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风不飘摇,云不飘摇》->正文
第七章 变不成仙女

  类似这样的事情大概发生过很多次,过了一会雷已夕就自己平复了下来。廖绸珍招呼着吃蛋糕,大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说笑到了一起。不过叶飘的心情再也提不起来,无论是风褚宁和雷楚云,还是粉色和蓝色的花瓶,都让她心里不舒服。

  叶启温与风明仕、雷奉先谈得很投机,雷奉先对叶启温的才学格外仰慕。

  “绸珍,叶先生的书法可是不得了啊!你那几笔陋字,可有的请教了!”雷奉先对妻子说。

  “哪里哪里,雷先生过奖了。”叶启文笑着说。

  “叶先生,不必谦虚啦,如果不嫌弃,今天就写几个字,给我们留副墨宝吧!”廖绸珍很感兴趣的应和。

  “这……”叶启温有些不好意思。

  “启温,既然雷先生雷太太这么赏识,你也就不要推辞了!”蒋淑惠说,她看见丈夫被主人欣赏,很是得意。

  “那我就助兴写个春联吧,献丑献丑!”叶启温只好应了下来。

  “好好好!好久没感受到咱们中国的年味了!”雷奉先十分高兴的说。

  廖绸珍准备好了笔墨,叶启温略略思索,提笔写了起来。

  雷楚云很感兴趣的凑过去,轻声问:“妈,叶伯父写了些什么。”

  廖绸珍满脸敬佩的念道:“东风只助精英志,春雷一鼓万象新。”

  叶飘看着雷楚云渴望的眼神问:“你怎么没学写汉字?”

  雷楚云眼睛舍不得离开那副春联说,随口答道:“已夕不喜欢,我也就没学。”

  这轻巧的一句话使叶飘心中早已翻江倒海的怜惜再次汹涌起来,只是因为妹妹的厌恶,就放弃了自己的喜好,这样可悲的忍让雷楚云竟然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个字就是‘风’吧?是吧?”雷楚云没看出叶飘心情的动荡,兴奋的问。

  “嗯。”叶飘回答,雷楚云天使般的笑容让她心酸。

  “好字!好联!”风明仕不由拍手叫好,雷奉先也是满口夸赞。

  “这个我要裱糊起来才是!”廖绸珍小心翼翼的拿起对联说。

  “那可真是叫人笑话了!”叶启温笑着说。

  “要我看,再加个横批最好!”风明士说,“这可是绸珍的本领了!”

  “哦?雷太太,那快情吧!”叶启温双手递过笔说。

  廖绸珍接过毛笔,微微一笑,写下“一叶降福”四个字。

  “雷太太果然才思敏捷!”叶启温由衷赞叹说。

  “我们三家人在这联里,可算聚齐了!”风明士应和。

  “倒把叶先生的好联弄得俗气了些。”廖绸珍说。

  “你也知道自己捣了乱?”雷奉先笑着说。

  “哪里!这样的妙想,我可做不出!”叶启温说。

  大人们在一旁论的热闹,风褚宁附到叶飘耳边说:“你的‘颜体’原来是得你爸爸的真传!”

  “我的字算不得‘颜体’,更谈不上真传。”叶飘退后一步冷冷的说。

  风褚宁诧异的看着她,叶飘却没再望他一眼。

  “哥,怎么了?”雷楚云走过来问。

  “没事,那个小丫头的脾气真是怪呢!”风褚宁望着叶飘的马尾辫说。

  “叶飘……也不算是小丫头了吧?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谁也琢磨不透的。”雷楚云说。

  廖绸珍走了过来,微笑着说:“好了,现在轮到你们表演了,一人一个节目,谁也不许逃!楚云先来,好吗?”

  雷楚云点点头走到钢琴旁,风褚宁很自然的为她展开乐谱,她冲风楚宁千娇百媚的笑了笑,转身轻声说:“我来弹一段《甜蜜的幻想》,为大家助兴吧!”

  大家都鼓起了掌,只有雷已夕靠在叶飘身边不屑说:“这么简单的曲子,真是没意思!”

  蒋淑惠是琴师,叶飘从小就学习钢琴,因而对音律指法也略有造诣。《甜蜜的幻想》是歌唱性非常强的曲子,弹奏起来象摇篮曲,温婉抒情。它声部很多,左手声部中即要弹奏旋律,又要弹奏伴奏音型。这首乐曲中最重要的是右手的高声部旋律,其次重要的是左手旋律声部,再次是左手低音的伴奏声部。所以要格外注意两个声部的音色,音乐上不能有缝隙。踏板演奏是切分踏板,要在弹奏了一个音以后再踩踏板,不能和手一起落下,要跟随着左手旋律音换踏板,这样才不会打破安静的氛围。虽然曲子本身并没什么特别的技巧,但是雷楚云拿捏得很好,手指力量的转移,声部层次的控制都恰到好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尽管演奏得很平稳流畅,但却并没充分体现乐曲本身的艺术性。

  “弹的很好呢!”蒋淑惠忙不迭的夸奖说。

  “楚云很用功的。”廖绸珍鼓着掌说。

  与雷楚云的低调不同,雷已夕选择了德彪西的《月光》。这首乐曲的意境是表现出月光下景物的变化以及天上云彩的走动和月亮或明或暗、如诗如画的场面,因而对演奏者有很高的要求。既要有娴熟的技巧,也要有独特的艺术感悟。然而雷已夕却两者皆不具备。整支曲子在她的手指下节奏都不够稳定,其中三连音、二连音的交替变化,休止符和一个音延长几拍的弹奏,都没能把时值弹够,拍子也没数准。明明是优美而富有诗意的曲子,被她弹的仓促而干瘪。

  蒋淑惠好象很诧异的对廖绸珍说:“已夕更出色呢!你真是会养女儿!”

  叶飘不屑的瞥了她妈妈一样,外行人可能会认为演奏复杂的雷已夕更好些,但蒋淑惠不会区分不出优劣,她这样的态度多少有些势力。

  “哪里啊,已夕总是偷懒,不过好在还有点小聪明。”廖绸珍似乎并没感受到蒋淑惠的做作,她满心欢喜的为自己的女儿鼓掌,母亲对孩子总是这样的狭隘,只要是称赞,就一概照单全收,而并不考虑其中的成分。

  叶飘注视着廖绸珍的表情,那样的母爱是无法掩饰和伪装的,终究与对雷楚云的母爱不尽相同。再看看那个默默站在一旁,美得惊为天人的女孩,叶飘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众人热闹了一通,雷已夕拉着叶飘不停地说笑,风褚宁和长辈们在一起聊天,只有雷楚云一个人在圣诞树下孤零零的坐着。

  叶飘看了她一会,闪开雷已夕走过去说:“喂!玩点什么吧!呆在这多闷啊!”

  “叶飘……”雷楚云惊讶地看着叶飘,眼睛慢慢明亮起来,映得她的脸庞更加美艳。

  “看看都有些什么礼物……”叶飘不好意思的避开雷楚云感恩的目光,在圣诞树下乱翻着。

  叶飘这么做,仅仅是因为同情。只有站在这样的高度,她才会低下头,向雷楚云伸出手。而雷楚云不一样,她也是伸出手,不过是抬起头。同样的动作,低头是给与,抬头则是乞求。

  “哇!这是什么!仙女棒!”叶飘挥舞着银色的仙女棒喊,“仙女仙女,给我变个南瓜车!给我变个水晶鞋!给我变个小王子!让我变得像她一样美丽……”

  叶飘开心的指向雷楚云。

  然而,她的笑容慢慢凝固住,就像真的被施了魔法,刚才还文婉可人的雷楚云突然变换了表情,那种惊悚的样子就如同见了魔鬼。

  “喂,你……你怎么了?”叶飘不知所措的说。

  雷楚云没有回答,因为她根本就没办法回答了。她就像石头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人们骤然慌乱了起来,叶飘拉着雷楚云的手,脸色苍白的喊:“楚云!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

  “闪开!”一声粗暴的怒吼惊醒了恍惚中的叶飘,她茫然地抬起头,看见风褚宁冷冰冰的站在她面前。

  “听见没有?快闪开!”风褚宁喊道。

  叶飘麻木的退后几步,风褚宁抱起雷楚云狠狠的从她身边挤了过去,叶飘被他撞得踉踉跄跄。

  那一瞬间,叶飘眼前的世界模糊了,她觉得自己的贪婪终于得到了惩罚,因而,她永远变不成仙女,也永远无法得到王子。

上一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