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魔刀风云》->正文

魔刀风云 第9章 幽灵山庄
作者: 蒋胜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江湖之中,多事之秋,争乱纷纷。

    有许多小道消息,就象长了脚似地传得飞快。而往往带有宝物或是凶杀的消息,就传得越快。

    传递消息最好的场所,就是茶楼酒肆,这些地方闲人最多,消息也多,至于消息是真是假,就没有人保证了。

    而最近,最大也最惊人的消息,就是李家集的幽灵山庄宝物出土了,李家集本来是个藉藉无名的小镇,而今却变得非常有名,变得几乎每一个江湖人都知道。

    半年前,一个农夫在幽灵山庄附近挖到一些珠宝,于是,有好奇人士继续挖掘,竟然在废弃已久的山庄内,发现大量宝藏和武功秘笈“无相真经”。四年前因为这本真经,云海山庄变成一片废墟,而今也因为这本真经在另一个废墟出土,使得李家集这个无名小村镇变成一个繁华城市。

    大量武林中人涌入李家集,随之而来就是李家集的百业兴旺。不仅客栈、酒楼、赌场、妓院、钱庄、刀铺的生意好,连药店、纸马店、棺材店等的生意也特别兴旺,引得附近城市的各行各业商贾带着货物向李家集汇集。

    尽管每一个进入幽灵山庄的人,就象在空气中消失了似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是,带着巨大吸引力的宝藏,和越传越玄乎的流言,还是使得一批又一批的武林中人到来。

    这段时间的李家镇(因为繁华,李家集也由集市升格为镇了)。就象一锅烧开了的油,沸腾灼热。大街小巷挤满了佩刀带枪、横冲直撞的武林人士。

    武林中人的脾气,一向都不太好,眼睛也是往上看的多,一言不合甚至是多看了别人一眼,就引起的拔刀相向,血流五步的也很多。有些人或有新仇,或有旧怨,在这大街上,常常就成了解决恩怨的场所。而且,大家都是为了宝藏而来,死一个人就少一个人分宝物,持这种想法的人也多。因此,在幽灵山庄外死的人,也许比在幽灵山庄内死的人还要多。

    昨天还是好朋友,今天就可能打得你死我活;今天还一起把盏欢饮,明天就不知道会有谁能活着再聚首。李家镇一天所发生的事,比别处十几年二十年发生的事都多,都更精彩。

    流血和死亡,刹那与永恒,都在醉生梦死中发生。

    棺材店的寿材连存货都卖完了,老板要出重金找木工漆匠应急。

    这股狂热,一直到半年以后,才渐渐有些冷却下来。二三流的角色慢慢绝迹,真正的高手才开始登场。酒肆茶楼的飞短流长少了,可是众多消失在幽灵山庄的高手以及侥幸几个生还的人,却可以证实了一点,幽灵山庄所藏,绝非泛泛之物。

    李家镇有三条岔道,日暮时分,三条道路上各走来一人,在岔口相遇了,三人一同,走入镇中。

    立在大街正中的一座大酒楼,近日生意也萧条了。此刻店小二懒懒地伏在桌上打呵欠,见有客来,忙上前招呼。三人落座,各通姓名。年纪较大的是昆仑派护法江修,穿蓝色劲装的为南海剑派少掌门李晋文,杏黄服色的是蜀中名侠应少堂。彼此说起来,都是名门子弟,闻名已久。

    话题自然不离幽灵山庄的宝藏与那神秘的无相真经。三人正说得高兴,店小二插话道:“三位客官可是要去幽灵山庄吗?”

    江修道:“不错,你可知道的什么消息吗?”那店小二满脸堆欢,一转身就象是变戏法似的,手里捧出了三条红带子和香烛纸马等物。

    三人都有些诧异,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店小二神秘地说:“这半年来,进入幽灵山庄的人有无数,没几个可以回来,您老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故意停下了话头,左右观望。

    李晋文最沉不住气,问道:“为什么?”

    店小二悄悄地道:“幽灵山庄里闹鬼呢!”

    江修喝道:“胡说,朗朗乾坤,哪来的鬼?”

    店小二忙道:“您老不知道,真的有鬼呢!幽灵山庄白天是进不去的,人们到了庄前的林子里,就兜来兜去进不了,到了晚上才能进去,这是‘鬼打墙’呢。这幽灵山庄死了那么多的鬼,老鬼、新鬼、大鬼、小鬼、男鬼、女鬼有无数。谁要进幽灵山庄,就得腰上系上红带子,在庄前烧了香烛纸马,祭过亡魂之后,那些大鬼小鬼才不会作祟。喏,这红带子一两银子一条,香烛纸马五十文钱一副。三位一共三两一钱半银子。这样吧,就一个整数三两银子好了。这些灵物都是由龙虎山张天师亲自作过法的,灵验得很。本店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江修等三人先前还听他介绍幽灵山庄之事,哪知他后来越说越离奇,竟兜售起生意来了,不禁又好笑又好气,喝道:“住口。”

    店小二吓了一跳,忙道:“这个价钱还可以再商量,这东西是真是有灵验的。”

    江修怒道:“这种话,只有哄哄乡下愚夫愚妇罢了,我就是专门杀鬼的,什么样的鬼敢在我面前作祟。”举杯饮尽了道:“月色已经升上来了,我现在就要去一探幽灵山庄,二位贤弟若有兴致,也可一同前去。若不愿去,就此分手也好。”

    二人齐道:“这是什么话,既然到了此地,岂有不去幽灵山庄,反而中途退缩之理。我们三人一起去吧。”掷下一绽碎银,三人一同起身向幽灵山庄走去。

    月光下,只见林边新坟处处,倍添阴森。树影在山庄的墙上摇摆不定,仿佛鬼影幢幢。三人纵是胆大,也杀过不少人。但此刻环境中,种种传说涌上心头,也不禁有些胆寒。

    江修道:“怪不得叫幽灵山庄,果然是有些鬼气。”一面却大声笑起来:“我从未见过鬼,今日倒是要捉几只来瞧瞧。”说着,说法率先走入庄内。

    走入庄内,却令人大失所望,只不过是个大庄园,普普通通,打扫得干干净净。全然不似想象中的白骨遍地,杀气森森的地方。

    大厅中亦是桌椅俱全,走廊上还有一具瑶琴。一切都太正常了,甚至比一般庄园更正常,正常地不象是神秘险恶的幽灵山庄。就因为如此,反而更令人心惊。若是庄内机关重重,充满杀气,反而没那么令人害怕了。

    四周静无人息。江修道:“不如我们三人分头到庄内各处去看看,一个时辰之后,不论有无发现,都回到大厅,再作商议。”

    李晋文忙道:“我还是与江大哥一起去吧!”

    应少堂有些轻视道:“好啊,那我就一个人去了。”

    应少堂往东,江修与李晋文往西分头而行。东边地方小,应少堂搜索了一会儿,没什么发现,便先回到大厅去了。时候尚早,他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正欲出去再找。忽然,走廊上传来几声琴音。

    应少堂冲到走廊,只见四下无人,只有风吹树叶之声。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正欲回去,又传来琴弦拔动之声。他毛骨耸然,回过头来,只见冷月照孤琴,并无人迹。然而琴弦怎会无人自动?“鬼?”他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然而他是不信鬼的,又不禁暗笑自己荒唐。

    风中却传来一阵歌声,歌声轻婉美妙,仿佛已非人间所有:

    “霓为衣兮风为车,

    苍冥浩荡兮碧落清……”

    应少堂大声问:“谁?谁在歌唱?”

    歌声飘渺,似近在眼前,又似从很远处传来,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令人捉摸不透。歌声继续传来:

    “高飞兮惧鹰鹫恶,

    求洁白兮有蛇虺谤,

    狂兮狷兮刀剑摧,

    魂飞渺渺兮不得还故乡……”

    应少堂大叫道:“不管你是人还是鬼,都出来吧,别再唱了。”

    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我唱得不好吗?”

    应少堂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女子道:“我、我不是人。”

    应少堂暗暗冷笑道:“你不是人,难道是鬼不成?”

    那女子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鬼。”

    应少堂无奈道:“不管你是人是鬼,总该有个名字,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道:“我叫鹂歌。”

    应少堂赞道:“好名字,果然声如黄鹂,歌曲动人。”

    那女子也有些自傲:“不错,我鹂歌是魏王府中第一歌妓,一曲倾倒铜雀台,大汉天下,没有一个女子的歌声比我更美。”

    “大汉天下?”应少堂大吃一惊:“你究竟是什么人?”

    鹂歌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也好,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同人说话了。今夜遇见你,也算有缘了。千载之下,我飘飘荡荡,眼见多少故人成新鬼。纵有无穷权势,不尽财富,到头来也不过是一杯黄土,仍然至死不悟,挤着上轮回台,欲求再搏一回。我与他们声气不投,也不愿再堕轮回。这些年来,也只是独自飘荡。我的故事,你若愿听,我就说给你听罢!”

    应少堂忙提起功力,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听。

    “我本是山野女子,天生能歌。在山中与百鸟对唱,与小溪欢歌。声出自然,不可矫饰。后被魏王曹操的手下发现,将我献入铜雀台。我在铜雀台放声一歌,众歌姬便不敢出声了。曹操挟天子以令诸候,欲征西蜀,也把我带到这儿。可惜曹阿瞒虽有大才,却不懂得尊重人的性情。他虽然宠爱我,却只不过是把人当作他的玩物,他的用具而已。军旅乏时,公务烦时,便叫我一曲解闷,他若不愿听歌,我便不能出声。他对天下有才之人也是如此,有才只可为他所用,反则杀之。弥衡先生一通鼓击得惊天动地,泣鬼神,然而被他用计杀了。杨修先生才高智广,就因为一句‘鸡肋’之语触他之忌,也被杀了。我是一只笼中鸟,之所知道这两个人,也不过是弥衡先生同我谈过音律,杨修先生为我写过歌词而已。我不愿再唱,魏王选来许多小姑娘,让我教她们唱歌,我知道为什么……”

    应少堂听到这儿,忍不住问:“为什么?”

    鹂歌淡淡地说:“他想杀我。”

    应少堂跳起来:“我想到了,小时候我读书,有一则魏王杀歌妓的故事。”他不禁背道:“魏武有歌妓声激越而性恶,欲杀惜其才。于是选百妓习之,至有一人可与比者,杀之。”他有些惭愧道:“大致内容是这样,原文我忘了,真抱歉!”

    声音忽然没有了,过了很久,才传来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鹂歌感慨道:“原来还有人知道这件事,还有人会把这件事记下来,传之后世。苍天不负……”下面话语,就淹在一片哭声中了。过了一会儿,连哭声都没有了。

    应少堂叫道:“喂,喂,鹂歌姑娘……”叫了半天,声音却已完全没有了。

    应少堂忽然想到:“江修和李晋文过了约定时间还没回来,莫非出事了?”其实他早该想到了,只是和鹂歌说话,便没想到此事了。

    应少堂一想到此事,便觉焦灼不安。他等不到江李二回来,便向西行去。

    西边却比东边大得多了,回廊曲折,空无一人。转过一个拐角,忽然差点撞上一人。当时应少堂的脸与对方相距不到半尺。换了旁人,早已吓得晕过去。应少堂也吓得退后三丈,这才看清楚,原来对方已死去多时。死鱼一样的眼睛鼓出来,面容非常扭曲,似乎死者在临死前看到一幅可怕的情景。甚至这个人有可能是被活活吓死的。

    应少堂将尸体放到在地,用手帕盖住对方的脸。壮着胆子又向前走去。

    这时候,前面一间房子里有灯亮着。应少堂以“踏雪无痕”的轻功悄悄潜近,窗子半开着,房内仿佛是一间女子的闺房,传来一两声的女子的轻笑声。经过刚才的恐怖,眼前温馨更令人觉得诡异和不可思议。应少堂只觉得从骨子里发出来的一种恐惧感。

    从窗缝中看过去,两个女子背对着他。一个白衣女子对着灯光看书,灯光却竟是一个反置着的骷髅,发出绿色的灯光。另一个大红衣服女子正在她身边又哄又求:“好姐姐,你给我梳头吧,我一个人做不好那个发式。”

    那姐姐有些烦了,挥手道:“你自己去吧,别来烦我,我正要看书呢!”

    那妹妹叹了口气道:“好吧!不求你了,我自己来吧。”

    那妹妹拿起梳子,忽听到一阵飘渺的哭声。“是鹂歌姑娘。”应少堂方那么想。那妹妹跺脚道:“好烦人,早也唱,晚也哭的,唱了千年了,还不罢休,又不是我们害得她的。人心无度,又关她什么事儿。害得我梳来梳去梳不好头发。”她一伸手竟将自己的头拿了下来,放在桌上。无头的身子,竟还会动,不但会动,而且还拿起梳子,去梳那放在桌上的头颅。两只手在空中飞舞,熟练地将自己的头发挽上,做成发髻”。脑袋犹在说活:“哼,我自己也梳能成发髻呀!”

    应少堂脚都软了,不慎踩到一颗石头。房内人立刻被惊动,尖叫道:“有人……”窗户立刻飞出去。两女鬼回头来,应少堂看见白衣人手中所持之书,正是“无相真经”。

    再往上看到二女鬼的面容时,真叫人魂飞魄散。白衣鬼的面目宛如一张白板,五官俱无。红衣鬼的脸上却是一片血污,面目不清。半夜三更看到这么两张脸,莫说活人要被吓死,就是死人也要吓得跳起三丈高。

    应少堂却硬着头皮执剑冲了上去,与二女鬼搏斗起来。他的胆子本来就不算小,再加上今天晚上又接二连三的怪事层出不穷。真吓到无右再吓了,也就索性放开胆子一搏了。

    白衣鬼的手一挥,满室的灯烛桌椅等用具一起飞起来,向应少堂袭去。应少堂不住招架,忽然他的剑柄中飞出两点寒星,分袭二女鬼。白衣鬼一闪身躲过,红衣鬼却被击中,她尖叫一声,室内骤然升起一道紫烟,紫烟过后,二女鬼已经消失了。

    应少堂笑道:“原来人不怕鬼,鬼倒怕起人来了。”他仔细搜索室内,寻找江李二人的下落。

    地上狼藉一片,他将每一件东西都扶起整理,却发现有一张铁几无法扶动。应少堂心中暗喜:“必是这儿了。”他用力左右转动铁几,只听得轧轧连声,地面上裂开一条大缝,露出一个大洞穴。

    应少堂大喜,执剑跳入洞穴。一进去,他便惊呆了。这洞穴虽不大,江李二人也不在其内,然而却令他震撼无比。眼前的景色,比刚才的鬼魂更吓人。

    满室的珠光宝气,耀眼夺目。这里有无数的金银珠宝,还有几十本武功秘笈,许多刀剑兵器等等,任何一件,都是无价之宝,若在别处出现,都能引来一场大撕杀。然而在这儿,却象垃圾一样,杂乱无章地乱扔着。

    应少堂捡起一把刀,这是中原三大镖局之一“沧州镖局”王总镖头的成名兵器“八门金锁刀”。旁边的是日月山庄的“日月乾坤圈”,还有袁家剑派的“袁氏青萍剑”,河南纯阳观的“八仙纯阳镜”等等。

    应少堂越看越是心惊,他走了几步,脚下忽然踩着了一本书,他拿起来一看,正是方才那白衣女鬼所看的“无相真经”。

    真经在手,虽然满室的宝物,他却是一刻也不敢再多留了。忙回身就走,冲出洞穴。他刚出洞口。回头再看时,那洞穴却在悄无声息地合上。不一会儿,洞穴就又封闭上了。应少堂暗惊:“好险。”再迟片刻,自己就会关在里头了。

    应少堂不敢多留,急忙向外走去。远处又传来幽幽的哭声,应少堂扬声叫道:“鹂歌姑娘,鹂歌姑娘,是你吗?”

    鹂歌叹了口气道:“名利繁华,不过过眼云烟。只可惜世上尽多愚人,却以宝贵之生命,去搏求一些身外之物。这半年来,我眼看这园中又添了无数新鬼,俱是为了这些无价值之物而飞蛾扑火。”应少堂问:“原来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你都知道。”

    鹂歌道:“不错,我都知道,我也看得太多了。刚才你没有动其他东西,算你聪明,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要知道自古佳兵乃不祥之器,你已经看到了例子。你手中的东西,得之未必是福,失之也未必是祸,又何必抓得那么紧?”

    应少堂道:“多谢姑娘好意,但是人生在世,总是有一些东西是不能放手的。若是什么都看穿了,放开了,那么生存也是无意义的了。姑娘,你可以告诉我,我的朋友们在哪里吗?”

    鹂歌咦了一声,似有点惊讶:“一个人手中拿着宝物,却还有空想到朋友,倒是少见。”她轻叹一声:“你这人有时很俗,有时却也有出人意料之外,有不俗的时候。不过,你所关心的人,却未必象你关心他们一样地关心你。放心吧,他们自有他们的去处,已与你无关了。”

    应少堂似有所悟:“那么我该怎么办?”

    “你既然自知不能免俗,那就回到你的红尘俗世中去,做你该做的事去吧!人鬼殊途,我本不该与你说太多的话……”

    突然间,四下一片寂静,应少堂叫道:“鹂歌姑娘,鹂歌姑娘”却再无回应。应少堂本是个不信鬼神的人,他也不信那鬼屋中的两个女鬼。不知怎么地,他却相信了鹂歌,相信了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千年前含冤而死的鬼魂,这本是极为荒谬的。但是应少堂却被她打动,也许是因为她的歌声,也许是因为一种连他自己也不了解的某种感觉。

    呆了片刻,应少堂手握“无相真经”,这是一样极为烫手的东西,他不敢久留,也无暇再去打听江李二人的下落,急忙离开了幽灵山庄。

    一条人影袅袅升起,不禁叹了口气。

    “真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多的蠢人。”又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身后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鹂歌回头说:“他只是取走了真经,而没有动其他东西,还算有点头脑。你说兀④疲俊

    丁芷君冷笑道:“孙悟空七十二变,飞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切,不都在小姐的算计之中吗?”

    “鹂歌、阿芷,”听到这声呼唤,两人忙行礼道:“参见主人。”云无双现出身形来:“到现在为止,我们共发出了多少真经?”

    丁芷君报告道:“到目前为止,我们共发出十一本真经,收伏武林人士三百余名,已经都在训练之中。这是根据他们的门派、武功和声望的高低编类的名册,请小姐过目。”

    云无双接过来,并不翻阅:“该放的人,该派的人,都妥当了?”

    丁芷君报告道:“都已经安排妥当,万天聪先生已经和他们保持联络了。只有今晚那两人尚关在地牢里。”

    “先把李晋文放了,让他取走最后一本真经,并让江修看见。到时候,就让他们自己乱去吧!”云无双回头道:“露儿,采冰,你们的伤不要紧吧?”

    红衣人露儿与白衣人采冰走出来道:“不要紧。”

    云无双点头道:“这半年来,你们的武功也有很大的进步,我设计过,一共是十二本真经,全部出手后,我们就撤离。现在我们的计划已完全实现了。”仰首望天,天上星光数点,也即将隐没。天,快亮了。云无双吩咐道:“通知莫易,我们可以入谷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