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十七章 拳压刃威

  两败俱伤?

  无限与龙杀的比试,并没有以性命相搏,他们的厉叫只是惊访于对方的招式。

  龙杀的“龙刃”宝刀在无限的咽喉前二寸处停住了,颤动的刀尖,不再抖动。

  同样,无限的重拳亦在攻杀的心脏先停了下来,蓄劲求发。

  “龙刃刀在你手中,现在也可收发自由么?”无限淡淡地问道,收回了拳头。

  “全伏于阁下的仁爱之心,才使在下斗然间领悟刀法之极致,控制了龙刃刀路的进退。”龙杀诚恳地道。

  这下弄得龙霸与蓝雪雨人更是莫名其妙,他们听到尖叫心还以为是双方桥成了重伤见益雪终于忍不住,问道:“无限,伤着没有?”

  力霸亦向龙杀投去厂询问的目光。

  无限与龙杀同时摇了摇头,各向龙霸及蓝雪一笑,再相视一笑。

  “你可以自由进出了,多谢手下留情!”龙杀插刀入鞘,转身离去。

  蓝雪看着龙杀离去的身影,茫然为解地向无限道:“你赢了?”

  无限没有点头,亦没有摇头,蓝雪又道:“我看见他的刀没刺进你的咽喉,你的拳头亦是停在他的胸前呀!这岂不是平手吗?”

  龙霸道:“若碰撞无一拳轰碎了对方的心脏,轰散了龙杀的躯钵,龙杀这一刀还能刺出么?”

  “哦?是你先饶了龙杀一命?”蓝雪道。

  “不!”无限道:“我的拳头仅先他万分之一秒,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决没有可以打得他连刺这一刀的力量都没有。”

  “除非个有三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龙霸道,无限点点头。

  “可依我看,二十六级的异化潜能并不是你的极限,似乎你体内潜藏的力是无边无限,并没有真正地发挥出来。”龙杀道。

  无限点点头,道:“虽然是这样,却不一定就可达到三十级的强度。

  龙霸闻言道:

  “小兄弟,假以时日,你的异化潜能当可超越当世强者定可,成为天武第二,甚至更强的,只是小兄弟并个姓天,不知可否告诉老夫真正的家族姓氏。”

  无限道:

  “我从记事起就是个孤儿,这世间上只怕已没何人知道拔的身世了。”

  说道身世时,无限满足愁怅之色,龙霸忙道:“对不起,惹你伤怀。”

  “没什么!”无限淡淡地道:

  “或许有一天,会有人告知我身世的,而已,人生在世,讲究的是活着意义的对与错,跟身世却是全没关系的。”

  “说的是!”龙霸点头笑道:

  “这世界己是你们年青人的了,只要有着自己的志向,可向自己的理想奋斗,每个人都可为自己在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的。”

  “过奖了!”无限抱手道谢道:

  “我杀赤天只是为了一个人的愿望,而且,赤天的武功深不可测,他手下的能者甚多,我的这个想法进入帝都诛杀赤天前,或许只是空想而已!”

  “不!你与龙杀当是都有杀死赤天的实力与机会!”龙霸大声鼓励无限:“只要你去争取,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

  “无限,你猜赤天是死在你手上,还是死在我手?”山后传来龙杀的声音,阴冷如冰,听得无限打了一个冷颤,似乎是在问:是你死在我手上,还是我死在你手上。

  无限心中又升起了先前的那股宿命之感,而这种感觉又与龙杀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难道,他想致我无限于死地的,当是这龙杀?”无限暗暗了思,不由有点后悔刚刚为何一时手软。

  无限与龙杀的格斗,实在是无限占了上风,龙杀的刀虽已划到无限的咽喉,但无限却完全可以拼受一点伤,先致龙杀与死地的,他这一时的仁慈,果是为他遗下无穷的后祸。

  无限心乱如麻,一时倒忘了龙杀的问话,龙杀亦是骄狂任性,冷冷地讥讽道:“怎么?

  抢得一丝先手,便不屑与我说话么?”

  龙杀一向被称作马托邦组织中的最强者,今日不料受挫于无限,不由气恼之极,此时更是火上浇油。

  蓝雪忙拉了拉无限的衣角,无限猛然惊觉,讪讪地道:“这个……我……我不知道。”

  山后又传来龙杀的吟笑声,道:

  “真的是不知道吗?恐怕是你不愿谦让吧!”

  无限忙解释道:

  “我……我的确不知道!”

  龙杀又是一声冷笑,龙霸连忙道:

  “谁杀死赤天并不重要,我们最重要的是推翻赤家的专制统治!”

  蓝雪接口道;

  “对,我们同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龙霸赞许地看了蓝雪一眼,道:

  “二三五零年的一月一日,正午十二时,赤天将因举行开国大典在帝塔的顶部现身,不过,那时帝都广场上将聚集数千名政府官员,侍卫及土兵,更有不少的司令级以上的再造人,在这等警备森严之下,要闯过黑洞与银河,接近赤天已是难乎其难,而赤天的异化潜能致今仍是一个谜,是取得行动的成功,当是十分渺茫。”

  “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呀!”蓝雪插口道。

  “对,不管成功的机会是如何小,我们都不能放弃,不过,那时除了我们之外,尚有其它的不少于十几个的反政府组织将会发动攻击,配合我们的行动。只是可惜我们现在联络不上他们了。”

  “所以,我们只能把目标个部放在行刺赤天这一点上,全部的成员届时将不得顾及他事,全力以各种武器配合花杀与无限两人,让他们尽快接触到赤天,进行强攻,也许,这是唯一的行刺赤天的办法!”

  龙霸此时虽说得激昂,神情却是极其黯淡,此次行动的成功机会太过微弱,而且,不论成功与否,等待他们的将只有一条路——死。

  “今次行动生还的机会,几乎是零,不,生还的机会经对是零,我想,我们当中,当是不会有儒夫退出吧!”

  此时,龙霸手下的十几名乌托邦成员己个聚于他身后,见此一问,全都异口同声道:

  “怕死的就不会参加乌托邦反政府组织!”

  龙霸道:“对,我们怕的是赤家的专制帝国统治,怕的是没有自由的生活。”

  “我们为争取自由而战!为生存而战!”

  夜。

  明月如水,照得星星全都隐藏了身影,小岛的山峰上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之声。

  “雪,你为什么闷闷不乐似的?”

  “我问你,为什么早上欲不辞而别?”蓝雪翘起小嘴,气鼓鼓的问道。

  “我……”无限似乎无话可说,结巴着且没有说下去。

  “铁勇已死了……为何……为何你也要抛我而去?”蓝雪幽幽地问道,话音中含着无限伤心与失望。

  “雪……”无限轻轻地道,他的心中亦是一阵绞痛,说实话,他真的不忍心离蓝雪而去,但为了铁勇,他又不得不那么做,他一定要救回铁勇,医好铁勇,再把他送到蓝雪的面前,但,此时,他又不知该如何向蓝雪解释,只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默视夜空无声。

  蓝雪也跟着叹了口气,道:

  “再过两天;我也要死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无限问道,满怀关切之情。

  “唉!”蓝雪以一声叹息做答。

  “不如你……”好半晌,无限揣测着道:

  “不如你留在这里,不要去送死……”

  “什么意思?”蓝雪气鼓鼓地问道:

  “你以为我是贪生怕死之辈么?”

  “不!不!不!”

  无限见蓝雪已生气,忙连声解释:

  “我……我只是……”

  见无限说得艰难,胀得脸红脖子粗的,蓝雪噗哧一笑,柔声道:“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一阵沉默之后,又听到蓝雪幽幽地,似中鼓起巨人的勇气道:

  “无限,我们都不怕死,只要是死得其所,有时死也是一种光荣,是一种精神的升华,对吗?”

  这一想法在无限的脑中可从没出现过,他之所以冒死刺杀赤天,完全是为了他尊敬的天狼,是为天狼报仇。

  是以,在无限的脑海里,刺杀赤天已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不须有承诺的诺言。

  此时,他听到蓝雪的话,倒不知该是怎么回答,嚅嚅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蓝雪便又道:

  “为了消灭赤家的暴政,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只是……”

  她望着治无边际的夜空怔怔出神,说道:

  “只是……”便又顿住了话头。

  无限不出疑惑地问道:“只是什么呀?雪儿!”

  “我……”蓝雪见问,回股目的地了无限一眼,俏脸通红,道:

  “我只是怕再过两天,便再也见不到你,黄泉路上,更是找不到你做伴。”

  “别说笑话了,雪儿,我们都不会死的。”

  “不,我知道这次行动异常危险,你也不用安慰我啦!只愿死的能和你呆在一块,但,这却不成,你的任务是专门对付赤天,当是一动手便冲上帝塔,而我们却不同。”

  蓝雪说得极是动情,认真,无限甚为感动,一种莫名的冲动,在体内升腾,终是禁不住,轻轻地搂住蓝雪,呐呐道:

  “雪……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因为‘它’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我只知好快活,好幸福,你对我真好,自我出身以来,就未曾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今生今世,只要是为了你快乐,为了你的幸福,我无限会排尽所有去争取的,就算让我付出全部的生命,我也愿意。”

  “别说了!”蓝雪勾住无限的脖子,道:“时间已对我太珍贵了,现在我要的不是什么海警山盟,而是心心相印!”

  “你……”无限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地抱住蓝雪的纤腰,深深地吻了下去。

  明亮的月光下,二人吻得如狂如痴,在他们的意念中,世界已不复存在,只剩下的是对光火热的唇,柔滑的舌和那沉重的呼吸……

  天边飘过一株云,为明亮的月色添了一丝丝的朦胧,更让寒风中的那条峭立的人影显得孤单,清寂。

  云彩飘过,月色分外的皎洁,宛如水洗过一般,照得大地更是明亮,远处海涛阵阵,顺风和鸣。

  无限与蓝雪已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却不知远处那条清冷的人影已开始颤抖。

  这人便是龙杀,二人的吻,全给他看得一清二楚,虽是心中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对这样的情景,最后的方式当是避开。

  但,无论他心中向自己提醒了多少遍,可双脚犹如何在地上一股,沉重得提不起,挪不动,犹如他此时苦涩的心。

  他龙杀也不知道,为何明知无限与蓝雪上了这座山峰,自己意还要跟来干嘛?难过我龙杀也如凡夫俗子一般,为女人而伤心么?

  “不!”龙杀在心底卫为自己纳喊,但,一股无法解释,无以言明的混乱感觉,仍是在他的体内孕育、成长……

  是嫉妒?是羡慕?还是……

  他自己从来就未曾有过的感觉?

  龙杀的心难以平静,此刻,平静的夜空似乎也全凉到了龙杀的心境,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变化微妙的让人于不知不觉中,已感到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在遍压着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龙杀暗暗寻思,连忙除自于石后。

  “踏——踏——踏”

  他听到一串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移动速度之快,令他难以想像,难道这小岛上还住着一位一向不为人所知的得道高人?

  龙杀思绪未落,已然看到一条高大的人影,来人身躯之伟岸,足足地生常人高出几个头,一袭腥红的斗篷,迎风展动“烈烈”作响。

  “铁勇!?”龙杀几乎惊叫出声。

  与此同时,蓝雪与无限同时惊呼“铁勇?!”其惊诧程度,绝对不逊于龙杀,尤其是无限,令龙杀不敢相信的是,无限的语音竟在颤抖,害怕,恐怕和颤抖。

  铁勇是龙杀的战友,其熟悉程度,几乎可以说连对方的嘴唇下长了几根胡须都知道,但此时龙杀着铁勇,完全是一种莫名的陌生感,他不敢想像,一个月不见,铁勇竟然已长得如此的高大,健壮。

  其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力量,及那种靠力量透发出来的杀机。

  “莫非来人不是铁勇?”龙杀暗想。

  但,从其面容上看,虽是木无表情,却分明就是铁勇。

  不错,来人正是铁勇,待和无限和蓝雪惊呼时,铁勇己如鬼魁般无声无息地立在他们中间,钢铁般的肌肉,石雕般的面容,衬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怒视着无限。

  “铁……铁勇?!”

  无限又结巴着叫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到铁勇会在这等场合下出现,一时感到极端的尴尬,而已,已成傀里人的铁勇似乎有了思想,正澎湃着怒火,恨不得要吞噬他无限一样,忍不住倒退两步。

  蓝雪没有注意到无限的神情,欢愉地叫道:

  “铁勇!你回来啦!”

  对蓝雪的问候铁勇丝毫不理,带着金属般冷漠的眼神,只直盯视着无限,蓝雪亦感到了铁勇的变化,柔声问道:

  “你怎么啦?铁勇!”

  言词间丝毫没为铁勇的不理她而生气。

  无限只得出方提醒蓝雪,道:

  “雪,他已变了,成了黑洞的傀儡,早就没有思想意识啦,又哪里能听到你说话!”

  “不!不可能!”

  蓝雪不相信地道:

  “他仅仅此失踪了,决没有被黑洞掳去,更没有变。”

  “唉!雪儿!”

  无限挽住蓝雪的香肩,把她拉到自己身后,以防有什么不测。

  这时,铁勇冷冷地道:“无限……一个我所喜欢的人,你为什么要夺去?”

  铁勇问得极是严厉,亦极为冷漠,无限己知真相,倒没觉得什么,蓝雪则是大吃一惊,道:

  “你……你变了?”

  “哼!”铁勇冷哼一声,怨毒地看了蓝雪一眼,眼神中全是委屈,全是悲伤与无奈,看得蓝雪心灵一怔,喃喃道:“铁勇,你怎么啦?我……我……”

  正在蓝雪不知如何说下去时,铁勇以冷笑打断了她,笑声阴寒,宛如从地底下发出一般,听得龙杀只感心寒胆怯。

  “这铁勇的功力竞增长到如此地步!”龙杀暗想:“这里反正不关我的事,还是先行离去,免得惹火上身。”

  龙杀刚欲离去,忽地一阵狂笑,声震天地,吓得他一跳,转身看去,铁勇己把冷笑变成狂笑,面目狰狞地看着蓝雪,犹如饿克猛兽一般,正盯着它的猎物。

  铁勇的笑声,早就惊动了乌托邦的军人只听得一串急柔的脚步声,已有五六人循着笑声跑了上来,并惊喜地叫道:“是铁勇!”

  “铁勇!你回来了!”

  岂料铁勇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又把眼光投向了蓝雪。

  重见昔日的战友,昔日共同生死的伙伴,铁勇的面孔上仍是一片木然,没有流露出分毫的喜悦之色,反而冷酷更甚于前。

  令人心寒的有如金属的感觉,弄得这五六个马托邦军人心中一怔,但他们仍是喜悦之情洋溢,关切地道:

  “铁勇,你回来了就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你已牺牲了呀!”

  同俊的关怀之词并没有个铁勇有所感觉,他把目光投向深道的夜空,对周遭,以是视而不见。

  这使得这五六个人顿感不知所措,正欲找几句话耽耽,岂料,铁勇攀然发出一声恐怖的怒嚎:“滚开!”

  带着无限杀机的嚎叫,震得这五六人心魂一荡,还在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时,铁勇已双臂一振,爆发出强达二十六级的异化潜能,产生可相的黑色脉冲气劲,把这些马托邦军人震得个个肢高破碎,洒下满天闪血雨肉泥!

  这一着变化出于所有人的意料,无限想要出手阻止,已是不及了。

  眼见同伴死去,蓝雪不禁厉声喝道:“铁勇,你干什么呀!”

  “嘎……”铁勇一阵怪笑:“干什么?问问你自己吧!”

  “我……我怎么啦?”蓝雪被铁勇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她没有想到铁勇的杀意是源于对无限的嫉妒之心。

  原来,铁勇变成再造人之前,生生不忘的是蓝雪,在他的头脑中仍死死地留着蓝雪的影子,仍牢牢地留着对蓝雪的爱,以致黑洞对他无论使出什么办法,也无法驱去他的这一意志。

  虽成再造人的铁勇,已失去了所有的思想之余,仍是记忆挂着他深爱的蓝雪,岂料骤见蓝雪之时,竟是看到令他不能容忍的画面,岂有不激起他杀意的。

  铁勇此时所有的怒火都泄向无限,道:“无限,亏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朋友,你竟无耻到趁人之危,夺人所爱,今天,你就死吧!”

  话音刚落,再次一招“黑色脉冲震动”爆发出强大的“震波”直扫向无限,震动力之强大,竟使地面也随着波形一起一伏地震动,直欺向无限。

  无限见状,不敢怠慢,左跨一步,拦在蓝雪的身前,双拳一砸,以“天武护体术”爆发出的雷光球,护住蓝雪与自己。

  只听得一连串的“轰轰”巨响,两股强大的气劲撞击,发出可怕的爆炸力量,顿时把山被夷为平地,巨大的石块有如纸屑一般,早给卷上了天空,随风起舞。

  龙杀藏身之处的大石重逾数十万吨,饶是如此,仍给强烈的旋风只括到左摇右晃,大有卷上半空的趋势,忙出手压住石块,直到使出十八级的异化潜能,才稳住了这块大石,惊得他额上冷汗直冒。

  场中的无限,血对带着无尽威力,势欲毁之一切的“黑色”攻击,虽是拼尽了全力来保护自己与蓝雪,仍感应付得异常艰难吃力,“天武护体术”爆发出的雷球,先前还能打出一丈开外,撞向铁勇的脉冲罡劲爆炸,后来己只能进出一尺左右即炸裂,震得他与蓝雪两人耳鼓作鸣。

  他们己给铁勇爆发出的劲力挤压得动弹不了,呼吸艰难这际,无限暗暗心焦,额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滚下。

  他已是在拼命护住了,这使得铁勇的劲力再难以推进半分,双方处于僵持之态。

  但,谁也不敢放松,只有稍有懈怠之处,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劲力,一定会趁虚而入,击败自己。

  山石灰尘在一层层地话去,宛如掀一叠纸一般,一层层地减薄,最后,他们立脚的高处己深深下陷,形成一个大坑。

  貊地,铁勇一声怒吼,动力一收,向后快速翻弹而出,无限所发出的霞光球猛地失去了阻击之力,立时便如脱弦之箭,四处飞射,无限更感发力过猛,浑身犹如要涨裂一般,疼痛异常。

  更不可思议的是,铁勇竟在后翻之际,一挫身形,凌空借力倒射,自霞光球的缝隙间欺身直进,待得无限惊觉,铁勇已如天神一般站在他的面前,距离之近,让无限的鼻尖己须在铁勇的胸前。

  这一招变化颇出无限的意料,他实在想不到铁勇身法之快,竟可自霞光球间穿行,一时惊骇,不敢发力震开铁勇,呆在原地,仰视着铁勇。

  铁勇和面身躯已比一个月前增长了数尺,无限站在他面前,他如十岁的小孩面对着大人一般,给无限一种巨大的,无形的遍压之感。

  双目赤红的铁勇,怒射无限,戾气和杀气也在急剧提升,凄厉如狼啸般喝道:

  “无限……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夺去我的雪,今日,你他妈的给我去死吧!”一拳砸下,挥起二十五级异化潜能的黑色歼灭力量,直压向无限的头顶。

  铁勇狂力一轰,无限于慌乱之际,横臂一挡,便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五腑内鹏已经给震伤,倒地挣扎半天,就是挣不起来。

  蓝雪惊叫一声,扑向倒地的无限,只觉黑影一晃,已撞在一个巨大的物体上,弹得倒飞仆地,抬头一看,正是身躯硕大的铁勇拦住了她的去路。

  心系于无限安危的蓝雪,顾不得自己是否受伤,立即爬起,欲从铁勇的身边绕过。但以她的功力身法,又岂是穿得过铁勇的阻拦,只听得铁勇冷笑连连,无论她扑向哪个方向,铁勇都等待在那里。

  蓝雪不禁怒问道:“铁勇,你疯了吗?”

  “我疯了吗?”

  铁勇喃喃自语,看着蓝雪焦急忙之态,心中一软,正欲闪身让过蓝雪,却是无活控制住自己的嫉妒之心。

  铁勇并没有疯,在他麻木的脑海中,仍残存着一点点往日的模糊景象。

  他更自成黑洞的再造人之后,几经改造已不复是往日的他了,但他还有仅余的“自我”

  思绪,还残留着对蓝雪的爱,残留着对无限夺爱之限,恨得他牙骨痒痒,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此时此刻,铁勇的脑海中浮现的只是那些与蓝雪一同走过的日子,披星戴月,同生共死的日子。

  “唉!”铁勇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那时虽是苦寒危险,但那时该是多么地幸福,快乐啊!”

  人性中最墓本的爱情感觉,在那时就已在铁勇的心中牢牢地扎下了根……

  还有,十几天前他向蓝雪最后表白的情景又浮上了他的脑际,但现在,蓝雪己是心系他人了……

  铁勇的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痛苦感,他有点后悔:

  “要是那时就真的死去了,该有多好?起码能在蓝雪的心中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此时,铁勇的脑海中,党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想死的感觉。

  身体意识的改变,为何不能从人脑中抹去爱的痕迹?要是黑洞能抹去他对蓝雪的爱之深意该有多好啊?

  可是……

  正在铁勇思绪连篇之时,突感一阵尖锐的刀锋破空之声,在切向他的小腹。

  人在极端痛苦之余,全产生求死的想法,但,当死亡真的问他走近时,他又会不自觉地去挣扎,去逃避,去反抗死亡。一如此时的铁勇,想死却不愿死!

  一种本能的反应下,铁勇抬手一挡,“锋”的一声撞击金属之响,他知道,这一刀是蓝雪射出的,心中不由更感痛苦,茫无意识之中,一掌推出,竟用了二级异化潜能力量,正中蓝雪前胸。

  蓝雪虽深请武功玄理,但力量有限,顿给击得如出膛的炮弹,撒下一溜鲜血,飞得无影无踪。

  “雪……”铁勇一掌出手,己然悔悟,尖叫连连,它向蓝雪消失的方向追去,“不!

  不!不!你是我唯一的所有,我不是真心打你的。”

  “砰”的一声,铁勇刚刚追出几步,后背已给重重端中,“噗”的一声,向前飞跌出去。

  “禽兽一样的东西,还惺惺作态。”说话的正是龙杀,他隐身石后,眼看蓝雪怕急之中用飞刀刺射铁男时,已知不妙,虽全速抢出,已是迟了,只得看着蓝雪如纸一般,在开风暴雨中,消失在漆黑的夜空。

  所有的痛恨,龙杀此时悉数向铁勇泄出,铁勇刚刚站起,他又惴一脚,踢得铁男再次飞出,重重地砸在坚硬的山石上。

  铁勇再次吃了大亏,这次学乖了,伏在地上,并不立即爬起,向左滚出九尺,一个弹跳,自以为这次不用再吃苦头了,谁料,还未站稳身形之际,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前胸中拳,这次却比上两次来得更快,更急,也更重,打得他五内一阵翻腾“哇”的一声。吐出一门鲜血,几自制止不住,不断咳嗽之间,又连吐几大口鲜血。

  这次出手的不是龙杀,铁勇本也算计不错,以极快身法侧滚,弹跃当是避升了龙杀的后续杀着,但他没有考虑到还有一个无限。

  无限躺在地上,眼见自己心爱的人被击飞,生死不明,那种目齿欲裂的感觉,锥心的痛,使得他“蹭”的一下,不顾伤痛,高高跃起,一拳击向铁勇,天武酷杀拳威力瞬间达二十九级的异化潜能。

  铁勇再造人的躯体果然比金钢石还硬,受此重击,居然还能站起,而无限已如疯了一般,再次跟进,双拳急抡,比风车还快,在铁勇的身前,幻起如山的拳影。

  此时的无限,全进一副拼命的架式,只改不守。

  在无限的这等狂攻滥打下,铁勇全处下风,四处闪避,好几次差点让无限砸中了头颅。

  但,铁勇与无限之间的异化潜能之深厚本在伯仲之间,此时的无限只靠心头积郁的一股激愤,占得上风,数百招一过,铁勇已恢复了先前的那种无欲无念,立时抢攻,黑色脉冲劲力配合黑色歼灭,亦是招式凌厉,与无限斗了个旗鼓相当。

  铁勇的黑色脉冲劲力,是以本身的异化力量用脉冲波的形式发出,力量突强突弱,如海浪一般,一涛盖过一海,波幅之大,震动之强烈,让大地为之颤抖,产生地震海啸,海岛上的那些低矮的山峰,全给震得瘫了下去,陷入大海之中。

  海水汹涌卷上,龙霸急忙召集未死的军人驾驶战车离去,以免徒增死伤,龙杀则飘于海涛之上,去四下搜寻蓝雪去了。

  激战中的无限,已陷入了疯狂的忘我之态,周身发生之事全然不觉,此时,他的脑悔中除了把所有的力量使出,悉数轰向铁勇外,什么都顾不及了。

  在这种状态下,他潜伏体内的异化力量在不断的增长,已由二十九级力量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增进到了三十三级,看得海浪峰上的龙杀不禁心惊肉跳,暗想与无限那一战时,若真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怕自己早就停止了呼吸,葬身于地下了。

  无限力量的增长,他自己倒没觉得什么,只是一味的出招,杀!而铁勇此时,已渐感困难了,他自被黑洞利用先进的科技,再配以药物改造后,极限力量亦只有三十级左右,且须得在垂死挣扎之际,于无意识间才可爆发到这等程度。

  铁勇以三十级的异化潜能与无限纠缠,本极是吃力,要不是无限陷入一种昏迷的无意识状态,每一招,每一式的使出,都是散乱无张,让他有隙可乘,游走于拳影之间,否则,只怕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

  且说龙杀,展开异力力量,飘行于海浪之上,直行出八里开外,方才发现蓝雪飘游于海上,只是已死去多时,双脚一软,浑身劲为登时泄去,飘飘忽忽,向海底沉去,迷迷糊糊中,似被一吻体托住,接着,一阵强光照射下,便失去了知觉。

  海岛上的无限,久战之下,体力终是不及已成傀儡再造人的铁勇,他根本不能支持这等超强度的消耗,击出的拳劲,渐渐变弱,只余三十级的异化潜能。

  无限一衰,铁勇登时精神一振,不再避让,黑色歼灭劲把爆发,连连与无限硬扩,双服力量相撞,声波强悍之极,有传出数百里开外,与海啸怒涛之声相应,宏传阔大。

  二人气劲在空气间摩擦,更是激起一溜溜的火药,耀人眼目,此时,无限这才省悟,大骂道:

  “铁勇,你这恶贼害死了雪儿,我……我今日与你拼了。”

  话虽这么说,可铁勇也不是省油的灯,刚刚无限在将力量提升到三十二级的时候,他都勉力挺了过来,此时又更是何惧于无限,怒吼连连之际,也将因蓝雪死去,心头积郁的怨愤倾尽而出,招招抢攻。

  猛地,无限瞅空枪上,身子横空射出,直踢铁勇面门,“啪啪啪……”一边串在短短的一秒钟内,踢出六十三脚。脚脚都是实招,蕴含着二十八级的异化潜能,罡气四溢,破空“呼呼”有声。

  铁勇见无限势猛,连连退避之际,双掌合什,脉冲劲力直拦无限腿招,恰到好处地以每一波的波峰来硬拼无限踢出的脚,六十三被对六十三脚,溅出炫目的光华。

  可这时无限,竟在腿招势尽之际,借铁勇爆发的反弹之力,凌空一个翻身,直直立起,如箭般向天空射去,瞬息间,在漆黑的夜空间已消失了身影。

  铁勇茫然地看着无限消失,呆立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海岛上除了海浪击岸之声外,再无劲力爆炸的“轰轰”之声,岛上也再没有一个人,陷入一片死寂。

  铁勇再次把目光投向蓝雪消失的方向,眼角党滚出了一滴晶莹的泪花。

  自他成为再造人之后,思想感情己全遭封锁,虽心存在蓝雪深爱之心,亦是源于所爱被夺的激愤,怨毒,哪料到,在他的脑海中也还残留着一点怜悯之心,一丝忧伤之愿。

  但,这一切无限却无法看到,否则以他的慈善之心,一定会趁机救助铁勇,让他保护心头这一丝末氓灭的良知去对抗药物的改造,唤回了一个迷失了的人。

  而无限此时更是借助高空下落的强硬冲力,发拳下击,速度之快,犹如一荣光射过一般,直轰向铁勇。

  铁勇只道无限已离去,哪料到这一招,临危之际,将全旯功力集于双臂,上扬,挡住无限的铁拳。

  “隆——”的一声巨震,铁勇顿时如一颗钉子般,给深深地钉入了坚硬的岩石之中,连头脸都看不见。

  无限的脚下已成一个圆形深洞,他这一拳足足把铁勇钉进三十二丈之深,洞内更是冒出丝丝的热气,想是铁勇与岩石摩擦所产生的热量。

  “哼!哼!哼!”无限连连冷哼:

  “铁勇,你这个忘情寡义的东西,让地心的洪热融化你,使你永世不得超生!”

  这时,海岛陷入一片平静,但这平静却仅仅维持了几十秒钟,无限就感到脚下晃动不止,整个海岛上就如浪海中的一叶扁舟一般,起伏抖动,并一块块地裂开来。

  无限暗感诧异,莫非铁勇受这一击还未致死?就算未死,当也伤重得再也爆发不出这等强劲的力量啊!

  稍特片刻,海岛便停止了晃动,无限暗叹。原来刚才是铁勇临死之际的挣扎,这厮受我那一拳,临死之时还能挣出这样大的劲力,致使海岛晃动,当真不死……咦?

  无限思绪未断,突发惊叹之声,原来他见铁男钉入地下时留下的洞内冒出丝丝的热气,已渐渐变浓,雾气蒸腾得如烧开了一大锅沸水后,还在猛火狂烧,让蒸汽从一个手指头大的孔内泄出一般,冲起老高,老高。

  无限不由暗叫不好,寻思道:“莫非铁勇那厮已穿透了地壳,形成了人工造成的一个活火山口!

  思念致此,无限便欲离开小岛,趁快乐逃离这海岛,免吃火山亏。

  但他还未移动脚步,黑乎乎的洞内爆起一阵炸响,接着从洞中喷出一样怪东西,直射向半空,展开,竟是面孔木然的铁勇。

  无限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讶异之情溢于言表,呆立不动,犹如欣赏一件美不胜收的精美之物,忘物忘我。

  “无限,我今天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亿段!!”空中的铁勇一声厉啸,正欲撞向呆立的无限。

  正在此际,一道电光划过夜空,伴随着轻轻的“喀峻”电火花之声。

  铁勇见得这道电光,呆了一呆,宛如偷出玩水孩子,猛地发现了带着竹鞭凶的赶来的父亲一般。

  “这是怎么啦?”惊魂未定的无限,不明所以:“难道黑洞他……”

  不错,这道电光正是黑洞以波的形式发出的命令:

  “铁勇,你在于什么,嘿嘿嘿,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了,尽快完成任务,给我滚回来!”

  刚刚还暴跳如雷,如同疯狂一般的铁勇。此时温驯得像一头绵羊般,低下头,尊敬地道:

  “尊敬,黑洞大人!”

  无限听了这句话,更是证明了自己的判断,仰着大吼道:“黑洞!你给我滚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铁勇来杀死阿雪!”声音凄厉。

  但,他就算嗓音再是强劲,亦不过徒劳和浪而鸣,最后全都遁形于深辽的夜空。

  一切全都归于平静。

  傀儡始终都是傀儡,如木头菩萨永远不能变活一样,铁勇在瞬间已回复了平静……什么嫉妒?什么感怕!?什么仇恨!?在他的脑海里已统统都不存在了,随手一扬,一道黄光掠过,射向无限,劲道之巧,刚好塞入无限的手掌中。

  无限举起一看,竟是一线激光光碟,正欲回掷给铁勇,贯注真力,以光碟割下他的头颅,却又忍住了,“唉,他……他也是受人指使,身不由己啊!”

  无限一跺脚,仰不住悲痛,转身便向大海中冲去,踏波点浪,瞬息之间便只剩下一点黑影。

  有后传来铁勇的,那带着金属撞击之音的刺耳嗓音,一字一顿,犹如背书般地道:“无限,我是来传达黑洞大人的口令,这一张光碟乃是进入帝都参加大典的特别通行证,那天,你便可以赤家的身份,进入广场,并与你的同伴一道登上帝塔。”

  “哼!”无限冷笑道:

  “他妈的什么开国大典,我连雪儿都没有了,还去参加什么?去杀什么赤天,这一切全是黑洞这个恶贼造成的,我要杀的是你!”

  海面已渐趋乎静,经过铁勇与无限的那番剧斗,掀得海浪冲天,不少的鱼儿都给损上岸边给摔死了,海面上到处都是白莹莹的一片。

  无限整整搜寻了几个时辰,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海域全都踏遍,却哪里有蓝雪的影子?

  带着愁怅与伤心,无限于黎明时分,离开了这片水域,就近向澳洲大陆行去。

  蓝雪到底哪去了?

  她死没死?

  龙杀呢?

  无限会不会去参加开国大典,刺杀赤天以偿对天狼的心愿?

  黑洞与赤天两大强者的对话,谁强谁弱?谁才是未来世界的真正主宰?——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