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 一 章 魔道真理

  从太空中望去,地球母亲仍是风采不减当年,幽蓝迷人。

  地中海的海水仍是那样的蓝,天空中若不是飘着几片白得透明的云,几疑海天已是海覆过来的,天边海连着天,大气偎着海,自己也在海水留下了婀娜的倩影。

  海面上有生旅,起伏的海鸥,天底下有展翅滑翔的苍鹰,它们都飞得那么地惬意,那么地轻盈美丽!

  然而,美丽的景致却掩不了屠杀的血腥,一阵密集的枪炮声,传了过来,惊飞了下滑的苍鹰,吓走了停息的海鸥。

  婴儿的凄啼划过长空,间以一两声倒毙时的绝望,充满恐怖的哀壕,让一切都显得那么诡秘,可怕!

  “唉,又足赤家那些贼子在造孽了!”一位头发苍白渔民轻轻地提起酒壶,灌了一大口酒,摇了摇头道。

  “喂,老头子,别喝多了酒,就乱扯酒话,这地球上可是到处都布满了电子监听器的,这样的话,若被政府中的人听到,只怕连这条船也保小住了!”

  “我呸!你这老婆于就是怕死!”老头子竟多喝了几口酒,竟大怒起来:“死就死吧!

  总比这样的担心掉胆地活要好得多,他妈的赤家那只老狗,也太过专横霸道了,人命在他眼里根本连一只蚂蚁也不如……”

  老头子正欲大骂下去,老婆子却猛地扑过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喝道:“你这老鬼,就算我陪着你不要命,可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也陪你一块死吗?你这件大吼大叫的,谁可保证这此乱飞的苍蝇,海鸥里没有安全局里的监控?说不定它们中就有一只是一颗炸弹,一下子就把我们一家六口连带这只船送上天哩!”

  “不错,不错,老婆子倒有先见之明,只可惜太迟了,我这就送你们上天吧!”怪事发生了,一只苍蝇,一只与别的苍蝇竟毫无匹别的飞虫停在老头子的酒怀上,竟然说出了人言。

  老婆子骇异地道:“你……你就是一只带有监听电脑的苍蝇?”

  “不,我是一只具有监听并炸死叛逆者的电脑,不过只是做成了苍蝇的外形,并具有苍蝇的习行特点,是以无处不在,并可独立执行任务,向安全局回报,现在你们一家子都在这只船上,我只要引爆身带的炸药,就可送你们飞上天,也不须向安全局回报了,这就上路吧!”

  话音刚落,“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之际,血雨与碎铁块四溅,不过数分钟,这只被炸药得碎裂的鱼船缓缓地沉入海水。

  海水很快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象没有过似的,不过这世界上又少了六个平凡的人,利一只上十吨重载重的渔船。

  地中海地区是第三共和国的领地,赤家政权操纵着第三共和帝国,控制着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土地。

  赤家之所以能中称霸横行于地球,是因为他们拥有最先进的军备,最伟人的领袖,和最精强的部下!

  他们实行着独裁的统治,然而独裁却并不得人心,于是他们进行血腥的,令人发指的杀戮。

  第三共和帝国的人民便生活在这种血腥的镇压之下,每天都在死人,每时每刻都有人被扣上判逆的罪名并处以死刑。

  生命的价值,在这是已微不足道……

  然而,暴力的迫害带米的只会是反抗——

  几千年来的人类史告诉我们,需要反抗的时候就会出现乱世,但乱世却定能出现英雄,由五万热血男儿组建的义师在乱世英雄——天狼的率领下,盘踞在亚洲自治区,中国的万里长地一带的崇山峻岭中,已整整为自由而战斗了七年。

  但,在赤家政权的口中,这支为自由而战的义师,却被扣上了“叛军”的匪号。

  尽管如此,天狼还是凭借他个人的独有的魅力,以卓越的军事才能和领导才华,使这支义师屹力在万里长城上,向赤家独裁政权示威。

  叛军并日益强大,已由一支五万人的队伍,扩增到拥有十几万精良斗士。

  但,这绝对是以赤天为首的赤家政权所不容许的!对待叛军,他要的是——杀。

  “杀死天狼!毁灭叛军。”是赤天的最大愿望。

  第三共和国帝纪十二年七月的某一天,这世上出现了一个要消灭判军的人——

  “天神!”

  你有没有想到“天神’”这两个字带来的震撼力和神圣感?

  赤天便把这次剿灭判军的行动也称为“天神”。

  受帝是赤天之命,巨型母舰“银河号”正载着三万精兵,在数以万架次的子舰拱护下,直捣叛军的根据地——古北中国的长城一带。

  “天神”在“银河号”的外舱盖上,此刻正站着一位天神般的强人。

  他双手不抱于胸,母舰掠起的气流,把他的战袍吹得者高,舒展,宛如一只展翅的雄鹰。

  他的脸容异常的冷酷,坚定,狂傲的神态中,把他雄视天下的气概表露得一览无遗。

  这个人就是当世被称为地球最强的男人。

  在赤家政权的第三共和帝国中,他也稳坐第二把交椅。

  他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谁也不知,世间上流传的只有神话般的传说。

  而他的名字,便更如传说中的力量一样强大,霸道:

  ——银河。

  银河俯视着脚下的万里长城,嘴角溢出了一丝得意的,阴冷的笑,他并没有说话,因为在“银河号”这样快捷的飞行速度中,当世没有几个人有能耐站在外舱盖上的。

  他有着一种独登高外,君临天下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开心。

  ——我银河终于率军出征了,可笑的是,帝是竟要我带来这么多军兵和战斗机,擒拿一个小小的天狼,何足道哉?凭我银河一个人的力量,任他千军万马,我也可手到擒来,又何须这么多人来摇旗纳喊?

  他环视了一遍脚底下的万山千岭,不由更是踌躇满志,今日一战,擒杀天狼,我银河又可立上一大功劳,再次为我家族扬眉露脸,嘿嘿嘿……

  “统领,船上的三万大军已准备妥当,只须听你的命令,便随时可向判军总部发动攻击,请统领做出指示!”一声传报,自“银河号”的指挥塔楼里传出。

  银河听了,皱了皱眉,暗想:真是罗嗦,干吗要劳师动众,派上这么多的人?难道要帝皇怀疑我银河的力量,遂不快地道:“立即解除所有武装,三万大军不须出动。”

  “啊!统领,你……什么……”一只“苍蝇”掠过他耳际,说道:“这可不是玩儿的,帝皇他……”

  银河不耐烦地道:“别罗嗦了,听令,解除武装,只有十万个叛军,我一人使已足够,何况,叛军中真正要对付的人只有一个天狼!”

  “是!”

  叛军总指挥部。

  这是一间处于地下,具有四层防爆署的隔离室,天狼正双手横抱于胸,通过电脑通讯系统,有条不紊地指示着军民撤退,他对这些全由电脑操纵的系统很是满意,暗想:多年以来,全靠它们排除,认证赤天那厮发射过来的各种监听器,包括小于蚊类的微型炸弹,都逃不过这些先进设备的电子监测波。

  “唉,这些年的胜利,也多多依赖于它们收集的情报,此刻竟要舍它们而去,都是银河那贼子给逼的!”天狠狠狠地骂出了声。

  这时,电脑中传进一惊骇的声音,道:“啊,统帅,雷达意测出‘银河号’内的三万敌军全部解除了武装!这是为什么?”

  天狼听了,甚感诧异,大敌当前,可丝毫大意不得,随即镇定地道:“继续密切监视,并随时回报!”

  “是!”

  天狼随即问道:“我军撤离情况怎样?”

  另一部电脑传感器,立即回答道:“已撤出八百里开外,现请指挥部准备撤退!”

  天狼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再次下达指令。

  指挥室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敌军竟临阵御甲,天狼实在弄不懂这究竟是在搞什么鬼,难道对方已知悉我们十万军民已大部分撤退?抑或在故弄玄虚。

  面带护甲,一头淡蓝色狐尾长发的钢雷揣测着道:“统帅,他们莫非想跟我军和谈?”

  一向沉默寡言的铁虎道:“不可能,赤家素来专横霸道,而且,他们若要和谈,也绝不会派出最强的银河母舰。”

  钢雷和铁虎是天狼手下的两员悍将,一向称为天狼的左腊右臂,听了他两的话,沉稳干练的天狼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

  拥有一头火红头发的天狼次子——天火道:“爹,你猜……”

  天火的未说完,天狼已打断了他的话,忧心促促地道:“看来,我最担心的人终于来了,这次一定是银河亲自出手来对付我们!”天狼说时,语气已十分肯定。

  “银河!?”钢雷、铁虎、天火三人同时惊诧地道,同时脸上已惊出了一层细汗。

  “不错,只有他才会这么自信,狂妄。”天狼心情沉重地道。

  铁虎道:“银河!赤家的第二号人物,传说中……”

  钢雷接下铁虎的话道:“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天火听了二人的话,看着父亲忧虑的神情,以不相信的口吻,问道:“爹,那个银河真有如此可怕吗?”

  天狼过了许久才轻轻地点了点头,思绪却飘回到三十年以前的那个黑夜。

  他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天的黑暗,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只有怒吼的西风,卷着枯枝败叶,横扫向世间的一切,从每一个缝隙里钻进去,即使穿着狐皮大衣的他,都练得有点发抖,他缓缓地踱过去,把空调开到了暖气最高档,寒冷才稍稍减谈了些。

  那时,他正孤身一人住在千岛群岛的一个海滨小镇上度假,父亲的惨死一幕,又映上了他的眼帘。

  “仇家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毒害我父亲?”天狼仍在苦思着这个问题,他已为这个问题困扰了一年,苦思了三年,却怎么也找不出一点头绪,寻不到一丝一毫的线索。

  “那真是一次可怕的杀人计划。”他暗想,也直到那一天,他才知道父亲竟是一位身怀绝技的超人。

  “但他怎么会死在别人的手上?单凭他临死时传给我的功力,这世间只怕已少有人能敌了,那杀害他的仇家的功力又会高到什么程度?”

  “若对方是凭武技击杀父亲的,那刍不外是他们几个人,凭我天狼的性子和能耐,我和早就给他老人家报仇雪恨了,可是为什么他死时却说自己并非别人所害?”

  三年来,他一直在明察暗访那些功力可高过父亲的武道强人,可察访的结果却证实每一人都不是谋害父亲的杀手,线索也由此而终。

  所有的计划也由此而终。

  但,他想到了父亲最后说的那句话:“儿……儿……一定……定要推……推……赤……

  赤……”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赤”究竟表示什么?

  当然,凭着天狼的聪明才智,他也怀疑到父亲是指:推翻赤家政权,和父亲死时,赤家并没有一人在现场啊?

  这还不够,你几次找到了赤家的人,几番打斗,赤家似乎对他并没深仇大见竟三番二次放他走。

  这一切使得他不敢再想到以赤家为仇的念头。

  难道,父亲的价就不要报了么?不,决不!现在只不过还没找出仇家是谁,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是以独会一人来到这偏僻的海滨小镇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他需要冬天的寒冷来让头脑清醒!

  象今天晚广这样的风便吹得很好!

  只不过,他似乎感到一种不祥的预兆,这种不祥的感觉,刺得他通体生寒。

  他缓缓地踱过去,站在窗前,望着屋外黑得不着边际的夜空。

  “真是活见鬼?这天恐怕要下雪了。”他恨恨地骂道。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炮声,还有婴儿的凄哭,接着便是火光,冲天的火光自四面八方烧起,困绕了整个小镇,并向镇中心漫延。

  “他妈的,活见鬼!”他暗骂了一句,拉开玻璃窗,欲跳出去救火。

  但,就在此时,他真的碰见了鬼。

  一个身着银灰色长袍的人悬空站在他窗外,用一双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他无法以容貌上看清出对人的确切年龄,但他敢肯定,这人决不会比自己大上多少,而且极有可能比自己少了十来岁。

  “但为什么他竟也可练成这样超卓的功夫?”他暗想,随即问道:“你是谁?”

  窗外的人仍悬在半空,沉默。

  他不禁有了气,因为他想去救火,救那些无辜的人,但这一言不发的家伙却堵住去了他的去路。

  他便很恨地骂道:“滚开!你这可恶的东西!”轻轻地推出一掌,欲逼开来人,他并不想杀人。

  可是,他的掌力却宛如打入了漆黑的夜空,完全不受半分的力。

  这使得他心头一震,立即催运内劲,加重了掌击力度,可情况仍是一致。

  这时,他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立时运聚功力,击出了家传的“天武暴地杀”绝招。

  劲气逼体,那悬空的人才激动一下,他不过只是用手指轻轻地掠掠披风,便消去了他这一招的所有杀劲。而且,那人开口说了话,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天武?!”那人问道。

  这时天狼猛地惊醒过来,厉喝道:“你……是你杀了我爹?”

  那人没有回答他的话,部问道:“你习了他几成武功?”

  天狼也避而不答,反问道:“是不是你亲了我爹?”

  “哈哈哈,天武那老鬼死有余辜,你干吗要问是谁杀的,帝皇说愕昧怂真传,命我追杀你,我还不信,想不到你霉运缠身,死神护体,让我今日在这里碰见你,你只有死路一条!”

  “什么?帝皇!”天狼怀疑的事终于证明了,果然是赤家派这人杀了他的父亲天武,但想到父亲的死,似乎不是内力震伤,而因毒药的作用,当下强抑怒火,喝道:“我谅也不是你这样的人法能杀得我爹!”

  那人道:“不错,天武那家伙果然真有几手,但他若先服了毒药,我再缠住他,使他无暇运功驱毒,岂不也可杀了他?”

  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无武死时口中喷火,经为焦灰,是中了剧毒,从内腑向外烧死的。

  “你为什么要杀我爹?”厉声喝道。

  “谁叫他拥有如此高的武功,已不满于赤家政权,欲图自立建王国?”

  听到这里,天狼更不打话,扑向那人,可是刚接几招,他忽然被一种无形气劲,刺得遗体伤痛,而内腑也受重伤,根本不是对手。

  最后,天狼虽侥幸得以逃脱,但全里大大小小的伤痕,整整三年彻底复原。

  而那坐海滨美丽的小镇,从此也从地球上永远消失,大火在烧了三天三夜才熄。

  后几经辗转流浪,天狼终于打听到那个人便是银河,但那时银河的名气也如日中天,被世人称为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未料今日来的敌人,竟又是他!

  想到那一晚的情景,天狼不免仍是心有余悸,铁虎恨恨地握紧拳头道:“统帅,这已是从前的事,我就不信现在集合我们四人的力量,仍对付不了那个什么银河?”

  钢雷道:“虎,他既敢命令三万大军解除武装,必有十足的信心和足够强的实力,大敌当前,我们也绝不能够轻敌,我看,统帅还是先行撤退,留下你我二人阻他一阻!”

  天火却在独自喃喃地道:“若我大哥在这里就好了,也不须怕他个什么银河!”

  天火的话不免又勾起了天狼的思绪,“唉!”他沉重地叹了口气,紧紧皱起了眉头。

  钢雷初断了他的思绪,急不可耐地道;“统帅,你还是先撤走吧,这身的一切就交给我和铁虎二人料理,大敌当前可迟缓不得。”

  天狼猛地站起来,道:“继续撤走军民,保留实力,并启动所有的防卸系统!”他目注远方,原气甚是坚决果断,道:“银河……我也想知心这些年来,你的力量究竟增长到什么程度!”

  天火听罢,骇异地道:“爹,难道你想……”

  天狼不待大火说完,手掌一挥,道:“军民可以撤退,但我是他们的统帅,是这里最强战士,决不可以后退,以泄军心!”

  天火正欲相劝父亲撤走,天狼却猛地以掌击面,并厉吼道:“不,我决不撤走,战争是我的宿命!”话未说完,脸上已淌下了几条鲜血迹痕,血液砸在地上,“啪啪”有声。

  众人见他这一反常的动作,不免奇怪之际,齐声惊呼道:“统帅……”

  天狼运劲生住了血,并挥手擦去血迹,道:“我已将摄录装入了左眼,它会将我的银河之战中一切情况和脑中的思维传送到这里,希望你们能在这些资料中,找出银河的弱点!”

  “统帅……”钢雷、铁虎一人个出极为感动,仍欲阻止天狼出战,但天狼只挥手示意,止住了他俩的话头,并拉过天火,目光炯炯地看看他。

  天火知道父亲心意己决,再劝也无益,心中一阵难受。语音硬咽地道:“爹……”

  天狼伸手扒住了他眼角的泪痕,慈祥并果断地对天火道:“孩子,别哭,你已经长大了,爹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现在也该去陪陪你娘啦,由今天开始,你要懂得坚强!只有坚强的人才可为强者,只有只身的强大才小怕别人欺负,值吗?”

  天火噙着泪水点了点头,劝道:“爹,我……你……不要去送死!”

  天狼道:“死并不可怕,孩子,对这样的死,我感到很高兴,若我以一死能换取银河的弱点,助你们推翻赤家独裁政权,那比什么也有价值!”

  天火闻言更重地点了点头,仿佛已明白了天狼话中的含意。

  想到自己尊敬统帅,将再不能与自己一道冲锋杀敌,钢雷与铁虎二人,心中也感到疼得极是难受。

  但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钢富更狠狠地敲着自己的脑壳,骂道:“干吗我钢雷就这么笨?不能使自己成为最强者?”

  天狼继续对儿子道:“火儿,我与银河一战,估计能坚持到三日之后,这其内你要安排好军兵的撤退,决不可任性乱来,还有……若你碰见了大哥,请求他原谅爹……”

  “爹……”天火欲言又止。

  天狼正色道:“什么也别说了!此后,你便是叛军的司令!最高的领导者,你要好自为之。”

  天火强抑着泪水,行敬军礼道:“爹,放心吧,我会遵照你的吩咐去做。”

  看着天火的英武模样,天狼满意地笑了笑,道:“很好,孩子,这才是个男子汉,是我天狼的儿子。”

  说罢,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并吩咐道:“钢雷,给我准备飞船。”

  天狼安顿好一切,大步自地下道向起飞室走去,他要在那里驾飞船去迎击银河。

  但,情况却并没他想象的那么顺利,他刚迈出几步,指挥室外便传来一连串的强大的爆炸声,这地下通道的钢筋水泥护壳,也给巨大的爆炸,震得“咯咯吱吱”烈响。

  “这……”他暗想,却听到通道的对自传来一阵急剧的脚步声,即停住步子,欲看个明白,待那脚步声近了,才认清是一位侦察兵。

  那人刚奔近天狼,只见他已面目变色,已顾不得行和致敬,气喘如牛断续道:“统……

  统帅……不……不……呀……”

  天狼正欲安慰他休息一阵,待乎意心静气后再说,却见那人双眼猛地睁圆,露射出绝望的恐怖的目光,下巴并急剧伸长错位。

  “不好!”天狼暗叫一声,他知道这是体内被强强敌贯注极其强劲的功力后,然后发作的症状,瞧这情形,此人只伯马上会爆头而亡,遂立即伸手握住他的肩膀,欲以真力助他泄去体内的劲道。

  但他手掌刚搭上那人的肩膀,“噗”的一声,对方己鲜血四溅,爆头而死。

  这时钢雷等人已随后赶来,见到这等情景,不由骇得面目变色!

  看在手下奔走多年的如兵士遭此惨死,无能为力的天狼已气愤得双目喷火,当先飞身向道道的尽头冲去。

  铁虎道:“外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了,快!我们一块去的看看!”三人立即跟着天狼身后冲去。

  四人冲过地道,绕上了通往指挥塔顶的阶梯,很快便到了塔顶,放眼望之,只见云淡风情,丝毫也没爆炸后的硝烟,只是通往指挥塔的每一条路上,都在险要处,给掘了一个巨形陷坑,完全隔断了指挥塔与外界的通道。

  铁虎看着一个个巨形陷坑,但见坑口竞是这十分的平滑,道:“这里没有任何的硝烟,且这坑口平滑异常,这坑似乎不是用炸药炸成的?”

  天狼点点头道:“不错,是人力所为!”

  钢雷骇异地道:“人力所为?可这里并没看到一个敌人的踪影呀!而且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是敌军再多,也不致于快到可以挖出几十个这样巨大的陷坑。”

  天狼道;“不,这不是很多人干的,而且仅仅是一个人,用他的一只手,在几秒钟之手的,你们刚才是否听到那一连串的轰炸声?那就是这个人在挖这些坑。”

  天火骇异地问道:“是银河?”

  天狼点一点头,道:“据我所知,有这等能耐的,地球上目前也只有他!”

  天火喃喃地道:“他的掌劲竟可超越爆炸力?真是……真是不可思意……”

  是的,看到这种情形,钢雷和铁虎已骇得双脚发软,这就是银河的力量,现在,他俩终于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何等的渺小……

  铁虎暗想:照此看,别说战斗,就是要保住性命,只怕也没资格。心中虽是做此想法,但他却决不敢说出,两军对垒:“勇者胜,败者亡。”但他们已暗下决心;情愿战死,也不后退。

  其实,并非是他俩骇呆了,就是天狼也面露怯意,颓废地骂道:“妈的……”

  但,就在众人惊异于银河的力量时,天狼却发现一件更记他惊异的事情,只见一个叛军兵车打扮的人,竟昂然拉立在不远处,目注着前方,对身边的事浑然不觉。

  他是谁?竟如没因刚才的爆破而死掉,更没有被银河的强横力量吓倒?

  天狼目凝望着他映在朝阳下的高大背影,暗想:这个人身着叛军服饰,看来一定是我们的人,可军中有这样一位比钢雷和铁虎更具气派的人,我天狼怎么一直不知,在我军中他又是个什么身份?

  这一切让天狼疑虑丛生,大步跨向那人,并问道:“你是谁?怎么到这时候了,还没奉命撤退?”

  那人听得问话,回身注视着天狼,眼神中竟无丝毫惧意,从容地答道:“回统帅的话,我叫做无限,隶属十二连第八小分队,职务:战士,我们部队已奉命撤离,我独自留下是希望能与统帅共同做战!”

  听得这话,天狼心中不由高兴万分,先前对银河的恐惧之意,顿时消减了大半,暗想;只要我们叛军中人人皆有这种气概,又何惧一个银河?何愁推不翻赤家的独裁政权?

  想到这里,天狼不尽豪气大增,褒奖他用手抚着无限的肩膀,道:“好!好气概,但,你知道这件来袭的人是谁吗?他可是个厉害的角色,连我也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哩!”

  此时天狼对这个青年人士大有好感,自有相见恨晚之际,特别是这危难关头,他以一个小小兵卒的身份,誓死不屈,也个白令人佩服,是以什么话都丝毫不对他隐瞒,宛如对待自己最信得过的兄弟似的。

  无限听罢,正欲说话,铁虎却因听得他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兵卒,大大地瞧不上眼,再加上自己刚刚竟为银河的力量吓得双腿发软,而这家伙却表观得毫无惧意,气派上更是压了他一头,不由也有丝丝的恼怒之意,立即抢先说道:

  “统帅……现在重要……要先找出银河的所在……”

  铁虎因一时之怒,打断了无限的话,可自己话一出口,已知天狼对这小子极是看重,想到自己这样粗鲁,不知会否惹统帅发火,是以马上悔悟不该,话也说得结结巴巴。

  钢雷听了,虽有铁虎同样的心思,脑中却转弯没有铁虎多,以颇带个耐烦的口吻,接下铁虎的话,道:“别管这小子……”

  他话未说完,却听到铁虎一声惊呼,回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着银灰色战袍人,已不知何时抢致他们身后,伸手用五指扣住了铁虎的后脑,并阴笑道:“小丑,你还没察觉到吗?我一直就在你身后呢?”

  铁虎的惊呼才发出一半之际,银河己同时爆发出他那恐怖的力量!按下。

  天!看上去银河只不过是轻轻一按,铁虎竟来不及屈腿抽身,头颅给硬生生地压陷进体内。

  “统帅……救……”铁虎刚呼出半声,惊恐的眼珠己给由上而下的力量,压得蹦出了眼眶,整个人很快便在银河的铁掌下化成了滩血肉。

  这个在叛军中,力量是数一数二的勇士,在银河眼中,此时竟连一只蚂蚁也不如!

  银河挥手甩击手上的血珠,眼光扫过那滩血肉,轻蔑地道:“没用的废物,你根本就没资格生存在这个年代,更没资格和赤家对抗,系阏庋东西,倒污没了我手。”说到这里,他掏出一块雪的丝巾,擦了擦,并抛在空中,让它随风舞去。

  天狼看着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爱将,只法这半秒钟己给银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之废成一滩血浆,不由目毗欲裂,恨不得双目喷火,活生生烧死对方。

  并“胡——吼——”出声,作势欲扑!

  他已在运聚内力,欲作拼死一击!

  银河见状,却不以为然地道:“哼,天狼,今天就是这里所有人的末日!”

  “是吗?”天狼是置疑地语气问道,并猛地挥拳冲向银河,拳影翻飞之际,续道:“银河!有种就来拼吧!”

  天狼自知银河实力强劲,是以一出手就是十八级力量的异化潜能,欲攻对方个措手不及,先取得不风再说。

  看着扑面而来的翻飞拳影和强大的劲气,银河毫无感觉,但那种推动着无数拳劲的能力,却令这位地球上最强者的眼角轻轻跳了一下,思忖着道:“异化潜能?”

  原来说起异化潜能,还得推溯到一百多年前的“百年浩劫”时期。

  武器是为战争而生,战争推动武器的发展,在百年浩劫的战争时期,人们因缔结“废除核武器条约”已毁灭了核武器。

  但,为适应战争的需要,人类便用自已先进的科技,从各个不同领域寻找可以替代,甚至可以超越核弹的杀戮方式。

  经过数十年的研究,所有的领域都失败了,这时一些医学科学家竟把目标转向了人类的自身,因为他们发现人体的基因排列中,竟出现了如动物、植物、矿物等多种自然元素,也就是说大自然的风、雨、雷、电四象力量,金、木、水、火、土地球五行元素,都可能在人体基因中发现,因此他们不断的去开发这九种自然界无可限量的力量,于是全球各国同时也都致力于体能极限的研究。

  再经多年的艰苦探索与实验,他们终于发现从“DNA遗传工程”中着手,可以利用基因的变异,提高人体的各种自然极限能力。

  于是,他们想不断地提高人体的极限能力,最后不也和以让人体爆发出核武器的威力吗?

  再经过无数的试验,终于让一小部分人得到了(DNA)得到开发,并异化强大,科学界便将这种能异变的能力称为“异化潜能”。

  同时一些和平人士发现如果不断将这种人体内九种自然元始力量开发;将来如若成功,这股力量定会达到灭世的威力,甚至可能毁灭整个地球,所以他们便将这种可怕的异变能力称为——“灭世九绝”

  而这种潜能是可以遗传到后代的,再把他们的后代进行实验改造,如此循环下去,到二十四世纪中期,地球上便开始出现了无数的强者。

  建立第二共和帝国的赤穹苍,还有赤天空,银河以及天狼便都是拥有这种异化潜能的强者。

  但,这种由DNA异化,从而达到激化人体的不同潜能,所以虽问是拥有“异化潜能”但仍有强弱,级别之分,一般来说。当一个人的“异化潜能”能够超越十级,那他的力量己凌驾于所有的军用武器,名副其实地成为一超越核威胁的杀戮机器。

  天狼一上手便攻出了十八级异化潜能的“拳化千异”,可见其对银河的仇恨有多深。

  而与此同时,天火和钢雷两人也绝不闲着,各展生平绝技,自银河的身后合攻向他的后脑,此招“火雷合并”劲力之大,大有一击使爆之势。

  三方合击之下,银河党不避不闪,以血肉之躯硬挡。

  他是躲闪不及,还是故意逞强?

  十八级异化潜能,再加上大火和钢雷的合击,能否击跨这个人称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砰”的一声,三个拳头同时击中目标。

  但,同时也告诉世人,不!如此危弱的力量绝不够击溃银河。

  随着那声“砰”的击打之声,天狼、天火等三人竟给弹震得倒飞而出,形态各异。

  但心情却是相同的——恐慌,惊悸。

  “妈……妈的怪物……”钢雷骂道,拳头的剧痛已使他眉额问渗出大滴汗珠。

  在掠身的呼呼风声中,天狼则付道:“可怕!我还以为可与他激战三日,现在看来,只怕连抵挡他三个小时的攻击,也不可以!”

  天火则更惨,拳头的剧痛,使他说不出一句话,连心头想也无暇想及。

  “二小时?”银河讥讽地问道;“天狼,若你的异化潜难仅只有十八级,那支持三分钟己是你的极限!”

  银河的力量已使他可从天狼嘴里吐出的,微弱的发音气流中,听出他说的话,简直不可思议,而天狼则以为银河已可看穿他的思想,不由更是大骇。

  银河见状,笑道:“哼,要你吃惊的地方可还多着哩!可别急着过早地惊吓而死。”

  银河说罢,巨掌一竖,五指箕张,掌心向外,对准了惊骇中的天狼,却并没太大的动作,只停留在半空之中。

  这条地球上最强劲的手臂,要如何对付天狼?

  银河微笑不语,目视着天狼。

  同时,天狼也惊恐地盯着这只巨爪!

  “破!”银河突然猛喝一声,身形却没作丝毫的移动,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但“破”音一出,银河的力量隔空爆发,惊慌中的无狼反应不及,无暇运力与之相抗,周身衣衫遭强劲罡气的话扯,顿化碎纸股飘飞直到老远才缓缓落下。

  衣衫一去,天狼身上的一道道斑驳的伤痕立时暴露无遗,只除下那仅可遮及下体的护阴罩,这护阴罩若非坚硬的钛极金制成,此刻天狼只怕已是全身赤裸。

  “可恶的家伙,士可杀不可辱!干吗要这样无情地羞辱我爹?”天火怒吼一声,猛扑而上,但仅仅踏出三步,已被一股无形的气墙懂得倒退了十步。

  他根本无法靠近银河一步,更别说杀他了。

  而银河刚己趁天狼衣衫尽去,处于惊恐骇异的一刹那,再次爆发气劲,在天狼的身上,划下数十道深逾半寸的血口,鲜血衣时喷涌而出,使天狼顿成一个血人。

  有几许血珠溅于空中,飘飘下落,已如水银一般,成一种半固体状态。

  原来银河在发出这一招时,使上了阴寒之劲,以冷冻凝天狼的血液,打让那些飞溅的血珠落地时已凝成了冰珠。

  银河便出这一招,正要告诉钢雷和天火二人,他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银河指头一弹,一缕劲风激起地上的小血球,飞射向天火和钢雷二人,袭击万位怪异之极,弄得二人狼狈不堪,险险避过。

  他这一招倒并不是想杀死二人,不过是显示功力,意欲羞辱戏弄对方而已。

  而此时,他连使三次,只不过花去二秒钟的光景,不禁洋洋得意地道:

  “天狼,这就是异化潜能二十五级的“银色大刀”,你认为有能耐胜过我这一招吗?”

  单凭这一招,已令人明白了赤家独裁政权为何如此强横了,是如此根深蒂固,多年来,所向无敌,阻者死,挡者亡!

  天狼无暇答他的话,手连轻弹,已运功止住了身上的血口溢血,并驱去身上流下的少许寒气。

  银河又道:“还记得你身上的伤痕吗?那是谁给你造成的,谅他也不会忘记这么快吧?

  我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解散叛军,效忠帝皇,当可饶你不死!”

  天狼冷笑道:“哼,要做狗,我十年前就已做了!你爷爷没兴趣象你一样摇尾乞怜,讨虽人半碗剩饭,一口残场喝!”

  “是吗?”银河淡淡地道,听着这些侮辱他的话,竟丝毫没有怒意,他的心中己只有执行帝皇的命令,任何乐西都不可以使他动怒,而且他也知道,动怒则动气,动气则心乱,乱则不静,不静则浊,浊则不清,清即无力。

  是以高手决对,最怕的就是不能控制情绪,从而导致一招失败。

  银河己是一个真正的,可怕的高手,他竟毫无淡然地续下去道:“你有选择的权利,既要自己要找死,我不会勉强你的。”

  说罢,阴沉着脸,一步步地缓缓跨向天狼。

  天狼双目紧盯着他的那张阴沉的脸,似乎欲从中找到什么。但他失望了,从那张阴沉的脸上,他丝毫看不出银河的心态。

  也就是说,天狼已无法猜度银河的心思,从而无法从其武功中找出破绽!其实,象功力高到银河这种境界的,根本不存在破绽,要击败这样的高手,只有以实力和优势压倒他,否则,就须从他们的心态中,找出他们的弱点所在,避强击弱,一拳推跨他们。

  但现在天狼却什么也找不到,同时他的腿后跟己遇到塔顶的外沿,无路可退了。

  他感到了绝望,颓废地道:

  “罢了!孩子,以后就要只能靠你了!”

  他在催促天火等人离去,并欲扑上,做殊死一博。

  他知道,这次扑上,心中没有丝毫的底细,只怕再也容不到退回,再次第二招了。

  但,无论如何要攻出这一招。

  因为,银河已提掌蓄势,欲劈而出,他天狼可不是束手任人宰割的人。

  然而,就在银河正要下杀把时,却轻轻地噫了一声,沉掌收势。

  这时,一股旋风般地卷至,阻住了他施展攻击杀招的路数。

  有谁竟有如此的胆子来破坏他的好事?

  难道不知他便是银河么?

  可银河虽广,他仍然有限!

  他知道要阻挡的人是人称地球上最强的男人——银河,而自己只不过是叛军中的一名普通军卒。

  但他仍是要阻止银河,阻止他杀害天狼。

  因为,天狼是他尊敬的统帅。

  而此时的他发出的功力竟然也绝不在天狼之下,但他似乎不太懂得这用招式,只是一味依籍藉快捷的身法,出腿,踢。

  他的招式毫无花巧,看上去更有点笨拙。

  但每一招都强劲有力。

  这出乎天火的意料,是以他惊“啊”出声。

  钢雷则在寻思:“这小子怎会有如此强劲的功力?怎么我们一直不知?”

  天狼的双眼中,猛地射出异常兴奋的彩光,结巴地道:“他……他……功力如此强劲,但,招式……招式……却又如此笨拙!”

  不但他们惊异,连银河也感到莫名其妙,面对这一轮快捷逾电,劲气十足的笨拙腿招,他连连退出三步,才勉强避开,“若不是这小于缺乏套路,我只怕会闪避不开”他暗暗想,并皱紧了眉头,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头上立凝着一团绿光。

  银河退开三步,挑起那根手指,道:“咦,资料中似乎没有你这个小子呀!很好,你能够逼退我三步,配多对你动用一根指头。”

  ——一根指头?!多么狂妄的银河。

  但这根指头里上,却立时汹涌出强劲的劲力,扯动气流急旋成病,其气势获不下于十二级旋风,阻隔围绕住了无限。

  这正是“异化潜能二十五级”的银色风暴。

  风暴在银河的手指指点下急旋。

  这世间是极少有人能穿透这风暴的!

  起码,银河知道的就很少。

  在天狼知道的,那就更少了。

  而且,天狼死也不信无限会生离这风暴气旋,于是他黯然之极,几乎掉下了眼泪。

  看银河的眼神,就知道他的自信,确认在这一招下,从未有人可以生还。

  况且对方仅仅只是一个黄毛小子……

  已是……

  银河的眼角轻轻地跳了一下,他感到很不高兴。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凡事总有个第一次“难道我的银色风暴真的会永远无人破解?”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但他却绝对不会想到身下这个青年会……

  然而,世事谁能真正地预料?

  因为,此时完全不可能的事发生了!笨拙的一脚,从笨拙的角度踢出,用的是笨拙的劲道。

  偏偏笨拙地穿透了最精妙的绝招。

  或许笨拙正是与精妙相克吧!但这种在武学斗角上跟本不能成立的定义,有人却让它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到银河感到震惊时;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更还要为自信付出极沉重的代价。

  能要穿越二十五级异化潜能的劲力,无限的这一脚又带着多少力量?

  他显然不是普通人,但真正的身份又是什么?

  单凭他,可以击败全球最强者,扭转叛军的命运吗?——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