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第24章 旗帜飘扬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在沉寂了两周之后,终于迎来了D-war的半决赛。

第一场比赛,是龙皇石星御对阵图图大主教。

比赛之前,观众们就吵翻了天。龙皇跟图图都拥有人数众多的拥趸,各自都觉得自己的偶像能获胜。他们在电视台上、报纸上、网络上,吵的翻天覆地。一方坚信龙皇是不可战胜的,而另一方则对圣殿骑士信心百倍。

但,比赛刚一开始,就让人大跌眼镜。

双方各自从赛场的一侧步入,准备进行互致祝福的仪式。龙皇仍戴着他标志性的墨镜,身后是三具机体,分别由玉鼎赤、蕾切尔、玄田田驾驶。三具机体都涂着华丽的纹饰,斗志昂扬,引起粉丝一阵阵欢呼。

却迟迟未见图图的队伍入场。这不由得让大主教的拥趸们感到一阵不安。而当赛场右侧的门终于打开后,他们骇然地发现,出场的,只有图图一个人。

他的面相更加苍老,雪白的胡须,已无法掩盖满面皱纹。他的精神也不再如以前那么矍铄,他的右手握着一杆旌旗,却仍然那么坚定。

他的身后,一具机体都没有。

那些神秘而强大的圣殿骑士,竟全都不见了!

观众席上立即响起了一阵惊讶的窃窃私语。图图就如没听到一般,掌握着旌旗,向龙皇走去。

旌旗上,只画着非洲的轮廓,此外,什么都没有。

图图一直走到龙皇面前,才站定。

龙皇稍微惊愕了一下,随即跟图图互致祝福。

玉鼎赤搔了搔头,不知道该干什么。本来,家主跟家主互致祝福,骑士跟骑士也要互致祝福。但,图图这方一个骑士都没有,却怎么祝福?

图图走过来,挨个拥抱他们。

“愿主赐福你们。”

他苍老的声音,却无比真诚。玉鼎赤又搔了搔头,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气氛尴尬的祝福仪式,终于结束了。

图图一下场,赛会主办方立即找到了他。

“尊敬的图图大主教,您的骑士们怎么都不见了?”

图图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他们……他们不愿再战斗了。”他神色复杂地说完这句话。

一边的卓王孙与秋璇对望一眼,他们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发生了很多事情,圣殿骑士已遭受重创,再不会在公众面前露面了。而小晏脱离教皇控制之后,圣殿骑士实际上已土崩瓦解。

赛会主办方:“那……我们只好宣布您退赛了。只有您一个人,是无法取胜的。”

图图:“我参加这场比赛,并不是为了取胜的。”

他的双目突然射出坚定的光。

“我来上场!”

赛会主办方大吃一惊:“您亲自上场?可是,您这么大的年纪……”

图图爽朗一笑:“年纪大怎么了?老头子会让你们印象深刻的!”

叮铃铃的铃声响起,宣布第一场比赛开始。

龙皇一方派出的是蕾切尔。她的机体风格简洁,白色的底色,看上去干净爽利。但是,一只巨大的血红色十字架的纹饰,却从机体的眉心,贯穿至双足,再延伸到双臂的手心,令她看上去妖艳之极。

这让人想到了她在超级选秀中的造型,自然又引起一帮粉丝的欢呼叫好。

而图图这一方,则由图图驾驶着一台老旧的机体,步履蹒跚地走入场内。它的身上覆盖着斑斑锈迹,脚步疲惫却仍沉稳,怀中抱着一杆旌旗,颜色洁白如新。

满场观众,陷入了难言的寂静。

图图操纵着机体,在蕾切尔面前站定,他的双目中,渐渐焕发出光彩。

“比赛的意义,并不一定是取胜啊……”

他喃喃地说。猛一发力,老旧的机体向前卖了一步,站得笔直。

他的对面,蕾切尔冷冷看着他。

“你这么老了,还能打得动吗?”

图图哈哈一笑:“可怜我吗?那就输给我,让我进入决赛吧。”

蕾切尔:“不。只要你挡在皇的道路上,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你。不管你是老也好,幼也好!”

她“啪”的一声将胸舱扣上:“我想你踏上这个赛场时,就已做好心理准备了。”

图图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做好心理准备了……你可真是会说话啊……”

他慢慢地将胸舱摇上,脸色变得平静。

老旧的机体猛然发动,狠狠一用力,将擎着的旌旗插在了赛场的正中央,风吹过,旌旗迎风飘扬。

图图的声音,在整个会场震响。

“我的同胞们,还记得吗,我们曾来自同一片古老的土地。这里是人类诞生的摇篮,我们六十亿同胞,都有着相同的血脉。还记得吗?我们也曾制造过辉煌的文明,绝不输于任何民族。我们发明了象形文字,修筑了金字塔,建立了伟大的王国。在这方热土上,我们曾经有过自己的王冠,我们亦曾尊荣无比!但如今,人们在称呼我们的时候,说的是什么?整个非洲,都成为愚昧、落后的代名词。他们说我们懒惰、不思进取,只会躺着享受福利,做社会的蠹虫。我们对于现代文明一点贡献也没有,整个近代的历史,我们没有参与。但他们忘了,整个近现代文明,曾对非洲犯下什么样的罪孽?贩奴、掠夺、殖民!正因为这些,我们才从富饶变得贫瘠,从生机勃勃,变得一片死寂。我们的祖先被强行带到北美欧洲,修筑城市、铺设铁路、开垦庄园。我们为“文明”贡献了血与骨,可他们却反过来指责我们,没有参与这沾满血腥的“文明进程”。而现在这个世界,这个由文明人主导的世界,真的比以前更好吗?我时刻在想,当有一天,上帝睁开双眼,再度谛视这个世界时,它一定不会认为,那些摩天大厦、高架桥、汽车长龙体现了人类的伟大。他一定会怀念那片曾安享、宁静不被文明玷污的热土。同胞们,所谓现代文明,只是一个伪善的谎言。他们不愿我们拥有王冠,拥有尊严,他们想要的,只是一群奴隶而已!而我们,就是那些奴隶。他们必须要毁灭掉我们的记忆,践踏我们曾有的辉煌,才能让我们甘心做奴隶!即使在这个完美的政体内,我们享受着同他们一样的福利,但是,这只不过是他们想让我们放弃反抗的麻醉剂!神的后裔们,你们愿意躺着享受这被施舍的一切,还是像我一样,宁愿站着,用自己的手,为自己赢得一丝尊敬?”

“我参加这场D-war,不是为了赢得胜利,而是为了告诉他们,告诉你们,我们亦可强大无比,我们亦可战斗,我们亦可勇于死亡!”

“我们落后,却不愚昧;我们贫穷,却不怯懦,我们跟他们一样,也是曾头戴王冠的人!”

他发动机体,向蕾切尔冲去。

老旧的机体,发出闷哑的嘶啸,砸向蕾切尔。蕾切尔轻轻一挥手。粒子光团旋转着,在她身周布散出一个巨大的气罩。空气混杂着粒子能量,形成无数无形的利刃,切割着老旧的机体。机体被这些利刃卷到了空中,再狠狠地摔了出去。

轰然砸在了地上。

老旧机体慢慢爬了起来。

“记住,我们的尊严,就是我们的王冠。就算死,也要站着死!”

它再度向蕾切尔冲了过去。

轰然气罩爆发,机体再度被卷起,摔了出去。然后再爬起来,再度冲上。

重复了几次后,老旧的机体上已明显地渗出了血迹。

但图图依旧爬起来,步伐蹒跚地向蕾切尔冲去。

蕾切尔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老头,停止吧。你不可能赢的。”

图图笑声依旧爽朗:“可怜我吗?那就主动认输,让我进入决赛吧!”

蕾切尔:“我能做到的,只是让你有尊严地死!”

气团猛然一凝,空中隐隐显出一道混杂着粒子能量的巨大光刃,像是洪流般向前冲去。而在同时,老旧机体也鼓起全部能量,最后一次冲向蕾切尔。

轰!

两股能量撞在一起。光刃炸开,散成漫天气流,而老旧机体却被掀得飞起几十米,狠狠砸在地上。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呆地望向赛场内,鸦雀无声。他们都在期盼着,却不知道是盼着图图再度站起来,还是就此倒下。

缓缓地,老旧机体的手臂动了下。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老旧机体缓慢地爬了起来。

图图冲着蕾切尔露出一丝笑意。

“谢谢你……”

蕾切尔转身,向外走去。这是她能为这个老人做的最后的一点事了。从他踏入赛场的一刻,她就知道,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的。她能做到的,就是让他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死去。

图图猛然用力,一把攥住了那杆飘扬的旗帜。

“请记得,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王冠!”

他的身形,在这一刻凝止。

这一刻,电视机前,多少被日光炙烤的同胞,沉默地观看着这一幕。一个老人,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告诉他们,要拥有尊严。

不再相信谎言,不再相信施舍。要相信的,是自己。

这一刻,他那苍老但挺立的身形,永远印刻在他们心底。他们含着眼泪,却拒绝哭出来。

一杆飘扬的旗帜,与一具老旧的机体。重合成一顶独一无二的王冠。

这场比赛,虽乏善可陈,却令无数人动容。

直到很久以后,仍没有评论家,敢评论这场比赛。

当整个合众国的公民都为这场半决赛震撼时,相思正在图书馆里填着一张长长的表格。

这是明年节假日计划的调查表。

世界统一成一个国家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放假?

有些节日是全世界人民都接受的,比如合众国国庆、女王诞辰纪念日、劳动节、元旦节等。而另外的一些节日,比如美国原国庆日——独立战争纪念日;欧洲一战二战纪念日;中华地区的清明重阳等,则是有些人很愿意纪念,而另外有些人则强烈反对。宗教性的节日比如基督教的复活节、圣诞与佛教的盂兰盆节等,冲突就更加激烈。为了调和矛盾,合众国采取了灵活的方式:先举办投票选出得票最多的15个纪念日,再让每个人除法定的之外,再选出10个自选纪念日。而这15个纪念日国家都会举办纪念活动。

相思在自选假日上打着勾。她大部分都选的是中国传统节日。比如寒食节、中元节,当然也选了一些年轻人们喜欢的日子,比如情人节、文化祭等。还剩下几天,她准备分配给一些外来节日。反正总归是放假,不过白不过。凯尔特人的万圣节……上次的南瓜头寿司还心有余悸;伊斯兰教斋月……要饿肚子的节日她才不感兴趣呢;独立战争纪念日……这应该是北美大区考虑的吧。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到,兰斯洛特也来自北美大区,按照华音大学优待外教的惯例,应该会被额外安排休假的。他会用这天做什么呢?看书?旅游?还是批改作业?想到这里,相思藏在眼镜后的眸子里浮起一丝笑意,不知不觉中,她竟在这一项前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勾。

她突然惊觉,难道自己心底想要陪他过节日吗?不知不觉脸都红了。

这是在干什么!她一面责怪着自己,一面手忙脚乱去拿橡皮,想把这一项擦掉,却发现自己的书包里夹着一张请柬。

“下午3点,星巴克见。一定要来哦。”

最后五个字,还圈上了圈。相思眨了眨眼睛,觉得很奇怪。

谁会邀请她去咖啡馆呢?

她虽然觉得奇怪,但仍然赴约而去了。爱琴海的景色虽然美丽,但是相思是个不太敢穿泳装的害羞女生,能玩的地方一下子少了很多。这让她的空闲时间一下子多了不少。去咖啡馆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她对咖啡馆有点恐惧,上次泡咖啡馆,咖啡还没来得及喝,就被陆东城叫走,吓了个半死。这次可别再有什么意外才好。

相思一面想着,一面抱怨自己乌鸦嘴。

这个下午,咖啡馆里没有几个人。顾客们不是无精打采地品着咖啡,就是悠闲地看着杂志,在阳光中懒上半天。没有人注意到她。相思点了杯中杯的香草冰咖啡,也拿起一本杂志来随便翻翻。

一人在她面前落座。相思抬起头来,就见那是个十七岁的少女,长的很漂亮,一双大眼睛活泼有神,滴溜溜地转着。她那一身昂贵的套裙,让相思立即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难道这就是邀她前来的人?相思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眼前这个少女似乎有些熟悉,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少女大大方方地伸出手:“相思吗?”

相思点点头,跟少女握了握手。哦,好大的劲!

少女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白漪。”

相思惊讶地看着她:“你是……你是林小姐!”

此时作乖乖女打扮的林白漪,和兰斯洛特病床前那个朋克装扮的少女何止千差万别,相思一时还不敢相认。

林白漪淡淡地点了点头:“既然想起来了,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个,是给你的。”

她拿出一个包裹来,放在桌上,轻轻地推给相思。

相思:“这……这是什么?”

林白漪:“打开看看。”

相思拉着包裹上的丝线轻轻一扯,包裹打开。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包裹里是整整齐齐的金砖,叠在一起。金砖上,是一张机票。

林白漪:“这张机票,是回上海的。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会起飞。只要你答应乘机回去,这堆黄金,就是你的了。你回去后,我会安排你去日本留学,所有的留学费用都由我负责,到了日本后,我会给你一栋别墅,然后,再给你三倍的黄金。有这么多黄金,你这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了。我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

相思震惊地看着她。两人不过数面之缘,为什么要给她这么多黄金?

她忍不住问:“什么事?”

林白漪:“离开兰斯洛特,永远都不要回来。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了,我知道你‘曾经’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个大度的人,不愿意追究他的过去。我也不愿意让他因为这件事而恨我,三全其美的办法,就是你主动离开他。”

相思的脸腾地红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只是……”

她本想说“我只是当他是老师而已”,但突然之间,这句话卡在喉咙里,竟说不出来了。兰斯洛特跟她经历过的事历历在目,她的心,禁不住有些紊乱。

她,真的,只是当他是个普通的老师吗?

他,也真的,只是当她是个普通的学生吗?

林白漪笑了:“那就更好了。你就更应该拿着这笔钱,去日本留学,离他远远的。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相思心底突然升起一丝愤懑:“不!林小姐,你这是在侮辱我!我虽然只是个平民,但我有自己的尊严!我不是你能用钱收买的!”

林白漪没有生气,她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冷冷地看着相思:“你不肯拿这笔钱,究竟是觉得受了侮辱,还是真的跟兰斯洛特有什么关系?放不下?”

她突然高声喊了起来:“你这个贱女人,竟然勾引我男朋友,你要不要脸?”

咖啡馆里的顾客的目光全射过来,有些鄙夷地望着相思。相思的脸涨的通红,她一着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我哪里……勾引……了……”

林白漪暴起,一把抓住了相思的手:“那你为什么不肯离开?”

相思说不出话来。林白漪冷笑:“这张机票可不是白买的。今天你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得走!来人,给我押她去机场!”

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相思吓的脸色都变了。

大汉看了相思一眼,望向林白漪:“小姐,这样不好吧?我们有点像古代的恶霸啊。”

林白漪怒道:“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信不信我废了你!”

大汉无奈,只好走向相思:“对不起了。”

相思吓得向后躲闪,但这几个大汉都极为剽悍,哪里是她能抵挡的?星巴克店员见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敢管。相思被他们倒执着手,捉了起来。

突然,就听店门口一人冷声说:“放开她!”

相思急忙转头,就见兰斯洛特面容清冷地站在门口。

相思大喜:“杨老师。”

兰斯洛特向她走去。几个大汉急忙说:“姑爷,这事可跟我们没有关系,都是小姐吩咐的。”

兰斯洛特转头望向林白漪。林白漪脸上的怒容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了甜甜的笑容。她摆了摆手,示意大汉们放开相思。

“我只是跟她闹着玩的,我怎么会伤害别人呢?”

她拉住相思的手,嘘寒问暖:“扭痛了没有?这些糙男人就是笨手笨脚的。你以后可不能跟他们站的太近。”

语气中,倒似是相思的错。

相思也不知道该如何分辨,但兰斯洛特的出现,让她感到安心多了。她几乎是本能地向兰斯洛特靠过去,似乎要躲入他的隐蔽。

林白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宜觉察的恼怒。

兰斯洛特:“放过她,这件事跟她没关系。”

林白漪甜甜地笑了:“当然跟她没关系。你看我对她一点敌意都没有哦,只不过想送点钱,赞助她去旅游而已。”

兰斯洛特:“那她可以走了吗?”

林白漪:“她可以走,但是,你要陪着我逛街。”

兰斯洛特沉吟着,点头说:“好。”

他轻轻对相思说:“你先走吧。”

相思被吓得惊魂不定,闻言匆匆向门外走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