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风不飘摇,云不飘摇》->正文
第二十九章 纽扣

  没错,雷楚云的病好了,早好了,早到叶飘的毕业舞会之前。

  心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装满了另外的更为强烈的恐惧,小小的一根针,一个棒子就不足以惊悚了。无意之中,叶飘的出现到是替她实行了心理疗法。

  雷楚云本来想告诉风褚宁的,第一时间第一个告诉他。

  那天,她拿起一根铅笔俏皮的在风褚宁眼前划了个圈,但是他竟然毫无知觉。收到叶飘神秘的纸条之后,他就是这样子的了,而放做以前,雷楚云的如此重要的变化他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最终,雷楚云没有透露只字片语。有点负气,有点伤心,有点不甘,她盼着风褚宁能自己发现。可是,一整天过去,她什么都没等来,风褚宁只字未提,甚至还帮她泡了已经根本用不上的拔地麻茶。

  直到那个健硕的棒球队长接走了精心装扮的雷已夕,雷楚云才恍然大悟,风褚宁的烦躁、心不在焉都是有缘故的,那缘故就是叶飘,叶飘的毕业舞会。

  晚上悄悄的来到了舞会,雷楚云一眼就看到了飞翔一样的那两个人。叶飘纤细的腰肢在风褚宁身边不停的旋转,转得雷楚云几乎当场晕厥。而随后阳台上的那一幕,使雷楚云无比坚决的做了之后的事情。

  “你手里的是什么?”雷楚云对鼓手说,她的笑容寒冷妖艳,诱惑人的所有感官。

  “这个么?槌杆呀。”鼓手举起了鼓槌,还耍帅的挥了挥,在这样倾国倾城的绝色面前,他不由自己控制。

  雷楚云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向后倒的时候她没有一点作假,硬挺挺的摔在了地上,疼得她差点流下了泪。

  其实她不算欺骗了风褚宁,那一刻,她真的再也不想睁开眼睛了……

  撇下几乎绝望的雷楚云,叶飘疯了一样的跑了出来。

  从雷楚云的脸上她清楚的看到了欺骗,而这种欺骗很自然的和她未能得到的爱情联系到了一起。在那个梦一样的夜晚,如果雷楚云没有恰如其分的晕倒,那么结果会是怎么样?

  叶飘不敢想,终究答案不在于她,也不在于雷楚云。

  能够一锤定音的,只有风褚宁。

  所以她要见他。

  他们谁也没想到,再见面时,竟然会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风褚宁知道,面前的这个叶飘又回到了18岁那年,她的眼睛模模糊糊的想极了他记忆深处的样子,这一年来的冷漠不知什么原因土崩瓦解,而他竟然有些不习惯。

  “要去北京?”叶飘说。

  真正看见了他,却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时间晕染了当初的浓情厚意,连她自己都茫然了。

  “对啊。”风褚宁答。

  “怎么不告诉我呢?”叶飘幽怨的说。

  “忙……就忘了。”

  这样的客气风褚宁已经说习以为常,但是面对叶飘,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伤心。可是又能说什么呢?他怎么回答叶飘的问题?他们互通心思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再重新提起的话,除了伤痛还能有什么。

  果然,叶飘明显的抖了一下,她直挺的身体就像是泄了气,最后的一点理性的坚持都没了。她替自己委屈,不想再这么绕弯子。

  “我问你。”叶飘走近一步,脸色决绝,“如果那天雷楚云没有来,那么,会怎样?”

  风褚宁沉默了,其实他也这样问过自己,但是他从没给过答案。因为已经不需要再做这样的假设了,事实是雷楚云出现了,雷已庭也出现了。他和叶飘各自顺从了命运的安排,而这样的安排,对他们而言未必就是坏事。

  “不是……已经这样了吗?”

  风褚宁尽量平淡的说,他的眼睛四处飘乎,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溶解呼之欲出痛苦的温暖。

  “不是!”叶飘一把抓住他的衬衫,逼迫着他看见自己,“绝对不是这样子的!”

  欺骗,躲闪,悲伤,爱情,责任,背叛……叶飘看透了过去,也受够了折磨,如果两个人都有罪,那么就让两个人一起接受惩罚吧!

  “叶飘……”风褚宁曾引以为豪的意志消失殆尽,相生相克,叶飘注定克了他的所有。

  “你等着,我会告诉你,到底会怎样!”

  叶飘松开手转身离去,她瞬间做了个决定,堪比雷楚云当初的昏倒时的坚决。

  风褚宁的衬衫被撕扯的狼狈不堪,胸口的扣子都掉了一颗,而他的心则更是七零八落,难以收拾。

  不自觉的,他缓缓走到了雷家门口,原来连脚步都习惯了这里。这个熟悉的房子让他平静了一点,仿佛再次看到了生活的轨道。

  就像往常一样,风褚宁和Pelinia打了招呼便来到雷楚云的房间。

  雷楚云的脸色苍白,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不知掩埋了什么,望向他的时候,惊恐而又悲哀,让人心碎。

  “怎么了?”风褚宁坐在她身边说。

  “没什么。”雷楚云指着他的衬衫说,“哥,扣子掉了呢。”

  “啊……”风褚宁有些不自然,他讨厌这种不自然,好像作了什么坏事,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我替你缝上。”雷楚云站起来,拿出了放针线的小盒子。

  她的手微微颤抖着,穿了几次针都没能成功。

  “楚云,不用了……”

  “要!一定要!”雷楚云坚决的说,针总算穿好了,她随便挑捡了颗纽扣,站在风褚宁面前认真的缝了起来。

  “楚云……”这个样子的雷楚云让风褚宁更加的难受。他应该说些什么的,可是,说不出来,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唔?”

  “……扣子,好象大了些……”

  “哦。”雷楚云恍过神,那颗扣子显然比其他的大了一个尺码,而她又缝得格外结实,拽了两下,竟纹丝未动。

  “我去拿剪子。”雷楚云说。

  “不用了。”风褚宁拉住她,他不想再承受这种温柔的刺痛,“就这样吧,牢一点也好,不会再掉。”

  雷楚云笑了笑,笑容平静得可怕。

  其实风褚宁一进门,她就知道他已经见过叶飘了,那么的惶然无措心不在焉,不是和曾经的夜晚一个样子么?有点意外的是,叶飘好像没有告诉他自己病愈的事。

  这反而让她平静了,如果仅仅是揭发,还会让她坦然些。她把积累的所有美好交付给了魔鬼,罪罚的自然是她的人生。

  但是显然叶飘不打算这样,那么她想怎么样呢?风褚宁又会怎么样呢?这些是雷楚云无能为力的。

  送走风褚宁的时候雷楚云忘情的吻了他,因为,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

  她和爱情玩了个游戏,输得一塌糊涂。

上一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