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灭世九绝》->正文
第十九章 虎啸冰穴

  无限一路行去,暗暗称奇于这块浮冰的庞大,以他的速度,只消十来分钟,当可赴出几百里开外,看情形,现在他还未到达这块浮动冰山的中央!

  约摸赶了半个小时的路,无限来到一座巨大的冰山卜,按他先前听到的声有猜测,这什么基地,当是在这冰山一块,可他绕过水整整收寻了十来遍,不但求见一个人影,未见一间房子,连一个洞口都没找到。

  “莫非我判断错了?”无限暗暗猜疑自己;“可是我的判断一向都是极准的,从没出过错呀!”虽是这么想着,可事实上,这是除了冰心,就是冰块。

  无限失望之下,正欲转身离去,忽听到连串“蝈蝈”的怪叫.接着又是一长声的熊吼之声,大感惊奇,立即循声远了过去。

  无地转过一个山崖,才弄明白原来是一只躯干庞大的白熊在捕杀一群企鹅。

  “企鹅,原来这里是南极这鬼地方,怪不得这么冷,这么多冰!”

  无限脑海中想着,同时己一步窜出,瞅准那只大白熊的后脚,回转一扔,撞间那冰山,“砰”的一声,血肉飞溅之下,那只北极熊已没了头颅,雪白的毛皮上,洒满了占点鲜红的血,这丝丝前着热气。

  无限见到那热热的协,立即抢上,就嘴巴吸吮了起来,虽是腥味极浓,但总比吃冷冰冰的活鱼要好得多。

  无限喝饱了熊血,伸手在那雪白的皮毛上擦去手上的血迹,感到那皮毛温热探和,暗想:要是用这皮毛给雪儿做一件大衣,她穿起来一定好看!正欲撕下熊皮带走,忽地想到蓝雪一会,一阵伤心,一脚把死熊踢出老远。

  他痛苦地闭上服,喃喃地道:

  “雪儿,待我了却刺杀未天这桩心愿后,就来陪你。”

  无限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好让头脑清醒一点,转身止欲离去,却发现那群企鹅犹自站在他身后,排成一排,并未逃走。

  “去!去!去!还不快逃命,等一下又来了一只熊或什么的别的猛兽,可逃不及了。”

  无限挥手驱赶那群企鹅,可那群企鹅就是不前走开。

  “奇怪!难道它们要跟我无限一块去刺杀赤天不成!”无限暗感好奇,便道:“你们莫非也跟赤天有仇,要与我一块去跟他为难?”

  话刚出口,无限便觉个妥,“这些禽兽又哪里有什么思想,想来这附近还有什么猛兽,它们不敢离去罢了。”

  无限刚想到此,便听到一串虎吼,正从冰山的一条山谷里传出,声音之宠大,异于寻常的老虎。

  在这南极的极冷土地上出现白熊,本已让无限极感奇怪了,须知最耐寒的北极熊犹自只敢在北极,对南极这冰冷世界,畏足不前,在南极这块土地上,一直以来,除了些冰山外,孰只有这企鹅。不料,无限今日碰见一只白熊,此时更是听到了虎吼,而且,听声音似是不止一只。

  “果然这里住得有人!”无限忙循着虎吼之声,向山谷里走去,约模行了两三里光景,便到了谷地尽头。

  可谷地的尽头到处都是坚冰,又哪有什么房屋,洞穴?这条谷地,刚刚无限也未过,便没扫寻到什么痕迹,此时再家,亦是没有任何发现。

  刚刚喝饱了熊血,经此一番折腾,禁不住打了个饱隔,一阵腿膻的气味脱口而口,冲得他连忙捂住了鼻孔。

  就在此时,一声虎吼,震得山谷共鸣,吓得无限跳起老高,分明就是从他对面不过三丈远的冰避里传出。

  “怪事!怎么会从这冰山里面传出虎吼之声,而且并没有山洞啊!”

  无限思索之际,凝神静气,极目望去,除了几个杂乱无章的,粗如拇指的小孔之外,冰壁上一片平滑,什么痕迹都没有。

  “咦!这几个小孔。我刚刚怎么没发现?”

  走近细看,意见石壁上倒是有极多的这类的小孔,只是隐蔽得极端巧妙,抢眼看去,很难发觉罢了。

  无限从石壁上抓下一大块坚冰,用手掌削成细条,向小孔中插去,可每个小孔都从中间拐了弯似的,插不到尽头。

  无限刚欲抽出冰冷条做罢,又听得一声虎吼,此时,他坚信这冰壁之后,一定隐藏着个洞,这些小孔,大概就是通气孔。

  他聚力于掌,挥掌推去。只听得“喀喇”一阵异响,冰避向内凹下数民,并掉下大块大块的碎冰,却没有出现什么洞口。

  “奇怪!这冰壁好像有弹性,柔韧性似的,莫非归中有钢铁。”

  无限思念及此,运力一拳,重重表去,“轰隆”一声巨响冰屑纷飞之际,黑黝黝的,果见一个洞口。

  他猜想得不错,这洞口大得超乎想像,径围恐怕有百来米,以一块厚达五尺的钢门封住,住在这里的人,再在门上浇上水,在这寒冰的气候了,立即冻成坚冰,是以外界很难发现。

  无限穿过钢门的破洞,缓步向洞内走去,把一身劲力全部提到极点,以防不测,刚刚迈出两步,又听到一声虎吼,这次听来,比先前两次当是响亮得多。

  无限再行得九步,却见洞里又分成三个洞口,他正不知往哪个洞口走时,又听得虎吼连连,便循进最左侧的哪个洞口,行得若十来步,见得各市地多巨大的铁笼子,里面竟全养了老虎,左侧还有一剥皮机,掉了许多虎皮,想来这些老虎全是养来供食用的了。

  无限刚一现身,那些老虎都疯狂地吼了起来,大有冲破铁笼,扑噬无限的之势。

  “哼!想吃我么?若早几个时辰,我自是会遂了你的心愿,只是现在大爷已不想死啦!

  不对,只是没到想死的时候,大爷还有要事去做,不陪你们啦!”

  无限一心想让自己快乐起来,好死后见到蓝雪时不愁眉苦脸的,前一段时间与蓝雪说说笑笑的,这一两天来,却没有人和他说一句话,是以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变得读者面前,他都笑话连连,像真上跟人说话一般。

  他摇了摇头,暗暗感叹自己变化之大,眼光扫住,除了这些铁笼与老虎之外,并没见到别的任务东西,正欲离去,到另外两个洞内去看看。

  无限刚刚转身跨出两步,突地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请……”

  话音极低,极弱,若夹在这些猛虎的狂吼声中,若不是无限耳力极锐,换成别人,当然丝毫听不到。

  无限猛听得人说话,就是早就知道这进而住着人,心里已做准备,但在这等场合,以这等虚弱的声音发出,他仍是吓了一大跳,而且他刚刚并没有看到人呀!

  无限转过身来,又没有看到人影,正欲问那人在哪里,又听得一声重重的,长长的呻吟,令他毛骨悚然。

  “你是谁?在什么地方说话?我怎么看不见你!”无限一连问了三句却换来的仍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声。

  不过,这次无限地听到了呻吟之声正是从剥皮机下发出的。

  “吓!莫非这人让虽人剥了皮?”一想到把人活生生剥皮,无限心生寒意,但他生来大胆仍是一步步地向那剥皮机走去。

  打开机包,无限不敢相信他,果灰看见一浑身赤裸,血脉凸现的人,从形貌上断定当是男人,根根肌肉凸现,倒极是健壮,便却给人把一张外皮悉数剥下,鲜血淋淋,狰狞骇人致极。

  无限一见之下立即把伸出的,欲抱扶那人的双手缩了回来,怔怔地,一连声道:

  “你……你……”就是说不下去。

  那人见得无限神态,一声苦笑,只是脸上没有皮肤,肌肉扭曲,神情更是骇人,幸而无限从其笑声中,听出他并没有敌意,笑声虚弱,充满无依与无助,理多的还是无奈,归真比哭还要难听力分。

  “你……你这……这是……”无限结巴着问道:“是谁下的手?如此毒辣!”

  那人摇了摇头,摇得极是缓慢,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你……认……认不识天……天行者?”

  无限点了点头,却发现在这极冷的气候下那人身上的血液并没有结冰,不由问道:“你是练过武的?”

  那人点了点头,不过微弱得像根本就没动过一样,无限还是看了现来,又道:

  “这等气候下,能保持血液不冻,你一定身怀异化潜能,对不对?”

  那人又点了点头。

  无限又道:

  “以你这自功力,是谁有能耐把你弄成这样?赤天?”

  无限心恨赤天,只道天下所有的坏事都只有这赤天能干出来,自也只有这赤天会干坏事一般,当他一见到这人的惨状时,就想到一定是赤天干的。此时,终是禁不住问出了口。

  谁料,出乎无限的意料的那人竟是摇了摇头。

  “谁……是谁干的?”

  无限追问了一句,语气无比激愤,大有生吞活副干出这等惨酷事的人一般。

  那人张了张口,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无限连忙把耳朵凑近那人嘴边,屏息静气地听着,但虎吼连连,只听得几个断续的,无法衔接的音符。

  无限一愤之下,从地上捞起一块坚冰,五指一使劲,把坚冰碎成无数小块,反手挥出,无数的尖锐破空声中,铁笼中的刚刚还怒吼连连的猛虎,顿时悉数被击穿头颅,倒毙笼内。

  那人见状,忍住疼痛,向无限投来赞许的一瞥。

  无限可顾不到这么许多,见众虎一死,立即追问道:“快说!是谁干的,我给你报仇!”

  岂料那人却断断续续地道;“小……小兄弟,我不要……不……要报仇……”

  “什么?你不要报仇?”无限这下惊得让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他实在想不到有人被别人折磨致此,竟不想报仇。

  但,他却分明见到那人沉重地点了点头,无限不由心中一凉,暗想:莫非这不是有负于人家,先前也曾把别人折腾到这等情形。

  那人似是一眼就看出了无限的心态,道:“我……我不知……不知道仇家是……是谁,他们好象……好象不是人一般……”

  “不是人?那是什么?”

  无限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无限忙道:

  “那,他们是否住在这里?我现在就先去宰了他们!”

  起身欲走之际,忽听得那人焦急地连声道;“别……别……别……”

  “为什么?”

  无限实在不明白这人到底怎么搞的,竟不让别人给他报仇,问话之间,颇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忿忿之色。

  但他还是蹲下身来,听着那人道:“我……我……小兄弟,我不……不成啦!求你给我做……做一件事?”

  “什么事?”

  无限问道道,恼中暗暗祷告:千万不是什么罪恶的坏事,否则我无限既不忍心在这等情形下,拒约一个频死的人,又不能昧着良心去害别人。

  幸而那人道:

  “帮我……我捎……捎几句话给……给天行者,好……好……好吗?”

  那人一连说了七八个“好”字,才总算把这句话说完,一听到“天行者”这三个字,无限便想到他亲手杀死自己父亲——天狼时的情景,厌恶之情油然而生:“竟要我去跟这个畜牲说话,真呕人!”

  但,他一见那人在等待他答应的,焦急的神情,心中一软,忙点了点头。

  见到无限点头,那人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道;“他……他的娜……娜娜真正的身份便是……便是蓝慧星之……之孙女,是……是阿霜的妹妹,叫……叫……蓝露……”

  无限问道:“就是这个?”他一听到这人焦忿神情,原以为是一件什么重大的一致关重要的军事情报,岂料听到耳里,竟是如此一句不着边际的话,甚至有点愚昧的话,心中不由大是失望,暗暗咒骂这个人临死之际,仍关心于这等小事,真是蠢笨致极。

  “真是傻……”无限心中一想到,口中几乎便说了出来,幸而一见那人的惨样,话到嘴边仍是硬生生地缩了回来。

  那人又似猜中了无限的心事一般,道:“告……告诉……”后面的话却因伤势太重,虚弱得根本就续不下去。

  无限忙用左掌贴在那人的气海穴上,以一股柔和的力量,缓缓输入其体内,助他护住经脉,保存一口气。

  那人感激地看着无限,无限道:

  “我现在带你去找医生,他们的技术一定能救活你的。”

  那人摇了摇头,借助无限输入的力量道:“小兄弟。我……我已给他们挑断经脉,震伤……伤了全身穴道与脉络,就算……就算医术再……再进一百年,也求不了我啦……”

  无限见到这人的样子,知道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是以不再坚持带他走的想法,问道:

  “他们的功力竟可震伤你的经脉,照情形猜测,你的异化潜能当有二十级左右,已是很少有人能对付得了你们啦?他们又怎么弄伤你的?”

  那人点了点头,示意无限猜测得不错,嘴里知道:

  “他……他们是趁……趁我与天行者……者……斗伤后……后下手的!”

  “卑鄙无耻!”无限听了忍不住骂道,岂料那人却道:“以……以他们的科技,当是……当是能……能伤得了我的。”言下之意,就是否定无限骂的“卑鄙无耻”那句话。

  无限见这人可怜,也不想与他辨驳。便默默不作声,一面向他体内输入力量,以保他暂时不死,一面认真地听道那人说话。

  那人道:“我……我对……对不起……起阿霜……”

  “都什么时候啦!还说这等话?有什么事就快交待吧,能做的,我全都答应给你办!”

  无限打断那人的话道。

  那人听了感激地看了看无限,道:“告诉天行者,蓝……蓝雪便……”

  “蓝雪??”无限一听到这两个字,几乎跳了起来,急急忙忙地道;“你也认识蓝雪?

  她没死么?现在在哪里?”

  无限一听到蓝雪的名宇,立时失态,弄得那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这人只是以前认识阿雪而已,便道:

  “你说阕约旱吧!”

  那人点了点头,道:

  “蓝雪便……便是娜娜的小妹,娜……娜还有一个姐姐,就……就是蓝霜……”

  无限点了点头,道:“还有吗?”

  那人又道:“请……请他转……转告我兄弟……我……我对……对不起他……他……我错……错……”一句话未完,头一歪,已然死去。

  无限失望地把这人放下,只感到什么事情如谜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唉,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无限叹了叹气,转县步出冰洞,向另我的几个洞内搜去,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他从没见过,也从不知有什么用的机器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进而的人,一定会回来的,我且持在这里,抓他们几个,问个清楚明白!”

  无限主意一打定,便找了个床铺,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待他醒来时,太阳已升起了老高。

  他四处一走动,没有发现任何有人来过的痕迹,便撕了一块虎肉,烤着吃了,静待这里的人回来。

  可无限直等了三天,算来离开国大典的日子己不远了,无法再等下去,只得换定离去。

  这几日内,无限找遍了这巨大山洞内的每个角落,除了一架超高速的单驾驶战斗机他懂一些,什么东西他都不明白。

  他索性驾了这架战机,认准方向,向北飞去。去完成他这一生的第一个使命——杀赤天。

  洞内的人是谁?为何变成这样?

  是谁害了他?

  无限能否杀死赤天?

  无限于公元二二四九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中午,驾机到达了距离帝都几百公里的荒漠上。

  这里经太阳的照射,积雪平已化去,一片黄沙,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但,无限的心中却在隐隐作痛,这里的沙。这里的石,还有这里流窜的沙地上的沙漠鼠,都让他的心伤,让他神注。

  这里正是他第一次碰见蓝雪的地万,故地重历,人已不再!

  无限凌空从机上跳下,落在最高的那处沙丘上,让立于铁成的坟墓前。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晚与蓝雪,铁勇三人为铁成挖掘坟地的镜头。

  “要是时光不前,让我们永远都呆在这里。静静地,永远都挖掘下查该有多好啊!”无限睹物思人,暗暗伤心。

  但,一切的事实都个由他想,此刻,只有阳光为他留下的,短短的人影,默默无言地陪伴着他,为他添加冷清与孤寂。

  就连那架无人驾驶的飞机,失去了准头,一头栽在沙漠上,炸成的巨响,就仿佛带有哀音,仿佛在悲叹一件物事的毁灭。

  ——人,为什么要在不断创造中,又不断毁灭?

  创造与毁灭永远同在,就如那架飞机,它创造了气势磅榜的冲天火焰,创造了遍压一切,掩盖一切的浓烟,同时,却毁去了它自身的存在,毁去了它被创造出来的价值。

  无限的心痛得有点麻木,默然立于铁成的坟墓前,久久不语。

  “上苍,你为什么创造了蓝雪,制造了我与她的机缘,又为何要毁灭她?”

  无限问苍天。

  但,天空中除了刺目的阳光外,连一片云都没有,蓝得凄清,蓝得苍凉。

  这,更增添了无限的愁怅心绪,让他愁得注意不到肘光的流逝,注意不到物事的变迁。

  终于,他还是听到了一阵强烈的马达轰鸣声,因为十几员是家近卫队的追歼飞行器,飞得离他已太近了。

  近得把他团团围在一十丈见方的圈子内,并开始向他喊话: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快滚!否则我们开枪了。”

  语气甚是蛮横无礼,但无限知道,这已是最为客气的了,要不是明天的天国大典之喜庆日子,使得他们上司严令不可多杀,要是换成往日,神思晃惚的无限,只怕连马达的声音也没听到,就已中了几千、亿万枪了。

  虽然以无限的护体功力是不怕全世界各种枪弹的。但这些枪弹仍是可以在他的衣服上穿得如筛眼一般。

  甚至把他的衣服击成粉碎。

  那些人大概以为饶过了无限一命,这个孤立沙丘的怪人,一定会对他们客气得连磕十八个响头,然后吓得屁滚尿流,落荒逃去。

  要是换成往日,别人不犯他无限,他无限也一定不会轻易出手,扬威于别人的。

  要是蓝雪没有死,他今日的无限一定会团团做个揖。扬长而去的。

  但,今日的无限却没这么好心,他一看到这些趾高气扬的皇家近卫队员,一看到铁成的坟墓,就想到昔日蓝雪被追杀的狼狈之态。

  一想到这,无限就气不打一处,“嘿嘿”冷笑一声。滴溜溜一转,手指轻刺,无匹的“天武手幻剑”剑气于在这十几名皇家近卫队员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时,已刺穿了他们的脑门。

  脸面上流淌着白花花的脑浆,还兀自端坐在飞行器上,自已为是。

  但,没有脑浆的人,终归是没有意料的,终归是要死的,十几架飞行器立即凌空坠下。

  飞得较低的几架,坠在沙地上,倒只是撞熄了轰鸣着的马达,没有引起爆炸,保存了他们的尸体。

  但,那几架飞得较高的却没这么幸运,全都随着飞行器坠地时的强烈爆炸声,在这个世上永远消失了。

  爆炸的烈火蒸腾了他们的血,烧化了他们的肌肉,甚至,连他们的骨头都分毫没有留下一点,全然在这个世上消失。

  一连串的飞行器爆炸声,让无限也怔了一怔,就在此时,远处的沙丘又冒出了三十多架皇家的卫队员的追歼飞行器,并于秒种之内包围了爆炸的现场,包围了无限。

  无限没有理会这些,更没有冲出包围,躲进成这些追歼飞行器火力的目标。

  他只是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那些流淌着白花花脑装的,倒卧地上的皇家近卫队员。

  他的脸上一片孤寂,孤寂中更透着一丝悔意:“我又杀人了!我……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无限的心中在暗暗责各自己:“难道我自己心情太坏,他们就该死么?”

  “不,他们并不该死!”无限在回答自己的话,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或许这些人中,是有人犯了杀腥,是有人该死的,但我又凭什么来处决他们,我处决了他们,不但是让自己犯了杀戮罪地客观?”

  “而且。他们受命于人,也是身不由己呀!我既能宽恕铁勇,为何就不能宽恕这些人?”

  “唉!为何现在我无限越来越变和坚信以捉摸了!连我自己也捉摸不透1”长长叹一声。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在无限的脚下炸开,掀起一阵黄沙烟雾。

  无限这才注意到,这三十几个皇家近卫队的人,已向他问了十几句话了,在他一句没答,实在问得耐烦,实在等不及的情况下,向他脚下的沙地开了一枪。

  无限挥手扫了扫这些灰尘,眼光四下一扫,心情郁用下,也懒得说话,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铁勇给他的那张光碟。

  光碟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一片好看的,含有各种色素的彩光。

  无限把这张光碟四下一扬,又懒懒地插入口袋,盘膝坐倒,似乎他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似的。

  这三十多个皇家近卫队员见这张光碟后,议论纷纷的话,他一句都懒得听,也一句都没听进去。

  最后,一个身躯较高大,大概是这队皇家近卫队的分队长,走下了飞行器,恭敬地踱到无限身侧,哈下腰,恭敬地道:“大人,请恕小人有眼无珠!”

  无限正心烦得紧,对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计较,也示意他走开。

  那人见了,怔了一怔,忙讪讪地退到几丈开外,恭敬地立着。

  其余的近卫队员也全都降下了飞行器,恭敬地立在飞行器侧,只等无限的命令。

  无限见了暗感好笑,也懒得去理会他们,自顾自地想着心思,只道他们呆科烦了一定会自个离去的。

  岂料,直到太阳快下山时,一阵冷风吹过,无限抬头一看,那些人还是站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改变一下。

  无限便道:“你们回去吧!”

  那个分队长见无限说了话,忙走上几步,恭敬地道:“大人……您……”

  无限伸了个懒腰,霍地站起,道:“明天早上我自会去帝教参加开国大典的,今晚我还有要事要办,你不就不必跟着碍手碍脚的!”

  那人忙连声道;“是!是!是!”

  无限又指了指地上的几具死尸,道:“这几个人你们带回去好好安葬,并重重抚恤一下他们的家属。”

  那分队长见无限这么一说,为难地道:“大人,以我们的规矩,死人是就地销掉的,不能带回帝都。”

  无限听了,便道:“那,就以你们的规矩办吧!”

  那人听得无限的吩咐,一招手,立即走上一名近卫队员,把一瓶药水洒在这几具尸体上,无限只听得一阵“滋滋”之声,跟着一阵怪异之香,便见这几具刚刚还好的尸体,立即化为一缕轻烟,消散在夕阳下的风中,无踪无迹。

  无限不禁暗暗摇头,大叫可悲!可叹,见那些近卫队员犹自立在身边,并没有离去之意,遂惊异地问道:“你们怎么还不回去?”

  那分队长道:“是!属下这就离去,只是,只是……”

  无限道:“只是什么?”

  分队长道:“只是大人吩咐属下抚恤这几个人的家属,请大人示下其家人姓氏,住址。

  无限道:“他们与你一块服役,你们不知道么?”

  那人道:“赤家的皇家近卫队员,一旦参军,其它人便被政府秘密转移,永远寻找不到,也就是说,参了军的人,便失去了亲人。

  无限听了,心中一阵愤慨,道;“岂有此理。”转着向那分队长,道:

  “你也没有亲人么?”

  分队长道:“回禀大人,自属下参军服股,便失去了他们,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言辞间颇多忧伤。

  无限道:“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人道:“这是为了让军人参加战队的,不会顾忌家人而产生畏死之心!”

  无限道:“哪有这等道理?好了,你们回去吧,也不必去追查几个人的家属好了。”

  那分队长一声“遵命”便率着部下,逃出似的,刹那之间,例消失在人边苍茫的幕色里。

  无限目送着这几人远去,独自踱到当日蓝雪坐的那块大石上,盘膝坐下,几哄荧虫飞过,更是惹起了无限的伤心。

  这得几个时辰,无限感到饿了,便犹了几只沙滩鼠,弄好一只放在当日蓝雪坐的地方,道:“雪儿,我们一块吃吧!别饿坏了啦!”然后,自己吃过儿只,整理好衣服,就地卧在岩石边,像陪伴着蓝雪似的,沉沉睡去了。

  一觉醒来.无限见天已大亮,跳下岩石一看,东边的太阳已冒出了半边脸儿,他读了揉眼睛,又猎了几只沙漠鼠,摆了一只在岩石上,余下几只生吃了。

  他想到今天当是刺杀赤天的日了,应好好弄饱,以应付那场恶战。

  不知怎地,他今天心中倒有一种失落落的,似乎并不想去对付赤天一样,这跟他往日一心想杀赤天的情形可大不一样。

  “难道我有点怕死?怕对付不了赤天?”他暗问自己:“不,我决不是怕死,近正今日一过,我就变去阴曹地府见雪儿了。”

  “哦,还有一件事!”无限猛地记起了南极冰洞中的那个怪人,“我还要先把话传给天行者才可去‘寻’雪儿!”

  “今天是天国大典,赤天露面的日子,天行者一定会来的,到时就将这些告诉他吧!什么蓝霜,蓝露,倒像是雪儿什么姐姐妹妹似的。”

  想到这,天阴把那被剥了皮的人话再仔细想了一遍,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道:“哦,对了,她们果真是雪儿的姐姐,怪不得雪儿自小就不知身世,原来,她竟是蓝慧星的后人。”

  “但,这个告诉我的怪人又是谁呢?”无限一肚子疑团,“他又怎么知道雪儿她们的身世?听其说话的嗓音,虽是虚弱,也不过才三四十岁的人,怎么又会知道这么多?”

  “天行者为什么要知道这个事情?还有个什么娜娜,叫蓝露就蓝露吧!换成个什么娜娜?”

  无限越往下想,问题越多,最后他理了一理,竟达七百多个问号,不由笑道:“唉,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管闲事啦,管他什么天行者,蓝家,娜娜的,我心只有阿雪,待得我办完这两年事,就去陪伴她好了,也休想去问这许多!

  可话虽是这么说,无限就是禁不住又想,索性迈开步子,一阵猛冲,直向布都掠去。

  无限展开异化潜能;在这平坦的荒漠上奔行极快,不多时,便望见了一处高高的炮楼,想是帝都的防线前哨站。

  无限本欲避过,径直进入帝都,转而想到自己既有通行证,何不正正堂堂地进哨站,让他们派机送我,也好免去双腿跑路之苦。

  而且,他又想到昨日杀死的那些近卫队员,想道:也免得再起冲突,杀死一些可怜巴巴的,毫无异化潜能的人。

  无限主意一定,迈开步子,飞速向哨塔冲击,走近一看,这里正是距高帝都三百多公里的第一道边防线的司令部,外表上看去虽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地搭,地下建筑却极为宏观,阔大,且配备了极为先进的电子,电脑装备。

  无限出示了通行证;立即便被请上炮楼顶端,奉上茶点。

  他本欲在这里多呆,正欲出口索要飞行器,忽听得一声通报,转头向壁挂上的显示器上看去,见上面显示着。亚洲区由天行者领导的叛军已在五十里外集结。

  “干脆在这里等一会子,先告诉天行者那些话,再去帝都吧,反正赤天需到正午十二点才露面。”无限打定主意,便跃上炮楼的最顶层,向远处浓烟滚滚处望上。

  领导级再造人冥王渣巴是这第一防线的总司令,是一个身高超过三米的巨大怪物,身躯高瘦,一头待发,根根直立,瘦削的下巴上,浓浓密密的,布满了粗粗的胡喀。

  无限第眼盾到他时,冒出的第一想法,就是“怪”他那大大的墨镜,就如长在脸上似的,从没取下过,遮掩了他大半边脸,给人一种恐怖的神秘气雾和压抑感。

  他与无限短短的说了几句,一见显示屏上打出的敌情字幕,转导便上了指挥塔顶,自视远方。

  “报告!”二个身材高大,身着绿色全服的士兵,一排站在冥王渣巴身后,道:“天行者部在四十公里开外,驻在原地,没有采取进攻的措施,原因不明。”

  “再探,并启动所有的监控器,随时把改情及战况报告给帝皇!”冥王渣巴仍自往远方,冷冷地对三个士兵道。

  “是!”三个士兵一声应命,匆匆离去。

  冥王渣巴声调威严地道:

  “今天就是开国大典的日子。我们必须坚守住这里,不许叛军接近一步,待得帝皇开完开国大典之后,定会派来支援我们。”

  冥王渣巴的声音顿时通过扩音器在远远近近响起,一连吼了七遍才完。

  无限向每一个向起冥王渣巴声音的地人望去,都中介一处黄沙,并没有任务建筑,不由奇道:“按理说,只有驻有士兵的地方对可能接上扩音器,难道这条防线的士兵士都隐身于地下?看来天行者今日要吃大亏了……”

  正在无限猜疑之际,先前的冥王渣巴报官敌情的那个卫兵,手持一高清晰的电子望远镜又匆匆忙忙地跑向冥子渣巴,道:“渣巴大人,有……有新的敌……敌情!”

  “慌什么?”渣巴一声厉吼,道;“有什么新情况?”

  “是…是……叛军!好快,好……好快!”

  这士兵话未说完,再造人冥王渣巴目力异于常人,己凭肉眼看到三十公里以外的一点黑影向近处移来,速度之快,秒钟这内,已拉近了十公里的距离。

  “嘿……他是谁?竟敢一个人单枪匹马接的我边防线!莫不是活腻了……”

  渣巴一句话还未说完,那点黑影己在十公里以外,速度之快,令他咋舌不已。

  但无论如何,他看见的仅是一个人,一个身着绿色战袍,跨一匹高大黑马的人,凭一个人的实力,就算再怎么高强,渣巴也不会放在眼里的,冷冷地续道:“他是疯的?还是癫呀,竟一个人来送死!”

  这时,那人已在三公里外了,渣巴已然认出那人正是天行者,一下于也慌了神,急忙下令道:“好!来得好!快!快!开放所有炮台!把这个家伙轰回去!”

  他知道,凭现代的武器,凭他这第一防线的火力,决不可以对天行者够成威胁,故只想用密集的炮火威力阻止一下天行者的的行程再说——

  银城书廊扫校

上一页 《灭世九绝》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