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中国血》->正文
第五章 野人洞

    一

    李双林在朦胧中感到有一股凉凉的液体正缓缓地通过他的食管流进胃里。真舒服啊!他好久没有这么舒服地躺过了,那股凉凉的液体,像一脉溪流源源不断地流进他的嘴里,他品得出,那汁液酸甜,还带着一种自然的芬芳。这不是在梦里吧?突然,他睁开了眼睛,这是在哪里呀,他首先看到了石洞壁上燃着的松树枝,接下来他看清自己是呆在一个干爽的石洞中,一块平展的巨石上,铺满了柔软的细草叶,此时,他就躺在草叶中。说是躺确切地说应该是半躺,他背靠着一个温暖实在的物体。接着,他看见了眼前的石碗,石碗中盛着果子汁,他顺着石碗看去就看到了一条粗短的手臂,接下来就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原很高兴的样子,正露出牙齿在冲他微笑。

    李双林“呀”的一声,从那块平展的石头上跳了下去,他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一时竟不知自己在哪,眼前的女人是鬼是人,他一时说不清楚。那一瞬,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正走在去地狱的路上,听人说,地狱的每道关口都有小鬼把门,眼前这位无疑是小鬼了,看样子还是个女鬼。

    原开始时被李双林惊吓的样子弄愣了,她放下石碗,一步步向李双林走去,她笑着,嘴里说着什么。李双林向后退缩着,他摇着手冲原说:“我不想死,求求你放我回去吧,我们还要走出丛林呢。”

    原不笑了,怔怔地看着他。突然,原跪下了,用手捂住脸,嘴里发出怪怪的叫声,有液体顺着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李双林呆呆地看着眼前怪模怪样的女人,他扶着石壁又向后退了一步,他摸到了石壁上立着的枪,是自己那支卡宾枪。这到底是在哪呀,自己真的死了么?

    在这时,李双林清醒了一些,他扶着枪立在那,伸出手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很疼。不,自己没有死。这一意识很快使他彻底冷静下来,他把枪抱在了胸前,他拉了一下枪栓,一粒黄澄澄的子弹呈现在他的眼前,此时,他已完全回到现实中了。他明白眼前的处境了,自己没死,是眼前跪着的这个女人把自己救了,他站在那里仔细瞅着眼前这个女人。在李双林的目光中,她一点也不美,甚至可以说她丑,很丑。

    “你是谁,为啥救我?”他这么问。

    原不哭了,她把手放了下来,痴痴迷迷地望着他。

    她说:“呀,呀——咕。”

    他说:“我这是在哪,我们那些人呢?”

    她说:“呀——咕——呀——”

    他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是野人无疑了。在走进丛林后,他曾听王玥讲过野人,野人的一切也是听别人说的,但是他们一路上并没有见过野人。这么想完之后,他心里轻松下来。不管怎么说,野人也是人,既然野人能在丛林中一代代地活下去,为什么他们就走不出丛林呢?一想到走出丛林,他马上想到了队伍,不知自己在这山洞里耽误多久了,他要去追赶队伍。想到这,他转过身向洞外走去,由于刚才转身急了,他差一点摔倒,但他还是扶着洞壁向前摸去。

    就在这时,原大叫了一声什么,灵巧地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腰。他感觉到原是那么有力气,轻轻一抱,他的双脚便离开了地面,原很快地把他又放到铺满干草的石板上。

    经过刚才的一番挣扎,李双林觉得自己一点劲也没有了。他只能眼睁睁地躺在那里,张大嘴巴拼命地喘息。他想:自己无论如何要离开这个女人,离开这个山洞,去寻找队伍。

    他不明白这个野女人救自己,把自己放在山洞里到底要干什么。他想坐起来,趁机走出山洞,可身体虚弱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头也天旋地转地晕。他只好躺在那里。

    原又端过石碗在喂他果汁,他无法躲避,也不可能躲避这救命的果汁,他一口口地喝着,他闭上了眼睛,不知什么时候,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松树枝“哔剥”地燃着,昏昏沉沉中,他仿佛走进了一种永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又醒了,刚开始他觉得四周漆黑一片,松枝草已燃尽了,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松油气味。朦胧中,他看见了一丝亮光,那是洞口透进的一丝亮光。他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只是感到身上有些力气了。他想走出洞口,走回到丛林中去,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经被捆绑上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野女人绑架了。徒劳的挣扎显然是无效的,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他思索着野女人绑架自己的目的,想了半晌,又想了半晌,想得挺累,挺烦人的,也没想出什么结果。他干脆什么也不想了。他在静静地等待。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洞外有了动静,先是听到丛林树叶在响,接着他就听见了脚步声,不一会,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影影绰绰的,他看见进来一个人。

    又不一会,那人开始用石头相互敲击,片刻,绒绳被点燃了,绒绳又点燃了一簇树枝,火燃了起来,火光中他看见了女人。她容光焕发的样子,系在腰间的那片树叶显然是新换的,昨天他们相互挣扎中,她系在腰间的树叶扯破了。在那一刻,他闭上了眼睛。

    原在火堆旁蹲了下来,背冲着他,火光中他望见了她的后背,她的后背宽大而又有质感,在火光的映照下,原的皮肤散发着一片神奇的光泽,接着他又望见了她的臀,浑圆中充满了野性的力气,他在心里说:天呐,她真是个野女人呐。

    他终于闻到了一股香气,这缕香气是那么的诱人,李双林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么诱人的气味了。最后他看见了原手里的山鸡,那只山鸡在火里烧烤着。不一会,便香气四溢了。

    原很快烤好了山鸡,然后走到他的身旁,慢慢地解开系在他手脚上的藤蔓。原撕一块烤好的山鸡肉,没有急于送给他,而是在一个石碗里蘸了蘸,才送到他的嘴里,他终于吃到了山鸡,不仅是山鸡,还有盐巴,一种久违了的人间体验复又降临到他的意识里。一刹那,他觉得活着是那么的美好。

    这时,他还不知道,这丛林里会哪来的盐巴。后来他才知道,这是野人部落跟贩盐的商人换来的。缅甸的盐商每年总要翻过两次野人山到印度去贩盐,那是充满危险和神奇的贩运。盐商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在这原始丛林里摸索前行,在不迷路的情况下,也要走上一个多月才能走出丛林。不知有多少盐商因为迷路,而死在丛林中,每次有盐商经过,野人山的野人们都会拿出自己的食物来换取一些盐巴,盐巴在野人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李双林不知自己是怎样一下就吃完的一整只山鸡,山鸡的味道真太美妙了,这是他有生以来,吃到过的最美妙的食物。一只山鸡吃下去,他感到浑身有了力量,人却出奇地困,很快,他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他自己不知道,他这一睡,就一连睡了两天两夜。

    二

    牛大奎在李双林失踪的地方,一连寻找了两天,也没有发现李双林的影子。怪了,难道这个王八蛋飞上天了不成!他这么在心里咒骂着。

    他要迫切地杀死李双林这个仇人,只因为李双林杀死了他的父亲和哥哥。他心里也清楚,李双林杀他父亲牛老大和哥哥牛大犇,完全是执行军法和长官的命令,即使他不杀,也会有其他人去杀死他们,但他还是恨李双林,他认定李双林是杀死父、兄的凶手,是他们牛家的仇人。执行军法的人多得是,为什么自己的父兄偏偏都死在李双林一个人的枪下,这是命中注定的。注定了李双林是他们牛家的仇人。

    牛大奎没有文化,他以前是个老实巴交的种地汉子,他只认准一个死理,那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父兄的血债,要让他李双林的命来还。

    牛大奎曾暗自发誓,即便找不到活着的李双林,死的也行,他要在李双林的尸体上捅上几刀,才算解恨;也只有那样,才算是完成了为父、兄报仇大事,死去的父、兄才可以安眠九泉了。

    结果,牛大奎连李双林的影子也没有找到,他决定留下来继续寻找李双林。

    其实,他对这一小股队伍走出丛林早就失去了信心。从他被抓丁当上东北军那天起,他就想早日离开队伍,回到老家种地去。先是父亲逃跑,被杀了,接下来又是哥哥,也没跑成功,最后也给杀了。他不死心,一直在等待着逃出军营的机会。现在他终于等来了。他知道,高吉龙不会等他,也不会来找他了,他们已经走远了,也就是说,我牛大奎现在是个自由人了。等杀了李双林,我要独自走出丛林,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他相信,他一个人完全能够走出丛林,那么多人在一起,发现一点吃食,一拥而上,轮到每个人嘴里也就那么一点点,不被饿死才怪呢。他为一个人单独行动早做了准备,不少士兵为了减轻身上的重量,把身上的武器弹药都扔掉了,他不仅没有扔,反而把其他士兵扔掉的子弹,都偷偷地拾了起来。此时,他身上的武装袋里插满了六支弹匣,每支弹匣里都装满了子弹。他以前背的是笨重的机枪,后来,他先是扔了机枪换了支步枪,后来他又用步枪换成了一支卡宾枪。在远征军中,只有班长才有权利用卡宾枪。卡宾枪小巧而又灵活,可以单射,也可以连射,在丛林里,卡宾枪是最合适不过了。

    牛大奎想,只要自己有了枪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要是万一走不出山林,他就在这老林子里独自生活下去。小时候,他什么苦都吃过,他觉得林子里的苦自己也能吃。

    这是几天以来,牛大奎为自己理清的思路,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经过这么多天的丛林生活,他明白了该怎样才能在丛林里生活下去。首先他为自己选择了住处。他没把住处选择在地上,而是在树上。丛林别的都缺就是不缺树,树与树之间盘根错节,复杂地拥挤在一起。他先是用枪刺砍掉了许多没有必要的树枝,然后利用树枝在树干上为自己搭了一个床,又用一些宽大的树叶为自己搭起了一顶帐篷,住的窝便有了。

    他考虑过,把窝搭在树上有许多好处,一不怕毒蛇,二不怕洪水,蚊虫也不会飞得那么高。在高处还可以远望。

    接下来,他又开始琢磨着该吃点什么了,他早就发现丛林中有一种怪模怪样的蝙蝠。丛林中的蝙蝠要比其它地方的大上好几倍,有时一群一群的,被惊吓后,在林子里乱飞乱撞。小时候,牛大奎也经常挨饿,可以说他什么都吃过,麻雀、蝙蝠,就连小水沟里的蝌蚪,他也生吃过。其实,他早就想吃这些东西了,只因行军匆忙,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这些可吃的东西。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来为吃着想了。轻而易举的,他一口气逮到了十几只蝙蝠。接着他升起了一堆火,他怀里揣着一盒火柴,那是从死去的士兵身上找到的。不过他没有用火柴,他要保留它们,留在最关键的时候用。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火柴,便用石头打火,林子里细碎的绒草多得是,找两块硬石,打上一阵便引燃了绒草,接着干树枝也着了。又肥又大的蝙蝠扔到火堆上,不一会儿,便烧熟了。牛大奎一口气把十几只蝙蝠都吃光了,他感到很满足,唯一不满足的就是少了些盐巴,让他吃起来,不那么香。

    然后,他爬上了树,躺在了自己搭起的小窝里,他要美美地睡上一觉了。他在睡着之前,又想到了仇人李双林,他又坐了起来,他想不出狗日的李双林会去哪里。不管能不能找到李双林,他都要养精蓄锐几日,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还愁走不出这片老林子?!

    接下来,他又躺在了小窝里。突然,他看见了自己的头发,他的头发和别人一样已经长得很长了,这一点他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头发梢全白了,这是他以前没有注意过的。这一发现让他吃了一惊,以前他听老人说:人不吃盐就会白头发。

    自从他们进入丛林便再也没有吃过盐,牛大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急急的想尿,接着就尿了,在尿的过程中,他急中生智,用手心接了自己的尿喝了一口,他发现自己的尿也是淡的。这一发现使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突然疯了似的跪在了“床”上,放开喉咙喊:“狗日的李双林,你出来,老子要杀了你——”

    “李双林你快出来,老子杀完你还要赶路呢——”

    突然,他又抱住头,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三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李双林觉得一生一世也没有这么舒服地睡过这么天长地久的一大觉。干爽、温热、宁静。

    李双林睁了一下眼睛,四周仍漆黑一片,很快,大脑又一次朦胧了起来。这是在哪呀,他这么问自己。他的后背温热而又酥软,他动了一下,这时他发现有一双手在摸他,从胸口一直到下体,他终于清醒过来,一激灵,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赤条条一丝不挂了。在他身后用身体拥着他的人,“呀——”地叫了一声。从这声音上判断,是那个野女人,李双林的心放松了些。

    他记得吃完野女人为他烤的野鸡,自己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一觉就睡得天昏地暗,亘古洪荒。他不知道野女人什么时候把他的衣服脱掉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躺在他的身边。

    他感到恐惧和无所适从。

    他站了起来,双脚踩在软软的细草上,发出了一串丝碎的响声。他想找到自己的衣服,他在细草中摸来摸去。这时,原在黑暗中抱住了他的腿,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原身体上的温热

    和酥软,两只Rx房丰硕实在地贴在他的腿上,因为黑暗,他看不见原的表情,但原的举动还是令他大吃了一惊,他推开了原,摸索着他的衣服。这时,他摸到了自己的枪,这时他的心安稳了许多,他不再感到恐慌了。自从他发现这个山洞和身边的女人,他并没有感到有一丝一毫的危险,相反,他觉得这里是安全的。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也不知道离开弟兄们有多长时间了,他们还好么?洞中昼夜都是黑的,他分辨不出时间。

    不知什么时候,原又点燃了松枝,松枝“哔哔剥剥”欢快地燃着。他看清了原,原就蹲在燃着的松枝旁,入神入定地望着他。此时的原也一丝不挂,他试图让自己的目光从原的身旁移开,他看到了自己的衣服,那身破烂的衣服早已化成了一堆灰烬堆在燃着的松枝旁,这一切无疑是原干的。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他的衣服烧了,他抱着枪,怕冷似地浑身哆嗦着。

    原站了起来,就立在燃着的松枝旁。原的身体在火光中一半明一半暗,原的身体散发着一层幽幽的亮光,接下来,原围着火堆开始舞蹈。起初他不知她这是在干什么,片刻过后,他才明白,原这是在舞蹈。原伸展着四肢,双脚不停地在地上腾跳着,一对Rx房也随之颤动着,她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她的肩。原跳得非常的卖劲,不一会儿,身上就有汗水沁出来,先是一颗颗晶莹地在皮肤上缀着,像一颗颗宝石,但很快,那汗珠便汇聚在一起,顺着她的乳沟和腹股沟流下来。原跳得忘情而又投入。

    原曾试图要把蹲坐在角落里的李双林拉起来,一同随她跳,被李双林粗暴地拒绝了。他本能地抱紧了怀里的卡宾枪。枪身冰冷,让他感受到阵阵寒气从他的怀里传到体内,他不明白原这是要干什么。

    原很失望的样子,但她仍没停止跳舞,长发一会儿遮了前胸,一会儿又遮了后背,原的样子有些疯狂了。李双林见到原的样子,有些害怕了,他冲原说:“你别跳了。”

    原仍跳。

    他说:“你把我衣服烧了干啥?”

    原还跳,原用肥硕的屁股在他面前扭着。

    他又说:“弟兄们走远了。”

    原还是跳。

    他还说:“谢谢你救了我,我该找他们去了。”

    他这么说完,站了起来。他觉得身上已有许多气力了,但他赤裸着身体,又让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他本能地抱着胸,把枪护在胸前,弯着腰,向洞口一点点移去。

    原刚开始不明白眼前这个美男子为什么对她的舞蹈完全无动于衷。她是在向他求爱,可是他只愣愣地望着自己,当她向他走去,试图让他与自己共舞时,他却粗暴地拒绝了她,这令她有些伤心。但她仍然在跳,向这位山外来的美男子展示自己的美。她相信迟早会打动他的,让他爱上自己,并和自己做爱,那样一来,她就会有个孩子了,她就会抱着孩子,带着他回到部落里去,和众人生活在一起,那对于原来说,是多么荣光和幸福啊!那时,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真正的母亲,便会引来许多男人向她求爱,她就会拥有山林和整个世界。她为他们生养,他们为她劳作,这是山里女人的梦想和一切。

    她起劲地跳着。突然,她看见他向洞口走去,她立即停止了跳舞,“呀——”的一声向他扑去。

    她说:“我的美人,你不能走!”

    他看见原风一样地扑到自己的眼前,一下就把自己抱住了。

    原依依呀呀地说着什么。

    他说:“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她听见他在说话,他的声音像唱歌,她自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她说:“你不能走,你们那些人走远了,他们走不出密林的。”

    他几乎是在喊了:“放开我,放开我——”

    声音在山洞里回荡着。

    喊声使她吃了一惊,她抱住他的手松开了。他趁势向前走去,她终于清醒过来,复又扑过来,她的气力大得让李双林感到吃惊。她往回拖着他,而他挣扎着要离开她,两人互不相让地扭在一起。

    就在这时,他想起了自己手里的枪,终于他甩开了她,接着怀里的枪响了。

    子弹贴着她的头皮飞了过去,又射在身后的石壁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她怔在那里。

    他向后退去,一步步。

    她先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待反应过来后,她又向他走去,他向后退一步,她向前走一步。他的枪口黑洞洞地冲着她。

    他说:“别过来,过来就打死你。”

    他仍在向后退,她一步步迎着他的枪口向前走。她不知道他怀里抱着的东西叫枪,但她心里明白,这东西是会响的箭,她也有弓箭,她用它射猎,能射死山鸡,能射死山林中的所有动物。如果,他想要射死她,很容易。但她还是迎着他的枪口往前走。

    两人僵持着来到了洞口,林子里一切都是亮的,一切让他有些不适,他眯上了眼睛,枪口仍然冲着她。

    他看见了熟悉的山林,可四周一切都静静的。让他心里空空落落的。突然,他喊了一声:“你们在哪呀——”

    声音稀薄地钻过丛林,很快便没了回声。没人应答,一切又复归寂静。

    原跪下来,冲着他的枪口。原很快地说:“你走不出去了,他们早就走远了。”

    她一边边说一边比划,原感到无比的委屈,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会不要她,宁可死在丛林里也不要她。

    李双林从原的语气和比划的动作中,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又惊奇地发现,原的眼泪正汹涌地流出来。原的眼泪让他吃了一惊。

    他又空洞地喊了声:“天呐,你们去哪了,怎么扔下我一个人了。”

    他感到浑身一点气力也没有了。他扔下了怀里的枪,向北方跪了下去。

    原扑过来,再一次死死地抱住了他。

    他恨死眼前的野女人了,是她让他和弟兄们分开了,他拼命地抽打着她,打她的脸,打她的身体。原隐忍着,一声不吭,她轻而易举地把他抱了起来,向石洞走去。

    她说:“该死的,没有良心呀。”

    他说:“你放开我,弟兄们呀。”

    两人都只听到了对方的喊叫。

    四

    牛大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困,仿佛进入丛林以来欠下的觉一古脑儿都来找他算账了。他躺在大树枝杈上自己搭建的小窝里,昏昏沉沉地睡着。

    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喊声,是人的喊声,激灵一下,他坐起来,睡意皆无了,侧耳去听,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半晌过后,他又一次躺下,一连几天了。他做梦都梦见了找到李双林了,不仅找到李双林一个人,还有一大群人,那群人里,有他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他以前生活在人群中,恨不能立马就离开那群人,离他们越远越好,离开人群他就自由了,父亲和哥哥就是为了这份自由献出了生命,他现在真的自由了,莽莽丛林里,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可不知为什么,他一次次地却要梦见人群,梦见他的仇人。

    “我这是怎么了?”他躺在那里,喃喃自语着。

    他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他疑惑着这是别人在说话,他大睁着眼睛,探出头,惊惧地四下里望着,除了丛林还是丛林,什么也没有,他失望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我叫牛大奎。”他说了一次。

    “我就叫牛大奎!”他又说了一次。

    “操你妈,我叫牛大奎!!”他几乎在喊了。

    他拼命地喊了,可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一点也不大,都被那些该死的丛林吞噬了。

    牛大奎独白呼喊了一阵自己的名字,似乎把自己找到了,力气也一点点地回到了他的身上。牛大奎坐了起来,从铺位上抓起了枪,枪实实在在地握在了他的手上,他又摸了一次腰间的弹匣,这一切都实实在在,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他的目光又灵活起来,浑身的关节“咯咯嘎嘎”地响了一气,他气愤地说:

    “李双林,你个狗日的,老子要找到你。”

    “李双林,老子要一枪崩了你。”

    “李双林,老子要用刀活剐了你。”

    “李双林,你个狗日的啊——”

    李双林此时又在哪呢?是死是活?牛大奎心里仍旧一片茫然。他要找到他,要复仇,这一愿望,在牛大奎的心里依旧强烈。

    他从树上下来,寻找仇人李双林是他的目标,也是他生存下去的希望。他要找到他,杀了他,崩了他,复仇,复仇哇!牛大奎这样鼓励着自己。近日来,附近的沟沟岭岭,他几乎都找遍了,可牛大奎连个影子也没有找到。难道李双林成了仙?

    他还要找,不死就要找下去。牛大奎把枪半抱在胸前,做出一副准备战斗的样子。脚下是枝枝蔓蔓的草茎,身旁是缠缠绕绕的藤蔓和树枝,这为牛大奎的寻找工作,带来许多不便。

    于是他就骂:“王八糕子。”

    又骂:“日你娘!”

    还骂:“操你八辈祖宗!”

    ……

    骂着骂着,牛大奎就不知是骂谁了,是骂李双林,还是这些该死的丛林,亦或是自己。总之,他在稀里糊涂地骂着。骂着骂着,就没有了愤怒,只剩下了自言自语。他似乎在不时地制造出种种声音,只有这样他心里才踏实,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怕自己把自己丢失了,忘却了。他一边骂着,一边寻找着,一路下来,他自己都搞不清到底哪个重要了。

    丛林到处都是一样的景色,他走了许久,抬头望一望,仿佛又走回到了刚出发的地点,他知道,这是错觉,这种错觉让他不寒而栗起来,丛林还有尽头么?自己以后能走出丛林么?

    以前,他随着众人在丛林里行走,时时地也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可那时人多,那样的错觉,只在他的心头停留很短的一瞬,他只是随着众人向北走就是了,众人里面还有他的仇人李双林,他一直在一门心思寻找着杀死李双林的机会,可那样的机会,他一直没有找到。于是他只能机械地随着众人往前走。

    他也知道,在这丛林里想逃离开队伍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跑不跑又有什么区别呢?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众人不也都是在跑么,他们的梦想,是集体逃出丛林,逃出丛林才有生路。牛大奎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似乎恍然明白了许多道理,自由与不自由离得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一时间,他竟有些困惑了。不管自由不自由,他都得生存,人活着就是没有绝对自由的。以前,他和众人活在一起,是没有自由的,此时,他独自和丛林活在一起,仍然是没有自由。丛林无时无刻地都在约束着他,桎梏着他,让他每前进一段,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牛大奎在丛林里,一边寻找一边走着,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糊涂了。

    突然,“嘎——”的一声,一只山鸡从树丛里飞起来,把沉浸在迷惑中的牛大奎惊出一身冷汗,那只山鸡是被牛大奎的脚步声惊起的,它想飞得高远一些,可是它的想法一点也办不到,密密的树丛影响了它的幻想,它低低地在树丛中盘桓了几周,又落下来,顺着树的空隙跑掉了。

    牛大奎定神之后,他并没有向那只山鸡射击,也没有去捉它,如果想捉住这只山鸡,这并不太费事,这些天来,他一点也不为吃发愁了,这么大个丛林,只有他一个人,有许多东西他都可以吃。听叫声,那是一只母山鸡,他知道在它的窝里会有几只蛋。于是,他轻易地便在草丛里找到了山鸡的窝,那里果然有几只温热的山鸡蛋。牛大奎走过去,一个个把它们拿起,在枪托上敲碎了,又一只只地喝下去,牛大奎做这一切时,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在这里没有人和他争食,而且他又有很多时间,一切都属于他一个人的。

    几只鲜蛋落肚,牛大奎的脑子里清明了许多,四周寂寂的,一点声音也没有,这种空寂,让他多少产生了一些恐惧。在一瞬间,他不知自己是死是活。这一想法,陡然让他冒出一身细汗。

    他说:“牛大奎,你在哪里。”

    他说:“牛大奎,你还在么?”

    他这么说过了,感到自己很可笑,于是咧开嘴他就笑了笑。他觉得有些累了。他就坐下了,坐下之后才看见,自己坐在一个碗口粗细的树根上。

    他想:李双林,你狗日的藏哪去了呢?

    想完之后,他觉得有些困,他倚在一棵树上,迷迷糊糊的似要睡去,这时他发现自己坐着的树根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他觉得奇怪便睁开了眼睛,天呐,这哪里是什么树根,分明是一只蟒蛇!他坐在了蟒蛇的身上!那只蟒蛇足有几米长,此时已经把他和树缠在了一起,一直缠了几圈,他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他本能地去摸枪,枪终于抓在了手上,蟒蛇用力了,把他往树干上缠,他的枪响了,射在了蟒蛇的身上,蟒蛇只抖了一下,更用了些力气,牛大奎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他想继续射击,可蟒蛇已和他缠在了一起,他扔掉了手中的枪,拔出了腰间的枪刺,他用力地向蟒蛇刺去,一股温热的血溅出来,溅了他一脸一身,他已顾不了许多,一下下奋力地刺着。就在蟒蛇要把他勒死的刹那,他终于把蟒蛇刺成了两截。他死里逃生。

    他顾不了浑身的蟒血,一口气跑回到自己的小窝里,他定定地坐在那里张大嘴巴在喘气。突然,他抱住头,哭声和骂声传了出来:“狗日的,狗日的,操你个妈呀——”

    李双林觉得缠在他身边的野女人真是太麻烦了,他要离开这个山洞,去追赶弟兄们,野女人却把他囚禁在山洞里。他曾狂躁地和野女人厮打,企图挣脱开野女人的纠缠,他没料到的是,野女人的力气大得惊人,野女人总是把他很快地制服了,让他躺在山洞里,气喘吁吁。他曾向野女人开了一枪,子弹贴着野女人的头皮飞了过去,野女人原却没有被他吓住。原当然晓得了他怀里枪的厉害,那一次,原把他从洞外轻松地抱回到洞里,又用藤蔓把他给捆了。原做这一切时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刚开始他挣扎,他大骂:“你个野婊子,操你姥姥的,快放开我。”

    原对他的咒骂一直显得无动于衷,李双林久病初愈,他又骂又咒的,消耗了他许多气力,于是,他便不再骂了。

    原把他捆绑住后,很温柔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其实原在捆绑他的整个过程中,一点也不粗暴,很像是在和他做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中,他自然是个失败者。

    原开始玩弄他那支枪,原先是很小心地看,接下来,她就把枪拿在手里把玩。原一接触李双林的枪,李双林就受不了了,他怕原把枪弄走了火。

    他说:“你把枪放下,快放下!”

    她像没听见一样,很好奇地看。

    他说:“你这个婊子,那是枪,不是玩的。”

    原专注地摆弄着枪,在她的眼里枪比她的弓箭神秘多了。

    他说:“快放下,要走火的。”

    原学着他的样子把枪抵在胸前,枪口冲着他,嘴里发出“砰砰”的声音,她的样子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

    他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喊道:天呐!

    原最后把枪收了,枪口冲上,对准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借着火光,她向前膛里张望。

    他说:“你放下,快放下,臭婊子,枪会把你打死的。”

    原什么也看不见,原就“嗬嗬”地笑,复又把枪抱在胸前,这里摸摸,那里动动,极好奇又神秘的样子。

    他说:“臭婊子,你快放下。”

    “砰”的一声,枪终于响了。这一声枪响把他吓了一跳,原更是一惊,她没想到这东西会这么大的劲,把她的半个身子都震麻了,她“呀”的一声,把枪扔在了地上。

    她望见了李双林,突然又笑了,赤身裸体地向前走了两步,指着地下的枪,又指着李双林,“呜呜呀呀”地说了半天什么。

    李双林自然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他无可奈何地说:“求你了,臭婊子,把我放了吧,你别再动它了。”

    突然,原走向了那支枪,骑在枪上,后来就蹲下了,李双林望见她一脸的恶作剧,她尿了,就尿在枪上。

    “操你妈,你把枪毁了!”李双林痛心疾首地骂着,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原的尿痛快淋漓地浇在那支枪上,完事之后,她站起来,一副开心的样子。原再次走到李双林的身边,又一次温柔地摸了摸李双林的额头,这次摸完他的额头,手又顺势摸了下来,顺着他的脖颈,肩臂,前胸,腹部,后来就停在了他的下身,她摩娑地抚摸着,李双林感到又羞又恐慌,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一遍遍地说:“干啥,干啥,你要干啥?!”

    原突然伏下身,用嘴把他噙了。他又在心底里叫了一声:“天呐——”

    半晌,又是半晌,原潮红着脸抬起了头,迷离地望着他。他这时竟惊奇地发现,原其实一点也不丑。

    原后来又“呜呜呀呀”地冲他说了半天什么,后来就走了。山洞里只留下了他。李双林静静地躺着,他也只能那么躺着了。慢慢地,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复活了,那股久违的感受,像涨潮了的海水,一点点地向他涌来。他是个男人,一个昔日孔武有力的男人,可自从走进丛林后,饥饿、疾病、绝望,使他的身体沉睡了。在山洞一连住了几日之后,他的体力在一点点地恢复,身体也随着慢慢苏醒了过来。

    原在山里在找一种药,一种她认为很神奇的药。这种药是属于男人的,但在他们的部落里每个人都认得这种药。这种药的确神奇,它可以使无力的男人变得强大起来,他们部落里的男人,差不多每个男人都要吃这种药,吃完这种药的男人便会寻找女人做爱。吃药和做爱在他们的山里一点也不神秘,相反被视为伟大的举动,因为那是男人和女人在创造生命,有了生命才能使他们的部落强大起来,才能战胜自然。

    原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很容易地采到了那种药,那是枚三叶草,草茎上长着红红的小果子。原又顺便在山鸡窝里掏出了一些山鸡蛋,然后原有些迫不急待地回来了。她又看见了躺在那里的男人,这个男人在她的眼中是那么的英俊,可是却少了孔武,她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她,也不主动和自己做爱,她觉得正是因为这个山外男人没有吃三叶草上果子的缘故。她回来以后,先是给他吃了几个山鸡蛋,然后又把三叶草上的红果子一颗颗喂在他的嘴里,她没有料到的是,他会那么顺从。直到他吃完,她满意地离开了他。

    她很快地来到了山下,山下有一条清清亮亮的溪水,这条溪水一直连着他们的部落,部落里的人,就吃这种水,也用这清亮的溪水洗澡。原躺在了溪水里,让清清亮亮的溪水漫过她的身体,溪水像一只只温柔的手,在抚摸她,温存着她。原幸福得流出了眼泪,她生长了十三年的身体,还没有一个男人碰过,也许再过一会儿,她就会属于山外来的美男子了,她感到幸福,晕旋,闭上了眼睛,任清水轻柔地在她的身上抚过。

    李双林当然明白原的意思,从看到原的第一眼起,他就明白了原的用意。他们语言不通,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信息他们是相通的。这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可李双林一时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现实,是原救了他,这让他感激她,可她毕竟是野人,他们连语言也不通,又是在这种绝处逢生的状态下,未来是什么,是死是活?今生今世能否走出丛林,他心里一点也不清楚,远去的弟兄们的命运将会如何?这一切,都阴云似地笼罩在他的心头。因此,他无法接受原。

    原回来了,又走了。

    不久,他刚刚有些意识的身体,似乎被一把火一下就点燃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坚强、渴望过,他不知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原又回来了,原刚沐浴过的身体到处都水淋淋的,原的头发上还插了两朵艳红的野花。原一进来就躺在了他的身边,动手开始解他手脚上的藤蔓,他嗅到了原身上的馨香,那是来自森林的清香。他有些痴迷了。

    原又一次开始抚摸他,从上到下,后来她的头又一次停在了他的下面,她热烈、缠绵地吻着,他先是暗叫:“天呐,天呐——”

    又大叫:“嗬,嗬,嗬,呀,呀,呀——”

    他觉得已经无法忍受了,他伸出手一下子抱住了原的头,原的头水淋淋的。不知什么时候,那一堆燃着的松枝慢慢熄灭了,世界一片黑暗了,一切都进入到了一种远古洪荒。

    李双林觉得自己从来也没这么冲动过,这么强悍过。此时,力大无比的原在他的怀里变成了一泓水。

    “哇——”原叫了一声。

    “天呐——”他叫了一声。

    他们的叫声在山洞里久久地回绕着。

    接下来,李双林终于沉沉地睡去了。

    又一次天亮时,他醒了,亮光稀薄地从洞口里透过来。朦胧中他看见怀里的原仍甜甜地睡着,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她半张脸和双乳。他想:我该走了,真的该走了。

    这么想完之后,他轻轻地爬起身,走到原的另一旁,拿起了枪,他一点点地向洞口走去。

    洞外的光亮使他眯上了眼睛,他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裸体。他不安地闭上了眼睛,很快他折下了一只芭蕉叶系在了自己的腰间,他回望了一眼野人洞,他便钻进了丛林,向北走去。

上一页 《中国血》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 业务QQ: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