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余生》->正文

余生 第24章
作者: 阿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金行长不喜欢他,也就不去敷衍他,只是笑笑,但是不言.于扬微笑道:“吴总今天准备要些什么货?去车间看了没?”

    吴总忙道:“看了,当然看了,你们这儿我闭着眼睛都会走,像自己家一样的.于总,我记在纸条上,你给批一下吧.”

    于扬接过看了看,就签上名给他,他要货,只要他给钱,管他是什么人.“最近你发的货不少啊,生意不错嘛.”

    吴总道:“于总你最了解我们了,前段你们这儿停着,我要到老远去拉货,利润都被运输费占去了,还做个鸟,关了算数.所以现在能做还不拚命做的.只是金行长不给咱贷款,否则我还可以多进一点材料.”

    金行长笑道:“你这人名气全市都臭,我哪天不想干了再考虑你.”

    吴总立刻叫起撞天屈来:“于总,你给评评,我到你这儿进货以来什么时候赖帐了还是怎么了?哪里做臭了?你说金行长这把我屈的,我这么本分的人哪里找.”

    于扬笑着把纸条给他,道:“你还不快去提货,晚了这些就没了,得等后天了.”

    吴总忙出门,迎头撞上财务经理拿着资料进来,但是财务经理看见他冷冷的,等他走后才对于扬道:“于总,这人不是很地道,大姐以前在的时候听他花言巧语,赖了很多帐.”

    于扬笑道:“知道,我叫他付款不许用支票,你也帮我把一下关.不过只要他不做手脚,他付款买货,就是我们的客户.”

    财务经理俩月看下来,也知道这个年轻的新老板有主见得很,满意离开,金行长也就闲话两句拿着资料回去.

    于扬送走金行长就打手机叫吴总过来,一见他进门就劈头问:“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吴总立刻笑道:“哎哟,怪不得公司上下都说于总精明,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你法眼,可不是,今天早上周总给我电话……”“他叫你传话威胁我?”于扬不客气地打断他.

    吴总立刻道:“他有那意思,但是我怎么会帮他这么做?”

    于扬不让他多说,就直接大喇喇道:“你这么做就对了,周建成自顾不暇,他现在就是接手这套设备也是没精力叫它们转起来,还是叫它瘫着,到时你我谁都没有好处.这个月初税务已经进去查他的帐了,嗯,他现在这个时候是标准的焦头烂额.只怕他再没有接触这些设备的机会.”于扬相信周建成知道她于扬擅自开动机器后会狗急跳墙,但是他又没精力亲自过来责问,电话威胁于扬也是没用,所以他一定会联系吴总,无非是许以利益,叫他从中作梗,所以于扬也不给吴总说出什么话的机会,不如自己先声夺人,就把话明说了,叫吴总看清利益究竟在哪里.这种眼睛里只有利益的小人才是最容易对付的人.而且地位变化就是变化,此刻对吴总就是应该这么说话,否则会叫吴总看轻了去,以为她生嫩可欺.

    吴总连连说道:“那是那是,我不要命了,怎么会同他拴一起了……”于扬不理他,接起一个电话,居然是大洋彼岸的范凯,“你怎么会这时候来电话?不用睡觉吗?”

    范凯大声道:“老扬,你说慵改昝簧贤?别是光顾赚钱不要朋友了吧?”

    于扬笑道:“还真给你说中了.”边说边做手势叫吴总出去,这人现在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什么事这么要紧的?与澍有关?”

    范凯道:“对,澍不是要回来了吗?她准备先在我们市落脚找工作,我说她反正我也不在,住我那里就是,但是她偏不肯,你不是有房子空着吗?干脆给她住吧.”

    于扬笑道:“咦,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干吗给她住?有什么好处?”知道范凯在乎澍,所以于扬特别喜欢这时候抓紧时间挤兑他.

    范凯果然立刻急了,道:“老掖你给还是不给?一句话.”于扬见他着急就高兴,也就不难为他,笑道:“给.不过你给我确切时间,我回家安排一下.”

    范凯却是不乐意了,道:“老扬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吓你一下就软蛋了,没劲.想吵几句都找不到人.”

    于扬笑道:“就知道你瞄着我当靶子呢,不过只怕我再拒绝你你就得打包做逃兵飞回来了,体谅你一回.你什么时候回来?”

    范凯道:“你拿张纸记着,别弄错了.”随即把时间一一报上,“哎,你和陈星怎么了?怎么他那儿问不出你一点消息?”

    于扬不理他,道:“你早点休息,电话费不便宜,我挂了.”

    陈星,偶尔闲暇时候会想起他,像他这样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很少了吧.真的是一丝算计也没有,把心全摊在于扬面前任由她发落.于扬不是不知道他的好,但是来了这儿后新换的手机号码没告诉他,其实这也不过是个姿态,无非是不想与他联系的意思,他要想知道还不会问梅欣可拿?但是他还真的这回争气了,没打来一个电话.

    即使澍不来,也该是回去看看的时候了,带的衣服不够穿了,得再发运一些过来;梅欣可一直叫她去尝尝她亲自养出来的首批成功上市的柴鸡,情面不能却;那么多日子避下来,老脸似乎也退烧了,应该可以面对于士杰了;最要紧的是,虽然与韩志军几乎天天一个电话,但是不回去看看总是不很放心,眼见为实.再说,现在公司基本上了轨道,走开两天不在话下,三个拿干股的骨干比她还认真着呢.

    计算好日期,于扬买了机票,谁都没通知地回去.

    第四十章

    于扬在机场犹豫再三才给于士杰一个短信,叫他派个车子来接,不过后面添了一句因为行李太多,需要人扛.相信这样一来于士杰不会自己出马了.否则他自己来接的话等于是要于扬一起扛.

    果然于士杰没来接,派了个司机拿着牌子候着.那个司机可能是受了吩咐,没二话,什么都自己扛着去.一上车又道:“于总说这辆车子你先用着,等下我把你送到后把钥匙交给你.”

    于扬点头,于士杰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以前他不是没车子给于扬,但是那时候给的话没意思得很,算什么话,但是现在不同,可算作是拉拢关系.“好,我先用着,回去时候把钥匙交给望雪.”

    谁知司机道:“望雪姐辞职了,说是要读书去.其实她干吗还要读书呢,于总正提拔重用她呢.错过机会以后还能抢到吗?”

    于扬吃惊,忙问:“于总给她什么位置?”于扬心里其实已经隐隐有数.

    司机道:“于总让望雪姐做江苏公司副总呢,但是望雪姐不要去,其实她不去就不去嘛,嫌远又没什么,辞职又是干什么的,好好的工作,以后还哪儿找那么好的位置去.”

    于扬嘴里应着“是啊是啊”,但是心里明白,出事情了.一定是于士杰觉出望雪的心思已经影响到工作了,所以做出这种明着是升迁,其实是调离的决定.望雪岂能不明白,她当然是因此而心碎,所以干脆不留一点退路的辞职.其实于士杰这样做还是必要的,望雪这样的感情炸弹留在身边终是危险,随时会爆,早点排雷最好.不过心里也是替望雪惋惜,这么好的女孩子,可是感情用错方向.

    但是应该说于士杰是早就知道望雪的心思的,那次一起吃饭时候于扬就向他提起过,只是为什么早不做晚不做,这个时候才发落?于扬决定不想,于士杰这人太深沉,不想再次错估他的心思导致自己下不了台,又得躲外面去不敢回家.但怎么克制得住不想,或许是他找了个女友?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洗漱更衣的时候,于扬忍不住想起花木兰回家的那段描写,还真是有点像.在北方那段时间,天天几乎是窝在公司里,最先是因为还没理清头绪,后来则是为了替徐汇中避嫌.毕竟人家是政府机关的人,最怕出这等绯闻.而且在公司的时候随时要下车间,穿裙子极其不便,现在穿起裙子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但是打扮妥当,往积了灰的镜子面前一站,发现统共不是味道,像是以前玲儿偷了她的衣服穿.于扬垂头丧气,居移体养移气,信焉.

    于士杰的电话却是追来,打到家里的座机上,大概是司机回到公司向他汇报了.这么多日子没听见过他的声音,都是传真短信往来,接起电话的时候有点不适应,“小扬,你家里反正也不方便,干脆出来吃晚饭吧,你等下先来我公司.”

    于扬应了声“好”,但随即道:“多等我一会儿,我现在没法见人.”于士杰听了吃惊:“怎么回事?需要我帮忙吗?”

    于扬这才发现自己又冲口说出了不该说的话,忙道:“没事没事,反正我就是要迟一点,不,迟好多才过来.如果于总饿的话你先自己吃起来,别等我.”

    于士杰从话里听出于扬应该是个人小事要解决,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喜欢她说出来,而且有点任性地说出来,忙连声说着“好好好”放下电话.

    于扬飞速去以前经常光顾的发廊剪了头发,短不盈寸,从后面看绝对不会当她是女的.头发一修好,人样就出来了,但是慢着,手指捆着的黑边虽然刷掉,但是满脸的疲倦却是尤在,昨晚想到要回家不知怎的睡不着,这年纪人经不起折腾,一夜不睡脸上就有反应,所以舒舒服服到美容院睡了一觉,醒来一看,妈的,终于可以见人.这才回家换上一件黑色齐膝晚装,穿上久违的细高跟带小蝴蝶结的晚装鞋,还有久违的碎钻项链,满意出发.于士杰既然没再来电话,一定是还在公司.

    把车停在以前经常停的地方,走进什么变化都没有的大厦,但是心情自有一番光景.

    于士杰的公司里面灯火通明,但是没有一个人,进门踩在地毯上穿过诺大的办公室,来到门洞大开的于士杰办公室门口,见于士杰正侧着身坐着看资料,眼镜又被他摘下来抓在手上,手停在胸前.想到以前指出他老花眼时候还被望雪踢了一脚,而今望雪却是心碎离职,心里颇为感慨.

    于扬从来没这么仔细看过于士杰,因为这个人总是被仰望的.所以于扬没敲门,就站在门口.

    于士杰要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连忙戴上眼镜转过椅子,但是什么话也没说,也是静静看了于扬一会儿,好久才如梦初醒地道:“怎么不敲门.”语气平静一如往昔.

    于扬确认刚才看见于士杰的眼光里有欣喜,应该还有其他别的内容,但是现在听他的话却是什么都没有,心里丧气,竟然觉得刚才这么忙着剪发美容是为谁辛苦为谁忙了,只得也说了句:“试试我有没做贼的可能.”此时几乎已经沮丧地肯定,昨晚睡不着觉是冒傻气,今天穿得那么漂亮更是自作多情,看来又是糗大了,幸好这回只有自己知道.算了,望雪前车之鉴,别再给自己讨没趣了.于扬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于士杰这时起身拿了包出来,走到于扬身边微笑道:“人瘦了一点嘛.”

    于扬其实心里有一大堆话要说,那里吃不惯,没海鲜,气候不舒服,睡醒过来喉咙发干,但是话到嘴边却忽然觉得没劲,只是没精打采应了声:“嗯,巴不得呢.”

    于士杰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情绪,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看得出于扬今天来是精心打扮过的,他看着很喜欢,但是也很忐忑,他不知道今天于扬的小手再挽上来的话,他还有没有那勇气拂开.这么多日子没见,原来还真是想念.但是于士杰克制着没话找话,道:“头发怎么剪得像小男孩?”

    于扬听了只差一句三字经扔过去,但是却忍了忍,看着望雪曾经的位置道:“望雪据说辞职了.”于士杰关上门,若无其事地道:“是啊,她不愿意高升,竟然选择辞职.”

    于扬咬了咬嘴唇,忍不住盯上一句:“其实阒浪辉敢饫肟愕,你是借升职逼她离开.”

    于士杰没想到于扬会直接指出他的用心,不由看向于扬,见她也是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毫不示弱,心里不由喝了声彩,这才是于扬,不一样的女子,望雪只会在接到通知后哭哭啼啼来辞职,只有于扬会直面反问他.他想了想,道:“不错,你说得对.”

    于扬还是不放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望雪出头,还是盯紧一步问:“你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于士杰仔细看着于扬,看得出她眼睛里闪动的火焰,她是那么愤怒,心里一个转念已经明白,于扬是借望雪问她自己的事,所以她才会那么生气.于士杰心里明白,自己今天应该给她答案了,便深吸一口气,淡然地也是借望雪说事,“望雪是个好女孩,但是我不能耽误她,我们年龄相差悬殊,我不能影响她的幸福.”

    于扬一听,毫不犹豫地相信,于士杰这话其实是对她于扬说的,心里顿时冰冷一片,他多么理智,多么知道走什么路,多么顾及身份,多么在意面子,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别再死缠蛮打搞得大家以后无法见面,就这样吧.于扬想到这儿,缓缓转开眼去,窗外是万家灯火.

    于士杰密切注视着于扬的反应,见她听完话后眼睛中的火光如爆炸一般闪亮,但是很快就慢慢黯淡下来,随后眼皮一垂头扭向别处,于士杰心里长长叹出一口气,是,有多少年轻女孩可以忽视年龄的差距,何况是没有企图的于扬.他今天就是哪壶不开拎哪壶,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就是要逼出于扬的态度,好了,现在明白了.于士杰心里很是失落,但是还能怎样,也好大家都只是借着望雪说事,干脆将错就错吧,他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道:“你看你为她生气,好吧,我不该做得那么绝.走,天不早,我们总得吃点东西.’

    于扬心里大吼一声:吃什么吃,没胃口.但却是没精打采跟上,还出门时候随手关掉身后的灯火.

    想到此刻在狭小的走廊和电梯都将与于士杰单独相对,于扬只得再做鸵鸟,将头埋在手机里,一个一个地通知亲朋好友自己回来的消息,并且热切地约定掉所有的时间.于士杰只是一声不吭地看着她,但最后还是没忍住,一个电话把韩志军拖了过来,单独吃饭想必是大家难堪,不如找人来说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

    于是当韩志军最后急急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两张笑盈盈的脸,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两人若干分钟前曾经暗潮汹涌,差点燃烧甚至爆炸.

    韩志军很高兴于扬回来,虽然免不了揶揄几句说于扬重色轻友预先不通知他之类的话,但是很快就急急转入正题.电话里虽然也可以说,但是隔得那么远,总有隔靴搔痒的感觉,所以见面了仿佛可以商量得更彻底.听韩志军说话,于扬最先因心情不好,有一搭没一搭的,但是慢慢地便心思集中起来,与韩志军商量得热火朝天.

    于士杰如往常一样不会怎么插嘴他们的方案,但是以前他都是仔细倾听的,偶尔说一句举足轻重的话,但是今天没说.韩志军没怎么觉得,而于扬则是有所察觉,但是无暇顾及.心里觉得是于士杰都已经婉转表明了态度,又不愿意再在这种情况下尴尬地单独与她吃饭,非要叫上韩志军过来,那就如他所愿吧.他无话可说,她也不好意思再与他搭话.

    而于士杰看着于扬与韩志军讨论得热火朝天,心里想着,这不就是于扬的本色吗?她一向就是理智的人,一向就是个事业当头的人,有什么不对的.这才是真正的于扬.看着于扬略见削瘦的脸上大眼益发精彩,心里不得不承认,喜欢她,还是喜欢她,但是必须面对现实,保持距离.否则以后连朋友都将没得做,面也见不到.

    曹玉笙已经被拘留,周建成的三本帐惊动税务,正在封帐审计,但是周建成什么都干不了,他不是没有上窜下跳之心的,但是他只能家与公司两点一线,稍微出格一点,阿毛的人就会笑嘻嘻闪出来请他好生歇息.他这才知道惹上煞星了.原以为是于扬干的好事,但现在看来不是,于扬没那能量,虽多也就是情报提供而已.但是想到于扬在收拾刘局时候的那些招数,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滴水不漏,不是寻常一个小姑娘想得出来的,于扬现在得了刘局的半壁江山,难道下一个就是他周建成?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能量?直到最后看见陷阱中韩志军出现,这才恍然,感情他们是联手呢.但此时明白已经为时晚矣,审计已经按图索骥查出他历年的偷漏税,税务稽查已经深深插手.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束手就擒.

    周建成的结局已经不在讨论范围,这事已经闹大,谁都不可能再有手软之举.现在韩志军与于扬讨论的只有谁有没参与,谁该清理,谁清理了会影响公司生产发展大局等的问题.以前于扬最多也就提供个皮毛,但是现在有几个月管理生产型企业的经验在手,刚好比韩志军知道多一点,又是因为所站位置与看问题角度与韩志军一致,所以两人商量得非常热烈,不时为对方的见解叫好.

    于士杰虽然心不在焉,但是他有老到的经验和敏锐的眼光,所以还是大致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见他们说得在理,也就没插什么话,偶尔韩志军不放心地征求他的意见,他也就一个不错打发了.但是看着于扬思考问题已经大不同于以往,无论是心胸还是视野,都已经隐隐有恢弘大气的大将风度,再不是以前的尖锐毒辣,心里很是为她高兴,于扬是终于成长了,现实逼着她快速成长,而她以她的聪明快速适应现实,好好发展,她将会有可遇见的美好前途.

    但是,于士杰不得不惋惜地想,她将会越来越不需要他于士杰的帮助了.

    第四十一章

    有车方便很多,再次感谢于士杰的周到.可是这种周到于扬现在觉得有点冷冰冰的.

    按照约定,由陈星接了澍到于扬家,因此于扬计算着时间开车从父母家回来,没想到会遇到堵车,紧赶慢赶爬上七楼,澍和陈星已经在上面等候.“不好意思,路上堵了,不过我要是早出发一步也不会耽误你们.”一边还得把最后几阶楼梯拿下.

    澍在上面微笑道:“你慢慢来,我听你在四楼那儿已经慢了一下过了.”

    于扬气喘吁吁地上来,道:“不行了,几个月不爬楼,腿脚功能用进废退,到四楼就先投降了.你说这中间要是装一条拉绳该有多好,双手也可以使力,省得现在这样只苦了两只脚,很不合理.”见陈星在旁边尴尬傻笑,便又补充一句:“可怜陈星还得扛着行李上来.”

    开门进去,于扬自己看着一地灰尘都觉得不好意思,道:“我昨晚回来没收拾,今早又出去了,澍你别在意,我叫的钟点工立刻就上来.”

    澍的东西不多,陈星扛进来后就很知趣地道:“你们谈,我到楼下等着,大家约了五点半在海桥汇合,你们看时间下来吧.”

    于扬知道他的尴尬,但是这么着给澍看着就不好了,便叫住他:“站住,到厨房给我涮一下电热水壶,帮我烧瓶水,我立刻就要走的,澍以后可以用.”

    陈星应声进厨房,澍在身后看着抿嘴笑.于扬当没看见,带她自己挑房间,虽说是看着范凯的面子,但是澍本人聪明雅致,又兼心地善良,却又不迂腐,于扬也是喜欢的.澍挑了个楼上朝北的房间,虽然里面还是空空的,有橱没有床,但是房间外面是个宽阔的北阳台,“夏天的晚上在这儿看夕阳特别漂亮.”于扬不由赞叹澍有眼光,“让陈星帮忙把床搬一张上来,幸好没放他走.”

    澍道:“我可以只搬一个床垫子放在落地长窗边吗?卧看夜雨漱玉,一定很有味道.”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有星星闪烁,这是一个有梦的女孩.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