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楔子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1 傀儡骑士

日本,东京。

涩谷地区,堪称是这个行省中最繁华的区域之一。没来过这里的人,很难相信在这个狭窄的海岛上,竟有如此的繁荣。这里几乎是整个世界的缩小版,什么都有,却更加繁荣,更加夸张,也更加畸形。形形色色的人出现在这里,用眩人耳目的奇装异服,尽情抒发着对整个世界的愤怒、嘲讽及热欲。

一人静静地沿着扶梯向下走去。他的装扮在别的地方会很显突兀,但在此处,却并不惹人注目。他穿着一身复古的紫色燕尾服,与他头上的礼帽恰好相配,再配合唇边那一抹精致修剪过的小胡子,就像是从三十年代的电影中走出来的一样。

这座大楼,是涩谷最负盛名的百货公司,游人如织。这人在人群中静静地穿行。

地下1-3层全是挤满了人群的柜台,他并没有停步,继续往下走。他手中托着一个纸袋子,就像是个普通的购物者,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又过了两层后,他推开一个隐蔽的门,现出一条狭窄的通道来。

一股酸涩的气味冲了出来。这与他身上的古典气息格格不入,但是此人并没有犹豫,扶着锈迹斑斑的扶手走了下去。

这是大楼的下水道。日本战后修建的大楼,下水道多按美式标准设计,空间极宽,通风良好。管道里甚至可以容得下一辆小轿车奔跑。那人小心地避开了泥泞处,向下水道深处走去。

一直走了一千多米,到达下水道的腹心处,这里,已远离地面,一点人声都听不见了。他才停了下来。突然,一个干哑的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将我唤醒?”

声音丝毫没有起伏,带着种奇异的冰冷感。那人抬头,只见一具傀儡,被丝线吊在下水道的天花板上。

那是一具半米多高的傀儡,由木头刻成,披着铠甲,头戴一顶镶嵌了羽毛的头盔,骑在一匹同样是傀儡的马上。傀儡的面目镂刻得极为精细,眉梢上似乎夹带着一丝揶揄的笑意,令人几疑为真。下水道中的微风吹过悬垂傀儡的丝线,傀儡微微晃动着,面目在光影中徘徊,那双眼睛就像是活过来一般,隐秘地盯着来人。

这一幕,滑稽中透出某种诡异,陈腐的下水道深处,似是打开了通往冥界的门户,秘魔透空而来。

那人心底兴起一阵奇异的感觉,这个傀儡骑士的目光,竟似真的穿透了他的身体,看进了他的内心!

恍惚之间,他竟分不清楚,这具傀儡究竟是死是活。

那妖异的傀儡,似乎将这种沉默视为冒犯,冷哼说:“如果你拿不出像样的理由,就死在这里吧。”

它的声音阴森狠辣,似乎真有决定人性命的力量。

那人吃了一惊,但声音仍然柔和而稳定,恭谨地行了一礼:“尊敬的沉睡者,我用黑猫之瞳将您唤醒,当然是想跟您做一笔交易了。”

傀儡骑士冷笑:“跟我做交易?你可知道我的条件?”

那人不答,将手中的纸袋打开。

“梵高的《星空》堪称是艺术史上的杰作。所有人都认为,它被珍藏在卢浮宫中。但,这才是真迹。尊敬的沉睡者,每个想跟您交易的人,都必须提供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我想,这幅画,应该足够说明我的诚意。”

傀儡骑士的目光,竟似真人般从他身上移开,落到了画卷上。足足过了七八分钟,傀儡骑士才开口:“果然是真迹。你具备跟我交易的资格了。”

他的声音,已大为和缓。

那人双手将画卷合起,无数道丝线从傀儡骑士身上发出,将画卷缠起来,绑缚在它身上。

“尊敬的沉睡者,您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您是隐在黑暗世界中的先知,无论什么难题,都无法难倒您。我今日找到您,是想问您一个问题。”

他的面容猛然一肃:“我想问您,如何才能在D-war第二轮中,击败晏的战队!”

傀儡骑士目光闪烁:“你想知道击败晏的办法?”

那人:“是的!”

傀儡骑士:“你可知道,晏之所以参战,是因为卓王孙的原因?击败晏,意味着要击败卓王孙!”

那人嘴角逸出一丝微笑:“是的!这正是我想要求的。我必须要晋级。”

这一刻,他脸上的优雅荡然无存,面孔竟倏然变得有些狰狞。

傀儡骑士:“你应该知道,即使晋级第二轮,你能获得D-war的胜利,成为公爵的可能性仍然很小。无论兰斯洛特还是龙皇,甚至图图大主教,都不是你能抗衡的。”

这位黑暗世界的先知,似乎对人类世界极为了解,短短几语,就将D-war大势分析的清清楚楚的。

那人点头:“您说的不错。但是,只要击败了晏,我就可以证明一件事。”

他的目光倏然炽烈起来,一字字说:“我比卓王孙强!”

傀儡骑士没有说话,目光却也仿佛炽烈起来,盯着那人。缓缓地,它用幽寂的声音说:“看来,你还是对于自己的血脉耿耿于怀。你得到的已经够多的了。”

那人:“不!还远远不够!我想要的只有一个,就是成为第三大区的继承人!而不是一个不见天日、永远笼罩在他阴影下的弃子!沉睡者,你到底能不能帮我?”

他被傀儡骑士几次反问,激得有些恼怒,语气不由得焦躁起来。

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从某个隐秘的渠道,得知沉睡者的存在。这位沉睡者,是最可能助其实现愿望的人。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渴望拥有的东西就在眼前,却拿不到。无怪以他多年刻意蓄习的优雅,都克制不住。

傀儡骑士淡淡说:“我,知道击败卓王孙的方法。”

那人惊喜道:“告诉我!”

傀儡骑士:“你该知道,跟我交易还有另一个条件,你想要得到我的消息,就必须拿出同等分量的秘密来!”

那人:“你……想要什么秘密?”

傀儡骑士:“击败晏的方法中,那位号称不可能被击败的骑士W,会扮演重要的角色。W本名吴钺,他有个奇怪之处,就是从不说话。但他并不是天生如此的。我想要听的秘密就是,是什么让吴钺噤口不言的。你心中有图谋,所以一直在刻意结交第三大区的几位骑士。这个秘密,想必你会知道。”

那人脸色骤然改变,似是在心底挣扎着,良久,方才缓缓道:“我还真知道这个秘密。这个秘密,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它跟卓王孙也有极大的关系。我可以告诉你。”

傀儡骑士:“那么,我们的交易就达成了。”

那人一喜,急切地说:“快告诉我击败卓王孙的方法!”

傀儡骑士眼角揶揄的笑容变得有些阴森,诡异,轻轻说:“这个方法的精髓之处,就是决胜在战场之外啊,陆东城。”

2 补丁熊

黄浦江畔的别墅内。

雨绵绵密密地下着,将大地割裂得寂无声息。南国独有的绿意被烟雨洇开,沾染着每一寸尘土,仿佛调了色调的透镜,埋没了其它颜色。

水滴敲打着二楼的落地飘窗,发出一串只属于春天的低语。

若肯静下心去细听的话,还能分辨出新草冲开泥土、春莺梳啄羽翼、微风吹落花朵的声音。

秋璇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欣赏着这首雨之交响曲。南极旅程发生了太多事,所有人都疲乏不堪。韩青主吵着要倒时差,为了体恤下属,她便难得地放了两天假。

这个周末,弦月事务所暂时歇业。

于是她便可以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留在卓王孙借给她的住所里,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但是,这杯茶被擎在手中许久,秋璇都没有喝上一口。

她望着窗外的雨雾,怔怔地想着什么。

白与蓝交织的颜色,在她脑海中浮现。中间夹杂的,是一团炽烈的火。火中围困的,是一个桀骜不驯的身影。却瞬间就被吞噬。

那是卓王孙。

南极的旅程虽然短促,却印象深刻。当卓王孙被吞入岩浆中时,秋璇竟升起种错觉: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他困于地底洞穴时,每一刻都度日如年。

如果他真的永留在南极大陆,那么,她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秋璇端着茶杯的手轻轻颤了颤,似是不胜这梅雨时节的轻寒。

这句话,当卓王孙在冰洞中再度说起时,她的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颤。

三年前,她从舞会上不告而走,卓王孙寻了她整整三年。有谁知道,那离去的一刻,秋璇心中的痛苦,丝毫不弱于卓王孙。但是,她不得不走。

她离开他,是为了能更好地跟他在一起。三年来,她周旋于一次次危机中,苦心化解SEVEN的危机,不就是为了两全家国利益,和对他的爱情吗?

但最终的结果,她却不得不跟他在D-war的战场上兵戎相见。

秋璇抓着红茶杯的手指有些颤抖。

小卓,我不能失去你。可是,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周全我们的爱?

一只气球从她窗前缓缓飘过,气球下挂着一件东西。

那是一只毛绒小熊,胖乎乎的,很可爱。穿着一件蓝色的宫廷礼服,还戴着一顶宽大的帽子。小熊的表情憨憨的,冲着窗子内的秋璇微笑。

这只小熊很普通,随便一个玩具店里都能买到。唯一有点不同的是,小熊的胳膊上贴着一只创可贴。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没有人会在毛绒玩具上贴创可贴的,但是,秋璇看到这只小熊时,脸色却讶然变了。

她忍不住伸手,将小熊拉了进来。细雨将小熊浑身都淋湿了,却淋不湿小熊脸上的笑容,只是,让它胳膊上的创可贴,粘的没那么结实了。

秋璇温柔地给它粘紧了创可贴,擦去它脸上的雨珠。

一些压在心底的往事,也像这仲春的绿意,慢慢浮了起来。

“我要进去!”

“我要进去!”

“我要让妈妈抱着睡觉!”

“我要让妈妈抱着睡觉!”

两个穿着睡衣的小孩子站在门口,愤怒地冲着侍卫喊着。两张小脸都憋得通红。他们一个是男孩子,一个是女孩子。都长得玉雪可爱,和墙壁上飞舞着的小天使一模一样。尤其是小女孩,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宛如天堂的光芒,令人一见就不由得惊叹。粉妆般的两张小脸,让人不由得想捏一下。他们一人抱着一只枕头,虽经侍卫们百般阻拦,仍不肯退后。

小女孩喊一句,小男孩就跟着喊一句。小拳头攥得紧紧的挥舞着。

小女孩回过头来纠正他:“阿历克斯,那是我的妈妈,可不是你的妈妈!”

小男孩:“可是、可是你的叔叔我也叫叔叔,你的妹妹我也叫妹妹,为什么你的妈妈我就不能叫妈妈?”

小女孩:“你真笨!叔叔妹妹可以有很多,但是妈妈只有一个。你的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个妈妈是我的!”

小男孩说不出话来。他想了想:“让我也叫么,我从小就没见过妈妈,我没有妈妈……”

他那可怜巴巴的神色让小女孩心软了:“好吧,就让你叫吧。来,我们一起冲进去,让妈妈抱着睡觉最暖和了!”

小男孩:“好!”

两个小家伙向着雕满花纹的大门发动了冲锋。侍卫们手忙脚乱地才将他们拦了下来。小男孩不甘心被挡住,狠狠一口咬在了侍卫手上,痛得侍卫差点发出一声惨叫。

侍卫强忍着疼痛,蹲下身对小女孩说:“芙瑞娅殿下,您身为合众国的公主,应该更懂事一些。女王陛下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您现在不能去打搅她。”

这句话,让小女孩安静了下来。她虽然心有未甘,但是,早就懂事的她,知道此刻去打搅忙于国事的母亲,是很不应该的。她极不情愿地放弃了挣扎。

小男孩:“我不是公主,我要继续冲锋!”

小女孩:“笨蛋!你是王子,你跟我一样需要懂事!阿历克斯,我从未见过你这么笨的王子!”

小女孩冲着侍卫哀求着:“瑞克叔叔,我能看妈妈一眼吗?就看一眼!”

侍卫犹豫着。他可不敢轻忽职守。他知道女王正在处理极为重要的大事,已经好几天都工作到很晚,想必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不能被这两个淘气的孩子惊扰。

但小女孩忽闪忽闪着大眼睛,满脸的期盼却让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考虑了良久,说:“就只有一眼,什么声音都不能发出!”

小女孩拼命地点着头。

侍卫将沉重的大门轻轻推开了一条缝。两个小家伙挤在一起,向里张望。宽大的房间里灯火通明,一个人影正坐在办公桌后,聚精会神地处理着公务。堆积如山的文件,挡住了她小半张脸。她不时停下来,凝神思考,随即在公文上作出批示。

小女孩静静地看着她:“妈妈……”

小男孩也静静地看着她:“妈妈……”

他们痴痴地从门缝中看着这个身影,在他们小小的心里,这个身影代表着温柔的声音,柔软的拥抱,与……爱。他们虽然很想到她身边,依偎着她的体温,但又知道,这样会让打断她的工作。他们都是从小就懂事的好孩子,可不愿意让她有丝毫的不开心。

侍卫:“好了,两位小大人,看也看过了,您可不能再打搅女王了。乖乖地回去睡觉吧。”

两个小家伙抱着枕头,垂头丧气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们各自有个宽敞的卧室,里面有昂贵的描着金边的家具,堆满了玩具,一切好玩的有趣的应有尽有,还有一大堆仆役照顾。

但是,没有妈妈在的地方,是那么的冰冷,他们很不情愿过去。

他们更愿意蹲在这座门口,从门缝里望着妈妈。但是,侍卫说这样会打搅到妈妈,这让他们觉得懊恼。

“什么时候妈妈才会抱着我们睡觉呢?”

小男孩睁着大眼睛,问小女孩。

小女孩像个大人一样思索着。

“下雨的时候。有一次下很大很大的雨,打很响很响的雷,我好害怕,就跑到妈妈的房间里,她抱着我睡的。”

“那下次下雨的时候,我去叫你,我们一起去找妈妈!”

“好!”

于是,小小的阿历克斯,就有了一个小小的心愿。

他盼着下雨。

有一天晚上,一个炸雷将小阿历克斯从睡梦中惊醒。他揉着眼睛坐起来,一股狂风吹着暴雨打在窗上。外面的树几乎被吹倒了,粗长的闪电一条接一条在空中亮起,雨像是瓢泼一样浇下来,打得窗户噼哩啪啦地响。

阿历克斯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下雨了!

真的下雨了!

他赤着脚,跑到了大门口,将沉重的门推开。狂风夹着暴雨立即打在他身上,将他全身浇湿。小阿历克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满脸兴奋。

他向芙瑞娅的房门口冲去,由于跑的太急,狠狠摔了一跤。阿历克斯爬了起来,一阵敲门,一面大叫:“芙瑞娅,快些起来,下很大很大的雨啦,打很响很响的雷!”

芙瑞娅揉着眼睛开了门。

阿历克斯:“我们去找妈妈抱着我们睡觉吧!”

芙瑞娅立即露出了笑容:“好!”

两个小家伙向女王的房间跑去。夜已深了,侍卫们都在宫殿外守夜,走廊里没有一个人。他们轻轻地将门推开一道缝隙,挤了进去。

“妈妈,打雷了,我好怕……”

芙瑞娅可怜巴巴地轻声说。

“好怕……”

阿历克斯也随声附和。

他们钻到了被窝里,一左一右,抱住了女王的胳膊。女王笑了笑,将他们搂在怀里。

好温暖啊……

从来没有这么温暖过!柔软,带着淡淡的香气。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吗?

小阿历克斯露出了笑容,他紧紧抱住女王的胳膊,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当阿历克斯揉着眼睛醒过来时,他发现已经很晚很晚了。女王早就不在了,一只毛绒玩具熊躺在他身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阿历克斯满心纳闷。

“快些起床吧!你可真是个大懒虫!”

芙瑞娅走进来,嘲笑着他。她已经梳洗打扮好了,穿着宫廷款的丝绸裙子,就像是花园里的一朵玫瑰。

“我睡得这么死?”阿历克斯有些不好意思。

芙瑞娅:“你还说兀∧阕蛲肀У那么紧,妈妈都没有睡好觉。你倒是睡的很沉,还打呼呢!早上还不肯放手,妈妈只好拿了个玩具熊让你抱着!”

是这样子吗?阿历克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他还从未睡这么沉过。

“快些起床吧,我们打猎玩去。”

阿历克斯答应一声,想从床上跳下来。平时他都是这样的,使劲一跳就起床了。但是,今天,他却觉得身子格外沉重,连坐起来都有些困难。

“我这是怎么了?”

他有些沮丧地说。

芙瑞娅见他脸上发红,急忙止住他:“你一定是生病了,别动,我去找葛廖根夫人过来!”

她咚咚咚地跑了出去。

葛廖根夫人的丈夫是位伯爵,她受命于照顾两个小家伙。她被芙瑞娅拉过来,才看了一眼,就立即叫了起来。

“啊,你感冒了!”

她摸了摸阿历克斯的额头,热得烫手。

“你肯定是受凉了。”

阿历克斯记起自己昨晚跑出去看雨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他闷闷地说:“我受凉了……”

他举起手,手上有一道伤口。

“我还受伤了……”

这是他昨天摔跤时留下的,当时他太兴奋了,没有觉得痛,现在才感到痛的有些难以忍受。

葛廖根夫人抚摸着他的额头:“不用担心,你的感冒,吃些药就好了。至于这个伤口……”

她命令侍女将医药包拿过来,翻出酒精为阿历克斯清洗了伤口,然后,贴上了一只创可贴:“只要粘上创可贴,很快也会好起来的。”

她拿出药,倒上水,让阿历克斯服下。

阿历克斯听话地吃了药,在床上躺下,葛廖根夫人给他掖好了被子。

“好好睡上一觉吧,很快你就能下床跑了。”

阿历克斯:“芙瑞娅,我没法跟你一起去花园玩了……”

芙瑞娅:“没关系,你想玩什么?我给你带过来!”

阿历克斯点点头,抱着熊,睡着了。

接下的几天,芙瑞娅从花园里采来花,将玩具搬到阿历克斯的房间里,陪着他一起玩。但是阿历克斯的感冒却越来越厉害,始终没有转好。他那晚受的风寒太重了,高烧持续不退。他睡着的时候经常会又踢又打,将被子甩开。这更加重了他的病情。

一次醒来时,阿历克斯伤心地发现,玩具小熊身上多了一道裂缝。那是他在晚上踢打时,不小心造成的。阿历克斯伤心坏了,抱着小熊不肯抬头。

芙瑞娅安慰他:“阿历克斯,你不要难过了,我去找人给你缝好就行了。”

阿历克斯点点头。芙瑞娅叫了个侍女进来,这个侍女针线活非常好,绣出来的花就跟真的一模一样。修补小熊这点事情,当然不在话下。可是,当她一拿出针线,阿历克斯就一声尖叫,将小熊抢了过去。

芙瑞娅:“阿历克斯,你干什么?不是给你补小熊吗?”

阿历克斯:“我不要这样补,这样小熊会痛的……”

芙瑞娅:“它只是个毛绒玩具,怎么会痛?”

阿历克斯:“不!他一定会痛的,我不要你这样补他……”

芙瑞娅:“那你说怎么办?”

阿历克斯:“给他贴上创可贴,他就会好起来的……”

他举起手:“你看,我手上的伤贴了创可贴之后,都能好,小熊一定也可以。”

芙瑞娅:“阿历克斯,你可真是笨,它怎么能跟你相比呢?”

“那就让他贴上创可贴吧。”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女王推开门,走了进来。

芙瑞娅:“妈妈!”

女王走到阿历克斯床边,坐了下来。她的手抚在额上时,阿历克斯立刻感到那股温暖、柔软的淡淡香气又来到了身边。

女王拿过一只创可贴,仔细地整理着小熊的伤口,然后,将创可贴粘了上去。她将小熊放进阿历克斯的怀里。

“这样,他就会好起来的。阿历克斯,等他好起来的时候,你也要好起来哦。”

阿历克斯用力地点头。女王轻轻拍着他,他将头埋在女王怀中,很快就睡着了。他睡的很沉,很安静,一点都不闹。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似乎正在做着一个香甜而柔软的梦。

等他醒来时,女王已经走了。阿历克斯惊喜地发现,小熊真的已经好了!创可贴揭去后,小熊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就跟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

阿历克斯露出惊喜的笑容。

芙瑞娅看着他,叹了口气:“阿历克斯,你可真是笨……”

当时,阿历克斯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只顾着发誓,绝不能输给小熊!小熊已经好了,他也要尽快好起来!

于是,他努力地吃饭,努力地睡觉,仅仅过了两天,他就真的好起来了。

而今,秋璇拿着这只小熊时,尘封的往事便浮上心头。她揭去创可贴,轻抚着那道几乎无法察觉的缝补痕迹——那是女王陛下在阳台的扶椅上,亲手一针针补好的。

她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这让她想起,如今很跋扈很霸道很嚣张的少年暴君,也曾有过那么单纯的时候,相信给小熊贴上创可贴,小熊就会好起来。

她也想起在那个华丽而又空旷的宫殿里,他们俩人曾度过的岁月。那段时间让他们拥有了很多只属于两人的小秘密。

她欠身,向窗下张望。

楼下的花园,雨色正浓。卓王孙一身便装,双手插在裤兜里,抬头望着她。雨丝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眸显得那么清澈。

南国弥漫的绿意,都无法模糊他眸中的纯净。一如童年时的模样。

秋璇忍不住笑了,她冲着楼下大喊:“等我一下!”

她冲着镜子仔细地看了一下自己,确认自己的仪容无可挑剔,便拎起小包,快步冲了下去。

见到她之后,卓王孙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将右臂伸了出去。秋璇很自然地跨住了他,问:“到哪里去?”

卓王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最好的红茶。”

秋璇:“最好喝?红茶?你可知道我对红茶的品位一向最高哦。”

两人的背影没入了细雨中。他们相挽在一起的景象谐和无比,是这世间最美丽的图画。他们本就习惯了陪伴在彼此身边,谁都无法跟谁真正分开。

3 时光红茶

“这红茶也不怎么样啊,哪里当得起最好的称号?”秋璇满怀期待地尝了一口,皱着眉将被子放了下来。

下雨天的红茶馆里人并不多,两人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僻静的靠窗的位置。卓王孙叫了一壶加奶的红茶,侍者送了他们两碟小点心。

卓王孙:“单以茶味来讲,它并不是最好喝的,但是,它有个最好的名字。”

秋璇“哦”了一声,翻起了铭牌。

时光红茶。

她瞬间明白了卓王孙的意思,看他的眼波朦胧了起来,就像是窗外的丝丝细雨。

“南极归来后,我一直在想,什么是世界和平。”

秋璇忍不住笑了:“小卓,你想的这个题目可真伟大。”

卓王孙:“我们俩人,本应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敌对的。但是,若是连我们都打了起来,所谓的世界和平,又怎能实现呢?所以,为了世界和平的伟大目标,我觉得,我们的争斗,到此为止。”

他端起了茶杯:“就让这场D-war成为我们的最终之战,你我都不要再投入更多的力量,以现在的兵力,打出什么结果,我们就接受什么结果。你看怎样?”

他的笑容有几分调侃:“要是这场战争再不断升级下去,我可真的无法保证世界和平了。”

秋璇的笑容却渐渐沉凝:“你明白龙皇有多强,若仅以晏现在的力量,你必败无疑。”

卓王孙摊了摊手:“那我就接受它。”

秋璇:“可你的祖父绝不会容许你这样做。我们都知道,来自于家族的压力有多大,在这件事上,我们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自主权。”

他们自南极归来时,还未下飞机,第三大公的机密信函就送到了卓王孙手上。这意味着什么,两人自然很明白。

卓王孙:“我知道。可是,我希望,解决办法不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而是你我端着红茶,商量出来的。”

“如果时光不算是最好的红茶;那么,能够避免战争、带来世界和平的红茶,算不算是最好的呢?”

秋璇凝视着他,透过窗外的粼粼雨色,她能看到他眸中的真诚。

南极之旅给他们俩最大的收获,就是让他们明白,他们不能再打下去了,那可能会让他们失去彼此。

坐下来谈,谈出个彼此能接受的结果。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在这个细雨如丝的夏日,两个人的心,贴的无比的近。他们仿佛看到,温暖的颜色,就是这漫天漫地的绿,正化作万缕柔丝,密密地罩住彼此。

秋璇无法否认,这是她喝过的,最好的一杯红茶。

在一段静谧的沉默后,秋璇:“小卓,虽然我觉得你的提议很好,但是,想必你也明白,如果我们接受D-war的结果的话,那么,必将有一个人要放弃大公的继承权,成为公爵夫人,或是王夫。你接受得了吗?”

卓王孙沉吟片刻:“那你有什么办法?”

秋璇思索着:“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就看你是不是答应……比如,我们不结婚。”

卓王孙:“什么?”

看到他几乎拍案而起的样子,秋璇急忙摇手:“你先别急。我是指我们可以维持事实的婚姻,但并不举行名义上的婚礼。你做你的第三大公,我做我的女王,各自治理邦国。我们私下的事,就不是宪法管得到的了。”

卓王孙摇头:“我反对。”

秋璇:“说说愕理由。”

卓王孙:“第一,继承人的问题。我们即位之后,为了家族,都必须要各自完婚,以便诞下继承人。所以,你的这个办法,势必会面临这样的局面:你要嫁给另一个男人,而我也要娶另一个女人——还必须生育子嗣。”

秋璇:“我们可以不结婚,像是百年前的那位童贞女王一样:嫁给我的国家。”

卓王孙:“这也不现实。若这个国家真施行纯粹的民主制度,倒也好办。你我赖过了任期后卸任就好。但它又是一个融合了君主制的怪胎。大公的世袭制导致我们必然面临子嗣问题。虽然继承人并不一定非要是直系子嗣,我们大可以选用旁亲——侄儿、外甥、甚至养子来做继承人。但,你的母亲我的爷爷,会允许我们这样做吗?他们费尽心机将大公的位置设为世袭,就是为了将它牢牢地把在自己后代的手中!如果我们俩人坚持不婚,势必会遭到他们极大的压力。而且,人民会怎么看?你我同时不婚,谁会相信这真的是嫁给国家?我们不论册立谁为继承人,他们都会认定他是我俩的私生子!人民心中那些龌龊的念头,我想你比谁都明白。”

秋璇不禁沉默了,卓王孙的这番分析很有道理。如果说第一个方案受阻于民主传统,那么第二个方案则碍于世袭制度,无法施行。这个传说中最完美的制度,带给这个世界十九年的繁华,也成就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却无法成全他们。

——六十亿人安享繁华的盛世,偏偏容不下一段王子与公主的爱情。

秋璇叹了口气:“我可没有这么想过,我对人民一直心存敬意。不过你说的有道理,还有没有别的理由?”

卓王孙:“第二条理由:我可是听说,异地恋是很容易感情破裂的。”

他板着脸说的笑话让秋璇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第三条理由,但是卓王孙没有说出来。以他对第三大公的理解,他自然很清楚,第三大公唯一能接受的结果,就是秋璇嫁过来,带着第一大区做嫁妆。

但他偏偏不想让老家伙如愿。就算以国家为名,也不能让他牺牲自己的幸福!

秋璇:“小卓,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卓王孙:“有。而且这个办法成功的可能性还很大。”

秋璇喜道:“什么办法?快说。”

卓王孙:“听说紫诏帝都大厦的顶层有个弦月事务所,老板娘神通广大,什么问题都能解决。要不我去给她个委托,让她帮着解决这件事?500万我还是能支付的起的。”

秋璇:“你这是在调侃我!”

她往椅背上一靠,无奈地说:“这件事太为难了,连我都没有办法。”

卓王孙:“其实还有个办法。”

秋璇一喜:“还不快讲?”

卓王孙:“打一场世界大战,将这个合众国全部摧垮,然后,在废墟上重建起一个真正的帝国。我们俩的结合,就没有什么障碍了。因为那时,不再有大公,宪法也会重新制定。而且,我们还可以用更神圣的名义——为了止住人间浩劫,仁慈的公主牺牲自己,下嫁给东方的魔王以换取世界和平。很完美的结局,不是吗?”

他的语调很平静,但秋璇却不禁打了个寒战。她丝毫不怀疑,卓王孙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如果有一天会失去她,卓王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发动一场世界大战。

她轻轻握住卓王孙的手:“不,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你也说过了,只要我们俩在一起商量,还能有什么困难是不能解决的呢?”

卓王孙点了点头:“我也绝不愿看到这一幕。”

秋璇:“我很感激你的提议,我们俩的战争,的确不能再升级了。你知道,这个合众国倾注了母亲所有的心血,如果这个合众国崩坏,她一定是最伤心的人。我万万不能这样做……”

“不。”卓王孙打断她:“是我万万不能这样做。”

秋璇怔了怔,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他接着说下去:“因为,我也视她为自己的母亲——而我迟早也会叫她一声妈妈的,不是么?”

这句话的含义让秋璇脸庞浮起一抹嫣红,她微笑着望着卓王孙,眸子里有无限柔情。

卓王孙也望着她,就像是小阿历克斯,跋涉过重洋后,第一眼看到芙瑞娅公主一样。那个金发的天使,牵着女王的手,在开满鲜花的宫殿前向着他微笑。那一刻,他就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并愿意与她一生为伴。

他记起他跟她一起偎依在那温暖的香气中,静静地沉睡。那是他一生中最温柔的回忆,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

他绝不愿亲手毁掉这个记忆。他要克服任何困难,只为能跟他的天使永远在一起。那么,又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呢。

“如果,D-war必须要分出个胜负的话,那么,我就做你的王夫。”

秋璇身子一震。

卓王孙微笑看着她,就像是不经意间说了件很小的事情。

秋璇:“小卓,你说什么?”

卓王孙:“对我来说,我想要的世界很小,里面只有一个人。如果这个人想做世界的女王,那就让她去做吧,我会退守在我的世界中,做我世界的王者。我会成全她,只要她在那个小小的世界中,也成全我。”

秋璇眼波渐渐朦胧起来,她很感动。

她明白,卓王孙做出了多大的让步。他愿意放弃继承第三大区,只为能跟她在一起。

他的世界,只有她。能拥有她,就已足够。

卓王孙的笑容桀骜而散漫,像是根本不在意他刚丢弃的是什么,又像是不知道,这个选择,将会遭遇多严重的压力。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能承受的住,也应该是他来承受。第三大公虽然威严素著,但他也不是第一次忤逆了,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秋璇静静地看着他。这一刻,两人的眼波连在一起。彼此都能清晰地感知到对方的内心。

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两颗心就是一个世界。生生死死,不离不弃。

然而,历史自有它的走向,不会为任何人的心意改变。

4 养女

温莎城堡中,一场家宴正在进行。

因为是家宴,莅临者都是王室成员。胡桃芯木长桌是18世纪的宫廷旧物,此时被鲜花与蕾丝桌布布置一新。主座当然属于玛薇丝女王,她罕见地脱下了身上的黑色宫廷礼服,换上了一身淡雅的晚装。这让她的高贵典雅中多了几分亲和。秋璇坐在她的左手边,餐桌的右边则坐着查理曼亲王和玛格丽特王妃夫妇。再往下,则是他们的女儿克莉丝塔公主。她穿着一身碎花洋裙,柔软的金发编成两条松松的发辫,仿佛是一尊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在这样亲切的氛围里,15岁的小公主少见地摆脱了宫廷礼节,乖巧地偎依在父亲身边,并不时对主座上的玛薇丝撒娇。

唯一不属于第一家庭成员的,是坐在玛薇丝对面的妮可。但她才是这场家宴的主角。这场宴会,是女王以私人身份,感谢她在南极火山口救出秋璇。当时的情景真是危险万分,若不是妮可驾着东皇太一适时赶来,秋璇很可能会遭遇不测。

查理曼亲王妙语连珠地说着妮可在骑士学校开学典礼上的精彩表现,让克莉丝塔大感兴趣。

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了一个话题:妮可为什么会有真·神谕。

妮可轻轻低下头,红着脸说这是她应该做的。她只惭愧自己驾驶机体的能力太差,救援太晚,才让秋璇虚惊一场。这样谦逊的态度,为她赢得了更多的赞扬。

宴会结束之后,克莉丝塔弹着钢琴,大家围在周围闲聊,气氛温馨而轻松,就像一场真正的家庭聚会。不知不觉中,大家的话题慢慢转到了妮可悲惨的童年。

再次提起往事,妮可的语调已经相当平淡了,仿佛这些只是和她无关的故事。但是,那浸渍在骨子里的伤痛,却让克莉丝塔听得惊心动魄。她忍不住站起来,来到妮可身边,轻轻拉起了她的手。

妮可轻轻欠身,向克丽丝塔行礼。她精致的眉眼含着谦恭的微笑,却又透出历尽创伤之后的平静。这让克丽丝塔心中升起一阵怜悯。她紧紧拉过妮可,对所有人说:“这位姐姐太可怜了,我们应该补偿她!”

查理曼亲王笑着说:“补偿什么呢?她现在是个大明星,曾经的苦难已经过去了。”

克莉丝塔:“可是,苦难就是苦难。她没有做错什么,却要受这么多折磨。我们都欠她的。”

查理曼亲王看了玛薇丝一眼:“那得请你的玛薇丝姑姑拿个主意。她才是这个国家的形式元首。”

克莉丝塔跑到玛薇丝身边,抓着她的手撒娇:“玛薇丝姑姑,您一定要好好奖赏她。你看她受了那么多苦,又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怎么奖赏她都不为过。”

克莉丝塔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小女孩的真诚。她还涉世未深,一直生长在深宫中,没有半点心机。她完全是被妮可的苦难所打动,全心全意想对妮可好点。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说这句话时,妮可的手在她掌心骤然跳动了一下。

她感到,自己苦心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了。

看着克莉丝塔期待的目光,玛薇丝亲昵地拍了拍她的头:“你说得对,你希望我怎么奖赏她呢?”

克莉丝塔认真的想了想:“童话故事里,当勇士救了公主,国王都会让他许个愿,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妮可可是救了姐姐几次呢!”

玛薇丝回过头,微笑着对妮可说:“那就让我们来个童话故事的结局吧。亲爱的妮可,你的确付出了很多,足以匹配任何形式的奖赏。我奖给你一个心愿——无论什么心愿,只要我力所能及的,我都会帮你完成它。”

她的话音刚落,克莉丝塔就欢呼起来。在小女孩的心中,这是个完美的童话。

妮可躬下身,谨严地向玛薇丝行礼。她的宫廷礼仪已相当完美,挑不出任何瑕疵:“尊敬的女王陛下,您的慷慨让我荣宠备至。但是,比起我受到的苦难,我更愿意记住我获得的一切。就像今天的宴会,不知有多少人在羡慕我呢。我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世界对我已经足够好了,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要求的了。”

克莉丝塔跳了过来:“不,一定要说一个。姑姑可不是随便许愿的人哦。”

妮可犹豫着,终于,低声说:“其实,我从小就有个心愿,但是,女王陛下,您真的愿意满足我这个心愿吗?”

玛薇丝微笑:“我说过,只要我力所能及。”

妮可:“我……我其实一直想要个妈妈,您,您愿意满足我的愿望吗?”

她抬起眼睛,眸子里已充满了泪水,静静地凝望着玛薇丝。

“这……”玛薇丝与秋璇同时一惊。

妮可要认她做母亲?

女王收妮可做养女?

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妮可做了她的养女,在法律上就与秋璇是同等的存在,只是继承顺位靠后了一些而已。如果秋璇、克莉丝塔不能继位,妮可就会成为第一大区的继承人。

法律上完全合法。

玛薇丝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默然不语。

克莉丝塔焦急地说:“玛薇丝姑姑,您说句话啊!你不是说过,妮可无论什么愿望您都答应的吗?”

妮可痴痴地看着玛薇丝,眼中的泪光渐渐黯淡:“克莉丝塔,谢谢你,我知道,这只是个奢望而已。我这样的孤儿,是不配得到这么好的妈妈的。只有您跟公主殿下才有这样的福气。”

克莉丝塔叫了起来:“不!不!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都应该享有一样的幸福。”

玛薇丝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妮可,不是我不答应,你知道,我对合众国与第一大区的责任。我的私事,其实并不由我做主,我必须考虑民众的感受,所以……”

妮可低下头,声音有些酸楚:“我非常理解您,陛下。是我鲁莽了。”

查理曼亲王咳嗽了一声,说:“玛薇丝,其实关于这件事,我有不同的看法。妮可是由超级公主选秀选出的冠军,民众已给她冠以公主之名。民众乐于看到他们选出的公主,成为真正的公主,在现世中写一个童话。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皇室的声望只会有进一步的提升。而且,玛薇丝,你也知道,整个合众国的孤儿们,都把你当成是他们的妈妈。我听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努力地打工,赚取一百元的钞票,但不花出去,而是贴身收藏着,因为那张钞票上面,有你的头像。他们从未见过妈妈,就将这张钞票当作妈妈的照片,每到伤心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眼。妮可,你是不是也有一张这样的钞票?”

妮可没有说话,她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夹子。那个夹子已不知过了多少年,残旧不堪,但是,里面的那张百元大钞却仍像新的一样。女王的头像,隔着塑料纸静静地微笑着。妮可下意识地拿手拂拭着塑料纸上的尘埃,尽管那上面一尘不染。

她看着照片时的表情,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查理曼亲王叹了口气:“玛薇丝,你被称为合众国之母,你若是收养了她,那么,全世界的孤儿们,都会觉得他们有了妈妈,他们的妈妈就是你。但若是你拒绝了,这些孤儿们都会非常失望。也许,收养她为养女,会有这样那样的影响,但是,国家利益,不是应该为一个孩子的笑容而让步吗?我更愿看到你成为真正的合众国之母,成为每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们的母亲,成为他们孤寂哭泣时的心灵支撑。玛薇丝,只有你能做到。”

他的声音充满了感染力,妮可与克莉丝塔都落下了眼泪。

玛薇丝没有说话,微微抬起眼眸,注视着他。似乎要看透他在这整件事中的真正用意。

查尔曼亲王避开了她的目光,亲切地看着妮可:“如果女王还不同意的话,就让我收养你吧。反正克丽丝塔也需要个姐姐。”

这句话虽然是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却仍让在场的人一惊。

查尔曼亲王收养妮可,同样会赋予妮可第三顺位继承权。在这一点上,和玛薇丝收养她并无本质区别。

——看来,他是非要促成这件事不可。他如此热心这件事,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大厅中的气氛顿时有些紧张,大家都将目光投注在玛薇丝身上。

玛薇丝露出微笑,缓缓站了起来:“亲爱的哥哥,您说的很有道理。国家利益,是应为一个孩子的笑容让步。是我考虑太多了。妮可,我欠你一个愿望,合众国欠你一个母亲。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养女。只是,我需要给民众一些准备,正式的收养仪式要等些日子才能举行。”

妮可惊喜地抬起头,眼睛里闪动着泪花。她扑进了玛薇丝的怀抱中。

她的怀抱温暖而宁静,带着悠远的香味。是那么柔软,又那么强大,仿佛能隔绝一切风雨。

妮可闭紧了眼睛,泪水夺眶而出。

这一刻,她的泪水是真诚的。

这就是妈妈的拥抱。是她的亲生母亲。

——我终于可以知道妈妈的味道了。

她闭紧眼睛,是为了掩饰她的心理震动。但这温情的震动,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某种仇恨取代。

为什么抛弃我,妈妈?是我不乖吗?是我不像你吗?

在旁人看不到的阴影里,她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女王陛下,我亲爱的妈妈,所有你不曾给予我的,我都将亲手取回来。

收养仪式举行后,她将成为第一大区第三顺位继承人。在那条通往王座与权杖的道路上,已登上了第一个台阶,还差两个而已。

芙瑞雅、克丽丝塔。

不……还差三个。

妮可用力握紧了双拳。

还有那个可恶的……她的孪生哥哥。

亚当斯大公进入重症监护室时,Joker正在练习着抬臂动作。他的身上仍缠着密密麻麻的仪器,全身仅有左手能动。

这是他唯一剩余的四肢。

亚当斯大公将带来的花束插在病床旁的花瓶里,并没有询问Joker的病情。他已对之了如指掌,不必假惺惺地表达关心。他能做的,就是为Joker找来全北美最顶级的医疗团队,Joker的状况,已渐渐稳定住。

亚当斯摇了摇头,说:“我越来越搞不懂玛薇丝一家了。你知道吗?玛薇丝收了妮可做养女,可是,秋璇亲口跟我说过,妮可是查理曼亲王的情人。这不是乱伦吗?这家人的口味也未免太重了。”

Joker停下挪动手臂,脸色有些奇异:“或许,你听完我下一句话,就不奇怪了。”

亚当斯:“哦?”

Joker:“妮可有真·神谕。”

“什么?!”亚当斯差点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声音陡然高了八度。

“妮可有真·神谕?这不可能!‘公主’是薇薇安,这是你亲自鉴定过的!”

Joker:“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也有出错的时候。我们都上了秋璇的当,她早就知道公主是妮可,在选秀中故意用计让我们认为是薇薇安。但这一次南极之行,我千真万确地肯定,妮可的脑界已成型,而她的脑界,和兰斯洛特的极为相似。在长生族中,这只可能出现在双生子身上。另一个证据就是,经我多次引导,薇薇安还是不能形成脑界,这对公主来说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比Joker更了解真·神谕了,如他亲自认定过妮可有脑界,那一定不会有错。然而,确认公主人选,亚当斯脸上却并没有一丝喜色,反而变得阴沉:“你说兰斯洛特是那对双生子之一,我还相信……但妮可?妮可怎么可能会是?她实在太不像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有意忽略了一点,若光从长相而论,妮可实在比兰斯洛特更像他们的母亲。他坚持说”不像“的,是许多更深层的东西。

Joker看着亚当斯脸上的失落,不禁叹了口气。他想起了百年前,父王在看着哥哥自己时迥然不同的目光——骄傲与失落都是那么明显。他嘴角抽动了一下,最终凝聚成一个无奈的笑容:“这就是命运啊。长生族双生的王者,一个是光,一个则是影。正如我和A,你觉得我们除了长相,还有什么相像的吗?但我们的确是孪生子,血与命都连在一起。所以,亲爱的亚当斯大公,接受这个事实吧,无论它多么难以置信。”

亚当斯不再说话,但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由于Candy的原因,他对妮可的印象坏到了极处。尤其当上次妮可穿起玛薇丝的礼服,不知天高地厚地引诱他时,他甚至已起了杀心。他寻找的公主,竟是这样的人!忽然地,他感到了一丝庆幸,那天幸好没有杀死她,也没有做任何失德的事。

Joker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刨根究底,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这次南极之行虽然损失惨重,但也让我得知杀死龙皇的唯一办法。想必你已经知道,他是来自异世界的魔王,在他所来的那个时空,魔法盛行。曾经有五个魔法高手,用五件上古神器,布下一个叫做五行定元阵的阵法,将龙皇分解成身、心、意、形、体五部分,分别定住,囚禁起来。这是能克制龙皇的唯一办法。”

亚当斯:“仅仅只是囚禁?无法消灭吗?”

Joker:“当时还没有能杀死龙皇的力量。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命运的孪生双子,已经集齐,就可以开启路西法真正的力量了。”

亚当斯:“你说的不错,但我仍然有一点犹豫。他们都刚觉醒不久,能爆发出杀死龙皇的力量吗?”

Joker:“一定会。我敢把全部希望都押在它身上,自然有十二分的信心。”

亚当斯思索着,脸色阴晴不定。良久,才缓缓说:“可是,你也说过,那一招的准备时间很久,必须事先困住龙皇才行。要困住他,必须要组建五行定元阵。可在我们的世界里,哪里去找五位魔法高手?五件所谓的‘魔法神器’?”

Joker笑了:“若是别人知道这个秘密,的确无能为力。龙皇也认为这个时空没人能重建五行定元阵,因此才放心地让我看到这个秘密,他还以为我看到后会绝望呢!但这件事难得倒别人,却难不倒我。我是长生族的王子,继承了我族遗留的迷藏,其中一套五环,被称为‘奥连魔环’,能将力量在不同属性间自由转换。所以,只要我们提供足够的力量,就可以由奥连魔环转换为阵法所需的力量。如此的话,由五位骑士,驾驶五台大天使机体,就能代替魔法高手与上古神器,组成五行定元阵。只是,受阵法反噬,这些骑士与机体,将会全部殉国。”

亚当斯动容:“五位嘉德骑士与五台大天使?美洲大区付不起这样的代价!我们总共只有九台大天使,失去五台,我们将在与另外两个大区的竞争中完全处于下风。”

Joker:“这我知道,但消灭龙皇的收获会更大。你还记得我们制造出的SEVEN,都有海弗里克极限吗?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实验室制造出的SEVEN都活不过三年。究其原因,就是我们拿来制造SEVEN的细胞,是从死去的神龙躯体上获取的。但是,消灭龙皇时,我们就可以获得龙皇身上的活细胞,用它制造出的SEVEN,不但没有海弗里克极限,还会更强。加之我们已掌握了复制堕天使之心的技术,我们就能批量制造出苏妲那样强大的超级生命体,而且,由于‘钥匙’的存在,它们绝对听命于我们,不会叛变。您想,那会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就算征服整个宇宙,都不是梦想。”

亚当斯沉默着。Joker的话的确很有煽动性,他无法不动心。苏妲的力量有多强大,他自然很清楚。苏妲可正面硬撼韩青主驾驶的卡俄斯,战斗力几乎等同于一台大天使,若是能量产,横扫天下都很容易。

Joker静静地望着他,等着他决断。

良久,亚当斯脸上浮起一抹阴冷的笑意:“龙皇并不仅仅是你我的敌人,他是全世界的……这件事,玛薇丝和那个老家伙也别想置身事外,五台机体必须由整个合众国分担。”

Joker会心地点了点头:“但果实却是您一个人的。最佳的时机,就是在D-war决赛之时。那时,所有嘉德骑士都会在场,齐聚如此多的大天使战机也不会引发任何怀疑。而我们也可安排好场地,预先埋伏好五行定元阵,这叫做请君入瓮。哈……”

他笑了一声,却牵动伤口,全身激烈地抽搐起来,良久,才慢慢平复。

“这个计划太大,一定要筹划的尽量精密些。再让我想想,有哪些漏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