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 五 章 宇宙创生

  赤天仍站在漆黑的夜空下,独自沉思,出神。

  不过,却不是银河怒杀下属的地方,而是他官邸的楼顶晒台上。

  他手上端着一杯酒,一杯琥珀色的百年窖藏好酒。

  酒香扑鼻,醉人心魂。

  而赤天的心思似乎并不在饮酒上。

  因为他这样端着已有几个时辰,却并未喝一口。

  难道他在欣赏夜空中的美好景色——星星?

  似乎又不像。

  因为,欣赏的时候,都是心平气静的。

  而赤天他并不心气平静!

  他的心中思虑重重,极端的矛盾!

  这表现在他的手上,手在抖,抖得几滴美酒都给溅了出来。

  他已权倾天下,是地球上所有一切的掌握者!几乎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就算他赤天要星星,要月亮,也会有人乘飞船去给他弄来的。(当然不是全部整颗弄来,而是从上采取一部分。〕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难住了他,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如此矛盾呢?

  长空幽碧,没有一丝暗云,这沙漠上的夜空实在美丽无比!连最为羞涩的星星也露出了眼睛,眨呀眨的,似在对赤天诉说着心事。

  赤天长叹道:“爹,你老人家三十多年前便神威凛凛,靠己之力,统一了这个世界,而孩儿我。此时却感彷徨无计!”

  “爹,你一心一意去探寻的终极问题,因寿命之故,未竟大业,便亦离别孩儿而去,临终交代孩儿,要完成你未成大志,可十多年来,孩儿无用,还是茫无头绪。

  这几句话,赤天缓缓道来,显示了他心中的无限落漠与无奈,一代地球霸王,原来心中竟也有着这么多困扰的难题,心里甚是空虚,无依!

  赤天缓缓地喂了一口酒,一副落拓种情,此时,他的思绪又飞回到二十年前,这样一个美好的夜空下——

  “儿了,人生存在的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赤穹苍背负着双手,注视着夜空上满天的繁星,轻轻地问道。

  “爹,人存在的最基本的东西是理想,理想需要实践和探索,因人而异,其理想中的探索也不同,我想,伟大的人,生存在世界上的基本东西,当是探索生命到底是什么。”

  ——探求生命到底是什么?一句简单的话,但却是人类始终难以以最恰面的东西来回答,这是一个多少学者与科学家都个曾;也不敢去探求的真理,未料小小年纪的赤天,便已有着自己的一些独特见解和说法。

  那时,赤天才是一个不过三、四的小孩子,赤穹苍其实也是心中久思这个问题,而不得其解,随口而出,并没有真心要赤天回答,未料到赤天竟侃侃而谈,赤穹苍听在月里,不由心头一震,转脸凝视着儿子,雏气未脱的小脸,甚感不解,也大是震惊,愉悦。

  赤穹苍心中一高兴,便义问道:“嘿,见解倒是不错,来!我再问你,那生命到底又是什么?即是说‘我们’应当为何而存在?世界又为何而存在?整个宇宙又为何而存在?”

  赤穹苍心喜儿子的才智,便欲考考儿子。遂一口气,问出了几个数百年来,多少名人,学者所无法回答的问题。

  而当时赤穹苍统一地球,自是意气风发,常常独自称许自己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这里他说的“我们”即是指自己和儿子赤天,意即他们俩乃留出人类智慧的豪杰。

  赤天虽智商超卓,但毕竟年纪尚小,对这一连串的古怪问题,只感甚是不好回答,便道:“爹,这些问题……是我们可以解答的吗?”

  赤穹苍听罢,蹲下身,凝视着儿子的小脸,笑道:“怎么不可以?我们是世界上最超卓的人,凭我们的智慧,这世间上,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你愿意,且努力去探求,你就一定明白的!懂吗?”

  赤天自小便生活在帝都中,贵为天人,自是养了一种总是超出别人的优越感,是以年纪虽小,自负之心倒是大得厉害,听了他赤穹苍的话,倒也不以为怪,重重地点了点头!

  赤穹苍看着儿子的意念,不由更是高兴,抚摸着赤天的头,轻轻地道:“宇宙是从‘无’中诞生的,在十百五十亿年前,宇宙从‘无’的不均匀中诞生,所谓‘无’,就是一个木论光和物质,甚至时间和空间,都完全不存在的世界。”

  这些玄奥的话,在小小年纪的赤天听来,倒并不觉得惊奇、难懂,反而点了点头,道:

  “爹,这些我知道的,我不记得从什么东西上看到这类似这样的说话。”

  赤穹苍听罢,好奇地问道:“哦?你知道,那你说说看,然后又怎么产生宇宙的?”

  赤天道:“这个我却记得不太清楚;好象说……好象说……哦。对了,好像说是什么大爆炸。”

  赤穹苍看着儿子认真的样子,会心地笑道:“对!然后,忽然这无的世界产生了大爆炸,大爆炸使‘无’经过急速膨胀,而产生出物质;这些物质便在飘移,再然后,经过九千年的衍生,变迁,物质又形成空间,便是宇宙,再后来物质便在这宇宙空间里的各个角落里聚集,最后又形成了星系。”

  赤天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轻声道:“星系!”

  赤穹苍正看着夜空小的美丽星星,说得入神,没有注意到赤天的神情,继续接下去说道:“在其中的一个角落里,形成的一个星系,现在人们叫它银河系,银河系中又有小星系,例如银河太阳系,而在太阳系中的一颗行星上,便妥育了我们的‘生命形成’……”

  赤穹苍滔滔不绝,正欲往下说,赤天却打断了他的话,道:“爹,这些东西,我也知道的,只是……只是‘大爆炸’为何会在‘无’中产生呢?”

  这一句话,问得赤穹苍饶有兴趣,看了看赤天仰起的小脸,轻轻抚着他的头,道:“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也就是‘宇宙创生’的终极源头,我赤穹苍费尽一生的智慧,去思考这个问题,以致头发胡子都白了,到今天亦只有了个初步的结论。”

  “结论?”赤天又问道:“爹,你到底又想到了些什么?”

  见赤天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已对这等直机难寻的问题如此有兴趣,赤穹苍心中高兴万分,暗想:“这才不愧是我赤穹苍的儿子!”蹲下身子,双手扶着赤天的小小的肩膀,正色道:

  “儿子,一切为什么会由‘无’而诞生!一百五十亿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其实谁也不知道,只是把那件事猜测成‘大爆炸’懂吗?当然,将来你长大了,只要肯用心思去钻究,一切答案你都会找到的,一切的答案都可以从我们身上智慧的大脑中找寻出来!”

  赤穹苍在汗寻儿子的好奇心,激发他的钻研的智慧,让他在思索中进取,成为宇宙中的强人,他又道:

  “宇宙创生的奥义就在我们身上,需要我们查找!”

  赤穹苍用舍我谁尊,无限豪迈的语气道:“我赤穹苍和我的儿子便是宇苗创生的源头,一切都是为我们而生,也为我们而生死,在壮阔的宇宙历史中,我们就是真正的‘神’!”

  这些话在赤穹苍说来,似乎天下,在人类史上,似乎就是他们父子才是真正的独尊人物,说得甚是托大,但在当时,赤穹苍独尊地球,成功使他产生这样狂妄的心理,也是正常的,只听他又道:

  “只有我们,才是主宰宇宙的天神!”

  就在赤天在帝都的最高处,回忆二十年,在这同样美丽的一个夜空下,与父亲的谈庆情景时,远在五百公里开外的帝都外大漠上,一场血战正在展开。

  无限本欲把蓝雪与铁勇两人拉到自己身后,以防流星突袭。

  但,流星的招式极快,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时,已被他各抓下了一块皮肉,浴血倒地。

  好在无限等人,也身手矫健,遇险之时,极力闪避,让过要害,并未致命。

  流星一袭得手,看着倒地的三人,身上鲜血淋淋,“哈哈”狂笑道:“反叛乱党,今日!这荒漠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他瞅准蓝雪与铁勇二人,力量较弱,避开无限又猛地冲向铁勇,手势一挥,快异之极,铁勇闪避不及,已然被扣住了脖子。

  流星抓住铁勇,并未施杀,而将力量注于右腿,脚尖一点,去势不减,在空中一个转身,形态怪异之极,又扣住蓝雪。

  这一下,流星免起鸽落,身法干脆简捷,眨眼间,使捉住两人,双臂一振,将两人高举过预,“哈哈”狂笑不已,内力注于双臂,便欲先杀死二人。

  这时,无限已然爬起,眼见二人危急,顾不得伤口疼痛,大喝一声:“放开他!”右手内划,左臂外扬,五指成剑,隔空疾刺向流星,正是一式天武千幻剑,罡气脱手而出,破空之声,隐隐如雷鸣。

  无限的手里剑,剑力强横,去势如电,未及流星胸前,流星已感到腰腹间剑意森森,立即意识到这一招的强横可怕,暗想道:“这小子竟懂得异化潜能……”

  无限刚一出手,流星已察知其力量当在自己之上,来不及击杀二人,双臂抖起,有如一只苍鹰般向后倒飞而去,他选择了最保守的,也是最安全的方法——退!

  这时无限又抢到铁勇与蓝雪的身前,拦阻着流星,并焦急地对铁勇道:“快!铁勇,快带蓝雪离开,这人由我应付?”

  铁勇挣扎着从沙地上爬起,地倔强地道:“不!我决不会先走,我们已是战友。应当一起并肩作战!”

  流星如鹰后飞,在空中避过无限的剑劲,又凌空一个转弯,再次向下扑击,具活之怪。

  这快,招式之狠,无可比拟。

  无限眼见情形危急,而欠勇犹自不走,不禁怒吼道:“不!你们换不是他的对手,快走!”

  流星听了,狞笑道:“天真的小子,在我流星的速度下,从来没有人能逃出生天的!乖乖受死吧!”一招“流星下坠”,爆发出十五级的异化潜能,五指箕张,汹汹扑向无限。

  铁勇见得这等形势,向知留下无益,徒分无限的心神,遂拉起蓝雪,匆匆逃走。

  流星身法何等之快,只一念间,已然抓到无限的脑门。

  但无限却绝不是好斯负的,他身体内潜藏的那股能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高,连忙一拳捣上,给流星避过。

  无限虽是力量奇大,且得到过天狼的启发,终究还是少经战阵,无法灵活运用更谈不上什么做战经验了,此刻碰上流星,可以说是他生平第一个真正的对手。(在跟银河交战时,银河因一种感应,觉得自己与这无名小子必然有一定的密切联系,是以并未真正向他出过狠招。)

  “砰”的一声,无限双拳互碰,正是天武酷杀者的起手式——“武动天下”,他知道今日一战,凶险之极,对方移动速度太快,自己最好是一股气进攻,让对方忙于问避自己的强横力量,决不可让其有丝毫的反击余地。

  无限双拳同时击出,流星立时感到一股汹涌霸绝力量扑面而来,让他感到呼吸困难,暗叫道:

  “这小子的异化潜……竟在二十级以上!”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无限双拳己砸到流星的胸前,好个流星,竟在一惊之下,危急关头,硬生生顿住了疾冲之势,一个翻身,已身半空中跃到无限的背后,左肘一摆,狠狠地击向无限的右肩。

  流星虽力量弱于无限甚多,但凭着老到的打斗经验,在半空中使出怪异之极的身法,移动隽形,立时化险为夷,并趁机疾攻无限,无限一拳打出,却忽地不见了敌方的身形,一惊之下,右肩已被流量狠狠击中“蓬——”的一声,向前仆跌而出。

  流星双足着地,狂笑道:

  “哈哈哈哈!原来只是头一身蛮力的笨牛!”话音刚落,身形再起,也既然己察出了无限虽力量奇大,但临改经验不足弱点,那容无限有喘息的机会,展动怪诞之极的身法,爪招如雨,罩向无阻,无限虽左避右闪,虽避过大部分辣招,但仍是给流星的手爪抓伤口处,鲜血四溅。

  好在无限护体功力较高,例并非伤及要害,疼痛之下,乱拳不断轰出,威势骇人,流星见之,亦是不敢小觑,暗想:万一给这小子砸中一拳,那可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连命也给送掉,急忙一个翻身,远远避了开去。

  无限虽是招招着劲,拳风凌厉,但流星早就饱食远风,拳招那里沾得上他半分?徒自搅起漫天的灰尘,笼罩着无限。

  流星看着灰尘中,不断疯狂出拳击打的无限(其实他只能看见一团人影)“嘎嘎”笑道:“蛮牛,你跟空气有价么?若有仇,不呼吸它不就得了,干吗要打呢?”

  听得刺耳怪笑,无限猛然惊觉自己这一阵乱打,根本连流星的衣角也没沾及,四处搜寻,怎奈烟雾弊目,又哪进而能看到流星,骇然思道:“这……怪物逃到哪儿去了?”

  实事很明显,无限倾家荡产有强横无比的力量,胜过流星许多,但战略与招式的运用,地远远不及流星,实战中便大吃亏。

  猛然,一阵怪笑自无限身后不过三尺远响起,原来流星不知何时已偷偷绕到他身后,轻轻走近,道;

  “哈哈哈,笨牛,我在这儿呀!”

  待得无限惊觉,流量一双鹰爪,已如钢爪铁爪般袭至他胸前,面目狰狞地道:“凭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妄想进入带教,去死吧!”

  流星闪电般的身法,兼之丰富己及的实战经验,令无限完全捉摸不到,别说反抗,现在在这闪电般袭到胸前的爪招下,连自保亦绝不容易!

  鲜血在一滴滴下流,掉在干涸的沙地上,立即便凝结成块,难道,未进帝都,无限便葬身在这荒漠之内?

  另一面,铁勇和蓝雪的情况亦好不了多少,就在铁勇还在担忧无限肘,蓝雪已口吐鲜血,气喘如牛,完全支撑不住,“砰”的一声跪倒在地,疼痛让她忍不住大声地呻吟。

  铁勇大吃一惊,抢上扶起蓝雪,焦急地问道:

  “雪!你怎么了?”

  顺眼看去,却见蓝雪身上中招处,呈现一种腐烂迹象,流星不但出手快捷凶狠绝伦,手指尖甲上,竟还喂有毒!

  蓝雪,一个娇弱艳丽的少女,对毒索的抗性本就较弱,再加上剧烈的奔跑,加速了血气运行,娇看的面容,已转化成苍白的青色,全身虚弱不堪,已倒在铁勇的怀里。

  铁勇焦急不已,情形凶险,那边的无限不知怎样,而这面,蓝雪又倒地不起,显见不支,安慰地道:

  “雪!坚持住!我们的生命还有价值,你绝不能在死在这里!”

  蓝雪气喘了好半天,才断续地道:“队……队长……我……我不……”

  蓝雪话未说完,身后一人忽道:“对呀!别给我她就这样死去了!好一个漂亮的女孩,要死了多可惜呀!”

  铁勇惊骇之极,猛地回头望去,只见空荡荡的一片荒漠上,只耸立着几块崎峋的怪石,哪里又有一个人影?

  铁勇暗想:“是谁在说话呀,莫非是有鬼?”抬头望去,天边已出现了一丝自肚白,给大地的黑暗,注入了几丝隐瞒的亮色。

  铁勇盯着一块较大的山岩,暗想:“莫非藏在这块岩石后面?”却又不敢上前看个究间怕万一对方是敌人,而又不止一个,引开自己,趁机对蓝雪不利。

  这时,那山岩平滑的侧面,竟渐渐向上凸起,先前的那个声音又再响起,淫浪地道:

  “奸,可是件十分不好玩的事情,而我最想要活着干她!桀桀桀!”

  这一下可把铁勇给吓坏了,暗想:“莫非真有的石鬼?”

  却见那岩石越凸越大,竟是一个矮胖滚圆的家伙,正是领袖级复制人——变色龙陨石。

  原来在复制过程中,不少再造人凶异变的不同,而拥有不同的奇异本领,陨石便有着能改变自身颜色的本领,字如蜥蝎一般,与四周的环境形成同一的颜色,让对方无法捉摸到他的存在。

  陨石先前贴着岩石而立,在铁勇眼中,便是一块岩石,此时猛地钻出来,恢复了目己的本来领态,狞笑道:“桀桀,把那少女交给我,你便可以走自杀!”

  敌人既然己出现了,铁勇亦无从考虑,手臂一挥,发射器“锋——”的一声,发出一溜黄弧能量,攻问陨石,并喝道:“着!”

  陨石身躯奇胖粗矮无比,身法反应不是不快,因他平时对敌,全靠那一手变色的本领来保护自己,未料此时刚一露面,铁男二话不说,出手就打,吓得哇哇叫道:“哇!这……这是什么玩意呢?”话音未绝,已然中招。

  好在陨石力量也甚是强横,黄弧能量被他吸入肥大无朋的肚子里,并无致他死命。

  但,他亦绝不会舒服,只感五内如焚,小腹内更是绞痛不已,忙运力压聚这股火烧火燎的东西,向下体追出,并皱眉跳虐待道:

  “哼,小子,竟然放先惹我!”随即向下一伏隐去了身形。

  铁勇猛然失去了敌人的目标,不由紧张之极,立在蓝雪身边,全神戒备。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消失,他额头上的冷汗却在大颗大颗地增加,手心进而潮湿一片,虚汗淋漓。

  天边虽在逐渐放亮,这荒漠大地上,却仍是笼罩在黑暗之中,“怎么办?”他暗自苦思,在他身边的每一步,都是危险重重。

  “咕呱呱……”传来一阵蛙呜,“怪事!这荒漠中干涸无水,哪来的青蛙?”他预感到不好,转向那怪叫声,待他刚刚转过身子,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一股气劲推得到他身前。

  原来,这领袖级复制人陨石,除有变色的特殊技能外,更可以吸聚外来气量,加以消化,再隔化本身真力,在体内运行,发出“哇呱呱”的蛙鸣之有再从下体肛门处猛烈爆发,射向敌方,变成他的杀敌武器——陨石气炮。

  待得铁勇惊觉,强大的力量,夹着呕心的恶臭如炮弹般射来,铁勇已全无反抗的余地,霎时是如狂倒退。“砰”的一声,撞向一块巨大岩石,激得碎石横飞,这才定住身子。

  好半响,铁勇才回过气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在胸前弊得极是难受的恶气,恨很地骂道:“恶心的怪物!”

  铁勇定下神来,游目四顾之际,却哪进而见到半个人影。

  蓦地——

  一阵狂笑又自他身后响起,陨石的破锣噪音,道:“小子!你是在找我吗?”吹气袭脖,铁勇惊得猛向前跳升,回头看去,陨石不知何时,竟站在他刚刚站过的位子上,裂开大口,朝他“嘿嘿”冷笑。

  “妈的!”铁勇被激怒了,骂道:“我跟你拼了!”

  铁勇还未出手,陨石又奇迹地消失了,向对着他的仍是一块山岩。

  正在铁勇发怔的一刹那间,陨石又从沙底冒出,冲起漫天的黄沙,这一变化,铁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愣神问,右手已然被陨石扣住“啪项”一声,那发射黄弧能量的器具,己被然陨石毁去。

  致此,铁勇己毫无反抗的余地!

  陨石看着惊惧己极的铁勇,道:

  “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说妈,因为我是个没妈的人!”一拳搞出,“砰”的一声,上中铁勇的前胸。

  十二级异化潜能的重力巨炮,捣得铁勇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哇”地吐出一人口鲜血,倒地不起。

  陨石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裂开大嘴笑道:

  “嘿嘿,小子,给我乖乖地躲在一分欣赏吧!”转身向蓝雪淫笑着走了过去,宛如一只发情的公狼。

  面对拥有异化潜能的复制人,铁勇根本没有半点反抗力,全身犹如炸裂了一般,瘫痪在地,动也不动。

  突然,一声凄厉哭叫,惊醒了昏迷中的铁勇,是蓝雪,他心中深爱的,神圣的蓝雪,铁勇极力扭动头去,望向那一边,却见到了让他伤心欲绝的一幕。

  只见蓝雪的上身衣衫已给陨石那肥大的手掌撕得粉碎,露出了她那雪白的,高挺的Rx房,一只毛茸际的,野兽般的肥大手掌正在那吹弹可破的山丘上肆意搓揉,并不时提起那一颗红珍珠,向上残忍地拉扯着。

  蓝雪在拼命地挣扎,但护是了左面,却又暴露了另一面,而且,另一只熊爪则已在向下移动,可耻地移动,去拉扯那绑得蓝雪曲线毕呈的短裤。

  这一下蓝雪可呆了,全然顾不住Rx房被粗爆践踏的屈辱和疼痛,拼死护住下系的短裤,长声地尖叫,苦苦地哀求,们在陨石这野兽,却只能愈发激起他兽性的欲望,动作得更是粗野,下流。

  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想拼死赶开那只野兽,可连十寸也移动不了,他的眼里已全是愤怒的火,眼里满是蓝雪裹呼挣扎声,心里地在流血。

  铁勇猛地想到了死,这个英气风发的小伙子,在多少危难痛苦关头,都勇敢地活下来了,而此时,竟想到了一死了之,他已感到了自己的无用,无尽的绞痛如要撕开他的心房,早已是鲜血淋淋,早已干的泪水,间钱财次从眼眶里奔涌而出,在脸颊上乱爬,流动!

  他一生都在激历着自己,更鼓动着别人奋斗,这支撑着他顽强地活下来,而此刻,他不仅保护不了自己的部下的生死,更是保护不了自己的一直暗恋的人,任由野兽践踏。

  此刻己是万念俱灰,再标昏迷过去,嘴里却在微微龛动,反复地念着同一个字。

  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字:“雪……雪……雪……”

  那面的蓝雪纵是奋勇抵抗,怎奈何得了陨石己贯注了十级异化潜能力量的手臂,“哧”

  的一声,短裤给撕下了一面,露出了匀称,雪一般的粉腿。

  蓝雪一声康尖叫,立即用手护住了裸露的玉腿。

  而蓝雪的惨呼,更传传传教战场的另一面。传到无限的耳中。

  “雪……”无限一声怒嚎,极力躲过了迫在眉睫的那一爪,分毫不理流最凶狠的连绵后着,转身欲奔向蓝雪惨叫的地方。

  “小子,这等危险时刻还敢分神?简直是自掘坟墓!”

  流星一声冷笑,“蓬”的一声,贯注了十七级异化潜能的一招“流星破口”狠狠地,结实地按在无限的前胸。

  强横的力量震飞了无限,震伤了他的心脏,也震散了他那串念珠!

  一直伴随着无限的那串念珠,在强猛罡气的催动下,粒料飞散四射,纷纷撒落在地。

  “噗、噗”两声,那刻着无限名字的两粒念珠,夹在众多的念珠当中,掉在沙地上。

  无限的名字,便是从这两粒念珠而来。

  这念珠便一直如无限的生命一般,跟随着他的躯体。

  现在,连它们也飞散撒落!

  难道,无限的生命,在这里已要终结?

  只是,这变故竟然惊动了数里外的一个人——

  这个人的心,竟随着那粒念珠的落地,而震动了两下,节拍和念珠落地相合致极。

  这个人就是一夜在苦思的帝皇赤天!

  地球的皇者——赤天,猛地游目四顾,大地上的黑暗己在逐渐减谈,消褪。

  跟随而来的,又该是到处是光明,到处是灿烂阳光的美好一天了。

  而一向冷静的他,此时怎会露出惊愕的神情?

  他感应到了什么?和无限有关吗?

  无限,铁勇和蓝雪的命运真的会就此终结?

  黑洞,是存在于宇宙中的,一种难以解释的天文现象,是一种神秘的,类似于百幕达三角地带的空间区域。

  它的形成,基本上是由一些质量的区大的星球蜕变,演化而来。

  它对四周的物质是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任何东西都会被他吸进去……

  永远,永远在宇宙中消失……

  所有的一切,在它面前,都只有被吞噬。

  甚至光和时间。

  但,在地球上,配用“黑洞”为名字的人,他的力量又会达到什么样的强者境界呢?——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