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第34章 血缘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卓王孙深吸了一口气,拆开信封,拿出一张纸。

我的孩子: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埋骨地下很久了。你能找到这里,想必吴已经告诉了你部分的真相,剩下的那些,我很犹豫是否要向你坦白.因为在孩子眼中,母亲应该是高贵、坚贞、慈爱的。但我即将写下的一切,却将打破你的美好幻想,我愿意坦然接受你的恨意,哪怕你永远无法原谅我也没有关系。

我和麟是在剑桥认识的。我主修宗教学,他主修考古,我们都选修了古代腓尼基语。学期结束的时候,我和他的论文是班上唯一的两个A+。从那之后,我们开始了零星的交往。当时他给我的印象是,为人温柔腼腆,但在学术上却又一丝不苟。再后来,我们相爱了。他是那么的谦逊低调,以至于过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了他的身份——他竟然是东方帝国的“王子”。我非常惊讶,也深知自己绝没有嫁入王室的野心和能力,我只想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男子,一起在午后的摇椅上看书,一起去杳无人迹的沙漠考察,多年后再生一两个孩子……理智告诉我,到了忍痛放手的时候。

为了斩断情丝,我悄悄申请了去南美丛林田野调查的项目,不辞而别。但仅仅一个月后,他就找到了我。他跨越了很多座山,走过很多路,问遍了当地人,才找到我的下落。我看着他被风尘弄得看不出底色的衬衣,手臂上被蚊螨叮出的创口,忍不住热泪盈眶。那一刻,我忘记了所有的顾虑,投入他的怀中。

麟紧紧抱着我,向我保证,他虽然是王子,却不会继承帝国,父亲着重培养的继承人是他的哥哥,他只是家族中无足轻重的书呆子。我相信了他,并且在当地一座荒芜的教堂里,秘密举行了婚礼。后来,我们在同年拿到了博士学位,而后就结伴在世界各地考察古代宗教建筑,一起联名发表论文,出版专著……这样的生活或许和普通人有些格格不入,但却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他精心的守护着我的梦想,为我建造出一个与世隔绝的殿堂。幸运的是,他的家族也默许了我们的行为。也许真的如他所说,作为次子的他,只是王冠与权杖旁的一帙书卷,装饰了王室的声望,却没有实际用途。那几年,是我们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可惜战争改变了一切。他的哥哥在战场阵亡,麟不得不接受父亲的召唤,接替了他哥哥的位置。我感到了惶恐,却说不出阻止的话——他毕竟是王子,对家族和人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日夜期盼着战争早点结束,让他早点回到我身边。我知道自己这样想很自私,但我不得不自私。他是我的天空,整个世界的支柱,若没有他,一切都将失去意义。为了离他近一点,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申请在前线医院做了一位战地护士。每一天,我都看到无数生命的消逝,看到鲜血、痛苦、绝望。这和我之前的世界完全不同,仿佛瞬间从天堂沉入了炼狱。我害怕极了,害怕有一天麟也会满脸鲜血、肢体残损地被送到我面前。

然而,厄运却比我的幻想还要可怕,麟牺牲在战场上,在爆炸中尸骨无存,甚至根本没有被送往医院的机会。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一刻,我恨透了这场战争,也恨透了麟的父亲——那个东方帝国的君王——是他将我的麟从书斋推上了战场,也推向了死亡。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随他而去,但最终活了下来。因为那时,我和他已经开始备孕,期待新生命的到来。受孕的希望成为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那些日夜里,我不止一次跪地祈祷,让我怀上麟的遗腹子。如此,他的血脉将与我同在,永不死去。麟的父亲得知了这一消息,立即派人将我接了宫廷。并找来了东方帝国最顶级的医生,日夜监控我的身体状况。可是,天意作弄,最终一份冰冷的医学报告摆在了我面前。连续十五天的血检都是阴性,我错过了怀上麟的孩子的最后机会。

就在我伤心欲绝之时,麟的父亲却给我提出了一个“方案”。

他说,他其实还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品行顽劣,还在一次荒谬的斗殴中,被重创头部,从此变得疯疯傻傻。他怒极之下,对外宣布他阵亡,其实却将他秘密圈养在一处秘密别墅里。如今虽然他生活不能自理,却拥有和麟最近似的基因。若我愿意,可以和他生下一个孩子,对外宣布是麟的遗腹子。他许诺,让我的这个孩子成为东方帝国未来的国君,我也会获得无上的财富与权力。

面对这样荒唐的要求,我一口拒绝。我一生只爱过一个男子,那就是麟。我的身和心都只属于他,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工具。但麟的父亲态度异常坚决,他说,为了避免让这个帝国绝嗣,他会不惜一切手段。他的威严让我瑟瑟发抖,我哭着问,为什么不能宣布第三子的存在,再立他为继承人?他用一句东方古谚回答我——君无戏言。天下皆知那个不肖子的死讯,决没有反转的余地。这个孩子名义上的父亲只能是麟。我既然已和麟成婚,就是他的合法妻子,诞育于我腹中的“遗腹子”才会名正言顺。他还说,留下的时间也不多,最多只有三个月。我必须在这时间内怀孕,到时候提前将婴儿剖腹取出,谎称足月。

我鼓起勇气反抗,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强行将我和那个白痴囚禁在一起。那是专为精神病人设计的房间,我无法逃脱,甚至连自杀的可能都没有。那一天,我不知哪来的气力,将原本固定在墙上的台灯拽了下来,打晕了那个白痴。我衣衫不整地瘫倒在地上,绝望得几乎死去。我曾乞求吴,让他带我离开这个丑恶的地方,但他却没有回应。被他拒绝的那一刻,满腔的绝望化为了仇恨,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在我脑海中展开。

在麟被召回之前,我和他正在研究一种古老宗教的通灵术。在一处荒废的神庙里,我们找到了一枚珍贵的半月形法器。为了鉴定法器的真伪,我曾将图片寄给了和我一直保持联系的隐修会会长,信徒们都称他为‘至尊主’。至尊主非常惊讶,他认为这才是正品,一直在世间流传的不过赝品而已。他还说几个月后,会举办一场盛大的通灵典礼,邀请我也参加。会上主持祭祀的,正是号称法器传人的通灵女巫。为了打消我的顾虑,他说隐修会的主旨是在“肉身欢愉中得见神明”,虽然这个主旨有时被歪曲为寻欢作乐,但作为会长,他始终相信这些仪式是神圣的。他还隐约提到,由于战争的缘故,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有些原本只是挂名的荣誉会员也会破例出席典礼。无意中,他暗示出几个让人震惊的名字,让我知道这场仪式级别有多高。当时我只是礼貌性的回复了他,并没有想过真的到场。但在绝望与仇恨中,我恍然大悟地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我找出了信物与请帖,时间正好是三日之后——天意如此,这场本来与我无关的盛典,成为我复仇的良机。

之后的事,吴应该已经告诉你了。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很想知道你生父的名字。但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将这个秘密永远代入坟墓。我只能说,他有着不亚于卓氏家族的权势,你无需为自己的出身自卑。也请你不要恨他。从至尊主那里,我知道他是隐修会的会员,却很少参加仪式。在几周前,他的妻子因他而死。出于自责与内疚,他抱着万一的希望来到这里,希望能见到她。我利用了这一切,并在熏香中暗藏了强力迷幻药。他在我的“通灵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甚至不知道我是谁。他或许并不是一个好人,但至少在那一天,他对亡妻的怀念是真诚的。

也请你相信我,我对他也没有任何感情,在那一夜之前,我们并无任何交集。出于某种原因,我甚至该恨他,但从在那之后,我不再恨他,也没有愧疚。不过一个陌生人,两不相欠。我选择他,只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卓氏家族最大的仇人。只有他,才能将报复发挥到淋漓尽致。当麟的父亲知道真相时,才会感到最大的痛苦与羞辱——这也是他强加在我身上的。

我的孩子,我不知如何向你描述那一夜。我感到的快乐多于伤痛,但这无关肉欲,而是报复的欢愉。我知道我已将灵魂交给了魔鬼,这样更好。麟去了天堂,我沦入地狱,我就不必担心用什么面目去见他。读到这里,你已经知道,妈妈不是一个好女人,我没有资格请求你的原谅,但请你不要为妈妈的罪行责怪自己。我和你的生父都只给了你肉身,但你的灵魂,是自由的,也是属于麟的。你只会为真理与爱而努力奋斗,绝不会为权力放弃人格——哪怕摆在你面前的是帝王之尊。

妈妈曾是一个无神论者,但那一夜,我多么希望这枚神秘的法器真的有奇特的威能,能让麟的灵魂来到这里。我不相信轮回转世,但若你的灵魂真的有了他的影子,和他一样善良、仁慈、温柔,那将是我最大的安慰。无论你身上流着谁的血,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我和麟的孩子。

——玫

卓王孙踉跄后退,几乎站立不稳。

纸色略泛黄,显然已经过很长的岁月。卓王孙的脸色却比这张纸还要难看。

他拿着那张纸,怔立了半晌,才转过身来,看着秋璇艰涩一笑。

“我们为了争谁是王,谁是后,打了这么久,原来是个天大的笑话。我还说什么委曲求全,待老家伙死后,将整个世界送给你,原来是痴人说梦!这个世界,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的身世,却才是合众国最大的污垢!”

他固执地仰头,目光中却已有泪痕。

秋璇有些忧心地看着他。任谁乍闻如此大的变故,都难以承受。她用力抓住卓王孙的肩头,强迫他正面面对自己。

“小卓,看着我!”

卓王孙扭过头来,秋璇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阵惶惑。这种神情,从未在卓王孙眼中出现过!

“我不管你是不是王子,我也不管你到底是谁的孩子,你的血脉中有什么真相!我爱的是你。你若是王子,我就娶你做我的王夫;你若是乞丐,我就随你去流浪天涯!我跟你斗,我跟你争,是争谁应该更爱谁多一些,但是,有一件事我们从来没争过。”

“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

她的双手因用力而苍白,死死地攀住卓王孙的肩头。她的眼眸,诚恳而坚定,凝视着卓王孙的眼睛。

卓王孙眼中的惶惑与狂乱,慢慢地消褪了。

他凝视着她。

如果说卓王孙是狂暴的浪涛,秋璇则是平静的山石。浪涛冲刷着山石,而山石则岿然不动,平静地承受着浪涛的狂暴。

卓王孙终于冷静下来。

他伸手,握住了秋璇的手。他的手仍冰冷之极,却不再颤抖。

“谢谢你,至少我还有你。总算是有个活下去的理由了。”

他的嘴角牵起一丝笑容。秋璇的心,也稍微安了一些。卓王孙的笑,使他仍然是个以前的小卓。她熟悉的、竹马青梅的少年。

卓王孙:“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背弃诺言,坚持要跟你打D-war,并一定要获胜,是因为‘我的爷爷’说,如果我失败了,那么,他将发动世界大战。你也看到‘诸神’的威力了,这就是他为大战准备的筹码。”

秋璇脸色有些苍白。

她虽然听说过这个名字,但直到亲眼目的时才明白它的威力,也明白卓王孙为什么那么决然地跟她对立。“诸神”所爆发出来的超级战力,半小时内可斩掉山鬼,甚至吴钺饮下神血后,都不是她的对手。这说明,“诸神”甚至有了对抗真·神谕的能力!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难怪卓大公一以世界大战相要挟,天不怕地不怕的卓王孙就立即屈服了。

秋璇不禁紧紧握住了卓王孙的手,她知道,卓王孙之所以屈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世界大战会将这个世界拖入炼狱,而那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守护这个世界,是她的理想——他是为她的理想而屈服的。

卓王孙:“不过,现在,我终于可以面对他了。因为,我不再是他的孙子,无论他发不发动世界大战,都跟我没关系。我已没有容身之处,此后就只有求你收留我了。”

秋璇噗哧一笑:“说得这么可怜!温莎城堡中永远为你留着一个房间,你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住。小卓,其实,这个结果,我有一点开心,因为这样,我就不用再跟你战斗了。”

卓王孙不说话,默默握紧她的手。

世界如此之广,鸟语花香,但此刻,他却觉得如此孤独,似乎,若不握紧她,就会坠落到无尽深渊。

突然,地洞一阵晃动。

卓王孙脸色一变,拉着秋璇跑了出去。

空中的大战已告一段落。吴钺的机体被击落,坠毁在小山上。偌大的机体已残破不堪,双足被硬生生地斩断,身上的装甲几乎全被掀起,尽是炮痕。T的样子要好多了,起码机身没有遭到大的创伤。但是围绕着三具机体的巨大光阵,已被彻底摧毁,而机身上的粒子动力也明显地不稳了,几乎无法维持悬空。

T的声音仍清甜之极:“吴叔叔,你败了。抱歉我要执行爷爷的命令,带你跟这里的一切去见爷爷。你可不要抗拒哦,否则我可会开火的。”

吴钺面容冰冷,没有丝毫神情。少司命唯一的手臂蜷缩着,带着巨大的机身在地面上攀爬着,向地洞走去。经过卓王孙与秋璇时,他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攀住了那具简陋的棺木。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我虽然还是不能带你走……但我至少可以带你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

他猛一用力,右臂将棺木紧紧抱着,最后的粒子动力爆发,轰然向空中飞去。而T等三人早就准备好,三具重炮一齐开火。

吴钺和怀中的棺木在空中爆成一团灿烂的火花,慢慢坠落。

卓王孙跪在地上,伸出双手。这火花与灰烬,是他对母亲的最后记忆。

他从来不曾拥有过,也无法保留。

T摇了摇头,似乎不解吴钺为何要这样做。她俯首看着卓王孙。

“哥哥,你可不要做这样的蠢事哦,我今天杀人杀的够多的了。”

卓王孙沉默片刻,说:“你带我去见爷爷,我要见他。”

T欢跃起来:“太好了!我最不喜欢跟哥哥打架了。早这样的话,不是很好吗?吴叔叔跟邢叔叔真是太蠢了。来,我们拉勾勾。”

她从空中飞下,跳出胸舱,伸出一根小指,跟卓王孙拉勾勾。十足的小女孩的神态,丝毫看不出刚斩杀了两名嘉德骑士的威严。

卓王孙不去理她,转头对秋璇说:“我们走吧。”

T回头对另一位骑士做了个鬼脸:“哥哥恼我了。”

在一扇威严的大门前,T立住了脚步,笑着冲卓王孙摆了摆手。

卓王孙知道,这意味着,卓大公就在门里面。

以往,每次他见卓大公之前,总有些惴惴不安。旁人看来,卓大公对他极为溺爱,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无论卓王孙要什么,卓王孙犯了什么过错,他都不加责怪。但是,卓王孙总感到对他有些畏惧。

但现在,他心中却不再有惧意。尽管,他知道对于他与吴钺的所作所为,卓大公一定会发雷霆震怒,但他仍然不再畏惧。

在推开门的瞬间,他明白是为什么了。

其实,卓大公就是想要他提出各种不合理的要求。想要他飞扬跋扈,予取予求,最终……成为一个可以颠覆合众国的帝王。卓大公早就为他准备好了这一切,只等他来求。这就是卓王孙隐隐感到不安的原因。

但现在,他已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他与大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因此,他也就没有资格再做亚太大区的继承人。卓大公逼着他要的,他都不必再理会。

所以,他才突然轻松了下来。

当然,也因为秋璇的话,打消了他的顾虑。在这个世上,他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不能失去秋璇。只要秋璇还在,别的他都可以视如尘埃。

门缓缓打开,卓大公笔直坐在一只檀木太师椅上,静静地看着卓王孙。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一如卓王孙以前所见到的那样。

卓王孙嘴角挑起一丝冷笑,走到他面前,将信纸放在桌上。

“我已经全知道了。我跟你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我不能再做第三大区的继承人。你跟合众国的战争,抱歉我无法替你打下去。我会以平民身份去第一大区,至于怎么善后,想必不用我给你建议吧?”

他说完之后,他感到一阵轻松,转过身去,从背后冲着大公摆了摆手,向外走去。

卓大公脸上仍然波澜不惊,直到卓王孙将要跨出门去,他才淡淡说:“我早就知道,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

卓王孙不由得驻足,转身讶然看着他:“你早就知道?”

卓大公一字一字说:“是的,你出生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卓王孙更惊讶:“那你为什么……”

他深知卓大公对血脉看的很重,大公想要的是一个可以成为皇帝的继承人,这个人必须得是他的血裔。所以,此刻听到大公如此说,不由得不惊讶。

卓大公:“我的继承人,只有一个,就是你。这句话,我以前说过,我现在再说一遍。第三大区,或者以后的帝国,只会有一位继承人,就是你。”

卓王孙:“老家伙,你真是惊到我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卓大公沉默不答,良久,缓缓说:“你认为我会有‘爱’吗?”

卓王孙:“听到这个字眼从你口中说出,我还真是感到一阵恶心!”

卓大公:“我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只爱过一个人,就是你的父亲,麟。后来,麟爱上了一个女人,就是你的母亲,玫。我也试着去接受她、关爱她,尽管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等麟殉国后,我曾经用一种极端的方法,想让你的母亲诞下卓家血脉,我以为那样可以让我得到另一个可以爱、值得爱的人。但是,你母亲的反抗让我意识到,我可能做错了,可惜那时的我太过执着,执着到没有去纠正自己的错误。你出生后不久,我就做了DNA检测。结果让我愤怒异常。我逼问玫,她却用沉静的语气,一点点告诉我真相,嘲笑我机关算尽,却作茧自缚。她知道触怒我的后果,但仇恨让她无所畏惧。她一定恨我入骨,才会用这样残酷的方法报复。我也曾经无比愤怒,想过要杀死你。但当我将你强行抱起时,襁褓中的你竟并不害怕,反而对我微笑,我的心竟平生第一次颤抖起来。这一刻,我感到了对麟的愧疚,若不是我把他推上战场,他或许还活着,和玫手牵着手,在世界各地探查古迹……麟不在了,但上天将你送到我面前,似是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虽然你体内没有流着麟的血,但我看到你笑容的那一刻,就相信了一件事——你就是麟的转世。玫没有告诉我你的生父是谁,但她死后,我决定不再追究。我郑重地立下誓言,你就是卓家的长孙。我会爱这个孩子,把我拥有的最好的东西给他。后来,我让你成为我唯一的继承人,为你铺好一条皇帝之路。只要你愿意,经过血战之后,第三大区必将获得世界大战的胜利,世界将会一统于你麾下,你会站在世界的巅峰,予取予求。”

“让你成为皇帝,就是我对你的爱。”

卓王孙脸色连变几变,显然,卓大公的话,对他震动极大。但听到最后,他不由得冷笑:“老家伙,你以为我的人生是什么?由你安排?”

卓大公厉声说:“我不容你拒绝!”

他的声音随即降低,似是在自言自语:“如果我不能给你皇帝之位,又怎能抚平对麟的愧疚?”

他的面容颓败下来,这一刻,他就像是个普通的老人,因为孙儿的不争气而忧心。

卓王孙:“我的人生,只有我才能决定!我不会成为什么皇帝,我也不会再跟芙瑞娅打D-war了。我现在就走出这扇门,到温莎城堡去。如果你执意要开启世界战争,那么,我会站在最前线,向你发动第一波冲锋!”

他决绝地转身,向门外走去。

“站住!”卓大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多年来的积威让卓王孙不得不暂时停住脚步。

“你哪里也去不了!无论你愿意与否,你都只能做这个帝国的继承人!”

卓王孙冷笑:“怎么做?我和卓家没有半点关系!”

卓大公:“玫已经死了很久,吴钺也已战亡,剩下所有得知真相的人,都会被灭口。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知道你的血缘。”

卓王孙笑意中讥诮更浓:“所有人?包括芙瑞雅?你还真敢说……”但他的笑容瞬间一滞,因为他发现卓大公脸上,没有丝毫虚张声势的意思。

卓大公冷冷重复了一遍:“包括芙瑞雅。我既然已经决定开启世界大战,就不会再有任何顾虑。”

卓王孙怒道:“你休想!”

卓大公:“你若再执迷不悟,我敢向你保证,从现在起你将永远看不到她。若你顺从我,我还可以留她性命。对外宣布她在吴钺的叛乱中意外身亡,实际上却将她囚禁在一个秘密之地,做你的后妃。但抱歉,我必须要抹去她的记忆,因为她实在是个比玫芽刂频枚嗟人。”

听到“囚禁在秘密之地”几个字,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秋璇和自己的未来,卓王孙只觉得怒火上涌,紧握的双拳都已发白:

“这就是你的愧疚?将这恶毒的行为一次次重复,就是你的爱?对了,我和你并不是毫无关系,你是我的杀母仇人,这笔债,我迟早要向你讨回来!” 他目光中,有鱼死网破的决绝:“老家伙,灭口芙瑞雅是不够的,还有我。只要我还活着,就会向全世界公布我的身世。你和你的家族将颜面无存,你的帝业大计也将土崩瓦解——没有臣民愿接受一个荒淫仪式上诞育的私生子做他们的君王!”

卓大公迎着他的目光,微微冷笑:“公布身世?谁会相信你,就凭一封信?”

卓王孙冷笑:“老家伙,你是老糊涂了,我的DNA就是铁据。要消灭这种证据,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或者将我也洗脑囚禁。但这样便无异于自绝子嗣。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输定了!”

卓大公脸色终于有了改变:“你想毁掉自己?毁掉我为你安排的这一切?”

卓王孙:“是的,我宁愿是低贱的私生子浪迹天涯,也不愿在你那肮脏的王座做一个傀儡皇帝!你不要再拿这么变态的‘爱’来恶心我,听到你说这个字眼我真的满身鸡皮疙瘩!我现在就出去,和芙瑞雅站在一起。要灭口你尽管来!”

他夺门而出。

卓大公盯着他的背影,没有再说话。直到卓王孙完全消失在走廊尽头,卓大公才颓然坐倒在椅子上。这一刻,他老态尽显。

“我没有资格说‘爱’吗?”

“可是,我的孙儿啊,我真的很爱你。让你成为这个世界的皇帝,就是我对你的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