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努努书坊 >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正文

玫瑰帝国6·辉夜姬之瞳 第37章 屠龙计划
作者: 步非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黎明时分,新晋公爵授勋仪式终于开始。

第一缕阳光照到纳克索斯岛的时候,整个岛都笼罩在一片肃穆的氛围中。从岛上港口到D-war会场的大道被精心地清洗了,路面上的白色大理石熠熠生辉,仿佛恢复了百年前刚被开采出来时的模样。路两边,每隔十步,就有一根八米高的旗杆,上面挂着八位轮值公爵的族徽,而D-war会场的入口,则垂着三面旌旗,上面分别绘着三位大公的徽章。这象征着三位大公与八位公爵,一起迎接新晋公爵的到来。所有的旌旗都是白色的,海风轻吹,厚重的旗身缓缓搅舞,予人神圣之极的庄严感。

而在会场中,亦布起了一个白色的授勋台。正中心有三位椅子,样式简洁之极。上面铺着白色的布垫。椅子旁边,竖着一个讲台,那是女王为新晋公爵授勋用的。

随着阳光越来越强,大公、公爵等人陆续来到会场,按礼节就座,静寂无声。当所有人都就位之后,载着新晋公爵——石星御的大船,缓缓到来。船首上亦镂刻着石星御的族徽,极为简单,仅仅只是几根线条堆砌在一起,底色为蓝色。

石星御身着宫廷元素的白色礼服,仍戴着他那只招牌般的墨镜,步下大船,向会场走去。玉鼎赤、玄田田与青帝子呈雁形跟在他身后,亦都穿着庄严的礼服,就连玉鼎赤的神色,也变得郑重了许多,不敢造次。

石星御缓缓走近会场。来自第三大区的林公爵早就在入口等待多时,一见石星御就笑道:“龙皇阁下,欢迎加入公爵的序列。从今而后,您就是这个合众国的主人之一了。”

石星御含笑答礼:“多谢。我只是侥幸获胜而已。”

林公爵:“龙皇阁下太谦虚了。以您在D-war中表现出来的实力,连我们几位老家伙都望尘莫及。加上阁下与亚当斯大公的友谊,必定是前途无量。以后的事,还要多多照顾才是。”

两人寒暄着来到了休息室。

林公爵含笑:“龙皇阁下先在这里休息,仪式开始了,我再来引导您上台。公爵晋升仪式乃是合众国最重要的仪式之一,容不得半点差错。龙皇阁下还是多想想之前学的礼仪,务求完美。”

石星御欠身答谢:“多谢关心。公爵大人请便。”

林公爵退走后,石星御深吸了口气,隐在墨镜后的眼睛光芒闪动,也不知在想什么。玉鼎赤玄田田蕾切尔站在他身后,不敢打搅他。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石星御不悦地抬起头,就见玉鼎赤满脸尴尬地摸着手机:“不好意思,老大,忘了调静音。我这就断电。”

他抓着手机就要往地上摔,但仅仅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他的动作就顿住,露出纠结之极的神态。他犹豫了片刻,仍然接通了电话。

“卓公子,卓大人!你为什么会给我电话?我太高兴了。”

卓王孙的声音传来:“高兴,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吹什么牛,说赢得了达喀尔拉力赛的冠军,但你仅仅只得了第三名!亏我还将你获胜的消息公布给记者,现在,我成了他们的笑柄,我在公众场合撒谎!”

玉鼎赤立即蹦了起来:“第三名?不可能!我是冠军!我足足领先第二名三公里!我还特别装了个行车记录仪,不信我拿给你看!”

卓王孙:“好吧,赶紧拿过来!我在……”

玉鼎赤仔细地倾听着,连连点头,最终,他兴奋地合上手机,却迎来石星御不悦的目光。玉鼎赤的笑容立即僵住,挠头说:“不好意思,有些狗欢了。但是龙皇大人你也知道,另一个最伟大的人给我打电话,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真是太高兴了……”

他心急火燎地再也坐不住了,冲着石星御喊了一句:“我去去就回!”也不管石星御回答不回答,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石星御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又过了一会,玄田田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玄田田的脸立即红了,忙着躬身道歉:“真是对不起……”

石星御:“接吧。这只是人类的仪式而已,我并不太看重的。”

玄田田感激地又鞠了个躬,掏出手机,相思带着哭腔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田田……田田……”

玄田田脸色立即变了:“相思,你怎么了?”

相思:“我跟韩青主约着去逛街,可是,被几个人堵在了巷子里,他们说要强暴我们……我打不通秋璇的手机,韩青主正在跟他们打架,我……我该怎么办……”

玄田田着急地喊了起来:“你在哪里?”

她啪地将手机关上,看了石星御一眼,却踌躇了。

“皇……”她轻声地说。

石星御淡淡一笑:“我还需要你们保护?去吧,别让朋友受到伤害。”

玄田田欣喜地答应一声,匆匆奔出了休息室。

房内,只剩下两个人。石星御看了蕾切尔一眼,蕾切尔安静地坐着,一身黑衣,捧着水晶球,静寂不动。

石星御叹了口气:“看来,他们俩受到的人类牵绊可真不少,也许,是该将这件东西还给他们的时候了……”

他缓缓脱掉左手上的钻石手套,将中指与食指伸出来。一团淡淡的火光从食指上冒出,而同时,一缕黑气漂浮在中指的指尖。石星御轻轻伸手,火光与黑气一齐没入了蕾切尔手中的水晶球里。水晶球猛然一炽,球内沉沉的云雾倏然散尽,一团火花炸了开来。这团火是如此炽烈,竟似一轮烈日。但紧接着,无数浪涛涌出,将烈日扑灭,晶球重新又陷入烟云迷蒙中。

石星御微微笑了笑,再度坐了回来,一言不发。

时钟,转到了6点45,还有一刻钟,新晋公爵授勋仪式,就将正式开始。

轰然一声巨响,玉鼎赤带着他那台早就破碎不堪的拖拉机头,撞碎了窗户玻璃,直接冲了进去。

“谁敢说我没有拿了冠军?来来来,跟我一战定输赢!”

他嚣张地狂喊着,期望见到无数记者的镜头,将他这英雄形象永久地烙印下来,刻到无数报纸上。

但是,房内静悄悄的,没有卓王孙,也没有媒体记者。

宽达上百平的厅中,只有一件家具,那是一个西式风格的椅子,一个黑衣人坐在椅上,听到玉鼎赤的大呼小叫,他慢慢抬起头来。

他的目光深邃沉静,竟让玉鼎赤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

他从未在任何人类身上感受到这种压力!

叮……叮……叮……

那人脚下的一个仪器,突然响了起来。

黑衣人:“你,不是人类?”

玉鼎赤:“我怎么就不是人类了?从头到脚,每一分每一寸,都是人类!真到不能再真了!不信你看看、你看看!”

他掳起袖子,把胳膊伸到那人面前让他看。

黑衣人:“如果你是人类,这个超级生命探测仪为什么响?”

“你是SEVEN!”

他慢慢站了起来。

他的身材并不特别高大,但格外沉稳,就像是一座山,给人无法撼动之感。他的脸部线条极为坚硬英武,就像是刀刻出来的一般,沉黑的双眸中没有半分感情,这使他的注意力特别专注。

“你刚才的提议很好,我们一战定输赢吧。”

他的手抬起,猛然一阵机体的轰隆声响起,一台青铜机体出现在窗外。

这台机体极为简洁,通体由青铜铸成,看不到半点合金。它的外形酷似路西法,加装的武器也格外少。更为奇特的是,它并未配盾,只有一柄青铜剑。剑的样式也极为古朴,上面只镂刻着抽象的玫瑰花纹。

合金光芒一闪,那人已进入了机体舱内,再一闪,机体已骤然发动,空着的左臂猛然探出,抓住了拖拉机头,将它连同玉鼎赤抡向空中。

剑芒,也在刹那间绽放,一剑已照亮了玉鼎赤惊愕的眼睛。

这一剑,快到不可思议,玉鼎赤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

D-war会场的另一间贵宾室里,有一个巨大的屏幕墙,几十个不同的画面拼凑在一起,将不同地方的影像实时显示出来。

其中一个画面,正播到玉鼎赤被那人一剑凌空,打的狼狈不堪。

卓王孙:“让H对战玉鼎赤,够不够?”

秋璇坐在他旁边,也看着屏幕墙:“以青帝子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没有一名嘉德骑士能单独战胜龙皇手下的几位超级生命体。对战青帝子时,薇薇安与兰斯洛特联手,仍处于下风。但是,如果是H的话,或许是可以的。因为,自从我父亲去世后,他是嘉德骑士中公认的近战之王,拖住玉鼎赤,应该没有问题。”

卓王孙:“可我的目的,不是仅仅拖住他。”

秋璇惊讶:“难道你……”

卓王孙:“不错,欲擒其王,必先剪其羽翼!H若能做到的只是拖住,那么……”

他的目光,掠到屏幕墙上的另一个画面。

那是一条小巷。

小巷中,几个打扮的极为夸张的非主流,正舞着手中的刀棒,向巷底发起冲击。韩青主拿着一只垃圾桶,狼狈地招架着,而相思则蜷缩在巷尾,满脸惊恐。

混混们显然认为攻克他们只是迟早的事情,因为,并未太在意,反而有些享受韩青主的抵抗。

猛然,天空中一个黑色的影子闪了闪,轰然爆响声中,玄田田已凌空落在地上。她的身形极为瘦小,但落下时,竟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整个巷子都摇晃了一下。

几个小混混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个穿着黑色装的哥特萝莉后,他们感觉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不知死活地冲了上去。

“啊哈,正觉得俩人不够咱们兄弟分的呢,这不,又来了一个。”

“啧啧,这三个还真是各有风格,这次赚大了!”

“老大,你可不能独吞啊,每个人都有份!”

玄田田一眼就看到相思蜷缩在巷角,满脸惊恐,而身上的衣服也残破了几块,她的怒火,立即熊熊燃起。“嚓”一声轻响,她头上的蕾丝缎带崩开,满头黑发飘扬起来。

“你们……该死!”

玄田田深吸一口气,周围的空气猛然以肉眼可见的样子聚集成一团团碧色的类液体状的气流,向她嘴部涌去,这诡异之极的景象,让混混们呆住了。随着一声剧吼炸响,猛然压缩的气流从玄田田口中冲出,瞬间形成一个气炮,轰然撞在了混混们身上。

三名混混被撞得凌空飞起,砸在巷子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密集传出,伴随着声声惨呼,却转瞬就戛然而止。

三股猩红而粗的血迹,慢慢从墙上拖下,伴随的,是三团根本看不清模样的血肉。玄田田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跑到了相思面前。

“相思,你没事吧?真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

她懊恼地自责着,查看相思的伤情。

她绝不能容忍相思受到任何伤害,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相思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曾经她们三人一起傻傻地分享自己的小秘密的时光,是她仅有的美好的回忆,如果失去这些,她还有什么呢?

但她从相思的眼中,却看到了一丝惊恐。

“田田,你杀了他们?”

玄田田不以为意地甩甩头发:“他们竟敢对你做这样的事,就罪该万死!”

相思没有说话。她很感激玄田田救了她,但,仅仅因此就杀死他们,这是她不能接受的。反正他们也没有得逞,顶多打一顿出气就好,何必杀死他们呢?

相思虽然没什么本事,也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但她对生命却有种源自心底的尊重,无论是什么生命的失去,她会为之感到不忍。

她有些惶惑,更多的是自责。这三条生命,是因为她而失去的,她也是间接杀死他们的凶手。

一个声音自玄田田身后传来。

“你,不是人类?”

玄田田转头,就见韩青主阴沉着脸,看着她。

玄田田也没好气地回嘴:“怎么,你有意见?”

韩青主:“那么,就对不起了,我必须擒住你。”

他单手伸向空中,戒指发出一阵奇异的波动。过不多时,青色的机体卡俄斯凌空落下,将韩青主纳入舱中,开启战斗模式。

玄田田将相思挡在身后,她的脸色极为难看。

“你明明有力量能保护她,为什么还要让她受到伤害?”

韩青主脸上闪过一阵歉意:“抱歉,这本来就是一个局,引你出现的局。没想到你出手速度这么快,来不及阻止,这是我的失职。”

相思惊讶地看着韩青主:“你在说什么?什么局?什么失职?等等,你怎么会有机体的?难倒你也是嘉德骑士?”

韩青主看了相思一眼:“瞒了你这么久,真是抱歉。我的序列是K,在嘉德骑士中排名第九。”他将目光转向玄田田:“但我还是要将你抓回去。你杀人太随便了,不控制起来太危险。”

玄田田冷冷说:“那你得有这本事才行。”

说着,她转身向相思说:“走,咱们逛街去,我才懒得跟这娘炮废话!”

“娘炮”这两个字,让韩青主的脸部抽搐了一下,爱丽丝的笑声随即响了起来。

“主人,这可不是我说的哦!”

卡俄斯猛然发动,咆哮着向玄田田冲去。

玄田田猝然转身,一声怒吼,从嘴中炸开。

方圆千米之内的空气,就像是受到某种强大的力量的牵引一般,急剧地向内收缩,形成一条条粗长之极的碧色气流,以玄田田的嘴为中心,急骤地汇聚着,却又恰好避开了相思。

随着玄田田的怒吼爆发,气流全都集卷在一起,形成一条黑色水龙,猛然向卡俄斯刺下。卡俄斯左臂一展,合金盾已张开,挡在胸前。那条水龙一触到盾身上,就猛然爆开,卡俄斯被推得远远退了出去。

玄田田怒气未消,第二声怒吼,就要再度出口。

相思拉住了她的手:“田田,不要……”

玄田田悻悻地停止了战斗,扶着相思站了起来,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满身狂暴的气息消失不见,可怜巴巴地望着相思:“你……你不怕我吗?”

屏幕另一端。

卓王孙摇了摇头:“你不老是说K的潜力有多强吗?为什么每次遇到强敌,他都打不过?”

秋璇叹气:“因为他心怀愧疚,无法使出全力。”

卓王孙拨了个电话,缇娜甜甜的稚气声音飘了出来:“哥哥,你找我吗?真好。”

卓王孙:“你还当我是哥哥?我可已经跟那老家伙没有半点关系了。”

缇娜天真地说:“哥哥要跟爷爷有关系吗?在我看来,哥哥是哥哥,爷爷是爷爷。你们俩虽然吵翻了,但跟我没关系呀。”

卓王孙:“你这样想就最好了。我想问你借件东西。”

缇娜的声音中陡然加入了几分兴奋与惊喜:“哥哥!你要向我借东西?你想借什么?我给你准备了整包的酸豆角,可好吃了!我可是攒了很久才攒下来的。”

卓王孙没好气地说:“我要酸豆角做什么?”

缇娜很震惊:“那你找我要什么?我就只有酸豆角了。难道你要牛肉干?”

卓王孙恼怒地说:“诸神!我要诸神!”

他曾亲眼见识过诸神的威力,真正施展出来,连吴钺都挡不住一招。就算饮下神血后,亦只能落败。但卓王孙知道,诸神是老头子压箱底的宝贝,绝对不会轻易动用的,何况他们已经决裂。只有骗骗缇娜这样的小女孩看有没有效果了。

哪知,缇娜竟然满口答应下来:“诸神?好的!我立即就给你送过来!可是,你真的不要酸豆角要诸神?诸神可一点都不好吃。”

她答应的如此干脆,令卓王孙不由得一怔:“不用送过来,加装到东皇太一上。”

缇娜干脆地答应了,满怀希冀地问:“哥哥,这样你就会原谅我了吗?你就不再恼我了吗?”

卓王孙:“哼,滚。”

缇娜立即沮丧下来,卓王孙随即挂断电话。

秋璇:“小卓,想不到你对哄骗小女孩还挺有一手的么。克莉丝塔对你言听计从,缇娜也是。”

卓王孙:“哦,真的吗?那我可真是后悔,没在你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出手了。”

H一剑凌空,一道极细的粒子光芒从剑锋上溢出,迅捷之极地追着玉鼎赤斩去。玉鼎赤的身边,早就布满了无数道粒子剑丝。这些剑丝离开H的控制之后,却并不消散,一道道横亘在空中,互相碰撞交击,形成一个鸟巢般的包围,将玉鼎赤困得严严实实。这就是H的剑术。他每一道粒子剑丝斩出,实际上通过相互间的撞击,为其他的剑丝注入能量,重新激活它们。所以,这些剑丝才能长时间存在。这种能量的运用对控御力的要求极高,当今嘉德骑士中,也只有H能够施展得出。

猛然,一枚剑丝倏然光芒大炽,暴涨成三四米的半月形,向玉鼎赤猛飙而至。玉鼎赤大吃一惊,急忙抡起拖拉机,向剑芒砸去。轰隆一声巨响,剑芒深深嵌入了拖拉机中,将拖拉机斩成两截。玉鼎赤双手一分,各自擎着半截,舞动着护住全身。

H的能量在剑丝中任意流动,根本无迹可寻。漫空剑丝,每一条都可能发动攻击,这使得攻击可能从任何方向、任何角度发起,根本就防不胜防。

H面容冷静,一剑一剑按部就班地斩出,剑丝累积越来越多,将玉鼎赤压得风雨不透。玉鼎赤慌乱地招架着,但在H的攻击之前,却完全形不成有效的体系,越来越狼狈。

胜负的天平,迅速倾斜。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 影视文学作品
  •   ● 盗墓小说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经典官场小说
  •   ● 职场专题小说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 商战小说合集
  •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 传记纪实作品
  •   ● 侦探推理小说
  •   ● 仙侠修真小说
  •   ● 历史·军事小说
  •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  系列作品小说
  •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 后宫甄嬛传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 小时代全集在线阅读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
  •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
  •  热门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华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张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坞作品集
  •   ● 严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晓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