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13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范凯是个聪敏人,看于扬本来说好是吃饭时候说的,但是现在避而不谈,显见是因为有陈星在场的缘故,便也不多问,笑道:“我父母春节过来这儿过,正好初七时候送我走.”

    于扬道:“你那里那么简陋,床垫都是扔在地上的,你父母还是住我的客房吧,那些臭鱼烂虾正好派上用场.”陈星插了一句:“于扬的房子舒适一流.”

    陈星揶揄道:“老扬这人只知道享受,大把花钱.”于扬双手交握,冲着范凯眨巴着眼睛道:“我现在充分体会到东郭先生的感觉.”

    陈星看着不由自主地笑,虽然于扬不是冲着他来的,但是他还是觉得可爱.于扬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别过脸去吃菜,好在手机叫帮了她一个忙,接过一看是于士杰的,他说他们老年人碰到这种节日没地方去,只好找着年轻人混口饭吃.于扬忙给了他地址.于士杰很快就到,一起来的还有韩志军.韩志军手里还非常搞笑地掂着一束花,老远看见于扬就扔了过来,一看就不是向情人献花的样子.陈星看着松了口气.趁着他们绕着弯转进来,于扬介绍了一下,“前面一个是韩总,后面一个是于总.”陈星心里想着这年头到处都是总经理,范凯倒是明白,终于见识到阿毛的老板了.他对那天随着于士杰吃饭还记忆犹新,阿毛这人看似不声不响,但是饭桌上摆平起人来自有一种大哥大的风度,叫他看着觉得很有意思.

    韩志军在范凯旁边坐下就道:“你就是和阿毛扳手腕,结果毁了人家酒店玻璃台面的小范?阿毛说愕手劲好得很,来,趁着现在桌上没满,我们来一局.”

    于扬看见于士杰坐在她与范凯中间,只是若无其事地瞟了陈星一眼,随即拍拍范凯肩膀,道:“小范,好久不见了,似乎瘦了一点.”

    范凯左边于士杰,右边韩志军,不知道多小人得意,无意间陈星就被冷落在一边,好在陈星是个磊落爽快的人,根本没什么计较,反而是起哄道:“范凯,露一手.”

    范凯伸出右掌,对韩志军道:“我以前是省青年篮球队的,训练时候有一项就是举杠铃,毕业半年不知道力气退了没有,不过也不知道这张桌子结实不?”

    于士杰没去管他们,只是对于扬轻道:“刘局最近不说过来了嘛,你回绝她了?”

    于扬摇摇头,道:“没有,可能她被其他事情缠身了,顾不上这儿.她这人要面子,要是知道我已经摸透她底细的话,她会恼羞成怒拒绝见我的.”

    于士杰道:“你还准备趟她这滩混水?这个女人不是你容易配合的,更别谈合作或者掌控.”

    于扬撇嘴一笑,道:“可是她手里那个架子真是好,含金量不知多高,叫人不得不垂涎.不过于总放心,我不会和她合作,我在等她自己走进死胡同.”

    于士杰不放心地盯了一句:“你不会是想收购吧?如果没有良好的地方基础,收购会很难的,需要解决大量历史遗留问题,尤其是债务.”

    于扬做个鬼脸,笑道:“放心,我是不会拦糊涂官司上身的.”却是不再说下去,怕全说了挨于士杰批,因为这个方案着实阴损.

    于士杰见她不说,也不便多问,知道于扬主意大得很,以前出道没多久就胆大妄为地开公司,大家也都是替她捏着一把汉,但最后她还是做的不错的,都没有人帮她过.现在她一定会有她的道理,自己最多也就提点她不要为早日走出困境而走极端了就是.

    这边范凯与韩志军已经排开桌上的碗筷,两掌青筋怒张地握在一起,于扬看见嗤笑道:“范凯,今天这孔雀开屏亮得不是时候吧?澍没在啊.”

    于士杰正看着他们较劲,听于扬一说,忍不住好奇地问:“孔雀开屏又是什么典故?”

    于扬一怔,当下脸就有点发热,这话与范凯说说没关系,但是与于士杰说,于士杰太正经了,怎么解释的好?只得转头问陈星:“陈星,你知道孔雀开屏什么意思吗?”

    居然陈星也是摇摇头,于扬无奈,手指轻轻在桌上一拍,尴尬地道:“就是那个春暖花开的时候,雄孔雀冲着雌孔雀开屏,嗯,开屏.”

    虽然语焉不详,但是于士杰还是听得笑出声来,这边范凯果然力大无穷,一把压下韩志军的手腕.范凯来不及打扫战场,就回头冲于扬道:“老扬你这阴险小人,也没有这么帮人家韩总的,你是不是也要来一局?对付你我都不要休息一分钟.”

    于扬撇撇嘴道:“我这辈子有个原则,就是不与小年青计较.”

    韩志军活动活动手腕,听见于扬那么说,不服了,道:“那你说我还是在欺负小范了,不行,你总没有不与大人计较的原则吧,来,我们来一局.”

    于扬忙笑着端酒赔罪,韩志军当然也只是说说,笑道:“小于还是很仗义的,阿毛后来一直在提起你,说要和你吃饭.我请于总安排,于总总是推三阻四的,好像我会吃了你一样,今天才给我面子.”

    于士杰笑道:“小扬才出差回来,不信你自己问问.”

    韩志军道:“小于,你推荐的方志军确实不错,做事情勤快,肯吃苦,现在天津那头的事我除了最后拍板,其他都不用太关心.他的工资我已经给他升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

    于扬笑笑,道:“他现在跟你,就是你韩总的人了,他发展得好不好,也要看他自己造化了.”只有于士杰知道于扬心中其实很没劲的.

    范凯取笑道:“老扬,说闫怕杌拐嫫怕,你以前又不是不付他们工资的,这么长情做什么?想管他们一辈子吗?你这么腻歪不是做资本家的料.”

    于扬笑道:“范凯你一句话撂倒身边两个资本家.”韩志军满不在乎地道:“小范说得不错啊,老是儿女情长的,还做什么大事.”

    于扬道:“要是你的手下对你不忠,你怎么说?”韩志军道:“他拿我工资,嫌不够可以不做,但是做了敢不忠,我碎刀子斩了他.”

    于士杰听着不是味,想阻止,但是于扬已经又盯了一句:“一个对别人忘恩负义的人你会要吗?“

    韩志军眉毛一轩,立刻明白于扬指的是谁,但是却道:“他做得好好的,怎么不用?不过你提醒了我.”于士杰不由轻道:“小扬,何必呢.”

    于扬不答.这回她从刘局身上更是看透所谓的人情,都是虚的.还是韩志军直接,有利益就利用,管他是什么.从韩志军的话来看,他已经不会如以前那么信任方志军了,因为他也是跌倒过的人,知道世态炎凉,人情冷漠.如果有个仗义重情的,他会非常看重,否则,相信他的手腕不是吃素的.

    吃完饭,见陈星一直没人理,虽然韩志军一直说要请于扬的客,还要叫阿毛一起来,但是于扬婉拒了,钱已经还了,这个人情就让它留着吧.否则大家都是熟人,又与陈星格格不入,叫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多尴尬.只是奇怪于士杰这么长袖善舞的人为什么今天也没主动搭理陈星,可能也是觉得不对味吧.一桌四人都是属于名利场,只有一个陈星属于自然.

    第二十三章

    回公司后,于扬就查了一下公司的合同档案,看刘局的供货日期要一直延展到春节前一天.但是一般大家都知道,说的是这个日子发完货,可常有拖几天才发出的.于扬也不急,正等着这样呢.期间,周建成有点感觉不对,一直给刘局打电话,刘局最初还是敷衍几句,说正赶着,到时一起发出,保证大年夜前把货全部发出,否则春节也不休息.但是后来就常是关机,或者难得打通一个却是不接.周建成急了,叫于扬也一起打,于扬自知不可能打通,也就不去尝试,把电话打给给了她热线号码的徐汇中.从徐汇中嘴里得知,此刻向刘局讨债的不少,有单位的,也有个人的,不过个人的还不是很急.只是刘局行踪飘忽,据说是上北京疏通关系什么的去了.于扬与徐汇中一起猜知,一定是刘局找那个骗她的人去了.但是骗子会在原地等她吗?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可想而知,刘局其实是找这个借口在外避难呢.徐汇中因为与于扬已经商量出步骤,不再为自己的钱操心,也无比相信于扬,因为两人如今是利益共同体,谁使坏都没好处.

    周建成熬不住那种等待的煎熬,飞去北方眼见为实,回来灰溜溜的,话都不愿意说,但是门摔得震天响,全公司包括曹玉笙在内没一个敢喘粗气的.还好年终奖方案是早定下的,否则于扬怀疑周建成连年奖都会赖掉.只是非常头痛的是,公司也与范凯的单位一样,发了不少年货.于扬把一箱苹果一箱芦柑踢进桌底,放在公司总有吃的时候.但是传说下班时候还要发别的.正思量着谁要给谁得了,恰好陈星打电话来,这人最近几乎天天进城,一天一只电话,想到他可能有这种意思,于扬觉得不现实,自己最近只有野心没有爱心,似乎没时间考虑这些,所以也不是很热情,都是敷衍过去.但是今天他的电话来得真是时候,他说进城办完事,是不是一起吃饭看电影,于扬忙叫他下班时间等着.

    大概做观音兵是件愉快的事,陈星也不例外,他就是喜欢看见于扬,尤其是看见于扬笑起来的时候,象足小狐狸,叫他手足无措.还没到下班时间,陈星早早等在大楼下,只等于扬一个电话,还怕手机响了没听见,仔细查了,有点,开着,没事,然后就一直捏在手里.所以当于扬电话过来的时候,才响了一声不到,就被陈星接起,倒是把于扬大大吓了一跳.

    陈星的车子太实用,同事纷纷要求帮忙,陈星都是一口答应,他本就是热心人.听着别人说他是于扬的男朋友,他很开心,不过看见于扬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圈送下来,到于扬那里已经是华灯灿烂.陈星肩上搁一箱,手臂夹一箱,见于扬自己也要端一箱,连忙阻止,说他会跑第二趟的.等陈星气喘吁吁地跑上第二趟的时候,看见于扬在炒菜,放下东西一时不知道该进该退,此刻于扬举着一只钢夹跑出来,匆匆道:“陈星你别走,到客厅坐坐,我做几个菜随便吃一点.”说完就跑了进去.

    陈星顿时如听见无数西方迦陵鸟在耳边唱了一曲,几乎是滑着走进客厅,只见于扬又是“啪啪啪”地跑出来,给他端来一杯茶,再帮他打开电视,找到遥控扔给他,又在陈星要道谢的时候,“啪啪啪”跑回厨房.陈星看了回电视,但是他怎么坐得住,便决定不照着于扬说的做,走到厨房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见于扬在烧鱼,立刻洗了手,剥了几只大蒜头,拍散切好,又拿生姜切丝,放砧板上递给于扬.于扬接过,微笑着表扬一句:“高手.其实最佳帮厨是最了解怎么煮菜的人.”

    陈星忙道:“这个在内,已经有三个菜,够了,随便吃一点.”于扬道:“别客气,难得过来,再一个汤,也在烧了.”

    陈星揭开一看,是刚搬来的冬笋做的腌笃鲜,忍不住俯身深深闻了一下这个香味,道:“饭店里就是吃不到这种好汤,一般不肯下那功夫.其实自己烧菜要比饭店吃着舒服多了.”

    于扬笑道:“那还用说,只要自己会做,想吃啥就做啥.所以范凯这家伙只要回家就来我这儿打抽丰.”

    陈星虽然知道范凯与于扬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心里还是微酸,而且在心里念叨今天范凯可千万别回来.以前已经来过一次,倒是没怎么在意,但是这次帮着于扬端盘子布筷子,才知道于扬这人东西用得真是高级,价格陈星也猜不出,但是看着瓷器花色美丽,瓷质如玉,瓷胎轻薄,他这个外行人看着都知道是好货色.范凯大致告诉过他于扬的经历,心里不知怎地有点自惭形秽.忍不住又去好好洗了一下手.

    待于扬坐下,陈星便想趁热打铁,问道:“等下出去看电影去好吗?”于扬想了想,道:“还是去你那里看梅花吧,暗香疏影,一定美得很.你喜欢腌笃鲜就多吃一点啊.”

    陈星听了非常兴奋,他本来胃口就好,此刻自然更好,但还是等着于扬吃完了才把所有菜风扫残叶一样吃个精光,于扬在对面看他吃得开心,心里也高兴,笑道:“你和范凯一样,吃起来都是那么香,看着你吃饭我胃口都会好.”

    陈星把筷子一搁,便收拾空盘子去厨房,于扬没拦他.趁着他洗碗的时候换了随便一点的衣服,鞋子也换作旅游鞋,想着那地方定是黑暗炎叩,与其到了那里还要陈星扶着走,不如自己先知机一点.陈星出来的时候见于扬一身与白天完全不同,头上还戴着一顶俏皮的帽子,心想女孩子花头真多,但是喜欢.

    上车后,陈星只觉得身边暗香浮动,心里说不出的喜悦,所以一直眉开眼笑的,看得于扬毛骨悚然的,心里有点担心自己晚上跟一个男人去陌生地方是不是不明智.路上,陈星介绍说他和两个同学一起包了一个小山头,和山头下的坡地,因势利导钟了不少花树.同学因为成家,已经陆续搬出,只余他晚上还住在那里.还说了种了些什么花树,山上种什么,山下种什么.说到花的时候,陈星满脸自信,如数家珍.于扬只有偶尔插几句外行话,好在陈星怎么也不会笑她.

    车子停在一圈竹编的篱笆外.于扬看见篱笆编得不俗,不像是成品拿来搭上的,跳下车就问:“这篱笆是你们自己编的?”

    陈星又是开心地笑,道:“你眼力很好,这还是三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出力编的,门边的当然好看一点,其他就马马虎虎了,竹子耐用,至今不坏.闻到香味了没?是门边的腊梅,还没谢.”边说边开门.

    于扬早就闻到清醒的香气在冷冽清爽的空气中浮动,非常醉人,跟着陈星进去,看见门边果然是有一颗枝枝桠桠的腊梅,但也看到三只狗欢蹦乱跳地跑来,都是些体形硕大狼狗,一个劲冲于扬身上闻来闻去,似乎是看见了一条ROU棍.吓得于扬忙一把抓住身边陈星的衣服,急道:“你叫开它们,你拉开它们啊.”

    陈星没想到于扬会怕狗,忙大声呼喝赶狗们离开,但又见于扬双手握拳于胸前,紧紧贴着他,心里很想这个时间延长,但终觉这样做太唐突佳人,只得作罢,拉着狗到别处拴起来.狗儿们可能怎么也不会理解主人为什么会见色忘友.

    于扬这才有余暇左右看.但是到处黑黑的,这儿是农村,不象城市,即使没有月亮的晚上,还是可以凭借天际的亮光隐隐看见什么,但是这儿啥都没有,要不是有车灯照着,周围就是一片黑.陈星把狗拴好后,想到还要开车送于扬回去,就不把车开进门了.走到于扬身边道:“你等我一会儿,我把灯去开了,不会怕吧?”

    于扬看着周围风吹黑影,低声道:“我跟着你吧.”于是陈星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陈星的住处和办公室是在一幢三开间的大平房里,一间做办公室,一间做客厅兼会议厅,一间就是卧室了,搬走的两个以前也是住在一起.走廊灯开后,于扬才放心下来,等一会儿便见院子里一下灯火齐亮.从走廊看出去,院子不是纯粹的一亩一陇那样的布局,而是三三两两错落有致,像是公园.红砖铺的小路蜿蜒在树丛中,看上去别有风味.于扬忍不住问:“这儿的布局是谁想出来的?为什么不是寻常花圃很规则的几何方块?”

    陈星得意地道:“这是我的主意,你看我们这样布局,一个品种就种在一起了,当中的土略填高,就可以形成很好的排水效果.而且这样看着直观,因为我们主要卖的是养大了的花树,这样一布局,来买花的人一看就知道拿回去后的绿化效果,就象进超市选购东西一样,因为容易拿取,所以买起来就多.再说我们这种种法适合花树树冠的扩张,不像普通地里种出来的东西都是直知道树枝直着向上,看起来不美观.”

    于扬听着连连点头,道:“你走得多看得多,想出来的东西自与人家不同,真好主意.只是为什么大门那里不装点开关,否则进门太暗了.”

    陈星笑道:“都熟门熟路,一点不会走错,主要还是车灯本来是可以一直开进来照进来的,所以也就不麻烦着装灯了.”

    于扬笑道:“嗯,这荒郊野地的,开着灯的话,狐狸精女鬼什么的就不敢来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陈星听了大笑,心里却是想:你就是我的狐狸精.笑完道:“来,我带你四处看看,有些植物你可能久闻大名了的,我们三个都喜欢旅游,有些是我们从全国各地带过来的树苗.”陈星想着于扬圣诞那次在山上对植物这么有兴趣,一定会喜欢自己的介绍.果然于扬就满脸欣喜的跟着上来.

    夜风吹来花香,也带来陈星身上混合了多种气味的味道,于扬心想,不好闻,以后谁说什么陶醉在男人的体味中就跟谁唱反调,所谓男人味都是懒出来的臭味.又想,这儿真是宝库,要是白天来那就还要好.忍不住就道:“以后我不回家的日子就到你这儿做小工来吧?别的不会,把砖路上的叶子扫到泥地里去还是可以的.”

    陈星听着大喜,忙道:“好的好的,只要你哪天想来,我就来接你.哎,你看,这就是我们上回采来的矮地茶了,因为刚移植,我给它们罩着塑料棚,你来看.”

    于扬蹲下,顺着揭开的缝看进去,手电光下矮地茶绿叶红果,竟比在山上长得还要好,笑道:“好像状况很好啊.你养育的水平真不错.”

    陈星等她站起,才又蹲下,手探进去摘了两粒红果,掖在手心里,这才把塑料膜拉上.站起来的时候,就把红果放进口袋.随后又去看了被称作解放脚的老梅桩.只是小山上面实在天黑不便,只有止步.时间过得飞快,离开花圃的时候,两人都是满心的依依不舍,于扬是不舍得离开花圃,陈星是不舍得于扬离开.

    上了路于扬才道:“很不好意思我想出来这儿参观的馊主意,还要你来回跑那么多路.”

    陈星忙道:“只要你喜欢,跑多少路都没事.”又结结巴巴补充了一句:“你肯来,我高兴都来不及.”

    于扬见他这么说,一时想不出来说什么,干脆不说,陈星有点急,趁着对面的车灯光看了于扬一眼,见也不是生气的样子,但还是不放心,道:“我乱说话,你别生气啊.你春节回家时候会不会有很多东西,要不要我送你?”

    于扬想到前不久于士杰说他自己开车回家,准备把几个于家人都带上,于扬总觉得这个比较尴尬,他一离婚,就和他老是沾得那么紧不好,尤其是回家时候,虽然一车还有其他人在,总是会引起一些闲言碎语,何必呢.但是春运又是汽车最拥挤的时候,自己就是随身带的替换衣服就是一箱,有人送自然是最好的.于扬暗叹一声人穷志短,嘴里道:“那太好了,这下我可以带些东西回去了.”

    反而陈星高兴得象捡到什么好处似的,高兴得大掌在方向盘上一拍,没想到拍错地方,挨响喇叭,倒是两人都吓一跳.见于扬不再说话,陈星只有自己大谈四处游历得有趣事情,只要引于扬发问了或者笑了,他就比什么都开心.不知不觉到了于扬住的地方.

    车子停住,于扬要下车,被陈星叫住,不解地看着他问:“什么事?”

    陈星尴尬地笑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两颗红果,拉过于扬放在皮包上面的手摊开,把红果郑重地放在她手心上.黑手套映着鲜红的果子,分外妖娆.于扬见此呆了一呆,明白他的意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颉,此物最相思”,从小就会背的诗句.陈星还真直截了当.于扬想了想,把手握住,微微一笑,但是不敢看向陈星,即便是没看,也感觉得到陈星灼热的眼光一直在盯着她的反应.这就转身拉开车门下车,走了几步后才回头挥手叫他回去,但是陈星却不走,一直坐在里面看着她.于扬只得进小区大门.但是只觉得身后如被芒刺,走得极其别扭.转弯看不见了才大大松了口气,想了想又偷偷倚着墙角探出半个头来看,却见陈星还没离开,心里不知说什么好.咦,自己究竟何德何能,叫陈星这么乱神.心里隐隐有点欢喜,是,不得不承认,她也是喜欢与陈星在一起,说话可以随便说,没压力,而且还处处感受得到陈星对她的好.但是又觉得两人不是一路的人,这样能相处得好吗?费思量.

    第二十四章

    春节前正是陈星殷勤送于扬回家的,不过于扬叫陈星把车子停在村口,搬下上面的东西,便急着叫他回去,陈星真是不愿意就这么走了,但是于扬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也不与他理论,叫他怎么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不过还是吩咐于扬回城时候叫他来接.

    于士杰身后因为没再跟着那个霸道的婆娘,不少人上门去拜年,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几乎隐隐约约都是那个意思:离了好.于士杰没有特意找于扬,于扬也没去找于士杰,只有舅舅和于士杰见面时候大家一起在饭店吃了顿饭.不过中间于士杰也没有露出知道很多于扬的事的口气,他这人很主意分寸,说话做事一点不落把柄.人言可畏,别人没来惹你,自己少要惹事.

    初三时候,于扬居然接到梅欣可的电话,说是自己开车在镇上,带着儿子,想见见于士杰.于扬想她一定是挟儿子见于士杰的意思,不过转告于士杰,却被于士杰拒绝了,说这个时候手续还没办完,不方便见.于扬心里虽然觉得也是不该见面,但还是感到梅欣可这时候也满可怜的,只得自己跑镇上去见了梅欣可,让她抱着哭了一场.这叫于扬认识到,人要是没有感情的时候,千万一刀两断,否则于事无补不说,还徒留笑柄.

    整个春节真是糜烂,每天除了吃睡就是等吃睡,脑子都懒得动一动.只除了打几个电话给北方那几个人拜年的时候才活动了一下脑子.回城最终还是没叫陈星来接,只是到自己小窝的时候与他通了个电话,告诉一下.放下电话想,再回来,已经是三十岁了.想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挨着这么个可怕的年龄.也是,以前同龄的朋友都是纷纷结了婚,如今叫出来都麻烦,不是小孩缠着就是丈夫托着.四周看看,也就差不多年龄的望雪还是单身了.但是她的等待会有结果吗?似乎于士杰没有这种心思.

    不过于士杰有这心思也不是旁人能看出来的,这人太圆滑.

    上班第一天,都是无精打采的,办公室里不见热火朝天工作的气氛,倒是见热火朝天的新年气氛的尾巴.但是当周建成面若冰霜地进来的时候,大家立刻都噤若寒蝉,乖乖趴回自己桌子.但是于扬正等着见他,拿了桌上从工厂区传来的报表就过去.才一敲门,周建成就吼了一声:“没见门开着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