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风不飘摇,云不飘摇》->正文
第二十八章 重生

  没有了风褚宁的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上课,念书,跳舞,染发,和雷已夕喝酒,与雷已庭吵架……所有的这些都和叶飘预料的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是,没能像当初打算的那样,忘记风褚宁。

  关于他的一切在叶飘心里深深地扎了根,即使能遏制住不让它肆意蔓延,却也没办法把它彻底的剔除。和心连在一起,除非血淋淋的把它挖走。

  不过叶飘没有担心,就像是静候死刑的犯人,余留下的温情无关紧要,最后的屠刀是躲不过的。

  因为,已经风闻了他们的婚期,越来越近了。

  比起极端,她远远输于雷已夕。连割破手指的雷已夕都没有办法,她又能怎样呢?

  风褚宁已经初具了商人的风范,和所有有能力的华人一样,这样的家族生意有着坚韧蓬勃的生命力,而且就像滚雪球,一代一代,慢慢的积累了起来。黄种人遍布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

  在经历和阅历的考量下,风褚宁也变得越来越成熟了。这样的生活让他很满足,有脚踏实地的感觉,每一件事情都是那么的清晰,在做什么,为什么做,做了之后会怎样,能掌握自己,他才觉得心安。

  与此同时,雷楚云的成就也很值得夸耀,她赢得了加拿大全国音乐大赛钢琴组的银奖,因而站在意气风发的风褚宁身边丝毫不会逊色。

  上帝从来不公平,他们格外的受了宠。尽管幸福得近乎虚构,但现实的确是,伴随着人们的赞叹与祝福,两个人的结合是迟早的事情了。

  童年的誓言的美好,多少因为它往往会落空。

  叶飘常常来到Belle花园,去独自兑现两个人的承诺。很奇怪,风褚宁在她面前总是亏欠,答应她的那一份,已经被舍弃得太多。也难怪,连人都舍弃了,那几句话,就更显得无足轻重了。

  那天见到雷楚云是意外的,叶飘没办法像雷已夕一样恨她,但也绝对没办法像风褚宁一样爱她。所以她总是尽量躲闪雷楚云,好在躲开了风褚宁,基本上也就躲开了她。

  偶尔遇见是没办法的事,偶尔改变的人生更是没办法的事。

  叶飘略显尴尬的打了声招呼:“自己吗?”

  这一声无意中显示了内心,叶飘有点后悔。

  “嗯!他现在没有时间来了。”雷楚云好像并没发觉叶飘的心思,“我来看看我们的树,你的那棵长得真好!”

  “你们的……也不错。”叶飘把背包扔在了地上,Leaf明明也是两个人的,但她却没有反驳的勇气。

  雷楚云显然对这些活不在行,风褚宁替她做了太多的事,轮到她自己的时候,就应付不来了,不一会,她漂亮的脸蛋就变的灰头土脸。

  “还是我来吧!”叶飘无可奈何地说,Leaf早就打理完了,而雷楚云那边却好像刚刚开了个头。

  “谢谢。”雷楚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比较笨。”

  “你天生就不是做这些事的。”叶飘揽起了散落在地上的小铲子,花剪,除虫剂等等零七八碎的东西,她特意把尖锐的工具放远了些。

  “对了,哥过几天要去北京,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雷楚云一边帮忙收拾一边说。

  “什么?他去北京?”叶飘很诧异,她最牵念的人和地联系到了一起,而她却丝毫没有知觉。

  “嗯,说是谈钢材的事情,大概几个礼拜吧!”雷楚云说,“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不必客气!”

  “不用了,也没什么可带的。”叶飘淡淡地说,她手下的花剪更加利索。

  曾经深刻得不能再深刻的北京,模糊了。

  曾经心痛得不能再心痛的人,也模糊了。

  模糊之后,如果还要牵强的找到些什么,那么就连回忆都会变得无味。

  叶飘努力不再去想,她认真的剪着树枝,眼角的余光无意的瞥了雷楚云一眼,而就这么随便的一点光芒,使得原本烟消云散的一切又都复活了。

  风褚宁的绝望,雷楚云的苍白,自己的狼狈……已经掩藏了很久的情景全部重新浮现,叶飘瞪着那美轮美奂拾捡树枝的身影,眼睛几乎出了血。

  “为什么小树一定要修剪呢?”雷楚云抬起头望着怀里的树枝说,“掉了这么多的树枝,不会疼吗?”

  “你怎么了?”她发现了叶飘的异常,笑容变成了惊慌。

  “你……”叶飘举起了花剪指向她,颤颤的说:“你的病……好了吗?”

  雷楚云手中尖细的树枝散落了一地,她的脸色如同死灰,难看过以前所有次。

  但是,她却好好的站着,没有晕倒,连摇晃一下都没有……

上一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