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风不飘摇,云不飘摇》->正文
第六章 粉色与蓝色的差别

  纸条的事情没过多久就被所有人知晓了,每天都玩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实在没办法保密,不过大家都没怎么在意。雷楚云只是温柔的笑笑,而雷已夕则是一幅不可思议的样子,一向直白的她很难理解蕴含其中细腻的表达。

  “有什么话见面说不就好了?多麻烦啊!”雷已夕皱着眉说。

  “我们是顺便练练汉字!”叶飘如此回答。

  总之,风褚宁抽屉里的纸条越积越多了,最近的一张写着:“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飘已经完全融入了多伦多的生活,鞭炮与压岁钱渐渐成为了遥远的回忆,而圣诞礼物代替了它们成为叶飘新的期盼。文化的交融与传承,就是这么的了无生息。

  圣诞节的时候,整个Belle街都充满了温馨与欢快的气氛。雷家的圣诞party是每年必有的节目,这几个华人家庭总会在这个节日团聚一下。

  叶家是最后一个到的,蒋淑惠为穿什么衣服出席发了半天愁,叶启温认为只要舒适得体就好了,而蒋淑惠则坚持不能被风、雷两家瞧低,就这么磨磨蹭蹭的耽搁了不少时候。

  廖绸珍亲自到门口迎接他们,出乎蒋淑惠的意料,她只穿了件普普通通的家常毛衫,相比之下,蒋淑惠的盛装未免有些突兀。不过这样简单随性的装扮仍然掩饰不住廖绸珍的美丽和高贵,她的眉目之间与雷已夕很是相似,但气质上却更像雷楚云。

  “叶太太,今天真漂亮啊!”廖绸珍称赞着说。

  “哪里的话!怎么能比得上雷太太呢!”蒋淑惠微微尴尬的说,叶飘站在一旁不禁有点脸红。

  雷已夕从她妈妈身后跑了过来,她抓住叶飘说:“你呀,还真是慢!是不是偷偷化妆了?”

  叶飘没有理会雷已夕的调侃,她被站在远处身穿白色小毛裙的雷楚云和像王子一样守候在雷楚云身边的风褚宁惊呆了。即便看了无数次,但是一旦他们站在一起,还是会让人感叹无比般配,简直就是天造地设。这种感觉对叶飘而言不仅是羡慕,还是刺痛。

  “来了吗?到这边坐吧!”雷楚云仍然很善解人意,她看出了叶飘的局促,就温柔的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我坐已夕那边就好。”叶飘躲闪开说,她总是不自觉地拒绝雷楚云的关心和示好。

  “也好,那你坐着,有什么事就叫我。”雷楚云黯然的走远。

  叶飘望着雷楚云的背影,有点自责。她知道这么做对雷楚云很苛刻,毕竟是她自己心里有鬼,雷楚云的善良和美丽是没有错的,更何况雷已夕已经很过分了,自己的做法会让雷楚云更伤心。

  但是,叶飘仍然抑制不了这种有些卑劣的行径,人性使然,没有办法。

  雷已夕送给了叶飘一盒名贵的糖果,那显然只是从她拥有的众多高档品中随便选出的而已。相比之下,雷楚云亲手编织的蕾丝发环要精致用心的多,这更加剧了叶飘的罪恶感,连说谢谢的时候都很不自然。

  在所有礼物之中,叶飘最期待也最喜欢的就是风褚宁送的字帖了,但是她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她同时看见了风褚宁送给雷楚云的礼物——一个羽毛椅垫。风褚宁拿给雷楚云的时候说:“你练琴总是隔一会就错错身子,有这个会好些。”

  字帖肯定比椅垫更难寻觅,但是其中的贴心,是不能比拟的。那样独特的温柔,叶飘得不到,雷楚云却可以。

  “我的礼物呢?是这个吗?我拆了哦!”雷已夕拿起一个礼盒对叶飘说。

  “不是,这个是给楚云的,你的在那边!”叶飘说。

  “哦。”雷已夕把礼盒随手塞在雷楚云手里,漫不经心的拿起了另一个盒子。

  “很漂亮的花瓶!谢谢你啊,叶飘!”雷楚云拆开了包装,开心的说。

  “没关系……”叶飘没抬头看雷楚云那纯洁的目光,她越无邪叶飘就越逃避。

  “喂!”雷已夕突然打断了她们,她轻挑着眼睛对雷楚云说,“咱们换吧!我想要你那个!”

  “已夕……”叶飘惊讶的看着表情冰冷的雷已夕,她给这对姐妹挑选的礼物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粉色,一个蓝色。因为雷已夕喜欢粉色,而雷楚云喜欢蓝色。

  “好吧,给你。”雷楚云没有一点反抗,语气淡淡的把盒子递给了雷已夕。

  “已夕,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任性!”风褚宁走了过来,他拉住雷楚云,雷楚云轻轻闪了一下,他却执拗的握着她的手,让她紧紧依靠在自己身边。

  “哥,没有关系的,粉色很可爱啊!叶飘很会买东西呢!”雷楚云忙替雷已夕掩饰。

  “哥,你知不知道你很奇怪!为什么每次走过来都是先责备我!难道我和她之间错的就一定是我吗?就只会替她说话吗!”雷已夕气愤地跑了出去。

  “你何苦做这样的事情呢!”叶飘追了出来,她拿过雷已夕手中的花瓶说,“粉色与蓝色能有什么差别!就这么在意吗?”

  “我才不在乎这个呢!”雷已夕说,“你也觉得我很讨厌而她很可怜吧?”

  “没有啊……”叶飘说。

  “不是这样的。”雷已夕没听叶飘的话,她自顾自的接着说,“根本不是这样的。她大方的把她不想要的统统让给我,但是我想要的她却死死抓住不放!我得到的不过是这些没意义的东西!”

  叶飘突然感觉到了夜幕下的寒冷,皑皑的白雪和雷已夕凝重的神情一起降低了温度,使这个豪华的房子不再温暖。她渐渐明白了粉色与蓝色的差别,那不是一种视觉差距,而是两颗心的距离。

上一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