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十四章 乌驹踏雪

  西藏高原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日照时最长的区域,特别是一到秋冬之际,大雪封山后,整日的阳光,无空没有一丝白云。

  高原上,本就空气稀薄,冷冻的气体,呼吸起来,有点呛人,弄得鼻孔里痒痒的。

  在这样的恶劣环境里,就算呆下去,已是十分艰难的了,是以这一带人烟稀少。

  白雪厚厚地积着,远山近岭,皆银妆素裹。

  在强烈的阳光下,一点黑影,自天边迅速向近处移来,移动速度之快,竟能使人产生视觉停顿,使黑影托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如一条墨线,映在白雪之上,甚是显现。

  黑影近了,竟是一四高大佳状的乌黑战马,马上骑士,拖着一袭灰色斗蓬,迎风招展,呼呼作响。

  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在这样险恶的山道上,能以这样速度奔行的战马,除了判军统领天行者跨下那匹神驹之外,当今之世,谁能拥有?

  马上之人正是天行者。

  不过片刻功夫,占茅屋便奔尽险道,到得一处闹大的平台。

  这平台是昨日天行者不小心地露行藏的,辞别杜哈虎姐弟俩的地方。

  今日,太阳不过刚刚升起一竿子高,天行者便跨马到得这里,莫非他是想从这里再寻得社哈虎的行踪,跟踪追下么?

  在这样的人雪封山之际,就算你伴去了一个山头,或在这雪地里打了一场恶战,不过个把时辰,寒风吹动雪花,便能把什么踪迹都掩去的。

  更可况作晚还飘了一整夜的雪花。

  放眼望去,到处皆是白雪,天行者又能从哪里寻得杜哈虎的踪迹。

  但,乌黑的战马在平台上不过稍作休息,便纵下平台,向山谷举直冲而去。

  马上的天行者也全然一付自信的神情。

  莫非,他天行者昨日背叛了自己的诺言,还是偷偷跟踪了杜哈虎姐弟?

  没有!天行者昨日从这里离去,果真是去了达阿拉镇,并找了一间总统套房,一觉睡到今晨再起床的。

  那,他又怎么如此轻车熟路似的,直随着社哈虎走过的路,一路走下去?

  原来,天行者昨日虽直接回到了达阿拉,可他的战马直到半夜时分,才独自回到达阿拉。

  当天行者答应不跟踪社氏姐弟时,他的战马可没有答应。

  这匹马黑战马,竟如一名久经训练的干警一般,竟偷偷跟踪了杜哈虎两人,直致找到杜家,这才回到达阿拉镇。

  怪不得天行者日间竟如此爽快地答应社哈虎,是依待了他这匹胜过猎犬的战马。

  战马下得平台后,缓步而行,蹄声得得,有如散步湖宾一般。

  马上的天行者,则更是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

  自过得平台后,竟有一条宽逾八尺的石子大道,填向山谷里通去。

  愈向山谷里去,积雪也愈是薄了,到得后来,迎而吹来的风,也不似先前那般如刀割一般,竟丝丝的有如春风拂面。

  天行者不由暗暗惊异,在这冰天立地的高原上,怎么有过和煦的风?

  晚风吹拂下,战马也愈足精神,竞放开四蹄,疾风般向前奔去。

  这时,天行者远远望去,间见山谷的尽头处,有着一点绿色。

  “莫非这里还有高大的绿色植物生存?”

  原来在这喜马拉雅山一带,由于气候太过寒冷,崇山峻岭之中,甚少有大树存活,全是一片白雪。

  怪异的是,战马奔得近了时,天行者先前望见的那点绿色,果真是一株大树,绿叶婆婆,长得极为繁茂。

  树下,一条小溪,沿着谷底;婉延地向远方伸去。

  小溪里的水流,不是甚多,在大树下时,不冒着热气,但流出不过数丈,便结了一层薄冰,再流得这处,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雪花。

  天行者一路循着谷底行来,怪不得没见到小溪,原来是给积雪铺盖了面貌。

  原来,这山谷进而,竟有着一处温泉。

  这一点,天行者也不感怪异,喜玛拉雅山脉,本是亚欧板块与印度板块,在飘移的过程中,冲撞坚起而形成的。

  在这两大板块的交接地带,本就多火山与温泉,如西藏的羊八井地热电站,便是山界上有名的利比温泉能源的电站。

  只是,这社氏兄妹的家,竟会在这么一处冰天雪地中的美景里,天行者感到有点惊异。

  其实,他昨日见到社氏姐弟,便应当猜别他们家皆是一处不错的地方。

  但天行者亲眼看到,仍是咋舌不已,因为大树后,天行者没走多远,便宛如置身于一处花园之中。

  抬头看看四面的高山,望望那些积雪,再看看脚下的这一片春色,只怕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惊奇的。

  天行者骑着战马,在花间缓缓行走,不多时,便望见远处一绿树被覆中,露出了一点红墙。

  “好一个行宫别墅!”无行者赞道,打策马向那处小红楼奔去。

  刚刚到得小山脚下,小路的尽头,一道石子阶向树林里伸去,石级全是用白色的大理石铺成,阳光照射下,晶亮反光。

  “这姓社的倒会享福!”天行者暗骂道,跳下战马,抬级而上。

  刚刚行得几步,一个声音道:“何方贵客前来访,杜星土不曾迎客,请恕罪!”语音清亮悦耳,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天行者不由一怔,虽是他心中猜得社哈虎是与杜星土有一定的联系,且知此处的主人,当是杜星土。

  但他万万想不到,这个杜星土的人,竟会是一名女子。

  且,听得其声音,当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所发。

  天行者不禁问道:“你就是杜星土吗?”

  对方见天行者如此一问,冷笑一声,不做答词。

  天行者立即省悟:“对方刚才已报过姓名,我竟傻到这样问话,真是笨蛋!”忙接口道:“天狼判军统领,天武之孙,天行者冒昧前来,请……杜……杜……请……”

  天行者一连说了两个“杜”字,就是不知该是怎么称呼,因为他一直以为杜星土该是一位前辈奇人隐士,最起码也该是一位已到中年的男人,却不知现在面前的是个女子,更是从声音里听出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子。

  “该是称杜小姐,还是杜夫人,抑或是直呼其名?”这个念头在他脑中转得几转,以致他说话都结巴起来,干脆略去不说。

  惶急之下,天行者更是说出“请该……”全本意是说谅解,但他生性骄狂,又岂有向人谦虚过,话一出口,立知不该,也便略去。

  天行者脑中的这些想法,杜星土当时明白,淡淡一笑,道:“称我杜星土吧!你就是天武的后人,天行者?果然英武!”

  天行者听得这话,暗想:我虽未见你面,大概你的年纪与我也不过相当,称杜夫人当是怪扭的!……

  此时此地,哪容天行者多想,立即收住思绪,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么?”

  “你猜想中,还有别人?”杜星土问道。

  其实,天行者只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取这么一个名字,大概是临时杜撰的,再者,昨日社哈虎不住说:“阿爸!”想来此处另有男子,故有些一问。

  不意杜星土仅问问他,弄得他倒不知怎么回答,尴尬之极。

  好在天行者心思敏锐,头脑转得甚快,立即道:“哈虎呢?”

  “你认识哈虎?”杜星土听得天行者问话,惊讶地问道。

  此话一问,天行者又后悔不已,昨日本就是为哈虎逃嫌才改到今日来此,如此一问,岂不是是哈虎引自己来的么?

  而已,哈达又岂选得了干系?

  不知怎地,一想到哈达,心中更是后悔,一时不知如何再为他俩开脱,怔在当场。

  杜星土见天行者一时无法回答,立时明白这人是哈虎他个不小心引来的,不由怒声喝道:“哈虎,哈达,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已见哈虎与哈达两人,磨磨蹭蹭地自林子里走出,站在天行者身前,哈虎更胆满面责怪之色!

  天行者见状,歉疚地看着哈虎一笑,再看哈达时,意见她却一片柔情,丝毫没有责任之意,不由心中更感自责,道:“对不起!”

  这可是天行者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对不起”这句话,此时虽是说得生硬,却极是诚恳,哈达对他善意的一笑,似是对杜星土将对她的责罚不以为意似的。

  “两们两个混蛋,现在交由你们自个处理了!”杜星土道。

  天行者一听,心中一急,道:“怎么?杜夫人不肯现身相见么?”

  只听得几声冷笑,天行者便再没听到什么声音,想是杜星土已然离去了,不由大怒,正欲一拳打破碎那小红楼,通她出来,转眼一看哈达,立时忍住了,只是嘿嘿冷笑不已,神情极是愤怒狰狞。

  须知他天行者一向横行天下,连号称地球上最强的男人也曾败在他手下,心高气傲之际,何曾受过这种委屈,此时没有发作,全进看在哈虎与哈达的面上。

  哈达与哈虎也明白这个道理,哈达的眼光中,更是甚多感激之意,哈虎道:“谢谢!谢谢!麻烦你别再给我添乱子了,你就此先回去吧。救命之恩,我必是不忘!”

  天行者冷冷地道:“什么意思,持我揪出这个杜星土,不再让他们欺负你得啦!”说罢举步便走,欲冲进那小红楼。

  杜哈虎立即拦住,道:“别!别!别!我求求你了!”一脸的惶急之色,看得天行者心中一弱,又停住了步子,问道:“你阿爸呢?他怎可容这无礼大于如此横行,欺负你俩?”

  话音刚落,天行者听得红楼内一阵冷笑,正是杜垦土所发,原来她并未离去,画龙点睛躲在屋内看着他们。

  天行者立时喝道:“杜星土,你再不出来,可休怪我天行者行事鲁莽,不客气了!”

  这次,红楼内却没有笑,传出杜星上的声音,道:“你问你阿爸?莫非你认识他阿爸吗?”

  天行者不屑地一笑,对杜星土不作理会,向哈虎道:“带我去见你阿爸!”

  哈虎向天行者伸伸舌头.做个鬼脸,道:“我阿爸不想见你!”

  “岂有这等道理?”天行者怒道,这一日来,他连碰钉子,早就抑不住火气,一拳劈出,拳风鼓荡,阶分左侧斜坡上灵秀的十颗大树立时拔地而起,如道龙卷风般“咯咯喀瞟喷嚏”声中,断去不少树干。

  哈达见状,脸色略微变一变,随办镇定下来,道:“大哥,有话我们慢慢说,别发火好好么?”

  哈达这几句话说得甚是轻柔,天行者听得心神一怔,竟是怒火不浇而天,缓缓道:

  “杜星土,我有话要问你,问过之后,只要你不准为他们兄妹,我天行者担保不向外界吐露半点这里的信息!”

  好一阵子,杜星土道:“若要以武功威胁,你也不必问了,就杀了我们吧!”

  这话一说,天行者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干脆不理,问哈达道:“你阿爸呢?”

  哈达低垂着眼帘,猛地抬起,盯着天行者道:“她就是我阿爸!”

  “什么?”天行者不由一惊,道:“她就是你阿爸?”

  哈虎接口道:“对!她就是我阿爸,别老是以为阿爸非是男人不可!”

  天行者听罢,怔了一会儿,道:“哈虎,你把所有的事情向你阿爸说清楚吧!”

  哈虎一听,立时面最犹豫之色,显是杜星土没有许诺下,他是不敢说的。

  哈达却明白天行者的意思,此时气氛甚是紧张,只得先借哈虎的口,把一切解释过之后,他天行者才可开口说话,但见哈虎犹豫不已,遂转身向红楼内道:“阿爸……”

  杜星土听得哈达的话后;道:“好,你说吧!”

  杜哈达立即所前日午夜,天行者出手相救,以及昨日平台上发生的事,细细地向杜星土说过。

  天行者待得哈达说完,便道:“杜夫人,我天行者是言出必践的之人,暗中让战马跟踪他们姐弟,谁是有事相询,迫不得已!”

  杜星土沉默一阵,道:“好,你说吧!不过,回不回答,则要看你问的是什么?”

  天行者也不理会杜垦土的话,自顾问道:“请示下龙暴的下落!”

  “龙暴?你不是己见过他么?却为何反来问我?”

  这句话说得天行者不由一惊,道:“社夫人,请不要开玩笑,我天行者可是诚意相询!”

  “我也是诚意回答的,你不信么?”

  “好!我先权且相信,那么我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在黄山天都峰顶,你不是同他交过手,争夺统帅之位么?”

  “什么?那是龙狂!”

  “笑话!明明是龙暴,为何说成是龙狂?”

  “那,我可不明白,请杜夫人明言示之。”

  “明言示之?我不是说得很明白么?哪就是龙暴。”

  “杜夫人为何要骗我?”

  “唉!我说真话时,你为什么要说成是骗你,那真是龙暴!”

  天行者想了一下,又问道:“那龙狂呢?他又在哪里?”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回答。”

  “是不知,还是不愿说?”

  静默一会儿,杜星土冷冷地道:“别问了,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

  “那,哈虎口中的龙叔叔又是谁?”天行者又问道。

  杜星土仍是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他不是龙暴,你也不必问。”

  天行者道:“可是有人却跟我说,龙暴就在你这里,而且,在黄山顶上,跟我交手的是龙狂,他根本未曾来过这里,哈虎会使龙家的绝技‘狂龙横空’当世能使这一招式的,只有龙狂也龙暴兄弟两人,那教哈虎这一招式,当是龙狂与龙暴?”

  杜星土听得天行者的话,不予理会,只是冷笑不已,天行者听了倒没觉得什么,却见哈虎己是颤抖不已。

  哈达连忙道:

  “阿爸,哈虎使出这一招,也是情急救命,你就饶过他这次吧!”

  天行者听了,忽地长声狂笑,道:

  “龙家当年自居四大家族之首,龙刃更是英雄盖世,谁知竟留下这等窝囊的子孙,不但自己藏头露尾,竟是连教给了别人,也是害怕得,不敢让他使出,可叹呀!可惜!唉!真是可怜!”

  天行者此话一出,哈虎与哈达一时惊得合不拢嘴巴,哈达目注关切之意,哈虎却是怒目而视。

  杜星土更是愤怒不已,后喝道:

  “住口!你……你……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低毁龙家?”愤怒之际,竟是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天行者正欲开口说话,忽听得屋内一声男人的沉重叹息之声,道:

  “星土,别怪他,他说的也对,我们龙家确实如此,我龙狂死后,更是愧对列祖列宗!”

  “楼内还有他人,我天行者怎会觉察?”天行者惊愕不已,又听得杜星土道:“别说了,狂哥!这不是你的错,都是那该死的龙暴!有遭一日,我……我……”后面的话却再没说下去。

  天行者听得屋内人自称龙狂,忙问道:“阁下便是龙狂么?看来天下奇事越来越多了,龙刃的两个后人,竟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名字!”

  屋内那人道:“天行者,你已见过一次龙狂?”

  天行者道:“岂止见过?他现是己是我手下一员力将!”

  “哦,星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龙暴未死,仍在外面闯荡,并打出我的名号?”

  杜星土以支晤晤地道:“这……这……”

  那人见状态,道:“天行者,何不过来一述?”

  天行者双手一抱拳,道:“先行谢过。”一弹腿已跃入红楼内,眼光一扫,不由错愕不已。

  原来,楼内两人,一是一位不过二十岁左右的绝色女子,另一人则神清渭缩,躺在一轮椅上,光秃秃的,竟是双手双脚已齐根断去。

  天行者一生经历过许多战乱惨都,自己更是亲手杀人不少,但这样一位没手没脚的人,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由暗骂道:“下手之人,也太过狠毒,想杀就杀了吧,为何如此折磨别人?”

  躺在轮椅上那断去手足的人——见天行者惊异的表情,淡淡一笑道:

  “天行者,很是惊异于我的情形么?”

  天行者被问中心事,暗想:此时若是否认,则更是让他起疑,索性点一点头道:

  “我少见多怪,请不要介意!”

  “没什么的!”那人道:“谁见了我这废人,都会是大感凉异的,你见过龙暴么?”

  天行者道:

  “我是见过龙家的后人,他对我自称是龙狂,却不料你们硬说他是龙暴。”

  那人对天行者点了点头,示意他请坐,天行者过坐在那人面前的一能皮沙发上,这时那叫杜星土的绝色女子已递上一杯茶水,对他善意地一笑,却忽地避过残废人的视线,狡黠地向天行者眨了眨眼。

  天行者不由双眼一怔,他完全弄不明白杜星土的意思,见其情形,又不便多问,遂捧起茶杯,缀了一口。

  轮椅上那人却忽地阿杜星土道:

  “你为何一直骗我?”

  “我……”杜星土支晤了一句,缓缓转过身去,不敢正视那人的目光。

  那人又道:“好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和这位天兄相商?”

  杜星土先前虽在哈虎姐弟俩处甚凶,此时竟温顺得像一头绵羊,点了点头,向门外走去,同身掩上房门时,又对天行者既了眨眼。

  天行者此时已明白,想是杜星土曾在这人面前撒谎,说是那个“龙暴”已隐迹于外界,遂此时叫他帮忙,圆圆这个谎,想及那个女子乃哈达的“阿爸”遂默许地投去一眼。

  这时,轮椅上那人道:“你见过龙家的后人?”

  天行者道:“我见过的那人会一些龙家的功夫,并自称是龙狂,兄台不是说自己名字叫龙狂么?这倒让我糊涂起来。”

  “那,他与你交手时,有多大的力量,使了些什么招式?”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好吧!那你先问我?”

  “你到底是龙狂还是龙暴?”

  “龙狂!”

  “龙暴呢?”

  “不知道!”

  “实话?”

  “实话!!”

  “好,我相信你,那人与我交手时,不过三、四级的异化潜能,所用的招式杂乱之极,忽而有龙家的‘龙狂霸拳’,忽而又有我天家的‘天武手幻剑’。”

  “他的招式运用得怎样?”

  “龙家的招式,虽是极似,却没什么威力,我天家的‘天武手幻剑’他不过是仅仅形象而已,内力的使用更是胡扯乱搞!”

  “那,你相不相信他就是龙家的后人?”

  “不相信!”

  “多谢!”龙狂说完,头向后握想是撞中轮椅靠背上的的某个按钮,传输线椅阅自动退出了房间。

  天行者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正感无聊之际,房门打开,探进一个黑黑的脑袋来,正是社哈虎。

  两人相视而笑,社哈虎扔过来一张纸条,立时缩回了头,像怕被别人知道了一样,天行者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几个绢秀的字体,道:

  哈达在平台上等你,一切她会告诉你的。

  天行者把纸条揉成一团,运力一搓,弄成粉末,撒在空中,走出红楼来,只见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撮唇口哨,呼来黑马,一步骑上,朗声道:

  “杜夫人,天某去了!请给在下一个薄面,不要难为哈虎姐弟!”

  天行者听得林子进而,杜星土应了声,便策劝战马,向来路奔去。

  回行之路,马速极快,不过二十几分钟,便已赶到那平台,只见哈达仍是一袭白衫,早就等候在那里,对天行者笑了一笑。

  天行者心中疑团甚多,不作客套,立时问道:

  “你龙叔叔到底是龙狂还是龙暴?”

  “我龙叔叔真是龙狂!”

  “那黄山上的那人便是龙暴了?”

  杜哈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是龙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天行者问道。

  “我阿爸说,若不重要,请我不要问。”

  天行者道:“对不起!我想知道!若有不便的话,我保证一切到我这里为小,决不说给他人听。”

  杜哈达点了点头,道:“好吧!”

  杜哈达会说些什么?

  龙狂,一代强人龙刃的后代,为何会落得被断去双腿双脚?

  龙暴活动在世间上,为何会以其孕生弟弟龙狂的名字出现?

  杜星土又是怎样一个人物?——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