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2:辛亥革命》->正文
第八章 第一次乌龙大战

    第1节凄美迷离的对决

    贵州偏僻之地,两党虽然嚣闹不休,却无人理睬。革命党人高度关注的是虎踞龙盘的沿江地带。比如说,黄兴在武昌保卫战中失利,被冯国璋占领了汉口之后,就建议湖北革命军全伙跟他走,去南京打游击。

    黄兴之所以想去南京打游击,是因为南京的战事,精彩纷呈。话说暇┦墙之首,早年间两江总督周馥奏请编练了第九镇新军,以江苏候补道徐绍桢为统制。这个徐绍桢也曾赴日本留学,其部下也全都是留日学生,唯一差劲的是炮队统带刘维骙——此人是留学于音乐之都奥地利。

    需要说明的是,江苏的新军是第九镇,武昌的新军是第八镇,这两支新军,虽然军官近乎百分百都是留日的学生,但两支军队中的军官,并没有几个革命党。九九藏书这是因为能够留学日本并在回国后当上军官的,个人能力都比较的优秀,不需要革命,也能够捞得盆满钵满。所以这些孩子在日本的时候,尽量和孙中山的同盟会保持距离,生恐误及到自己的前程——而武昌第八镇终于起事,却是在江湖大佬焦达峰的勾掇之下,最终由士兵发起的革命运动,军官们是真的不爱趟这革命的混水。

    也就是说,徐绍桢所带队的江苏第九镇,对朝廷是忠心耿耿,忠贞不贰的。

    但是武昌第八镇起事之后,原来并非是革命党的许多军官,不由自主陆续卷入革命中,这引起了江防军统制张勋的警惕。

    张勋,北洋袁世凯嫡系人马,张勋更是袁世凯小站练兵时,一手带出来的将领,属于北洋军中比较调皮的角色。武昌首义前夕,张勋在南京城里瞎逛,到了钓鱼巷,遇到了个美貌女生王克琴,这个女生由于太美貌,江湖人称“小毛子”。张勋无意之中与小毛子相遇,顿时坠入了情网,正所谓聚散两依依,心有千千结,情深深,雨濛濛,执手相看泪眼,你是风儿我是沙,带你一同回我家……于是张勋就去了小毛子家,两人成婚并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小毛子呢?

    这是因为,不久之后,这个迷死人的小姑娘,将和革命军展开凄美迷离的对决,令得革命党人,哭天抢地,几濒崩溃。

    一切,就是因为张勋的一个电话引起的。

    武昌枪响之后,张勋就打电话给两江总督张人骏:喂,老张啊,我也是老张,江防军的老张,老张见老张,两眼泪汪汪。跟你说个事啊,你和我,现在可是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啊。

    张人骏道:老张,你别吓唬我老张,我老张不是吓大的,你说清楚到底是啥事?

    张勋道:武昌的第八镇新军,已经全伙成了叛逆,我瞧着你的第九镇新军也悬乎。

    张人骏哈哈大笑:老张,别扯了,第九镇的徐绍桢,我是非常了解的,江苏候补道啊,朝廷又送他出国留学,待他不薄啊,不会做对不起朝廷的事情的。

    张勋道:难道说朝廷对武昌的第八镇就薄吗?我告诉你,朝廷这个后娘,最疼爱的就是第八镇,结果怎么样?第八镇反了,你不是全都看到了吗?

    张人骏道:老张,你说这种话,总得有点依据吧?

    张勋道:证据就放在你眼皮子底下,你瞧瞧徐绍桢他们这些人,九九藏书网哪个头上还有辨子?这些人去了日本就全剪了辨子,你还说他们可靠?

    张人骏道:剪辨子的事……唉,徐绍桢毕竟是年轻人,老张啊,不是我老张说悖愕迷市砟昵崛朔复砦螅训滥憔兔挥心昵崦侠说时候吗?

    张勋道:错误谁都会犯,但你也要看错误的性质,朝廷对第八镇的信任,不比你对徐绍桢的信任更甚?可是现在怎么样?后悔都来不及喽。

    张人骏道:……老张,你这么个说法,也有道理,只是徐绍桢他们……不容易对付啊,你让我再想想,总得找个万全的法子才好。

    张人骏的本意,并没有把张勋的电话当回事,也不认为徐绍桢会反。不曾想,张人骏在和张勋通电话的时候,恰巧被江宁藩司樊增祥全都听去了。而这个樊增祥,他对朝廷是忠心耿耿,赤胆忠心,唯其前段日子他想谋取两江总督的职位,不曾想朝廷却把这个官给了张人骏,从此老樊就恨透了老张,所以天天到张人骏这里来踅摸,看看能不能抓到点把柄,把老张搞下去。

    听到了这个电话,樊增祥眼睛一亮:失败者错失机遇,成功者创造机遇。如果我能够创造机遇,忽悠张人骏把第九镇新军逼反,张人骏铁定会丢官撤职,那么这个两江总督,岂非不就落到了我老樊的手中了吗?

    呕耶!想到就做,成功者的心智模式,就是这般的简明快捷。

    有分教,宦海险恶翻覆雨,世道难行酒为军。只因为一个小小的樊增祥,竟尔是搞得江苏第九镇新军,被迫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这其中所隐含的人性博弈之规律,又岂是张人骏所能够预料到的?

    第2节领导逼我闹革命

    于是樊增祥就偷偷去找徐绍桢,曰:人生在世,有烦恼三千,但最让人烦恼的,莫过于遭人疑忌。就象你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对圣上一片忠心,可是人人都认为你会造反,这你岂不是危险了?

    徐绍桢大惊:老樊,你听到什么小道消息了?谣言!那一定是谣言,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可表!

    樊增祥笑道:这就是我所说的危险啊。小徐子,你年轻,不知道世道人心之险恶。就这么说吧,如果你真有心叛逆,真是乱党的话,就杀诛你九族,你肯定也不会抱怨的,对吧?

    徐桢绍:诛我九族……凭什么诛我九族啊,凭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啊?

    樊增祥失笑:看看,被我说着了吧?你明明不是乱党,却被人怀疑为乱党,徜如果发展到了真的被人以乱党之名治罪,你说阍┎辉┌桑

    徐绍桢大怒而起:是谁这么王八蛋九九藏书网,居然造谣说我是乱党?我要去面见总督张大人,张大人是了解我的,听了我的申诉……

    樊增祥不失机宜的切断徐绍桢的话:小徐子,你真想就这样提枪携炮,去总督府吗?

    徐绍桢吓了一跳,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已是非常之危险。他却不知道这全都是樊增祥在瞎掰,真的以为两江总督张人骏对自己严加防范,只要踏入张人骏的近旁,就有可能被张人骏以乱党罪名杀掉。

    惊恐绝望之下中,徐绍桢哭了,说:我真的忠于圣上啊,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可表。要不要我拿刀把心剖出来给你们看看,要不要啊。

    樊增祥道:你现在要做的,是向总督张大人表白心迹,听我的没错,你马上命令第九镇全体官兵,将所有的子弹全部缴出,交由军械局。你想啊,你的兵连子弹都没有,就算有人在张大人面前说九九藏书你要反,张大人还会信吗?

    徐绍桢大喜:老樊,谢谢你替我出了这么个好主意,你真是我好救命恩人啊。

    于是徐绍桢命令第九镇官兵交出全部的子弹,一粒也不准留。而樊增祥则去张人骏那里进行解释。

    张人骏诧异的问:小徐子这是在乱搞什么啊?好端端的怎么把士兵的子弹全都收缴上来呢?莫非他这是在表白自己?

    樊增祥笑道:总督大人所断极是,小徐子正是想向你表白,他无意造反。

    张人骏也笑了:多余吧你说,这个小徐子,谁说过他要造反?

    樊增祥道:明明没人说过他要造反,他却拼命的表白自己,这只能证明小徐子自己心虚啊,说明他的脑子里,确曾转动着造反的冲动。张大人啊,小徐子上交全部子弹,不是在向你表白,而是向他自己的内心表白,可知他现在正值天人交战,欲反而欲不反九九藏书,最后到底是反还是不反,取决于环境的刺激与内心细微的变化。道心惟微,人心惟微。人在这世界上啊,最危险的不是造反本身,而是自己脑子里那挥之不去的造反欲念。但凡产生了这种可怕的欲念,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这种欲念付诸行动。

    说到这里,樊增祥站起来,动情的道:张大人可曾读过《庄子》一书?书里有个故事,说是有个老婆婆,自家斧子掉了,就怀疑是隔壁小伙子偷的,左看小伙子象个贼,右看小伙子还是象个贼,后来自家的斧子又找到了,这时候老太太看隔壁小伙子,左看也不象个贼,右看也不象个贼。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说:贼在我们心中,心中有贼,则天下皆贼,心中无贼,则天下无贼,那么天底下到底是有贼还是无贼呢?这取决于张大人你对小徐子的态度,如果此前你从未怀疑过他,那么他铁定不会反,可如今他一再表白自己,这表示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如何修复这个裂痕呢?办法就一个!

    张人骏急问:什么办法?

    樊增祥笑道:这个办法就是把小徐子的第九镇调出金陵城,驻扎于距城60华里的秣陵关。你和我都知道小徐子不会反,可小徐子身边的人呢?小徐子兵营里的革命党,肯定是有的。就让小徐子在秣陵关开展整风运动,让他将革命党人全都逮到,岂不是即保全了南京城,又能够证明小徐子的清白?

    张人骏大喜:老樊你终不愧是老干部,脑子就是快。这个办法太好了,先让小徐子去秣陵关把他自己兵营里的乱党揪出来,这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发布命令:命第九镇统制徐绍桢,率你部克日抵达秣陵关驻扎。

    徐绍桢接到命令,就哭了,说: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九九藏书网可表啊,要不要拿刀剖开我的心,给你们看看,要不要啊。

    传递命令的副官笑道:小徐子,别你娘的唧唧歪歪了,你老老实实接受命令,移师秣陵关,这就能够证明你不会反,还用得着非要剖出你的心吗?

    徐绍桢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我就移师秣陵关吧,反正我赤胆忠心,任谁造谣说我叛逆,都没有用。

    于是徐绍桢下令第九镇开拨,去秣陵关找地方扎营。大军浩浩荡荡出了南京城,正在行军之间,突听后面的城碟上一声号炮,就见火光四起,浓浓的烟柱从南京城中腾腾升起,霎时间遮蔽了天日。一片震声欲聋的喊声,自城中遥遥传来:

    徐绍桢反了,革命了,大家冲啊,跟徐绍桢一块闹革命啊……

    霎时间徐绍桢骇得面色如土:怎么了这是?城里是谁在大喊大叫啊?怎么又诬赖我造反啊?到底是谁跟我过不去啊?

    第3节南京人民情绪稳定

    在城中放火呐喊的,是两个人。一个叫苏良斌,一个叫崔瑛。

    这俩活宝又是个什么来头?

    苏良斌,一名光荣的复员转业老战士,原是第九镇徐绍桢的兵营吃粮,复员转业后朝廷不解决他的工作,导致了老苏衣食无着,流落街头,饿到了两眼发蓝的程度。饥饿刺激了老苏的革命愿望,他想,如果现在世道大乱,该多好啊,老子想抢谁就抢谁,想睡哪个女生,就睡哪个女生,奶奶的,这缺大德的盛世,老子要是吃了睡了,会被砍头的耶!

    和苏良斌有同样想法的,是他的邻居崔瑛,两人饿得泪水汪汪,就天天在江宁县署门外徘徊,见到衙役就问:老哥,打听一下,是不是又出什么大事了?是不是要改朝换代了?是不是又……

    总之,这俩家伙,对社会的阴暗面,怀有一种难以抑制的亢奋心理。

    两人就这么天天打探坏消息,衙役们都瞧这两家伙好笑。妈的,盼乱世都快要盼疯了。这天有个衙役出门,苏良斌和崔瑛又上前打听:喂哥们儿,听说了吗?这回是真的要乱了……衙役就道:你们说得没错,是真的要乱了,你看徐绍桢的第九镇不是已经出城了吗?人人都知道,只要徐绍桢一出城,就会回来攻城……

    这衙役原本是在说笑,意思是嘲讽苏良斌和崔瑛想入非非。徐绍桢若然真的要反,直接就在城里开枪放火了,还要先出城再回来攻城,有病啊?

    可是苏良斌和崔瑛这俩活宝,由于天天盼着乱世,思维已经严重扭曲,想象一切不符合逻辑却符合他们愿望的事情。听了衙役的话亢奋莫名,手舞足蹈,立即采取了行动,以配合徐绍桢的革命。

    为了闹革命,苏良斌和崔瑛这俩家伙,已经暗中准备了好久好久。

    他们发现,南京监狱附近有一堆干柴,两人又有意的往干柴上九九藏书堆了许多易燃物。此番听到徐绍桢反的消息,两人发足狂奔,直奔监狱,到了地方先行放火,然后大吼大叫起来:革命啦,杀人啦,徐绍桢反了,徐绍桢的第九镇造反啦……

    霎时间狱中大乱,狱卒吓得疯了一样嚎叫,生恐大火烧死囚犯,急忙打开牢笼,众凶犯冲出来,各抢木棍在手,先将释放了他们的狱卒打个半死,然后呼啸一声:冲啊,杀啊!破门而出。

    苏良斌,崔瑛二人在狱门外接应,呐喊道:徐绍桢反了,革命啦,杀人啦,好吃的随便吃啦,漂亮女生随便睡啦,不睡白不睡啊……众囚徒呐喊着冲入沿街的店铺,见胖老板就往死里打,见银钱就拼命的往自己衣兜里揣。南京城中,从如苍巷的民居,到花牌楼的当铺,再到北门桥的商店,全都被洗劫一空。

    话说暇┏侵械人民,原本是聪明智慧之极,他们的消息一点也不闭塞,早就知道武昌起义的消息,预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所以家家户户都私备了一块白布,上书一个大大的“汉”字。此时听到四面一片嚣闹之声,就急急将这块白布挂在门前,一边跟抢劫的囚犯们打斗,一边也乱喊一气:革命啦,杀人啦,有人抢我家的东西啦,不许九九藏书抢啊……

    这时候附近的衙役闻声赶到,水火棍齐下,打得苏良斌满脸是血,崔瑛身负重伤,逃出来的囚徒大部分逮了回去,城中的治安,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等到张勋率他的江防军赶到,苏良斌和崔瑛早已被拖走砍掉了脑壳,而老百姓们又悄悄的将写着大汉的白布收了回去,店铺照常营业,街市人来人往,一片和谐景象。

    张勋看了,欣慰的说:南京人民情绪稳定。如徐绍桢等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不顾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想破坏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大好书面,只会在历史的滚滚车轮前,碰个头破血流。

    第4节圣上教我学打炮

    无缘无故的,竟然出了苏良斌和崔瑛这俩怪物搅局,让第九镇的徐绍桢,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徐绍桢哭了,他说:我对圣上的一片忠心,唯天可表啊,要不要把我的心剖出来给你们看看,要不要啊?

    第九镇中的革命党人,趁机踅过来,忽悠道:徐统制,你看咱们对朝廷这么的忠心不贰,可是张人骏咋就这么对待咱们呢?这可真是官逼咱们当兵的反,咱们当兵的,不得不反啊。

    徐绍桢哭道:少来,我徐绍桢何许人也,怎么可能造反?想我徐绍桢,自幼耕读,饱读圣贤之书,圣上不以我浅陋,授予我江苏候补道之职,又公费送我去日本士官学校的高炮科,学会了打炮。圣上对我恩重如山啊,我岂能造反?

    党人们忽悠道:可是徐统制,你现在不反,等张人骏派人来抓你的时候,就算是想反也来不及了。我们连子弹都没有,就算是想保护你,也办不到。

    徐绍桢道:乱讲,只要我不反,张人骏他凭什么抓我?凭什么啊!来人,拿笔墨来,我要给张人骏写封信,表白我的心迹。

    笔墨拿来了,徐绍桢写了封书信,苦词曲情,血泪如泣,替自己辨解解释。然后他把这封信交给了正军械官郑为成,说:老郑啊,我的身家性命,就全都交在了你手上,无论如何,你也要亲手把信交给张人骏,听清楚了没有?

    郑为成立正:徐统制放心,人在信在,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郑为成揣着信出发了,到达南京城,无巧不巧的碰到了樊增祥。老樊问他:小郑,你们第九镇不是驻扎在秣陵关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为成道:我此番进城,是替徐统制给张人骏大人送封信,表白心迹……

    樊增祥问:小郑,你有爹妈吗?有老婆孩子吗?

    郑为成:……有啊,为啥要问这个问题?

    樊增祥道:小郑,徜若你的爹妈,老妈孩子都被拖到刑场上去,让刽子手一刀刀的剐了,你心疼不心疼?

    郑为成:我当然心疼……可凭什么啊,好端端的,凭什么剐我们全家啊?

    樊增祥眼睛一瞪,大吼曰:既然心疼,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带着爹妈老婆孩子离开这里?

    郑为成吓呆了:……莫非朝廷真的要对徐统制……

    樊增祥: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只能说这么多。

    郑为成吓坏了,不敢稍有耽误,立即带着家人逃往镇江,并在镇江投身于革命。徐绍桢托付他的那封表白信,最终没有送到。

    郑为成一去犹如泥牛入海,让徐绍桢惊心不定: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张人骏真的要对我下手?凭什么啊,我对圣上的一片忠心,唯天可表啊,要不要把我的心剖出来给你们看看,要不要啊!传令,各将佐都来大帐,召开重要的军事会议。

    众将佐全都来了,徐绍桢开场哭道:诸位,各位,你们都是了解我徐绍桢的,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胆忠心,唯天可表啊,要不要把我的心剖出来给你们看看,要不要啊?叵耐张人骏那厮,他却是油盐不进,水米不沾,打定了主意要跟我们第九镇为难,你说咱们到底是招他了还是惹他了,他怎么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欺负咱们呢,啊?诸位,为今之计,只有我真的把心剖出来,张人骏才会知道好歹,所以现在,我发布命令:三军即刻起程,强攻雨花台,拿下南京城,非如此,不见证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胆忠心,唯天可表啊。

    徐绍桢下达了这么一道命令,众人惊得呆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革命党人:徐统制,这这这这这不妥吧?

    徐绍桢:有何不妥?难道你不相信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可表吗?

    革命党人:……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咱们第九镇,士兵如今是一粒子弹也没有,拿什么攻打南京城啊?

    徐绍桢道:子弹的事儿,不用你们管,要知道我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可表啊。所以呢,我自己私匿了点弹药,应该足够用了……

    切!原来这老兄还留有后手,这可真是唯天可表啊。

    第5节传说中的白旗

    徐绍桢把他收藏的子弹,拿出来给手下兄弟们一发,兵营里顿时炸了锅。

    子弹太少太少,不足敷用,只有第三十四标的步兵,每人分到不足三粒,余者工辎营马炮标,一粒子弹也没分到。当时大家都有些发怵,就恳求道:徐统制,我们都是吃皇上的兵粮,对圣上的一片赤胆忠心,唯天可表啊,要不咱们就别攻打南京了,好不好?

    这时候徐绍桢说了一句话:弟兄们,休要担惊,少要害怕。我就跟你们实说了吧,我已经秘密派人联络了守护南京城的张勋江防军,由他们接应我们入城,不会发生交战的。

    众人大喜,曰:我等对圣上的一片赤诚,唯天可表啊,打到南京去,解放全中国。遂以三十四标每人九九藏书不足三粒子弹为前驱,大张旗鼓,第三十三标,工辎营扛着挖坑的铁铲,马炮队拖着没炮弹的大炮,唱着欢快的歌子,向着雨花台浩浩荡荡杀来。途中有子弹的三十四标不晓得何故落了后,炮队第一营扛着没子弹的小马枪,气势汹汹的成为了先头部队。

    没子弹的炮营敢打前锋,那是因为一路上消息不断。忽报说暇┚郾γ乓丫牛奘僚殖窒驶ü叮却棵堑到来。忽报说雨花台已竖白旗,正准备向第九镇缴械。如此好消息的刺激,所以大家都争当先锋。

    等到下午4时抵达雨花台的时候,靠两条脚板跑路的步兵已经被甩在后面,骑兵队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远远看去,藏书网雨花台戒备森严,杀气腾腾,弥漫着无边的杀气,单只是不见传说中的白旗。

    骑兵队很是生气:向我们第九镇投降,难道是丢人现眼的事儿吗?至于把白旗藏起来吗?让他们把白旗统统挂出来!

    遂向天发空枪数响。

    这边空枪一响,就听雨花台一声震地价的呐喊,轰的一声无数枪支齐齐发射,子弹如雨点般的飞将过来。骑兵队不虞有此,被打得慌不迭的跳下马,嚎淘大哭着爬入泥坑中躲藏。太不象话了,真是太不象话了,把白旗藏起来不挂,还拿子弹打我们,有子弹的第三十四标呢?你们快点来啊。

    下午4时50分,有子弹的第三十四标终于跑步赶到,骑兵队撤往后方,其它无子弹的空枪部队陆续抵达,均驻扎于花神庙后方。

    然后大家开会,吵成一团研究雨花台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白旗呢?为何不挂将出来?南京聚宝门大开,美少女手持鲜花欢迎大家,这事是真是假?

    要想弄清楚个真假,唯有向雨花台冲锋几轮,才能够断定。

    冲啊,第三十四标的弟兄们前进了,子弹太少,没人敢站起来,都趴在地上做蛇伏蠕动。雨花台那边也不晓得哪来的那么多子弹,瓢泼般的倾泄过来。第三十四标的弟兄们一边小心翼翼的还击,一边爬行攻击。

    进攻时间从傍晚7时开始,爬行到了子夜12点,总计爬行5小时,前进了1000公尺,平均每小时爬行200公尺。

    此时三十四标弟兄的三粒子弹,已经全部打光光,再往前爬就爬不动了,遂趴在泥坑里等候指示。

    这时候前敌指挥官朱履先,发挥出了有进无退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他站起来,手执马刀,戟指雨花台,大声吼道:弟兄们,雨花台守兵没子弹啦,冲啊!

    冲啊,三十四标弟兄们跳跃起来,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就听雨花台那边传来哈哈大笑之声:有没有搞错?老子这边子弹有有的。就听震天的枪声响起,弹雨狂飞,三十四标的弟兄们被打得犹如热锅上的虾子,噼哩啪啦满地乱蹦。

    见此情形,指挥官朱履同长刀再挥:弟兄们,再来一轮冲锋,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没子弹啦!

    哇呀!弟兄们再次冲锋,雨花台射来的子弹更加密集,可怜这支革命军,被人家射杀得满山满谷,尸横遍野。

    朱履同第三次指挥长刀:弟兄们,再来一轮,这一次敌军可能真的没子弹了。

    哇呀呀,还没有死光的弟兄们跳起来,不顾一切的往后便逃。

    不打了,这仗真的没法打下去了。

    事隔多年,参加过攻打雨花台的起义元勋们聚会,回忆起这次战斗,不由得心潮起伏,激情澎湃,曰:那次战斗我们虽然被人家打得好惨好惨,好好惨,可是我们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中国军事战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页。不过话又说回来,王八蛋才要这个光彩,我们只想胜利。怪只怪徐绍桢这个大嘴巴,骗我们说好多漂亮女生正在南京聚宝门欢迎我们,我们年轻啊,满脑子装的都是漂亮女生,一听就信了,结果悲剧了。

    第6节六军聚义打南京

    话说徐绍桢军事才干突出,朝廷对他信任重用,第九镇新军除了驻防南京城外,另有第三十五标驻扎镇江,第三十六标驻扎在江阴。攻打雨花台战役失利后,其部溃兵便向着镇江方向,浩浩荡荡的狂奔。

    跑在最前面的,便是第九镇统制徐绍桢。

    当徐绍桢跑到了镇江,惊发现他还是慢了一步:第三十五标和第三十六标的两名九九藏书网统带,此时仍在前方极远处正自狂奔,业已逃入了上海租界。这俩家伙也是怪异,至于逃得那么远吗?

    统带都逃走了,现在两标官职最大的是第三十六标的管带林述之。老林这人心眼好,不忍看众家兄弟们栖惶,就将原驻守在江阴的第三十六标都带到了镇江,与第三十五标会合,徐绍桢到了镇江之后,就兴冲冲的来到林述之大营,见到兵营门口的岗哨,和蔼的挥手致意:弟兄们好,弟兄们辛苦啦。

    哨兵瞪眼问道:你谁呀你,套什么近乎?

    徐绍桢:……我是统制徐绍桢。

    哨兵:不认得,谁会认得逛骗自家兄弟,拿弟兄们性命当儿戏的腌胙人。

    徐绍桢脸红了:你……我这不也是事出无奈吗,快让我进去,我找小林有事。

    藏书网哨兵:林管带有命,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不许……徐绍桢傻眼了。

    徐绍桢的部队,就这样被愤怒的小林子夺走了。可这也不能怪林述之夺他的部队,徐绍桢身为三军主帅,说话颠三倒四,撒谎撂屁,缺乏足够的诚信,谎说张勋的江防军居内接应,还拿美少女忽悠部众,导致了雨花台一役,损兵折将,死伤累累,让第九镇将九九藏书网士说不出的心寒。

    郁闷的徐绍桢下榻于万全楼旅店,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对着墙壁发呆。他的几名亲信陶炳南,陈仲福,茅春台看得心里难过,就结伙去找林述之,晓之以歪理,忽悠之以情,想骗林述之把指挥权交出来。

    可是林述之又不傻,此番终于掌握兵权在手,岂有一个放弃之理?遂不为所动。

    正当徐绍桢坐困愁城,苦思无九九藏书网策的时候,镇江城外,突然烟尘大起,浩浩荡荡,但见六路大军,扛枪拖炮,旌帜高张,威武雄壮,杀气腾腾,倾刻间已经将小小的镇江围困得铁桶一般。

    来的是什么人?

    有分教:六军聚义打南京,北洋张勋立奇功。遭遇美女小毛子,革命党人要发疯。六路大军齐至镇江,推出了中国近代史上一位绝世大英雄:

    蒋志清。

    他又是哪一个?

上一页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2:辛亥革命》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