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女不强大天不容》->正文

女不强大天不容 六、头上无冕心有良知
作者: 六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新的一年到了,初春时分,郑雨晴迎来她人生的新阶段。而《都市报》也有了划时代的改变。

    郑雨晴终于当上妈妈,她生下了女儿吕萌萌。

    荣升外公的郑守富退休,赋闲在家,自此再也不提家庭妇女这个词。

    《都市报》拟成立集团,奔上市而去。傅云鹏在集团成立的前夕,被调到《老年报》,属于平级调动,还是当总编辑。市里领导的意思是,看中老傅的业务能力,让他去加强那里的采编业务。顶老傅职位的,是职业经理人吴春城。他来了之后,立即着手组建都市集团,《都市报》终于发展壮大,现在已经是四报一刊一网一个出版社还加一个印刷厂的大集团。吴春城被任命为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等到郑雨晴休满七个月的产假,重新上班,她觉得恍若隔世,什么都变了。《都市报》,从前那股平等友爱的人文风气,似乎随着老傅的调离而消失殆尽。文化单位变成了集团公司,首先的变化在于,一天四次打卡。这是集团的规章制度,可不是张国辉在部门内部搞的整人小把戏。编辑记者从来都是自由职业,闲云野鹤惯了的,一天四次打卡,可把人给看死了。要想跑新闻,你就顾不上打卡,如果你想打满四次,那新闻极可能漏报。反正都是扣钱,迟到一分钟扣一个月的全勤奖,漏掉一条口内新闻,这个月扣掉你的好稿奖。偏偏又是指纹打卡机,李保罗想帮郑雨晴代打都没有办法。正值雨晴的哺乳期,李保罗只好眼睁睁看着雨晴首如飞蓬疲于奔命,却无能为力。

    回来上班第一个月,郑雨晴惊讶地发现自己拿的钱少了!她翻了翻银行记录,原来这个变化是从成立公司那时就开始了。自己被重新定编定岗,搏命评奖得来的副高职称,现在不被认账。而她因为喂奶不能常跑外勤采访,做些编辑编务的工作,仅被定为业务第九档,相当于业务辅助,拿的钱和去年刚刚进社的大学生一样多。

    不是针对她一个人,全报社员工的收入都重新定岗评级。以前的职务职称工龄,通通清零了!

    工资条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光明正大地放在每个员工的桌子上。个人收入采取背靠背打分的办法,郑雨晴弄不清楚,分由谁打,这个月自己会拿多少,下个月又能拿多少。更不清楚其他人的收入,是比自己多,还是比自己少。因为集团规定不许员工们互相打听,个人收入现在都属于集团的财务机密。这叫薪密制。

    最大的变化是,集团把各种经营任务分摊到记者编辑的头上,不光要完成稿件采访,还必须出去拉广告跑发行。郑雨晴快要愁死了,生个孩子,荒废疏离了与口子单位的关系,等断奶之后能把新闻跑起来就很不容易了,哪还有办法发展广告和发行的客户呢?但是,完不成这些经济任务,又要扣钱。

    钱钱钱钱钱。原来,听起来高大上的准上市集团,浓缩起来只有这一个字啊!

    发现自己收入减少,还不算打击,放眼一看大家都一样嘛。普遍贫穷不会导致革命,但贫富不均却绝对能够引发战争。无意中听说集团大佬们拿上了几十万的年薪,郑雨晴就不淡定了!凭什么拿这许多钱啊,就凭他们坐车上指手画脚啊!人家老傅在的时候,还亲自采访写评论呢,不过只多拿奖金的百分之二十,那个吴春城,连一个字也没见着他写!一小群对这个报社不曾做过一点贡献的人富了,一大群对报社呕心沥血的人穷了。

    方成把笔记本捧给雨晴看:“你看,新浪头条更新多快啊!你们报下午才上报摊,一大早门户网站上的消息就刷出来了。”

    雨晴胡乱瞄了一眼屏幕:“方成,我可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和孩子做出牺牲的,不然哪轮到张国辉坐新闻部主任的位子!听说他还在运作,要拿年薪!马勒戈壁,集团那些头头没本事圈到钱也罢了,还拿年薪!方成你答应过,让我过上好日子的,你要奋斗,要拿年薪!还有,你可不能看我现在的样子,就嫌弃我,那就坏了良心!”

    郑雨晴想重整河山,但缺少左膀右臂。李保罗自打腿断以后,就恢复得不怎么好,时不时腿就没力气,走着走着就被绊倒。他那么能征善战的摄影记者,现在遇到关键时候,跑不快,跳不高,抢不过,照片质量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文字记者就不爱带他。恰逢雨晴这个奶妈也不利索,出个现场掏笔没掏出来,湿纸巾尿不湿却噼里啪啦掉一地,俩残疾人又和谐地搭档在一起,不疼不痒的新闻,大家都谦让给他俩跑,好新闻基本跟他俩没关系了。

    李保罗也买了个车,跌怕了,觉得皮包铁加上他经常开小差的腿儿,容易出事故,索性铁包皮心里踏实。郑雨晴又能蹭他车了,还不必风吹雨打。

    才两三年的工夫,他俩好像就安静沉稳了。以前神采飞扬,指点江山,那气势,感觉身上挂着免死金牌,腰间怀揣黄马褂,头上戴着水晶王冠,想去哪去哪,任你王权显贵,还是富甲一方,上至政务长官,下至平民百姓,只要亮一下手里的记者证,就直接踏入他们的灵魂。

    李保罗开着车问雨晴:“咱要去老傅嵌纯绰穑亢镁妹患恕!

    郑雨晴笑:“咱现在都集团了,你还用报社那一套?见主任要喊主任,见总编要喊总编,都训练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轻没重。”

    李保罗笑了:“老傅不是不在咱集团吗?还喊老傅。妈的,以前报社的人,个个都是胸中有山水,现在倒好,胸中有钱,脑子进水。原来亲亲热热的,突然就给等级隔开了,你喊着刘总编,就不好意思跟她开玩笑了。”

    郑雨晴的手机进了一条短信。陌生号码发来的:“郑记者,我有秘密消息通报,下面地市医院涉嫌贩毒,你敢不敢采?”

    郑雨晴一个激灵:“有大事!”

    李保罗:“嘛事?”

    郑雨晴把短信读给李保罗听。

    李保罗跟打了鸡血一样突然就精神了:“在哪儿?!”

    郑雨晴正回短信,字都打一半了,李保罗突然就松懈了:“你这个月工资加奖金多少?”

    郑雨晴手指犹豫了,嘴一撇:“3300块。你呢?”

    李保罗手指不自觉就递到嘴边,假装有烟地狠狠嘬一口:“3500。妈的!我进社的时候,就拿这么多钱!一改革,回到解放前了!”

    郑雨晴不作声,过一会儿轻轻吐了一句:“怪不得领导不许互相打听同事工资。”

    李保罗不解地看看郑雨晴。郑雨晴说:“他是怕真相被我们知道了。我以为就我拿得少。没想到大家都拿得少了。”

    李保罗:“还有谁?”

    “刘大姐。她说她也有发行和广告任务。没完成,就只拿了基本工资。再加上有错别字给挑出来了,热线电话都打爆了。她又给扣工资了,所以,连着俩月,基本工资都没拿全。”

    李保罗突然笑了。

    郑雨晴:“你笑什么?”

    “老板在台上开会,跟打了鸡血一样!天天发行破纪录,广告破纪录,经营破纪录,那些实惠,怎么我们一点没得着呢?不去了!”

    “不去什么?”

    “没必要给他玩命。以后这些新闻线索,你就当没看见。让线人直接去公安局报案吧!就这么回他。”

    郑雨晴犹豫地点了点头,说好。

    夜里12点,郑雨晴给萌萌补了一顿奶,正要睡觉,手机又响,短信又至:“他们正在取货!”

    郑雨晴站在客厅,思忖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手机给李保罗打了电话:“保罗,我想了想,咱还是得去。”

    李保罗:“去哪儿?”

    “阜州。下面的一个地市。”

    “干吗去?”

    “还是早上那条短信。我想明白了,我们是记者,追新闻不是为了领导,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对得起百姓。头上无冕,心有良知。”

    李保罗声音突然伤感起来:“雨晴,我去不了了。下午我去医院了。拿了我的报告,我这老摔跤,不是腿没恢复好,是运动神经元病。我以后,哪儿都去不了了。”

    郑雨晴含了含眼泪,毅然拿出了双肩包。

    郑雨晴赶到长途汽车站的时候,接到刘素英电话:“你在哪儿?”

    郑雨晴喏喏地说:“在外面。”

    刘素英走过来,拍了一下郑雨晴的肩膀,把郑雨晴吓了一跳。

    刘素英指着她的脑门子轻轻骂:“你胆子太大了!你知道你在干吗吗?你在干公安局的工作!你应该向公安机关报备!”

    郑雨晴:“线人说,已经跟公安机关说过了,公安没回音才跟我们说的。”

    刘素英:“你把孩子丢家里,你像娘吗?孩子在吃奶!”

    郑雨晴:“我交代给我爹妈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我给她断奶。不错了,都吃八个月了。”

    刘素英掏出两张车票,递给郑雨晴一张:“走!检票了。”

    郑雨晴呆住了:“大姐?!”

    —是李保罗通知刘素英的。

    郑雨晴一把拉住刘素英:“不行!回头你跑不动。你都多少年不去一线了。”

    刘素英高傲地哼了一声:“老娘我每天骑车上下班,就是为了保存体力,时刻准备着!”

    刘素英大踏步往检票口走。郑雨晴眼泪唰地滑落。

    长途车上,郑雨晴手掌揉着乳房,眼睛看着窗外。

    刘素英笑:“刚出门就想娃了吧?女记者都一样。我当年流着泪去采访,把我孩子锁家里。我还没你那么命好,没人给我带—你爸不是赌咒发誓不给你带孩子吗?”

    郑雨晴有些凄凉地笑道:“我只要跟他说是工作需要,他一定会捐弃前嫌的。老新闻工作者了,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刘素英也笑:“怪不得大部分职业都是家传。同行才能理解同行啊!”

    夜色里,郑雨晴和刘素英跟线人,猫身在医院附近的草窠里。

    郑雨晴满头是汗,不停轻轻拍着胳膊和腿。

    刘素英:“没经验吧?得牛仔裤配长袖。野地里,蚊子多多啊!给!”刘素英递来一瓶风油精。

    郑雨晴:“以前蚊子从来不咬我!没这意识!”

    刘素英:“现在你一身奶香,别说蚊子咬你,我都想咬!”

    线人一按她们,俩人立刻收声。

    医院顶楼的一个窗户,灯亮了。

    郑雨晴看表,夜里11点半。

    她问线人:“要现在上去吗?”

    线人惊讶地看着郑雨晴:“这是抓毒贩子!你以为赴宴?惹急了人家拿刀剁你!”

    很快,灯灭了。

    一切归于平静。

    一辆摩托车出来。

    一个人又走出来。

    郑雨晴拿长焦咔咔一通拍照。

    线人耳语:“这个人是药剂科的王信义。”

    郑雨晴:“是药剂科私自卖杜冷丁?”

    线人:“不是。是医院官方—领导。”

    郑雨晴跟刘素英对视:“又是领导!”

    线人不解地看着她俩。

    刘素英解释道:“说我们单位。”

    郑雨晴又问线人:“你怎么知道的?”

    线人看着郑雨晴:“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几年前开新闻工作者表彰大会的时候,我是地方优秀供稿员。你在台上,我在台下。我以前是这个医院的职工。”

    郑雨晴大惊:“现在呢?你干吗去了?”

    线人两年前写匿名信举报过医院卖毒,但那信不知怎么,回到医院领导手上,查出来是线人干的,找个理由就把他开除了。

    郑雨晴:“他们这两年一直在继续?”

    线人:“没有。我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们警惕了一段时间,发现没风声了,最近又开始了。”

    郑雨晴:“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在医院交易!”

    线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医院有杜冷丁出售是正常的。他们是有智商的人。”

    三个人从交易现场撤离,找了家宾馆,在宾馆里开会,窗帘密闭。郑雨晴胳膊上、腿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蚊子包。她边挠边问:“今晚为什么不抓?”

    线人:“咱不能抓。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弄死你可以让人找不到你的尸体。”

    郑雨晴气愤地骂:“老子要是不搞条大新闻,都对不起我的血汗!”

    刘素英对着手提电脑上的照片分析:“这个不行。啥都看不清楚,拿去报案得让警察轰出来。得抓个近景。”

    线人摇头:“我可不打算送死。”

    郑雨晴和刘大姐一对眼神:“剪刀石头布!”俩人没有预演地就开始猜拳了。

    郑雨晴赢了。刘素英:“三局两胜!”俩人接着剪刀石头布。

    还是郑雨晴赢了。她立即起身:“我去现场,你去公安局。”

    刘素英当然不同意。

    郑雨晴说:“你都输了你想耍赖啊!我腿脚快!再说了,我最烦跟有关部门的大爷打交道了。他们也不鸟我。你不一样,你气势大,镇得住他们。”

    刘素英终于同意了。

    郑雨晴跟线人说:“明天你跟我去现场抓现行!”

    线人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去,你不怕死你去!”

    郑雨晴豪情万丈,恶向胆边生,啪地一拍桌子:“我去!老子一个人去!”

    一激动,奶就直飙,眼看着郑雨晴前襟湿了两块,印迹越来越大。线人很迷惑,忍不住指指郑雨晴。

    郑雨晴一看,赶紧一溜烟跑到厕所去。

    刘素英突然就柔软了:“求你了。你陪她去吧!她娃都不喂了,来替你报仇。你好歹地形熟。你放心,我去公安局搬救兵。我要是搬不来救兵,我死给你看!”

    郑雨晴大大咧咧甩着膀子打算英勇就义的样子,从厕所里出来了。看到线人摇头,她拍拍他肩膀:“行!你歇着吧!我自己去。”

    线人说找拜把兄弟陪郑雨晴。他是怕死,但他另有理由—都在这个城市消失一年多了,突然出现会打草惊蛇:“明天你躲在医院里不出去。我在外面盯着,他们一进去,你就下去。”

    雨晴愣了:“下去?他们在顶楼欸!”

    线人坚定地说:“下去。”

    第二天下午,郑雨晴去医院挂号,找到一个房间:“惠医生吗?我做检查。”

    戴着口罩的惠医生把郑雨晴迎进诊室,把诊室门关上。

    郑雨晴躺检查床上看着惠医生的眼睛:“雨中山果落。”

    惠医生:“灯下草虫鸣。”

    两人扑哧笑了。惠医生摘下口罩。

    惠医生跟郑雨晴详细说了晚上的行动,和线人说的一样,郑雨晴藏在楼顶,等楼下交易开始,她就翻下去。

    惠医生看看郑雨晴的胳膊腿儿:“你这身子骨,可别掉下去。”

    郑雨晴:“没有保险带?”

    惠医生也惊着了:“你以为是马戏表演?”

    郑雨晴恐惧地闭上眼睛,把脸遮起来:“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有恐高症!”

    惠医生也傻了。

    惠医生把郑雨晴带到楼的尽头,路过消防栓的时候,趁四下无人,打开盖子,想把消防水带给取走,取半天竟然不会拿!

    郑雨晴急了,拔起栓子把消防水带揣衣服下头,双肩背包转过来,反背在前胸遮盖住,动作一气呵成。她恶狠狠地盯着惠医生:“这点活都不会干!”

    惠医生哭笑不得:“大姐,你是记者还是小偷?”

    身后有人过来,跟惠医生打招呼:“领工资啊?”

    惠医生打哈哈:“不是,陪消防处的去财务科。”

    人家也就过去了。

    郑雨晴一脸不可置信:“你会不会撒谎?消防处去财务科?”

    惠医生:“我紧张!”四下张望,看没人,他一闪身带郑雨晴上了消防通道爬到顶楼。

    郑雨晴问:“有楼梯你为啥要拿消防水带?我晚上从这儿下去直接堵他们不就行了?”

    惠医生:“楼下是财务科,一会儿下班,这个通道就从里面锁上了。”

    惠医生到了天台,把郑雨晴安顿在水箱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你就藏这里。下面一有动静,他们就打你手机,你调静音。你就顺这里走,走到这儿,我给你画一下,这下面就是药剂科办公室。你把消防带系在这儿,你顺带子爬下去就能看见。只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你抓不住,就抓不住了。你动作要快!”

    郑雨晴把消防带掏出来看看:“这玩意儿,会断吗?”

    “十个你挂上去都不会断。关键是你自己,你别撒手就行。你一撒手,就是从六楼摔下去。根据我过往的救治经验,生存率基本没有了。”说完惠医生转身要走。郑雨晴一把把惠医生拉住。一手都是汗。

    惠医生有些犹豫:“要么一起下去吧?”

    郑雨晴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稳一稳神,待睁开眼已经无比坚定与勇敢:“你走吧!”

    惠医生有些不忍,想想,转头走了。

    郑雨晴一个人藏在夹缝里,与偌大的天台相比,她很瘦小。

    前襟又被乳汁浸湿了,乳房胀得疼。

    天色渐暗。夕阳的余晖倾倒在楼顶。远方,目力所及之处一片荒草地,还有芦苇,很美。

    郑雨晴猫着腰,走到天台边,往下一看,腿立刻就抖了,感觉一时二刻就要掉下去了。爬下去绝不可能!她有点悲观,今晚基本要黄花菜了吧?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五六分钟内把消防带系上,自己翻身滑下,拍了照,再跑掉。六楼,掉下去活命的概率为零啊!

    郑雨晴头有些疼。她忍不住拿拳头敲头。

    手机振了,是刘素英:“你还好吧?”

    郑雨晴轻轻回答:“没事。”

    刘素英:“忘记给你带晚饭和水了。”

    郑雨晴:“我故意不带的。免得上厕所。”

    刘素英:“我在派出所外头候着,线人一给我电话,我就带警察杀过去!”

    郑雨晴“嗯”了一声,掐了电话。她犹豫了一下,给爸爸打电话:“爸,萌萌好吗?”

    郑守富:“好!好!会叫爸爸啦!”

    郑雨晴:“啊?我刚走她就会说话啦?这个没良心的!我天天带她。爸,你和妈,要注意身体,不要省钱。你不要老跟我妈吵架,老了以后,就你们俩做伴了。”

    郑守富:“可以靠你嘛!”

    郑雨晴:“我也靠不上。你对我妈好点。不说了,我得给手机留够电。”

    郑守富还在电话那头不解地问:“你在干吗呀?神神道道的。”

    郑雨晴又给吕方成发短信:“我爱你。”

    吕方成半天没回音。

    郑雨晴等得很孤寂。

    终于,天黑了。

    只有没有灯光的地方,才能看见繁星点点。好久都没见过这么多星星了。真想给女儿唱首“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萌萌,妈妈想你。

    睡吧,要是能睡着就好了,时间就过得快了。一定要睡一觉,才能保持体力。

    这该死的脑袋,疼得像开裂一样。

    “我郑雨晴,也可以像007那样飞岩走壁?”郑雨晴脑海里把蜘蛛侠、蝙蝠侠、令狐冲和郭靖全都走了一遍,然后一个人呵呵地笑了,“我的一生,是惊心动魄的一生,差点在洪水里翻船,曾经从山崖上掉下去,现在又要从六楼跳下……嘘,真不吉利,敲敲木头。妈的,连根木头都没有。我不会,真掉下去吧?不会的。我福大命大,我为民谋福利,老天会保佑我的。”—郑雨晴在这一刻,就信菩萨了。

    23点55分了。

    郑雨晴发现自己无比亢奋,既不饿,也不渴,浑身充满了野性,感觉来一只老虎,自己不用喝酒就能把它捶死。

    手机电池快没电了!!还有一格!

    吕方成电话到,郑雨晴正要接,线人的电话进来了,郑雨晴果断接了线人电话。

    “他们前后脚进去了,灯还没亮。”

    郑雨晴迅速就位,抱着消防带猫步地跑到惠医生画线的地方,系好带子。她伸头一看,灯亮了。

    要抓紧!只有五分钟时间!

    郑雨晴深吸一口气,把相机挂脖子上,把包丢在平台,毅然决然,咬牙切齿地,抱着消防带子就往下滑。

    滑到六楼口,郑雨晴心脏都要掉出来了。

    窗口里,清晰地看见药剂师将药品给了一个黑衣人。黑衣人掏钱。同样一身全黑衣的郑雨晴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里面的人立刻警觉,他们大喊着打开窗,郑雨晴却淡定地在确信照片清晰以后,才开始往下滑,里面的人拿出一把刀,推开窗户割消防带子。

    刘素英在派出所内已经要崩溃了。

    她对警察大喊:“我的记者在现场,这是我们昨天拍的照片,你们必须要出警!”

    警察爱搭不理地看着刘素英:“你说出警就出警啊!你这拍的什么呀!谁看出来这是什么?”

    刘素英掏出手机:“你不动?出大案你负得起责任吗?我现在就给省公安厅厅长陈述坤打电话!”说着开始拨号。

    警察笑了:“我们这儿每天叫嚣着给厅长打电话的人恐怕得有十几二十个。咱到底是依法办事,还是依人情办事?去去去!我这儿忙着呢!这酒后闹事的还没处理呢!”

    刘素英急了,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走到警察身后把刀搁他脖子上:“你去还是不去?!”

    警察傻了:“你不要犯浑!你!你弄疼我了!血!哎!血!救命!”

    外面警察带着警棍就进来了:“你放开他!你放开他!”

    刘素英:“你们赶紧去万仑医院!现在去!!”

    惠医生穿着白大褂狂奔进来:“不好了!出人命了!有人从我们医院六楼摔下来死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