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 四 章 赤色威力

  千万年前,人类社会的结构,最为原始不过,生存的意识也只是为了食物。

  后来他们群居,构成了部落,但生存的目的仍是为了食物。

  为了食物,为了争取狩猎场,他们争到,残杀,但没有野心,中仅仅是为了可怜的生存物质和生存环境。

  后来,这种“占有”的意识跟随享受胜利的喜悦膨胀,慢慢地便在部分人的心中聚成了“欲望”之时,部落首领应运而生。

  这时,他们除了食物外,还希望拥有更多的东西——

  那就是财富和统治族群的“权力!”

  人类便开始了不为争夺食物的杀戮,争斗,以满足这神无法解释的欲望。

  而这种无法解释,也无壮完全满足的欲望,便一直流传了下来。

  早就在千几年前,人们便深知:要达这种欲望,除了拥有较高的智慧外,最重要的,还得靠力量。

  ——杀戮,争吵的本钱:力量!

  有了杀戮,争斗,便有了血腥,有了死亡!

  ——要统治,便要流血!

  这种传统的思想,己做为真理,在人类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充斥着人类史上,每一个成功者,每一个英雄、枭雄、霸者的整个脑域。

  直至二十四世纪的“赤色政治”依然没有改变。

  只有血,鲜红,腥红的血,才是铺往权力欲望之顶点的最好“地毯”。

  赤天站在权力的顶峰上,脚下的是腥红的,汩汩流动的血。

  只有这样,今日的天下才会归他赤天所有。

  即使,他只是继承父业,当的是太平世界的帝皇,但为了维护永久的统治权力,他仍需要杀,需要要流敌人为反抗他而流尽最后一滴血。

  是以,他继承了父亲霸业的问时,也继承了赤穹苍的“杀戮”的政治理论。

  他深信,只有“暴力”才能延续赤家的政权,只有叫反抗的人死尽、死绝,才能让赤家在地球上世世代代称王。

  ——千秋万代,永存不朽。

  成为永远真理的掌握者。

  赤天一直都是这么做,这种统治手段,也令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违抗赤家,下场便只有一个——死!

  但世间偏就是有一些不怕死的人。

  天狼,就是其中的一个。

  赤天一念到这个名字,就恨得要死!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赤天一面咬牙切齿,一面缓步向外踱去。

  今天是银河回来的日子。

  “这个蠢笨的乐西,竟会输得如此惨。”赤天暗暗皱了皱眉,但没有说出来,而且他也没有让亿何人知道他的不高兴。

  虽然他一千万个不愿意见银河。

  但他仍装得若无其事,缓步向外行去。

  这便是他赤天对手下的,可以使用的心,惯常采用的手法。

  有时,他即使恨透了你,让你死得惨不忍睹!他赤天都有办法让你死得无怨无悔。

  死得对他赤天感恩载德!

  帝都位处沙漠中央,地球上最繁盛的都市,亦是世界的首都!

  表面上看去,它和平、富裕、安宁。

  但今天,此时此刻,却有一个人在此疯狂地杀!以别人的鲜血去浇灭自己的怒火。

  这个人就是战败归来的银河。

  他输在外面,却回到“家”里大发淫威。

  却被一个人,一极威严的声音,一句极为和蔼的话制止了!

  银河一见来人,立即恭敬地,虔城万分地跪伏于地,诵道:“参见帝皇——”

  一只独臂,竟握拳在地板砸得“砰砰”有声。

  能够阻止银河,能够让银河如此虔城下跪的会是谁?

  绿发,红披肩,黄斗蓬。

  在地球上这样打扮的人只有一个,就是赤家政权的主人。

  ——坐第了把交椅的赤天。

  赤天的脸色,异常冷酷,平静,看不出一丝一毫表情,猜不出他的任何心理,只是淡淡的,轻轻地,以惯常的口吻道:“银河,冷静点,你先回去休息!”

  “他究党申怎样怪罪我,怎么从语气中,一点也请不到他的心思?”银河的心中在直打满叱“我该怎么办?怎么说?”他的脑筋开飞快地转。

  然而,时间却不容许他想出最好的说话,只得羞愧地道:“帝皇,对不起……我……我的任务失败了……”

  “不要紧。”赤天道:“你虽说是失败了,但仍消灭了七成判军,而且,无限与天行者从中介入,都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他们的异化潜能之高,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失败的责任,并不全在你,先回去把伤治好,其他的事以后再谈!”

  赤天虽没到过现场,但对一切情况皆了如指掌!足见赤家的眼线之广,侦察系统之精确,而且,他在安慰银河,为他开脱失败的罪责。

  他要更多地利用银河!

  但银河却不知道,感恩戴德之余,更感羞愧!他原以为会得到一顿诉斥的,未料结果竟如此轻松地解决,反而让这位一向骄傲的人感到整是不好意思,啼啼地道:“这……好吧!”

  银河本想说几句,且他对于这次失败也甚感不急,但在赤天面前,谁也不可以多说一句话,更没有谁可以违命。

  是以,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转身离去。

  赤天盯着银河远去的背影,出了会神,矫健的步子,虽仍是骄狂,但落拓之情,溢于言表,心中也感到一阵受难!

  唉!谁叫他银河是强者?强者是不可以战败的。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死倒没什么,但,就是不可以败,败是他们永远的负担。

  赤天不禁默视苍天,喃喃地道:“爹,这就是上天对我赤家的挑战吗?你老人家一手创建的赤家政权,在不孝儿的手中已发现了‘缺口’。而且,我最终强的兄弟——银河已经战败了,我该怎么办?你可以告诉我吗?”

  赤天为何会与银河兄弟相称?

  原来他们并非亲兄弟呀?赤穹苍一生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赤天,而银河又何以会坐得赤家政权的第二把交椅?

  银河即非赤穹苍的亲儿子,又何以也有异化潜能?他难道是蓝慧星或龙对的后代?

  不,决不会!因为赤穹苍一心只想让异化潜能成为赤家的专利,他决不会让外人也掌握这项特技。

  更不会让外人坐上赤家政权的交椅。

  原来,当年赤穹苍夺得共和帝国的政权,建立赤家一统地球,并追杀了所有他知道的具有异化潜能的人以后,再运用自己超常的智慧,创出了一套复制的技术,将从自己身上取下的活细胞,进行复制,产生出一批“再造人”。

  这些“再造人”便是四六强者家族外,唯一的,拥有异化潜能的强者。

  但,他们的寿命都极是短暂,一般只可根据复制时的程度分成三个级别。

  首先,最简单的便是工兵级,这一级别因生产容易,是以极多,但也同而拥有的异化港能最低,一般只有一到三级。

  可千万别小瞧这一到三级的天化潜能,这些再造人在战斗中,每一个都可当上百个正常人用,而且,他们每打出一拳,每拍出一掌所造成的杀伤力,也绝非一般枪炮可比。

  而这一级别的人,寿命却只有一到五年。

  其次是司令级,顾名思议,司令要比工兵高级,每一个这一级别的再造人,都可以拥有四到十级的异化潜能。

  每一个都可以独挡一面,因而数量上,也比上一类中,少了几倍不止。

  这类别中的再造人,寿命一般都只有十年到二十年。

  虽只是昙花一般的枭雄,但每一个都足可以给人类造成极大的影响!

  再就是领袖级了,这一级别中的再造人制作困难,成功率极低,是以人数便少而又少。

  其每人都可拥有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

  寿命亦可长达二十年以上。

  每一个领袖级别再造人,都是一件超越核弹的,可重复使用的杀戮武器。

  每一个人拥有的智慧,都决不是人脑所能想象的范围,大约数十名超巨型的电脑计算器,都不会强于他们的大脑。

  他们每一个人,都具有骇人心魂的能力。

  具有不可思议的特技。

  而领袖级别中,则更有两个再造人,已完全跨越技术所能达到的范围,他们已完全拥有赤穹苍的智慧境界和力量境界。

  可以说他们在智慧和力量上,已是一个更牛的赤穹苍,甚至更强。

  他们俩的名字就是:

  地球第一强者——银河,和赤家政权第三把交椅的主人——黑洞。

  所以,银河与赤天虽非亲兄弟,却拥有同样的血缘,再加上银河亦是赤家政权的基石,赤天便一直对这个再造人以兄弟相称。

  这也是赤天惯用的手腕。

  这样一来,他叫银河去死,银河也会心甘情愿地去为他死。

  就更别说图谋抢夺他赤天的帝位了。

  而银河亦以第二人的至高等位,去君临天下,去掌握他们所信奉的真理。

  执行为他们赤家而制定的律法。

  但现在,勇战不败的银河已败了。

  赤家以暴力作为统治的律法,难道真的要崩溃。

  赤大的心中掠过几丝惆怅,几丝不安。

  月亮己经升起了,可他仍呆立在那一片血污崩肉的场地上。

  没前人来打扰他;也没有人来扰他。

  他凝视着幽蓝,深造的夜空在想什么?

  天边一颗流星划过,拖着长长的屋子,给人以无尽的还思。

  帝都是世界上最繁盛的都市。

  生活在帝都里的人,都是经过赤家政权机构筛选的高智慧的人。

  虽然他们也生活在一种政酒巴思想禁调的环境里,但他们的物质生活却是任何地方都不可比拟的。

  甚至有些人都想象不到那是怎样的一种高层次的生活。

  在赤家政权统治的时代,他们需要的是一种高智慧,高能力的人。

  政府并给这种智慧与能力定下了一个标准。

  除了被冠以反判罪名的人,要遭到赤家政府机构的杀戮外,当你的智商及能力低于政府规定的政府标准。

  那你就丧失了生存的权力!

  因为,赤天除了暴力情选外,还相信“优生人种”的概念。

  他总是认为:只有高素质的人,才配生于这个时代,也才可以促进社会的发展,推动因家的繁荣昌盛。

  所以,在赤家统治地球的时代,每一个初生的婴儿都要接受智能、耐力和体格的测试。

  不能通过者,就不配作人,只能做鬼,死!

  而年龄超过五十岁者,亦要再度接受测试。

  只要一经测试出已退化至低于生存标准,那就会请你先一步进入天堂,免得对整个社会造成拖累。

  这种统治手法,确实使社会的构造,达到了一种空前的高级,也使经济科技的发展速度,让人不敢相信。

  当然,这也可使赤家的政权牢不可破。

  但,你想,这却缺少了什么?

  这却缺少了人类最基本的,最重要的东西。

  ——情感。

  于是,反抗者也烽起云涌。

  当然,要反抗赤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甚至,大部分人刚一生这个念头时,就已被送上了断头台。

  “好死不如赖活!”万般无奈下,大多数的人们只有抱着这个观点生活着。

  既然得不到思想精神上的自由,而仅仅是作为一种“工具”而生活,那何不让自己的物质生活更高档。

  而物质生活最高的,最令人神往的便是政权机构所在地。

  ——远在大漠中央的帝都。

  虽然帝都里的人们生存标准还要高于世界其它各地。

  在这里生活的人,寿命会更短,因为,即使你没有达到五十岁,而智能与体格已退化致低于生存标准,你就得死。

  但,懒活着,有时反而不如痛痛快快地潇洒几年,享受几年再平一点死去。

  因为帝都是优质人种生活的地方,并不是随便能进入的,所以只有有偷渡。

  偷渡者的心情,就象现在的偷渡者的想法一模一样。

  为了便于偷渡,人们便移居到帝都府附近,随时准备溜过封锁线。

  但,他们在进入“天堂”之前,却过的是连猪狗都不如的生活。

  在这茫茫的大漠中,他们不但随时有被“帝都近卫队”的人发现并屠杀的可能。

  更有缺少生存物质,而渴死,饿时的可能!

  在帝都附近的这数百里的范围内,死人可以说是每天每时,每秒都在发生。

  白骨已成了黄沙中最凄惨的点缀!

  黄沙、孤鸿、夕照,千里白骨!

  这是一种怎样的阴森,凄清,恐怖的景致。

  “沙!沙!沙!”远处,在这样悲凉的气氛中,传来一串步行者踏动黄沙行进的声音,听得异常刺耳,尖锐。

  似乎,今日又来了一个梦想进入帝都的人!

  拥挤的幽冥地府里,今日看来又要挤前去一个惨死的孤魂!

  来人已渐渐地近了,一袭灰逢罩住了他的头,脸及身躯,孤独,倔强地跋涉在这一片黄沙,白骨之间。

  他是谁?怎么给人一种强烈的逼压感?全然不似一般偷渡者的猥锁,褴楼。

  “嗅!”一声怪叫,一只沙漠鼠,从一头盖骨里息也似地窜出,直射向那入仅露在外面的眉目之间。

  大概这只沙漠鼠是饿急了吧,竟敢偷袭活人来做为食物,其飞蹿之势,快逾出膛的子弹。

  看来,这个倒霉的人,不是死于饥饿,死于“帝过护卫队”的他弹下,也不是死于赤家那苛刻的,残究人道的“生存标准之下。”

  而要,死于这只沙漠鼠!

  ——多么悲惨的结局。

  而在这个时代,却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

  但!

  就在这只沙漠鼠快逾闪电地射向那人,准备咬噬那人时。

  只是在它刚刚蹿出头盖骨,滑行在空气中时,那人的眼角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是久行沙漠的人,看见绿洲的惊喜。

  是一只饿了五天的野狼,碰见一只倒毙的野兔时的惊喜。

  看来,今天倒霉的将不会是那孤傲的,身着灰蓬的人,而是——

  而是这只看走眼的沙漠鼠!

  果然,就在那只沙漠鼠以尖锐的头顶,对准那人的眉心,快要象子弹射入那人时。

  就在那只沙漠鼠只离五寸就可以针入那人的眉心,就可以猪获对方,然后饮餐一顿时。

  就在那只沙漠鼠,小如绿豆的,射着摄入的鼠光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猎获者的喜悦时。

  那人以快得不能形容的右手,抬起,一抓,捉住了那只沙漠鼠。

  并伸出大拇指拉下覆住嘴巴的头蓬,顺势企图把猎杀者送入了被企围猎杀者的嘴巴。

  利齿一合,那只沙漠鼠“啤——”地尖叫一声,露在掌心外的尾巴和两只后腿,一阵乱扭,抖得鲜血溅了那人一脸,然后死了。

  鼠血溅面,那人喜悦的神色,在夕阳的余辉下,显和甚是狰狞可怖。

  但在夕阳的余辉的照射下,令人难以相信的是,那张狰狞的面孔。

  赫然是——无限!

  怎么会是他?他来这里干吗?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已是赤家的对头么?

  他孤身人想进入帝都?

  送死!抑或是另有企图?

  “哒——哒——哒——哒——”

  一阵机关炮的炸响,在夕阳的沙漠上荡起,甚是震耳。

  巨响飘过,一阵轰鸣的马达声传了过来,一辆沙漠电单车猛地自沙丘后面冲出,擦着沙面,向前飞驰。

  其速度决不啻于现代的战斗机!

  “哒——哒——哒——哒——”

  又是一串机关炮声,有几颗炮弹打在电单车的护架上,撞起一连串的火花。

  若不是电单车的骑上,在边后安装了这坚固的后护架,只怕车上就算有十条命,都挤到阎王爷那里报道去了。

  机关炮声刚过,数十只展着巨翼的怪物,背着夕阳的余辉,掠过沙丘,追向那只电单车。

  有几只已飞向侧面,欲绕到前方,堵截逃跑的电单车,其速度之快,决不低于那架电单车,甚至还要快。

  是赤家政府的护卫巡逻队在追逐偷渡者!

  既然有人甘冒大不尽渴望进入帝都,自然就和阻止他们的守卫发生战争。

  类似的追逐战,在帝都外数百进而的范围内的沙漠上,每天都在上演。

  看来今天又有人要去黄泉路上走了一趟了!

  而且是去定了!

  镜头拉近:哇!被追杀者的竟是两个英峻的青年小子!?难道他们这么小就不怕死?

  坐在车后的那位黑头发的胖小子,回头望了望追过来的人,焦急地道:“哇,快点呀。

  他们快追上来了!”

  驾车者看来年龄要大一点,所以此时还能比较冷静,道:“别怕!给我安静一点!”

  其实,他也怕得额上渗出了汗珠。

  有谁不怕死?

  更何况,今天追杀他们的,竟是负责赤家官邸巡逻工作的“皇家近卫队”?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拥有地球上最先进的追捕工具,和最准确无比的武器。

  平常,他们都只要在赤家官哪一带巡逻,为何今天也追到这沙帝都外的沙漠上,来追杀这两个小伙子?

  难道这两个不怕死的家伙,竟去赤天的家门口闯了祸?

  “哒——哒——哒——”

  又是一连串急剧的枪声。

  一颗子弹。掠过电单车的后护架,绕转方向中,在驾车者的肩膀上划过,“嚓——”的一声,扯下了一大片衣袂,露出了坚实的肌肤。

  这一变故,吓得驾车的青年心里一慌,电单车一歪,几乎摔倒。

  黑发胖小子惊呼道:“哇!你没事吧!”

  “没事!哼!可恶!”架车的青年骂了一句,车把一歪,猛地调转了方向,向那几名皇家护卫队员冲去。

  “哇!你想干什么?”黑头发的胖小子可给吓呆了,问道:

  “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生死关头,竟说是异常轻松。

  “哇!不要呀!很危险的。”胖小子道。

  驾车的青年那里理他,一扬手,手臂上缠着的一个类似发射器的小玩意儿,竟喷出了几条弧开的,激光似的东西“伏——伏——”作响,横扫向追在最前由的那名“皇家近卫队员”。

  要以这来阻止“皇家近卫队”的追赶杀戮,可够格吗?

  “哈!哈!哈!”迫在最前的那人征笑道;“这是什么小孩玩的把戏?”

  另一人接口道:“哈哈哈,这小子可能是疯了!”

  可是,他的话音刚落,迫在最前的那人却猛地倏呼一声,半边脑壳,竟然已给那弧形激光给削了下来,在空中继续向前飞去。

  飞行器失去反持,向旁边一歪,竟撞在接话的那人架驶的飞行器上,“砰”的一声,一同坠在沙丘上,“轰”地炸开,爆起一团冲天的火光。

  这一下变故,后面的几名队员可给吓傻了,但他们毕竟是经过强化训练的优秀人种,立时镇静下来,骂道:“妈的,可恶,决不能让他们逃掉!”

  他们反而追得更急,抢打得更猛,更难。

  可是,那两位不怕死的家伙,早已调转方向,向前冲去。

  所有的苍弹全射在后护架上,“当当当……”一阵急响,有如暴雨砸在铁皮上。

  “哈哈哈,笨蛋,有本事便尽管追呀!”胖小子洋洋得意,手指一色,挑逗地道。

  沙漠电单车,疾如惊鸿,划过一道沙丘,猛地,少年人惊呼道:“哇!什么人?危险呀!”原来,沙丘后,电单车的去路上,正站着斗逢裹体的无限。

  变故仓辉,兼之电单车飞驰速度太快,待得无限惊觉,已然闪避不及。

  总算驾车的少年技术高超,危急中,双手一提车头,电单车垂直向半空中冲去。

  只是,驾驶器也因而失去平衡,抛下两位少年“飕”地撞向一突出沙丘的岩石,“轰”

  然炸开,火光冲天。

  半空中的两名少年,惯性作用下,去势不减,仍向前方抛落“哇哇”大呼救命。

  无限见状,双脚用力一点地,疾愈闪星般向前冲去,双脚用力一点地,疾愈闪电般向前冲去,伸手扶住两名少年,飘落于地。

  说来冗长,所有的事都不过在分秒之间发生,少年人的反应之快,无限的身法之疾,都无司形容。

  胖小子双脚着地,儿在吓得虚汗直冒,看着驾驶器炸药开的冲天火光,道:“呀!好险,你……你的功夫好厉害呀!

  这后半句话则是向救他的无限说的,另一少年取下护目镜,惊疑地看着无限陌生的面孔,道;“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

  无限道:“凡是与赤家做对的人,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能不救么?”

  胖小子听罢,大拇指一竖,笑道:“好!哈哈哈,好!够朋友,喂,你的身手真不错呀!你叫什么名字?”

  话音刚落,突然“砰’”的一声,胖子小子应声而倒,原来几名名追杀队员,已开枪打中了他的眉心,鲜血混和着护目镜的碎片,四溅飞落。

  无限和另一名少年惊呼一声,扶起那胖小子,探鼻息,发现他已然气绝身亡。

  这时,追踪而来的“皇家近卫队”己赶到,一人道:“包围他们,一个也不能让他跑掉!”众队员立时团团围住二人。

  无限与少年放下胖小子的尸体,“咻”地站起,双目喷火,环视一片围住他俩的“皇家近卫队”员。

  “你们快投降,否则相杀勿论!”一队员拍手举枪,指着无限道。

  无限定定地盯着他,双目掠过一丝仇恨之火,呐呐地道:“又是一条人命,他妈的赤家政权……”话未说完,眼珠一轮,双手一合,高举过顶,大喝吼道:“妈的,全给我滚呀!”

  话未说完,“哒——哒——哒——”几声锐响,无限己爆发出“天武道”中的“天武手幻剑”功力,剑气纵横,猝翻横飞。

  剑气一过,几条人影立时从空中坠下,重重地砸在沙地上,原来无限将力量用得恰到好处,只是将他们的飞行器轰碎,而并未杀死他们。

  他不想杀人,因为这些人也是被赤家所逼迫,利用,是以无限留下了他们一命。

  但这已足够令这些近卫队员吓得半死,摔得“哇哇”怪叫不止。

  无限这一出手,那名少年也吓得目瞪口呆,结巴地道:“他……他年纪和我差不多,竟然有……有如惊人的力量……他……到底是谁?”

  就在此时,一把曲面小刀“伏”的一声,破空而来,无限本没有杀人的意思,但其他人却并不和他一样的想法。

  小刀在空中几个盘旋,已然割破了数名近卫队员的咽喉,仍是速度不减“叮”的一声,钉入了最后一名近卫队员的眉心,干脆利落,手法巧妙之极。

  “谁发出的飞刀?”无限猛地转身,向飞刀射来的方向望去。

  “洪——”的一声,一辆红色飞行器停在面前,车上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年女子,出手杀人的竟然是她!无限不由呆住了,为这少女的美貌容颜震呆了!

  但见这少女肌肤寒雪,紧抿着红唇,静静地看着无限,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仍无法掩饰其清纯脱俗的少女娇态,短褥马靴,短裤长衫,一身流行的装扮,紧紧地裹着其修长,匀称的躯体;看得无限目不转睛。

  少女看见无限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噗哧!”一笑,优雅地脱去手套,撞了撞身卜的灰尘,眼帘低垂,一副娇羞之态。

  听得少女的笑声,无限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夫态,面颊一红,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道;“姑娘出手杀了他们?好俊的手法?”四下一望,却再无旁人,自然是她杀了,随即意识到自己这话问傻了,不由得面颊羞得更红,双手急搓,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艳丽少女见无限一副手足无措的之态,又是轻轻一笑,点了点头,他径直到胖小子的身边,把他的尸体摆正,轻轻地给他拉了拉衣衫,把几料松散的扣子扣好,然后自顾自地到一较高的沙丘上,动手挖起沙来,欲埋葬死去的胖小子,神态十分虔城。

  “好美!好冷!”无限暗想,少女虽始终没部跟无限说过一句话,不知怎地,无限倒觉见到她,心中间理下分的欢愉,立即上去,帮着一起挖。

  本来凭无限的力量,在这沙漠上,别说挖了一个埋入的土坑,就是在坚硬的岩石上,他也采一拳砸出可埋下数人的大洞,但他嗅得那少女身上的那股十分好闻的香气,不由得只盼这沙坑永远也控不好才好!是以轻轻地,一把一把地把沙子掏出,抛开。

  那少年也走过来,蹲在无限的身边,动手挖起沙来,并对无限道:“他叫蓝雪,是我们的人。”随即紧抿着嘴唇,一下一下地认真掏沙。

  “蓝雪!好美的名字,像她的人一样。”无限暗自想着,但他不敢说出声,因为胖小子刚刚死了,他知道蓝雪她们心中一定很难过!

  ——在别人难过的时候,你就不要做出开心的样子,否则别人会像恨凶手,一样地恨你,这一点无限是最清楚不过的,是以他默默地,虔城挖着沙坑。

  虽然,他希望这沙坑永远就这样一直挖下去,永远也控不完,但他还是干得很卖力。

  理葬好胖子,夕阳已落到沙漠下去了,大地上一片黑暗,偶尔传来几只沙漠鼠的“吱吱”叫声,气氛很是沉寂。

  听得这鼠叫,无阻想起活吃下去的那只沙漠鼠,又感到肚子饿了,暗道:“他们大概也饿了吧?”遂站起身,向那鼠叫的地方走去,欲捉几只回来做晚餐。

  以无限的力量,捉几只沙漠鼠自是轻松不过了,而且这里离帝都不远,几乎每天都有企图混入帝都不远,几乎每天都有企图混入帝都的人在这里被杀,死人一多,食物也就丰富了,沙漠鼠也就繁殖得快,不过十几分钟,无限就逮到几十只,串成一串提了回来。

  无限提着一串沙漠鼠回来,却见那少年仍呆呆地坐着沙地上,注视着胖小子的坟堆,出神!而蓝雪则已不知去了哪里,心中一急,正欲出声询问,却见不远的一块突出很高的岩石上上有几点萤光,那美丽的少女蓝雪正坐在岩石上,双手互拖,象怕冷似的,紧紧地放在两膝上,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藏住了他那张美红的,十分好看的红唇,正望着远方的夜空出神。

  “她是不是有点冷?”无限间想,本象就生吃这些沙漠鼠裹裹肌腹之事。想到这一点,立即展开身法,跑到十几里外找回许多干枯了的骆驼刺,生起一堆火,慢慢地烧烤着那些沙漠鼠。

  这时,那少年也缓缓走下沙丘,坐在火堆边,注视着火堆默默出神。

  无限本想喊叫蓝雪少女下来烤火,但觉甚是不好意思,正自矛盾出神间,闻到一阵肉香,原来他手上正烤的那串沙漠鼠已熟了,遂递给那少年道:“晤,己熟了,你吃吧。”

  他本欲功那少年送给蓝雪吃,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给那少年吃,不由甚是后悔,暗怪自己没用,这么一点胆子也没有。

  岂料那少年却抬起地上的几只生鼠道:“不用了,你吃吧,我们久在这一带活动,己吃惯了生的。”说毕站起身,喊了一声蓝雪,抛给她几只,便自顾自地大嚼起来。

  无限见状,便放下手中再烤的沙漠鼠,取过那几只烤熟的,慢慢吃起来,暗想:唉,早知这样,我也不用跑这么远的一段路去找骆驼刺了!

  夜浓如水,已经很深了。

  无限和那少年面对着静坐在火堆旁,骆驼刺己烧完,只剩下几点火苗轻轻地跳动,一些见也没有,到处都一片静寂。

  蓝雪使如她的名字一样冷,独坐在一旁的岩石上,注视着那些闪闪发着莹光的小虫,自始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说,就连她坐的姿势都没变一下。

  那些发着光的小虫,绕着她没妙地飞舞,似乎也为她的美吸引住了,在漆黑的夜空下,甚是美丽,无限知道,那是沙漠中的特产,名叫火萤。

  无限本想过去抓几只回来,并趁机和蓝雪说几句话,但一想到她那和她的美丽一样出众的冷,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远时,那少年轻轻地叹了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无限道:“我叫无限,你呢?”

  那少年道:“我叫铁勇,死去的是我的弟弟,叫铁强,我们是反抗赤家政权的人,你救了我们,并和我们呆在一块,难道不怕我们会连果你么?”

  无限笑道:“我也是专跟赤家做对的人,以前是在天狼带领的判军中,后来天狼死了,我便独自一人活动,想来这里刺杀赤天。”

  铁勇道:“那你加入我们的组织吧!我们组织有很多人,专门跟赤家做对。”

  无限道:“你们的组织?什么组织?”

  铁勇道;“我们的卫兵组织叫‘乌托邦’多年来一直从事破坏赤家政权的活动,我就是‘乌托邦’第十四小分队的队长。”

  无限道:“你是队长?”

  铁勇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铁勇道:“我本来带领了十五个队员潜入了帝都,推备潜伏在那里,在‘开国大典’的那一天,会合大队对付赤家的人。”

  无限见这少年小小的年纪,竟会有如此的能耐,也如此大胆,准备刺杀赤天,不由惊叹地“哦”了一声。

  铁勇没有理会无限,续道:“可惜在三日前,我们的行藏败露,被皇家近卫队的人追杀,到现在只剩下和我阿雪两人了!”

  “阿雪也去了?”无限博得几乎跳了起来,他真不敢相信,这样一位美貌的少女,竟会有如此大的胆子。

  铁勇道:“嗯!她和她的父亲,哥哥一块加入我们小队,我们一块去了,可惜现在她的父亲和哥哥都已给那些近卫队的人杀了,如今她已变和我一样,失去了所有的亲人。”

  “哦!”无限轻叹了一声,暗想:原来她那么凶狠,一刀就杀了那八名皇家近卫队的人?随即又想道:“怪不得今晚她会这么孤寂,伤心的样子,唉!失去了所有的亲人,真是可怜!”

  想到此,不由得又想到自己的孤苦身世,不由更是伤心。

  但那些话在铁勇说来,却异常的平静,宛如在述说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去老的故事一样,须知他自己的父亲和亲弟弟也在这次死了呀,无限不由得感到甚是奇怪。

  铁勇倒敏感得很,立即察觉到无限的神情,淡淡地道:“在奇怪我为何不悲伤是吗?”

  无限的心事被人猜中,不由感到很不好意思,干脆也懒得分辨,点了点头。

  铁勇道:“在这个年代,生离死别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已经习惯了,当我第一个亲人死去时,我哭得报伤心,但第二人,第三个,第四个……一个接着一个的亲人离你而去时,你又能怎样?”

  听得这问话,无限感到无法回答,在他记事以来,就没有一个亲人,也就谈不上接边失去亲人的感受了,但他却想到了尊敬的统帅——天狼,死去时,自己实在很是难过,也哭得很是伤心,不过到后来,也就感到无所谓了,反正难过也救不回他们,倒不如把这份力量用在为亲人报仇上去。

  想到此,无限轻轻地,苍凉地叹了一声。

  铁勇仍在继续往下说,道:“要改变这个时代,我们流的应该不是泪,而是血!流泪只能是懦弱,胆怯的表现,我们应该让自己坚强起来,去战斗,去流血,也让敌人以血来偿还欠给我们的血债!”

  铁勇这几句话说得甚是干脆,也甚是坚定,不由激起了无限心中的那股毫情,双眼射着精光,坚抿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即她又想道:蓝雪真是坚强,刚刚死去了那么多亲人,却连一滴泪也没流,她要的是让敌人为他自己罪孽流血。

  如此一想,无恨的心中不出更是软佩,喜欢蓝雪,恨不得冲过去,把她抛上半空中高喊“伟大!”

  这时,他又想到了天狼死去时,自己竟痛哭失声,不由面颊一红,很不好意思,连忙转过话题,问铁勇道:“你们忍受如此大的痛苦,究竟又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报仇?”

  铁勇听了这话,将仍坐的身子伸直,双手反背撑在沙地上,仰视在黑空,用充满着无限希望的语气道:“不,我们并不仅是为了报仇,我们有着更远大的理想,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解放世界,拯救那些被赤家政权所欺压的,不当人看待的人,去推翻他们的独裁统治,去解放久已被禁烟,剥夺了的自由、自理、平等!”

  说了这些,铁勇的心中觉得甚是畅快,长长地对着夜空吐了一口气,好久没有说话,似乎在幢憬着那充温情的,由真理主持着的;有着自由和平等的美好生活。

  无限似乎也被他感染了,好久没有做声,陪着他一块,让思想在美好的理想中驰骋。

  “那,无限!你又为什么?”许久之后,铁勇突然问道。

  这一句话,不由又把无限拉回到了严酷的现实中来,他默想了一会,坚定地道:“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赤天那万恶不赦的家伙的人头拿下来!祭奠那些枉死的孤魂!

  铁勇又问道:“你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无限道:“为完成一个恩人的心愿?”

  铁勇猛地从沙地上跳了起来,把手伸给无限,道:“好!那我们一起去帝都,完成我们的共同心愿!”

  无限伸手在铁勇的手心上一拍,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道:“好!为我们的目标而奋斗!”

  要进帝都,真的会像铁勇想象的那么简单吗?

  说实话,他们上次之所以取得成功,应当说是侥幸中的幸运。

  但仍是才过一关,就给“皇家近卫队”的人给发现了。

  须知,帝都里生活的人,可都是在赤家政府规定的“生存标准”下选出来的人。

  他们一个个都有着特高的智商和强健的体格。

  而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对赤家忠心耿耿。以死效忠的人。

  并且,他们在进入帝都以后,除了要应付帝都护卫队的人外,还有那些具有“异化潜能”的工兵、司令及领导。

  现在,他们的麻烦似乎已经来了。

  天边的署光照耀的大地上,此时正游荡着一个人。

  一个体格健壮,浑身散发着力量气息的人。

  这人薄薄的嘴唇,有如刀削一般,给人一种阴森,冷酷的遍压感。

  鹰勾鼻上,那对深凹的眼睛里,眼珠正地不断转动,四处搜寻。

  而且,他在用鼻子深深地叹气,似乎已从空气中嗅到了什么。

  他就是领袖级再造人。

  ——大漠之鹰,流星。

  一袭斗蓬,被在宽厚的肩上,发着幽深的绿光,有如鹰的羽毛一般。

  他己家觉到了无限等人的所在,虽此时他还原在百里开外,但却知道那里有着三个敌对的人。

  是以他展开身法,飞快地向那个方向掩去。

  蓝雪仍坐在那块大岩石上,独自想着心事。

  突然,她有着一种苛怪的感觉,并猛地站了起来。

  无限和铁逾二人见状,立即跑了过来,问道:“雪,什么事?”

  敌人还未出现,蓝雪似乎已稍有感应,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却说不出来。

  无限的异化潜能也甚是强,只是他还不善于应用,是以在沙漠之鹰流星于百里开外能感觉到他们之时,他却没有同时察觉流星。

  但,只要蓝雪一做出异常反应,引起他的警觉,他便立时感觉到了。

  共知道敌人已在背后,并接近了他们。

  是以,他急忙回头提醒站在他背后的铁勇,道:“小心,敌人已经来了!”

  但,太迟了。

  饶是铁勇反应快捷右膀上仍是给流星那利如鹰爪般的五指给撕下了一大块皮肉。

  “小子,你的感应不错呀!”流星向无限道,并将手中的皮肉,连带正滴滴下流的鲜血一块塞进嘴里在嚼起来。

  无限看在眼里不由一阵恶心,直想呕吐。

  而沙漠之鹰流星似乎吃得有味,伸手不停地捞往那尚未落下的血珠,直往嘴巴里送,并品得咂咂有声,狞笑道:“哈哈哈,年青人的血,总是鲜美得多!”

  “禽兽一样的东西!”无限骂道,真恨不得一掌劈死他。

  但他没有那样做,因为铁勇已受伤,虽是皮肉的小伤,但血却流得厉害。

  无限一把拉过铁勇,伸手在他身上推了几下,帮他止住了血。

  并把他和蓝雪一块,推到自己的身后,怕流星又会猛发出手偷袭,杀了他俩。

  面对这生吞人肉的流星,他们三人能逃得性命吗?

  领袖级的再造人——沙漠之鹰的异化潜能又有多高?

  无限能否很好地发挥全身的力量——天家的天武道的绝招,击败,击杀流星?——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