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第16章 毒药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玛莎的退赛,让兰斯洛特继晏之后,第二个获得四强席位。D-war是选择公爵的比赛,荣登四强,证明其实力就算不如公爵,也相差不远。在历届比赛中,晋级四强的家主最终都会成为合众国重臣,声名显赫。兰斯洛特可算已踏入了世界权力的核心圈。

但他却连一点欣喜之意都没有。

他重新躺回了病床上。

最后一场比赛的战况出乎他想象的激烈,使他的左腿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全都迸裂,伤势更加沉重起来。如果他不赶紧进行治疗,恐怕整条腿都无法保住。医生建议,下面三个月,他都该躺在病床上。任何剧烈活动,都应该彻底避免。

而晋级四强,意味着,他下一轮的对手就是晏。他自然清楚,晏背后站着的是谁。卓王孙在南极已清晰地表示出对他的敌意,这使兰斯洛特非常困惑。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他无法挥枪相向的,那无疑就是卓王孙。但,在D-war的战场上,他却即将跟他展开一场血战。

兰斯洛特悠悠地吐出了一口气。

这也不是他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卓大公。

卓大公强令玛莎退赛,并逼迫格蕾蒂斯放弃追杀兰斯洛特,这既是解决了兰斯洛特的心腹大患,又是卖了兰斯洛特一个天大的人情。卓大公的人情不是容易拿的,他必须要十倍、百倍地回报才行。卓大公先是用相思的性命要挟他成为卓王孙的影子守护骑士,又卖出这么大的人情,兰斯洛特想不被捆绑住都不可能。

兰斯洛特苦笑。

这才是他即将面临的大麻烦。如果能选择,他宁愿每天被格蕾蒂斯追着打。但是,在大公阁下面前,他却没有选择的权力。

门上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扣击声。

兰斯洛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相思每天都会来给他送饭,也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兰斯洛特才能忘掉这些烦恼,真正地轻松一下。

门被推开,兰斯洛特脸上的微笑怔住。

走进来的不是相思,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少女。

她约有十七八岁的年纪,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稚气,却化着怪异的浓妆——那是只有在朋克摇滚乐的封面上才能看到的妆容,把整张脸都涂成惨白色,再在上面画出火柴粗的眼线。这使她的五官不像是生的,而是一块白板上的涂鸦。染成金红色的头发呈爆炸状在头顶上恣肆地伸展着,耳朵、嘴唇、鼻翼上穿刺着几十只晶亮的金属环,高挺的脖颈上则露出大片的魔鬼刺青。

一双极高的红底高跟鞋踩在脚下,网格状的丝袜一直往上延续,直至一件极为短小的皮裤。皮裤上面,则是大片露出来的细致的腰身,以及一件低胸紧身上装。衣服跟发型相映,使她像极了一团火焰,晃得人眼花缭乱。

她的眼神极为傲慢,肆无忌惮,头颅高高昂起,一进门,就向兰斯洛特走去。兰斯洛特完全不认识她是谁,还没来得及招呼,她就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兰斯洛特急忙闪躲,才没让她坐到身上。这个动作牵动了他的腿伤,令他痛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少女拿出一根烟,叼在唇上,啪的一声用骷髅头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喷在了兰斯洛特脸上。

兰斯洛特一阵咳嗽。

他还来不及说话,少女已开口了。她的声音中的稚气还未消,却又带上了刻意的沙哑。

“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我会照顾好你的!我看你的战技还算不错,就是有些娘娘腔。不过这好治,先去刺一身的青,然后胆子自然就粗了。咱们一起成立个帮派,名字我已经想好了,人家叫袜带骑士团(嘉德骑士团又名袜带骑士团),我们就叫蕾丝英雄会。玛莎嫂子统领黑手党,我们则督率蕾丝会。我是大姐大,你就是二当家的。”

她狠狠一巴掌拍在兰斯洛特肩头,又令兰斯洛特脸色一变。

“你是华音大学的教授?正好,我在上海有一座别墅,你以后就住那边吧。这样也能保证随叫随到!”

她连珠炮般喷出一连串的话,兰斯洛特甚至插不上言。

“至于我们的婚礼,等你腿一好就举行吧。”

“什……什么?”

兰斯洛特大吃一惊:“什么婚礼?”

少女:“当然是我们的婚礼了。我不说过了么,你是我的人了。虽然我这个人无所谓,可你总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不给你个名份你也不会死心塌地跟我。放心吧,我会罩着你的,不会跟你签婚前协议!”

兰斯洛特听得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少女:“就在你跟玛莎嫂子的骑士作战时啊。我觉得你这个人挺有骨气的,现在有骨气的人已不多了,所以,你就是我的了。”

兰斯洛特猛然想起,自己在赛场中晕倒之前,曾听到有人说:“这个男人不错,我要了!”他没想到,这句话竟是这位少女说的,而“男人”,就是指他。

兰斯洛特苦笑:“您究竟是谁?”

少女柳眉一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好吧,你记好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字。我乃林白漪,第三大区林公爵的爱女,嘉德骑士团中的新晋骑士F。跟我混,你的前途无量啊!”

兰斯洛特又是一惊。

格蕾蒂斯大小姐的霸道他早就领教够了,这位林小姐比起格蕾蒂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哪敢招惹?

兰斯洛特:“多蒙小姐错爱,可是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林白漪脸色一变,陡然跳了起来:“谁?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抢我的男人?”

她狠狠一拳砸在门上。

哐啷一声响,一只饭盒落在地上,里面煲好的汤顿时洒了一地。

相思呆呆地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一只塑料袋,另一只手空着,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的不知所措。

林白漪怒吼:“你是谁?”

相思吓了一大跳,被林白漪的气势吓的说不出话来。

兰斯洛特:“她叫相思,来给我送饭。”

他转头对相思微笑:“你来了。”

相思低着头,绕过林白漪,跑到了病床前。来到兰斯洛特身边后,她的恐惧明显减少了些,熟练地将袋子里的饭菜拿出来,摆放到兰斯洛特床边的小桌上。

兰斯洛特看了饭菜一眼,微笑说:“你的手艺进步了。”

相思挤出一丝笑容。她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对林白漪的恐惧,不敢说话。

林白漪突然安静了下来。她慢慢走到了椅子边,坐了下来,默不作声。

相思这才敢跑过来,将打翻的汤盒捡起来,拿起扫帚拖把,一会就将门口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来到床边,为兰斯洛特倒茶送水。

林白漪静静地看着。她能感觉到,这两人之间,有一种她无法插入的默契。

她一反常态地保持沉默,只是因为她感知到了危险。

她明白兰斯洛特说的心有所属是什么意思了。她的敌人就在他面前,已经捷足先登。显然,兰斯洛特更偏向她,而不是自己。

她不但要得到兰斯洛特的身,还要得到他的心。她林白漪的东西,绝不允许别人染指。把这个叫相思的家伙拖过来揍一顿容易,但这样势必会让兰斯洛特反感自己。这样自坏形象的事情,林白漪可不会干。

她要把相思从兰斯洛特的身边、心上一齐挤掉!

林白漪狠狠掐灭烟头,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第三大区治安督查处的高级办公区里,林白漪正在大发脾气。

“你们这群废物,居然告诉我连这种药都炼不出来?书上明明说了,将七种蛇毒混合在一起,就能得到激发人的欲望的奇药。书上明明说的很清楚了,连方法都给了,你们整天吹是合众国最厉害的研究人员,什么工程师、科学家、专家、教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干什么吃的!”

她拿着一本书,在一群研究人员面前挥舞着。大部分研究人员都被林大小姐的气势压倒了,默不作声地听着她大发雌威。良久,一人才低声说:“可是林小姐,那是小说啊,小说是虚构的。”

林白漪:“那又怎样?反正书上说有,就证明有存在的可能!你们这些理科生太缺乏想象力了,净是一帮榆木疙瘩!”

她手中拿着的那本书,是一本三流小说《风月连城》,乃是林白漪的最爱。一听研究人员看不上这本小说,林白漪的怒气更增加了几分。她翻到重劫拿着药给主角吃的那一章,狠劲拍在了桌子上。

“明天这一时刻,我就要来拿这种药,如果制不出来,我就烧你们家房子铲你们家地!”

高跟鞋一阵响,林白漪怒冲冲地摔门而去。

研究人员们面面相觑。

“章教授,您是生物学的泰斗,您看这事怎么办?”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沉思了良久,说:“既然林小姐想要这东西,那我们就给她吧。”

研究人员脸色一变:“可是,怎会有这种药?”

章教授:“交给我吧。”

研究人员面面相觑,哪有这样的药?但有章教授出头,反正林白漪的板子打不到他们身上,随他好了。

夜晚。

相思从图书馆出来,挟着一套借来的《国史大纲》,脚步匆忙地向宿舍走去。图书馆背后是一片缓缓的山丘,种植着大片白桦树。树林里小径交叉,长着半人高的野草。从这里去宿舍,能省下一半的路程,是一条捷径。但单身的学生们都默契地绕开了这条捷径,因为这个看似荒凉的树林,其实有着特殊的用途:每到傍晚之后,这里就会被校园们情侣们占据,成为幽会圣地。

作为单身狗的一员,相思很少来这里。一来撞见熟悉的同学未免尴尬,二来更衬得自己形只影单。今天是个例外。为了补上被骑士训练占去的时间,她复习得太晚,宿舍就快要锁门了。如果被舍管大妈抓住了晚归,可是要惹大麻烦的。相思也顾不得其他,一路小跑横穿这篇白桦林。

今天似乎有点奇怪,平时被“分区占领”的树丛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是太晚了吗?相思有些疑惑,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脚步。树林深处,散落着几座石羊雕塑,再往后有一条石子小路,尽头就是女生宿舍。

相思刚一抬头,就见两个黑影并肩站在石羊雕塑下。她吓了一跳,以为撞见了幽会的情侣,低声说了声对不起,正要埋头避开。

突然,两个黑影动了动,一缕甜香扑鼻而来。

相思只觉得眼一花,便失去了知觉。

林公爵府邸。

一盏巨大的水晶灯从7米多高的穹顶上垂下来,繁复的水晶装饰折射着光线,摇曳出刺目的光芒,将大厅中照的一片雪亮。水晶灯下面,是一张四米多长的餐桌,上面铺着洁白的餐布。卓王孙跟林白漪各坐一头,餐桌正中央摆着的花盘,将两人的视线隔开。

精致的餐具次第摆开,两人面前各自放了一杯鲜红的酒液。

林白漪举杯劝酒:“卓哥哥,请饮。”

卓王孙也端起了杯子:“神神秘秘,鬼鬼祟祟。请我吃什么饭?若是说不出个理由来,我一定打得你屁股开花,谁都救不了你。”

林白漪叫屈:“人家已经是大人了!卓哥哥你能不能正经点!”

卓王孙悠然晃动着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大人?看你这身打扮!你还早着呢。想请我吃什么就快些端上来,想跟我说什么事就快说。我可不相信你真的只想请我吃饭。”

林白漪:“果然瞒不过卓哥哥。你先等下,我去催催厨房,主菜还没上呢!”

她起身,向卓王孙欠身一笑,一溜烟跑了出去。

房门铿然关闭后,偌大的厅中一片沉寂,一点声音都没有。卓王孙斜靠在椅背上,倒不怎么在乎。林白漪是林公爵的爱女,而林公爵是第三大区的重臣,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林家跟卓家的关系很好,这位林妹妹从小就跟他相熟,比起林公子,她更愿意把卓王孙当成是哥哥。所以,卓王孙倒也对她有些宠溺。长大之后,彼此就难得见面了,所以,当林白漪特别登门要在私宅里请卓王孙吃饭时,卓王孙没有多想,便欣然前往。

突然,就听林白漪轻笑说:“主菜来了!”

卓王孙微微皱了皱眉。林白漪的声音,竟然是从桌上的花盘中发出的。他微觉有些奇怪,餐厅旁边的一道小门,轻轻打开了。

一辆餐车从门内无声无息地滑了出来。餐车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银盘,银盘中堆砌着无数调料、配菜,按照法式大餐的标准搭配在一起,呈现出鲜艳而缤纷的色彩来。

配菜环绕中,赫然有一位少女,静静地躺在银盘的中心处!

卓王孙皱眉:“你搞什么鬼花样?”

林白漪的声音传过来:“卓哥哥,我看中了一个人,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他已有女朋友了。而小说里都说‘要想让一个女人离开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女人介绍给比更好的男人。’我想来想去,除了卓哥哥,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男人了。所以,卓哥哥,你就吃了她吧。就当是帮我一个小忙,而我会将全过程都录下来,以后她再想做兰斯洛特的女朋友,就不可能了。卓哥哥,你可不要说闶歉鲎巢宦业真君子哦。”

卓王孙脸色微微一变:“兰斯洛特的女朋友?你是说……”

他抢上一步,看清了盘中少女的脸。果然是相思!

只是,她不知被林白漪做了什么手脚,躺在银盘中一动不动,似已睡去。

卓王孙冷笑道:“真是小孩子!你觉得我会受你摆布吗?”

林白漪:“我当然不会这么幼稚。可是,卓哥哥,你刚才喝下的酒中,被我掺入了一种奇药。它是用七种蛇的毒液混合制成的。一旦服下,就会欲火焚身,不能自控。在这本《风月连城》中,重劫就是用这种毒药让主角几至乱性的。连小说的主角都不能抵挡,卓哥哥,你应该也不行吧?算算时间,它也该发作了吧?”

随着林白漪的话音刚落,卓王孙脸上骤然浮起一阵不正常的血色。他禁不住身子一晃,伸手扶住了餐桌,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稳。他的目光,正好落在相思身上。

沉睡的相思双靥红红的,长长的睫毛在水晶灯光的摇曳下似乎在轻轻颤抖着。这些,卓王孙平时甚至没有发现,而此时,却有着致命的诱惑,让他忍不住凝目注视。

他忍不住向餐桌走了一步。

这个微小的动作似乎拨动了某个隐秘的开关,卓王孙猛然觉得心绪一阵不由自主的波动,竟似有股无名的火焰被点燃,在他体内燃烧。他的理性与灵魂,都在这火焰中备受煎熬。

透过屏幕,隐约可见他的双眸正被诡异的黑色充满。他的手指轻轻颤抖着,缓缓伸向相思。

监控室里的林白漪,得意地笑了。

她轻轻按下了“录制”的按钮。

她的计划得逞了。至于这件事之后卓王孙的怒火,则根本不在她的考虑之后。只要能让相思离开兰斯洛特,任何代价,她都愿意付出。

突然,屏幕中传来一声巨大的碎响。

卓王孙猛然后退,似是要从欲望的网中挣脱。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他狠狠地撞在了餐桌上,那只巨大的花盘立即被撞到在地上,砸得粉碎。

林白漪面前的屏幕,立即显出一片雪花。耳机中也只剩下沙沙的电流声。

林白漪脸色微变。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跳了起来,从架子上拿起一台录像机,冲了出去。

她扭开餐厅的门,架着录像机走了进去。她一定要取得影像证据,要不,她这个计划还有什么意义!

录像机在餐厅里搜索着,相思依旧躺在银盘中沉睡,却没有卓王孙的踪影。林白漪眉头皱了起来,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猝然转身,就见卓王孙站在她身后,脸露讥讽的笑容,看着她。

“你以为,只有你看过《风月连城》吗?主角服下毒药后,用计挡住探视孔,将重劫引入地牢。现在,我用同样的方法,仍然同样奏效。小女孩就不要玩成人的把戏,快些将解药拿出来,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情!”

林白漪吃惊地看着他。卓王孙的眸中闪烁着诡异的黑色,但是,却没有监控录像中显示的失去理性。显然,这种奇异的毒药,并没有完全控制住他。

林白漪:“你刚才是装的?”

卓王孙:“你真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中招?幼稚!”

林白漪脸色变了几变。她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枪来。

“卓哥哥,我真是小看你了。我的计划这么完美,竟还是奈何不了你。但是,我还留了一手!你若是不肯听我的话,我就开枪!”

卓王孙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开枪?向我开枪?你觉得这能威胁得了我?”

林白漪:“卓哥哥,我知道无论以你的大公之子的身份,还是我们两家的交情,我都不可能真的向你开枪的。所以,一般的枪的确威胁不了你。但是,这把枪不同。它里面装着的,是麻醉弹!我将你麻醉之后,脱光了跟这个小妞放在一起,拍上一打裸照,交给兰斯洛特,照样可以达到效果!卓哥哥,委屈你了。你就当是做了一次全身体检吧!”

她轻轻抬手,枪口瞄准了卓王孙。

卓王孙的脸色,这才真正地变了。

麻醉枪!

他心念急转,筹思着对策。若是别人,还有几个方法可用;可是林白漪乃是出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是先干了再说,倒是让他感到束手无策。

突然,一声叹息传来:“你想要小卓的裸照,为什么不找我呢?我手上还留着几张他小时候的裸照呢。”

卓王孙跟林白漪同时脸色一变,扭头望时,只见秋璇站在餐厅之外,悠然望着两人。林白漪一惊,卓王孙却是一喜。

秋璇:“我就奇怪,你这小丫头为啥只单请小卓吃饭,不叫上我?果然是有问题!不过小卓,你也太容易被人得手了吧。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这可怎么做王夫。”

卓王孙恼怒地说:“这个小丫头,太顽皮了。我非让林叔叔关她一个月的禁闭不可。”

林白漪脸色一变,却笑了起来:“芙瑞娅姐姐,你为何要现身呢?你若是躲起来搞些小动作,我还怕你。但是,你就这么大模大样地跑出来,真是笨死了。”

她轻移枪口,将它对准了秋璇,得意地说:“现在,我只不过从开一枪,变为开两枪而已。将你们两个都麻醉了,我的计划仍然能够成功!对不起了,芙瑞娅姐姐!”

秋璇像是看到小孩子胡闹一样摇了摇头:“你真以为我会毫无防备就现身了?我可是以算无遗策著称的。”

听她这么一说,林白漪也有些疑神疑鬼了,倒是不敢马上开枪。

秋璇淡淡说:“其实,我早就来了,而且早就算定了你会这么做,所以,我已装好了炸弹,只要我轻轻按一下钮,它就会炸开。而你,根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林白漪大惊:“你将炸弹装在哪里了?”

秋璇慢慢抬手,手上露出一个黑色的方方的东西,上面果然有几个不同颜色的按钮。秋璇轻笑:“就在你手上,就是那台录像机!”

她猛地一按按钮,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响起。林白漪大惊,顾不得开枪,狠劲将录像机甩开,就地一滚,向桌子后面躲去。

而在同时,卓王孙一个箭步就跨出了房门,“砰”的一声响,餐厅厚厚的门被关上,从外面锁紧。

等林白漪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已被锁在了门内。那台录像机摔在角落里,早就被砸碎,却哪里有什么炸弹?

林白漪怒吼:“芙瑞娅,我又上了你的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