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魔刀风云》->正文

魔刀风云 第7章 锋芒初试
作者: 蒋胜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河南开封,有一座大相国寺,是无奇不有,百艺横陈之地。三教九流,城狐社鼠之类的人物也特别多。卖唱的、杂耍的、摆小摊的做买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看相的、测字的、算命的连着摊子。人们在大相国寺里拜了连自己都搞不清的什么菩萨,求了含含糊糊的签书,看了杂耍,挤了热闹,还要来算命的摊子前看看流年,问问运气,花钱买了两句诸如“气色很好,今年发财”之类的话,高高兴兴地回去了。也有香烛熏了衣服的,也有挤掉了一只鞋的,也有不小心让小偷摸去了钱包的,也抱怨着走了。这才算是逛了回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门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生意不好不坏的万事通算命摊子。摊主自称“万事通”,但别人都叫他的绰号“万老鼠”,因为他的两撇小胡子,长得的确很象老鼠。

    这日天色已晚,人群渐散,万事通也收拾了摊子,回到他那老鼠窝似的破房子。方到门口忽觉一阵寒意,心生惕然,缩回手欲走。就听到有人说:“万先生,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怎么不进去呢?”万事通前前后后转了十几个圈,也没看见说话的人。他硬着头皮推门进来,只见一个面窗负手而立,桌上放着一只木盒。

    万事通唱个诺道:“小人万事通,绰号万老鼠,在大相国寺门前打卦算命,客官要打卦算命吗?明天请早,今天已经收摊了。”

    “我不是来算命的,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算上一卦。你虽姓万,却不叫万事通,也不叫万老鼠。你的真名叫万天聪,有个外号叫无所不晓,万宝全书。你本是秘讯门第十七代传人。五年前,因为无意中泄露了丐帮长老鲁元的隐私,被丐帮中人追杀。云海山庄庄主云仲武收留了你,让你隐姓埋名躲在开封,你也为他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四年前,云海山庄被灭,你从此不敢出头,才变成了一只巷中之鼠。”

    万事通越听越是心惊,尤其是他与云海山庄的关系,更是武林大忌。他一个转身,射向门外。但见人影一动,那人已站在门口。万事通一咬牙,手中竹竿一招“白虹贯日”直刺过去。突觉手中“太渊穴”一麻,竹竿落地。万事通却连那人如何出手也没看见,心中大惊,连连后退,道:“阁下何人,意欲何为?”

    那人回过头来,原来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一身黑衣,双目却如同利剑一样,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心底去。她的美,虽然是叫人看了一眼还忍不住想再细细地看上无数次;但她的冷,却教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敢再去看第二眼。

    万事通心中一寒,忙低下头去。那女子道:“万天聪,我若要杀你,易如反掌。你曾效力于我父亲,现在,我也继续有用你之处。”

    万事通问:“令尊是……”

    “云仲武。”

    万事通沉吟了一下,云无双手一挥,桌上木盒开了,满满一盒的黄金,万事通连呼吸都凝住了,止不住偷眼看着云无双的神色。云无双道:“这一盒黄金,你拿去重建秘讯门,作我的手下,没有人敢找你的麻烦。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吗?”

    万事通心中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了好一阵子,终于跪下道:“属下万天聪,参见云姑娘。”

    云无双淡淡地道:“我有两件事要你去做。第一、我要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参加了云海山庄大屠杀,你列一个详细的名册给我。第二、你准备一个完整的档案,把所有武林成名人士,各门各派的武功,背景,特长,优劣之处,都作一份详细的卷宗,供我使用。名册我一个月内就要。你还要注意各门各派近日的动静,明白了吗?”

    万天聪恭恭敬敬地道:“属下明白。”忙又讨好地说:“属下自云庄主遇难之后,已留心各门派中人,已经查得,有七个人是直接杀死云庄主的凶手。”

    云无双眉宇间一股杀气升上来,问道:“是哪七个人?”

    万天聪道:“武当天门宫主持凌虚子,峨嵋派掌门青石,丐帮长老鲁元,太湖船帮帮主龙标,虎丘山庄庄主刘汉山,南海剑派掌门李盟鸥,昆仑派掌门成刚。”

    云无双嗯了一声道:“把这七个人的资料给我。”她遥望窗前无尽的黑暗,道:“仇敌满天下,我何惧之。”回头看着万天聪道:“你可是怕了?这七个人的势力,每一个都可以把你碾成粉末。”万天聪叹道:“不错,在下认为,云姑娘还须谨慎行事,缓缓图之,不知云姑娘意下如何?”

    云无双冷笑道:“人说万宝全书最滑头不过。哼,你若是尽忠,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你若是有三心二意,便死无葬身之地。”指尖轻拂了一下门,人已经不见了。万天聪呆在那儿,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伸手想把门关上,不料手一碰到门板,那门板便如粉末一样瘫下来。万天聪看着一地木屑,又看着桌上的黄金,方能肯定,刚才不是在做梦,心中一股寒意升了上来。

    十日之后,消息传来,太湖船帮帮主龙标,被一黑衣女子斩杀于船帮大堂。万天聪自是最快得到了消息,他连忙组织人手,调查当年云海山庄之会的武林人士名单。

    半月之后,丐帮长老鲁元在酒肆中被一黑衣女子劈成两半。

    三日之后,开封秘讯门秘密重建。

    万天聪向云无双递上一本绢册,上面写了上百个人的名字,涉及大小门派八十多个,俱是参加过当年云海山庄寿宴的人。在云无双眼中,自然皆是凶手,人人当诛。第二十三个名字,赫然写着:“青龙剑客罗飞”。云无双停了一下,冷冷地道:“是武当罗飞吗?”

    万天聪道:“正是武当罗飞。自从云海山庄一役后,武当掌门亲手将自己的佩剑青龙侠传给他,所以人称青龙剑客。他现在可谓是武林中最出名的少年侠客。两年前又娶了华山派的弟子吕青青为妻,更加是春风得意了。”万天聪一边介绍,一边偷眼看着云无双的神色。只见云无双的脸色冰冷如故,丝毫不变。

    万天聪只得一个个人介绍过来,忽觉得如在炭火之上,汗流浃背,匆匆地将这上百人介绍完了,云无双挥手令他退下。万天聪走出房门,仍颤抖不止。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秘讯门无所不知,但他面对云无双时,却只有四个字:莫测高深。

    云无双静静地坐在那儿,脑中只有一个声音:“罗飞娶妻了!”万天聪后来说些什么,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听了。只不过,三年来的磨炼,她已能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当年的情爱已如烟云消散,曾经是山盟海誓,想不到罗飞竟又那么快另娶他人。“云无双,你现在是云无双,云馨已经死去,云无双应该是铁石心肠,毫无感情可言。”云无双不断地对自己说:“也好,我从此可以毫无顾忌,大开杀戒。”

    她拿起一面青铜镜,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充满了怨毒,充满了杀气。云馨已经死了,云无双是从地狱中来的怨鬼。所有会武功的人都该死——就算我下十八层地狱,也要将他们都拖下去。

    她翻开名册,沉吟道:“下一个,是虎丘山庄刘汉山。”

    ※※※

    苏州。

    云无双走在苏州城中,只见街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时候华灯初上,熙熙攘攘,人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摆夜市,卖小吃的摆满了一条街,顽皮的小孩子,牵着父母的手,在人群中溜来溜去。卖花的女孩子清脆的叫声美如风铃:“卖花哎——卖花——月季、芙蓉、茉莉、木樨、昙花——卖花哎”

    云无双独自走在街中,这欢乐,这热闹的气氛就象是暖流,也令得她暂时忘记了仇恨和杀气。

    一个小女孩站到她面前:“小姐,你好美呀!买朵花吧,你看这花多好。”云无双并不理会,继续往前走。那小女孩又追了上来,急切地说:“小姐,你看这花多好,您就买一朵吧,买一小朵也好!”云无双不由地驻足,看了看她。只见这小女孩衣衫褴褛,满脸菜色,小小年纪,脸上竟也有了一丝为生活挣扎的风霜。她手中提着个沉重的大篮子,各色鲜花灿烂盛开,看得出每一朵都被精心整理过,和她的脸色,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云无双心生怜惜,问:“你几岁了?”那小女孩却直勾勾地看着她,用力将花篮举到她面前道:“小姐,这花真的很好,您就买几朵吧!”云无双暗叹了口气,取出一锭银子给她。那小女孩惊呆了,喃喃地道:“这么多呀,我、我找不出来。”云无双道:“不用找了,送给你,快回家去吧!”那小女孩又惊又喜,慌慌张张地把花拿出来说:“给你花,这些花都给你,够不够,够不够?”云无双摇头道:“我不要花,这银子是送给你的,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热闹?”

    小女孩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欢快的笑容:“今天是七夕呀!”她飞快地在篮子里找了找,捧出一朵最大最美的昙花,递到云无双的手中,红着脸道:“谢谢你小姐,这花送给你,你真是好人!”赤足小跑着去了。歌声清脆地传来:“七月七,七月七,牛郎会织女呀……”

    “七夕,今天是七夕?”云无双拿着昙花,竟有一时的失神。

    七月七,牛郎会织女。这是个流传千年的神话。这一天,是少女们的节日。少女们簪花斗草,游湖赛歌,看花灯,编织各种美丽的装饰,布置花树。晚上,在院子里陈设瓜果,向织女乞巧。互比绣花的手艺,谁的绣品最美,谁就是这一天的巧女。这一天还有一个只有女孩子才知道的秘密:女孩子们把蜘蛛染成红色,叫喜蛛,放在瓜果上,谁的喜蛛在瓜果上结成网,那么,她就快要有喜事了。还有传说,这一天夜里,若是有缘人躲在荼蘼花架下,还可以听见牛郎织女的悄悄话。

    昔日的云海山庄,七夕之夜,亦是如此的忙碌而快乐的。百花齐放的群芳榭,云馨和一群丫环们,亦曾在双星之下,许下天真无邪的心愿,也曾有过憧憬未来的纯洁善良。那一刻,很近,又很远了。

    长街的欢笑仍在继续。一个黄衫人,正珠环翠绕地从酒肆中出来,嘻嘻哈哈。蓦然见灯火阑珊之处,一个黑衣女子,长裙飘飘,似脚不沾地行去,微微转身,看见她如雪如玉如花的半张脸儿,云鬓上一朵昙花,黑白分明,更冷到极处,也艳到了极处。见她转过拐角,青丝隐隐飞扬,便消失了。那一刹那,只觉得自己的一颗魂灵儿也与那女子一同去了。

    他身边的一个红衣女子,见他忽然怔怔的,扑嗤一笑道:“莫公子,你在看什么看成了一只呆雁了?”将香帕往他脸上一拂,他方如梦初醒地道:“红杏,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子从那边过去,她很冷,很美!”

    红杏娇笑道:“我的公子爷,全苏州最美的女孩子都在你身边了,哪还有什么其他的美人儿呀!”不免心生醋意:“又不是七老八十,穿什么黑衣服!”

    那男子莫易,却已经无心听她们罗嗦,道:“你们先自己回去吧,我还有事。”一阵风似地追了过去。

    追过了几条长街,还是不见那黑衣女子的踪影。他略一思索,返身而走,进入一间大宅,叫道:“来人哪!”院内立刻出现一群大汉,齐齐行礼道:“少主有何吩咐?”

    莫易道:“你们马上给我找一个人。一个姑娘,双十年华,黑衣,执一把黑色的刀,鬓插一朵昙花,看上去很特别,很冷,武功也似不错。找到以后,不许惊动,立刻回报于我。”众人互相对望一眼,皆知这位少主的风流性子,不禁微有笑意,各自分头去打探了。

    莫易走入后园,早有一群穿红着绿,脂香粉腻的女子迎上来,但闻莺咤燕叱,口角生香。莫易左拥右抱,正在饮酒时,忽然有手下来报:“少主,赵舵主求见。”莫易懒洋洋地道:“不见。”过得一会儿,却见一个中年商贾直闯进来,莫易正要发作,那商贾忙道:“少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莫易只得令一群姬妾退下。心中道:“若无真正要事,老子要你好看。”

    那赵舵主道:“少主,事情不妙。这两天来,有许多白道武林人士来到苏州,住进了虎丘山庄。尤其是今天,连武当派的苍松道长也带了几个弟子来了。少主,这件事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莫易皱眉道:“不会,他们不可能发现我们的秘密。也许是另有目的。不过,刘汉山老奸巨滑,也不可不防,你再派人去细细打听。另外,把人马约束一些,别惹事。自己也查一查,别有什么地方惹人怀疑。”

    赵舵主领命而去。莫易打了个呵欠,一个黑衣大汉轻轻走进来道:“属下李全参见少主。”

    莫易瞪了他一眼道:“什么事?”

    李全道:“刚才少主吩咐属下去打听的那个姑娘……”

    莫易精神一振:“她在哪儿?”

    李全道:“属下布置所有的人去找,今日苏州城中,有黑衣簪花女子六人。其中有一个与少主所说的最象,但是——”

    莫易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到底在哪儿?”

    李全忙道:“那姑娘正向虎丘山庄而去,估计现在已经快到了。”

    “虎丘山庄?”莫易一愣:“难道与刚才的事有关?”忽然想起一事:“难道是她?”想到这儿,一下子跳了起来:“备马,召回所有人手在此待命,我要去虎丘山庄。”

    ※※※

    夜色中,虎丘山庄如一只猛虎般静静地卧着。不见灯光,也不见人影。云无双走至庄前,大门忽然洞开,灯光骤然间通明,一个中年人居于其中,含笑道:“姑娘此时方来吗?刘某早已等候多时了。”

    云无双走进去,冷冷地问:“你就是刘汉山?”刘汉山虽是老江湖了,给她的眼睛如利剑般地一刺,竟也不禁心寒。根据情报,知道她动手之前必先问一句:“你就是某某人?三年前你去云海山庄杀过人?我是云仲武之女。”当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对方已毕命刀下。虽然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见了那一刀,但是,即使是事后的讨论,也是谁都认为自己无法避开那一刀。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她出刀。

    刘汉山点头道:“我就是刘汉山,我知道你自称是云仲武之女,并借此之名杀人,但是今天你却未必能杀得了我。因为这里有一些武林同道,想试试你的刀法。”云无双轻蔑地道:“你怕死?你有胆量杀人,却没有胆量去面对挑战?”

    刘汉山狡猾地一笑,只见他身后闪出一人,喝道:“小妖女,你没有资格向刘庄主挑战,让我金刀彭大虎来杀你就行了。”

    云无双冷笑一声,金刀彭大虎没过三招,那成名金刀连同头颅便一起对关分开。刘汉山一声:“退”,众人一起隐没,灯火俱灭。

    云无双岂肯轻易饶过,虽然明知前两次得手是忽如其来,对方无备。而这次对方防范在先,必是危机重重。然而这次若让对方遁去,下次就不易追杀了。她心性本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追了过去。

    追过两重院落,正驻足搜索时,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她团团包住。那网非同寻常渔网,极柔极韧,普通刀剑难断。渔网一收,竟是越挣扎越紧。

    一人站有屋顶上哈哈大笑:“想不到我沧浪渔父,今天竟网住了一只美人鱼。”云无双恨极,袖内五枚铁松针齐发。云无双为人极傲,铁松针从不淬毒,但五枚铁松针齐发,直取那沧浪渔父面门,沧浪渔父大叫一声,一头栽下,渔网便有些松了。

    但此刻众人趁机砍杀,云无双身上已受了好几处伤。她咬牙将刀一挥,渔网失去控制,散了开来,再也困不住她了,她知今日事已不可为,飞掠而去,拦者无不纷纷倒在刀下。忽然背后一麻,随即这种麻木迅速延至全身。

    刘汉山等人见她脚步一停,大喜道:“她中了百药门的暗器,跑不掉了。”

    云无双用刀在自己手上一划,一阵剧痛令她精神一振,几个起落,已经跑到庄门口,却只觉得眼前发黑,再也无力前行。

    眼看云无双就要落入刘汉山之手。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骑飞来。来人黑衣蒙面,其势如电,长鞭挥出,卷起云无双,早就去远了。

    刘汉山大怒,挥剑已砍断一颗松树,吼道:“可恶,居然让她给跑了,那个蒙面人,到底是谁?”众人也议论纷纷,都道这一次让云无双逃走,必有后患。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后患竟是如此之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