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第12章 联姻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片刻之后,兰斯洛特降落在战舰上,对着正在品茶的卓大公,恭谨地行了一礼。

“兰斯洛特参见大公阁下。”

卓大公目光望向远天,似正观看机体的战斗,又似欣赏天际的丝云。淡淡地说:“吴钺,暂时停止攻击。”

天际那个巨大的金白两色的三角形,威势正发,三条巨大的光线在三角形的边缘出现,贯通三个顶点,将覆盖着大海的云涛截成碎片,搅得风云一片混乱。卓大公这句话才说,光芒初涨的三角形,倏然稳定了下来,围绕着青鹤机体不住地旋转,光芒却不再涨大。

卓大公并没看兰斯洛特一眼,只是淡淡地说:“说愕条件。”

兰斯洛特脸色平静,但心中却大感惊骇。卓大公仿佛已看透了他的来意,竟掠过一切繁枝缛节,直指核心。

惊骇于卓大公惊人的观察力之后,兰斯洛特又喜又忧。

喜的是,听卓大公的口气,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放过相思。

忧的是,以卓大公的身份,何需不得,何求不应?他又能拿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与卓大公交换呢?

见兰斯洛特沉默,卓大公轻轻抓起茶壶,向杯子里斟着,淡淡地说:“我举行这场考核的目的,就是为第三大区未来的继承人选择一个合格的守护骑士。守护骑士的职责就是守护主君的安全,我必须选出合格的人,来保护我的继承人。”

他的话有些罗嗦,但兰斯洛特听到后,脸色却有些苍白。

他沉吟着,突然,缓缓说:“大公阁下,如果,我来做卓公子的守护骑士呢?”

他的话,并未令卓大公惊讶:“这与制度不符,你是第二大区的少将,无法做第三大区继承人的守护骑士。”

兰斯洛特:“大公阁下,您不必担心这一点。名义上,卓公子的守护骑士还是相思,但是,若是卓公子有任何需要出动守护骑士时,比如他遇到了危险,或者需要守护骑士执行任务,我都会跟相思一起出战。或许,在制度上,我不能以守护骑士的身份来约束自己,但是,大公阁下,请您相信我,我以一位骑士的名誉发誓,我将奉卓公子为主,一生都将守护他的安全。”

卓大公的目光终于抬起,落在了兰斯洛特身上:“你真愿如此做?”

兰斯洛特:“是的。吾血即吾誓,荣誉,即吾之生命。”

他单膝跪下来,拔出匕首,将手指割破。血,滴在他身前的土地上,兰斯洛特恭谨地将刚才的誓言重复了一遍,然后,跪倒亲吻着滴上鲜血的土地。

这是古老的骑士铭誓之法,用此方法发的誓,被称为骑士之血誓,如若违背,将被剥夺骑士的称号,并被骑士团成员追杀,直至死亡。

见兰斯洛特发出血誓,卓大公露出一丝笑意。

“你知道,我并不太相信誓言这回事,虽然,你的誓言的确很诚恳。”

兰斯洛特:“那么,大公阁下,您相信什么呢?”

卓大公:“我相信古老的方式——联姻。相思会成为我孙子的守护骑士,也成为卓家的一员,而你将与她成亲。当然,你的血誓仍然有效,真正的守护骑士是你。等你们结婚之后,你和相思自然会形影不离,我才会放心,你能随时担负起保护我孙子的责任。”

“结婚?”听到这两个字,即使镇定如兰斯洛特,也不由得一阵慌乱。

跟这个笨笨的小女生结婚吗?

他的目光不知不觉中,投在被少司命的三位一体攻击笼罩下的相思。

不知为何,从他第一次见到相思,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前生就已相识。虽然还未挑明,但经历了垦利小镇的丧尸之变、南极的雪域冒险,他的人生早就和她联系在了一起。在他心中,实则已承诺了守护她一世……

但被作为利益交换而跟她联姻,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别扭。如果有的选择的话,他宁愿是在校园后山那些开满鲜花的树下,亲口告诉她,看她的脸一点点变得绯红,就像那一树初开的花。

也罢。

他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

“我接受。”

卓大公露出一丝笑意:“那么,你们的婚期,就定在D-war结束之后吧。我会亲自向亚当斯大公提亲的。你应该庆幸,既身在高门,又还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他苍老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感慨,令兰斯洛特不由得一震。

自古以来,多少生在帝王将相家的公子皇孙,婚姻却不能自主,被当作利益交换的工具,跟别的家族联姻。他们又有几人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在南极冰洞下,卓王孙曾隐秘地提及这次D-war的内情。强如卓大公子,为了跟秋璇在一起,都要这么多波折,他付出这么点牺牲,就可迎娶相思,不能不说真值得庆幸了。

卓大公也似陷入了对某一往事的回忆中,良久才悠悠一叹:

“少司命,结束作战。”

空中那个巨大而威严的三角形,突然涣散,少司命与两只羽翼重新显露出来。金色的波纹漾动,两只巨翼飞回少司命肩背,轻轻一扇,少司命就越过了几千米的距离,来到战舰上空,静立不动。

青鹤机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仍在茫然地发射着炮火。

兰斯洛特:“相思,下来吧。考核完成了。”

耳机里传来相思的声音:“什么?什么?好吵,我听不见!”

兰斯洛特加大了音量:“结束了!下来吧!”

相思:“哦!”

青鹤机体猛然一头栽了下来。伴随着少女高分贝的喊叫,机体垂直轰进了大海里。“嗵”的一声,座椅自动弹射。相思全身水淋淋地跟着座椅飞到了军舰上。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见到兰斯洛特,立即欣喜地向他飞去。

只有在他身边,她才感到安心些。

等她手忙脚乱地降落到甲板上时,卓大公站了起来:“相思,你驾驶机体的能力虽然差,但你不缺乏勇气。对于守护骑士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当主君身受危险时,能够不顾自身安危站出来的勇气。你的表现虽然乏善可陈,但,你却有最重要的勇气。所以……”

“你通过了考核,成为守护骑士了。”

他伸出手,掌心托着一枚守护戒指,递到相思面前:“只是这件事还需要暂且保密,等恰当的时候,我会知会骑士团和女王,给你个正式的授勋仪式。”

昏头转向的相思过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她高兴极了,一把抓住卓大公的手:“太谢谢你了!感谢党、感谢国家,让我有这次机会……”

她抓着大公的手使劲摇了起来。卓大公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放手……放手!”

相思:“啊,你不是要跟我握手吗?”

兰斯洛特只好提醒:“戒指。”

相思恍然大悟,从卓大公手中接过戒指。卓大公颇怀深意地看了兰斯洛特一眼,转身向船舱内走去。

相思满怀喜色地把玩着那枚戒指:“我真的通过了考核,真是太好了!咦?”

她突然发现了什么,困惑地抬起头来:“杨老师,你不是也戴了一枚这样的戒指吗?你是谁的守护骑士啊?”

兰斯洛特:“傻瓜,我的那枚跟你的不太一样。”

相思:“哦!”

她拿着自己这枚戒指想跟兰斯洛特的比较一下,但兰斯洛特不露痕迹地抽回了手:“走,我们好好庆祝庆祝去!”

相思的心思立即被转移了,惊喜地叫了起来:“好!我要喝咖啡、红茶,还有鸡尾酒!”

出乎意外地获胜让她的心被狂喜充满,她没有留意到,兰斯洛特的微笑中,却藏着另一抹深极为复杂的情绪。

他愿意看着她永远这样单纯下去,轻易就能获得欢乐,不知人间疾苦。以后的风风雨雨,他愿意替她担负下来,做她身后张开的那双羽翼。

因为,几个月后,他们就要结婚了。

虽然这场婚事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他愿意有生的岁月中,都有她相知相伴。或许他们的爱情不如卓王孙秋璇那么轰轰烈烈,但是,越平淡就越久醇。

那么,以后就拜托了。

兰斯洛特没有注意到,他们离去时,卓大公一直紧紧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天空中后,他俯下身来,将一撮泥土拾起,放进了早就倒空的茶壶了。

然后,他将茶壶放进怀里,随着一声命令,军舰向崇明岛驶去。

那撮泥土中,有兰斯洛特血誓时的血。

真·神谕之血。

秋璇带着一抹忧思,缓缓说:“小卓,这样好吗?”

卓王孙摊开了双手:“相思通过了考核,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

秋璇:“但是,我总有种将兰斯洛特卖了的感觉。”

卓王孙:“那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其实,他就算不答应联姻的条件,老家伙也会放过相思的。因为,他真正放不过的,是真·神谕。”

秋璇心中一惊,面上却并不变色,只是轻微地皱了皱眉。

卓王孙:“真·神谕有多强,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唯一掌握过真·神谕的A骑士,就是你的父亲。那种力量,甚至比核武器还可怕,老家伙怎可能放过?以老家伙的性格,如果不能为己所用,就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毁掉。兰斯洛特应该庆幸,老家伙提出的是联姻。这至少保证了他的安全。而你也不用有负疚之心,兰斯洛特的真·神谕,不是你我暴露给老家伙的,实际上,在D-war第一轮的比赛中,兰斯洛特击败里奥时,我想老家伙就已经察觉了。否则,单凭我一句话,你认为老家伙会相信吗?”

秋璇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真·神谕显世,只怕免不了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她长叹一声,感到烦恼之极。

卓王孙:“我现在总算明白老家伙为什么一定要你嫁过来了。你是A的女儿,虽然没有获得真神谕的力量,但血脉中也会隐性遗传这种基因。嫁入卓家后,生下的子嗣肯定也有同样的遗传,这样,第三大区就会获得数不清的超级战力。”

秋璇噗哧一声笑了:“什么数不清……小卓,你打算生多少个?不过,你的胡说八道倒是恰中靶心,真·神谕的争夺,一定是你我联姻协议的原因之一。无论在哪个时代,真·神谕都是能改变世界格局的超级力量,大公们绝不会放过。”

卓王孙点点头:“话说回来,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兰斯洛特为什么会有真·神谕?难道……难道他是你父亲的私生子?”

秋璇狠狠一棒敲在他头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和往常一样与卓王孙打闹,但心底,却不得不郑重地考虑这一可能性。

真是伤透脑筋了。

上海弄堂里一座小小的咖啡馆里,一个穿着紫色的燕尾服,戴着礼帽的人坐在角落里。他叫了几大杯咖啡和无数甜点,却只有一个人。咖啡与甜点都一动未动,好奇的侍者去询问的时候,这个怪人就说:“啊,我是在等庆祝的时刻。”

但此时,这个怪人却倏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本温文儒雅的面孔扭曲成一团紊乱,用凄厉的声音大喊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咖啡馆里的人全都惊讶地看着他。

怪人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仓惶站了起来,将礼帽紧紧压在头上,挡住自己的面容,匆匆向外走去。

“相思竟然成为守护骑士了,竟然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我的计划完全失败了!不行,我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他倏快倏慢地在路上走着。突然大笑了起来。

“我想到了!去找傀儡骑士,他一定能帮我!”

他发出一阵狂笑。

路上的人全都被他的笑声惊动,惊骇地看着他。窃窃私语。

“疯子……”

“可能刚从精神病里跑出来的……”

“看这打扮就像……”

上海郊区,一座废弃的烂尾楼。这里本规划为新的住宅区,但由于资金一直没有到位,所以,就一直荒弃着。废旧的材料堆积在灰尘中,到处长满了蜘蛛网,腐败、陈旧、脏乱。就连最顽皮的孩子都不愿到这里来。

午夜时分,这里尤其安静。大城市的喧嚣被隔的很远,宛如收音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小时的一抹尾音。

陆东城与吴钺走进了楼区。

从机体里走出来的吴钺,长相很平凡,没有任何攻击性,一如往常地沉默着。他的手掌很宽大,五官显得有点粗糙,这一切都很像是个平凡的人,唯一不凡的是他的眸子。

他的眸子沉静如水,没有半分波澜。

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能令他动容。

他身边的陆东城,脸色却一直在剧烈地转变着。紧张、惶恐、愤怒、期待……数种情绪不断在他脸上交叠映照,显示出他的心情是多么动荡。

两人走到最大的那幢楼前,陆东城站住了脚步。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在夜幕中,卡片上闪烁着淡淡的光,映出中间绘着的图像。那是一枚漆黑的眸子,妖异诡谲,虽只是淡淡的几笔,却令人毛骨悚然,似乎人心底的欲望、秘密,全都被它一览无余。

陆东城在眸子的中心处按了一下。

眸子闪动着,缓缓闭合起来。等到再度打开时,眸心已变成了血红。

突然,一个沙哑而平寂的声音响起。

“这次,你又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废楼的楼顶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傀儡骑士的身影。无数条丝线从一根横伸展的钢筋上垂下,将傀儡骑士悬空吊起。这些丝线缠卷在钢筋上,没有任何人碰触,却诡异地操纵着傀儡的嘴一开一合,不断有机械的声音逸出。

它的出现是如此突然,就像是从夜色中凝出的;又似是随时会融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一见到这具傀儡骑士,陆东城的眸中立即放出光。他抢上一步:“尊敬的沉睡者,黑暗世界的先知!我必须说,您的计划非常完美,我几乎成功了!但是,最后关头还是出了点差错,我的目的并没有达到!我们之间,必须再做一次交易!”

傀儡骑士淡淡说:“当然可以,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陆东城脸上闪过一阵狞厉,他犹豫着,显然,接下来的这句话,就连他也必须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说出。他的脸色变幻着,最终一咬牙,激声说:“我要交换东皇太一的致命弱点,我要杀掉卓王孙!我总算明白了,他若不死,我就永远不可能成为继承人!尊敬的沉睡者,您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一点!”

他紧张而又有点可怜巴巴地望着傀儡骑士,生恐它做出否定的回答。虽然他知道傀儡骑士神通广大,但东皇太一的弱点,乃是第三大区的最高军事机密,傀儡骑士也很可能不知道。

傀儡骑士沉默了片刻,缓缓说:“我有你想要的情报。但是,这则情报关乎大区继承人的生命,你准备拿什么样的秘密来交换?”

陆东城听到傀儡骑士肯定的回答,立即大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有一则机密,它跟卓王孙的出生有关!用他生的秘密换他死的情报,应该很公平吧?”

他的话是如此惊人,就连傀儡骑士的声音中也不禁带了一丝惊讶:“卓王孙出生的秘密?难道,他的出身……”

他沉吟着,缓缓说:“如此重大的秘密,你又怎可能知道?”

陆东城:“坦白说,我知道的并不多,只有很零星的一点。但,这是第三大区最高的机密,纵然只有很少的一点,其价值亦无法估量!”

傀儡骑士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个交易的确足够公平。但是……”

他看了吴钺一眼。

“我却怀疑你的诚意。你竟带了另外一个人来,不怕他泄露机密吗?”

陆东城也看了吴钺一眼,却笑了:“尊敬的沉睡者,您不需担心这个问题。吴钺是我的朋友,我们相交已经二十年了,无话不谈!刺杀卓王孙,也只有吴钺才有这一能力。吴钺未能当选守护骑士,也对卓王孙怀恨在心。若是刺杀成功,我就会成为第三大区的继承人,而吴钺将是我的守护骑士!我们早已利益绑定。”

傀儡骑士沉默了良久,说:“好。”

一个卷轴被丝线缠卷着,抛给了陆东城。

陆东城压抑着心头的狂喜,小心翼翼地接住卷轴,却又忍不住担心地问:

“尊敬的沉睡者,以您的估计,杀死卓王孙的可能性有多大?”

傀儡骑士毫不犹豫地说:“100%。”

陆东城纵声大笑,这才伸手去开卷轴。

他的双手因狂喜而颤抖着,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打开卷轴。他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才将卷轴的封纸撕裂。

突然,他的动作僵住,表情转为惊骇。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胸口。

一柄剑从他的胸口突出,因为刺击的实在太快,剑在穿过他的身体后,并没有染上血痕,仍光滑如镜。剑破开的伤口没有丝毫冗余,紧紧挤压着剑身,虽然穿透了他的身体,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这一剑,蕴含着多么高明的剑术!

看着自己身上的剑与伤口,陆东城脸上的惊骇转为恐惧。他吃力地扭转头,吴钺的脸色依旧平静如恒,那柄剑,正握在他的手中。

陆东城:“吴钺……你……杀我?”

直到此刻,他仍不相信,吴钺竟然会杀他。

吴钺点了点头。

陆东城:“为什么……难道我们不是有同样……的理想吗……”

吴钺摇了摇头,并不说话,只是恭谨地向东方的天空,行了一个礼。

陆东城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可怕。

那赫然是骑士参见大公的礼节。

陆东城失声说:“难道你一直都在骗我?你没有背叛第三大公?你怎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钺的手猛然一抽。那柄剑倏然抽回,插回吴钺腰间的鞘中。一直被压抑着的鲜血从陆东城胸前的创口喷出,他一声惨叫,身子猛然往前一冲,鲜血像是喷泉,在夜空中炸开。绚烂,却又寂静。陆东城极不甘心,他想呐喊,他想控诉,但大量的失血迅速带走了他的生命。血之喷泉倏然止息,陆东城的尸体摔倒在地上,面容已僵硬。

吴钺缓缓抬头,盯着屋顶上的傀儡骑士。

陆东城被杀时,傀儡骑士一直静静地看着,不说话,不阻止,也不离开。

似乎,这件事,与他毫无关系。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吴钺将目光转向傀儡骑士。双眸虽然依旧平静,但这平静却似透露着森然杀意。

傀儡骑士的声音依旧沙哑,却毫无波澜:“吴钺,你要向我出手吗?”

吴钺没有说话,只是走上了一步,手握在剑柄上。虽然傀儡骑士跟他相距十几米,但是吴钺的佩剑能激发粒子能量,远距刺击,这点距离根本不算问题。

傀儡骑士淡淡说:“嘉德骑士中的前三名,号称不可被战胜的骑士,你若出手,我自然无法抵抗。但是,在杀我之前,你为什么不先看看那个卷轴呢?”

吴钺住步,犹豫了一下。傀儡骑士的身形一动不动,平静如恒。见他的目光望过来,傀儡骑士:“你若出手,迟一点早一点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已出现,少司命也必在附近,我又怎可能逃的掉?”

吴钺缓缓点了点头,俯身将那个卷轴拾了起来。虽已死了,但陆东城仍将卷轴抓的很紧,脸上全是不甘之情。

但这并不能阻止吴钺将卷轴夺过来。死人是无法保住什么的。当他打开卷轴时,冷漠如吴钺,脸色仍不禁变了变。

卷轴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他疑惑地望向傀儡骑士。

傀儡骑士淡淡说:“我只跟活人交易。这个人,从踏入这里起,就已经注定是个死人了。吴钺,虽然你极力掩盖,但我却一眼就能看出你心中的杀意。”

吴钺的目光一冷。

傀儡骑士的眸子像是宝石一般,在夜色中闪烁着诡异的光,像是真的看透了吴钺的内心。

吴钺重新踏上了一步。手更紧地握住了剑柄。镂刻着古朴花纹的剑鞘,发出一丝微鸣。

傀儡骑士:“还是想杀我吗?”

吴钺没有说话,又踏上一步。

他的步伐很慢,但极为决绝,一旦踏出,就再也不会收回,也不会更改。

傀儡骑士的身形一动不动,似是知道无法逃脱,也无法挡住嘉德骑士的剑威,所以,干脆放弃了反抗。

等吴钺离废楼只有一步之遥时,傀儡骑士才淡淡说:“吴钺,如果我说,我有你想要的秘密呢?”

吴钺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冰冷。

他无欲无求,不被任何东西打动。他只执行一个人的命令,所以,无论陆东城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都无法收买他。

傀儡骑士:“真·神谕的秘密,你也不想知道吗?”

吴钺的脚步骤然停住,他惊骇地望着傀儡骑士。

漫空丝线缠绕,傀儡骑士随风微微晃动,眼角镂刻的笑容诡异而鲜明。

“吴钺,我知道你的秘密,你为什么噤口不言的秘密!”

“因为你曾许诺了一个人,你要变得强大。在你没有天下无敌之前,你不会说一个字。是,不是?”

他的话音毫无波澜,却像是尖锐的刺,刺进了吴钺的心。这两句话给吴钺极大的震撼,连他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吴钺,你已经强大了吗?没有。无论H,还是格蕾蒂斯,都比你强大!在嘉德骑士团里,你仅仅只是第三而已。虽然这对于别人来讲,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对于你,这是耻辱。你还无法告诉那个人,你已经足够强大了,吴钺,你也仍像十几年前一样,不敢为她决然一战。”

吴钺的身躯颤抖了起来,他脸上的平静被打破,绞烂成混合着羞愧、恐惧、愤怒、慌乱的复杂神色。他心底压抑的秘密,被傀儡骑士的话轻松撕裂。

“吴钺,我可以赋予你真·神谕。”

吴钺抬起头,惊骇地望着他。

赋予真·神谕?

这可能吗?

傀儡骑士的身影看起来再度变得虚幻而神秘,仿佛从幽界幻影而来的恶魔,散发着奇异的吸引力,令吴钺的怀疑不由瓦解。

不知何时起,他的手放开了剑柄。

傀儡骑士:“想不想跟我交易?”

他的话,像是个魔咒,深沉地在夜色中蔓延开,化为无数条细微的毒丝,穿入吴钺的身体,将他的心紧紧缚住。吴钺的每一次呼吸,都引起全身一阵滚烫的痉挛。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是欲望,是诱惑,是剧烈到只要听到名字就会疼痛的毒。

傀儡骑士发出一声短促的尖笑:“那么,准备好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可以交易了。”

吴钺沉默了。

傀儡骑士交易的条件,他已经知道。

一件秘密。

跟交易的信息同样等级的秘密。

但,什么秘密,能跟真·神谕相提并论呢?

即将获得真·神谕,这让他的心一阵火热,但,想到所付出的代价,却又一阵冰冷。他仿佛在冰与火之中煎熬着。

没有人能想到,真·神谕对他的诱惑有多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