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11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金行长起身时候又似乎是自言自语地嘀咕了声:“这儿以前还不觉得,今天怎么感觉回音这么大,说话象嘴边安了个麦克风似的响.”

    于扬更是明白了一层,这儿实在不是谈话的地方,说出来话真的象装了麦克风一样传得很远,难保值班的保安什么都没听见.不过由此可见,刘局的问题还真是有点骇人,否则实在没有必要避人耳目.

    送走金行长,于扬回到自己房间,心里很累,但是不得不想很多,怎么办?是扭头就走寻找另一片天地,还是继续呆下去吧事情搞个水落石出,甚至帮刘局的忙,看能否帮她脱离困境,自己获得患难之交的地位,以此获得更大好处?但不知刘局值不值得帮?看金行长的意思,看来是不值得帮,刘局似乎是死定了的.不过万事也无定规,或者真让她运气地成了刘局的稻草,那于情于理,刘局都要因此对她真正地另眼相待了.自己别的没有,不是正可以算计周建成的那六百万帮刘局吗?于扬忽然觉得自己很投机.

    不知道金行长会拿什么样的内情和她来交换.他今天急吼吼地来这一手就太奇怪了,难道是真如他所说行里储蓄做得不好,上面责怪,他心里担心?更或许是因为他这个年纪正是要上进的时候,不去分行,出来县城做支行长是为支行容易做出点成绩,混个漂亮的履历,为曲线晋升行长做铺垫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容易解释了.

    但叫于扬最想不通的是刘局今天会单独叫她去见面,似乎交情还没到那么好的地步.她也没说让不让她于扬告诉周建成这事,着实猜不透她这一手是什么意思.可不能小看这个刘局,她是人际关系最复杂的机关里出身的,她或许企业管理的不好,但是待人处事一定是有其深刻安排的.只是自己目前无法猜得具体是什么原因而已.

    伸手触到包里的数码相机,不由暗叹,终究是没有送出去,这情形还真得看看会不会送出去后打水漂.如今不必以前,钱得计算着用,用在刀口上.不知韩志军以前还负担着一辆车的,又要处处摆场面,他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他的投机也是自那以后越发厉害的吧?也是环境所迫.

    第二天一早是被业务员的电话催醒的,出来吃饭,见老板周建成黑团团两个熊猫眼,眼袋也是非常明显.于扬心想,六百万虽然不是他的全部资产,也没有一半那么多,但是毕竟伤筋动骨.饭桌上的气氛非常沉闷,谁也没有说话,都是闷着头吃,到最后周建成才说上一句,叫业务员去了刘局公司后先去财务那里核对发货数.没对于扬说什么,本来于扬来就是应刘局之邀大家有趣一下的,现在刘局如果避而不见,那于扬还有什么要紧的可言?

    不想大家吃完准备离座的时候,刘局神态飞扬地大步走进餐厅,老远就用她招牌的爽朗声音说道:“昨天没办法抽出时间来迎接你们,我都内疚了一晚上,今天说什么也要亲自来接周总过去公司,刚刚去你们住的房间敲门,没人,我想坏了,别是你们自己去了吧.这下怠慢可大了,还好来这儿转一转,怎么样?去我公司看看?”

    这一下,别说是周建成,三个人眼里都闪出晶光.即便是于扬昨天看见刘局在包厢里求贷款而不得,灰心了一晚,但是今天见刘局现身,仿佛就如看见她已经东山再起一般,相信她此刻有胆来见周建成,必定对周建成打入的六百万有个交代,靠瞒是瞒不过的,周建成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如果有诈的话,他能看不出来?阿弥陀佛,看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一定是自己关心则乱,把事情的负面考虑得太多了.

    上了车后,周建成状若无意地道:“大姐,吴总还是在你这儿拿货吗?”刘局答了一句:“是啊,他一直在我这儿拿货.”

    周建成笑了一声,道:“这家伙,昨天害我白担一夜心.”

    刘局满不在乎地道:“你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这家伙这张嘴没个正经的,你还不知道?相信他你倒霉.”居然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吴总说什么了,根本就不当他一回事.叫听的人放心不少.

    业务员也松了口气,看看老板绷紧了一晚的脸色终于松弛,大胆插话道:“我们昨天都被吴总吓了一跳,照他的说法,现在到刘局这儿提货好像很没保证似的,他是不是担心我们赶在春节前把他的货提光吧?才这么捉弄我们.”

    周建成抢在前面说道:“小孩子话,吴总说话没准头,小于都知道的,他要是想抢着提货的话,还能和我们说这样的话?那不是变成促使我们盯着大姐发货吗?理都不要理他.”

    于扬心想,姜是老的辣,业务员不过是小小申诉一下,周建成却是朝着吴总踩上一脚,提示刘局,他吴总在后面说侵只八斐傻影响如何.只听刘局吼了一声:“反了他这个小吴,看我中午怎么处置他.”边说边拔出手机就找吴总,“小吴,等下你去订个桌,准备好酒好菜,大姐有话要问你.”一串命令之后就挂,似乎就不用问问吴总的意思.但是她越是这么泼辣霸道,越是给人可以放心的感觉,于扬看见周建成脸色缓和了很多.

    车子开进刘局的公司,见好大三排厂房,虽然都是简单的砖瓦结构,但是外面足球场似的空地都已经可以反应刘局的财力了.空地上停着四辆大卡车,其中一辆已经装上了货,正拉着蓬布准备上路.其他三辆可能都是等着发货.一切都不是吴总嘴里说的那样,看上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场面.那为什么吴总要那么说?不怕因此得罪了刘局?刘局昨天为什么要偷偷只邀请她去唱歌?还有,金行长难道也与吴总一样说话没准头吗?真是想不明白,但是看着刘局这儿在正常生产,于扬还是放心很多.毕竟她公司的产品是有市场的,即便是流动资金出现一点问题,但是不是有周建成这样的打预付款进来的人在吗?

    外面没看多久,太冷,大家很快就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烧锅炉,只是用一台不知是两匹还是三匹的空调柜机打着,要是在家里的话,这等热度早够了,但是这是在北方,外面零下十几度,再怎么打也是没宾馆里面热,但是刘局进门就脱了大衣,于扬想,可能是因为刘局比较胖吧,自己可不敢脱,就是裹着大衣都没觉得太暖和.看见桌上并没有放着自己送的盆花,正疑惑间,刘局笑道:“小于啊,这儿晚上没人,冷,我怕花受不住,搬到家里去了.真是特别好,红花绿叶,一室的喜气洋洋.”

    于扬忙笑道:“大姐想得真是周到.”

    刘局状若随意说起,其实是说给于扬听,道:“昨天我和我们县农行行长谈了一晚,可惜这孩子机关里呆时间长了,做事情小心得很,下午我已经约好他们市分行分管贷款的副行长说话,那是我老朋友,其实我早就不该绕大圈子,直接找他就是,不过周总啊,这样一来,下午又不能陪你们了,等下我安排好车子,下午叫司机带你们到处转转.我们周总老是来去匆匆,恐怕还没看过我们市容吧.”一席话为昨晚没贷到款打了圆场,但是听在其他不知昨天内情的人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光景:这个刘局真是路子粗得很.

    话音才落,就见吴总进来,一来就大声嚷嚷道:“刚才路上听说大姐生气,差点闯了红绿灯,被个警察拦住,我一看,呵,不是大姐这儿出去的那个小孩吗?忙和他说是大姐招呼我呢,我飞也要飞去.他立刻就放了我了.大姐,召弟弟有什么事儿吗?”

    一顿下来,听得于扬目瞪口呆,马屁居然有这么拍的,而且吴总的态度也转变得太快了点,与昨天判若两人.见吴总与周建成勾肩搭背地寒暄,刘局凑过来轻声道:“小于啊,你还是太认真了点,这种二百五,你能跟他认真吗?谁与他认真谁受罪.”

    于扬忙笑着轻道:“是啊,不止害我白操心一场,连周总都不开心了一晚上.不过昨天晚上看大姐和那么多领导在一起,他们又都是那么推崇大姐,我其实昨天早不替您操这个闲心了,我瞧着啊,这儿谁见了您都是喊一声大姐的,就是昨晚那几个也是,今天再听吴总这么说,大姐,我看你是全县人民的大姐了.”于扬都不好意思声音说大了,怕把自己肉麻死,但是已经看出,于士杰说得没错,刘局心理不平衡,这种人往往需要外人的赞美来为自己找平衡.所以马屁既然惠而不费,偶尔说说也是为了促进感情,以前也不是没说过.只是要说得与吴总那么大张旗鼓,恐怕还要一点功夫.不知道刘局是不是因为吴总的吹捧所以才对他青眼有加的?应该有一定因素.

    吴总转过头来笑道:“你们娘儿俩说什么呢?大姐不能来了个小妹就不理小弟了吧?”

    刘局笑道:“呸,你这二愣子,给小于拎包都不配.刚刚小于说了,她到处听见人家叫我大姐,说我都快是全县人民的大姐了.”

    大家听了都是大笑,尤其是吴总更是贴着刘局道:“那可不,不过大姐是我的亲姐,又是不同.”

    于扬听着真是肉麻死.叫她当面叫于士杰一声大哥她都觉得难受,没想到这个吴总可以这么亲姐都叫出来的.但是如果刘局已经没前途了的话,他还会这么亲热听话吗?这个人应该是不会.凭此,于扬心里又是好受许多,不过最终还要听听金行长怎么说.但是如果今天看着顺利的话,应该自己不会在这儿凭白多留几天了,得下午怎么溜出来和金行长见个面才好.

    第二十章

    整个上午,刘局一直陪着大家,还亲自领队带众人进车间参观.于扬虽然前此从书上得来过知识,但是此刻亲眼见了才知道原来如此,因此看得趣味十足,流连忘返.先看工艺,然后看设备,果然一一与书中所说对上了号.期间有不清楚的地方抓住刘局询问,但是于扬最终发现,刘局那些说得非常肯定的答案漏洞百出,再一想也是,她半路出家,又是在机关里宏观惯了的人,未必会有耐心了解其中的技术.刘局也嫌烦了,笑着叫于扬自己看.周建成这些已经看了不止一遍两遍,但是因为是刘局亲自带队,不来不好,所以也就粗粗跟着看看,出了车间,便打发业务员去财务室对发货数.

    于扬还没看完,刘局笑笑拍拍她肩膀,道:“好样的,要真喜欢的话,在大姐这儿住几天.”又凑近了轻道:“干脆给大姐做帮手来吧.”说完笑着离开,于扬听了不明所以,这个大姐对自己太青眼了吧?难道是因为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她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这种忘年交听说过不少,但是于扬从来没有奢望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继续自己的观摩.

    想起这种产品的质检要求,于扬在心里回放了一遍,这个可是很要紧的.便找到原料仓库,见里面正热火朝天地装着货,于扬便老老实实避到一个角落去,当然是先看外观,然后看连接部分,最后看铭牌标识.但是从叠放的成品中找铭牌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扬上窜下跳都没找到.终于旁边有一个成品吊装错误,被挂在葫芦上,于扬一边说他们吊装工人操作可真不规范,一边趁机看过去,终于在底部找到那块铝制小牌.但是一看之下,于扬惊呆了,上面写的根本不是刘局公司的名称.于扬当下啥都不说,当没看见过似的转身就走了出来,到了外面心突突乱跳.怎么回事,刘局公司仓库里的产品不是他们自己的,那么是因为把仓库租出去给人家摆放了呢,还是另有原因.如果是另有原因的话,那就黑暗了.

    回到办公室,才十一点,刘局却是意见于扬进来就道:“好了,人都凑齐了,这儿呆着太冷,我们到小吴定的饭店吃饭吧.走,小吴你带路.”

    一伙人都被塞进刘局的白广本里,吴总自己开车走.于扬没有与周建成商量的机会,而她暂时也不想说,因为一说就会让刘局知道这是谁发现的线索,自己以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再说也就是一块铭牌,说明不了什么大问题,最多只是容易引起猜测而已.而酒桌上,周建成则因为雨过天晴,喝酒爽快得很,吴总陪着他一起喝,刘局偶尔劝几杯,不过都是大杯的白酒,周建成见刘局自己都干了下去,他怎好不喝,只有一口闷了.业务员也陪着喝了不少,只有于扬还是心事重重,怎么也不肯喝,不过刘局没有为难她,吴总也就没有跟上.

    刘局酒量好得很,真是女中豪杰,酒足饭饱,男人们都是东倒西歪了,她却清醒如初.指挥着司机把男人们送宾馆的送宾馆,送家的送家,自己拿着钥匙对于扬道:“小于,这下大姐要征用你当司机了,帮大姐开开到市里,然后你自己去玩,回头大姐要回来了再找你.”

    周建成不知怎么听见了,头从车窗里探出来,含含糊糊说了句:“好,我批准.”

    刘局与于扬相对而笑,都没有理他,自己找车离开.进市区的路上还有路牌,但是进了市区只有靠刘局指路了.一路上,刘局除了指路,就是于于扬聊天,“小于,车开得不错,几年车龄了?”

    于扬道:“三年了吧,不算长.但是有段时间开得勤,手感就练出来了.”刘局道:“凭你得本事,你的钻劲,做周总公司的总经理秘书太屈就了吧?没想着自己做一把?”

    于扬笑道:“也不算屈就了,我的工资升得很快,现在与副经理级的差不多了,只是衔头没跟上.自己做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这两天看着大姐长袖善舞,稳坐钓鱼台的大将风度,我思忖着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还是在周总这儿大树底下好乘凉吧.”

    刘局点点头道:“你这孩子心气儿平得很,没有寻常孩子的张扬,大姐喜欢.对了,你大哥做得不小,你为什么不去他那里做?”

    于扬心中惊奇,咦,原来于士杰与她还谈得不少啊,心里还真后悔了来前没有与于士杰见个面,问清楚他究竟与刘局说了点什么,此刻只好笑道:“还不是脾气臭嘛,想着自己出来做点什么.”

    刘局也笑道:“对了,都是一样的心思,我儿子也是说不要进我的公司,非要自己到北京给别人打工.回头受气了又要找我说,但就是不回来.我都在想了,不如这样吧,我和你大哥商量一下,你来我这儿帮我,我儿子到你大哥那儿锻炼,你大哥算是开拓一个新领域,我算是借此打开南方市场,一举多得,多好.小于啊,你来了干脆就别走了,大姐给你好好安排,就帮大姐得了.我儿子如果托付到你大哥那里去,我也可以放心.”

    于扬需得绕上老大一个弯子才反应过来,原来刘局醉翁之意不在酒,一眼瞄上于士杰了,好眼光,怪不得会对她于扬另眼相待.连萍水相逢的于士杰都想着怎么打主意了,难道刘局真的是没别的出路了吗?于扬将计就计,干脆道:“这真是好事,我大哥基本上已经是他那一行在华东的翘楚了,正该是开发新路子的时候,和大姐合作别的不说,大姐有全县人民的口碑在呢,而且又是已经与周总合作了那么多年,该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不知道大姐当时与我大哥谈了没有.”

    刘局笑道:“我现在这个悔啊,当时还有另一批客人在,我都忘了提这一茬了.赶明儿我可要去你们那儿一趟,专门找你大哥谈谈.小于啊,你也看见了,我这儿别的没有,有这么好的一个框子在,而且我有县里的大力支持,那些现在的县领导都是以前我看着长大的,哪个不是追着叫大姐的?回头你可要多帮大姐在你大哥面前说话.”

    于扬嘴里连连应着好,但是心里早活动开了,大概是你刘局当时没想到小小于扬还有这么狠的大哥吧,所以才会当时走了宝,但是后来打听出来于士杰是谁了,才第二天晚上赶着给电话过来热情道谢,否则要那么感动的话,当天或者第二天上班一看见花就应该想到了.人这东西真是现实得很,基本上可以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感.幸好农行市分行很快就到了,否则于扬又要找陌生的路,又要应付刘局的话,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怕出了车祸.刘局临下去时候说道:“小于啊,你四处玩玩,逛逛街,那边有个文庙,算是古建筑,开车过去也快,你不妨去走走.等一下还要麻烦你来接大姐一下.”

    于扬笑笑跳出来,道:“这儿就是商业区了,我还是逛店吧,否则车开出去不熟悉路,怎么回来都不知道了呢,别害得大姐还要为我操心.大姐您忙去,我逛起店来没日没夜的,没关系.”边说边把钥匙拔出交给刘局,毕竟两人并无什么深刻了解,拿着人家的车子,何必白叫人担心.

    刘局也没说什么,爽快地接过钥匙,进了大楼.于扬见她走没了影子,才到转角处打个电话给金行长,原来金行长也正在市分行,听说于扬可能明天就要离开,便连忙约了地方喝咖啡.于扬先找到地方坐了下来,叫杯柠檬水喝着,等金行长.

    实在忍不住好奇,给于士杰打个电话,“于总,新年好.我现在刘局这儿,她表现怪怪的,是不是你和她说了什么?还有她想找你投资啊.”

    于士杰一听就笑:“还不是给你撑门面,说愀欢唤抉,你也知道,这年头人们是认钱不认人的.”

    于扬一听,略微恍然了一下,怪不得刘局要把她于扬亮出去,估计是想给与她面谈的县领导们一个印象,有这么一个人来投钱.也或者是给金行长一点信心?谁知道,只有和金行长谈了才会知道.忍不住笑道:“可是人家认的可是你于总,可能她后来侧面打听一下过了吧.”

    于士杰非常干脆地道:“我不认识她,不过她偶尔给我电话,很客气,倒是没讲什么.小扬,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我可以投资,这也是一个拓展新市场的机会.”

    于扬道:“你觉得她值得合作吗?”于士杰道:“她的底子不错,不过真要与她合作的话,恐怕你得改改脾气.”

    于扬心想,姜是老的辣,于士杰早看出刘局的秉性了,也看出两人之间有距离.想了想才道:“我今天想搞清她一些底细,看来不是很乐观.先知会你一下,她可能会到我们市来找你,最好别答应她,具体我回来在告诉你,这里面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于士杰道:“老企业,或者是改制企业,一般历史遗留问题比较多,如果不清理完过去就合作,或者插手,以后可能会出现层出不穷的麻烦,所以合作的人至关重要,人合得起来,才可以一起克服困难.你这个要想清楚了.”

    于扬又是忍不住问:“那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于士杰可能是愣了一下,才笑道:“你自己不看清楚前,我说了有用吗?”

    于扬此刻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一点,于士杰又不是她真的大哥,他能帮忙来一趟已经是很好了,自己真不应该说出这话来,再说他说的也不错,以前于士杰说出这话来她会听吗?不会,当时把希望都寄托在刘局这儿呢,那里舍得放弃.只得嘀嘀咕咕地道歉,不过于士杰却是笑得很开心地连说没事.不知道他开心个什么.

    放下电话一想,如果刘局没事的话,她能和刘局处得到一起吗?总觉得这也是个难题.刘局喜欢人捧着,吹着,这两天来她于扬说过的肉麻话估计都已经超过以前的总和了.但是心里又隐隐想到,如果真是有好处的话,那也就忍了.或许吴总就是因为看在好处的份上才这么阿谀的吧.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以前不也正是看中刘局的这个弱点才兴起所有的念头的吗?看来吴总只是比她现走一步而已.

    又想到,周建成这六百万预付款是不是也是刘局设计叫他打入的?刘局需要钱,当然要打周围人的主意,而本地人消息灵通,或者说还拉不下面子,但是对客户就难说了,再说预付款是顺理成章的事.周建成又是个很会算帐的人,如果刘局诱之以利,再说多年合作下来,难保周建成步上钩.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看来刘局是穷途末路了,否则怎会如此得罪大客户.

    金行长还没来,但是于扬都已经想放弃了,没什么意思了,还谈什么?除非是死马当作活马来医.只是素来守信,一时走不下手,唉,还是谈谈吧.半个小时多,金行长才进来,坐下就连说不好意思,说是开协调会,没法走出来.于扬便道:“刘局这会儿在你们分行里,据说找副行长.”

    金行长道:“她这种情况,找谁都没用.”于扬道:“究竟怎么回事?她不是有那个公司吗?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把产权买下来了吧,这个行业算是景气的了.”

    金行长叫了杯咖啡,笑道:“我以前也不知道,这回转到他们县当行长了才知道里面的曲折.听说阕急竿度胱式,你还是看仔细了再说吧.”

    于扬想,果然不出所料,刘局真的是在别人面前这么吹的,什么投资啊,两个人之间都还没谈起过.但是先不揭穿.便对金行长道:“我可能明天就走,所以今天最好要弄清楚,这也是事关我的前途.呵呵,金行长是千方百计地拉储蓄,我是千方百计地投资金.其实都是为个前途嘛.”

    金行长点起一根烟,看着于扬道:“你是不是在刘局那里已经受了挫折了?”

    于扬知道这个金行长不是寻常人,既然问出来了,说明也看出来了,便也不做假面了,称心诚意地道:“没办法,整个县的人铁板一块,都是不肯说出刘局的什么,所以才抓住你这跟稻草,想知道点什么,虽然我也知道,这么赤裸裸地谈条件和你交换情报很过分,但是也没办法了,不是办法中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了.”

    金行长却是笑嘻嘻地道:“整个县铁板一块这话在你之前已经有人说过了,还是我的前任.怎么,受点挫折准备退缩了?”

    于扬看着金行长的笑,忽然想到,妈的,这个姓金的是不是有色心啊?否则怎么会答应条件的,似乎不象一个县农行行长的作为.很想拂袖而去,但是此刻挫折到了极点反而反弹了起来,微笑道:“金行长的前任是因为刘局的贷款荣升的吧?”

    金行长一听又是笑:“荣升?说得好.前任在县长拍胸担保的前提下答应了刘局的贷款,最初还是好好的,但是今年,啊不,刚刚进新年了.应该是去年年中的时候就不还了,说是还不出,要就把设备拿去.上面就把我调来追款.好在我在这儿还有一个镇委副书记的朋友,这才了解了实情.说起来刘局也是受害者,人倒是个好人.”

    于扬道:“我们也是好人.”

    金行长笑道:“那当然.说起来刘局这人是真的不错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喊她大姐.当初改制的时候,她那个局分流出来不少人没地方去,需要钱来安排生活,本来那些得了改制好处的人都是答应每年从利润中拿出多少钱来安置这些没地方去的人的,还立了军令状似的东西,但是真到时候了,谁舍得拿钱出来?个个都说亏本,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上头领导急了,就去找刘局,说她是老领导,怎么也得为国家分点忧,否则那些老部下没法过年了.当时刘局还没把厂子整好,也亏着呢,但是听了这话毫不犹豫拿出了一百万出来.这一拿就成了惯例,以后每年一百万,换来县里敲锣打鼓地送上一块红匾,大家都挺高兴的.但是前年明确产权的时候,别人都拿钱出来从县里买下产权,独独刘局拿不出钱来,大家都说她这每年的钱要是不交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县里有了钱,就不要刘局每年上交了,按说刘局的日子可以好过点了.只是本来文件说没钱买产权的话,县里要收回产权后拍卖,但是碍于刘局这几年做了那么多事,再说以前都是一个门进出的同事,谁都抹不下这个脸来强行收回产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吊着.但是她想贷款就不成了,只好找县长闹,历数自己的贡献,所以才有县长担保,我前任放贷的事.”

    于扬一听,这才把前后串了起来,原来是如此,真不知怎么说她这件一年上交一百万的事才好,现在竞争激烈,设备更新很快,刘局也不知每年赚多少,但是交一百万出去绝不是件轻松事,尤其是几年以前的时候,最起码也影响到她事业的扩展.说她人好,那是一定的,但是里面一定也有好大喜功的成分在吧?找个人太务虚了.忍不住冲着金行长一边摇头一边连声道:“好人,好人,好人.”

    金行长笑道:“所以大家其实都对她很同情的,看见你愿意来帮她渡过难关,都很是欢迎.”

    于扬立刻听出他话中有话,一本正经地道:“是啊,银行此刻最应该支持她.但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这个行业最近顺风顺水的,如果要维持的话不是很难,刘局怎么会出现那么大的亏空?”

    金行长奇道:“还有什么亏空?这一百五十万贷款还不出也不是太大的窟窿.”

    于扬道:“你原本是不是想着帮刘局拉资金投入,然后她的企业活了,你这儿的帐就可以平了,是不是?”

    金行长哂道:“你要这样想我的话,就没法谈下去了,你太草木皆兵了点.”

    于扬一想,也是,他昨晚就已经明确说了,刘局的事没法解决,说得那么坚决,足以打消所有投资者的念头.也是自己心太急躁了点,这种话都会不经大脑地冲口而出了.忙笑道:“是我发昏了.对不起.但是金行长或许还不知道,刘局的亏空据我所知,已经有七百五十万,还不知道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只见金行长一声“什么”,人一下挺了起来,于扬见他反应那么激烈,心想原来他还是比较关心刘局的,就因为刘局是好人吗?但是好人逼到尽头的时候也会出格的,这个好人现在设计昧下周建成那么多钱,对周建成来说可是个魔鬼了.于扬不知道的是,金行长上任这个位置时,是与上司信誓旦旦保证过要把那一百五十万收回来的,如果刘局那里的亏空真有那么大,那他这钱还收的回来吗?收不回来的话,自己又不是皇亲国戚,那么当初的豪言壮语成了笑柄不说,升级也就无望了,曲线救国反而变成害自己到这个破地方受罪.他有点不信地问了一句:“你说的可有依据?”

    于扬把今天在刘局那里看见的产品铭牌上面标注的厂名写给金行长,问道:“你认识这个企业吗?”

    金行长一看,道:“知道,隔壁市的,与刘局关系不大好,同行相轻嘛.据说他们的质量不是很好.”

    于扬顿时心里明白了,不是贴牌加工这么回事,而是整件事有鬼.便分析给金行长听:“今天一个交了六百万预付款的人到刘局公司提货,看见刘局那里成品库里货满多的,设备又都在运转着,就很放心.但是我看见产品的铭牌是这个公司的.本来还以为是这个公司业务忙不过来,商请刘局公司帮忙做,贴他们的牌子,现在看来是其中有诈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