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 十 章 神的意念

  人存活在这个世上,究竟为了什么?

  是为了守成某种使命?抑或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你呢?朋友。

  有些人,活着是为了成为“神”,他的欲望已超越了一切所能想象以外的世界……

  而这个时代中的人物,有一个就是属于这类,他就是赤家政权的首脑,统治着世界的赤天!

  也有些人,活着是为了“胜利”为了战胜他所碰见的一切,包括人和困难,在他们的生命中,只有“胜利”才能为他们带来安心与快乐……

  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人称地球上最强者,坐赤家政权第二把交椅的人:银河。

  因为他败,不如死。

  亦有些人,活着是为了完成别人的嘱托,为了别人的理想,为了自己最掌故的人的梦,而苦苦奋斗,以致于不要“活着”。

  他们就是:无限与天狼,及天行者。

  天狼为了完成父亲的使命,无行者是为了答应父亲的话,是为了诺言。

  而无限则是为自己最尊敬的人,为自己最尊敬的人而战斗所以他也顽强地活着。

  战斗到永远,互致达到目的或死亡!

  当然也有人活着只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他们欲把一切,属于自己的或不属于自己的部吞噬,都据为己有。

  把玩着,甚致践踏。

  贪婪,已成为他们活着的意义。

  这种人就是他

  ——黑洞。

  一切都是十分宁静。

  夜,静悄悄的。

  无上有云。

  有月亮,但常常偷偷地藏起来。

  却没有星星!

  缺少星星的夜晚,一片黑暗侵志玻阆耄崾且恢质裁囱气氛?

  暴风雨降临前的那种宁静。

  静得可怕,静得让人心寒!

  在这样的夜晚,最好的对侍方式,就是溜到被祸里,什么也不要听,什么也要看。

  更是什么也不要想!

  一觉睡到天明,睡到太阳高升。

  去等待明天的光明,明天的辉煌,明天的理想与愿望!

  但,此时却偏偏有两个人静坐在这样的夜空下。

  而且坐得老高老高,高到能把一切不能看到,在最好不要看到的东西看到。

  这两个人莫非是傻瓜?

  不!他们的聪明,只怕当世的地球上,己没有几个能及!

  那他们一定有心事,惑者是亦恋,故意到这里来发泄,来折磨自己。

  但,看情形又不象。

  因为,他们俩是——黑洞与他的仆人——铁勇。

  他们静静地在这夜空下,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似乎是在等候着些什么。

  在这样的地方,今这件的夜里,等待的东的决不是什么好的。

  是以,此时他们都阴沉着,脸泛忧郁之色。

  世上有许多事情便是这样。

  ——得利的偏要失去,拒约的却又偏偏来到,让你不能拒绝,也不要你拒绝!

  “嚎——”

  一阵令人心过时的声音,掠过寂寥的荒漠,划过深造的夜空……

  是夺命的刀掠过将死者的眼神?

  还是……

  一切又重新归于正静。

  静得比先前还可怕。

  黑洞仍是静立地尘着,没有表情,也没有思索,更没有动。

  此时,任何一个陌生人看到他,只怕都会跪下来。

  ——把他当作一尊木塑的菩萨。抑或是多死去多年的恶魔塑像。

  铁男虽也沉默着,眼光扫射下,他却在凝注着天空,似在努力要看到什么?

  那他在寻找着什么呢?

  他正在寻找着他们等候的访客吧!

  令人奇怪的是,他不是看路,而是望着天空。

  难道来访的客人会从天上掉下来?

  来人决不会乘飞机,或别的飞行器,因为铁勇所在的地方,不能停留在任何一件能飞行的器械。

  但,铁勇仍是看着天空,虽有点不耐烦,但却耐心。

  反观黑洞,他仍是似没有任何事情似的沉默着。

  仿佛,这世界上的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胸有成竹?

  谁也说不明白!

  铁勇轻轻地“噶”了一声,然后使呲牙裂嘴,似乎要生吞什么。

  黑洞轻缓地道:“哼,来吧。”

  话虽是说得不屑,却没有任何轻视的语气。

  天边己泛起了鱼肚白。

  于肚白的云层下,映出了一个黑影,用蝙蝠来形容,当是最恰巧不过。

  但这却绝不是一只碥蝠。

  因为,没有飞得这么高的蝙蝠,也没有飞得这样快的蝙蝠。

  它一个子就来到卫拉近了巨大的距离,身影也变得极大,世间当是没有这么巨大的蝙蝠。

  它应是一个人,一个披着巨大斗逢的人。

  带着“呼——呼—一”的风声从天而隆。

  轻轻地落在黑洞坐骑前的五尺远的地方。

  赫然就是他。

  ——被誉为“世上最强”的他——银河。

  真不敢相信,坠落到靠醉酒度日的银河,此刻意如天神般地站在黑洞的面前。

  威风凛凛,一派不可侵犯之势。

  今天,他一改往日的醉态,到访黑洞为了什么?

  有着什么意义?

  黑洞没有说话,他在等银河先开口。

  是以银河便不谦让地道:“老朋友,许久不见了,过得还好么?”

  “托福!死不了!”黑洞冷冷地道,如果世间上还存有“客气”这两个字,那决不可以拿来形容此刻的黑洞。

  但银河却丝毫没有恼火的意思,反而淡淡地一笑,仿如适应了太阳必从东边开起一样,不以为意。

  两人静静地站着,谁都没有知开口说话的意思。

  无色已渐渐放亮了,照着银河的影子,刚刚覆在黑洞的脸上。

  两人一坐,一站,干耗下去,吃亏的当然是站着的银河。

  他没有再等,仍淡淡地道:“投死就好!只怕这世间上,能活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今天的太阳全部露脸时,天上便会少一颗星星,地上也会死去一个人?”黑洞道,仍是冷冷的,连头都没抬,定然他今天没有对银河尊重一点的意图。

  银河道:“哦!所以你一直在这等着?”

  “对,等着送人下地狱!”黑洞道。

  “是啊?”银河反问道,他知道,这样说下去。自己是占不了便宜的,因为他黑洞是坐着,自己根本无法激怒他,以图在交手过程中全捉到黑洞的破绽。

  是以,他把话切入了正题;道:“你知道我要来?”

  “是的!”黑洞道:“但不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事?”

  “真的?”银河道。

  黑洞没有说是,也没有点头,只是轻轻地易动着嘴唇,道:“我们之间除了都是赤天的人外,并没有什么关系啊,何势银河大人来访?”

  银河再也忍不住了,他也再不想玩捉迷藏的游戏,踏前一步,道:

  “黑洞,我战败的事,你一定也知道了?”

  黑洞没有点头,也没摇头。但其情形是在默认,这银河一定能看得出,便续道:

  “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同你印证一件事。”

  “什么事?”黑洞问道。

  “强或弱!”银河道。

  “想找我来印证你还是世上最强的男人?”黑洞仍在睁着自己的脚,仿佛要从哪里发现什么。

  “没错!”银河道。

  “但,你却已败了,这是一个不容置辨的实事,无论如何,你现在都得不到‘最强’这两个字。”黑洞道。

  “我还可以争夺赤家中的最强!”银河道。

  “有谁说过我比你强?”黑洞问。

  “没有!”银河道。

  “那,为什么要找我?”

  “原因很多,但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一点,直以来,你和我都公认为是赤家的两个最强的人,今天,我已失去了一条手臂,于是我便有兴趣知道我还可不可以打败你?”

  “还有呢?”黑洞问道。

  “藉此,我也想找回我活着的意义!”银河冷冷地道。

  黑洞却再也忍不什,愤怒地一跃而起,站在银河的跟前,四目相对,都在燃烧着火。

  空气也似乎要被二人的战欲激荡得差不多要爆烈。

  黑洞骂道:

  “他妈的,你来挑战我,是你个人的主意?还是帝皇的主意?”

  银河回答了,但不是用嘴巴,而是用手。

  单臂成掌,缓缓地,像挽着千斤重物似的,自身后划到胸前,推向黑洞,其速度比蜗牛的爬行还要慢上半分。

  黑洞亦起右臂,同样自身后划向胸前,推出,似乎比银河还要慢。

  而两人的目光却全没注意到对方推出的手掌,而是落在对方灼眼睛上。

  似乎想从里面发现什么。

  但两人都失望了。

  所以,银河道:“我们自‘出生’以来,就从来只吵嘴,今大就尝试一下彼此的‘实力’吧、”语气甚是闪谈,宛如在述说着一个枯燥乏味的,陈旧得不能再陈旧的故事。

  黑洞也淡淡地道:“银河,我只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千万不要后悔!”

  两人说话的语气,完全没有一种激战前的霸气,更没杀产电。

  但,赤家的两大绝世高手之战,似乎已不可能避免地发生了。

  他们推出的手掌完全没有丝毫收回的意思。

  而且,在刚要相抵的刹那,同时——

  翻腕,以前臂横扫向对方的胸膛。

  并各自向左跨出半步。

  “碰”的一声,手腕相撞,五指一弹,每一个指头都弹在一块。

  看起来,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式,但两人都同时后退了八步。

  罡气相激,火花四溅,有如雷鸣之际的闪电。

  待到两人站稳身形,都不禁心神一震,因为,他们知道刚才对方那一招的后续变化,暗自庆幸自己也用这一招,否则,此刻只怕有一人躺在地上了!

  也因为刚刚那一招,双方都使出了四十级力量的异化潜能!

  这两股大地上近乎无敌的异化力量直致两人站稳身影后三秒才爆发。

  爆发的结果是,脚下的钢筋水泥高塔,以及附近半百里内的高楼,石雕,全都在无声无息之中有纸灰一般,随风飘渺。

  更像湿沙堆成的柱体,蒸发水份后,下海。

  这情形,看得远远避开的铁勇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银河与黑洞两从虽是脚下的高塔已如粉尘一般铺撒在地上,却悬立在空中,站得比踏在实地还要稳当。

  风在轻轻地吹,污染着与这情形极不相对的气氛,太阳已露出了她的大半边脸,发着灿烂的光芒。

  空中的黑洞与银河两人,却如石滩一般,全然不相村这个世界。

  难道他们已不想再比!?

  不,他们是在等待机会。

  是以,忽然,两人同时出招。

  踢出卫凌厉无匹的腿招,七七四十八脚,脚掌对脚掌。

  但没有发出丝毫碰撞的声音。

  因为,他们在脚掌刚要相触的那一刻,已发现这一脚将是无功而返,是以未持接实,便收了回来。

  并在踢出第八脚时,同时出拳,攻出了一百多拳。

  拳风虽是呼呼,激起闪烁的电芒,但也没有接实。

  因为没有接实的必要。

  两人各自静静地站着!

  在铁勇的眼中只见二人一合便分,显如只对了一招似的,他哪里又想到这短短的一纷便分的时间里,若技成是地铁勇,只怕己死了二百次。

  空中的黑洞与银河两人忽地同时叫了一声“好!”

  这一声吆好,听在铁勇的耳多里,只觉得莫名其妙,若不是他已成了机器人式的无思想,只怕会笑出声来。

  幸好他没有,因为接下来的,他看到了一场惊心动魂的激斗。

  实话说,他只仅仅看到了一团滚沙的电光球,在空中飘荡移动。

  致于黑洞与银河两人究竟是怎么对斗到一块块去的,他也没看清楚。

  光球在不断地膨胀,扩大,内动的电芒有如毒蛇的信于一般,已伸缩到百米开外的铁勇身前。

  铁勇看得呆了,更何况他已是一具没有思想的人体。

  是以,此刻的他像一遍痴呆之状,谁见了,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昔日的铁勇。

  二人仍在激斗,铁勇却完全看不见他们的身形,更谈不上看清他们的出招了。

  在他的眼中,只有强霸的内力激撞起的光球,和那闪电似的电芒。

  在这等层次的激斗中,铁勇完全只配做一名旁观者,虽是他也拥有二十五级的异化潜能。

  甚至,他边旁观者都算不上,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清空中的两个究竟谁是谁!

  但他的战欲也被感染得疯狂地燃烧起来。

  这又有什么用?此时的他只有被电芒迫得步步后退的功夫。

  甚至,迟得慢的也可产生话,但决与慢都有被波及致死的可能。

  空中,激战中的银河与黑洞两人的具体情况双是怎样?

  甫一接手,双方都在倾力相拼,因为他们已知道,谁也不可能捡到对方的漏空,唯一决定胜负的,只是“实力”。

  所以,他们以快打快,以硬碰硬,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占不了分毫的便宜。

  但银河却是在缺少一臂的情况下迎战的。

  这是否会影响他的战斗力?

  能表示黑洞就比银河强吗?

  不!实事却是黑洞被轰得步步后退……

  左支左拙之际,黑洞已是完全取守势,处于被动挨打的劣势。

  他已在后悔了,后悔不该与银河交手。

  这种想法,就在银河与黑洞互拼过两百招而不分优劣时,黑洞就有了。

  他实在想不到银河在缺少一臂的情况下,仍具有这样无匹的威力,能攻出这等凌厉的招式。

  “这……这到底该怎么办?”他在不停地责问自己,他已气馁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有七次差点被银河以异化力量劈出的“银色天刀”给削下了脑袋。

  也就是说,他已有七次在鬼门关外激荡一圈,然后又艰难地回到了阳世,与银河打架。

  这对他是极不利的,起码的一点,就是打击了自信心。

  对银河而言,却是越战越勇,越攻越快,一招比一招更有实力。

  “怎么办?难道我黑洞今日就真的要败在银河的手上,更致送命于此?

  但他黑洞也决非易与之辈,仍在顽强地支撑着,以致让局外的铁勇丝毫看不出他的劣势,更是丝毫想不到他黑洞有战死的可能。

  “他妈的,讨厌的银河!”

  黑洞暗骂道:“干吗要这样凶狠,这样出手毫不留情,非登我于死地不可。

  他在骂这句话其间,已与银河对了十七腿、三拳、九刀。

  被银河的“银色天刀”削去了左手衣半决衣袖和后腼上的一缕头发。

  他又在黄泉路上转了一圈。

  “妈妈的赤天!”黑洞骂道:“我黑洞可为你办过的事不少,可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

  可一到这里,他忽地住口了,因为他忽地想到了自己的计划,想到了自己的阴谋。

  “难道……难道赤天已洞悉了自己的一切?”想到此,他的后背心不禁沁出了一层细汗,“糟了!肯定是赤天己知道我的情况,故意派银河来对付我……”

  想到此,他已根本无法再想下去,因为逃命总比想一些无聊的事要紧。

  此时,银河次出的一招“把握时机”层层刀影己封住了他前、后、左、右、上、下等六个闪避的方位。

  并铺无盖地的刀影已向他全身的大小穴道,一齐刺破而来。

  “怎么办?”黑洞不知所措。

  “难道我就毙命于这一招?”黑洞在感叹,他已感触到刀锋割破肌肤的滋味。

  更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于瞬间,在脑中掠过了六十三招,尝试着来化解这一招。

  但,答案是两个字“没有!”

  因为他根本找不到银河这一招的空隙。

  “空隙”一想到这两个字,黑洞的脑中忽地灵光一闪。

  果然了得!好一个黑洞,在间不容发之际,竟运聚本身的力量,于护体的同时,并借助银河的攻来之力,将外套的长披风震成小如指甲壳的碎片。

  衣衫碎片在银河的“银色天地”搅起的惊涛骇浪中,上下飞舞,有如万千只发翅蝴蝶,聚在方圆不过三层的空间来舞动,煞是好看。

  这一变化,实在出手地银河的意料,一怔。

  他在所攻出的这一招,名字正叫“把握时机”也就是说,出招不可快,更不可慢,不可过于勇猛,亦不对过于软弱,要——

  恰当好处!

  这一怔,却认他的这一招的威力立时减去了半分。

  仅仅是减去了半分。

  而就在这时黑洞!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鼓劲一吹,数方片衣衫十时涌向银河的刀光之中。

  但大多数仍是给刀风给绰得回来,更碎得更小。

  然而,仍有一两片从刀影之中,飘出了刀光之外。

  这一点黑洞看见了,银河更是看见了。

  是以他暗骂一声:“好个狡猾的黑洞。”

  是的,黑洞是狡猾,狡猾得犹如一只狐狸猫般。轻盈地一纵,跟在这几片衣衫向刀影中挤去。

  并同时向银河踢出了一脚。

  “呛”的一声,光球隐没了,银河稳稳地站在那里。右手都在发抖。

  哪里已被黑洞的脚尖蹲了一下,虽是一蹭,却让他麻木了半天。

  而黑洞呢?

  他则更惨!在空中连滚带翻十八个斤头后再站稳,其狼狈之样,无可形容。

  更是双手及右脚己被银河的气动刀锋给别削得鲜血淋淋。

  一滴滴地自空中落下,飘洒在初升的阳光下,泛着骇人的光芒。

  这一轮急攻,他输了,输得很惨。

  “幸好没有伤及筋骨!”他暗想:却痛得皱起了眉头。

  银河得意地笑道:

  “怎么样?滋味当是胜过烧烤羊腿吧!”

  这一句讥讽的话;在什么人都会暴怒起来,冲上去跟说话者拼命的。

  但黑洞却没有,因为他是黑洞,他清醒地看到了此时的形势——但银河岂会让他的心思得片,轻叱一声,手掌挥起,疾风般卷向黑洞。

  黑洞的心己怯了!他想到了死。

  死!多么可怕的字眼,一死百事休。

  黑洞在后悔自己当初不该错,不该以贪婪,以占有做为此生活着的意义。

  “既然连活着都不行,那还要拥有一切,拥有世界,拥有权力吗?”

  他在责备自己不该暗生反抗赤天,杀君夺位之心,否则也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唉!为什么我到此时才醒悟?”

  他没有立即给自己找出答案,银河的历招已攻至他身前,无数的刀气直轰在他身上。

  他已无法闪避,只能以手臂来硬挡。

  “呛——呛——呛——”

  一阵急剧的撞击声,黑洞的衣袂又被削去了几片。

  真不敢相象,银河的劲刀聚成的“刀”竟胜过任何利器。

  黑洞忽地想到了以前的荣华富贵。

  “责为第三把交椅的主人,干吗我黑洞还不死心,以致换来今日的下场?”

  想到这荣华富贵,猛地。他精神一振,喝道:“不!我不想死。”

  声如霹雳,如几个炸雷同时响起,震得铁勇耳鼓作鸣。

  黑洞更在这一喝之际,神威爆发,击出一拳,拳劲排山倒海亘压向银河。

  激荡的拳风,更推倒了铁勇身后的三幢高达四十层的建筑。

  铁勇也翻身飘出十余丈,使尽全身的劲力,才勉强站稳脚踉。

  算起距离来,铁勇已是站在黑洞身侧二十公时开外。

  迎向他的,尚是黑洞这一拳劲的余锋,仍是具有这样的威力。

  什么型号的核弹爆炸才具有这样的威力?

  无从估测。

  但,银河只是轻轻一跃,己避之开去。

  “不可思议”这个词,想来是为银河避过黑洞这一拳的轻易所造!

  是以银河轻松,轻盈地跃起,笑道:

  “哈哈哈,果然有几下!不过,刚才的多重天刀只是前奏,且看我这一刀。”

  话音刚落,银河单臂如车轮般狂转,繁出一道炽目的能量“天刀”正是一招“劈雾刀轮”自四面八方劈削向黑洞。

  黑洞冷冷一笑,刚刚激起的斗志,使得了信心大增,此时,要实现他活着的意义,只有杀,只有胜,只有在心里上抢占上风,以自己的活着来压倒,击跨别人的存在!

  “哼!最强的力量就是这四十五级的异化的潜能?那你死定了。”

  银河可不理睬他的话,他活着就是为了胜利,此时,正是他证实自己活着意义的时候,又岂会去顾及他人言语上的争强?银色大刀直劈而下,毫不犹豫,毫不妥胁,毫不退让。

  黑洞亦为了证实地生存的意义,神威陡发,用相同的力量冲出一枝,硬碰撞,直指银河劈下的劲刀。

  “刀”拳互抵,银河的“银色大刀”竟有刹那间被击得粉碎,罡气四散,犹如炸开的烟花,铁勇不由看得痴了。

  这一着实是出乎银河的意外,最强,最后的杀招被破,银河惶恐惶骇。

  这可是他很少有的感觉,一时不知所措。

  但黑洞决不会让银河有犹豫的时间,有碰撞跟出,“蓬”的一声,正中银河的胸腹,直打得凹入数寸,“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嘿嘿嘿”黑洞阴残地吟笑着,道:“哼!根本上我一直就对名字在你之下感到耻辱,以你这样的斤两,应当为‘最强’二字,而羞愧!”

  “羞愧?”银河又啐出一口鲜血,骂道:“耻辱的应当是你这样的贼子乱民。”

  话有未落,银河强忍剧痛,拼力杀出一拳,欲拼个两败俱伤。

  但黑洞何等样人?岂会让银河得手!早在银河说话之时,他已全神戒备于他的反击,立即击出一式一一‘嘘空之洞”,接住银河的拳头,并道:

  “耻辱!耻辱是些自尊自大的人,他们根本就没资格在我之上,我早说过,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银河会后悔吗?会后悔于以“胜利”作为人生的意义吗?

  他怒吼一声:

  “那便以实力来决定谁会后悔吧!”语音刚烈,丝毫没有后悔之意。

  但,黑洞的杀招已使出了,左手急挥,全身劲为己全聚于右掌,立时形成了一个怪异的黑洞——空洞之洞,把银河仅剩的一条手臂牢牢吸住。

  银河奋力回抽!哪里能抽得出黑洞的吞噬?

  更让银河的那条手臂渐渐隐没于黑洞之中,宛如伸进漆黑的盒子里。

  “盒子里”等待他银河的又是些什么?

  这一看是否会毁去银河仅余的一条手臂?

  银河是否会最终战败?那他是否又会为什么而活?

  他们这一点的动机和原因己是次要的事了!

  在同一个时代中存在的两大强者,他们一定极有好奇心想知道一件事。

  ——谁才是最强者?——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