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魔刀风云》->正文

魔刀风云 第12章 计灭唐门
作者: 蒋胜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今天是唐门与峨嵋的大喜日子。唐门的大公子唐英,要娶峨嵋派青石师太的女弟子金秀容女侠为妻。两大门派联姻,为武林更增一段佳话。

    华堂盛宴,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峨嵋掌门青石师太亲自送嫁。而唐门则连多年不见外客的唐门老祖宗唐老太爷也坐着轮椅在前厅露面了,还饮下了一杯新娘子亲手送上来的喜茶。

    洞房花烛,送走了宾客,唐英抑止不住心中的喜悦。房内只剩下一对新人,唐英掀起的新娘子的红盖头,烛光下,新娘子含羞带怯,低头坐着。唐英看着金秀容,这真是他认识秀容以来,看到的最美的时刻。

    唐英不由地坐在了金秀容的身边。金秀容微微退开了一点,唐英知道她是害羞,微笑道:“秀容,我们有三年没见面了。自从订婚之后,我们就不能再见面。三年来,我天天在盼这一刻,终于等到了今天。我知道,刚作新娘子,你一定会紧张。我也是,到现在我的心口还在怦怦跳,你来试试看。”说着,他深情地握住金秀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

    金秀容轻轻地缩回手,回眸一笑,眼波流转,似有千言万语,无限风情,那一刻真是美若天仙。唐英心神俱醉,他发现这三年来,秀容真是变得很大,她变得更美了,美得神秘,尤其是她的眼睛,象海水一样神秘,象海水一样变幻莫测,令人深深地醉在她的眼波中,即使在这海水中没顶,也是令人愉快的。

    唐英觉得他要重新去认识秀容了。他握着金秀容的手笑道:“怪不得别人都说:峨嵋四秀,幼者最美。你比你三个师姐加起来还要美。秀容,你知道吗,刚才爷爷还夸了你呢,他老人家可是从不轻易夸人的……”

    金秀容侧过头来说:“嗯,他是怎么说的?”

    唐英得意地说:“爷爷说,你气宇不凡,莫说我们家这些女孩子没一个比得上你,想来在峨嵋之中,也没几个及得上的。说不定将来的成就,还会在你师父青石师太之上呢!他还开玩笑说,你比我厉害,我呀,将来一定怕老婆。”

    金秀容抿嘴笑道:“不愧是老祖宗,这么教训孙子。”唐英靠近了一些,含情脉脉地说:“秀容,我们现在是不是……”

    金秀容忽然竖起食指,悄声道:“别作声。”唐英一怔,金秀容拉着他站起来,掀起床幔道:“你们听够了吗?再不出来,我可就用水泼了。”

    就听得床底下发出一阵轰然大笑,接着,变戏法似的,从床底下钻出七八个小娃子,从箱子里,柜子里又钻出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娃子来,大的有十几岁,最小的才不过三四岁,都是唐英的兄弟子侄辈。十几个小娃儿大笑着拍手唱道:“羞羞脸,怕老婆,羞羞脸,讲情话,好哥哥,好妹子,亲一下,香一香……”

    唐英羞得满脸通红。唉!他刚才怎么竟就忘记了这帮调皮的小鬼了,幸亏秀容发现得早,要不然,自己要再说出什么私房话来让他们听一夜壁角,传出去,可就笑死人了。新房三天无大小,这帮小鬼要闹洞房他也没办法,就怕羞着了秀容。

    他连忙转眼看着秀容。只见秀容却是不羞不恼,落落大方地笑道:“你们还算出来的早,否则说不定我就拿水泼进去了。”

    唐英的侄子唐柯吐了吐舌头,笑道:“好厉害的新婶婶,叔叔以后可要小心,说不定要夜夜跪算盘呢!”大家又是轰然大笑起来,闹着要逗新娘,讨礼物。逗新娘是一种习俗,在新房要新娘新郎做出种种亲热的动作,常常使害羞的新娘难堪不已。然后就得用礼物贿赂这些闹新房的人。

    金秀容笑道:“礼物自然是有的,不过你们要乖乖地才有礼物拿。”她拍手道:“大家排好队,小的排前面,大的排后面。”她站起来,取出一个锦盒打开,盒里全是各色各样的糕果糖饼。金秀容含笑着一个个地分发过去。平时顽皮的小娃儿们,也似觉得这个新婶婶有一种特殊的威仪,令得他们不敢太放肆,都变得乖乖地了。

    好容易将这群小猢狲送走了,唐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应付这些小猢狲比打一场大战还吃力。现在房中,又只剩下他和秀容两个人了。他还不放心,又将床下桌下,椅子下各处又细细地找了一遍,才放心地站起来,对秀容道:“好了,现在总算没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了。”

    金秀容却并无笑容,叹了一口气道:“唐公子,你相不相信有一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唐英奇怪地说:“秀容,你怎么说出这么古怪的话,又干嘛这样称呼我?”

    金秀容道:“人生在世,有许多事都是由不得我们自己的,造化弄人而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唐英皱眉道:“秀容,你今天的话越来越奇怪了……”话语未了,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唐英尚未去开门,外头的人已急不可耐地擂起门来了。金秀容走上去打开门,唐英的堂弟唐芹已是一头栽了进来,喘着粗气说:“不、不好了,老祖宗和许多宾客都中了毒……”抬手指着金秀容道:“她、她倒的喜酒里有毒。”

    宛如五雷轰顶,唐英失声道:“不可能,秀容怎么会这么做?”猛回头看着金秀容,金秀容却不惊不惧,坦然而立,还点了点头。

    唐英脑中如一团乱麻,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看着金秀容,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砰”地一声,门外又闯进一个人,叫道:“大哥,刚才出去的孩子们全都中了毒,怎么办?”

    一言猛惊醒了唐英,他冲到金秀容面前,嘶声道:“快把解药拿出来。”金秀容却摇了摇头,唐英忍不住拨剑指住了她。

    金秀容凄然道:“你杀了我倒好了,反而是成全了我。”

    唐英的手却颤抖起来,他咬了咬牙,欲刺过去,望着金秀容的眼睛,却终究下不了这个手。唐英痛苦地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金秀容缓缓地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唐公子,你去过一个不该去的地方,得了一件不该得的东西,对吗?”

    唐英惊惧不已,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金秀容冷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师父亦不能容忍你们独吞此宝。师恩深重,师命难违,唐公子,我只有辜负你了,解药不在我手中,我师父要你带着那东西去交换解药……”

    唐英问:“那你呢?”

    金秀容冷笑道:“我不过是个工具而已。事已至此,我随你们怎么处置我吧!”转过头去道:“你杀了我也罢。”

    唐英叹了口气道:“既是师命难违,我怎能杀你,可我也不能放你。”伸手点了金秀容的穴道,将她抱起,放在床上,放下床幔,吩咐道:“叫四名女弟子在房外看守着,我们立刻去找青石。”

    唐英冲向前厅,只见前厅已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唐门弟子,峨嵋女尼斗成了一团。唐英喝道:“大家都住手!”

    峨嵋掌门青石师太柳眉倒竖,喝问道:“唐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唐门竟然如此放肆。叫你祖父出来,今天你们唐门一定要给我们峨嵋一个交待。秀容呢?她怎么不出来?”

    唐英忍气道:“好,今天就全算是我们唐门的不是,青石师太,只要你肯惠赐解药,你有什么条件,只管提出来就是。”

    青石怒道:“真是莫名其妙,你向我讨什么解药?”唐芹忍不住道:“你们峨嵋派卑鄙无耻,无缘无故向我们唐门下毒手,在酒水中下毒,连我们老祖宗都中了毒……”唐英连忙阻止道:“芹弟——”已是阻拦不住了,对方知道唐老太爷也中了毒,只怕更是肆无忌惮了。

    果然青石道:“啊哈,只有你们唐门才是用毒的大行家,向来只有你们对别人用毒,怎么如今反而赖起我们来了。看来你们唐门今天真是打算以多欺少,吃定我们峨嵋派了。”

    唐芹早已是忍耐不住,道:“看来你们是顽固到底了。大哥,和她们多说也无益,只有我们硬取解药了。迟一步,怕就来不及了。”

    唐英也忍不住怒气,喝道:“青石师太,你再不交出解药,晚辈等也只好得罪了。”一挥手,唐门子弟铁莲子、铁菩提、铁蒺藜、蛇形镖……各种各样的暗器如满天花雨般落下来,袭向峨嵋派诸人。青石师太出手如电,骤间连伤数人,众女弟子也出手不凡,峨嵋刺、梅花金针纷纷出手。片刻间双方已各有数十人伤亡。战斗仍在继续着。

    忽听一人喝道:“住手!”声音苍老又中气不足,但唐门弟子却如听圣旨,立刻住手。青石师太拂尘飞卷,也将众弟子们发出的剑器阻住,双方暂时停下手来。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推进轮椅,轮椅上坐着唐门的掌门人唐老太爷。威震江湖的唐老太爷此刻却是虚弱不堪,脸上蒙着一层黑气。唐门本也是用毒的大行家,但天下毒物何止千万,自然也有他们解不了的毒。

    青石停下手来,吃惊地说:“唐老太爷,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唐老太爷苦笑道:“老了,不中用了。青石师太,峨嵋唐门,本是世代之好,怎么也不该发生今天这种事。大家还是平心静气,才能查出原因何在。”

    青石沉着脸道:“这才是个当家主事的人说的话。现在的后生小辈们也太过嚣张了。我峨嵋死了这么多人,唐门可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

    唐芹忍不住又道:“你们不也杀了我们不少唐门子弟。”唐老太爷喝道:“住口!唐英,你且把经过细说一遍。”

    唐英强压着怒气,道:“老祖宗和孩子们中的毒,是金秀容下的。秀容说,是奉了你青石师太之命令,毒药是你给的,解药在你手中……”

    青石气得跳了起来:“你胡说,秀容决不会做这种事,更不会说出这种话。”

    唐老太爷道:“青石师太,你且息怒,唐英,这话真是金秀容说的吗?”唐英点头道:“不错,可秀容也是无奈,她说师恩深重,师命难违。”青石怒道:“简直一派胡言,秀容是我的弟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老太爷点头道:“这么说,一切都是从金秀容身上开始的。既然如此,何不让金秀容当面对质,也好弄清是非黑白。金秀容呢,她在哪儿?”

    唐英道:“她还在洞房。”

    唐老太爷道:“那我们就到洞房去吧!”

    唐英道:“那些孩子们吃的糕点还在,也可以做个证物。”青石扬了扬眉,欲要发作。她一向性情炽烈,老而弥辣,但到底也是一派掌门,知道轻重。当下强忍怒气,与众人来到洞房。

    四名女弟子犹守在房门口。唐英领众人走进房中,自己率先走到床边,把帐子掀开。青石师太早抢先一步,迈到床边,掀起被子,一看,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呼。众人立刻拥到床边,一看之下,也惊呆了。

    金秀容躺在床上,眉心钉着一枚唐门独有的暗器铁蒺藜,全身已变成了青色。青石师太试了试她的手,尚有余温,显见刚刚死去不久。金秀容双目凸出,似仍可见她的不甘、不忿、死不瞑目。青石师太抬起头,眼中已无泪,却是仇,是恨,是怒火,是杀气。她挺直了身子,目光如锥子一般钉在唐英身上,一字字地说:“你、还、有、何、话、可、说!”

    唐英痴痴地看着金秀容,却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金秀容虽然脸色发青,面容扭曲,但容貌未变,仍可认得出来。可是他的心中却在一个声音在喊:“这不是她,这不是她!”刚才所见的秀容的眼睛,他一生也忘不了,如海水一样忧郁,如海水一样神秘,绝不是象眼前这样象死鱼一样凸出来的。

    唐英抬起头,他眼中的恨意也不比青石少。房中忽然静了下来,只有阵阵杀气弥漫开来。这时的房间里,犹如一个火药桶,而且火药味越来越重。只要有一丝火花,就会有巨大的爆炸。

    一阵细细的琴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琴声如泣如诉,似一个人有无限冤屈,无限悲忿,无限伤痛,被迫压抑着。琴声似巴山猿啼,肝肠寸断;似孤雁失群,凄惶无栖。琴声渐渐高昂,激忿难平,如胡笳十八拍,一拍高过一拍: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飘流;

    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

    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

    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仿佛见金秀容睁着双目,诉说自己的屈死,成为阴谋下的牺牲品。

    听得人热血沸腾,不能自抑。人生的不平,眼前的冤屈,横倒的尸体,子弟的鲜血,都在这琴声中化作一股恨意,这恨意至恨天地,恨鬼神,杀气上穷碧落下黄泉,终于化为手中刀剑,杀向仇人。

    其实方才在大厅中一场激战,双方死伤多人,心中早就存了一份恨意杀气,只是强自压下,及至到此,见了金秀容的尸体,那股杀气又起,被那琴声一引,更是引发了无穷杀戳。

    血战一旦展开,就不能由人阻止了。每个人都不由地卷入了这股热潮,这股杀气中去了。

    这神秘的琴声,这可怕的琴声,操纵着这场杀戳。到琴声停下来时,大厅中,洞房里,走廊上,已经到处都是尸体了。唐门与峨嵋中人,死伤过关,剩下的不过三分之一了。旧恨又添新仇,双方皆是恶狠狠地盯住对方,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忽然响起了一阵笑声,在这哈哈大笑中,从四门分别冲进四队人马人马,人数众多,各穿青白红黑四色衣服,队列整齐,声势浩大。纵横交错,瞬间便将两派包围起来,刀兵森严,激战不多时,便将两派中人制服。这唐门与峨嵋中人,激战一夜,早已是元气大伤,不能相敌了。

    众人被制住了穴道,押往广场。只见广场上搭起一座高台,青石眼见外面又押来一队俘虏,却是峨嵋派留守峨嵋山中的其他弟子,她心中一寒,暗叹:“峨嵋完矣!”

    一个白衣女子,孤傲清冷,白衣胜雪。一曲抚毕,从琴台上缓缓站起,冷冷地向下扫了一眼。唐英与她目光一触,心中大震,这双眼睛,这双海水般神秘,海水般清冷的眼睛,是任何人都无法忘记的。

    天魔教青龙堂主孙浩,白虎堂主石敢当,朱雀堂主苗思诗,玄武堂主莫易相继登上高台,两行分开,垂首侍立。

    云无双白衣飘飘,站得更远,却仰首向天,负手而立,无限寂寞。

    神力天魔端木雄登上高台,居中坐下,众人行礼后,端木雄踌躇满志,得意地横扫场中一眼,笑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本教今日首战告捷,歼灭峨嵋与唐门,从此蜀中可以无碍眼之物了。”

    教众一齐欢呼不已,齐声称颂教主英明神武,高瞻远瞩,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端木雄又道:“今日之战,云无双功劳最大。她的武功,能力,大家都是看到了的,想来大家也是十分满意。本座宣布,从现在开始,云无双就是本教的副教主。”

    云无双盈盈下拜:“属下谢过教主恩典。”只有此刻面对端木雄时,她才收敛了些孤傲之气,多了几分尊敬之色。然后站起来,立于端木雄身边,接受教众的朝贺。一时间,“教主万万岁,副教主千千岁”之声,不绝于耳。

    孙浩又羞又气,忙道:“弟子有事禀教主,这次我们虽然是攻下唐门,但尚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没完成,还是美中不足。”云无双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孙堂主指的是……”

    孙浩点头道:“不错,听说潜疚尴嗾婢湓谔泼盘朴之手。所以,我们还要从唐英手中,得到这本经书,才算是不枉此行。”

    云无双点头道:“唐英就在这儿,孙堂主一向能干,就劳你去把它问出来吧!”

    话音未落,唐英已是大声道:“你们要杀就杀,想要无相真经,却是白日作梦。你们就算杀尽唐门每一个人,将唐门挖地三尺,也休想得到那本无相真经,用来为恶江湖。”

    孙浩冷笑一声:“只怕由不得你不说。”就要命人用刑逼供。

    却听得一个甜美的声音道:“唐公子何必把话说处那么绝呢!你看,这不是无相真经吗?”

    孙浩一看,那少女苹果脸,笑得甜甜的,正是云无双的侍女丁芷君。丁芷君手中拿着本书,递到唐英面前,笑道:“唐公子可瞧瞧,这是你的宝贝不是?”唐英疾手夺过翻了几页,已是面如死灰。眼见那少女,正是昨晚站在金秀容身旁之人,心知一切早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唐英一咬牙,拼将全身之力,忽然将书一阵乱撕。在场众人都惊呆了。孙浩一个箭步跃下高台,冲到唐英面前,亦早已经来不及了,只抢得几张残页。孙浩大怒,一掌将唐英打翻在地,回过头来,就要问罪于丁芷君。

    鹂歌从丁芷君身后走出来,笑道:“为这一本书,何必弄和这么热闹呢!孙堂主,你要几本就拿几本去吧,唐公子,你要不嫌手累再多撕几本也请便。”她的手中,果然捧着大叠厚厚的书册,随手抛了几本给二人。

    唐英拿起来一看,果然都是无相真经,每一本都与他亲手藏起来的,刚才亲手撕掉的一模一样。唐英颤声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鹂歌冷笑一声,缓缓道:“自古佳兵乃不祥之器。你手中的东西,得之未必是福,失之也未必是祸,你还不明白吗,应少堂!”

    如巨雷轰顶,唐英失声道:“原来是你?”

    鹂歌点头道:“既然应少堂可以是唐英,我为什么不可以是千年女鬼呢!”

    唐英如梦初醒:“这么说,幽灵山庄,也是你们魔教设下的圈套?”鹂歌道:“不是天魔教,而是我们,主人和我们姐妹。幽灵山庄是一出戏,昨夜的洞房也是一出戏,整个的剧本,所有的变化,都在主人的手中。”

    唐英喃喃道:“主人?”

    “不错,”鹂歌傲然道:“我们的主人,新任天魔教副教主,云无双姑娘。”

    唐英抬起头,看着那高台上的人影,白衣胜雪,遥远无比。他不禁低下头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孙浩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这才发现自己这般急切地象个呆子。他恨恨地看了云无双一眼,退回原位。

    云无双微笑道:“我经营幽灵山庄,半年也算是收获不少,这一本无相真经,相信教内也会有许多人感兴趣吧!”她扫了众人一眼,果然发现有几个长老顿时脸色不安起来。这几个人,必是手中有那假无相真经了。

    端木雄点头道:“怪不得你说一个月之内可以拿下唐门与峨嵋作为给我的见面礼,原来你早设下预谋了。”

    云无双冷笑道:“几张纸,便可引得这些蠢材自相残杀,这种种可鄙之态,我在幽灵山庄也见得多了。这些东西虽是赝品,作用却是不少。”

    端木雄笑道:“难道你就只有赝品吗?”

    云无双心底冷笑,表面上却装作更加恭敬道:“属下既为教主所属,自然属下所有,便为教主之物。这本无相真经的真本,原是先父遗留,现属下真心献给教主,恭祝教主早日一统江湖,威震四海。”

    端木雄哈哈大笑:“难为你有心,老夫真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说完,便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吩咐道:“剩下的事,就由你处置好了。”说罢,便起身去了。

    云无双站地高台上,发号施令,井井有条,诸教众不禁折服。

    丁芷君上前禀事道:“属下领队攻峨嵋,已照副教主吩咐,将峨嵋与中原各派联络信鸽都杀了。这边就是峨嵋掌门青石和她的弟子们。”

    云无双点点头,道:“押上来。”看着已成为阶下囚的青石,问道:“青石师太,当年你们九派围攻云海山庄,杀人放火,害死我云海山庄一百多条人命,你可曾想到过会有今日?”

    青石抬头,眼中却仍然不屈:“云仲武野心勃勃,自取灭亡。只可惜当时让你这余党漏网。你这妖女,比你父亲更邪恶,异日报应,也会比你父亲更惨。你使用这恶毒诡计,还敢在老尼面前夸口,若论单打独斗,你们这些魔头,谁有这个胆量与老尼比剑?”

    云无双冷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们当日对我父亲,可是敢单打独斗吗?好,你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让你死个口服心服。来人,解开她的穴道,给她剑,我要亲手杀了她。”

    青石长剑在手,勇气倍增,当下抱着“擒贼先擒王”的念头,意欲打败云无双,或可挽回一线生机。

    蓦然间空中一道黑色闪电,忽然看见青石的身体和头颅分开,一腔鲜血,从立着的身体中喷了出来。头颅飞上空中一刹那,她想了很多,只可惜她想的东西,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云无双闪电一刀杀了青石,也震住在场所有的人。云无双将尸首递给丁芷君道:“将尸首向东方云海山庄焚化,尸体拖出去。”她冷酷地说完之后,登上高台,道:“今日首战告捷,大伙儿都有功劳。接下来,我们要进军中原,大家心里也该有个准备。为了慰劳大家,由莫易带队,大家去城中痛饮三天,尽情纵乐,这也是我给大家的一份礼物。”她的话说完以后,又响起一阵欢呼。只不过这一次大家的“副教主千千岁”之声,比任何时候都要诚心诚意了。

    云无双冷冷的站着。周围的喧闹,反衬得她更孤绝,更清冷,尽管她是喧闹的中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