热闹,我一个人空虚得慌.”

    于扬不得不再解释一遍,然后道:“你随便找几个朋友去喝咖啡,今天不愁找不到乐子,宾馆什么的都有活动.”

    不想梅欣可却是道:“我不要和他们玩,和你说了才知道,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都是酒肉朋友.这样吧,你在哪里,我找过来.”

    于扬不得不问陈星:“你知道市区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就今天?”陈星想了想,道:“体育馆不是有个俄罗斯国家马戏团吗?据说不错的,又很热闹,一个人去看都成.”

    于扬忙转达给梅欣可.不想梅欣可听了却问:“你是和男朋友在一起吗?那算了,我不打扰你们,我这人现在晦气,还是躲开点的好.”

    于扬一听,哭笑不得,一声“他妈的”冲口而出,笑道:“梅姐,你以前霸王似的,于总看见你都一声不敢吭,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体贴的,我还真是不习惯.这样吧,你今天自己看马戏,记下是些什么节目,我明天回来你陪我看去,或者你帮我去买张明天大剧院爵士乐的票吧,我们明天看这个去.还有我立刻要出差,准备送一个快五十的大姐一些礼物,你帮我想想你比较喜欢什么,别闷在家里想,你得上商场去看了才定,给我列个单子,我回头再和你商量.”

    于扬想着这梅欣可能是在家里一个人憋得慌,给她想出一天的事情来做,她便不会想东想西了,也免得找于士杰麻烦去.果然梅欣可听了这么明确的指令立刻叫好,立刻收线去做.于扬放下手机,笑对陈星道:“你瞧,瘦田没人耕,耕开人人争.今天我怎么这么吃香了.”

    陈星问:“你刚才给人家那么多事做,她怎么忙得过来?”

    于扬心想,这人还真是实心眼,怪不得.笑道:“其实这些事我都是自己一下就可以做完的,但是电话那头的那人现在正空虚得慌,所以我得给她想点事情做做,免得她闷在家里胡思乱想出事.”

    陈星点头同意:“怪不得都找你出去玩,你这人本来就仗义,其实大家心里都记着,所以一到节日都找你来了.”

    于扬听了又是哭笑不得,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仗义.说我心狠手辣的倒是大有人在.”

    陈星连忙否认道:“那是他们不了解你,你也就是看上去冷漠了一点,其实是最肯帮忙的.”

    于扬被他说得都忍不住反思自己,真的是面冷心热的人吗?似乎不像啊.以前帮过方志军,那只不过是不费力的顺水人情,后来帮梅欣可,那是看于士杰面子,而于士杰帮了她那么多忙,她报恩都报不够,怎么还可以说帮他呢?只有给陈星他们那次化解矛盾是比较仗义的,但后来自己找上门变着法子去邀功,这似乎又有点不够上路了,于扬想来想去,自己不是好人,也不想做好人.所以还是摇头道:“我不认为.”

    陈星却道:“你别客气啦,我第一次接触你,是你大方留钥匙给澍和那些孩子住,自有进出.第二次是在劝解那个伤心的女人吧?第三次是你帮我们解围.反正我相信我看见的.”

    于扬心想,还真巧了,自己做好人的次数屈指可数,却都给陈星看见了.便也笑笑不再辩解,道:“进山了,绕山路是你的强项了.不过拜托你别超车了,否则我坐后面去眼不见心不烦.我们要爬山吗?”

    陈星果然山路绕得很溜,还偶尔很冲地超车,听于扬这么一说,只得嘿嘿笑着减下速度,道:“好吧,不超.安排的是有爬山,但是那山路都不是风景区一样的石板路,走起来不方便,大家随便自己活动.”

    于扬想着跟一个林业专家进原始山林,这机会多么难得,怎么可以放过,要求道:“我们爬山吧?山村有什么好看的,我也是山村是出来的呢.再说现在冬天又没有蛇,爬山都不用担心碰到这种恶心东西.”

    陈星一拍防线盘,笑道:“太好了,就担心你不愿意爬山呢,这样我也不好意思把你叫了来却丢下你自己去爬山.”于扬笑道:“但愿不会拖累了你.”

    到山村住下,一看,居然基本上都是一男一女的搭档,还好有不是情侣的搭档,于扬与那女子住了一屋.山里的天气确实有点冷,于扬拿出手套系上围巾,简单中饭后跟着上山.于扬在女孩子中算是走得快的,但是与陈星比就象家猪碰上野猪,看他走路的姿势都是爬惯山路的.不过陈星忍不住快走几步后,总是站下来等于扬,弄得于扬不好意思.

    当天是冷空气来前的返暖,路上没有结冰,但是也没什么像样的路,都是前人进山踩出的小径.小径依着山石上上落落,有的时候需要手足并用,手套早早塞进口袋里.不少女孩打了退堂鼓,不过于扬有陈星,陈星几乎可以毫不费劲地把于扬拎上去,于扬都要怀疑自家的健康秤是不是准了,自己也不是什么扶风的弱柳,怎么说拎就给人拎起来了.

    陈星一路走,一路介绍有趣的植物给于扬,不知不觉,两人拉到了队伍最后.“这是漆树.古代人用的生漆就是这树的汁液,你别靠太近,很会过敏的.闻到味道没有?”

    “这棵是野花椒树,对,很不起眼,但是小心,有刺.我住的地方种了一棵,采收的时候总要挂点彩.”

    “看见结着红果的草一样的植物了没有?这叫矮地茶,一种中药,小时候社会上肝炎疫情重了,学校食堂会上山采些矮地茶熬汤给小朋友喝,我喝到过一回.长一辈子也就手指那么长了,这东西只要种上,第二年就会象竹笋一样从周围土里钻出嫩芽,很快就旺成一片.”

    于扬看着有趣,只见在周围枯黄的茅草丛中,有一片冬日难得一见的碧绿的树叶,树叶间滚珠般地托着粒粒鲜红的小圆果子,非常漂亮.于扬忍不住俯身过去摘了两粒,爱不释手.把玩之间,笑对陈星道:“我说句外行话,现在市区的绿化草坪都是什么马尼拉草黑麦草之类的天下,单调得很,为什么不发展发展这种有叶有果的东西呢?你说它很快旺成一片的,看来应该是容易种植养护的,哎哟,你别拿那种眼光看我,我说过我是外行.”

    陈星却是欣喜地大掌一把拍在于扬肩上,大笑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们老师以前说过,值得驯化的经济类植物或许就在你身边,只是你耳熟能详视而不见.你是外行,但是你却有独到的眼光.太对了,我这就采些去回家培植.”说完,东掏西摸,拿出一把野外用的小铲子,一个塑料袋.

    于扬看着有趣,边抢过来道:“我来好不好?你旁边看着对不对,出声指导就是.”说着便扒开茅草,找到一丛枝繁叶茂的矮地茶,一脚踩了进去.陈星一看不好,想拉时已经迟了,于扬的脚早已踩进一个猎人布置的兽夹里,一排钢牙牢牢咬住于扬的脚脖子.

    陈星几乎是扑到地上,惊道:“你别动,别动,这东西都是越挣扎越咬紧的.我来替你拿开.”

    于扬哭笑不得,道:“这是哪个缺德的做的好事,还好,你别急,幸亏听了你的话,怕山上结冰,穿了东北买的大皮靴来,要是寻常的旅游鞋,这脚脖子还不给咔嚓了.哎哟,这要是野猪中了套,还不是死路一条.”

    陈星清空旁边的茅草,看了下道:“还好,卡在靴子皮上,否则你这只脚得挂彩.痛不痛?别怕,钢牙不利,没穿透皮靴的皮.你忍忍,我找机关.”

    于扬一边嘀咕着道:“还好,倒是不觉得痛.”一边掏出照相机,对着脚来张特写,这种镜头只怕是此生只有一次的.“陈星,本来这一夹是你挨的,我讲义气,替你挨了.”

    陈星道:“谢谢谢谢,是我不对,看见机关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来不及拉你.”

    于扬一听,苦笑道:“对啊,换了你应该不会中机关的,否则你常在山里跑,这脚还不给废了.这是夹野猪的吗?夹子这么大的.”

    陈星眼看钢夹子看似简单,但是一直找不到打开的机关,怕于扬给夹痛了,急得冒汗,偏于扬事儿多,一会儿拍照,一会儿问题,让他集中不起心思,只得道:“于扬,我用一种最笨的办法,用力把夹子掰开,你立刻把脚从靴子力抽出来,靴子等一会儿再说.”一边开始给于扬解鞋带.

    于扬一听有理,靴子太大,要掰开到那么大的口子可能不易,先把脚向上抽出来,剩下靴子可以往下抽.但是看陈星给她解鞋带,却是很不好意思,一张脸早红了.还好陈星没看见,只顾低头解开鞋带,又尽可能松开鞋帮,这才叫了声:“我开始了,你看准了.”

    说完两手发力,“嘿”地一声,钢牙被他大力掰开,于扬一感觉脚上压力小了,立刻弯腰按住靴子把脚抽了出来.陈星这才“呼”了一声,收了劲,道:“脚真的没事吧?看看有没夹出血,这个夹子死紧.”

    于扬虽然觉得脚脖子有点不舒服,但是叫她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拉起裤子卷下袜子看还是不愿意的,刚才这么解鞋带已经觉得是太过亲昵了,要不是情况紧急,于扬是说什么也不肯的.红着脸道:“好像没什么,不要紧,还是先把鞋子拿出来把,否则老是金鸡独立着也不舒服.”

    取下靴子,于扬穿上时,看陈星走进茅草丛中,过一会儿从里面“哐啷哐啷”拉出一堆东西来,个于扬看,“瞧,就是这东西,一头锁在一棵小灌木上,一头埋在这里.这害人的,把它扔了.”

    于扬忙拉住他袖子,掏出相机立此存照.陈星哭笑不得,不知道换了其他女孩子还会不会如此镇静,这种时候还不忘记特写留念的.

    见她收回相机,便甩起铁链,象扔链球一样地把钢夹扔了出去,可惜不是专业,脱手后是往身后飞去.不过劲道不小,一下飞得无影无踪,两人相顾大笑.陈星伸手过去:“要不要扶你?不要客气.”

    于扬笑道:“不用,真的没夹痛,靴子给挡住了.”想了想,又道:“这一路还会有夹子吗?”

    陈星道:“应该还会有.”边说边找到被于扬扔掉的刀子,自己去挖那丛矮地茶.于扬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坐到旁边一棵小灌木枝上,对陈星道:“你别看过来,我看看有没受伤.”

    陈星应是应了,心里奇怪,这有什么可以害臊的,夏天不都是光着脚脖子穿鞋的嘛.只觉得匪夷所思,心里却越是想看,想起刚才叫她检查伤否,一瞥之间于扬好似羞红的脸,真是没想到这么泼辣的女孩子居然是会为小事脸红.心里一时柔柔地,脸上不由泛起莫名的笑容.再想起开车进山的时候,她原本好似满腹心事,但最后狡黠地一笑,很想澍画下地那种小狐狸一样的神情,叫人爱煞.当时就是贪看她笑得得意,竟然忘了看前面,差点撞车.

    这一胡思乱想,手下没了轻重,铲断不少矮地茶.好在要得不多,这里又是一大片,铲坏几棵也没什么大不了.要待起身时候才想起,忙问了一句:“可以出来了吗?”

    于扬此刻早看完,忙道:“出来吧.”陈星出来,看着于扬问:“没事?”

    于扬讪笑道:“当然没事,不过这么好的靴子破相了.唉,等下人家问起我们为什么这么慢的时候,你可千万别说啊,否则我糗大了.”

    陈星笑着连声道:“不会,不会,要是说出去,我也没面子,还说满山跑的人,照顾个人都没照顾好.”

    于扬不知道他这话是不是真心,但是也只有相信他了,这以后心有余悸,再不肯冲前面走,乖乖跟在陈星后面,看见好玩吸引人的植物也再不敢贸然上去了.不过比起有个女孩子下山拐了脚,需得男朋友背着艰难下山,于扬觉得自己起码表面上还是过得去的.

    篝火晚会上,大家忙着烤肉吃,农家搬出一大盘瘦肉,说是野猪肉.于扬看那肉如牛肉般红,相信不会是家猪肉,忍不住挑了块烤了,找到与一群男人一起喝酒的陈星,笑问:“这个野猪肉,是不是就拿那种夹子夹来的?这可是我的同情兄啊.”

    陈星笑道:“哪里,野猪劲大,碰到这事不是拉着小树连根拔起,就是壮士断腕舍下一只脚蹄跑掉,这种夹子一般都是夹夹野兔麂子什么的.”

    于扬自己都觉得好笑,差点就成了野兔麂子,要是没有旁人,自己可不就得等在荒山上面等猎人来收拾来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遭遇绿油油的眼睛.便把烤野猪肉递给陈星,悄声道:“奖励你.”

    陈星不接,看着她,却是就着咬下那肉,只见于扬只是抿嘴一笑,黑暗中看不出她脸红了没有,但是见她很快就转身走开.陈星怕她生气,想过去解释,又不知怎么解释好.可是后来于扬又烤了肉出来,拿过来分了他一半,就像其他人带来的女朋友一样做,陈星非常高兴.而于扬只是觉得理所当然,大家都是男人们喝酒,女人们烤肉,虽然陈星刚刚就着她的手咬肉确实唐突了一点,但瞥见他当时一手是筷子,一手是酒杯,可能腾不出手吧,也没多想.

    第十七章

    “上山第二天,起床就觉得冷,但是走到外面一看,满天满地的玉树琼枝,一夜西北风,降此老天的造化.早餐过后,阳光从云层中撒出,雾淞似乎都成了无价的珠宝,闪烁着五彩的晶光.大自然每每叫人感叹,感叹得五体投地.明知山有夹,偏向夹山行,呵呵,还是因为陈星的帮助,才能拍到那么多美丽的雾淞.虽然天冷了那么多,阳光下的西北风如刀子一般,但是陈星还是只穿那么少,说什么也不要我贡献出来的披肩,这就是血气方刚吧?男女有别,可见一斑.大家都在水晶宫一般的天地中玩疯了,很晚才吃的中饭,陈星直接把我送到大剧院.我注意到梅欣可非常仔细地打量了陈星半天,她当陈星是我什么人了吧?我的一身装扮与周围其他人格格不入,爵士乐啊,可惜我中途累得打盹,让梅欣可暧昧地取笑了几句.随便,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元旦后便随老板周建成出差,当然周建成不可能只走刘局一家,一路要捎上几乎所有客户,时间安排得很紧凑,除了于扬外,他还带了个业务员做跟班,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避嫌,因为周建成以前都是一个人走的.因此于扬对周建成心生好感,觉得他这一着走得大方.

    上飞机后,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安排,那个业务员一个人远远地坐在后面,据他自己笑嘻嘻的解说,是因为他喜欢打游戏,而周建成最讨厌别人没事打游戏.于扬便知,周建成有话要说.

    果然,安顿好随身行李,大家才坐稳不久,周建成便状似随意地道:“曹总来了后,公司气氛活跃不少啊.”

    于扬心想,果然来了,看来话题是与曹玉笙有关的,且听他如何开展,便将计就计,也不退避,也不紧跟,也是随意地道:“是挺好玩的,大家都相处得不错,不过我来公司晚,也不是很清楚.”

    周建成笑道:“对,你还是曹总来了后机构改革才来的,说起来还晚了两个月吧.不过时时看你们聚餐喝酒,热热闹闹.我这个年纪一把的人偶尔看着也是很羡慕的.都是市里办公室的一帮人吧.”

    于扬心想,吃味了吧,哪是羡慕啊,恐怕更多的是担心.也作若无其事地撇清自己:“我来得晚,所以和大家也没什么交集,再说生性不喜热闹,所以没参加过聚餐,不很清楚是谁.我只有有次加班太晚,曹总单独请了我吃顿饭,面对上司似乎吃得不来劲.”何必顺得哥情失嫂意,周建成爱怎么说,自己要是顺着说了什么,他往后就可以拿这些话去对别人说,看,曹玉笙的秘书都如此这般地说话,她于扬有得苦头可以吃了,何必自找罪受.

    周建成显然不愿意再捉迷藏,直接道:“小于,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公司里谁是唯一,谁是最终的决定人.自从曹总接手后,公司确实焕然一新,销售节节上升,但是利润并不见增长,利润率更是比以前大幅下降.我想知道原因,但是从帐面上,即使财务部经理都看不出什么,所有的发票也开得中规中矩,应收款比率也是不高,问题会出在哪里?是不是有什么障住我的眼睛了?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于扬心想:咦,你可终于看出问题了,不过从这个途径看到问题,说明周建成还是有很不错的经营头脑的.既然周建成已经意识到有问题,而且冲她这个不是圈子里的人摊牌,说明周建成已经开始行动了,对了,他说的要于扬认清谁是公司的米饭班主,基本上可以说是威胁了:你进不进我的圈子?不进则退.叫你于扬知道了那么多后还能给你在公司里呆着吗?周建成可不比曹玉笙,他动起手来是不会有曹玉笙那么多的顾虑的.既然如此,那就顺水推舟吧.于扬想了想,道:“我没看出什么来,因为经手的报表都是曹总与周总各自一份,没有不同的.再说曹总可能看我不是很贴心吧,最近一直在动员我离开总经理秘书这个职位,最近的一次是叫我抓住这次出差时机转行做采购.基本上,我进不了曹总的核心.”

    周建成听了不语,想了一会儿才点头道:“那么你看曹玉笙想要谁接手你的位置?”于扬装了一回傻:“不会是小蔡吧?他们经常一起聚餐的.”

    周建成侧了下身,很刻意地看了于扬一眼,才道:“小蔡?曹玉笙还不如直接告诉我他已经动手了.”

    于扬被周建成那一眼看得心里毛毛的,知道周建成看出她在装傻,这一眼里含有警告的味道.不由想,他做到今天这种地步,怎么说做人手段也是不一般的,和他打迷糊眼可不成,他都有数着呢,不如有话直说了反而更容易沟通一点.但是要把自己掌握的东西和盘托出给他吗?这可是和自己设想的时机不符啊,还是先施哥缓兵之计吧,一切都待见了刘局后再作定夺吧.便一脸迟疑却又不失诚恳地道:“周总,这个很突然,我一时转不过弯来.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明确,你叫我怎么做,我就会怎么做的.”周建成怎么说,什么时候说,都无所谓,但等她照着做,说什么也要等到见过刘局,回到公司后的,所以不妨大方表态.

    周建成点点头,坐直了身子,道:“回去你还是坐秘书这个位置吧,事成后我提拔你.”

    于扬在心里“嗤”了一声,空头支票.那时候有的是他的老臣子需要按功论赏,哪里轮得到她?而且她这么听命获取曹玉笙的相关证据,周建成能不忌惮她或许有天把这手段用到他周建成头上去吗?千方百计请她走人才是最大的可能.

    走出机场,于扬赫然看见吴总迎候在外面,一边与周建成握手寒暄,一边贼忒兮兮地瞟着于扬,叫于扬心头生出一股凉意:羊入虎口了.周建成事前应该知道吴总来接的吧,无论如何,他也应该和于扬说一声,叫她有个心理准备,让她现在她也不至于如此失措.罢,既来之则安之,不行不会自己走人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